99.做客(二)

“小彤和晓萱都是哪里人?”楚云蓉笑容亲切,语气温柔。 “我们都是京城的。”于晓萱说道,“阿姨,您比我们在电视上看见的还要漂亮,您不知道,我妈妈可喜欢你了,她要是知道我今天见到真人了,肯定很羡慕我。” 楚云蓉咯咯笑,“下个月我正好要在京城举办一场演奏会,到时候给你们留几张票,带着家人一起来。” 于晓萱眼睛一亮:“真的可以吗?” 楚云蓉笑着点点头:“当然可以。” 沈老爷子也附和道:“以后有时间常来家里玩玩,澜澜没有什么朋友,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带朋友回家。” “嗯嗯嗯,沈爷爷,我们会经常来的,只要您不嫌我们烦就好。”于晓萱笑出了两颗小虎牙。 她是自来熟的性格,抛开了最初的紧张,见到沈老爷子和楚云蓉都这么亲切,没一会儿就活泼了起来。 方彤就没有于晓萱这么随意了,她家里毕竟是从政的,从小见得多,心思也比于晓萱深一些,像沈家这样的人家,来攀关系的人肯定不少,她不希望沈家的长辈认为她们靠近沈清澜是因为沈家。 “爷爷,我先带她们去我房间了。”沈清澜见方彤话一直不多,开口说道。 沈老爷子笑着点点头,知道有长辈在他们年轻人不自在,温和开口,“去吧,等会儿我让你哥叫你们吃饭。” 沈清澜带着二人去了自己的房间,刚一进去,方彤和于晓萱就双双摊在了沈清澜的大床上,“哎哟,紧张死我了,我都不敢多说话,生怕说错了什么。” 于晓萱龇牙咧嘴。 “你那还叫不敢说话啊,你就都成话唠了。”方彤回嘴。 “清澜,你妈妈真的好年轻,跟你站在一起,说她是你姐姐都有人信。”于晓萱咂咂嘴,她刚才在下面吃了一块糕点,味道很好。 方彤赞同的点点头,“而且很平易近人,我以为像你妈妈这样的大艺术家,肯定都是高冷的。” “还有你爷爷,那可是将军哎,我竟然看见了活的将军。”于晓萱小脸酡红,兴奋的。 俩人一人一句,说的不亦乐乎,沈清澜听得黑线。 “要是喜欢,以后可以常来。” 俩人齐齐摇头,“那还是算了。”来一次就够吓人的了。 “讲真,清澜,你家人对你真好。”于晓萱认真开口,“我们能看的出来,你爷爷和你妈妈都是因为你所以才对我和方彤这么友好的,他们一定很重视你,所以才这么重视你的朋友。” 方彤在一边点头,很是赞同于晓萱这话,觉得这算是这么久以来于晓萱说的最有水平的一句话了。 沈清澜微微一怔,似乎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 爷爷确实是一个慈爱的人,但是却也没有今天这样的平易近人,想到于晓萱说的话,心中微暖。 “扣扣。”有人敲门。 沈清澜起身去开门,是沈君煜,手里拿着一个托盘,里面是刚才宋嫂端上来的糕点,“刚才妈妈见你的朋友喜欢吃这个,叫我拿上来一点。” 沈清澜接过,到了一声谢。 沈君煜看着再次关上的房门,摸摸鼻子,走了下去。 “哇,绿豆糕。”看着沈清澜拿进来的糕点,于晓萱眼睛一亮。 沈清澜将糕点递给她,“少吃点,等会儿就吃饭了。” 于晓萱已经拿起了一块塞进嘴里,胡乱的点点头,“嗯嗯,等我吃完这块,再吃两块就不吃了。” “宋嫂做的饭菜味道很好,你确定你吃了糕点等会儿还吃得下饭?”沈清澜清清淡淡地说道。 于晓萱一顿,看着沈清澜,确认:“真的很好吃?比这个糕点还好吃?” 沈清澜点头。 于晓萱果断地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其实饭前不应该是零食哈。” 方彤默默看了她一眼,不说话,她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沈清澜的房间里。 沈清澜的房间很大,方彤一直觉得自己的房间大,但是沈清澜的房间足足有她的两倍大,装修风格很简约,米黄的基调,大大的落地窗,房间外面有个阳台,放置着一张贵妃榻,还要一个小圆桌,桌子上摆放着一套茶具。 方彤走过去,拿起一只杯子赏玩了一会儿,她虽然不懂茶具,也看出这套茶具质地很好,连她爷爷书房中收藏的那套也比不上这个,可见其价值,而这套茶具却被沈清澜随意地放在阳台上。 沈清澜的房间里有很多小装饰,摆放的很整齐,不会给人凌乱的感觉,但是每一样,价格都不低,她的房间,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低调的奢华。 “清澜,你家人对你真好。”方彤轻声叹气。 沈清澜美眸一闪,没有说什么,其实房间里的小东西很多都是沈君煜出差回来给她带的礼物,这么多年,零零总总的,也攒了不少。还有生日时收到的生日礼物,比如那套茶具就是二十岁生日沈老爷子给她的。 方彤和于晓萱对沈清澜房间里那些充满着各国风格的小饰品很感兴趣,一个个观赏着,偶尔会小声讨论着。 沈清澜坐在一边,随他们参观。 没一会儿,就听见房门再次被敲响,沈君煜的声音从外面穿了进来,“澜澜,吃饭了。” “知道了。”沈清澜应了一声。 方彤和于晓萱也听到了,跟着沈清澜下楼。 餐厅里,沈老爷子和楚云蓉已经落座,他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的位置,“你们坐这里。” 方彤和于晓萱没有上前,而是暗中给沈清澜试了一个眼色,沈清澜上前坐在,他们才跟着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希潼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沈老爷子开口,“不知道今天家里有客人吗,让一大家子人等她一个,像什么样子?”沈老爷子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还是能从他的话中听出不满。 气氛有瞬间的凝滞,楚云蓉顿了顿,笑着开口,“刚才已经给她打过电话,说是路上有点堵车,不过马上就到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重生文《锦绣凰途:弃妃倾天下》,作者:贺兰轻儿。 她是名扬天下的天门少主,天之骄女,一朝痴心错付,沦陷在以柔情编织的阴谋中,含恨而亡。 一朝重生,她素手扰山河,谋凰途霸业,只为倾一国,杀一人。 他是翻手苍凉覆手繁华的少年君王,一手遮天,不为权倾朝野,只为祸国殃民。 一朝相遇,他护她助她,冷傲邪魅相诱,以权力为引。 万千唯美的烛光下,他轻笑,薄薄的嘴唇往上勾,风华无双,“做孤王的王妃,如何?” 她“休想”两字尚未出口,就被他接下来的话震住了——“以孤王的整个凰安作为交易筹码。” 惊讶过后,她点头轻笑,谋略相处,步步为营。然而霸业之争,情海浮沉,谁又能独善其身?

上一篇   98.做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