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沈君煜的请求(二更,求收)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76.沈君煜的请求(二更,求收)

虽然说着责备的话,但是眉眼间都是笑意,显然也只是客气话,穆夫人是个人精,自然是听出来了,对于圈子中一直以来流传的沈家二小姐因为从小离家,缺乏教养,言行粗鄙,不被沈家人所喜的谣言不禁暗暗摇头。 沈家二小姐沈清澜缺乏教养,言行粗鄙她是没有看出来,看着沈清澜这一身气度,再看看旁边的沈希潼,穆夫人倒是觉得,亲生的毕竟是亲生的,即便不是在沈家长大,这一身的气度教养也是与生俱来的。 穆夫人的视线在沈清澜的身上转了一圈,眸光一转,有了主意,“不知道清澜现在有没有男朋友?我家小子今年二十八,至今没有女朋友,要是清澜愿意,阿姨介绍你们认识?” 沈家是军政世家,自己的儿子这辈子是打定主意当兵了,要是有一个强有力的岳家,那么对于儿子的发展必然是有好处的,沈家自然是在合适不过。 她之前不是没有想过沈希潼,甚至在今天见到沈清澜之前,她最属意的儿媳妇人选都还是沈希潼。 “恐怕我家清澜是没有这个福气了,她啊已经有对象了。”楚云蓉笑着说道。 事件中心的沈清澜脸上没什么表情,似乎完全不知道她俩口中讨论的人就是她,也没有联想到穆夫人和她见过的穆连城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而沈希潼则是气的连心都抖了,穆夫人在打她的主意她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这么多年,穆夫人每次看到她都热情无比,还多次暗示自己的儿子单身,这是什么意思,沈希潼不会不知道。 但是现在,仅仅见了沈清澜一次,就转移目标了,沈希潼可不相信她看上的是沈清澜的外表,更多的应该是沈清澜是沈家亲生孩子的身份。 而这一点,是沈希潼身上永远的痛,她最恨别人拿她是养女的身份说事,虽然别人都称呼她一声沈小姐,而沈家对外介绍沈清澜时说的也是沈家的小女儿,但是京城但凡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家谁不知道她沈希潼是沈家领养的。 穆夫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她的表现直接就证明了她看不上她,这让沈希潼很是恼火。 百无聊赖之中一直注意着她的沈清澜看到她紧握的双手,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连自己的情绪都不会控制的沈希潼让沈清澜连陪她玩玩的兴致都没有。 那边,终于有人来找穆夫人,穆夫人才道了一声抱歉走了,楚云蓉带着沈清澜和沈希潼继续和其他的夫人交谈,主要是介绍沈清澜,将她推到众人面前。 京城的贵妇人也是第一次正式认识了这位神秘的沈家二小姐,凡是见过沈清澜的人,脑海中都会不自觉想起之前的谣言,然后叹一声谣言就是谣言,不可信。 一直喜欢被别人围绕在中间的沈希潼今晚则是彻底沦为了背景,恨得她中途几次找借口去卫生间透气。 而今晚的楚云蓉则像是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沈希潼的异常,带着沈清澜转悠在各位贵妇人之间,谈笑涟涟。 沈清澜虽然整晚都处于无聊状态,但是却难得很给面子的没有中途离席,一直到宴会结束才跟着楚云蓉回了沈家。 是的,今晚回的是沈家,她没有回江心雅苑,一连几天的失眠,让沈清澜实在有些不想回去。 沈家自己的房间依然是自己搬出去前的样子,宋嫂每天都会上来打扫,所以里面很是干净。 沈清澜她们回来时,沈老爷子已经睡了,沈清澜也就没有去打扰他,洗漱完毕之后就睡了。 躺在熟悉的房间里,沈清澜终于在十二点前睡了过去,但是从不做梦的她,却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全是一个叫做傅衡逸的男人。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沈清澜就醒了,看了一眼时间,换了衣服,出去跑步,正好遇上了也起来晨跑的沈君煜。 “澜澜,你昨晚在家里睡的?”沈君煜顶着两个黑眼圈,看到沈清澜还有些惊讶。 “嗯,昨晚跟妈参加了一个宴会,回来晚了,就在家里睡了。” 沈君煜闻言,顿时捶胸顿足,“要是早知道你在家里,昨晚就该抓你的壮丁,这样我也不用处理公事到两点才睡下,今天一早还被生物钟叫醒,你说你作为公司的股东,是不是应该来帮帮你哥我。” 沈清澜闻言,连脚步也没有停一下,“我可以把手上的股份全都转给你。” 沈君煜:……这是亲妹妹吗? “澜澜,我好歹是你亲哥哥,你就舍得让我这么操劳?”沈君煜打亲情牌,别以为他不知道,沈清澜虽然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但是她在经商方面的天赋一点也不比他差,只是她很懒而已。 这个想法沈君煜不是今天才有的,自从偶尔一次机会发现了沈清澜的这个天赋之后他就一直想把她拉进公司,但是考虑到她还在读书,才没有行动,现在眼看着沈清澜就要毕业了,沈君煜这个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沈清澜这次连都不说了。 “澜澜,你哥哥我已经二十九了,却连女朋友也没有一个,你就来帮帮我,让我有点时间找媳妇成不?”为了将沈清澜拐进公司,沈君煜也是拼了,明明是自己沉迷于赚钱的乐趣之中,不想找个女人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偏要说成是因为公司事务太多,没有时间找女朋友。 只是沈清澜是谁,哪里会被他这点谎言给蒙骗,加快了脚步,一下子就与沈君煜拉开了距离。 沈君煜看着远去的人,咬牙,这个死丫头,果然是个见死不救的。 沈君煜也加快了脚步,想要追上去,继续跟沈清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是不管他怎么加速,沈清澜与他的距离都没有拉近半米,甚至还有越来越远的迹象。 一直到再也看不见沈清澜的身影了,沈君煜才双手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 摆脱了沈君煜以后,沈清澜放慢了脚步,改为慢跑,虽然已经跑了十多公里,但是她身上依旧干爽,连汗都没出,仿佛这十多公里在她眼里跟十来米没有任何差别。 ------题外话------ 今天二更没有问题,三更再来 PS:阿离今天要上班,留言抽空回复哈。 还有谢谢各位小仙女的评价票、鲜花和钻钻,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