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戒指(二)(四更,PK求收)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73.戒指(二)(四更,PK求收)

沈希潼一脸好奇地看着沈清澜,仿佛真的就是不经意的一问,楚云蓉也看向沈清澜。 沈清澜淡淡开口,“我的礼物已经交给哥了,哥会一起给爸。”当初她给沈君煜的除了一副冷清秋要拍卖的画之外,还有另一幅,是她特地给沈谦画的一幅山水图,画中镶嵌了沈谦的名字,可谓是独一无二,独具匠心了。 当时沈君煜看到这幅画时还惊讶了许久,沈清澜给的说辞是她花了大价钱请冷清秋画的。 因为沈清澜说了认识的一个朋友跟冷清秋的经纪人丹尼尔关系不错,所以沈君煜也没有怀疑。 “妹妹给爸爸准备的什么礼物,可以先告诉我们吗,我们保证不告诉爸爸。”沈希潼明显不想给沈清澜这么敷衍过去,只是这番故作天真好奇的样子让沈清澜隐隐有些作呕。 她柳眉轻蹙,眼底闪过冷意,却转瞬即逝,“一副冷清秋的画而已。” 而已两字让沈希潼的脸色微僵,她准备的是一块男士手表,虽然价值不菲,但是与冷清秋难得的画作相比还是略逊一筹,更何况沈谦喜欢冷清秋的画家里人都知道,不止沈谦喜欢,楚云蓉也很是喜欢,家里就收藏了两幅。 楚云蓉眼睛一亮,“清澜,你买到了冷清秋的画?” 沈清澜点头。 “是哪一幅?前段时间冷清秋的《知秋》原本是要拍卖的,结果不知为何突然说不拍卖了,不会是那幅吧?” “不是,是另一幅新作,我一个朋友跟冷清秋的经纪人丹尼尔认识,我拜托他买的。”沈清澜没有开口,语气清冷。 “现在那幅画在哪里?”楚云蓉迫不及待的问道。 “被哥哥收起来了,妈要是喜欢,等妈生日的时候,我托人再买一幅。”沈清澜说的风轻云淡,但这话听到沈希潼的耳中,却无比的刺耳。 “妹妹看来你跟那位经纪人关系很好,别人求都不求不来的东西,你一开口就买到了。” 沈希潼笑着开口,谁不知道冷清秋画作难求,多少人想托关系求画被拒,她当初也不是没有去试过,结果还不是吃了闭门羹,甚至连丹尼尔都没有见到,更不要说冷清秋了。她不相信就凭沈清澜能随意买到冷清秋的画作,现在这么说,也不过是想打沈清澜的脸罢了。 沈清澜闻言,微微勾唇,“还算可以,知道我是为了孝敬长辈,买画也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人家自然就答应了。” 楚云蓉也有些意外沈清澜的人脉,但是更多的却是高兴,女儿认识的优秀的人越多,她做母亲的也只会开心,这么多年沈清澜都不愿出现在人前,其实楚云蓉不是没有意见的,只是家里两位长辈说了要让沈清澜随着心意生活,她不好勉强而已。 沈希潼眼眸微暗,抬头时脸色已恢复平静,“我也很喜欢冷清秋的画作,不知道妹妹能不能帮我也买一幅?” 沈清澜扫了她一眼,眸光冰冷,沈希潼被看得一僵,却直直地迎上了沈清澜的目光,“妹妹不愿意吗?” “人情这东西从来都是用一分少一分,清澜跟丹尼尔认识,但毕竟很冷清秋不熟,总是麻烦人家,恐怕不适合,你说呢,妈?”一直没有开口的傅衡逸在沈清澜开口之前说到,但话却是对着楚云蓉说的。 沈希潼见傅衡逸一开口就偏帮沈清澜,心底很不是滋味儿。 楚云蓉毕竟也是豪门贵妇人,人情往来方面也是个人老手,道理自然明白,笑着开口:“衡逸说得对,刚麻烦人家,倒是不好总是这样。” 沈希潼闻言,没有开口,握着筷子的手指节泛白。 吃完饭后,沈老爷子依旧没有回来,沈清澜也不愿意和沈希潼待在一个屋檐下,于是跟楚云蓉打了一声招呼就跟傅衡逸回了江心雅苑。 “再过三天我就要回部队了,这次短期之内应该回不来,有没有特别想和我一起做的事?”临睡前,傅衡逸抱着怀里的小妻子,柔声问道。 沈清澜已经睡着了,根本没有听到傅衡逸的问话,久等不到回到,傅衡逸微微低头看了一眼沈清澜,看着她安静的睡颜,不由地失笑。 他低头,在沈清澜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沈清澜金和傅衡逸吃完早饭就被傅衡逸拉出去了,问他去哪儿,也不说,沈清澜所幸也不问了,总归不会把她卖了。 当车子停下,沈清澜看了一眼地方,是一家珠宝店,想起昨晚的戒指一事,美眸轻闪,心中了悟。 傅衡逸拉着她进去,径直来到柜台前。 “两位想要买点什么?”柜台小姐从初见到两人的容貌的震撼中醒过神来,亲切地问道。 “我姓傅,来取之前在这里定制的戒指。”傅衡逸淡淡开口。 柜台小姐立刻就明白了,“傅先生稍等,您的东西在保险柜里,我现在给您去拿。”说着看向傅衡逸,等傅衡逸点头之后才离开。 不一会儿,柜台小姐就拿着一个小巧的盒子回来了,她将盒子小心地放在柜台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傅衡逸将盒子打开,递到沈清澜的面前,“喜欢吗?” 沈清澜的视线落在眼前的戒指上,戒指款式很是简单大方,戒身是一个细圆环,只是在顶端有一颗切割完美的粉钻,个头不大,但是粉钻的四周却环绕了一圈碎钻,如众星拱月般将中间的粉钻紧紧围住。 沈清澜拿起戒指打量了一眼,“很漂亮。” 手中触摸到戒指内侧,发现有凹凸感,她细细一看,原来上面还有一排细小的英文,是她和他名字的组合。 傅衡逸拿过她手上的戒指,没有直接将戒指戴在沈清澜的手上,而是指了指柜台,从里面挑了一条铂金链子,将戒指套进去,然后将链子戴在了沈清澜的脖子上。 沈清澜疑惑得看向他,她还以为他会给她戴上呢。 “知道你现在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你结婚了,戴在脖子上别人就看不到了。” 沈清澜勾唇一笑,眼底微暖,他是个很细心的男人。 ------题外话------ 四更奉上,问题是: 1、沈清澜在杭城的巷子里碰上的三个小混混的头发分别是什么颜色? 2、沈清澜从杭城回来给室友和沈老爷子分别带了什么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