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五 1.幼时童趣三两则(傅爷和清澜)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五 1.幼时童趣三两则(傅爷和清澜)

八月,正是桂花飘香之际,军区大院内,小小少年穿梭在路上,跑得飞快,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嘴角还在叫着,“傅衡逸,傅衡逸。” 他直接跑到一栋房子前,拍着大门,“傅衡逸,你在不在?” 二楼的窗口被人推开,露出一张少年的脸,冲着楼下的那咋咋呼呼的少年吼道,“沈君煜,我耳朵没聋。” 沈君煜抬起头,看着窗边的少年,“傅衡逸,我跟你说,哈哈哈哈,我马上就有妹妹了,我妈妈要给我生妹妹了。” 傅衡逸一怔,呆呆地看着沈君煜,沈君煜哈哈笑,“真的,真的,我爸爸今天一早就带我妈妈去医院了,刚才我妈妈亲口告诉我的,我马上就要有妹妹了,你要不要跟我去看看我妹妹?” 傅衡逸嘴角一撇,冷哼一声,啪的将窗户关上,哼,有什么了不起,就你有妹妹啊,好看的眼睛里闪过一道黯然。 沈君煜望着关上的窗户,神情呆呆的,反应不过来,扯开嗓子喊了几声,“傅衡逸。” 过了没多久,眼前的大门打开,少年挺拔的身姿出现在视野中,好看的脸上面无表情,“不是有妹妹了吗,带我去看看。” 沈君煜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好啊好啊。” 两道小小的身影飞快地往沈家跑去,刚刚踏进家门,沈君煜就冲着屋内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傅衡逸跟在身后,沈谦看着一起来的两个孩子,笑呵呵,“快进来,衡逸,你也来了。” “沈叔。” “爸,我妈呢,衡逸是来看妹妹的。”沈君煜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兴奋,沈谦看的好笑,“你妈妈在楼上休息呢。” 沈君煜拉着傅衡逸的手,“走,我们上楼。” 傅衡逸还没来得及跟沈谦说句话就被拉走了。 “妈,要多久妹妹才能出来啊?”沈君煜和傅衡逸双双站在楚云蓉的跟前,盯着她的肚子。 楚云蓉摸摸肚子,温柔地笑笑,“还早着呢,明年六月份,妹妹就出来了。” 沈君煜脸一垮,“啊,要这么久啊。”小少年脸上全是失望,深深叹气,随后拉着傅衡逸就走了,“要这么久才能见到妹妹,那我们们还是先打球去吧。” 两个少年郎很快就这件事忘在了脑后,在院子里玩的开心。 只是从那天以后,傅衡逸经常往沈家跑,每次见到楚云蓉,都会对她的肚子打一声招呼。 冬去春来,楚云蓉怀孕已经五个月了,肚子完全鼓了起来,看着就像是揣着一个大气球,傅衡逸放学回来,跟着沈君煜一起来了沈家。 他看着楚云蓉的大肚子,一脸好奇,“蓉姨,妹妹今天又长大了一些吗?” 楚云蓉一脸温柔,“是啊,衡逸要不要摸摸妹妹?” 傅衡逸一脸渴望,“可以吗?” “当然可以。”楚云蓉怜爱地说道。 傅衡逸小心翼翼地将手轻轻地放在楚云蓉的肚子上,眉头微微皱着,忽然,他啊了一声,一脸震惊,楚云蓉微愣,“怎么了?” “她……她动了,蓉姨,刚才妹妹踢了我。”他看着自己的手,呆呆地说道,楚云蓉闻言,扑哧一笑,“看来妹妹很喜欢你,君煜就从来没有这个待遇,每次都不肯动,今天你一来妹妹就动了。” 刚从厨房出来的沈君煜闻言,啊了一声,“妹妹动了吗?”他飞奔过来,将手贴在楚云蓉的肚子上,好半天,皱眉,“她怎么又不动了?”说着,还小声嘀咕了一句,“妹妹啊,我是哥哥,是哥哥呀,跟哥哥打声招呼好不好?” 楚云蓉的肚子依旧纹丝不动,沈君煜失望了,一脸嫉妒地看着傅衡逸,“我妹妹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而是跟你?” “因为你妹妹更喜欢我。”傅傅衡逸嘴角微微上翘,小小得意的模样。 沈君煜幽怨地盯着楚云蓉的肚子,呜呜呜呜,明明是我妹妹,为啥不喜欢我?呜呜呜呜呜呜,早知道就不跟傅衡逸说我有妹妹了。 六月一日早上,楚云蓉和沈谦正打算带沈君煜和傅衡逸两个出去玩一趟,顺便带他们出去吃顿饭,结果车子开到半路上,楚云蓉的脸色忽然就变了,拉着身边人的衣角,“阿谦,我恐怕要生了。” 一句话,车子里的三个人脸色全都变了,沈谦回头对沈君煜和傅衡逸说了一句,“君煜,衡逸,你们坐好了。” 两个少年抓紧了扶手,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赶往最近的医院。 ** “爸,妹妹怎么这么丑,红彤彤,皱巴巴的。”沈君煜一脸嫌弃地看着摇篮里的孩子,话音刚落,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你小时候还没妹妹长得好看呢,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等过段时间就好看了。” 傅衡逸站在沈君煜的身边,看着闭着眼睛安睡的小姑娘,一脸好奇,原来这就是妹妹吗? 从沈清澜出生之后,傅衡逸每天就多了一件事,那就是给妹妹买好玩的,尽管小姑娘现在除了吃就是睡,就连人都不认得。 “傅衡逸,有时候我觉得你比我更像哥哥。”沈君煜趴在妹妹的床边,歪着脑袋看着傅衡逸拿着一个波浪鼓逗妹妹。沈清澜已经六个月了,长得白白嫩嫩,粉雕玉琢,十分可人。 小姑娘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脑袋随着傅衡逸手中的波浪鼓而移动,嘴角咧着,伸着小胖手,嘴角留着口水,傅衡逸用拇指温柔地擦去,“我本来就比你们大啊,我是哥哥。” 小姑娘一把握住嘴边的手指,咯咯咯地笑,大眼睛弯成了月牙,沈君煜伸手,在妹妹的脸上轻轻戳了戳,手背上啪地挨了一巴掌。 “哎哟,衡逸,你干啥打我。” 傅衡逸轻哼一声,抬手摸摸小姑娘的脸,正是刚才沈君煜戳过的地方,沈君煜撇嘴,哼唧一声。 沈清澜学说话,开口的第一个词就是哥哥,当时傅衡逸就坐在她的身边,听着这一声模糊不清的“哥哥”,忽然红了眼眶,将小姑娘抱在怀里,一枚轻柔的吻落在小姑娘的脸上,带着虔诚与感动。 ------题外话------ 更新傅爷和清澜小时候的番外,本以为一章能搞定的,结果没写完,那明天继续吧。 推荐阿离新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依旧是一对一军婚宠文,欢迎大家跳坑,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