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四 2.解围

“你还年轻,不用急在一时。”沈老爷子听出了楚云蓉话里的意思,安慰了一句。 沈君泽笑着点点头,这件事从头到尾急的都不是他,不过这是长辈的一番心意,他接受了,“大伯母,我先回去了。” 楚云蓉应了一声好,“回去路上开车注意安全,到家了来个电话。” 沈君泽回到家,先是给楚云蓉去了一通电话报平安,然后就洗澡睡觉了,完全没将今天相亲的事情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对方既然没有看上他,那就是最好的结局,这件事也就这样被他淡忘了。 再次见到王凝是在一个月之后,很巧合的是,沈君泽正在接受第二次相亲时撞见了跟朋友一起来餐厅吃饭的王凝。 沈君泽看着眼前的女孩子,二十出头,很年轻,是个小学老师,长得清秀白净,人很文静,话也很少,沈君泽说十句,她大概能配合着说两三句。 沈君泽自认是个健谈的人,但聊到一半就聊不下去了,只能一个劲儿的吃菜,正是在这个时候,餐厅里传来了一道碗碟碎裂的声音,随即是一个女人的尖锐的说话声,“你这个人长不长眼睛,没看见有人过来吗,你看看我的新裙子,都被你弄成什么样了?”女人的新裙子上被倒了饮料,不多,就裙角那一块,不过因为裙子是浅色的,看上去很明显。 王凝抿唇,她刚刚手滑,不小心撞倒了桌上的饮料杯,杯子就掉在了地上,砸碎了,刚好这个女人走过来,饮料就溅在了裙子上。 “很抱歉。”王凝道歉,这个女人说话是难听了一点,但是确实是她不小心将饮料给溅在了她的裙子上,“您的裙子多少钱,我赔给您。” 女人冷哼了一声,“你赔,你赔得起吗,这件裙子是我花了三万块买来的,今天第一次穿,现在被你弄成这样,我还怎么穿?” 王凝看了一眼,是某品牌的限量版,她的朋友买过,确实比较难买,“那您将裙子给我,我送去干洗,然后再给你送过去,一切的费用我承担。”既然难买到,那就只能送去干洗了。 “你说的倒是轻松,这是我的新裙子,刚穿就被你弄脏了这么一大片,干洗能洗的干净?”女人不依不挠。 “那你想怎么样?”王凝反问她,这也不行,那也不愿意。 “赔钱,这是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裙子,再买肯定是买不到了,千金难买心头好,你将我的心头宝弄坏了怎么也要赔我吧。” 王凝皱眉,眼底满是不悦,不过却没多说,只是说道,“好,我赔你五千。”五千块送去干洗,这么算都足够了。 女人却很不满,“我这条裙子可是花了三万买的,干洗要是弄不干净,那我这裙子就废了,三万块打了水漂。” 这是被讹上了?王凝淡淡地想到。 “这次你要赔我五万,三万块是裙子的,还有两万是我的精神损失费。”女人不依不挠,眼底幽光闪闪,她是看王凝好说话,才想着坐地起价。 王凝怒,这根本就是讹诈,刚想开口,就听到了一道声音。 “我给你五万,你将这条裙子脱下来给我。”陌生而又略有些熟悉的男声在不远处响起,王凝转头,就看见了沈君泽,是他! 沈君泽走到王凝的身边,静静地看着女人,“我给你五万,你现在就把裙子给我。”他将话又重复了一遍。 女人一怔,“你又是谁?” “我是这位小姐的朋友,你们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看见了眼里,虽然是我朋友不小心弄脏了你的裙子,但她也第一时间道歉了,并且拿出了解决事情的真诚态度,反倒是你,狮子大开口,怎么,觉得她好欺负想讹人?” 心思被戳破,女人脸皮紧了紧,冷哼一声,“你说不小心就是不小心?我还说她是故意的呢,谁知道她是不是嫉妒我有限量版所以才想毁了我的裙子。”这就是胡搅蛮缠不讲道理了。 沈君泽神色微凉,定定地看着女人,“你不是想要赔偿吗?我同意,我出五万,买你身上的裙子。” “行啊,先把钱给我,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女人不相信地看着他。 沈君泽当即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本支票本,还有一支笔,大笔一挥,撕下了一张支票,“这是五万。” 女人已经看清了上面的金额,眼睛微亮,就想伸手拿,却见沈君泽手一收,女人脸色微变,“想反悔?” “不反悔,但是你刚才似乎没有听懂我说的话,我说的是买你身上的裙子。” 女人摆手,“我听到了,我回家就把裙子换下来,你给我地址,我寄过去。” 沈君泽笑了,“我喜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谁知道你会不会拿着我的钱跑了。” 女人黑脸,“我的身份还需要贪你那几万块钱?” “那谁知道呢,人心隔肚皮,要么我出两千块,你将裙子送去干洗,要么,我给你五万,你现在就将裙子脱下来给我。” 女人脸色阴沉,定定地看着沈君泽,她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根本就没有赔偿她的意思,当众脱裙子,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干,但是两千块…… 她低头看了一眼裙子,其实这样大的一点地方,送去干洗,应该也不用两千块吧?但想想今天遇上的糟心事儿,心中还是不甘,指着王凝说道,“她刚才可是说了给我五千的。” 沈君泽嗤笑一声,“那是我朋友给你面子,这干洗什么价格你心中清楚,就算是两千你也是有赚的,俗话说贪心不足蛇吞象,太贪心了可不好。”这是明晃晃的警告了。 女人倒是想反驳,但是对上沈君泽严厉的眼神,终究吞了嘴边的话,哼了一声,伸手,“两千,拿来。” 沈君泽从钱包里抽出两千递给女人,女人拿过,毫不犹豫地走了。 沈君泽正打算走,王凝将两千块递给了他,“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这本来就该是我赔的,不能让你给我垫付。” 沈君泽低头看了她一眼,没有拒绝,将钱接了过来,“王小姐不用放在心上,只是恰好遇到了。” 他不会说他是看出了王凝不善于应对这样的场合才出口的。 王凝本想请沈君泽吃饭的,但见他朝着一个女人走去,看样子是认识的,于是便作罢,想要感谢总有机会的,不急在这一时。 “你吃好了吗?”沈君泽回到位置上问道。 相亲对象点点头,站起来,“走吧。” 二人离开餐厅,沈君泽将人送到了地方才驱车离开,并没有将今天在餐厅遇上王凝的事情放在心上,当然,也因为今天他的行为,让女方觉得沈君泽对相亲这件事不上心,所以理所当然的,这第二次相亲宣告失败了。 就在沈君泽彻底将餐厅事件给遗忘的时候,忽然接到了王凝的电话,对方邀请他共进午餐,说是为了感谢他那天的出手相助,沈君泽微微挑眉,并未拒绝她的邀请。 餐厅里,王凝已经先一步到了。 “王小姐,很抱歉,我迟到了。” 王凝微微一笑,“是我早到了,沈先生的时间观念很强。”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沈君泽确实没有迟到。 沈君泽笑笑,将菜单递给王凝,“你来点。” 王凝推辞,“今天是我请你吃饭,自然是点。” 沈君泽犹豫一下,开口,“好,那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王凝摇头,“我吃什么都行,你随便点。” 沈君泽点了几道菜,中规中矩的,一般人都会吃的,王凝见此,并没有说什么。 “上次餐厅的事情一直想跟沈先生说一声谢谢,不过前段时间我出国演出了,昨天才回来。”这也算是解释了为何她时隔这么久才请客吃饭的原因。 沈君泽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举手之劳,王小姐不用放在心上,换做其他朋友,我也会这么做的。” 王凝眼神微闪,第一次见他,觉得这人缺乏耐心,没有绅士风度,现在看来,也许自己是误会了,或许那天他是真的有急事。 “总之还是要谢谢你,那天要是没有你,我肯定就被那个女人给讹了。”她醉心于音乐,这些事情是真的不擅长。 一顿饭就在王凝的感谢中度过,临别时,王凝给了沈君泽几张音乐会的门票,“这是我在京城的演出,沈先生要是感兴趣的话,不妨带着家人朋友来听听。” 沈君泽没有拒绝,吃饭的时候,他们聊的不多,但也不算少,这位王凝小姐说话倒是比上次见到的那位小学老师有趣多了,他本以为玩音乐的都是高雅脱俗、不理凡尘俗事之人,从上次的餐厅事件中也能看出来一二,却没想到认真接触下来,倒也不尽然。 “谢谢,我一定会去的。”沈君泽笑着说道,“你去哪里,我送你吧。” 王凝拒绝,“不用了,我今天开车了,再见。” 沈君泽一直到人已经走远了才回到公司,看着手里的三张音乐会的门票,想着将其中的两张送给谁。 ------题外话------ 君泽悄咪咪留下了一张门票,哈哈 君泽的番外明天应该还会有最后一章

上一篇   番四 1.初见就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