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四 1.初见就迟到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四 1.初见就迟到

咖啡厅,沈君泽坐在靠窗的位置,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已经是十二点了,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但是对方还没来,他微微皱眉,刚想拿出手机打电话,眼角余光看见桌上的那支白玫瑰,想了想,又将手从口袋里拿出,算了,再等半个小时吧,要是对方再不来,他再走不迟。 他今天是出来相亲的,人是楚云蓉介绍的,这已经是楚云蓉给他介绍的第四个对象了,前几个都让他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这一个要不是沈清澜开口,他依旧是不打算见的。 他现在很忙,公司的事情很多,加上年轻,他对自己的人生大事那是真的一点都不着急,奈何楚云蓉十分上心,三天两头给他介绍对象,而爷爷也经常有意无意地说起。 沈家的三个孩子中,也确实只剩下他一个还孤家寡人了,他能理解楚云蓉和爷爷的心情,这也是他这次答应出来跟对方见一面的原因。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迟到了,让他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若是放在往常,沈君泽即使不悦,也不会有有意见,毕竟有些人就喜欢用这样的手段考验人心,但是今天下午他还有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关乎着公司未来三年的发展,他不能不在,顶多半个小时,要是半个小时内对方不来,他就真的走了。 沈君泽淡淡地想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再过十分钟就半个小时了,他端起桌上已经凉了咖啡喝了一口,逐渐失去耐心。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提前几分钟走的时间,对方出现了,气息微喘,“你就是沈君泽吧?对不起,我的车半路抛锚了,我是紧赶慢赶才赶过来的,十分抱歉让你等了我这么久。” 王凝一见面就说着道歉的话,一脸的真诚。 沈君泽的视线在对方的脸上转了一圈,伸出手,“你好,我是沈君泽。” “我是王凝,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迟到的,我的车抛锚,又一时打不到车,我就走过来了。” 沈君泽微微一笑,“没关系,不过王小姐,我下午还有很重要的事情,不能跟你聊很长的时间,我们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希望你不要介意。”他相信对方说的话是真的,对方的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明显是跑着过来的。 王凝只觉得这是对方对自己迟到的不满,心中虽然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小气有些失望,却也没说什么,在沈君泽的对面坐了下来,“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好。” 话虽这么说,但今天的事情确实就是一件意外,她没想迟到,也不想用这样的方法去考验人心。不过沈君泽这么明显的表示出自己的不难,未免太过计较了一些,这是王凝对沈君泽的第一印象。 大抵是对对方的第一印象都不是很满意,两人在咖啡厅里坐了不到二十分钟就离开了,沈君泽站在车前,对王凝说道,“王小姐,你等下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 王凝一脸的礼貌笑意,“不用了,你等下不是还有重要的事情吗,我就不耽误你了,这里交通方便,很容易打到车,我自己打车就好。” 沈君泽见对方执意拒绝,也没有勉强,冲着对方点点头,就开车离开了。王凝看着远去的车子,无所谓的笑了笑,招手打了一辆车,只是她此时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 因为车子半路抛锚了,她又打不到车,为了不迟到,只好跑了过来,谁知没有注意台阶,将脚给扭了,幸好不严重,还能让她面不改色地跟沈君泽见面。 只是忍到了现在,脚腕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很不舒服,所以打了车以后,她直接去了医院。 “凝凝,你的脚怎么了?”王凝回到家,就见母亲皱眉看她。 王凝笑笑,“没事儿,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崴到了,我已经去看过医生了,医生也说没有大事,不要担心。” 王母扶着女儿到沙发上坐下,“你说说你,走路都这么不小心,对了,你今天不是去见沈家的那个小伙子了吗?见到了吗?” “见是见到了。” 王母闻言,看她,“人怎么样?”她没见过沈君泽,但人是楚云蓉介绍的,她跟楚云蓉是一个乐团的同事,共事多年,对她介绍的人还是很放心,不然也不会让女儿去见对方。 王凝神情淡淡,“看着是不错,不过我并不觉得我们很合适。” “怎么说?你没看上人家?” “妈,你说的不够准确,应该说是我们互相没有看上。” 王母遗憾,“没可能啊,我听云蓉说起的时候,觉得这个小伙子挺靠谱的呀。”说道这里,她想起什么,问女儿,“你脚扭伤了,人家没送你回来?” “我自己打车就回来了,有什么好送的,而且人家根本不知道我扭伤了。”王凝不是个会在背后说人是非的人,即便对沈君泽不满,也不会跟母亲说,不过是个以后都不会见面的陌生人,有什么值得说的。 王母不赞同,“话不是这样说的,就算他不知道你的脚受伤了,那见你没开车,是不是也应该送你回来呢?这就是不上心,也没有绅士风度,我看这人也不像云蓉说的那么好,算了算了,这样的人确实没必要接触,看不上正好。” 王母对沈君泽也淡了心思,她女儿才二十四岁,对婚事上也不是那么着急,这次要不是看在楚云蓉的面子上,也不会有这么一出。 而此时,在沈家也上演了一幕十分相似的情景,楚云蓉知道今天沈君泽要去跟人家姑娘相亲,晚上特意叫沈君泽回来吃饭。 现在沈君煜和温兮瑶都不住在家里,沈清澜也已经嫁人了,就剩下楚云蓉和沈老爷子两个人在家,偶尔还有沈谦,家里比起之前冷清多了,而沈君泽不跟自己的亲生母亲来往,总是孤家寡人的,楚云蓉担心他一个人住吃不好,时常会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给他各种补身体。 沈君泽知道楚云蓉想知道什么,却装作听不懂,埋头吃饭。楚云蓉看着他的样子,只以为他这是忙坏了,顾不上吃饭,一个劲儿的给他夹菜,“多吃点,慢慢吃。” 沈君泽胡乱点着头,吃完饭就想离开,“大伯母,我吃好了,就先回去了。” 楚云蓉从厨房里出来,“等等,我还有话问你,先坐。” 沈君泽苦笑,果然不能轻易逃脱了,乖乖坐下来,沈老爷子也罕见地没有上楼去,跟着坐下来。 楚云蓉擦干净手上的水,笑眯眯地看着沈君泽,“今天进了王凝,感觉怎么样?” 沈君煜没提对方让他等了五十分钟的事情,只是说道,“挺好的一个姑娘和。” “那就是对她很有好感了?”楚云蓉眼睛微亮。 “大伯母,我不是那个意思,对方是个好姑娘,但我觉得吧,我们两个不是那么合适,没什么共同话题,你看看人家是学音乐的,而我对音乐是一窍不通,跟人家聊什么呀。” “共同话题也是可以培养的嘛,你们多聊聊,了解了彼此之后不就找到共同话题?” 对于楚云蓉这个观点,沈老爷子十分赞同,“我觉得你大伯母说得对,那有一见面就否定人家的,你既然觉得对方不错,就试着跟人家接触接触,好姑娘是很抢手的。”沈老爷子对沈君泽的婚事十分上心,生怕他学他爸,找了一个不靠谱的。 沈君泽:……早知道他一开始就不说人家是好姑娘的,这算不算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爷爷,大伯母,就算我看上了人家,人家也未必看得上我,强扭的瓜不甜。”沈君泽试图从对方的角度让家里的两位长辈打消念头。 “这话是王凝对你说的?”楚云蓉狐疑。 “那倒没有,是我看出来的。”沈君泽说道。 “也就是说这就是你猜的,做不得准,你们男人哪里懂女儿家的小心思。”楚云蓉放心了,只要没直说,就是还有机会。 闻言,沈老爷子开口了,“云蓉,你给人家打个电话,问问对方的态度。” 楚云蓉点点头,站起来去打电话,根本不给沈君泽阻止的机会,沈君泽也不能现在就走人,只好坐在这里等着。 楚云蓉那边结束得很快,没多久就回来了,定定地看着沈君泽,沈君泽眼皮子一跳,对方说了他什么了,大伯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就在沈君泽眼皮子直跳的时候,楚云蓉开口了,“君泽,没关系,大伯母认识很多好姑娘,这个不行,我们就看下一个,总会找到一个合心意的,王凝在我看来也没多优秀。” 这算是安慰吗?沈君泽淡淡的想到,看来对方确实没有看上他,这样也好,省得麻烦了。 “大伯母,我不急。” 楚云蓉只以为沈君泽是说的客气话,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淡淡的同情,这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姑娘,结果对方愣是没看上沈君泽。 拍拍沈君泽的肩膀,“君泽放心,大伯母一定给你找个合心意的。”一边说着,一边心中暗暗想着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题外话------ 明天继续沈君泽的番外哈。

下一篇   番四 2.解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