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三 岁月静好(颜夕与道格斯)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三 岁月静好(颜夕与道格斯)

“姐姐,是我。”电话里传来颜夕的声音,沈清澜微怔,看向了电话,她没想到竟然是颜夕。 “颜夕。”沈清澜声音不自觉轻柔了几分,像是怕吓到她。 颜夕的唇有些发白,握着手机的手轻轻地颤抖着,她的眼神很迷茫,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久等不到颜夕的回应,沈清澜的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声音越发轻柔,“颜夕,最近过得好吗?” “嗯。”颜夕轻轻应了一声,“我很好。” “那就好,你要照顾好自己,最近雪梨市要降温了,你注意防寒,不要感冒了。”沈清澜叮嘱,她一向是不喜欢说这些的,她觉得这样就像是一个絮絮叨叨的老妈子,但是面对颜夕,她一再打破了自己的原则。 颜夕的眼睛看着前方,却没有焦距,耳边是沈清澜的叮嘱,她的眼眶发红,眨了眨眼,“姐姐,我一切都好,你不要担心。” 沈清澜闻言,笑了,“你一切安好,我就放心了,其实有道格斯在你的身边,我是可以放心的。” 知道颜夕现在的情况,沈清澜没有多说,又聊了两句就挂了。 颜夕转身,就看见了站在她身后的人,她微愣,道格斯走过去,温柔地笑笑,“给沈清澜打电话?” 颜夕点点头,“道格斯,我明天想去一趟京城。” 道格斯一顿,“沈清澜出事了?”不然为何要突然去京城。 “我就是想回去看看,可以不?”颜夕没有说她想见沈清澜,很想很想。 “好,我明天陪你一起去,我现在就去订票,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很多时候,颜夕害怕他离得很远,所以他要去哪里都会提前跟颜夕说。 颜夕点头,“我可以的,你去吧。” 道格斯定定地看了她一眼,见她神情平静,略微放心,转身去了书房。 ** 京城国际机场,颜夕看着眼前这座熟悉的城市,眼底却是全然的陌生,她离开的时间并不久,却像是已经离开了半辈子。她的身边站着道格斯,手里推着两个行李箱。 道格斯招手打了一辆车,这次他们两个回来谁也没有告诉。 颜夕很想马上见到沈清澜,却没有去找她,而是先跟着道格斯去了酒店。酒店里,颜夕坐立不安,“道格斯,你说我要是现在去见姐姐,她会愿意见我吗?” 道格斯好笑,“当然会见你。”沈清澜对颜夕的好那是毋庸置疑的,说沈清澜将颜夕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疼爱都不为过。 颜夕微微垂眸,“道格斯,我要是姐姐,我一定会讨厌这样的自己。”她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一定会让沈清澜伤心,她无法走出过去的伤,陷在自己的心结中出不来,却将一切归咎于周围的人,对自己的父亲和哥哥是如此,对道格斯是如此,对沈清澜也是如此,她这样自私的人活该一辈子不幸。 道格斯抿唇,“颜夕,这不是你的错。” 颜夕苦笑,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抬头,看向道格斯,“我想去看看姐姐,你帮我给她打电话好吗?” 道格斯点头,给沈清澜打了电话,沈清澜得知颜夕竟然到了京城,十分惊讶,马上说道,“好,我现在就出来。” 他们约是B大,沈清澜先一步到了B大门口,道格斯将人送到之后就在学校对面的一家咖啡厅找了一个位置,他担心颜夕的情绪会失控,所以不敢离开。 颜夕比起上一次见到时状态要好很多,虽然沈清澜能感觉到此时的颜夕很紧张,尤其是在看到周围有人走过时,身体会不自觉地紧绷。 沈清澜走在颜夕的外围,将她适当地与人群隔离开来,走在B大的校园中,沈清澜微微侧头,看着身边的女孩子,颜夕一直地垂着头,跟在她的身边,二人无话。 沈清澜径直带着颜夕去了校园的一处草坪,这里人很少,很幽静,果然,颜夕到了这里之后,身体就放松了,还下意识地轻轻舒了一口气。 “姐姐,对不起。”颜夕轻声说道,声音轻的只有沈清澜能听到。 沈清澜微顿,“为什么又跟我说对不起?”连她自己都记不清颜夕对她说了多少次对不起了。 “姐姐,之前是我太自私,因为无法承受过去的种种,就将我的遭遇归咎到你的身上,是我不好,对不起。”颜夕哑声开口,这些话,她放在心里很久了,却没有勇气说出口。 沈清澜一怔,定定地看着她,“颜夕,我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只要你好好的。” 沈清澜的不责怪,反倒是让颜夕越发局促,心中的愧疚如潮水般涌来,几乎将她吞噬,她想她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才能遇上沈清澜。 “姐姐,你其实可以怪我的。”沈清澜怪她,她反倒是轻松了。 沈清澜抬手,想要抚摸颜夕的头发,抬到半空,忽又想起颜夕的病,一只手僵在半空上不上不下,却见颜夕没有什么反应,终究是缓缓落在了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颜夕,不要将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你不知道我现在看见你逐渐好转,心中有多开心。” 颜夕抬头就对上了沈清澜的眼睛,依旧如记忆中那般温暖,她忽然就了落泪了,一只手抓着沈清澜的手不放,她到底是错过了什么呀。 颜夕哭得不能自己,沈清澜伸手,将她揽到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像是哄着一个爱哭的孩子。 良久,颜夕才渐渐平静下来,她的头搁在沈清澜的肩膀上,手里握着沈清澜的手,“姐姐,我会很努力地配合道格斯的治疗,一定会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好起来,等我好了,我再来找你。” 沈清澜微笑,“好。” 颜夕见过沈清澜之后的第二天就回了雪梨市,正如她自己所说,从京城回去,她开始全力配合道格斯的治疗,虽然之前她也配合,但总是有所保留,导致治疗虽然有效果,却很缓慢,现在却不一样,颜夕愿意将自己完全地袒露在他面前,这对她的病情是很有帮助的,短短时间之内,颜夕的病情就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起码现在,颜夕敢一个人上街买菜了。 颜夕出门时,道格斯远远地跟在她的身后,随时准备着万一颜夕情绪失控就冲上去。他看到颜夕自己走进了超市,跟其他人一样,挑选着今天需要的菜品,期间甚至有个孩子撞到了颜夕,道格斯当时都已经准备冲上去抱住颜夕了,却只见颜夕将孩子从地上扶起来,还对他笑了笑,甚至伸手摸摸他的头,看得道格斯心情十分激动。 他是眼看着颜夕结完账打了车才开车离开的,他抄了近道,先一步到家。 颜夕从超市回来,就看见道格斯站在门口,看样子就知道是在等着她,她微微一怔,随后对着那人笑了,还举了举手里拎着的袋子。 道格斯走过来,“很棒。” 颜夕笑,“是不是很担心我?” 道格斯点点头,又摇摇头,“相信你能做得很好,颜夕,在我心里你一直都很棒。” 饭是道格斯做的,颜夕帮着打下手,做的依旧是西餐,道格斯的西餐做的十分不错,平日里都是他做的多。 颜夕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平静,岁月静好。 沈清澜偶尔会给颜夕打电话,聊聊近期的生活,聊的最多的就是安安,只因颜夕很喜欢安安。 颜夕的病情一天天见好,最高兴的人就是颜安邦,虽然颜夕从来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也依旧不愿意见他,但只要知道颜夕能过回正常人的生活,他就放心了。 颜夕的病情完全好是在第二年的春天,当道格斯拿到检查报告的时候,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依旧是激动得语无伦次。 颜夕一脸紧张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收紧,道格斯忽然一把抱住了她,“颜夕,太好了,你终于康复了。” 颜夕的眼泪几乎是瞬间就落了下来,她能感受到道格斯的紧张与激动,她的病,付出最多的人就是道格斯,这么多年,一直不离不弃地陪在她的身边,无怨无悔。 “颜夕,等我们回去就结婚吧。”道格斯忽然开口说道。 颜夕一怔,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道格斯,我……”她很高兴自己的病能好,但是嫁给道格斯…… “颜夕,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我做梦都在想着这一天。”道格斯尾音轻颤,颜夕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激动。 “道格斯,我的过去……”她的过去那样不堪,她配不上这样美好的他。 “傻瓜,我要是介意你的过去,就不会陪在你的身边这么多年,颜夕,嫁给我好吗?”他深情地凝视着颜夕。 颜夕鬼指神差地点了头,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道格斯抱着转了好几圈,颜夕惊叫一声,随即笑了。 颜夕和道格斯的婚礼很低调,来参加的人只有沈清澜几个,还有颜盛宇,颜安邦没有来,却让颜盛宇带来了他给颜夕准备的结婚礼物,是一张银行卡,里面是他这一生所有的积蓄。 和道格斯结婚的第三年,颜夕生下了她跟道格斯的第一个女儿,圆满了她并不算顺遂的人生。 ------题外话------ 这是颜夕和道格斯的番外,明天更新沈君泽的番外

下一篇   番四 1.初见就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