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40.婚礼进行时(完)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40.婚礼进行时(完)

傅宸轩婚礼当天,一大早,傅家就开始忙碌起来,白俊楠作为傅宸轩的伴郎,一大早就来了傅家,同来的还有裴浩。 “当新郎的人就是不一样,瞧这精气神。”刚进门,裴浩就打趣傅宸轩,傅宸轩已经换好了衣服,造型师正在做最后的定型。 傅宸轩听着裴浩的打趣,大大方方地笑了,“马上要跟心爱的人结婚了,我自然是高兴的,浩哥,你敢说你不开心?” 裴浩和果果的婚礼定在来年三月,本来是想十二月底办的,但是韩奕舍不得女儿,死活不肯,最后两家人商量之后定在了来年三月。 婚礼定在市区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距离傅宸轩的那套公寓并不远,算准了时间,他们才出门。 傅书艺和果果还有顾青竹的两个战友已经到了公寓内,正等着新郎官上门接人呢。 傅书艺打量着顾青竹,眼底满是惊艳,“青竹姐,你真漂亮。” 果果拍了她一巴掌,“还叫青竹姐,该改口了。” 傅书艺一拍脑袋,“是哦,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嫂子了,以后肯不能叫青竹姐了。” 顾青竹微微一笑,“你喜欢叫哪个就叫哪个。” 傅书艺和果果本来不该在这里,毕竟她们是男方的亲戚,但是顾青竹没有亲戚,也没有什么谈得来的朋友,唯一算是关系好的也是刚入部队时认识的两个战友,今天二人也过来给她当伴娘了,于是傅书艺和果果就自告奋勇来当顾青竹的“娘家人”,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但也不是不行。 傅书艺为了让顾青竹这边不至于太冷清,还将自己的同学和朋友也给叫上了,她性子开朗外向,脾气又好,朋友不少,随便打声招呼,愿意来的人就不少,这不,即便顾青竹没有亲戚,这个公寓中照样很热闹,大家都商量着要怎么为难新郎,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地不亦乐乎。 傅书艺是傅宸轩的亲妹子,大家原本以为她会对自己的哥哥手下留情,没想到这丫头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出的那些个馊主意中,十个有八个是她出的。 顾青竹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一群人在那里讨论,眼底满是笑意。 “青竹姐,你紧张吗?”不知何时,傅书艺窜到了顾青竹的身边,轻声问道。 顾青竹微微一愣,随即点点头,“一点点。”原本她以为自己是不会紧张的,但随着时间的临近,只要一想到再过一个小时,傅宸轩就会来接她,他们会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平静的心湖就泛起了点点涟漪,就连拿着捧花的手心都出了一层细汗。 十一点半整,傅宸轩和一众新郎出现在了公寓门口,一群小姑娘围在门边,给新郎和各位伴娘出尽了难题。 傅书艺则是在卧室里陪着顾青竹,顾青竹好奇地看着她,“怎么不出去看看,你不是很好奇吗?”之前她闹腾地最欢。 傅书艺撇嘴,“我才不去呢,他们太闹了,我这人一向淑女。”她要是带头闹,她哥虽然不会说啥,但是事后可不准要倒霉,所有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安全一些,反正那些难听大部分都是她出的,也算是过足了瘾。 这一闹就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傅宸轩好不容易才打开了卧室的门,看着坐在床边穿着婚纱的人儿,眼睛亮闪闪的,里面的喜悦即便是不用人说都能看的分明。 他一步步朝着顾青竹走去,走到她身边,定定地看着她,“青竹,我来接你回家了。”他将手放在她的面前,掌心向上。 顾青竹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地将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里,握住,二人相视一笑,傅宸轩直接将顾青竹抱了起来。 林静今天也来了,看着红毯上的那对恋人,就连她都不得不承认,两人就像是金童玉女一般,说不出的般配,换做他是男人,也会选择顾青竹那样的女子吧。 林静的眼底有着艳羡,还有一抹释然,正在愣神间,新娘的捧花就这样落在了她的怀里,她怔怔地,回不过神,抬头就对上了顾青竹含笑的眼眸,站在顾青竹身边的傅宸轩也是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林静嘴角轻勾,回了一个灿烂的笑意,对着傅宸轩举了举手里的捧花,说了一声“祝你们幸福。” “静静,我希望你也能早日找到属于你的幸福。”婚礼结束后,傅宸轩送林静到酒店门口,对林静说道。 林静的手上依旧拿着新娘捧花,闻言,笑着点点头,“我会的,我可是今天抢到了新娘捧花的人。”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捧花。 傅宸轩笑,主动抱了抱林静,“等你结婚那天,一定要通知我,我亲自送你出嫁。” “好。”林静答了一声,心中的那丝执念终究在这一刻消散,她想,傅宸轩从现在开始终于还是成了她生命中的过客,从今以后,她就是林静,全新的林静。 林静打车回了家,这个家已经不是她和简单合租的房子了,而是他们一家现在住的地方,年后他父亲就被调到了京城军区,作为家属,她母亲自然也跟着回来了。 而回来之后,林静的母亲就被林父说服去做了心理治疗,虽然心疾难医,可也不是你没有成效,起码林母现在对着女儿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讲话。 林静下车,就看到了站在小区门口的那个人影,她一怔,径直朝着他走了过去,“陆峰,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正是陆峰,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等多久了。 陆峰见到林静,第一眼就是打量着她的神情,见她神情平静,不像是伤心的样子,心中逐渐放下心来,缓声开口,“没什么,就是刚好散步到这里。” 话音刚落,陆峰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谎撒的真是太没水平了,他跟林静家一个城东,一个城西,就算是散步,也不会隔着一整个京城。 陆峰紧张地看着林静,结结巴巴地解释,“其实……我就是到附近办点事情……对,我就是到附近办事,正好经过你家,我就想邀请你下来吃个夜宵。” “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到了这里才想起来你今天去参加婚礼了,我正准备走呢。”陆峰心虚,哪里敢说自己是知道她今天要去参加喜欢之人的婚礼,这种爱的人结婚了,新娘却不是我的痛,他即便没有经历过也知道定然是难熬的,他担心林静会伤心,会抑郁,所以才特意跑到这里来等林静,想着她回来的时候要是心情不好,自己也可以安慰安慰她。 林静抿着唇,定定地看着陆峰,陆峰还以为是自己惹得她不开心了,毕竟林静不是很喜欢自己插手她的私事,顿时就局促了,“那个……林静,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说着就要走。 林静叫住他,“陆峰。” 陆峰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疑惑地看着她。 “我饿了,想请你陪我吃个宵夜,可以吗?” 陆峰先是一愣,随后猛地点头,“当然,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粥店,我们去那里怎么样?” 林静笑着点点头,坐上了陆峰的车,她侧头一边开车,还一边说着有趣的话题逗她开心的男人,眼底渐渐浮起一丝笑意,她想,或许陆峰说的没错,她应该给彼此一个机会。 ** 傅宸轩的婚礼结束之后,白俊楠再一次陷入了忙碌之中,但比起之前,起码现在不用每天加班到深夜。 他跟他母亲的关系依旧处于冰封期,确切地说,张素心不原谅儿子,也不允许他进家门,每次白俊楠回家,都是站在门外,跟他母亲说几句话就走,把带来的东西放在门口。 一开始,张素心会将儿子带来的东西都给扔了,渐渐的,她将东西送给了家里的佣人,到了现在,她即便是不用,也会好好的收起来,虽然依旧是不待见白俊楠,但比起最初,也算是缓和了。 白俊楠固定一周去看一次母亲,有时候傅书艺会跟着一起,吃了几次闭门羹,白俊楠舍不得,于是就不让傅书艺跟着来了,不过傅书艺依旧会来,“她是你妈妈,以后也会是我妈妈,上次的事情其实也是我的不对,我应该跟你一起取的她的原谅。” 这天,白俊楠要去出差,没法回家,于是傅书艺一个人去了白家,本想放下东西就走,却没想到被张素心叫住了,傅书艺算是第一次进了白家的大门。 客厅里,傅书艺和张素心相对而坐,谁也没有说话,傅书艺摸不清张素心的意图,于是就没有开口。 只是长久的沉默还是让傅书艺感觉有些不自在,于是开口说道,“阿姨,您叫我进来是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谈吗?” 张素心看着她,眸光复杂,“一开始我知道儿子跟你谈恋爱我是很高兴的,但是后来他一再逼迫我交出手中的股份,还不允许我去见你,我心中才渐渐生了不满。我经常在想,要是没有你,我跟我儿子依旧会如当初那般和睦。” 傅书艺心中一个咯噔,忍不住猜测难道张素心也要像那些言情电视剧中的母亲一样,让她离开白俊楠? “我知道你是傅家的千金,要是认真说起来,是白俊楠高攀你,我曾经想的是我儿子娶了你,就能顺利跟傅家搭上线,这样我们白家就会繁荣,更上一层楼,这也是我丈夫去世后,我一直以来的目标。” 傅书艺紧紧地抿着唇,“阿姨,我想您对白俊楠和我的感情有所误解。”她知道白俊楠选择跟她在一起绝对不是为了傅家的权势,这一点她还是能肯定的。 “我当然知道,那个傻小子爱上了你,甚至为了能给你一个干净的环境,心甘情愿地卷入了家族的内斗,将我还有他几个叔叔赶出了公司,独掌白氏。” “不是的,您误会俊楠哥了,他重新回到白氏,有一部分原因却是是因为我,这一点我无法否认,但是他也是为了您,为了叔叔的这点心血。”白家的事情白俊楠没有跟她说,傅宸轩却是与妹妹说过的,所以傅书艺很理解白俊楠这么做的原因。 张素心一愣,没想到白俊楠竟然连这些事情都告诉了傅书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阿姨,俊楠哥接管了公司之后真的很努力,我都已经记不清他这半年来有几天是不加班的,他的努力我想阿姨您应该看得到。” 张素心淡哂,她自然是看到了,这半年来,白氏从一开始的动荡到后来的稳步增长,这其中的艰难她不用看都能想象的出来,所以这段时间她其实也在想着过去的一些事情。 明明曾经,他们是最亲密的母子,白俊楠有什么事情都要跟她说,她也会跟儿子说一些公司里的事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变得越来越疏远了呢? “阿姨,俊楠哥是很在乎你的,他常常跟我说您将他养大不容易,尤其是在几个叔叔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您一面要照顾公司,一面要照顾他,十分辛苦,他的心中也一直感念着您的恩情,这次的事情他也后悔,后悔没有采取更温和的方式跟你好好谈,看着您这样难过,他也不好受。而他这样做,其实也只是不想看您越陷越深,最终难以回头。” 张素心沉默,这样的话其实白俊楠也说过,但是也不知是不是心境有了变化,当时听和现在听感觉是全然不同的。 “阿姨,我也知道您心中在怪俊楠哥,可是俊楠哥到底是您的亲生儿子,你难道就真的忍心这样下去吗?” 傅书艺知道这样的话不应该由她来说,可是这对母子之间总该有个桥梁,她算是看出来了,张素心的态度已经有了软化,不然今天不会将自己叫进来,既然如此,她愿意当他们之前的桥梁。 张素心定定地看着她,良久,才开口说道,“周末你跟俊楠一起回家吃个饭吧,我让阿姨给你们做几道你们爱吃的菜。” 傅书艺一喜,连声应好,从白家离开之后,就直接给白俊楠打了电话,白俊楠听着傅书艺转述的话,眼底满是感动与感激,“书艺,谢谢。” 傅书艺笑眯眯,“俊楠哥,我不需要你说些谢谢,我只希望我们的未来能越来越好。” 白俊楠嗯了一声,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会的。” 他们的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一定。 ------题外话------ 番二到这里就正式结束了,本文也正式完结了,感谢各位亲爱的这一年来的相伴,因为有了你们的支持与鼓励,阿离才能坚持这么久,希望接下去的日子我们还能携手一起走。 后续还会有几篇其他人物(颜夕、苏晴、傅爷和清澜的小时候、沈君泽等)的番外,不多,都是小短篇,字数也很有限,不定时更新,不需要特意等,番外更新了我会在新文题外话里说的。 新文热血军婚宠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从六月一号起正式开始更新,依旧是早上八点,我们在新文里不见不散!答应我,一定要来找我哦,我在新文等着你们,爱你们!

上一篇   番二 39.婚礼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