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39.婚礼前奏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39.婚礼前奏

白俊楠眼底慢慢浮起一丝丝笑意,其实,这样也很好,起码她还在。两人吃晚饭,白俊楠起身去将碗筷洗了,然后两人就窝在沙发看电视了。 “这个味道不错,你尝尝。”傅书艺将一块饼干递到他的嘴边,眼睛却盯着电视屏幕,白俊楠好笑,“不是刚吃完饭?” “那不一样,这个饼干很好吃,你试试。”这是她在来的路上买的。 白俊楠低头,含住了那块饼干,饼干就拇指大小,这一含,直接连傅书艺的手指都含住了,他还伸出舌头在指尖上轻轻舔了一下,带着几分暧昧的味道,傅书艺如被烫到了一般,闪电收回了手,身子下意识地坐直了。 白俊楠看着眼前人儿那通红的耳尖,眼睛里满是笑意,还故作不知地开口,“书艺,怎么了?” 傅书艺眼睛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支支吾吾,“没怎么啊,我去上个厕所。”说着,快步走去了卫生间,那样子,仿佛身后有人在追赶一般。 白俊楠终于笑出了声,心中的烦闷也消散了大半。 终于饭是白俊楠做的,都是傅书艺爱吃的,傅书艺早就平静下来了,吃着白俊楠做的饭菜,眼睛眯成了月牙,唔,俊楠哥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真的好好吃。 吃完饭,因为傅书艺下午还有课,所以白俊楠先送她回了学校,然后就接到了律师的电话,让他回去签署股份转让协议。 白家的客厅里,张素心冷冷地坐在沙发上,白俊楠进来时,她就连一个眼神都欠奉,权当这人不存在。 张素心已经在文件上签过字了,白俊楠签好字后,律师就拿着文件离开了,白俊楠站在母亲面前,眼神晦暗,“妈。” 张素心冷笑,“别叫我妈,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受不起。” 白俊楠抿唇,“妈,我知道你怨我,现在一定也不想看见我,我等下就走,你现在即便不是公司的董事长,但是永远是我的妈妈,等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千万别,我不用你看,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我的儿子,这里是我的家,不欢迎,以后你是死是活也跟我没关系,你就抱着公司过一辈子吧。” 白俊楠俊脸上透着一丝苍白,无力地看着自己的母亲,“那我就先走了,您多保重。” 张素心听着传来的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握着杯子的手抖了抖,茶水溅到了裤子上,她却恍若未觉。 白氏上下很快就知道公司董事长换人做了,其他的股东知道之后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倒是白俊楠的几个叔叔上蹿下跳的,十分激动,还去找了张素心,对张素心没有经过他们同意就将股份转给了白俊楠表示了极大的不满。 张素心冷笑,连门都没有让他们进,“这是我跟俊楠他爸的股份,俊楠是我们唯一的儿子,这些股份迟早都是给他的,现在只是早给了而已,这是我的自由,跟你们有什么相干,与其在这里对着我大呼小叫的,不如将自己的事情做好,别以为俊楠的性子跟我似的,对你们的某些行为睁只眼闭着眼,我劝你们还是将皮绷紧了。” 这话很不客气了,几个叔叔气得脸色铁青,可是看着被关上的别墅大门,只能悻悻而归。 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白俊楠担任集团董事长以后,最先拿来开刀的就是担任公司财务总监的三叔,要不是三叔,自己的母亲也不至于做出那样的事情,这样的毒瘤他是绝对不会留在公司的,三叔想闹,可是看着白俊楠拿出来的文件,越看脸色越苍白。 “三叔,我将这份资料放在这里,而不是交给检查机关,就已经是顾忌我们的血脉亲情了,你应该明白这份资料要是交给了他们,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 三叔定定地看着白俊楠,脸色忽青忽白,煞是好看,良久,才低声开口,“你跟你父亲完全不一样。” 白俊楠的父亲是个十分憨厚的人,也是个非常宽容的人,要是今天坐在位置上的人是白俊楠的父亲,根本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兄弟,他的这个侄子,手段可是比他爹狠多了。 “我父亲什么样我并不清楚,我的做事风格一向是如此,今天别说是三叔你,就算犯错的人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一样会选择这样做。” 三叔呵呵笑,眼神嘲讽,“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向人事部递交辞职申请,俊楠,你跟三叔说句实话,这件事你计划多久了?”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说临时起意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三叔,我只能告诉你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应该庆幸的是,最先知道这件事的人是我。” 三叔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白俊楠就起身走了,白俊楠疲惫地靠在椅子上,这次他真是亲自诠释了什么叫做众叛亲离。 先是母亲,再是三叔,接下来还有二叔和四叔,他想以后的白家他将会成为最不受欢迎的那个人。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惨淡的笑意,但即便是如此,他依旧会选择这样做,白氏这棵大树,内里早已腐朽,若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他必将保不住他父亲的心血。 经过白俊楠这么一折腾,公司的毒瘤被拔除了不少,白氏可谓是元气大伤,幸好经由傅宸轩牵线,白氏与君澜集团达成了合作,不然白氏的其他股东早就跳出来反对白俊楠了,哪里还能由得他这么折腾下去。 不过经此一事,白氏可谓是脱胎换骨,焕然一新,白俊楠给白氏带来了不少的新鲜血液,这棵腐朽的大树也算是枯木逢春了。 而此时距离白家母子决裂已经过去了将近半年,这半年时间,白俊楠的大部分精力都在公司上面,跟傅书艺都很少见面,除了每天雷打不动的一通电话之外,两人算起来竟然有小半个月不见了。 于是白俊楠看了一眼自己下午的行程,拿起外套离开了公司。 傅书艺刚刚跟系主任请假呢,下周二是她哥哥的婚礼,她要帮着准备,今天开始就要回家了,刚走出学校大门,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人。 傅书艺眼睛一亮,跑了过去,“俊楠哥。” 白俊楠微微一笑,将人抱住,“抱歉,最近太忙了,没顾得上你,没生我的气吧?” 傅书艺嘟嘴,“哼,谁说我不生气的,我生气了,不过看在你是有正事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傅书艺一边说着,一边从白俊楠的怀中退出来,仔细打量了一眼,“你瘦了。”言语中不乏心疼。 白俊楠最近确实瘦了不少,脸色看上去也不是很好,没办法,现在的公司正是上升期,他不拼命不行啊。 “等忙过这一段就好了。”跟君澜集团合作的项目已经步上了正轨,剩下的只要交给项目负责人盯着就行,他也能解放一下。 “今天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傅书艺拉着白俊楠的手,自己则是直接坐进了驾驶位。 白俊楠也不问傅书艺带着自己去哪里,笑眯眯地看着她,傅书艺转头就对上了他含笑的双眸,“俊楠哥,你要是累就先眯一会儿,等到了目的地我再叫你。” 白俊楠从善如流地点点头,配合地闭上了眼睛,原本只是想休息一下,没想到真的睡过去了。 等到了目的地,傅书艺看着熟睡的白俊楠,尤其是他那黑眼圈,心中疼惜,她曾听白俊楠的秘书说过,白俊楠这半年来,几乎是天天都在加班,就算是晚上陪她吃饭了,等将她送回家之后,也会回到公司继续拼命,所以后期傅书艺都以学业忙为由,拒绝了白俊楠的晚餐邀请,或者就是自己买了盒饭送到他的公司跟他一起吃,吃完了自己打车就走了。 她拿出手机,对着白俊楠拍了一张照片。 ** 再过四天就是傅宸轩和顾青竹的婚礼,顾青竹已经从部队里回来了,现在就住在傅宸轩市中心的公寓里,婚礼那天,她将会从这里出嫁,至于婚房,则是一年前傅宸轩买下来的一套公寓,离军区大院不远,早就装修好了。 “青竹姐,你会紧张吗?”傅书艺和果果在帮顾青竹装饰房子,喜字、窗花啥的都要贴上,这里算是顾青竹的娘家,怎么都要打扮一下的。 顾青竹的手上拿着一个气球,正在研究怎么吹比较省力,听到傅书艺的话,抬头看向她,“紧张什么?” 她跟傅宸轩都已经领证了,婚礼对于她来说就是走个过程,她不明白有什么好紧张的。 “人家都说要做新娘子的女人会很紧张,甚至还有人得了婚前焦虑症的呢,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 顾青竹好笑,“我跟你哥从法律上来说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就算是要紧张,也不是现在。” 傅书艺好奇地看着她,“那你跟我哥领证那天,你紧张吗?” 顾青竹和傅宸轩是在七夕那天领的证,算起来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顾青竹微微歪头,仔细想了想,摇头,“没有,我只感到幸福。”跟自己心爱的人组成一个家庭,这样的感觉怎么会是紧张呢,她觉得那天是她人生中笑的次数最多的一天。 傅书艺闻言,眼底艳羡,“青竹姐,这羡慕你跟我哥的感情。” 顾青竹笑,“白俊楠对你不好吗?” 傅书艺摇头,“不啊,俊楠哥对我很好,但是见到你跟我哥这样,我还是很开心,也很羡慕,只希望我跟俊楠哥也能像你们一样。” 顾青竹笑眯眯,“会的,你一定会比我们更加幸福。” 一旁的果果听见二人的对话,插话道,“书艺,以后你一定会很幸福的,白俊楠是个好男人。” 傅书艺眼睛里坠着星光,只是不知想到什么,眼底深处快速地闪过一抹遗憾,转瞬即逝,“其实我现在就觉得很幸福,我身边的人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等我哥的婚礼结束,就该轮到果果姐和裴浩哥了,感觉时间过得真快,我总觉得小时候的事情仿佛就在昨天,转眼你们就要嫁人的嫁人,娶妻的娶妻了。” 果果笑,“你这话说的,好像已经七老八十了。” 傅书艺不满,“果果姐,我才不老呢。” “好了,别贫了,赶紧干活。”果果将一个气球塞进傅书艺的怀里,三人继续装饰房子。 而傅家这边也很忙碌,除了要将房子重新收拾一遍之外,还要安排陆续到来的客人,有些人是从外地赶来的,要在这里住几个晚上,这些人员的安排都交给了傅书宸和沈卿。 傅宸轩的婚礼很高调,就是比起当初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婚礼也是不逊色丝毫,虽然是西式婚礼,但是邀请的人很多。 白俊楠作为伴郎,这几天也跟着忙的够呛,因为有不少人还是从国外赶来的,就需要他们几个去机场接人,这一趟趟的,就算是只是开车也累人都很。 沈清澜还在跟酒店确认最后的婚礼流程,傅衡逸要在婚礼前一天才能回来,这些本该他们两个一起决定的事情全都压在了沈清澜的身上。 幸好沈清澜的时间自由,加上楚云蓉也在一旁帮忙,婚礼的筹备工作总算在有条不紊中进行着。 “俊楠哥,后天就是婚礼了,你明天好好在家里休息吧,后天你这个伴郎可有的忙呢。”傅书艺将白俊楠送到大门口,叮嘱道。 白俊楠嗯了一声,抬手摸摸她的脸,“你也是,好好休息,等以后我们结婚,我一定不会让你这么累。”他也是真正参与了婚礼的筹备,才知道结个婚是多么累人的一件事。 傅书艺俏脸微红,“胡说什么呢,什么结婚不结婚的,赶紧回去休息吧。” 白俊楠靠近一步,微微低头,离某人更近了一些,刻意压低了声音,“你不跟我结婚你想跟谁结婚,嗯?”最后一个字,尾音上扬,带着几分魅惑。 傅书艺后退了一步,手抵在他的胸前,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就传来一声咳嗽声,却原来是傅书宸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白俊楠遗憾地站直了身体,笑看了一眼傅书宸,转身离开了傅家。 ------题外话------ 白俊楠:女朋友家兄弟太多不是好事,想亲近一下都能时不时冒出个灯泡来,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