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34.夜不归宿的果果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34.夜不归宿的果果

安静的夜里,只能听见电视机里传来的电视节目的声音,间或夹杂着暧昧的啧啧声,裴浩和果果的二人气息已经不稳,他放开果果,看着她潮红的脸颊,轻声问道,“可以吗?” 果果羞红了脸,在裴浩炽热的目光下,轻轻地嗯了一声,声音虽轻,却让裴浩眼睛一亮,直接抱起果果,走进了卧室。 将果果轻轻地放在床上,裴浩直接一个翻身上床,低头看着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他现在还剩下一丝理智,等下可就没有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果果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浓,睫毛轻颤,就是不敢去看他,听了这话,却抬起了头,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的,什么都没说,直接伸手拉住了他胸前的衣服,将他拉低了一些,主动吻上了裴浩的唇。 裴浩的理智顿时丢盔弃甲,离家出走,衣服散落一地,临门一脚,客厅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裴浩的动作微顿,果果微闭着眼睛,“不要管。”响起的是她的手机。 裴浩腰身微沉,果果皱眉,客厅里的手机铃声听了又响了,这次是裴浩的。 二人对视一眼,眼神中都闪过一抹无奈,果果直接伸手抱住了裴浩,以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裴浩轻轻一笑,腰身彻底沉了下去。 静谧的夜色中,伴随着夜空中的星星的只有客厅里一直响着却都没人接的手机铃声和卧室里令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 ** 韩家,韩奕看着又一次黑下去的手机屏幕,脸色铁青,“这么晚了还不回家,现在就连电话都不接了,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痛彻心扉。 于晓萱坐在梳妆台前,淡定地往脸上涂抹着护肤品,韩奕扭头,“于晓萱,你女儿打算夜不归宿了,你就不打算管管?” 于晓萱眼皮掀了掀,“管什么?肯定是跟昊昊在一起,他们都已经订婚了,半年后就是婚礼,有什么好管的。” 韩奕咬牙,“你生的可是女儿啊女儿。” 于晓萱呵呵笑,“当初我跟你结婚的时候我都已经怀了果果了,韩奕,做人不能太双标。” 韩奕简直咬牙切齿了,“那能一样吗?” 于晓萱转过身,定定地看着他,“那你倒是给我说说哪里不一样?”她倒是想知道这男人想的是什么。 韩奕对上老婆幽深的眸色,禁声,直觉告诉他,不管他说什么都是错的,还不如什么都不说,求生意识极其强烈的韩奕觉得此刻不适合待在卧室里,翻身下床,“我想起来我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我去书房,你先睡吧。” 看着落荒而逃的某人,于晓萱撇嘴,德性。要是换做以前,于晓萱或许没有那么淡定,也不知是不是跟沈清澜待久了,也学会了沈清澜对子女放养那一套,现在对两个的孩子的事情也没有之前那么管得紧了。 韩奕去了书房哪里是办公啊,直接就给傅衡逸打电话去了,他觉得这个时候,要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理解他的话,肯定是傅衡逸无疑。 于是大半夜的,就见两个老男人隔着电话谈论养女儿坏处一二三,真是越聊越心塞。沈清澜听了一耳朵,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转身优哉游哉地睡觉去了。 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嘛,又不是她的,她是无法体会父亲嫁女儿的那种心情的。 傅衡逸跟韩奕聊完回到房间,沈清澜已经睡着了,他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轻轻地在她的身边躺下,沈清澜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傅衡逸看了一会儿,给她掖了掖被角,就见沈清澜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沈清澜挑眉,“跟韩奕交流完了?” 傅衡逸抿唇,过了几秒,笑开,“清澜,我大概真的是老了。”只有老了,才会有这样不舍的情绪。 沈清澜轻笑,“傅衡逸,我一直陪着你。”子女只不过是人生旅途中的过客,真正能陪伴走到最后的只有伴侣,所以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吧。 傅衡逸盯着沈清澜的眼睛,神色幽幽,“你是不是很喜欢白俊楠那个小子?”别以为他听不出来她这是为白俊楠说话呢。 沈清澜没说话,只是主动抱住了他的腰,闭上了眼睛,“睡觉吧。” 傅衡逸轻哼一声,关了灯,临睡之际,沈清澜忽然开口,“其实白俊楠还不错,年纪轻轻的,成熟稳重,是个会疼人的,书艺跟他在一起,很开心,书艺的眼光倒是不错。” 傅衡逸没好气,“赶紧睡觉。” 沈清澜唇角微勾,闭上了眼睛。 ** 裴浩的公寓。 果果醒来时身边已经没人了,她抱着被子,感受到被子下不着寸缕的身子,脸先红了,唔,昨晚她是不是太主动了一些? 昨晚的情景在脑海中清晰浮现,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脸上越来越高的温度,抱着被子滚了一圈,伸手拍拍自己的脸,转眼就看到了手上的戒指,眉眼弯弯,不禁呵呵笑出了声。 “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门口,传来裴浩温润愉悦的嗓音。 果果一惊,抬眼就对上了裴浩温柔的双眸,唔,她好像耳朵都要烧起来了,快速地转过了脑袋,有些不自在。 裴浩知道她会不自在,也没有进去,而是温柔地说道,“我做好了早餐,你赶紧起来吃。” “好。”果果应了一声,却没有动。 裴浩转身,还体贴地将门给关上了,果果看了天花板几秒,又一次呵呵笑出声,这才慢吞吞地坐了起来。 床头柜上整整齐齐地放着新的女装,她套上,然后进了卫生间洗漱,洗漱台上还有一套属于她的崭新的洗漱用品,甚至连她平时里惯用的护肤品都有,这些东西都是今天早上裴浩给她准备的? 果果眼睛里满是笑意,快速地洗漱好,才去了客厅,裴浩正等着她一起用餐呢,很丰盛的早餐,中西式都有。 全程果果都没有开口,可二人之间的氛围却泛着丝丝甜蜜。 吃完饭,果果主动要去收拾碗筷,却被裴浩抢先了一步,“你昨晚太累了,好好休息,这些事情交给我就好。” 果果的脸倏然就红了,逃出了餐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手捂着脸颊,裴浩哥真的是太坏了,怎么能说出来呢。 果果视线一转,就看到了扔在沙发上的手机,这才想起昨晚那夺命连环Call,头皮一紧,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是她爹打来的电话,看着十个未接来电,只觉得头皮发麻,这下完蛋了。 没敢给韩奕回电话,而是先给于晓萱发了一条信息。 于晓萱最近都在家里休息,前段时间她拍戏时晕倒了,医生说她是太累了,所以现在她被勒令在家里休息,看见女儿发来的信息,想了想,回了一个表情。 果果收到母上大人的回复,一颗忐忑的心顿时就落到了实处,呼出一口气,淡定了,有她妈妈在家,她就不怕了。 裴浩本想今天在家里陪她一听,不过果果说了她要回家,只好下送她回去。 “我跟你一起进去。”韩家的别墅外,裴浩说道。 果果摇头,“不用,我是回家,又不是去什么龙潭虎穴,裴浩哥,你先去忙你自己的吧,今天我妈妈也在家呢。” 裴浩坚持要陪果果进去,都被果果拒绝了,想了想,说道,“要是有事及时给我打电话,我会过来。” 果果胡乱点头,挥挥手,“知道了,你去吧。”说完,转身就进了家门,脚步轻快。 家里果真只有于晓萱一人在家,果果知道韩奕不在家,脸上的笑容顿时就绽放了,只是还没等她高兴完,就看见韩奕从门外走了进来,果果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爸,你怎么在家里?” 韩奕冷哼一声,越过她直接走了过去,连眼角都吝啬给她,果果求助般地看向于晓萱,眼睛里明明地写着——不是说爸爸不在家吗? 于晓萱一脸无辜,一开始确实不在家来着,谁知道这人竟然中途回来了,还回来地这么凑巧,她都怀疑韩奕是不是根本就没出去,就躲在花园里等着果果回家呢。 于晓萱冲女儿招招手,果果挪到于晓萱的身边坐下,韩奕黑着脸坐在他们的对面呢,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着倒是挺认真的,就不知道看进去了多少。 “爸爸。”果果叫了一声,韩奕当做没听见,于晓萱用脚踢了踢丈夫,韩奕终于吭声了,“我可不记得我有一个女儿。” 果果讪讪,这是为夜不归宿生气呢,还是为不接电话生气呢?她摸不准韩奕为何生气,但从一句话中就能听出来,这火气不小啊。 果果看向于晓萱,于晓萱送给她两个字——电话。 果果顿时就明白了,开口,“爸爸,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昨晚上我跟裴浩哥在看电影,手机静音了,所以没没见手机响。” 虽然知道十有八九是借口,不过韩奕的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些,轻哼了一声,“我才没有担心你,翅膀硬了,想飞就飞了,我也管不动了。” 果果:……还说没生气呢,这语气! 想了想,果果走过去坐在了韩奕的身边,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爸爸,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我保证第一时间接听你的电话。”不管能不能做到,先把父亲哄高兴了再说。 韩奕的气消了一些,终于舍得从书中抬眼看了一眼女儿,只是刚一眼,脸就彻底青了,“你昨晚跟裴浩待了一夜?” 于晓萱听了这话,翻白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果果眨眨眼,“我不小心睡着了,就在裴浩哥家里住了一晚上。”她努力表现地无辜,爸爸,你看我真诚的双眼,我没有说谎哦。 韩奕冷哼,“你猜我信不信?” 果果一脸的真诚无辜,“爸爸,我从不说谎。” 韩奕视线落在她的脖子上,“下次换件高领的衣服再说这话。”话音刚落,果果想到什么,脸顿时就红了,揪着韩奕的衣摆,不知所措。 于晓萱踢了丈夫一脚,这混蛋,说的是什么话呢,韩奕看看女儿,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尴尬了。 于晓萱站起来,“果果,跟妈妈上来,妈妈有话跟你说。” 果果哦了一声,跟在母亲的身后,“妈妈,你要跟我说什么?” “没事,上去休息一下。你爸爸那里不用理会,他就是想到你再过几个月就要出嫁了,心情不好,舍不得,等这劲儿过去就好了。”于晓萱拍拍女儿的肩膀,又转身下楼了,楼下还有一个需要安慰的呢。 果果看着母亲的背影,笑了。 ** 三月二十,顾青竹和傅宸轩举行了订婚仪式,他们的订婚仪式很低调,除了少数亲朋好友,几乎无人知晓,顾青竹看着手上的订婚戒指,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嘴角的笑意很温柔。 傅宸轩注意到她的视线,微微低头,“怎么了?” 顾青竹笑笑,“没什么,今天下午我们出去约会吧。”她的假期快结束了,等到回到部队,就没有那么多的机会能跟傅宸轩见面了。 傅宸轩自然没有不答应的,二人换了一套衣服就出门了,傅宸轩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辆机车,“上来。” 顾青竹吹了一声口哨,“哪里来的?” 傅宸轩笑眯眯,“先别问,带你体验一次。” 顾青竹坐在傅宸轩的后座,抱着他的腰,“走吧。” 傅宸轩没有去闹市区,而是去了郊区,郊区人少,车辆也不多,开着机车,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吹起顾青竹的长发,她抱着傅宸轩的腰,嘴角的弧度高高扬起,今天的生活是她没有想到的。 四年前做卧底时,她是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的,这四年间,她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又一遭,她知道傅宸轩退学了,出国了,又回来了,傅宸轩的每一条动态她都清楚,却装作不知,更不敢见面。 她也曾幻想过,即便她能活着回来,傅宸轩或许也已经有了新的爱人,而她跟他则成了永远的错过。 顾青竹和傅宸轩在郊外飞驰了一把,过足了机车瘾,这才慢慢地回了家,晚上二人睡不着,就去了魅色。 “我记得那次见你就是在这里。”顾青竹说道。 傅宸轩挑眉,“什么时候?” 顾青竹说了一个时间,傅宸轩立刻就想起来了,正是自己被简单搭讪的那个晚上,说起来,当时他似乎见到了一个很像顾青竹的背影,还追了出去,只是没见到人,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所以那天真的是你?” 顾青竹点点头,“嗯,是我,我没敢让你发现。” “为什么不来见我?”傅宸轩问道,语气幽怨。 顾青竹笑,“担心你连累你,那时候任务还没结束,而且已经快到最关键的时候了,这个时候我不能让任务出了岔子。”那是那么多人付出了那么多的时间跟精力才获得的成果,马上就可以收尾了,她自然不能让它毁在了自己的手里,而且她也不想给傅宸轩带去危险。 “青竹,以后不管你想做什么都不能隐瞒我,更不能瞒着我去做任何危险的事情,这样的经历一次就够了。”傅宸轩郑重地说道,要是再来一次,他真的无法承受。 顾青竹点点头,她的身份在道上也算是暴露了,就算是再做这样的事情也轮不到她。 他们在楼上,趴在围栏上看着楼下喧闹的酒吧,忽然,顾青竹的视线一凝,脸色微变,傅宸轩察觉到她的异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什么都没看见,不等他出声,顾青竹转身就走,傅宸轩立即跟了上去。 ------题外话------ 猜猜看,顾青竹看到了谁? 番外已经进入收尾阶段了,预计会在六一完结,新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也会在六一更新,所以你们懂的。 看在果果和裴浩水到渠成的份上,月票来一波呗! ** 友情推文: 病宠之毒妻在上,文/温暖的月光 [友情排雷:本文女主手段血腥残忍,慎!] 夜国魔女燕轻语为心爱之人斩杀忠良,手染鲜血,最终落得一个被嫡姐夺走爱人而惨死的下场。 墨桑国庶女燕轻语被嫡姐设计失身丧命,被弃尸乱葬岗,怨气难消。 当魔女重生为庶女,指天而誓:我燕轻语宁愿为魔,也决不让天下人负我! 月光的古言很棒哦,喜欢你看古言的亲可以去看看。

上一篇   番二 33.可以吗?

下一篇   番二 35.惊魂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