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33.可以吗?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33.可以吗?

“既然来了就坐吧。”傅衡逸硬邦邦开口。 白俊楠落座,傅衡逸的视线直直地落在他的身上,眼神清清淡淡的,却带着莫大的压力。 “你跟我家书艺是怎么认识的?”傅衡逸问道。 “爸爸,这件事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傅书艺不满地开口,她爸爸干嘛明知故问呢。 傅衡逸扫了女儿一眼,“我没问你。” 傅书艺坐在父亲的身边,没有离开的打算,她已经想好了,要是父亲有为难俊楠哥,她要及时支援。 傅衡逸自然是看出了她那点小心思,心中更酸了,你说说,养女儿有什么用,一颗心全是偏的。 傅衡逸深深地觉得,自从知道女儿有了男朋友之后,他的这颗老心脏啊,就被扎成筛子了。由此,看向白俊楠的目光越发不善,让白俊楠的心莫名地抖了抖,他的这个老丈人似乎不太喜欢他。 傅衡逸问了几个问题,年龄,兴趣爱好,家中还有何人,白俊楠一一回答了,态度十分谦逊。 沈清澜一直在默默观察白俊楠,白俊楠有所察觉,却无任何的不满,偶尔还会对着沈清澜礼貌一笑。 沈清澜看人,看的是细节和一个人的眼神,起码从见面到现在,白俊楠还没有任何让她觉得不满意的地方。 “时间差不多了,先吃饭。”见傅衡逸还要继续问话,沈清澜出声打断,傅衡逸不满地看着老婆,他还没问完呢。 沈清澜淡淡地对上他的视线,三秒后,傅衡逸移开目光,开口,“先吃饭吧。” 说完,还看了一眼白俊楠,别以为这样就完了,他是担心他老婆饿了。 饭桌上,傅衡逸在主导着话题,从军事到政治,再到社会新闻,随便的一个话题,他最后都能扯到白俊楠的身上。 傅宸轩在一边默默给顾青竹夹菜,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沉默寡言的父亲竟然还有这么健谈的时候。 傅书艺见白俊楠都没吃什么,好几次想插话,都被她妈给打断了,她默默地看着她母亲,对上沈清澜温和却不失威严的目光,顿了顿,只能投给白俊楠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不是她不想帮俊楠哥,实在是她也怕她妈啊。 傅宸轩巴不得父亲好好为难一下白俊楠呢,自然不会帮他,索性白俊楠平素里也是个有自己思想的人,对于傅衡逸的提问每每都能说上几句,不会显得无知。 白俊楠没有变吃东西边说话的习惯,所以等到午餐结束后,他并没有吃多少东西,当然,一直在跟他扯淡的傅衡逸同样如此。 “小姨,家里好热闹。”门口传来裴浩爽朗的声音,转眼,他的人已经走到了客厅里。 沈清澜看到裴浩,以及跟在他身上的果果,顿时就笑了,“昊昊,果果,过来坐。” 果果笑眯眯,直接坐到了傅书艺的身边,而裴浩则是在傅宸轩的身边坐下来,视线在白俊楠的身上转了一圈,“这位是?” “这是书艺的男朋友,今天来家里做客。”顾青竹笑着开口。 裴浩顿时就明白了,难怪傅书艺要给果果发信息求救呢。裴浩的病已经痊愈了,也已经回到国内工作,这段时间一直在处理公司里堆积下来的事情,今天刚抽了一点时间跟果果出去吃饭,果果就接到了傅书艺的求救短信,让他们赶紧到家里来救火。 他们两个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急急忙忙赶来,现在倒是明白了几分。 “俊楠,这是我表哥,裴浩,你叫浩哥就好,这是我干妈的女儿,也是浩哥的未婚妻,韩南烟。”傅宸轩给白俊楠介绍来人。 “他叫白俊楠。” 裴浩冲着白俊楠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后看向傅衡逸,“小姨夫,俊楠不错。” 傅衡逸冷哼一声,“你才刚看了一眼就知道人家不错了?你以为自己是孙悟空?” 裴浩与果果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笑意,他小姨夫这样子让他想起了前阵子出院正式去韩家提亲的场景,当时韩奕对他也是这样,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各种看不顺眼,大概每一个有女儿的父亲看未来女婿都是这样的吧。 裴浩是个善于调节气氛的,有了他的加入了,即便傅宸轩依旧选择冷眼旁观,但聊天的氛围十分轻松愉快。 傅书艺眉眼弯弯,果然关键时刻自家哥哥也是靠不住的,上午她眼睛都要眨抽筋了,可她哥就是视而不见,任由爸爸对白俊楠考校来考校去的,就差问遍上下五千年历史文明了。 “书艺的父亲只是舍不得女儿,你别见怪。”下午茶间隙,沈清澜对白俊楠轻声说道,今天丈夫实在是有些过火了,那有这样为难人家小伙子的。 白俊楠俊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意,“阿姨,您别这样说,我理解的,我要是有书艺那样可爱的女儿,想必会拿着扫把将拐走我女儿的混账小子打出去。”带着一丝自黑的成分,却轻松将自己不介意的心情给表达了出来。 沈清澜嘴角轻勾,此人心性倒是不错,难得。 白俊楠一直待到吃过晚饭才离开,傅书艺原本想送送他,不过对上傅衡逸硬邦邦的侧脸,眨眨眼,对着白俊楠挥手,“俊楠哥,晚上开车注意安全。” 白俊楠笑着点头,“好,叔叔阿姨,我就先走了,今天多谢你们的招待。” 沈清澜亲自将人送到了门外,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是同意他们两个交往了,至于婚事,傅书艺现在年纪还小,过几年再说。 白俊楠回到家里,张素心还在等着儿子呢,见到他回来,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今天去了傅家,感觉如何,傅书艺的父母都是好相处的人吗?” 她在电视上见过傅衡逸,也在一些宴会上远远地见过沈清澜,怎么看他们都不像是好相处的人,看着都清清冷冷的。 白俊楠脸上带着微笑,“挺不错的,书艺的父母都是知书达理的人。”虽然被傅衡逸拉着天南海北地聊了一天,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收获,不管是人生阅历还是学识,傅衡逸都比他更丰富一些,从今天的聊天中他也学到了不少,说是获益匪浅也不为过。 “他们这是同意了这门婚事?”张素心眼底闪着光。 白俊楠扫了母亲一眼,脸上的笑意淡了两分,“妈,我跟书艺目前并没有结婚的打算。”今天傅衡逸也跟他明确了态度,交往可以,结婚太早,他还要留傅书艺两年。 “为什么,你已经二十五了,不小了,既然都已经见过家长了,婚事就可以提上日程了。”张素心不解,好不容易搭上了傅家的大船,怎么不早早地将人给娶进来,这到手的鸭子总不能飞了吧。 “书艺现在还在上学,结婚还早。”白俊楠是不急的。 “那就先订婚。”不管怎么样,先把身份确定下来再说,虽说即便是结婚了还能离婚,但只要将两家的人的关系昭告天下了,那么以后别人提起白家,也不敢轻看,尤其是她那几个野心勃勃的小叔子,肯定就不敢再轻举妄动。 “妈,我跟书艺都不急,你急什么。”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张素心恨铁不成钢,这个傻儿子哟。将其中的利害关系分析给他听,白俊楠的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他定定地看着母亲,早就知道母亲的性格,但从来不知她比自己所认为的更会钻营算计,那倒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去世的早,所以才让母亲有了这么大的改变吗? “妈,我的婚姻和爱情不是交易,我和书艺之间的感情很纯粹,我也喜欢这份纯粹,我不想我们的感情掺杂太多的利益关系。”白俊楠直接表明自己的态度。 张素心有些不高兴,“俊楠,我也没让你做什么,就是让你们早点把关系确定下来,这也错了吗?”她看不懂自己的儿子,我也没让你去商业联姻啊,这是你自己喜欢的姑娘,我也不反对你们在一起,这样还不行? “妈,公司的事情我自己就能搞定,与其想着怎么借助傅家和沈家的势力巩固我的地位,你不如早点将股份转让给我,等我成了公司的董事长,我才能将几个叔叔的野心掐死在摇篮里,将公司牢牢掌握在我的手中。” 他对公司的发展是有自己的规划的,他也相信,只要有了绝对的话语权,他有信心凭借自己的能力将公司发展壮大。 张素心讪讪,“妈妈不是说了吗,等这次的项目完成,你有了一份两眼的成绩之后,妈妈会将公司的股份转给你的,妈妈的一切都是你的。” 白俊楠神色幽幽,笑了笑,转移了话题,“妈,我记得自从爸爸去世之后你就一心扑在了事业上,这十几年来都没有好好出去玩过,我上次看到王阿姨他们近期想去欧洲玩,你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说起来你们一帮小姐妹也是好久没聚聚了。” “妈妈哪里有时间去玩啊,公司里那么大摊子事等着我呢。”张素心拒绝。 “公司里有我啊,还是妈你不放心将公司的事情都交给我?”白俊楠笑眯眯。 “你的能力别人不了解我还能不了解吗?将公司的事情交给你我是绝对放心的,我就是想着我都老了,精力也比不上从前了,整个欧洲玩一圈身体吃不消。” 白俊楠揽着母亲的肩膀,“妈,你要这么想,以前爸爸在的时候,你的生活重心在的身上,没时间出去玩,后来爸爸走了,你要守着爸爸的基业,更加没时间,现在好不容易我可以接你的班了,你也该歇歇了,总不能真的等到七老八十走不动了,躺在躺椅上遗憾吧。” 张素心自然明白这是儿子想让自己放权,她不想出去,可也不想跟儿子撕破脸,毕竟这是自己后半辈子的依靠,想了想,“行吧,我也辛苦了十几年了,确实该放松放松,正好也检验一下这段时间你的努力。” “那我帮你跟王阿姨他们说一声?” “不用,我自己去跟他们说。俊楠啊,你什么时候也邀请书艺到家里做客啊。”张素心又将话题绕回了傅书艺的身上。 白俊楠笑,“妈,这件事不急,我刚从傅家回来,你也让我缓两天,这件事就等到你从欧洲回来之后再说吧。” 张素心看着儿子避而不谈的态度,眼底稍有不悦,不过她在儿子面前一向是个慈爱的母亲,自然也不会说什么,笑着点点头,“行,你心中有数就好,妈妈也就不多问了。” 白俊楠上楼去了书房,看着电脑上的策划书,眼底神色幽幽。其实公司里对他阻碍最大的人不是那几个野心勃勃的叔叔,而是自己的母亲。 当初他就是看出来母亲执迷于权势,不愿意放手,为了不影响母子关系,才主动提出要离开公司,现在为了傅书艺回来公司,第一个要说服的也是自己的母亲。 白俊楠清楚,母亲是爱他的,只是她更爱的是权势,他能理解母亲,却不喜欢受母亲摆布。他也有办法强逼母亲交出股权,可这样一来,势必会伤到母子情分,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这么做。 ** 裴浩自己的公寓内。 果果躺在裴浩的腿上,从下往上看着裴浩的下巴,“裴浩哥,我到现在还有种在梦里的感觉。” 裴浩稍稍低头,看着她,“为什么这么说?” 果果眨眨眼,“就是觉得神奇,曾经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能跟你在一起了,可是没想到转眼我们就订婚了。”她抬手,无名指上是一枚精致的钻戒,是的,裴浩出院以后他们就以最快的速度订婚了,按照果果的话说,就是她不想让裴浩有后悔的机会。 裴浩轻笑,握着她的手亲了一口,“现在相信了吗?” 果果摇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裴浩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当年为什么要辞职?”老师当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忽然辞职呢? “接手我亲爸的公司啊,我爸那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他既然提出来了,我总不能拒绝,这件事你不是知道?” 果果当然知道,不过她觉得其中的原因并没有那么简单,“难道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她还以为裴浩是因为看出了她喜欢他,所以才辞职的呢。 裴浩笑笑,“小脑瓜子整天想什么呢?” “想你啊。”果果回答得理所当然。 裴浩宠溺地看她一眼,没说当年辞职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果果,以裴浩的聪慧,如何会感觉不到果果喜欢自己,只是那时候果果还年轻,对感情认识不够,他不确定她是一时新鲜还是少女的崇拜,加上当时他们还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他要是接受了这份感情,对他们两个的影响都不好。 辞职以后,他跟果果的联系也没有中断,甚至还更频繁了一些,他是想好了的,要是等果果毕业了,她依旧喜欢他,他就表白,可谁知,没等他行动,他的病就先到了,他都不能肯定自己能活多久,又怎么忍心去伤害一个自己深爱的女孩子,所以也就将这份感情埋在了心底。 他是做好了要隐瞒一辈子的准备了的,幸好上天垂怜,让他活了下来,也庆幸,果果依旧喜欢他。 果果坐起来,直接窝在了裴浩的怀里,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着电视台,“现在的电视节目都好无聊,想找个打发时间的都没有。” 她是想看综艺的,可现在的综艺节目虽然多,好看的却没几个,都是一些为了搞笑而搞笑的真人秀,一点内涵都没有。 “你想看什么?” “就是有深度的能打发时间的节目啊。” 裴浩几乎不看电视,家里的电视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摆设,对综艺节目就更加不了解了,也无法提供一些有效的建议。 果果窝在他的怀中,一点也不老实,总是动来动去的,裴浩是个正常的男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撩拨,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他眼眸渐深,看着果果莹润的耳垂,微微低头,含住了。 突来的温暖和濡湿让果果的身子猛地一僵,后知后觉地发现屁股下的异样,整张脸顿时就鲜红如血。 裴浩的手扣在她的腰间,直接从衣服下摆钻了进去了,肌肤相触,果果只觉得大手过处的肌肤如火般滚烫,嘴里不自觉发出了一身嘤咛。 裴浩将她转了一个身,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果果的手放在他的肩上,唇齿相接,绽放的是最激烈的火花,内衣的扣子被解开,果果只觉得体内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在横冲直撞,她的眼神渐渐迷离。 安静的夜里,只能听见电视机里传来的电视节目的声音,间或夹杂着暧昧的啧啧声,裴浩和果果的二人气息已经不稳,他放开果果,看着她潮红的脸颊,轻声问道,“可以吗?” ------题外话------ 停在这里,就问你们崩不崩溃?哈哈哈哈 听说今天开始,XX投月票翻倍,嘿嘿嘿,月底了,小可爱们,月票走一波撒

上一篇   番二 登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