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31.被女儿怼的傅爷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31.被女儿怼的傅爷

傅书艺小声嘀咕,“肯定是我哥说的,这个大嘴巴。” “你在嘀咕什么?”傅衡逸冷脸,自然看到了女儿手上的纱布,眉头皱的那叫一个紧。 傅书艺立刻扬起笑脸,“没啊,我在说哥哥出去接电话人就不见了。” 傅衡逸没有理会她的那点小心思,“身体怎么样?”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在来的路上已经搞清楚了,自然知道是谁对他的宝贝女儿下手。 “已经没事了,你看我现在生龙活虎的。”傅书艺不想父母担心,尽量轻描淡写地说道。 傅衡逸倒是想教训女儿,只是在看到外人在场时,压下了想要说的话,沉着脸坐在一边。 相比起傅衡逸,沈清澜就淡定多了,打量了一眼女儿,见她精神不错,应该是没有其他的伤势,也就放心了。 视线一转,看向了白俊楠。 白俊楠神情有些尴尬,被当场撞见这种事他想都没想过,不过很快,他就淡定了,他跟傅书艺是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又不是见不得光的,现在不过是早点见家长而已。 他站起来,礼貌而温和,“叔叔阿姨好,我叫白俊楠,是……”他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和傅书艺的关系。 傅书艺低着头,借口,小小声,“他是我的男朋友。”她没敢看傅衡逸的眼神。 傅衡逸眼神瞬间冷下来,看向白俊楠的目光凌厉而危险,看得白俊楠身子猛地一僵,心中暗暗捏了一把汗,这眼神太有压力了。 沈清澜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可就是一眼,也给了白俊楠莫大的压力,白俊楠有些欲哭无泪,脸上却依旧保持着微笑。 “白?你是白家的人?”傅衡逸皱眉,明显对白家是有点印象的。 这次轮到白俊楠惊讶了,点点头,“是的,张素心是我的母亲。”依旧温和有礼。 傅衡逸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听到他的话而有所好转,只是说道,“我女儿之前麻烦你照顾了,现在医院里有我跟她妈妈,白先生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 这是赤裸裸的逐客令,白俊楠不是白痴,自然听懂了,傅书艺急了,想说话,白俊楠朝她使了一个眼色,傅书艺闭嘴。 “那叔叔阿姨我就先走了。”白俊楠微笑。 傅衡逸没什么表示,沈清澜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傅衡逸闻言,轻哼,白俊楠默默鼻子,他好像不太讨未来岳父欢心。不过也能理解,他要是有个如花似女,如珠如宝的女儿,结果还没宠够就被外人抢走了,他对这个外人也没有好脸色。 “别看了,眼珠子都要落在人家身上了。”傅衡逸没好气,对着女儿,也没了杠杠的冷脸。 傅书艺不满地嘟嘴,“爸爸,你干嘛对俊楠哥那么凶啊,昨天晚上人家还救了我呢。” 不说昨晚的事情还好,一提起,傅衡逸的脸彻底黑了,“看着挺聪明一姑娘,竟然这么蠢,以后出去别说是我的女儿。” 傅书艺委屈了,看向沈清澜,“妈妈,你看看爸爸,他跟哥哥一样,不安慰我就算了,竟然还讽刺我。” 沈清澜好笑,“防人之心不可无,妈妈从小就告诉你的话,谁让你当做耳旁风了。” “我肯定是你们商场搞促销的时候送的,一点都不心疼我。”傅书艺嘀咕,却被傅衡逸听了一个清楚,抬手就在她的额头上敲了敲,“还敢说。” 傅书艺捂着额头,“爸爸,会打傻的。”她用的是受伤的手,手上的绷带实在是刺眼,看的傅衡逸心疼。 拿下她的手,“伤的严重吗?” 傅书艺摇头,“不严重,医生说过段时间就好了。” “除了手上还伤了哪里?” 傅书艺指了指大腿,“都是我自己伤的,我有分寸,没下狠手,就是皮外伤。”傅书艺解释,她不想父母为她担心。 “你个小笨蛋,以后长点心眼,遇到事情第一时间给家里人打电话。”傅衡逸沉着脸,数落女儿,傅书艺对父亲的冷脸那是一点都不怕,倒是沈清澜,一直没怎么说话,可傅书艺对上母亲的眼神,总觉得小心肝颤啊颤的。 沈清澜考虑到女儿的心情,倒是没说啥,只是淡淡开口,“你那个男朋友是怎么回事儿?” 她一开口,傅书艺就想哭,真是她的亲妈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呵呵笑,开始装傻,“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我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我,就在一起了呗。”她说的轻描淡写。 傅衡逸皱眉,“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他跟你哥是朋友?” 傅书艺心虚,点头,她爸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啊。 傅书艺眉头皱的更紧,“他们同龄?” 傅书艺再点头。 傅衡逸黑脸了,语重心长地说道,“书艺啊,那个男人年龄太大了,足足大了你四岁,都是老男人了,你们小姑娘不都是喜欢小鲜肉的吗?” 傅书艺眨眨眼,想着要不要提醒她爸一个事实,“爸爸,事实上小姑娘都喜欢大叔来着,有安全感,而且俊楠哥也不算大叔啊,四岁,也不是很大嘛。” “三岁一代沟,你们之间已经有一个代沟了,怎么不大了?”傅衡逸不赞同地看着女儿,他女儿还小呢,现在谈恋爱还是太早了一些。 傅书艺瞄了一眼她妈,小声开口,“妈妈二十一岁的时候已经跟你领证了,而且爸爸,你跟妈妈之间可差了……”十岁呢。最后三个字,在她爸锅底般的脸色下咽了回去。 “我跟你妈妈的情况跟你们能一样吗?”傅衡逸被女儿怼的一口血梗在了嗓子眼,吐不出来咽不下去,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妻子依旧年轻的容颜,心中暗道,你妈妈当时虽然才二十一岁,心智可比你成熟多了,才会慧眼识珠看上了你爸爸我。 沈清澜似乎读懂了丈夫眼底的含义,眼里满是笑意,她对于女儿恋爱这件事是没有意见的,女儿大了,迟早有这么一天的,不过她家这位想必就难以接受了,谁让女儿是他前世的小情人呢,现在小情人有了自己的大情人,不要他这个爸爸了,指不定心里多失落了。 “爸爸,俊楠哥很好的,我很喜欢他,他对我也很好,你跟他接触接触就知道了。”傅书艺见父亲脸色难看,抱住他的胳膊开始撒娇,“而且不管我喜欢谁,我最爱的男人永远是爸爸。” 后面那句话明显取悦了傅衡逸,他的脸色缓了缓,“你就剩嘴甜了。” “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对他的情况知道多少?”沈清澜可不像傅衡逸,被女儿几句迷魂汤就给灌饱了。 傅书艺一脸不好意思,“妈妈,我是跟人家谈恋爱,又不是调查户口的,问这么清楚做什么。”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一眼,就知道她家的傻姑娘会这样,不过这件事也不急,才谈恋爱而已,以后慢慢了解就是了。 “爸爸妈妈,我没大事,很快就出院了,你们先回去吧。”她是知道的,她爸爸现在出门都是警卫相随,出个门十分麻烦。 傅衡逸今天是特意从军区赶回来的,下午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确实不能在医院里多待,又在病房了陪了女儿一会儿就离开了,沈清澜留下来陪女儿。 傅书艺看看空荡荡的病房,又看看正拿着水果刀在给她削苹果的妈妈,有些不自在,她好像除了外貌,就没有遗传到她妈妈其他的优点。 从小她就听恩熙阿姨说她的妈妈的传奇故事,昨晚那样的情况,要是换做自己的母亲,肯定不会像她这样狼狈吧。 “妈妈。”傅书艺小声开口。 沈清澜看她,眉眼清清淡淡,“哪里不舒服?” 傅书艺摇头,“没有不舒服,就是觉得自己挺蠢的,哥哥已经提醒过我了,我自己也有察觉,却还傻乎乎地跟着人家去,喝人家递来的饮料,一点脑子都没有,被人算计了也是活该。” 沈清澜点点头,附和,“对自己的认知还挺清晰的,还不算是蠢到家。” 傅书艺一呆,委屈巴巴的,“妈妈,你难道不该安慰我吗?”妈妈,你都不按套路出牌的吗? 沈清澜轻笑,将苹果递给她,“安慰你什么?你需要我的安慰吗?” 傅书艺接过苹果,歪着头想了想,摇头,还真的是不需要,她没有那么脆弱。 沈清澜抽了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拭干净手上不小心沾染上的果汁,缓声开口,“书艺,以前是爸妈将你保护地太好了,却忘记了人生路,能陪你走到底的从来不是我们,我们也不能给你一辈子的庇护,以后我跟你爸爸会学会放手,让你自己去走。” 这件事是给傅书艺的一个教训,又何尝不是给他们做父母的一个提醒,她从小的人生经历让她对这个与自己长得十分相似的女儿多了一份宽容,也不忍心让她去看见社会的黑暗面,这才导致了她的性格如此单纯。 “妈妈,你觉得我俊楠哥怎么样?”相比起自己,傅书艺更关心的是这件事。 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看着女儿,女生外向,这话是一点都不错,他们家的这个也不例外,还没嫁给人家呢,就“我俊楠哥”了,幸好傅衡逸是走了,要是知道女儿心心念念着一个外人,指不定多失落呢。 “就这么喜欢他?”沈清澜问女儿。 傅书艺点点头,“起码现在是挺喜欢的,俊楠哥跟那些跟我表白的男生不一样。” 沈清澜笑,哪里有什么不一样,只不过一个是女儿喜欢的,其他人她不喜欢而已,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如是。 “改天邀请他到家里做客吧。”今天虽然见过一次,但只是打了一个照面,还没具体了解,事关女儿的终身大事,就算再放养,也该过问一句。 傅书艺犹豫,“那爸爸那里……” “没事,你爸爸那里我会去说。” 傅书艺笑眯眯,“妈妈,还是你疼我。” 沈清澜笑,她生了三个孩子,傅宸轩和傅书艺虽然遗传了她和傅衡逸的外貌,但是这性子是一点都不像他们两个。尤其是傅书艺,嘴巴甜的,比抹了蜜还甜。 沈清澜已经给儿子去过电话,傅宸轩知道她在,就直接走了,还有两个人渣等着他料理呢,还有李家,能养出那样的儿子的人家也不是什么好人,不给点教训他们是记不住的。 对于女儿这件事,沈清澜没打算出手,她知道傅宸轩已经有了动作。 傅书艺这件事,不知怎的就传到了沈君煜的耳朵里,当时傅宸轩正打算对李家动手呢,沈君煜就先一步出手了,直接对李家的公司业务进行了打压。 李家一开始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毕竟他们并没有得罪君澜集团,这忽然就遭到了打压,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们想去找沈君煜讨个说法,却连人都见不到,托了朋友辗转打听,才得知竟然是因为李志深得罪了傅家的千金。 对方并没有说李志深为何会得罪傅家千金,只是转告了沈君煜希望他转告的。李家父母得知之后,立刻赶去了医院,质问李志深。 一开始李志深死活不承认,这件事要是被他爸知道了,他爸非得打死他不可。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现在知不知道给家里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就这么短短几天,公司的利润直接缩水了百分之三十,你是要眼睁睁看着公司破产,让我们全家去喝西北风是不是?”李父大怒,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只会给家里惹祸,以前的那些就算了,毕竟他们可以摆平,可现在倒好,直接得罪了傅家和沈家,他到底知不知道那两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他们动动手指头,李家就要完蛋。 李志深哪里想到后果竟然这么眼中,李家是他赖以生存的根本,李家要是倒了,他就什么都没了,更何况他现在还成了一个废人,于是不敢有所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 李父不知道还好,知道了之后恨不得当场将这个混账儿子回炉重造,他是造了什么孽啊,竟然生了这么一个玩意儿。 “你,现在立刻给我去傅家负荆请罪,没有取得傅家小姐的原谅,你就不许回来。”李父将儿子从病床上扯下来。 李志深挣扎,“爸,我还受着伤呢,我伤都没好,怎么去啊。”他不要去傅家,他会被生撕了的。 “你就是爬也要给我爬到傅家去!”李父不顾儿子的挣扎,将他扯到了地上。 李志深看向母亲,“妈,你帮帮我,我爸他要害死我,我要是去了傅家,还能活着出来吗?”此时的李志深并不知道,那些他曾经欺辱过的姑娘的家属,正准备起诉他呢,即便他不去傅家请罪,等待他的也是法院的传票。 “你就算是死在了傅家,也要去,你有胆子闯祸也没胆子摆平啊,李志深,我告诉你,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李父今天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这一趟必须去,还必须是李志深本人去,他倒是不担心傅家会对儿子如何,毕竟傅家是军政世家,不可能知法犯法。 于是,傅宸轩回家时见到的就是李家一家人站在大院门口做雕塑的场景,李志深的身上甚至穿着病号服。 他没有下车,直接越过他们开了进去,等到李志深一家反应过来,他已经开远了。 回到家,傅宸轩也没向父母提及这件事,傅书艺已经出院回家了,这几天傅衡逸说了在她伤彻底好之前,她哪里也不许去。这未尝不是防着她跟她那个“老腊肉”男友见面呢。 沈清澜看透了傅衡逸那点小心思,也不点破。这女儿就要被拐跑了,总要体谅一下他那颗老父亲的心吧。 傅衡逸现在和韩奕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俩人这几天接触比较密集,聚在一起不是感叹女生外向,就是吐槽外面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悄咪咪就拐走了他们的掌上明珠。 最后还是警卫员进来跟沈清澜说了李家来人这件事,没办法,他是想找傅衡逸的,但奈何傅衡逸正忙着跟韩奕交流“养女心得”呢,哪里有时间搭理他。 沈清澜听了警卫员的话,挑眉,“已经在外面等多久了?” “一个多小时了。”就是因为怎么赶都不走,他们才会进来说的。 “直接让他们走,要是不肯走,就不用管他们了。”沈清澜淡淡开口。她知道她哥这几天做的事情,这李家也是有意思,刚出事的时候不来道歉,现在知道敌不过了才来道歉,是不是有点晚了呢? 傅宸轩自然听到了警卫员的话,也不搭腔,他这边材料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不出一周,李志深就会接到法院的传票,去监狱里跟陆一萌作伴。 忘了说了,陆一萌因为李家起诉她故意杀人,已经被关进看守所了,中间她的家人倒是想保释她,可奈何傅衡逸亲自给局长打了招呼,这保释自然是不成功的。 陆一萌进去了才知道害怕,她想见傅书艺,她清楚,按照傅书艺的性子,只要自己真心道歉,傅书艺最终还是会心软的,只要傅书艺愿意放过她,她起码可以逃过一劫,不过这个要求直接就被拒绝了。 ------题外话------ 求傅爷此刻的心里阴影面积,明天大白该正式见家长了。

上一篇   番二 30.被发现了

下一篇   番二 登门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