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8.刻意的疏远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28.刻意的疏远

“静静,爸爸知道你喜欢傅宸轩,但是人家不喜欢你的话,咱就不强求了吧”林父虽然很想女儿能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可单方面的爱恋太辛苦,他舍不得。 林静轻轻点头,“嗯。”她早就不强求了,这次厚着脸皮求上门也是没办法之举。 林父看着女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该拿这个女儿怎么办。 “静静,爸爸这次的工作汇报结束后,很有可能会调回京城。”看着女儿的侧脸,林父想了想,还是说了这个并不能确定的消息。 林静一怔,只听林父继续说道,“要是爸爸调回了京城,那么我一家人就能生活在一起,我会给你妈妈找个好点的心理医生,想办法解除你妈妈的心结,静静,其实在你妈妈心底,她还是爱你的,她只是过不去自己那关而已。” 林静低着头,林父看不清她的神情,回到京城吗?小时候她做梦都想回到京城,但是现在还有意义吗? “爸爸,时间不早了,您先休息吧,我明天下班后再来看您。”林静说道,林父一听就知道女儿这是在回避这个话题,拍拍她的肩膀,“行,早点回去休息,明天爸爸工作结束了给你打电话。” 林静点头,起身出了酒店,走到酒店门口,刚走了没两步路,就看见身边停了一辆车,竟然是已经回去的陆峰。 陆峰降下车窗,“快上车。” 林静没有拒绝,上了车,看向陆峰,“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陆峰笑笑,“是走了,去办了一点事情,回来的时候想着正好顺路,就过来看看你这边完事了没,我也是刚到,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他没说他一直就在酒店外面等着林静。 林静抿唇,“陆峰,其实你不用这样,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虽说女孩子深夜打车不安全,可京城毕竟是首都,治安方面比起其他城市来说要好得多。 陆峰温声开口,“就是顺便的事儿,你不要多想。”他喜欢林静,即便林静不愿意接受他,他也心甘情愿做这些。 一路无话,到了林静住的小区门口,林静没有下车,而是开口说道,“陆峰,我有喜欢的人,你的感情我无法回应。” “我知道,但是林静,喜欢你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你回应我,我会欢喜,你不回应我,也没有关系,我做这些也不是刻意讨好你,就是顺手的事情,不说朋友,就是同事之间稍你一程也没什么。你说对吗?” “你这样会让我觉得很有压力。”林静说道,她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甚至是不知好歹,可是她不这样说,眼前的人未必会死心,陆峰是个好男人,她不想耽误他。 陆峰眼神微暗,“抱歉,林静,我没有想到我这样做会给你造成困扰,以后我会注意的。” “陆峰,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是觉得你这样好,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姑娘,没必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 陆峰嘴角的笑容透着些微的苦涩,“我宁愿不要这张好人卡,林静,其实不需要有这么大的负担,我现在喜欢你是因为暂时放不下你,或许哪天我就忽然放下了。你就当这是我在学着放下吧。” 他的眼神很温柔,林静看着他的眼睛,脑袋忽然一片空白,所有组织好的语言在这一刻都无力说出口。 良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林静才缓声开口,“陆峰,谢谢。”谢谢你能喜欢我,也谢谢你能这么包容我。 陆峰看着林静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神情颓丧,完全没有了刚才在林静面前的温和,林静的心是一堵密封的强,没有入口,只能强行将这堵墙敲碎,可他至今没有找到敲碎的方法。 过了还一会儿,陆峰才开车回家,不管怎样,他都不会放弃的。 第二天下班,林静收拾东西离开,陆峰紧随其后,“林静,你去哪里,我送你。” 林静皱眉,她以为他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陆峰笑笑,“这几天叔叔在京城,你们一定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有车会方便一点,要是你觉得我送你会让你感到困扰的话,我可以直接借你车,你会开车的吧?” “不用了,打车还是挺方便的,我爸爸已经在楼下等着我了,我先走了。”林静拒绝。 陆峰一脸的遗憾,跟着林静下楼,“那好吧,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直接给我打电话。” 林静道谢。 林父是看着陆峰跟着林静出来的,陆峰跟林父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林静上车,林父的嘴角还挂着笑,“你这个同事倒是不错。”他岂会看不出陆峰喜欢自家女儿。 林静抿唇,“爸爸,你才见过人家两次,就知道人家不错了?” “呵呵,你爸爸我好歹活了这么多年,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这个男孩子踏实稳重,以后成家了必定也是个顾家疼老婆的,谁嫁给他啊就有福气了。”林父说的别有深意,林静不做声,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在意。 林父也没再提这个话题,跟女儿去吃饭,期间关于傅宸轩的更是一个字都没提,也没有说要去拜访一下傅家。 傅宸轩拒绝了林静之后心中还挺担心的,不过想到对方是林静的父亲,即便知道了真相,顶多也就是说几句,也不会对林静如何,心里的担忧便渐渐放下了。 ** 白俊楠最近很忙,他回到了白氏上班,对于他的突然回归,公司里的声音不是没有,毕竟当初是他自己丢下白氏离开的,现在又要回来,这样的行为在某些人眼里就是将公司当儿戏。而且人家一回来就是总经理,不服气的人更是大有人在,只是他带回了冯氏集团的大项目,让很多人心中即便是不满也不敢当面说出来而已。 要说白俊楠回公司最高兴的人莫过于他的母亲张素心了,当初儿子离开公司就是她最心痛的事情,怎么劝都不听,这几年也一直想让儿子,奈何儿子大了,不听话了,现在愿意回来,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是高兴的。 “俊楠,今天在董事会上你的表现很好,你是没看见你二叔和三叔的脸色有多好看。”张素心心情很好,丈夫的二弟和三弟这些年来一直想要架空她的权力,要不是她一直提防着他们,手段也够狠,指不定就中了他们的计了,今天看着他们被自己的儿子压制,心情能不好吗? 白俊楠神色淡淡,他是离开了公司没错,但是不代表他对公司一无所知,今天的结果也早就在预料之中,没什么好高兴的,现在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俊楠,妈妈一直忘记问你了,这次你怎么忽然想通了要回来了?” 白俊楠轻笑,“妈,我愿意回来你不高兴?” “高兴,怎么会不高兴,而且你一回来就带给公司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妈妈恨不得开香槟庆祝,对了,你跟冯氏集团的千金冯倩是不是……” 白俊楠挑眉,“是什么?” “你们没有在交往吗?”张素心索性挑明了,这次冯氏的项目拿下来的太过顺利,而冯倩分明是对儿子有意的,商业联谊她是不反对的,而且冯倩这个女人虽然年纪轻,手腕却很不错,配自己儿子刚刚好。 白俊楠失笑,“妈,你想多了,我跟冯倩就是单纯的合作伙伴关系。”微微一顿,继续开口,“我有喜欢的姑娘,不过这人不是冯倩。” 张素心来了兴趣,“哦,是哪家姑娘?以前都没听你提起过。”她这个儿子就跟那庙里的和尚似的,都二十五了,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身边的也没有女性朋友,这次是见他对冯倩轻声笑语的,这才往那方面联想。 “我跟她刚开始交往没多久,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张素心笑,“怎么,你还担心你妈妈我将人吓跑了啊?” “是啊,这可是我第一个女朋友,我自然要宝贝着。”白俊楠顺着母亲的话往下说,就是不肯说对方的名字,张素心也不再追问。 “这次冯氏的项目就全权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做,等你做好了,妈妈才能将公司里更多的事务交给你。”张素心重新绕回到工作上。 白俊楠点点头,既然打算回来了,他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了。 “妈,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情,你说。” “我想让你将爸留给我的股份转到我的名下。”他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年纪还太小,股份就转到了张素心的名下,加上她原本就拥有的,这才成了公司的最大股东。之前他在公司的时候,张素心将一部分股份转移到了他的名下,但那点股份根本不够。他要的是对公司绝对的掌控。 张素心神色微变,却只是瞬间就恢复了自然,“怎么突然提起这件事了?以前妈妈给你,你还拒绝了。” “以前我年纪还小,对公司里的事情也不太上心,现在我已经决定回来继承爸爸的事业了,加上我这次回来公司里对我有意见的人很多,我就想算做出点成绩想必他们也会反对,要是我成了公司的最大股东,那么就是集团的董事长,做事情就会方便得多。” 张素心定定地打量着儿子,这次回来确实变得不一样了,“俊楠,这件事不急,你才刚回来,最好是做出点成绩之后再谈这件事,你是妈妈唯一的儿子,妈妈现在所拥有的,以后都是你的。” 白俊楠早就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闻言,并未有任何的不悦,嘴角轻勾,“那就按照妈说的做的,等到这个项目结束了之后再说。”到时候他自有办法让他母亲同意,在此之前,他并不着急。 “妈,我先出去了。” 张素心点点头,等白俊楠走了,才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帮我查查最近俊楠和哪个女人接触频繁,或者说跟谁接触频繁。” 一个人不会一夕之间就想通了,白俊楠这么大的改变一定是有原因的,以前他对名利斌并不在意,现在忽然要她手上的全部股份,难保不是受人蛊惑。 白俊楠对母亲十分了解,自然想到了这一点,将傅书艺保护的很好,秘书即便去查,也查不到傅书艺的身上。 因为白俊楠回到了白氏,工作自然就忙了,能陪傅书艺的时间很少,除了每天聊聊微信,或者是视频几分钟之外,联系一个多星期他们都没有见过面。 傅书艺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体谅他的辛苦,所以从来不会在他的面前抱怨,每天都将自己的生活安排地很好。 “书艺,你又去图书馆啊?”陆一萌见傅书艺拿着书要出门,开口问道。 傅书艺点点头,“有些资料想查,去图书馆方便一些。”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正好我想去图书馆写论文。” 傅书艺犹豫了两秒,点头,“好。” 去图书馆的路上,陆一萌说道,“书艺,晚上我一个朋友过生日,邀请了我,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跟我一起去吧,人多也热闹一些。” “不了,我晚上想先把论文赶出来。”傅书艺直接拒绝。 陆一萌的眼神微暗,自从上次餐厅回来之后,傅书艺就开始疏远了她,她邀请她十次有九次都是拒绝的。 “书艺,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所以你才不愿意搭理我?”陆一萌停下脚步,将话给挑明了。 傅书艺一愣,“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意见。” “不,你有,以前我们的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玩儿,现在我邀请你,你都不愿意跟我出去,是因为上次餐厅的事情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再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傅书艺定定地看着陆一萌,想了想,解释道,“一萌,你误会了,上次的事情我不怪你,最近我在准备论文和比赛,这件事你是清楚的,这次的比赛对我很重要,我要好好准备。” 前段时间傅书艺报名参加了一个油画比赛,已经成功晋级到决赛了,而距离决赛的日子不到一周,她的时间很紧。 陆一萌抿唇,“书艺,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以前他们的关系很亲密,去哪里都是一起的。 傅书艺眼神微闪,总不能说我是觉得你不像我认为的那样单纯无害,跟我不是一路人,所以我不想跟你走得太近吧。 “一萌,你别想太多,我真的就是因为最近太忙了,等过段时间吧,等比赛结束,我们出去唱歌看电影。” 陆一萌眼中满是受伤之色,“书艺,什么时候我也成了你用忙这种借口敷衍的对象了?” 傅书艺头疼,“一萌,你太敏感了。” “若是真的是我想多了的话,那你晚上就跟我一起去参加生日party吧,去的都是年轻人,你最近这么忙,又这么紧张,也正好放松放松。” 傅书艺想拒绝,她不想出去,但是对上陆一萌固执的眼神,想想她跟陆一萌是同一个寝室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闹僵了以后关系很难处,想了想,点点头,“行吧,不过先说好,晚上我要早点要回来,不然我的论文是真的来不及了。” “好,没问题。”陆一萌重新笑了,上前挽住傅书艺的胳膊,“走吧,我们现在去图书馆,早点弄完早点走。” 傅书艺看了一眼胳膊上的手,什么都没说。 ** 聚会的地点是城东的一家会所,从外观上看很高档,傅书艺看了一眼大门口,鎏金会所几个大字张扬又俗气,跟它高档的外表一搭配,顿时充满了暴发户的感觉。 傅书艺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跟着陆一萌走了进去。 内部的装修风格跟魅色很相似,却有些东施效颦的感觉,傅书艺一眼就能看出这家会所是在模仿魅色。 不过魅色是京城有名的高档会所,实行的是会员制,可不是这家会所能比的,从刚才他们进来的情况看,这家会所根本就没有门槛,任何人都可以进来,这也意味着这家会所人员鱼龙混杂。 傅书艺心中默默决定要将离开的时间往前推一点。 陆一萌似乎对这里十分熟悉,带着傅书艺熟门熟路地进了二楼的一间包厢。 包厢里坐了一群男男女女,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其中一个女生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头上戴着一顶皇冠,看样子应该就是今天的寿星了。 有人见陆一萌进来了,跟她打招呼,陆一萌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傅书艺的名字,并未提她的家庭,不过其中似乎有人已经认出了傅书艺,看向她的目光中透着讨好。 傅书艺微微一笑,算是跟大家打招呼,视线一转,就对上了那位红衣女生的眼神,打量的,隐含着一丝敌意,傅书艺微怔,他们以前见过? 红衣女生冲着傅书艺笑笑,“谢谢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经常听一萌提起你,这次倒是第一次见。” 傅书艺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她,“生日快乐。” “谢谢。”红衣女生接过礼物,却没有拆开,而是随手放在了一边。 陆一萌也送上了自己的礼物,同样被搁置在一边,主人家太过随意的姿态让陆一萌有些许尴尬,傅书艺倒是不在乎,她就是来走过过场而已,跟这些人也不认识。 将礼物送上了,傅书艺就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陆一萌坐在她的旁边,见她兴致缺缺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早知道我就不拉着你来了。” 傅书艺笑笑,不在意,“等下早点走就是了。” 陆一萌点点头,小声说道,“等下我跟你一起走,其实我跟他们也不是很熟,今天也是被拉来的。” 傅书艺没有问她是从哪里认识的这帮人,从桌上拿了一瓶果汁,慢慢的喝着,时不时与陆一萌说两句。 “傅书艺,你还记得我吗?”一个男生拿着瓶酒,走了过来,傅书艺抬眸看着来人,眼底闪过一抹疑惑。 男生笑笑,自我介绍道,“我叫潘崇明,跟你是一个学校的,比你大一届,曾经我还向你表白过。” 傅书艺一脸尴尬,跟她表白的人多了去了,她哪里还有什么印象?男生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只是温和的笑笑,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子。“我能有幸跟你喝杯酒吗?” 傅书艺摇摇头,“不好意思,我酒量浅,家人不许我喝酒。”男生表示理解,又跟傅书艺说了几句,只是傅书艺兴致缺缺,男生尬聊了五六分钟,实在是找不到话题聊了,于是悻悻离开。 手机振动,傅书艺拿出来看了一眼,是白俊楠发过来的,问她在做什么。 【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 【在哪里?】 傅书艺发了一个定位给他。白俊楠问她什么时候结束。 【等下我就走。】 【那我过来接你。】 【好。】 “书艺,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别玩手机了。”不知何时离开的陆一萌走了回来。 傅书艺将手机放进包里,“玩什么?” “唱歌吧,他们都在唱歌,我记得你歌唱的也很好听,上去来一首?” 傅书艺看了一眼正在情歌对唱的一男一女,摇摇头,“算了,等下吧。” 陆一萌点点头,将一杯啤酒递给她,“你整个晚上都在喝果汁,喝点这个吧,我刚才试了试,有点水果的清香,你应该会喜欢。” 傅书艺看了一眼酒杯,“我就不喝了,等一下回去还要写论文,我要保持头脑清醒。” “我知道你的酒量,这一杯酒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尝尝吧,要是一杯不喝对主人家也不尊重。” 傅书艺想了想,将酒杯接了过来,“也行吧,我去敬主人一杯,喝完这杯酒我就走了,俊楠哥已经来接我了。” 陆一萌眼神微闪,“行,既然你们家大帅哥来接你了,那你就先走吧,我等一下跟他们一起走好了。” 傅书艺点头,端着酒杯去找那位红衣女子,跟她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将酒一饮而尽。 ------题外话------ 番二呢是几个小辈的番外,并不是单单傅宸轩一个人,因为很难单独分开写,索性就交织在一起了,这样故事内容也能丰富一些。

上一篇   番二 27.不强求

下一篇   番二 29.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