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0.傲娇又贴心的傅大少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20.傲娇又贴心的傅大少

林静回到家,简单已经写完了,正在家里练瑜伽呢,见到她回来,惊讶,“你不是去找傅宸轩了吗?怎么这么早回来?”她还以为林静会等吃完饭再回来呢。 “他有事,我就先回来了。”林静有些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简单皱眉,“你没问他是什么事情吗?” 林静摇头,“简单,我有些心慌,我总觉得已经发生看一些我无法预测的事情,让我很无措。” “你就是杞人忧天,能发生什么事情,别想太多,你改天找个机会跟他表白吧,这样拖下去要等到什么时候。”简单说道,起身擦了擦汗,“要我说啊,傅宸轩也就是看着聪明,情商可真是低得可以,竟然连你喜欢他都没看出来。” 林静眼神微暗,“或许他从来没往那边想吧,毕竟他一直当我是朋友。” “这样的话,你更要早点表明心迹,不然就你们这进度,等到他自己察觉出来,黄花菜都要凉了。”简单简直为林静操碎了心,恨不得替林静表白了。 林静苦笑,不是她不想,而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每次想跟傅宸轩表白,总会有其他的人或者是事情出现。 “简单,你说我跟他是不是就是没缘分?”不然为什么每次都不成功呢? “肯定不是,你想想你们相隔二十年还能再遇,这就是缘分,现在你们男未婚女未嫁的,更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你啊,就是想得太多。”简单不在意地说道。林静确实幸运,再遇傅宸轩那样的极品男人时,他竟然还单身,这简直就不可思议好吗? 林静却没有她那样乐观,她没有对简单的是,她的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那种感觉来的很莫名,却真实存在。 “静静,不过你还是要抓紧时间,不要等到人家喜欢上别人来再来表白,那时候不管你是青梅竹马还是心上朱砂都晚了,明白了。”简单叮嘱道。 林静点点头,“简单,我有点累,先休息了,晚上我就不吃了。” “行,按我就不做你的那份了,你先休息吧。”简单也看出了林静的疲惫说道。有时候她会自己做饭,林静要是在家呢也会带上她的份。 林静将自己摔进大床里,闭上眼睛,将脑海中纷乱的思绪统统抛开,她只想休息,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她已经快要睡着了。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眼神微暗,没接,任由铃声在耳边响着,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她的脸色越来越黯淡,等到第四遍,她才接了。 “妈。” “静静,是我,我是爸爸。”电话那端传来中年男人温和的声音。 林静紧绷的身体瞬间放松了,“爸爸。” “爸爸的手机坏了,还没买新的,就用你妈的手机给你打电话,这点时间过得好吗?” 林静神色放松下来,“挺好的,爸爸,你好吗?” “我很好,你妈妈也很好,家里不用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要好照顾好自己,想吃什么想买什么不用省着,要是钱不够,爸爸给你。”林父关心着女儿的生活。 林静这次从家里离开的时候,是哭着上的火车。妻子这些年是怎么对女儿的,他看在眼里,一个是妻子,一个是女儿,他夹在中间也很难办,这些年,他不断地在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希望她能将那件事放下,毕竟真要说起来,那并不是女儿的错,只是可惜收效甚微。 林静听着父亲关心的话,眼眶微红,“爸,我的钱够用,我的工资还是不错的,您不要担心我,照顾好自己。” “爸爸这里不用你担心,只要你好好的,爸爸就放心了。对了,你跟宸轩怎么样了?”林父想起这通电话的目的,问道。 林静一滞,“我们很好。” 林父闻言,十分欣慰,“那就好,有时间的话就带他来家里见见我和你妈妈,或者我跟你妈妈去京城看你们也行。” “爸爸,这件事先不急,我跟他的工作都很忙,最近也没有假期,等过一段时间的吧。” 林父只以为女儿还在介意妻子的话,心中叹气,“好,那就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反正你们现在也年轻,不着急。静静,你也别怪你母亲,爸爸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我会好好劝劝你妈妈。” 林静鼻子酸酸的,“爸爸,我不怪妈妈,我会努力理解她。” 林父叹气,妻子和女儿的矛盾,谈不上谁对谁错,那件事就是一个意外,谁也不希望发生,妻子将错推到女儿的身上,其实有些不公平。 “静静,好好照顾自己,有事给爸爸打电话。”林父说不出其他的话,只能叮嘱道。 林静应了一声好,挂了电话,眼泪滴落在被子上,每次想到自己的母亲还有弟弟的死,她的心就抽疼抽疼的。 她的心里没有恨,如果真要说恨,也是恨老天爷心太狠,夺走了弟弟的生命,让她失去了原本幸福的家庭,要是时间可以倒流,她真的希望出意外的人是自己,这样,妈妈也不用这么痛苦,她也解脱了。 ** 林家,林母靠在卧室的门口,静静地看着挂断电话的人,林父刚一转头,就对上了妻子冷漠的脸,皱眉,“你怎么站在门口?” “哼,还真是父女情深,她离开了这个家过得潇洒着呢,有什么好担心的。” “静怡,她是我们的女儿,事情也已经过去了快二十年了,你也该放下了,你到底还要拿着当年的错误惩罚你自己和静静多久?静静是无辜的。”林父对妻子的态度感到不悦,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只要自己打电话关心女儿,她就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 “她无辜?”林母闻言,顿时就炸了,“要不是她,我儿子就不会死,她就是故意看着我儿子被车碾死的,该死的人是她不是我儿子。” “方静怡,你够了,静静不是那么狠毒的孩子,而且她也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你折磨了她这么些年难道你心中就没有一丝不舍吗?” “我折磨她?分明是她在折磨我,每次看到她,我都会想起我那无辜的儿子。”林母情绪激动,即便已经过了这么多年,那天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出事那天林父并不在家,没有亲眼目的事故发生的场景,可他能理解妻子的痛,那也是他的儿子,他的痛苦并不必妻子少,“静怡,如果真的要计较起来,那天你也在,你说静静没有看好弟弟,那你呢?你这个做母亲的当时又在干什么?”这些话他不想说,他知道一旦说了就是对妻子的伤害,可是想到无辜的女儿,他对妻子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些怒气。 原本林静是个多么开朗的孩子,但是现在呢,这些年的压抑,他的女儿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了?他自己都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在林静的脸上看到真心的笑容了。 他一直都希望女儿能够快乐成长,结果却让她背负了那么多,仔细算起来,他也不是一个好父亲。 林母的脸上毫无血色,不可置信地看着丈夫,似乎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来,;林父看着妻子这番模样,又暗自后悔刚才的话说重了,伸手想拉她,却被林母躲了过去。 “这些年我也恨我自己为什么不看好儿子,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不是我。”她揪着自己的头发,大喊大叫。 林父眼神微变,用力的抱住妻子,“静怡,你冷静点,冷静点,不要这样,这件事不是任何一个人的错,你不要折磨自己,也不要折磨静静了,都十多年了,足够了,就让往事过去吧,行吗?” “过不去,怎么过去?我儿子没了,再也回不来了,一个好端端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我的面前,你让我怎么过去?当初我为什么要跟着你离开京城,要是不离开京城,我儿子就不会死,他就不会死。” 林母伤心痛苦。 林父眼眶通红,明明心中痛的无法呼吸,却不知该像谁倾诉,这件事就是一个无解的循环,时间无法倒流,悲剧无法挽回,追根究底,没有结果。他们一家人都陷在过去的噩梦中得不到救赎。 林静想离开家的心情他十分理解,也赞成她离开,这样的家庭氛围待久了,是个正常人也会被逼疯,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他希望她的余生可以幸福,至于他自己…… 他看了一眼怀中情绪崩溃的妻子,他会陪着妻子走过这一段,要是她走不出来,那么他就陪她一辈子,总不能让她独自痛苦。 他轻轻拍着妻子的背,“静怡,不要想了,不要再去想了,你还有我,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不离开你。”我陪着你,跟你一起缅怀儿子,所以就让女儿走吧,给她自由。 ** “傅宸轩,你准备就这么冷脸对着我到出院?”顾青竹对着坐在一边沉默着不说话的男人说道,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傅宸轩是这么小心眼的一个男人呢,都生了这么多天的气了,竟然还没消气。 傅宸轩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眼神凉凉,“我什么时候生气了?”他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顾青竹的表情告诉他,在她眼里他就是。 傅宸轩没好气,难道自己不应该生气吗?想起前几天的时候,傅宸轩现在还气不打一处来。 他接到傅衡逸的电话,知道顾青竹在医院之后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结果这人都满身伤了还不忘赶自己走,理由就是这里太危险。 呵呵,因为危险,所以要将他赶走,好让她独自面对危险是吗?他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她把他当成什么人了?还是在她的眼里自己就是个遇到危险就会退缩的怂包? 顾青竹难道不知道傅宸轩在气什么吗?自然不是的,但是这件事她是真的不希望将傅宸轩牵扯进来,她是有把握那些人要是来了,就是一个有来无回的下场,毕竟警方的警力部署也不是开玩笑的,可万一呢?万一一个不小心他受伤了呢? 顾青竹看着傅宸轩的冷脸,收回目光,好吧,你想生气就继续生气吧,我也不想哄了,躺下,睡觉。 傅宸轩看着安然入睡的人,气得牙根痒,知道自己生气不哄他也就算了,竟然还睡觉,她怎么好意思睡觉的。 傅宸轩气呼呼地盯着她,他很少情绪外露的时候,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跟个孩子似的置气了。 顾青竹本来没打算睡觉的,结果躺下去就真的睡着了。傅宸轩盯着她的睡颜,心忽然就安静了下来,轻轻一笑。 ——傅宸轩,以后我生气了你要哄我。 ——那要是你惹我生气了呢? ——男女平等,自然是我哄你,我要是真的惹你生气了,我一定想办法哄你将哄高兴了,想尽一切办法。 “自己说过的话都忘记了,我还在生气呢,竟然不哄了。”傅宸轩轻声呢喃,将窗帘拉起来,让顾青竹能睡的更舒服一些。 顾青竹没有睡多久,睁开眼睛时,傅宸轩正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似乎正在跟人视频,见他醒了,只是看了她一眼,视线又立刻转到了电脑屏幕上。 顾青竹听了几句,似乎是在跟公司里的人开视频会议。收回视线,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书,翻看着。 她住的是高级VIP病房,原本是单人病房的,但是傅宸轩坚持要将她换到VIP病房,顾青竹知道他在生气,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跟他争辩,任由他将自己弄到了这里。 不过VIP病房确实好,一切该有的东西都有,而且绝对的安静,这几天她的睡眠质量明显提高了。 做卧底四年,她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即便是睡着了也会保持着一丝清醒,若非如此,这四年她都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了。 傅宸轩的视频会议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结束了,顾青竹的书看了还不到两页。 他将电脑随手放在一边,看向顾青竹,“你想吃什么,我下去给你买。” 顾青竹闻言,挑眉,“为什么不是你做给我吃?” 傅宸轩似笑非笑,“想得美。”惹他生气,不哄他就算了,竟然还想吃他亲手做的饭,你咋不上天了呢。 读懂了他眼神中的意思,顾青竹好笑,这人真是……幼稚。 傅宸轩走了,过了好久才回来,远比他平时出去买饭的时间更长,就在顾青竹肚子饿的唱起了协奏曲,严重怀疑他是不是跑去火星上买饭时,傅宸轩回来了。 顾青竹尝了口今天的饭菜,眉头轻皱,“你今天的饭菜哪里买的,味道没有昨天的好。”她说的十分随意。 “不好吃就别吃。”傅宸轩没好气。 顾青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感情这饭菜是傅宸轩做的,汗。 连忙改口说道,“其实也没那么不好吃,仔细尝尝还是很有味道的,而且越吃越有味道。” 傅宸轩冷哼,两字评价,“狗腿” 顾青竹淡定,狗腿就狗腿吧,这人啊就是口是心非,明明说了不给她做,结果转身就回去做饭了,虽然饭菜的味道不算特别好,但却是她想了四年的味道。 眼睛里充满了笑意,这一餐,顾青竹吃的比平时多了半碗饭,傅宸轩看在眼里,十分满意,也不枉自己大老远地跑回家做饭了。 跟傅衡逸的好厨艺不同,傅宸轩的厨艺糅合了他爸妈的,只能算是一般,比他妈肯定好很多,跟他爸那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他也不是很喜欢做饭,这厨艺自然提高不上去。 两个人将三菜一汤吃了个干净,傅宸轩收拾着碗筷,饭后,依旧是原有的相处模式,傅宸轩坐在一边做着自己的事情,而顾青竹则是拿着一本书继续翻阅。 病房里很安静,却不会让人觉得闷,傅宸轩做事归做事,却会留一分心神在顾青竹的身上,她有任何需要都能随时发现。 顾青竹的右脚受了伤,下地困难,去卫生间都需要人扶着。 “想上厕所?”傅宸轩见顾青竹掀被子,从电脑屏幕中抬起头来,顾青竹点点头,傅宸轩起身,直接将顾青竹抱起来。 第一次的时候顾青竹十分不好意思,毕竟她跟傅宸轩曾经是情侣,但关系说得上纯洁,被一个男人抱着去上卫生间,还是自己喜欢的男人,怎么想都挺尴尬的,不过经过这一顿时间的相处,抱的次数多了,她也就淡定了。 傅宸轩就站在门口等着她,不过这次过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顾青竹出来,傅宸轩皱眉,“青竹,还没好吗?” 卫生间里,顾青竹正看着自己的小内内一脸的为难,谁知道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等下。”她冲着门外说道。 这裤子已经脏了,需要换,可是卫生间里又没有新的,病房里倒是有,总不能让傅宸轩帮她拿吧? 心中隐隐后悔,你说她为什么不找个护工呢,要是有护工不就没有这份尴尬了吗,现在该怎么办?就这么走出去? 傅宸轩等了一会儿,顾青竹依旧没有出来,他都听到冲水声了,“青竹,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顾青竹提高了音量,生怕他这时候破门而入。 傅宸轩一脸担忧,“青竹,你该不会是摔倒了吧。”不然为什么迟迟不出来。 顾青竹一脸黑线,看了一眼已经脏掉的裤子,正准备咬牙穿上,先出去再说,等下理由将傅宸轩打发走,然后请护士帮忙买一下好了。 而门外的傅宸轩却福至心灵,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踌躇着开口,“青竹,你是来例假了吗?”他问的自然,耳朵尖却红了。 卫生间里的顾青竹闻言,脸色爆红,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正在犹豫间,只听傅宸轩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来。” 随后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顾青竹想了想,坐在马桶上。 医院对面就有一个大型超市,傅宸轩进去以后直奔生活用品区,看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他倒是没有犯愁,直接将其中的一个牌子的几种包装都给买了。他隐约记得顾青竹是喜欢用这个牌子的。 随后又去内衣区买了新的内内,才去了收银台。 一个长相俊美又年轻的男人,买的却全是女性用品,不会有人觉得他是变态,大家只会认为他真是个好男人,对女朋友竟然这么贴心。 傅宸轩就在大家打量与艳羡的目光中淡定地走出了超市,只有比平时略快的步伐能看出他此刻的紧张。 回到医院,敲了敲卫生间的门,“青竹,开门。” 门打开一条缝,傅宸轩将东西递给她。 顾青竹看着里面准备齐全的东西,脸上的红晕非但没减退,反而更浓了,抹了一把滚烫的脸,嘴角轻扬。 门打开,傅宸轩就站在离门不远处,见她出来,又将她抱到床上,然后递给她一杯红糖姜水,这是他刚才顺手买的,“喝了。” 顾青竹嘴角抽搐,她很不喜欢红糖姜水的味道,不过人家这么贴心,她也不能拒绝,于是皱着眉头,将一杯红糖姜水一饮而尽,姿势豪迈。 傅宸轩在一旁看着,嘴角高高扬起,真是可爱呢。 “不生气了?”顾青竹将红糖姜水喝完,看着傅宸轩问道。 傅宸轩扫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你不哄我,还指望我不生气,这是做的哪门子美梦”的眼神。 顾青竹看的好笑,朝他招招手,傅宸轩没好气,“干嘛。” “过来。”顾青竹催促。 傅宸轩在床边坐下,顾青竹拉住他胸前的衣服,一把将他扯了过来,柔软的唇贴了上去,一触即分,“还生气吗?”气息喷洒在傅宸轩的脸上。她都主动献吻了,要是这个男人还生气,她就不哄了,让他自己生闷气去吧。 傅宸轩眼神一暗,扣住她的后勃颈,直接加深了这个吻,病房里响起暧昧的唇舌交缠声。 ------题外话------ 猝不及防一波狗粮有木有?(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