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8.顾青竹失踪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18.顾青竹失踪

韩奕黑脸,感情是在这里等着他呢。他觉得女儿学坏了,至于学坏的原因,那还用想嘛,肯定是裴浩给带坏的。心中暗暗想着等裴浩出院了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臭小子! 果果一点都不怕韩奕黑脸,“爸爸,我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那种。” 韩奕的脸更黑了,浑身都散发着幽怨的气息,“果果啊,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多得是,大片的森林在向你招手,你何必停在一颗歪脖树前面呢,走出去看看其他的风景嘛。” 果果瞪眼,“裴浩哥才不是歪脖树。” 韩奕冷哼,勾搭他女儿的都是歪脖树! “爸爸,我已经长大了,总要谈恋爱的,你总不能让我一辈子不嫁人吧?” 韩奕一僵,要是可以,他宁愿养女儿一辈子,只要一想到女儿要被别的男人拐走,他的心就好痛。 果果抱住韩奕的胳膊,“爸爸,我是真心喜欢裴浩哥,而且你想想,我跟裴浩哥从小一起长大,彼此了解,两家也是知根知底的,总比我去外面找个你不认识的人好吧?” ?韩奕皱眉,好像很有道理,但是这心里怎么就这么不是滋味呢,侧头看了女儿一眼,“他就那么好?”这没还没嫁人呢,就帮着人家说话。 果果郑重点头,“是,他很好,很好很好。” 韩奕看着女儿晶亮的目光,心中叹气,自己家这个傻女儿啊,同时忍不住咬牙,等着,等裴浩出院的,他一定要找裴浩好好“喝杯酒”。 韩奕满心的幽怨,也不愿意再去病房了,生的看见了看见了裴浩心中生气,“跟我回酒店。” 果果一脸为难地看着他,“爸爸,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想回病房。” 韩奕身上的冷气嗖嗖往外冒,压根儿咬的嘎吱作响,重重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你说养女儿有什么用,这胳膊肘拐的,伤了他一颗老父亲的心。 回到酒店,给正在拍戏的于晓萱打电话,于晓萱对于果果喜欢裴浩这件事表示意外,心中也有些遗憾,为啥不是安安呢,唉! “你说说我是不是白养她了,丢下我一个人在酒店。”韩奕表示自己很伤心。 于晓萱轻哼,“她都二十四了,别的姑娘早就恋爱八百回了,她喜欢个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韩奕捂着胸口,痛心疾首,“那可是我捧在手心的宝贝啊,就这么被拐走了,还不允许我伤心了?” 于晓萱翻白眼,“你又不打算养她一辈子,迟早是要嫁人的,昊昊有什么不好,知根知底的,我看不错。” “我也没说他不好啊。”韩奕委屈,他就是舍不得女儿嘛!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她喜欢昊昊,而昊昊也喜欢她,最好不过,等昊昊出院了,我们跟晨希他们商量一下,订个婚。” 韩奕表情龟裂,他是来跟老婆倾诉委屈的,怎么就扯到女儿订婚上去了?他还没同意呢。 “于晓萱,我不同意。”韩奕脸色铁青。 于晓萱赠送给他一个大白眼,也是够了,从小韩奕就不许小男生靠近果果,生怕人家将他的宝贝女儿拐跑了,她还一度担心女儿嫁不出去呢,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合适的人,自然是同意的。 “你不同意什么?昊昊是人不够优秀还是家世不够好?抑或是父母不行?” 韩奕支支吾吾,自然不是这些原因。 “韩奕,女儿大了就该嫁人,而且又不是远嫁,俩家离得那么近,开车过去不到一个小时,你有什么不愿意的。” 韩奕哀怨,“老婆,我养了她二十多年啊。” “那我爸妈还养了我二十多年呢。”于晓萱答道,“行了,不跟你多说了,马上到我了,挂了。”说完,毫不犹豫地挂断电话。 韩奕看着黑下去的屏幕,摸摸鼻子,他的命咋这么苦啊,老婆非但不帮他,还想让女儿早点出嫁,呜呜呜…… 果果自然不知道她老父亲的心已经碎成了玻璃渣子,此时她正在病房里照顾裴浩呢。 裴浩刚做完手术,现在只能吃流食,果果正在给他喂稀粥呢,为了这碗稀粥,她可是废了不少劲儿。 “还吃吗?”喂完一碗,果果柔声问道。 裴浩摇头,他胃口不好,这一碗粥都喝的勉强。 “韩叔那里……” 果果满不在乎,“没事儿,我爸很快就会想通的,他就是舍不得我。”实在不行,她还有她妈妈呢,她妈妈肯定会站在她这边,有她妈妈在,她爸爸同意是迟早的事情。 裴浩其实很能理解韩奕的心情,要是他是韩奕,他也心塞。 “等我身体好点了,我亲自登门去跟韩叔解释。”裴浩温声说道。 果果点点头,这一趟是少不了的。 她定定地看着裴浩,裴浩挑眉,“怎么了?” 果果耳尖微红,“裴浩哥,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女朋友了对吗?” 裴浩好笑,“你不愿意?” “不是,我愿意。”果果立刻说道,她盼这一天都好久了,怎么会不愿意。 “那我们可说好了,你做了我的男朋友可不能后悔,永远不许变。”果果飞快地接口道。 “那可不行。”谁知裴浩却摇头,“我可不想做你一辈子的男朋友,我还想跟一起走进教堂呢。” 果果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低着头不语,耳朵尖却发烫。 裴浩看着她,眼神温柔。 过了好一会儿,一直到脸上的热度消退了,她才抬头看向裴浩,“我去打点水。”说着就起身离开了病房。 裴浩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就在她即将离开的病房的时候,开口,“打水不带水壶吗?” 果果的脚步一顿,赶紧回头将水壶拿了,然后逃出了病房。 裴浩失笑,这个傻姑娘。 ** 裴浩的手术成功后一个星期,傅宸轩就回国了,而果果则是留在了M国照顾裴浩。 离开了一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就堆成了山,傅宸轩连续加班了三个晚上才搞定了这些。 再一次伴着星光从公司大门出来,裴浩就接到了林静的电话,“静静。” “宸轩,你睡了吗?”林静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透着疲惫。 “我刚走出公司,有事吗?” “明天有时间吗?见个面吧,我父母托我给叔叔阿姨带了点特产,你过来拿一下。” 傅宸轩这才想起林静前段时间回老家了,“你回来了?” “嗯,今天刚到,你明天下班顺便过来拿下吧,要是我不在家,就让简单拿给你。” “好。” 听出她话中的疲惫,傅宸轩犹豫了一下,开口,“静静,你还好吗?我听你的声音似乎很累?” 林静弯弯唇角,“我没事,估计是坐车的时间太长了,有点累了,宸轩,我不跟你说了,我今晚上要早点睡,再见。” 傅宸轩眉头轻皱,今天林静的反应很奇怪。不过却也没有多想。 林静挂了电话,揉揉眉心,满脸的疲惫之色,连澡都没洗就睡了,睡到后半夜,不知梦到了什么,她满头大汗,脸色却苍白,忽然就醒了过来,她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过了好久,她才起身,走出了卧室。 整个房子里静悄悄的,简单早就已经睡了,她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了几听啤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慢慢喝着。 这次回去是因为母亲的强制命令,回去之后,母女两个大吵了一架,要不是她父亲,恐怕这次她就回不来了。 她理解母亲因为弟弟的死而性情大变,但是当年那件事并不是她的错,为什么要将错误推到她的身上呢,她父亲让她多多理解她的母亲,但是谁来理解她呢,她也委屈啊。 就因为弟弟的死,她妈妈把她当做仇人,这么多年,谁知道她过得有多痛苦,没疯了已经是她心理强大了。 林静一个人将冰箱里的几罐啤酒都喝完了,她的酒量并不算好,没多久她就晕乎乎的,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回了房间,她想,现在应该能睡着了。 第二天,傅宸轩来拿特产的时候,林静不在家,家里只有简单一个人。简单将一个大袋子拎给傅宸轩,“就是这些了,都是林静给你父母准备的,他们那边的特产。” “谢谢,静静呢?”傅宸轩接过来,放在一边。 “还在上班,这几天她都要加班,对了,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给她打个电话吧,她心情不是很好,昨天晚上还一个人喝闷酒。”她也是早上起床后看见垃圾桶的酒瓶子才发现的。 傅宸轩闻言,皱眉,“喝闷酒?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简单摇头,“我也不清楚,她没跟我说过,你要是真的关心她的话,就自己问她吧。” 简单打了一个哈欠,她昨天晚上睡得挺晚的,白天又忙了一天,在傅宸轩来之前正在睡觉呢,能起来给傅宸轩开门已经花了她很大的毅力了。 傅宸轩见状,十分识趣地拿着东西就离开了,他想了想,给林静打了一个电话,“静静,东西拿到了,谢谢。” 林静温和开口,“不用谢,都是我爸爸……妈妈准备的,你给叔叔阿姨尝尝,要是喜欢下次再给他们带。” “好,明天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午饭晚饭随你的时间。” “这几天我没时间,回去了一段时间,工作好多,等我工作完成的吧。”林静拒绝,这几天她的情绪明显不对,她不想给傅宸轩带去负能量,更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狼狈。 “好,等你有空了给我打电话。”傅宸轩说道。 林静挂了电话,继续埋头工作,现在只有工作才能转移她的注意力。 傅宸轩回到家,将那些特产交给了家里的阿姨,然后就看见他爸回来了,“爸。” 傅衡逸点点头,定定地看了他几眼,一直看的傅宸轩心中发毛这才收回目光。然后一言不发地上楼了,傅宸轩一脸的莫名,他今天没做什么事情吧,他爸怎么这样看着他? 傅衡逸去找了沈清澜,沈清澜正在给阳台上的植物修剪花枝呢,“清澜。”他唤。 “嗯,回来了。”沈清澜连头都没抬,都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自然不能像刚结婚那样,看见人回家就兴奋。 “顾青竹失踪了。”傅衡逸沉声说道。 沈清澜手上的动作一顿,将剪刀随手放在一边,定定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傅衡逸舔舔唇。 原本上一次的任务是顾青竹的最后一次任务,她潜伏了四年,已经到了最后收网的阶段,而事情刚开始也很顺利,在双方交易的时候警方出现了,将交易双方的抓了一个正着,这个过程中顾青竹所在的组织三当家不知为何赶到了,眼见着无法救出大当家就冲着顾青竹去了,却不是救她,而是杀她。在追逃的过程中顾青竹就失踪了。 “被三当家抓走了?”沈清澜拧眉。 傅衡逸摇头,“不是,三当家当场就死了,警方的人和我们的人将那个地方搜索了一个遍,都没有找到她。”其实他是怀疑顾青竹坠落山崖了,在距离交易地点不到三公里的地方是一片高大百米的山崖,而那边也有用人活动和搏斗的痕迹。 沈清澜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件事知道的人多吗?” 傅衡逸再次摇头,“目前就一直负责这件事的警方高层和我知道她的身份,其他人只以为她是在逃犯,实施搜捕。” “三当家要杀顾青竹,她的身份暴露了?”沈清澜眉头皱地很紧。 “很有可能。”顾青竹在那个组织里威望很高,平时里与三当家的关系也不错,如果不是身份暴露了,三当家不会那么做。 那这就麻烦了。 “需要我帮忙吗?”沈清澜问。 傅衡逸摇头,“搜救的人很多,你不要参与进去。”他只是跟沈清澜说一声,让她有个心理准备而已。 沈清澜点点头,神情凝重。 晚饭的时候,夫妻二人下楼,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并没有叫傅宸轩看出来一丝异样。 ** 林静给傅宸轩打电话是三天后,当时傅书艺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坐着呢,“好,下班后见。” 傅书艺好奇地看着哥哥,“哥,你要跟谁见面?” “林静,等下我要跟她一起吃个饭,你自己先回家。” 傅书艺眼珠子转了转,“哥,我也去,家里的饭都吃腻了,我要蹭饭。” “你刚才不是还在念叨晚上要让阿姨给你做清蒸鱼?”傅宸轩无情拆穿她。 傅书艺一点都不尴尬,笑眯眯,“清蒸鱼什么时候都能吃,你的饭可不是。” 傅宸轩无奈,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抠门了? “哥,还是说你要跟她约会?我在不方便?” “胡说什么,就是朋友间一起吃个饭,你要去就去吧。”傅宸轩轻斥。 傅书艺嘿嘿笑,只是眼底的光一闪一闪的,朋友啊,有些人可不是这样想的。 傅宸轩带着妹妹去接林静,林静刚想打开副驾驶的门就看见了傅书艺,正笑眯眯地看着她,林静微微一顿,开了后座门。 傅书艺转头,笑眯眯,“林静姐,不介意我来蹭饭吧?” 林静轻笑,“怎么会。” 傅书艺满意了,“哥,我想吃水煮鱼。” 傅宸轩没有答应,而是征询林静的意见,“你想吃什么?” “就吃水煮鱼吧,我什么都行的。”林静温婉开口。 傅书艺撇嘴,没劲儿。 到了餐厅,自然是傅书艺坐在傅宸轩的旁边,傅宸轩打量了一眼林静,“你回去了一趟,怎么瘦了那么多?”似乎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瘦了两三圈。 林静笑,“我在减肥。” “林静姐,你已经够瘦了,不用再减了,再减都成了白骨精了。”傅书艺插了一句。 “女人嘛,哪里会嫌弃自己太瘦的。” “书艺说得对,你现在太瘦了,别减了,影响健康。”傅宸轩开口,林静此时的模样看着实在是有点憔悴了。 林静笑笑,说了一声好。 饭桌上,林静的话很少,基本都是傅书艺在跟二人说话,多数都是跟傅宸轩说,“林静姐,你跟我哥差不多大吧,有喜欢的人吗?”饭吃到一半,傅书艺状似无意地开口。 林静微微一顿,轻轻摇头,“还没有。” “林静姐,像你这么优秀的人追求者应该不少吧,难道就没有一个能让你心动的吗?” 林静摇头,“目前我对谈恋爱并无兴趣,我只想着做好自己的工作。” “哦。”傅书艺若有所思地看了林静一眼,明明喜欢哥哥,却又不打算说出来,这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样更好,她也不喜欢林静跟自己的哥哥在一起,也不是说林静不好,只是觉得吧,她给人的感觉太压抑,充满了负能量,傅书艺并不喜欢浑身充满了负能量的人。 虽然林静表现得并不是很明显,但她是个对他人的情绪十分敏感的人,从见到林静的第一面起,这样的感觉就已经在她的心中形成了,几次接触下来,越发肯定了,不过要是林静只是跟哥哥做朋友,她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 吃完饭,林静就先走了,傅宸轩看着自己的妹妹,眼神无奈,“糖糖,你对林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傅书艺一脸的莫名,“啊,误会?没有啊。”她啥时候对林静有误会了。 “你似乎很不喜欢她。”自己的妹妹平日里个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清楚的,喜欢不喜欢的,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件事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确实不喜欢她啊。”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傅宸轩不解,林静对傅书艺一直是善意的,哪里得罪了这个丫头。 傅书艺歪头想了想,“大概是气场不和吧。” 傅宸轩皱眉,伸手给了她一个爆栗,“说实话。” 傅书艺捂着额头,一脸委屈,“你竟然打我,我要告诉爸爸,哼。” 傅宸轩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演,他刚才都没用力,“你要是不说,等下真打你了。” 傅书艺撇嘴,“小傅同志,你这样是不对的,妹妹是用来爱护的。” “你继续贫。” “好吧,就是觉得她身上负能量太重了,阴嗖嗖的。” 傅宸轩皱眉,“你这是什么形容词?”好好的女孩子怎么到了她的口中就跟一巫婆似的。 傅书艺耸肩,“是你要我说实话的呀,现在说了你又不信,你可真难伺候,好了,我要回家了,送我回家吧。” 傅宸轩开车,一路上还在想着傅书艺的话,他不觉得林静身上充满了负能量,不过林静有心事他是看出来了,不管她隐藏地多好,眉眼间的愁绪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她似乎过得不开心。 “哥,你跟她都二十多年不见了,你见到她还有小时候的感觉吗?”傅书艺好奇。 傅宸轩想了想,摇头,“感觉肯定是不一样了,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人是会变的。”林静的变化还是挺大的。 “我跟她现在只是朋友,你以后对她不要阴阳怪气的。” “人家对你可不是朋友的感情。”傅书艺小声嘀咕了一句,傅宸轩没有听清,问了一句,傅书艺摇头,“我说我对她哪里有阴阳怪气,像我这么可爱的青春美少女对人都是和谐友好的,你怎么能用阴阳怪气形容我。” “书艺。” 傅书艺举手,“好好好,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对她温柔体贴,笑脸相迎,这样总行了吧。” 傅宸轩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没再开口,不过却将她的话放在了心上,心中想的是林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改天去问问她。 因为今天有傅书艺在场,林静吃的也不是很好,所以第二天,傅宸轩单独请林静吃了饭。 “静静,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从林静回来之后,似乎变得更加沉默了。 林静抬头,看着他,“没有啊,我能有什么心事,大概是最近工作太累了吧,所以身体有点吃不消。”她以为傅宸轩说的是她瘦了不少的事情。 “静静,我们是朋友,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可以跟我说,我能帮的一定会帮你。”傅宸轩认真开口。 林静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心中微酸,刚打算开口,傅宸轩的手机就响了,刚一接通,他的脸色就变了。 ------题外话------ 猜猜那通电话是谁打的?

上一篇   番二 17.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