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4.原来是这样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14.原来是这样

傅宸轩回来时看见蒋晓月离开的背影,皱眉看向果果,“她来做什么?” 果果茫然地摇头,她也不知道,“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反正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过来是干什么的。 傅宸轩来的时候已经问服务员拿了一杯水,将水放在桌子上,“先吃药。” 果果微囧,这吃到要吃消食片的估计也就她了。 将果果送回家,傅宸轩就直接离开了,刚才傅书艺给他打电话,让他过去接她回家。傅书艺是有车的,是她十八岁生日时沈君煜送给她的,但是她不喜欢开车上学基本都是打车回家,傅宸轩回来之后,她就喜欢使唤她哥了。 “书艺,你今天回家?”陆一萌见傅书艺在收拾东西,好奇地问了一句。 傅书艺点头,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塞进包里,后天是傅衡逸的生日,她自然是要回家的,反正明天是周六,也不用上课,倒不如早点回家。 “这个周末你还去做兼职吗?”之前傅书艺找了一份兼职,每天下课后就走了。 “不去了。我已经跟老板说了,我以后也不会去了。” “这么快?”陆一萌惊讶。 “嗯,我已经赚够了钱。”她就是想用自己赚的钱给傅衡逸买份生日礼物而已,现在已经买好了,自然不需要再去做兼职,毕竟要是论私房钱,她可是个小富婆。 陆一萌眼神微暗,这就是富家千金的生活,做兼职就跟玩似的,想做就做,想不做就不做,即便是混吃等死,依旧可以过富足的生活,不像她,什么都要靠自己。 她的家庭只能算是一般的工薪家庭,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跟傅书艺比起来,她就是贫下中农了,平日里花销大,还需要自己做点兼职补贴一些生活费。 “对了,一萌,我这里有套海蓝之谜的水乳,刚开封的,我用了一次,不是很适合,你要不要?” “你要是舍得的话,就给我吧,我求之不得。” 傅书艺是敏感肌,平时用的护肤品要十分注意,她的东西一般都是傅宸轩或者是沈君煜专门让人从国外带来的,这套海蓝之谜是她上次自己在商场买的。 傅书艺将水乳给她,“我真的只用过一次。”她担心陆一萌嫌弃,要不是觉得扔了浪费,她其实是不太愿意给人用自己用过的东西的。 陆一萌接过来,“谢谢书艺,正好我水乳要用完了。” 傅书艺见她不介意,笑眯眯,正要说话,傅宸轩的电话就进来了,他已经到楼下了。 “我哥来接我了,我先走了。” 陆一萌闻言,眼神微闪,“我跟你一起下去吧,正好去食堂吃饭。” 两人一起下去,傅宸轩的车子就停在他们的宿舍楼下,而他则是站在车边打电话,见傅书艺下来,挂了电话,接过她的包包。 “傅大哥,你好。”陆一萌在他的面前站定,乖巧叫人。 傅宸轩笑着点点头,然后对傅书艺说道,“赶紧上车。” “那书艺,傅大哥,我先走了。”陆一萌见傅宸轩没有跟她说话的意思,很有眼色地说道。 傅书艺朝着她挥挥手,“哥,我饿死了,赶紧回家吃饭。” 傅宸轩皱眉,“中饭又没吃?” “来不及,中午需要赶一份论文,我紧赶慢赶好不容易才赶完的。” “不能周末做?” “今天晚上要上交,周末来不及啊。”傅书艺一上车就开始找吃的,她哥会在车里放一些小零食,傅宸轩见状,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几颗巧克力,扔给她,“你前几天做什么去了?”既然今天要交,那就肯定不是今天才交代下来的。 傅书艺撕开包装袋,“做兼职啊,这不是爸爸马上要生日了嘛,好不容易今年的生日碰上了周末,我自然要给他准备一份礼物啊。” “我给你的钱都花完了?” “没有,用你们给的钱买多没诚意,用我自己赚的钱才有意义嘛。”傅书艺咬了一口巧克力,“咦,这跟以前吃的不一样,哥,你哪里买的,还有吗,我要给果果姐送点过去。” “已经给她了,家里还有,你要是喜欢,去学校的时候就带走。” 俩人回到家,早就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不过傅衡逸知道女儿今天要回家,特意延迟了晚饭时间。 “爸爸,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刚一踏进家门,傅书艺就朝着傅衡逸跑了过去,抱着他的胳膊撒娇。 傅衡逸顿时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摸摸女儿的头发,“想你了,饿了吗,赶紧吃饭。” “爸爸,你跟我妈吃过了吗?”傅书艺不忘关心父母。 “没有,等着你一起吃呢。” “爸爸,以后不要等我了,你们先吃吧。”傅书艺过意不去。 傅衡逸拍拍女儿的肩膀,“也没多久,走吧,先吃吧。”然后才看向儿子,“你吃过了吗?” 傅宸轩呵呵,他都进门半天了他爸才看见他,他的存在感有这么弱吗?只不过从小就见识了他爸重女轻男功力的傅宸轩在心中吐槽完一句有也就没下文了。 “我就不吃了,跟果果还有浩哥吃完饭才回来的。” “那就叫你妈出来吃饭。”傅衡逸一听儿子已经吃过了就彻底不管,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我还管你吃不吃饭。 沈清澜在画室呢,她最近待在画室的时间有点长,见儿子回来了,放下了画笔,眼睛在儿子的脸上扫了一眼,嗯,看着倒是比前几天心情好了。 “妈,我爸让你出去吃饭。”傅宸轩笑眯眯,他从小就是个爱笑的孩子,现在长大了依旧是,这也是长辈们都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沈清澜跟着儿子出去,“吃了吗?” “已经吃过了。” “就算是吃过了也再陪妈妈吃点?” 母亲都已经提出来了,傅宸轩自然不会拒绝,在餐桌边坐下,陪着父母吃饭,他肚子不饿,吃的不多,多数情况都是在给傅书艺夹菜,他倒是想给他妈夹菜,奈何他爸太勤快,他妈的碗里几乎没有空过。 “书宸明天回来还是后天回来?”饭吃到一半,傅宸轩开口问道,后天是傅衡逸的生日,傅书宸是肯定会回来的,不仅是傅书宸,凡是在京城的几个小辈都会过来。 “说是明天傍晚回来。”傅书艺接口,前几天她发了微信,结果这人今天下午才回复她。 自从上了军校之后,傅书艺觉得自己的弟弟就已经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典型了。她弟弟还是个军校生就这样了,听说她爸爸年轻的时候经常几个月不回家,在没跟她妈妈结婚前更是几年都未必会回来一次,可见当军嫂的辛苦了。 在傅书艺心中,父亲是她心目中的英雄,是她最崇拜的人,但是母亲一定是她最爱,也是最佩服的人。 傅衡逸生日这天,傅家很热闹,以往傅衡逸的生日都不在节假日,所以要么不过,要么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吃个饭就得了,今年运气好,正好碰上了节假日,自然是好好办一办的,来的人没有傅衡逸的同事,就是韩奕、江晨希、顾阳等几人,加上几家的小辈。 因为长辈的关系,这几家的孩子关系很好,都是一起长大的,除了几个正在外面留学敢不回来的,可以说都来齐了。 “姑父,生日快乐。”最先到的是沈君煜的大女儿沈卿,她比傅书艺和傅书宸大一岁,还在读军校,不过因为优异表现,提前下连队实习了,算起来已经将近半年没有回家了,这次要不是傅衡逸生日,恐怕她还不会回来。 沈卿长得很像温兮瑶,但是这性子却跟沈清澜一模一样,清冷地很,大概是因为脾气想象,沈卿跟沈清澜十分亲近,甚至比自己的母亲温兮瑶还要亲近。 沈清澜是沈卿最崇拜的人,要论地位还在傅衡逸之前,说起这件事,中间还有个典故。 大概是从小就接触军人,沈卿对军人这个职业充满了热情与向往,沈家是军人世家,自家孩子想继承父业,自然是不会反对,对于那时候的沈卿来说,最佩服的人就是姑父傅衡逸,谁让他的军衔最高呢,而且还厉害,她经常可以听见别人说姑父的英勇事迹。 结果有一次,她去傅家玩,刚好遇上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切磋,她发现姑姑竟然能跟姑父达成平手,后来还得知,姑姑不仅格斗十分出色,枪法更是神乎其神,哀求着沈清澜带着她去了一次射击馆,回来之后沈清澜就成了她的偶像和目标了,做什么都要像沈清澜看齐。 认真说起来,其实沈卿小时候的性子并不向现在这样清冷,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沈清澜的影响过多,反正这性子是越发地像了。 傅衡逸倒是对她很疼爱,沈卿能这么早就下连队学习,虽然说有她自身优秀的成分在里面,但傅衡逸这个姑父也是费了点心思的。 沈卿端端正正给傅衡逸磕了一个头,有了她带头,其他孩子一个不少,就连傅宸轩也给自己的父亲磕头了。 傅衡逸将沈卿拉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去连队半年,看着倒是黑了一些,不过不是很明显。 “在连队的生活还适应吗?” 沈卿神情严肃,像是汇报工作,“很适应,我很喜欢连队的生活。” 她在连队的生活傅衡逸多少是知道的,但从沈卿的口中得知自然是更详细一些。 “哥,你说我现在要是去报考军校,爸爸是不是会更爱我一点?”傅书艺看着傅衡逸与沈卿相谈甚欢的模样,小声地跟傅宸轩念叨,语气中倒是没有任何的妒忌之色。 傅宸轩好笑,“当初不是你自己不愿意去的吗?”傅衡逸和沈清澜十分尊重孩子的意愿,当初傅书艺自己不想去念军校的。 “不过你现在后悔也不晚,现在跟爸爸说一声,爸爸肯定有办法。” 傅书艺嘿嘿笑,“我就是开个玩笑。”她虽然不排斥当兵的,但是对当兵也没有什么兴趣。 裴浩今天来的有点晚,他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吃饭了,“裴浩哥,你怎么现在才来?”傅书艺先发现的他。 裴浩朝着他们走来,“路上有点堵车。” 傅宸轩看向裴浩,眉头微皱,“浩哥,你的脸色有些不好,是身体不舒服吗?” 裴浩摸摸自己的脸,轻笑,“没有,大概是这两天工作太忙了,没有休息好,我的脸色很难看?” “看着有点苍白。” “那应该是没有休息好。”裴浩不以为地说道。 傅宸轩自己也是经常这样,倒是十分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浩哥,工作重要,但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裴浩笑着点头,走过去给傅衡逸拜寿。 宴席过后,大家聚在一起聊天,平日是他们虽然也有联系,但是像这样聚在一起的机会极少。 傅宸轩起身去厨房倒水,结果刚走到厨房门口,就看见裴浩似乎在吃药,他脚步微顿,“浩哥,你身体不舒服吗?” 裴浩淡定地将口中的药咽下,“没有,在吃维生素呢。”说着,他还拿起琉璃台上的药瓶子晃了晃,傅宸轩不放心,拿过来看了一眼,确实是维生素。 “浩哥,你现在变得这么养生了?”都吃上维生素了。 裴浩无奈一笑,“没办法,人年纪大了,又经常熬夜加班,不补充点维生素身体扛不住。” 傅宸轩闻言,十分赞同地点点头,“说的有道理,那我也要吃点。”说完就想倒两粒到手上,结果药瓶子就被裴浩给拿走了。 “这维生素是能随便吃的吗,你先去医院让医生给你看看你缺什么,然后再补充,这样才有效。” 裴浩十分自然地将药瓶子放心口袋里,然后揽着傅宸轩的肩膀走了出去,“走走走,去跟他们好好聊聊。我跟他们几天好久不见了。” 这次机会难得,所以几个年轻人在寿宴结束后就相约着一起出门了,去的是魅色的专属包厢。 “裴浩哥,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果果见裴浩今晚特别安静,在其他人都在唱歌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裴浩抬手揉揉额头,“看你们玩儿。” “你也去唱一首吧,要不然都让顾之蘅一个人唱了。”果果说道。顾之蘅是顾阳和陶然的儿子,今年才十五岁,还是个未成年,也是他们这群孩子中最小的,其次是沈君泽的儿子,今年十七岁,目前正在国外念书。 “我见你今天晚上也没有去唱歌,怎么不上去唱两首?” 果果笑笑,“我嗓子有点疼。” 闻言,裴浩皱眉,“怎么了?” “那天玩蹦极,喊得太用力了,声带有点伤着了,不过医生说不要紧,过几天就好了。” 难怪裴浩觉得果果今天声音听着不对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裴浩哥。”果果叫了一声,神情犹豫,裴浩笑看着她,“怎么了?有话就说。” “那天我跟宸轩哥一起吃饭,遇到蒋晓月了,她跟我说她要结婚了。” 说完这话,果果的脸上有些烧,她心中有些忐忑,担心裴浩觉得她是在故意刺激他,虽然事实上确实藏了那么点小心思。 果果不知道裴浩对蒋晓月抱有什么样的感情,但是既然决定要结婚了,肯定是喜欢的吧,要是知道喜欢的人这么快就有了新欢,是否会伤心?要是知道自己在对方的心中没有那么重要,是否就能早日放下对方呢? 果果承认,这一刻自己耍了一点小心机,只是说完之后,她隐隐有些后悔,不敢去看裴浩的眼睛,担心被他看出来。 裴浩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即便是知道对方要结婚了,神情依旧是淡淡的,不过在看到果果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时,眼睛里却满是笑意,这个反应,落在他的眼中透着那么几分可爱。 没等到裴浩的反应,果果心中越发忐忑,忍不住抬眼去看他,却对上了裴浩含笑的眼眸,微怔,“裴浩哥,你不伤心吗?” 裴浩笑,如春风拂面,“伤心什么?我跟她已经分手了,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她结婚与否都是她的自由。” 果果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看,试图从他的眼睛里看出真正的情绪,奈何功力不够,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好放弃。 裴浩看着她沮丧的样子,忍不住抬手摸摸她的脑袋,就像是摸小狗似的,果果微恼,拍开他的手,“裴浩哥,你怎么跟宸轩哥一样,都喜欢把我当宠物似的摸。” 裴浩闷笑,捏捏她的脸蛋,“你怎么能这么可爱。” 果果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失落,可爱,你觉得我可爱也没见你爱上我啊。 ** 蒋晓月从妇产科出来,手里拿着一份验孕单,看着上面的结果倒是丝毫不意外,嘴角轻扬,显然心情不错。 婚礼早就已经定了,这个时候自己怀孕,就是喜上加喜,是一件好事情。她跟她未婚夫是在跟裴浩分手后认识的,两人可谓是一见钟情,很快就确定了关系,交往半个月后就确定了婚期。 从未婚夫的身上,蒋晓月品尝到了爱情的滋味,所心中对裴浩的那点小埋怨也消失无踪了,所以当她在医院里看见裴浩时,甚至主动上前打招呼,“裴浩,好久不见。” 裴浩手里拿着一份单子,听到有人叫他,循声望去,就看见了蒋晓月,不动声色地将单子放进了口袋里,脸上挂着一抹微笑,“好久不见。” “你是来医院看病的?”蒋晓月好奇。 裴浩嗯了一声,“感冒了,来医院开点药。你呢?” “哦,我怀孕了,来医院做个检查。”蒋晓月倒是大大方方,既然已经放下了,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裴浩微愣,“恭喜。” “谢谢。”蒋晓月笑着说道,两人之间不像是分手后的男女,更像是朋友间的偶遇,“有时间吗,想找你聊聊,唔,十分钟。” 裴浩点点头,二人来到了医院的花园。 “裴浩,下个月十号是我的婚礼,你会来吗?”蒋晓月发出邀请。 “要是你和你的未婚夫不介意的话。”裴浩并没有拒绝。 “有什么好介意的,做不成男女朋友,我们也还是朋友嘛,我改天将请柬寄给你。”蒋晓月说的大大方方,裴浩自然也不会扭捏,答应了。 “裴浩,其实我心中一直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你会回答我吗?” “你问。” 蒋晓月抿唇,微微歪头,似乎是在组织语言,“当时你为什么要跟我交往?别跟我说是因为喜欢,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既然知道我不喜欢你,你为什么要答应跟我交往?”裴浩反问她。 蒋晓月抿唇一笑,“因为你条件好,不管是你的自身条件还是家庭条件,而我对你的印象也很好,我想着感情这东西是可以培养的,或许处着处着你就会喜欢上我了呢。” 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当初隐藏的拜金心理,这样的坦率反倒是让裴浩对她有所改观。 “你呢,你为什么答应跟我交往,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喜欢的是因为是那个叫做韩南烟的女孩子吧?” “因为你合适。”裴浩说了一句,并没有解释蒋晓月到底哪里合适。 蒋晓月也不细问,有些问题知道地太清楚了,就伤人了,忽略这个问题,她问了一个自己更感兴趣的问题,“如果我父母当初没有闹那一出,你真的跟我结婚吗?” 这个问题是她确定了婚期之后才想到的,就想着找个机会问问裴浩,现在机会来了。 裴浩眼神微暗,“抱歉。” 蒋晓月笑了,她就知道,“我接受你的道歉,不过裴浩,你要是真的喜欢韩南烟就早点跟她表白,我觉得她挺好的,看样子也挺喜欢你的,要是你们在一起,我会祝福你们。” “谢谢。”裴浩说了一句,提起果果,眼底瞬间变得温柔。 “我有事情就先走了,记得来参加我的婚礼。”心中的疑惑得到解答,蒋晓月就告辞了,不过等裴浩离开之后,她没有回家,而是返回了医院,她记得裴浩出来的方向。 从医院里离开,蒋晓月的脸色有些沉重,没想到裴浩不跟韩南烟在一起,竟然是因为这个。 ------题外话------ 有人说我把裴浩的名字打错了,其实不是的,裴浩,小名昊昊,根本不是同一个字哦。 关于裴浩的身体问题,很多人说裴浩是不是有心脏病,咳咳,其实也不是的,但他的身体确实有问题,能说的就这么多了,全部剧透了就不好玩儿了,哈哈哈

下一篇   番二 15.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