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1.对不起,你认错人了(一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11.对不起,你认错人了(一更)

“顾青竹有消息了。”电话那端的声音刚落,傅宸轩的脸色就变了。 “你说什么?她在哪里?” “有人看见她在京城出现过,就在酒吧一条街,我还调取了监控,不过我不敢肯定,因为监控看不到她的正脸,只能看到一个侧脸,其他的都是背影,不过我对比过你发给我的照片,相似度很高,所以我想请你自己看一下,另外,我查到了一点其他的东西,我想你也有必要看看。”电话那端的人语气有些沉重,只是此时的傅宸轩满心眼里都是顾青竹的消息,哪里注意到这个。 “东西呢?” “已经发你邮箱了。” “好,钱我会打到你账上,不过我需要你继续帮我查她的踪迹,能查到她现在的落脚点最好不过。” 傅宸轩挂了电话,迫不及待地打开邮箱,尽管那人发来的视频很模糊,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画面中的女子就是顾青竹,跟四年前相比,她瘦了很多,头发也变长了,但那就是她,如假包换。 傅宸轩定定地看着视频中的她,视线忽然一凝,看向了视频的另一个角落,那里还有两个人影,虽然是背对着的,但光看背影就他就知道是傅书艺和傅书宸。 他眼中浮现一丝疑惑,不明白他们两个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只是等到傅宸轩看完那人给的资料时,顿时就愣住了,所以这就是顾青竹当年不告而别的理由吗? 跟那堆资料放在一起的,还有一张照片,是顾青竹的近照,看角度就知道是偷拍的,但是拍照的人显然很有经验,照片拍的很清晰。 照片中的顾青竹带着墨镜,头发披散着,俏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穿着一身的黑衣,身后跟着几个壮硕的男人。这模样,像极了道上的老大。而根据资料显示,照片上的女子名叫宋冰,是京城一个道上组织的二当家。不同的名字,不同的身份,却长了一张极为相似脸。 傅宸轩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将宋冰的资料记在了心里,傅宸轩驱车去了B大,将正在上课的傅书艺找了出来。 傅书艺是小跑着出来的,见到自家大哥,还有些奇怪,“哥,你这么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刚才她当着导师的面从教室里出来,导师的脸都黑了,这也就是自家大哥,换做别人,看她会不会理会。 傅宸轩定定地看着妹妹,“五天前,你去了酒吧一条街?” 傅书艺眼神闪烁,“没有啊,我没去过。我要是酒吧,一般都是去魅色,你知道的嘛。”她嘴上否认,心中却在想着怎么跟傅书宸算账,说好的不跟大哥说的,结果这人刚一回学校就出卖她,是吃定了他在军校她拿他没办法是吧?这个臭小子,有本事别回来,不然下次回家有他好看的。 “傅书艺,我没有功夫跟你打马虎眼,你老实告诉我,你去没去过。”傅宸轩沉了脸。 傅书艺一对上他略带凉意的眸子,顿时缴械投降,“我承认就是了嘛,我确实去过,但是我可没有干坏事,我就是去看了一眼人妖表演,真的就一眼,然后就跟书宸一起回家了。” 她急声,生怕傅宸轩误会了,然后会挨骂。 傅宸轩直接从手机里翻出那张照片,“见过这个人吗?” 傅书艺看了一眼,咦了一声,“这不是那天晚上我和书宸遇到的那个姐姐吗?哥,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 “你真的见过她?” “见过啊,我当时还跟她说话了呢。”傅书艺说道。 “跟我说说那天的具体情况,快。”傅宸轩一把抓住了妹妹的肩膀,没有控制好力道,让傅书艺疼的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哥,你弄疼我了。” 傅宸轩似乎这才意识到,松了手,“书艺,快告诉我那天的具体情况。” 傅书艺虽然奇怪哥哥的反应,但还是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事情的经过,“那天的情况就是这样的。” “你说她受伤了?”傅宸轩皱紧了眉头。 “是啊,我还提醒她了,不过她似乎一点都在意,管自己走了。哥,你认识她?”傅书艺一脸好奇,实在是没见过哥哥这样子,除了她跟果果,这是傅宸轩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关心,就连那个什么林静都没有这个待遇。 傅书艺知道的也不多,所以傅宸轩没能从她这里获取更多的信息,“书艺,我有点事情先走了,你赶紧回去上课。”说完,傅宸轩就开车走人了,傅书艺吃了一嘴的汽车尾气,将愣愣地看着开远的车子,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这就走了,竟然对她去那样混乱的地方一点表示都没有?傅书艺表示,这很不傅宸轩,按照剧情的发展,他不是该拉着自己教育两个小时以上才会放人的吗? 不过不用挨训是件好事,她应该庆祝,想到这里,傅书艺笑了,只是想到刚才傅宸轩一直问的那件事,还有那张照片,眼珠子一转,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 傅宸轩直接驱车去了起点酒吧,但现在才下午,酒吧还没开业呢,大门都是关着的,傅宸轩上去敲门,敲了好半天,才有人来开门,“谁啊,这白天的找抽呢。” 来人还没看清敲门的人,就先不耐烦地说道,等到看清了傅宸轩,微愣,放缓了语气,长得好看的人不管是男女,总能让人心生好感的,“这位先生,酒吧晚上才营业,你现在来早了。” “我不是来喝酒的。” “表演也要晚上。”来人只以为他是来看人妖表演的,自从开放了大尺度的表演之后,这几天酒吧的生意超级火爆,来的人是络绎不绝。 “我找宋冰。”傅宸轩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来人一听,顿时心生警惕,“我们老板不在,你找她有事吗?我可以帮你转告她。” “告诉她,一个叫做傅宸轩的人找她。”傅宸轩沉声开口。 来人狐疑地看着傅宸轩,这人看似不像是来找茬的,不过大当家前几天刚吩咐,近期要注意安全,这人无缘无故地找他们的二当家,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怪异。 所以来人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说道,“你的话我会转告给我们老板,但是我们老板人确实不在。” “那她什么时候会来?” “这就不知道,她不经常来这里的。我也无权知道她的行踪,毕竟人家才是老板。” 傅宸轩神色幽幽,定定地看着那人,那人一脸的坦然,“知道了,谢谢。”说完,傅宸轩转身离开。 那人见傅宸轩开车走了,这才关上门,走向了二楼,“冰姐,刚才有个自称叫傅宸轩的人找您。” 被称作冰姐的女人正躺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把小剪刀,那是她刚才修指甲用的,听了这话,动作微顿,瞬间恢复自然,“哦?傅宸轩?谁?” 那人摇头,“以前没见过,估计是个生客,不过最近大哥让我们小心点,冰姐,你看是不是?”他的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宋冰摇头,“最近风声太紧,别惹事儿。” 那人应了一声是,宋冰从沙发上站起来,“这里就交给你了,这几天我就先不过来了,要是有事情你就自己看着办。” “好的,冰姐慢走。”那人恭送着宋冰离开。 宋冰是从后门离开的,酒吧的后门是一片老城区,小巷交错,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只是她刚走出酒吧门口,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人,她微怔,停下了脚步。她下意识地看了眼四周,没有看见其他人。 现在正是白天,附近的酒吧都没开门,行人很少,她这才看向了傅宸轩,眼底适时地表现出一丝疑惑。 傅宸轩紧紧地盯着那个人,“顾青竹,你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眼中是压抑的激动与愤怒。 宋冰皱眉,“顾青竹?对不起,你认错人了。”她没有转身离开,而是迎着傅宸轩的视线走上前,想越过他,却被傅宸轩抓住了手腕。 “人错人?顾青竹,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孩子?你说什么就信什么?” 宋冰沉了脸,“我说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顾青竹,我叫宋冰。”她的眼神冰冷,看向他时眼底不带有丝毫情绪,这与他印象中的人大相径庭,仿佛在告诉他,眼前之人并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呵呵,现在就连我的名字都不愿意叫了吗?”傅宸轩的脸色很难看。 宋冰的视线移到移到他握住自己手腕的手上,眉头皱的很紧,“请你放开。” 傅宸轩好不容易见到人,怎么可能轻易放开,“顾青竹,当年为何要不辞而别?” “我说请你放开。”宋冰语气冰寒,俨然已有了怒气。 傅宸轩担心她会逃跑,下意识地加大了力道,宋冰顿时就怒了,毫无预兆地抬起另一只手朝傅宸轩挥来,那个力道,要是被打中了,必定是要受伤的,他的身体先于思想反应过来,头一偏,躲过了一击。 两人毫无预兆地动起手来,只是在傅宸轩的拳头要落到她的左手时,他忽然想起傅书艺说过,她受伤了,愣神的间隙,宋冰的拳头毫不留情地击中了他的腹部,疼的他顿时脸色发白,手下意识地松开了。 宋冰趁机离开,傅宸轩拔腿就追,但是奈何腹部的疼痛影响了速度,加上对附近的环境的不熟悉,一眨眼,这人的就不见了,傅宸轩气得一圈砸在了墙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痛意。 顾青竹,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人,又在做什么? 一连三天,傅宸轩每天都会来起点酒吧等宋冰,但是宋冰一直都没有出现,除了那天见到的男人外。 男人一开始见傅宸轩出现在酒吧是十分警惕的,但是见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并无其他动作,而宋冰也说了,不用理会,渐渐地,他就直接将这人当做了空气。 傅宸轩等了一个星期,才终于死心,看来宋冰是不打算出现了,在这里死等是没有用的,可宋冰的落脚点除了这个酒吧暂时查不到其他的,而宋冰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再次消失无踪了。 ** “宸轩哥,你这几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果果进来送文件,见傅宸轩盯着窗外发愣,不由开口,这几天傅宸轩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的状态。 傅宸轩回神,对上果果担忧的目光,微微一笑,“我没事,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处理吗?” 果果点点头,“嗯,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的签字。” 傅宸轩拿过文件,直接翻到了最后,就要落笔,果果叫住他,“宸轩哥,你不看看内容吗?” 傅宸轩这才想起来这份文件他还没看过,顿了顿,“等我看完了再给你吧,你先出去忙你的。” “宸轩哥,你真的没事吗?”果果不放心,这几天的傅宸轩太奇怪了。 傅宸轩摊手,“我能有什么事情?” 果果定定地看着他,依旧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他一向能将情绪隐藏得很好,“那好吧,我先出去了,宸轩哥,要是有事不要忘记跟我说。” 傅宸轩点点头,等果果出去以后,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文件,很久都没有移开目光。 沈清澜能察觉到最近儿子的不开心,虽然傅宸轩隐藏地很好,但这毕竟是自己从小带大的孩子,他的情绪变化即便是再细微,只要有心,定然是能察觉出一二的。 宋冰的事情她已经从她的途径知道了,也从傅衡逸那里探过话,但是傅衡逸的话说的是滴水不漏的,就算是沈清澜也无法打听到丝毫有用的消息。 “傅衡逸,当年宸轩从军校离开,你为何不阻止?”晚上洗完澡,沈清澜看向正在看书的男人,问道。 傅衡逸视线微微一抬,就看见沈清澜没有擦头发就出来了,都二十多年了,还是改不了这习惯,傅衡逸无奈起身,去浴室拿了一条毛巾给她擦头发。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沈清澜皱眉。 傅衡逸淡淡开口,“他是个成年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是他的父母,但是也无法陪他一辈子,要是什么决定都由我们来给他做,他还怎么成长。”这个回答跟四年前傅衡逸说的一般无二。 想当初,沈清澜知道儿子要退学并且出国的时候,她是不赞同的,但是却被傅衡逸拦住了,现在想想,其实傅衡逸的行为有些奇怪,毕竟在这个家中,最希望傅宸轩去当兵的人肯定是傅衡逸无疑。 “我想知道理由,真实的理由。”沈清澜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以前是觉得儿子长大了就该放手,但是现在想想,这孩子再大也依旧是孩子,该过问的事情还是要过问的,不然就会像现在这样,明知道儿子难过却帮不上忙。 “清澜,这就是真实的理由,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傅衡逸无奈,这世道,说真话都没人信了。 “你是不是知道他当初是为了一个叫做顾青竹的人才离开了军校?”沈清澜换了一个问法。 “怎么又是顾青竹?”傅衡逸状似不解地开口。 沈清澜气急,伸手就在傅衡逸的腰间狠狠拧了一把,尽管傅衡逸已经五十多了,但是常年坚持锻炼的他身材依旧完美,腰上没有一丝赘肉,沈清澜的小动作对他来说是不疼不痒的。 “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老实交代了,从今晚上开始你就去睡书房。”沈清澜撂了狠话。 傅衡逸的动作一顿,“老婆,你真的要为了傅宸轩那个臭小子跟我吵架?” “不想吵架也行啊,跟我说实话,傅衡逸,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我儿子颓废下去。”都已经半个多月了,傅宸轩一直就是那样的状态,跟丢了魂似的,这样的他跟四年前简直一模一样。 傅衡逸的眼中闪过一道冷意,冷声开口,“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真是出息了他。” 沈清澜却一下子抓住了他话中的重点,“你果然知道。” 傅衡逸一脸的无辜,“我知道什么?” 沈清澜冷笑,定定地看着傅衡逸,“你现在是学会跟我耍心眼了是吧,傅衡逸,你是开始嫌弃我了?” 傅衡逸冤枉,“老婆,天地良心,我对你的心可是二十年如一日。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你?” “呵呵,二十年如一日,现在已经二十七年了,难怪嫌弃我了。” 傅衡逸无奈,“清澜,你非要跟我抠字眼?” “你非要隐瞒我?”沈清澜淡淡反问。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默默地抱起自己的枕头,“我今晚还是睡书房吧,你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要把窗户关上,别着凉了。” 沈清澜气急。 第二天一早,傅宸轩起床时看见父亲从书房出来,微微挑眉,“爸,你这是被我妈赶去睡书房了?你做了什么事情让我妈生气了?”语气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傅衡逸冷着一张脸,看着儿子的眼神很不爽,要不是这个臭小子,他能被赶去睡书房? “都这么晚了才起床?” 傅宸轩:……他默默地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六点,哪里晚了? “爸,你也才刚起来。” “我是老人,你是吗?”傅衡逸冷哼。 傅宸轩:……他现在敢肯定,他爸今天绝对是吃枪药了,而且这个只能由他妈来哄,一般人没用,于是不想成为炮灰的傅宸轩默默下楼出门跑步去。 傅衡逸看了一眼罪魁祸首的儿子,目光看向依然紧闭的房门,摸摸鼻子,唉,这老婆太聪明有时候而也挺愁人的。 吃饭的时候,傅宸轩能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往日里吃个饭都是满满狗粮,今天餐桌上格外安静,不对,是硝烟四起。 傅衡逸给沈清澜将鸡蛋剥了壳放进碗中,转眼,这鸡蛋就出现了在他的碗里,抬头对上母亲温柔的视线,“宸轩,你最近工作太辛苦了,吃个鸡蛋补充点营养。” 傅宸轩微微转头,就看见了父亲那略带凉意的眸子,嘴角扯出一抹笑,“妈,你最近也辛苦了,这鸡蛋还是你吃吧。” 沈清澜淡淡开口,“我鸡蛋过敏,吃不得。” 傅衡逸:…… 傅宸轩:…… 这找借口好歹走点心啊喂。 母上大人:“鸡蛋过敏”,傅宸轩是个孝顺儿子,自然要帮母亲分忧解难,顶着他老爹的巨大压力,默默将鸡蛋吃完了。 结果刚吃完鸡蛋,眼前又出现一杯牛奶,“这牛奶是早上刚送来的鲜奶,你也喝了吧。” 傅宸轩抬眼去看他爹,果然傅衡逸的脸色已经黑了,而他母亲则是慢条斯理地吃着碗里的食物,那叫一个优雅。 傅宸轩默默地在心中为傅衡逸撒了几滴同情泪,看来这次的事情不小啊,他妈这火气挺大。 不想成为炮灰的傅宸轩暗暗决定晚上要叫傅书艺回家吃饭,最好这几天都住在家里,他可是好哥哥,自然要跟妹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 傅宸轩用了比平时快一倍的速度吃完了早餐,然后就去公司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赶着去投胎呢。 讨债鬼走了,傅衡逸看向了老婆,“还生气呢?” 沈清澜神情淡淡,“我生什么气,为了这点小事值得吗?人来珠黄了,被人嫌弃很正常,我该学会适应。” 嘴上说着不生气,但这话里话外的,句句带刺,傅衡逸心中叹气,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能说,要是说了就不是睡书房这么简单了。 “清澜,你就是太溺爱傅宸轩了,我知道因为他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你对他难免偏爱一些,但是他毕竟是个男孩子,该学会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 沈清澜斜睨着他,“你继续避重就轻。” 好吧,被看穿了,果然老婆不能太聪明。 傅衡逸站起来,“时间不早了,我先去部队了,你中午记得好好吃饭。” 沈清澜看着这一个两个的,心中那叫一个来气。 ------题外话------ 哈哈哈,傅爷被赶去睡书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