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0.顾青竹的消息(二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10.顾青竹的消息(二更)

傅宸轩挂了电话,一夜宿醉,头疼的仿佛要炸裂一般,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去上班,效率也不会高,傅宸轩索性就在家里休息了。 将自己埋在被子里,迷迷糊糊间他就睡了过去,这一睡,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醒。睡了太久,他的眼神懵懂,躺在床上,怔怔地看着天花板,脑中闪过很多画面,又渐渐变得空白。 他躺了差不多有五分钟,才起床去了浴室。 洗了一个澡,换好衣服出门,他答应了沈清澜今天要回家吃饭的。说起来,最近因为要忙公司的事情,他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 半路上看见一家花店,停下来买了一束鲜花。 刚刚踏进家门,就听见客厅里传来了傅书宸的声音,他眉头轻挑,从国外回来几个月了,傅书宸一直在军校里没有回来,给他打电话基本也属于关机状态。 傅宸轩走进客厅,果然他弟弟正在跟母亲说话呢。 傅书宸看见走进来的人,叫了一声“哥”,傅宸轩点点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放假了?” 傅书宸点了点头,眼神柔和了一些,只是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在家里休息几天。” 傅宸轩将手里的鲜花递给沈清澜,“妈,喜欢吗?” 沈清澜接过,闻了闻,“嗯,很喜欢。” 傅宸轩在沈清澜的身边坐下,看来今天母亲叫他回来吃饭就是知道傅书宸回来,“书艺还没下课?” “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说是下午有节课很重要,要迟点回来。你身体舒服点了吗?”沈清澜还惦记着大儿子醉酒的事情。 傅宸轩微微一笑,“已经没事了。” 傅书宸听到他们的对话,看向沈清澜,“哥怎么了?” “昨天有应酬,他喝醉了。”沈清澜替儿子找了一个借口,傅书宸闻言,哦了一声,也不再追问。 晚上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上一次在一起吃饭还是过年的时候。 饭后,傅书艺拉着傅书宸就走了,双胞胎从小感情就好。在傅书宸上军校以前,他们几乎没有分开过,这次傅书宸一走就是几个月,傅书艺有很多话想跟他说。 沈清澜则是和傅衡逸出门散步去了,就剩下傅宸轩孤零零一个人,他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客厅,想了想,给白俊楠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就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有话想跟我说?”傅衡逸侧头看着妻子,眼神温柔。 沈清澜淡笑,“我就不能跟你出来单纯地散步?” 傅衡逸拉过她的手,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沈清澜轻轻挣了挣,没有挣脱,“有人。” 傅衡逸一脸坦然,“我们是合法夫妻,又不是偷情。” 沈清澜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就不怕别人看见了笑话?”都一把年纪了还腻腻歪歪的,被小辈们看到了怪不好意思的。 傅衡逸倒是一点没有这方面的觉悟,“我倒是觉得他们会羡慕我们。” 沈清澜说不过他,这人年纪越大,脸皮也就越厚,她是自叹不如的。 沿着军区大院逛了一圈,俩人回到家时三个孩子竟然都不在家,傅衡逸表示很满意,“算他们还有眼力劲儿。”自从有了这三个孩子以后,他跟沈清澜独处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也就这两年孩子们都长大了,才好了一点。 沈清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俩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是很久以前的战争片,拍的还可以,电视里,男主马上要上战场,正在跟女主告别,沈清澜忽然开口,“宸轩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你知道吗?” 傅衡逸眉头微挑,“哦?谁?” “顾青竹。” “又是这个名字。” “你听过这个名字?”沈清澜看着他的侧脸。 傅衡逸扫了她一眼,“你早上刚跟我提过这个名字,你忘记了?” 沈清澜:……这人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 “顾青竹是哪家的孩子?你见过吗?人靠谱吗?”傅衡逸十分关心儿子的终身大事。 沈清澜收回视线,“不清楚,没见过这个孩子,只是从宸轩的口中听过这个名字,我以为你会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从小,这个孩子有什么都会对你说。”家里三个孩子,除了女儿傅书艺会跟他说些悄悄话之外,两个儿子跟他是一点不亲。 沈清澜神色幽幽,“你真的不知道?” 傅衡逸一脸坦然,“我该知道?你怎么不去问他本人?” “儿子大了,现在有心事也不会告诉我。” 傅衡逸嗤笑,“自己的女人都搞不定,活该没有女朋友。” 沈清澜没好气,狠狠瞪了他一眼,“我要睡觉了,你自己看吧。” 傅衡逸有些不莫名,这怎么好端端的就生气了呢,眼见着人都走了,他也站了起来,不过却没有去卧室,而是走进了书房。 沈清澜对顾青竹这个名字确实有印象,但是却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这年纪大了,记忆力就不行了。没能从傅衡逸那里知道些什么,心中有些不爽,直接将自己关进了画室。 傅衡逸从书房里出来,还以为人在卧室呢,找了一圈都没人,最后在画室找到了。 “不是说去睡觉,怎么还在这里画画?” 沈清澜连头都没抬,“画完这幅就去睡,你先睡吧。” 傅衡逸看了一眼画布,这大片的空白,画完了岂不是要通宵了? “沈清澜,你还当自己是而二十几岁呢。”明显的不赞同的语气。 沈清澜原本是赌气,但是画着画着就真的来了灵感,自然不舍得放下画笔,“等我将轮廓画好,你先出去别打扰我。” “需要多久?” “两三个小时吧。” 现在是晚上十点了,“明天再画吧,熬夜伤身。” “那就半个小时,你先去看看孩子们回来了没有。”沈清澜想先将傅衡逸打发走,这几年傅衡逸在家里的时间逐渐增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弥补年轻时候,傅衡逸倒是很喜欢管她,从一日三餐到什么时候睡觉。 傅衡逸也不走,就站在门口等着沈清澜。对于他来说,三个孩子都长大了,成年了,他对他们的义务已经尽完了,而妻子沈清澜,从结婚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可自己陪在她身边的日子却屈指可数,自然要花更多的时间陪伴。 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即便是没说话,沈清澜也没能画多久,过了十来分钟就放下了画笔,无奈地看着傅衡逸,“走吧,睡觉。” 临睡前去看了一眼三个孩子的房间,发现都不在,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没有给他们打电话,他们的安全她是不担心。 ** 傅书艺拉着傅书宸出了门,“书宸,上次我发现了一家很好玩的酒吧,还有T国的人妖,长得可漂亮了,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傅书宸面无表情,“姐,我现在是军校生,你带我去泡吧,不好吧?” 傅书艺笑眯眯,“又不是让你去做什么坏事,就是去看看而已,他们长得真的很正点,比女人还漂亮,你看过就知道了。” 傅书宸看着眼前这张倾国倾城的脸,有些不以为然,他们一家颜值都高,他从小看到大,对外面那些所谓的美人早就免疫了,丝毫不感兴趣。不过见傅书艺兴致勃勃的,也没有说不去。 “这里鱼龙混杂,你怎么会来?”傅书宸看着眼前的酒吧一条街,这里是京城有名的混乱地,治安很不好,不明白傅书艺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傅书艺拉着他的胳膊,“之前好奇,跟同学来过一次,放心,你姐实地勘察过了,这里的治安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乱。”起码她来的那几次都没有遇上乱七八糟的事情。 傅书艺熟门熟路地带着傅书宸进了一间酒吧,进去之前,傅书宸看了一眼门口的标志——起点。 酒吧里很喧闹,刚一进去就闻到了烟味混合着各种香水味,傅书宸不适地皱起了眉头,拉住了傅书艺的胳膊,“姐,我们回家吧。”他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都已经进来了,先看看呗,快点。”傅书艺直接带着他来到了卡座,点了两杯鸡尾酒。 傅书宸沉着一张脸,傅书艺坐在他身边,兴致勃勃地看着舞台的方向,跟他介绍道,“等到九点钟,就会有人妖表演,个顶个的漂亮,你看过就知道了。” 傅书宸面无表情,“你上个月刚去T国看过人妖,那边更多,更漂亮。” “那不一样,在T国看到人妖一点都不稀奇,但是京城就不一样了,我跟你说,你看了之后就知道了,保准你不后悔。” “我一点都不想看。而且要是让爸或者是大哥知道你来这里,我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 “那就不要告诉他们呗,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傅书艺不以为意,他这个弟弟就是太刻板了,一点情趣都不懂,其实她更愿意跟傅宸轩来这样的地方,凡是担心她哥会罚她,这才带傅书宸来。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距离人妖表演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傅书艺想上卫生间,就离开了原位,傅书宸不想喝酒,起身去吧台点了一杯水,回来时,就看见一个男人正在往他们两人的饮料里放东西,他的脸一沉,冷若冰霜,快步走过去,一把握住男人的手,“你做什么?” 男人见被抓了一个正着,眼底的慌乱一闪而过,很快恢复正常,“我什么都没有做,倒是你,抓住我干嘛?” 傅书宸看了一眼杯子,不知道这人往里面放了什么,“你刚才我往里面放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看见这边没人坐,就想在这里坐坐。” 呵,说谎都不打草稿,还不带脑子,这样拙劣的谎言都能说出来,是将他当作傻子还是眼前的人是傻子? 傅书艺回来就看见傅书宸跟人起了争执,皱眉走过来,“怎么了?” “他往杯子里下药,我亲眼看见了。”傅书宸说道。 傅书艺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冷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她这个样子倒是跟沈清澜越发像了,定定地看着人的样子十分唬人,男人的心一颤,嘴硬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下药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了。”傅书宸一本正经地说道。 男人一哽,傅书艺忽然笑了,“你说你没下,很简单,你将这杯酒喝了我就相信你没下,不然……”她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小粉拳骨头关节啪啪作响,男人看的不自觉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鸡尾酒,又看了一眼傅书艺。 傅书艺还拿拳头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不要小看我的拳头哦,虽然看着是小了点,但是我力气很大的,一拳下去,让你腾个十天半个月还是能做到的,你想不想试试?” 男人摇头,使劲摇头,傅书艺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看了一眼酒杯,“那这酒……。” “我现在就喝。”男人飞速地说完,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傅书宸放开了男人,男人忙不迭跑了,这两个人不好惹。 幸亏他往酒里放的只是普通的迷药,回去睡一觉就好。 傅书艺拍拍巴掌,“解决了。” 傅书宸依旧皱着眉头,“我们还是走吧。”这里鱼龙混杂的,谁知道还会遇上什么样的事情。 傅书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将傅书宸拉下来,“走什么走,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放心吧,不会有那么多不长眼的人的。”今天也是倒霉,以前她来的时候可没遇上这样的事情,不过以前她来的话也不会在离开之后再碰自己的杯子,宁愿重新叫一杯的。 重新点了一杯酒,安心地坐在位置上等待表演开始,傅书宸倒是想一走了之,但是这是自己的亲姐姐,总不能丢下她不管,于是也只好耐下性子坐在这里,不过心里却在想着要将这件事告诉大哥傅宸轩,免得以后她一个人来这里。虽然傅书艺的武力值不错,但是这种地方人心难测,而她心思单纯,没有那么多的心眼,万一出点事情就来不及了。 楼上,一双眼睛将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收入眼底,“将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给我教训一顿,这种肮脏手段都使到我的地方来了。”女子轻声开口。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微怔,以前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老板也只是暗中阻止,并不会像现在这样出手教训,“老板,这……” 女子脸一沉,丹凤眼中闪过一抹冷意,“我的话不管用了?” “不是,我现在就去。”男人心中一寒,立刻离开。 这位女老板是三年前出现在大哥身边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长得很漂亮,也很聪明,原本大家都以为这位是大嫂,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并不是,他们的关系更像是朋友。 大哥很器重她,也很信任她,很多事情都交给了她去做。帮里的兄弟一开始很不服气,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女人,手段之狠辣让他们这些常年在刀尖上舔血的人都胆寒。 女子又往楼下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离开了酒吧,她今天就是过来看看,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傅书宸忽然抬头看向了二楼的方向,他刚才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们。 “书宸,怎么了?”傅书艺察觉到他的异样,看向他,“怎么了?” 傅书宸摇头,“没事儿。”刚才应该是他感觉错了吧。 傅书艺没有放在心上,她的心思很快就被表演给吸引了,“书宸,快看,表演开始看了。” 傅书宸将头转向了舞台的方向,只是很快,他的脸上就浮起了一丝红晕,手下意识地捂住了傅书艺的眼睛,脸色渐渐变得铁青,拉起傅书艺起身就走,这次傅书艺乖乖跟在他的身后,什么都没说,俏脸绯红。 “傅书艺,这就是你说的人妖表演?”刚走出酒吧,傅书宸就沉声说道,要是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耳朵尖通红通红的。 傅书艺现在也没有心思注意这些,她哪里知道今晚的人妖表演怎么就变成这么大的尺度了,以前都是单纯的跳舞啊,她还觉得辣眼睛呢。 “今晚绝对是意外。”傅书艺小声辩解,不过显然傅书宸并不相信她这话,“我要将这件事告诉大哥。” “别啊,大哥要是知道了,我们两个就没好果子吃了,你想想大哥黑脸的样子,你忍心我挨骂吗?”她一脸的可怜兮兮的模样,“书宸,我的好书宸,我可是你的亲姐姐啊,你不能这样残忍地对待我。” 傅书宸丝毫不为所动,“哼。” 傅书艺咬牙,“今晚的表演你可是跟我一起看的,要是大哥知道了,肯定也是先罚你,谁让你不拉着我,想想后果。” 她的话显然是戳中了傅书宸的痛处,别人家是重男轻女,他家则是相反,他母亲沈清澜和姐姐傅书艺作为傅家唯二的女性,一向是被他们三个男人捧在手心里的存在,要是让大哥知道傅书艺来这种地方,他非但不阻止,还跟着一起来看那种表演,他下意识地摸摸手臂,算了,看他姐的样子就知道这样的表演她也是第一次看。 傅书艺其实就是不小心瞄到了一眼,还没看清楚呢就被傅书宸捂住了眼睛。 见傅书宸打消了要告状的念头,傅书艺轻轻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决定,以后再也不来这家酒吧了。 因为今天决定要来酒吧,所以傅书艺一开始就没开车,现在二人要打车回去,不过酒吧门口虽然出租车多,但是打车的人也多,他们等了好久也没打到车。 “书宸,要不咱们走到前面的路口打车吧,人少一点。” 傅书宸没有意见。 两天经过一条巷子时,忽然听到了巷子里的打斗声,傅书艺停下脚步,“书宸,你听,是不是有人在打架?” 傅书宸也听到了,不过却没有放在心上,“走吧。” “不去看看吗?” “好奇害死猫,走。”傅书宸不愿意凑这样的热闹,在这种地方闹事的基本都是附近的地痞流氓,顶多就是小打小闹,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万一是有人在欺负人呢,咱们身为人民子弟兵,总要出手相助吧。”傅书艺有些不放心,她不是没有在新闻上看到过一些人合伙欺负人的事情,没遇上也就罢了,遇上了就帮一把吧。 傅书宸还欲再说,只是还没开口,巷子里就已经没有了动静。 “咦,这么快就结束了?”傅书艺皱眉,该不会有人被打死了吧? 她犹豫着要拉着傅书宸进去看一眼,就看见了巷子里走出来一个人,看身形像是一个女人,披散着头发,穿着一身黑衣黑裤。 等到走进了才发现这人还挺漂亮的。女人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这两人,眼神微闪,扫了二人一眼,从他们身边走过去。 傅书艺的鼻翼动了动,借着微弱的路灯看了一眼女人的手臂,叫住了她,“这位姐姐,你的手受伤了。” 女人停下脚步,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勾唇,丹凤眼中快速地闪过一抹流光,“小伤,这里不安全,小朋友大晚上的不要在这样的地方晃荡,早点回家。” 傅书艺一愣,这愣神的功夫,再抬头女人已经走远了,地上只留下一串血迹,因为白天下过雨,地面还没干透,血迹混合着地上的雨水,瞬间就被冲淡了。 傅书艺往巷子里看了一眼,隐约能看到地上躺了好几个人,发出一声声的哀嚎声,显然只是受伤了而已。 傅书艺又往女人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摇摇头,“真是奇怪的女人。” “走吧。”傅书宸淡淡开口,两人谁也没有将今晚遇上女人的事情放在心上。 五天后,正在开会的傅宸轩感觉到口袋里手机的振动,拿出来看了一眼,等看清楚了号码,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顾青竹有消息了。” ------题外话------ 出去几天回来太累了,本来想趁着路上的时间用手机码字的,谁知道汽车那么晃,根本不好码字,只能放弃,回到家马不停蹄地码字,还是拖到了现在才写完二更,哎,明天是否分章看情况。 ** 推荐好友依然简单的军旅文《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喜欢热血军旅的亲们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