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9.傅宸轩醉酒(一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9.傅宸轩醉酒(一更)

林静终究是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 在回去的路上,林静一路都在看外面的风景,只是视线却没有焦距,而傅宸轩想到刚才看到的身影,也没有心情闲聊,于是,二人一路无话。 快到林静家的时候,林静忽然轻声开口,“宸轩,你有喜欢的人吗?”话出口,她抓着安全带的手微微收紧,紧张之色显而易见。 傅宸轩在开车,被她这话问的一愣,“什么?” “上次真心话大冒险,你说你有喜欢的人,是真的吗?”林静的手心濡湿。 傅宸轩失笑,怎么大家都在关心这个,“游戏而已。” 林静的心忽然就落地了,微微一笑,“我猜也是。” 车子停下,林静对傅宸轩说了一声谢谢,走了几步,又回头对他说道,“宸轩,要是有时间的话,周末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 她嘴角上扬,眼睛里带着亮光。 傅宸轩眼神微闪,淡笑,“这个周末我有事,恐怕不行。” 林静有些失落,“那就改天再约。我先上去了,你开车小心。” 傅宸轩点点头,开车离开,从后视镜里能看到林静依旧站在原地,目送着他离开。 傅宸轩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去了魅色,他坐在吧台喝酒,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没多久,一瓶酒就见了底,他晃了晃酒杯,对着酒保说了一句,“再来一瓶。” 酒保神色为难,“傅少,您今晚喝的不少了。” 傅宸轩神色淡漠,“再来一瓶。”语气已冷了下来。 酒保无法,只好又给他拿了一瓶,随后趁着他不注意,偷偷给经理打了一个电话。 经理姓吴,是新来的,不过却也认识傅宸轩这个酒吧的少东家。 接到酒保的电话,急匆匆地从办公室里下来,傅宸轩已经将第二瓶酒喝了三分之一了,可他的眼神依旧清亮,显然是没有喝醉。 “傅少。”吴经理微微弯腰。 傅宸轩皱眉,“你怎么来了?我这里没事儿,你先去忙吧。” 吴经理的视线在他面前的酒瓶子上扫过,微微一笑,“傅少,喝酒伤身。” 傅宸轩摆摆手,“我知道,这点酒喝不醉我。” 吴经理见他神志清醒,说话有条有理,确实不像喝醉的样子,微微放心,“傅少,今天晚上我都在,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傅宸轩摆摆手,示意他离开。 吴经理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但是傅宸轩并没有看他,想了想,没有继续劝说,傅宸轩毕竟是个成年人,不需要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 傅宸轩视线在酒吧中的男男女女身上扫过,眼神茫然。 ——傅宸轩,等我们军校毕业就一起下连队吧,要是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一起成为特种兵。 ——好。 ——那要是我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士兵怎么办? ——我陪你,就算你不当兵,我也陪你一起。 ——傅宸轩,我爱上你了,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顾青竹,我等你这话已经等了很久了。 ——傅宸轩,既然牵了我的手,那你就要爱我一辈子,你要是敢喜欢别人,我就…… ——你就怎么样? ——我就哭给你看。 顾青竹,你若再不回来,我就不喜欢你了,等我爱上别人了,你就找地方哭去吧,我肯定不会心软。 傅宸轩的嘴角轻扯,眼神凉薄,顾青竹,是谁给你的权利在我的世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帅哥,要一起喝一杯吗?”眼前出现了一杯酒,傅宸轩微微转头,就看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出现在他的身边,脸上带着暧昧的笑,身上的香水味即便是隔着一段距离也能闻得到。 傅宸轩剑眉轻蹙,“请你离开。” 女子轻笑,“帅哥相遇既是缘分,一个人喝酒多闷呐,不如一起吧。” “我说,请你离开。”傅宸轩沉了脸,眼神冰冷。 女子丝毫不惧,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半个身子都靠了过来,“看不出来帅哥还是个纯情人,想必是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吧。”她轻声呵气,吹在傅宸轩的脖子上,带来微痒的触感,胸前的柔软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手臂。 傅宸轩的脸一下子冷若冰霜,抬手拂开女子的手,动作粗鲁,“滚。” 女子被傅宸轩的动作弄的一愣,没想到自己屡试不爽的招数在这个男人身上竟然失效了,在对上傅宸轩冰冷的眼神时,女子顿了顿,终究什么都没说,起身离开了。 耳根得到了清静,傅宸轩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酒精味道刺激了咽喉,或许是嫌弃用酒杯喝酒不够畅快,他直接拿起瓶子开始灌酒,看得一旁的酒保那叫一个胆战心惊,就怕傅宸轩将自己给喝的酒精中毒了,时不时往他那边看一眼。 沈清澜接到酒吧经理给她打的电话时已经准备入睡了,得知儿子喝的烂醉,又起床穿衣服。 傅衡逸见状,问道,“怎么了?” “我有点事儿出去一下,你先睡吧,晚点回来。”沈清澜没说儿子喝醉了,随便扯了一个借口。 傅衡逸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了,“这么晚出去做什么?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你继续睡,一点小事,我处理完了马上回来。” “既然是小事不能明天处理?”傅衡逸不放心她大半夜一个人出去,起身就要跟她一起。 沈清澜阻止,“你先睡吧,我很快就会回来,你去了就是添乱,而且你要出门,身边势必要跟着警卫员,我做事情不方便。” 傅衡逸眼神微变,只以为出事的是伊登他们,“有危险吗?” 沈清澜失笑,“你想多了,没有任何危险。”说完直接离开了房间。 傅衡逸倒是想跟她一起去,但就像是沈清澜说的那样,他现在出门都有警卫员随行,沈清澜要是想做什么并不方便,而且她既然说了没有危险,想必是真的没事儿,于是安心地在家里等着她。 沈清澜到酒吧的时候,酒吧里依旧热闹得很,傅宸轩趴在吧台上,似乎是睡着了。 吴经理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防止别人打扰他。看见沈清澜,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老板,您可来了,傅少他……” 沈清澜看了一眼儿子,摆摆手,“他喝了多少?” 吴经理伸出三根手指,“三瓶。” 沈清澜看了一眼桌上的空酒瓶,眼神微凝,上前就想将儿子给扶起来。 “老板小心。”吴经理着急地喊了一声。 与此同时,沈清澜的手已经搭在了儿子的肩膀上,傅宸轩握住她的手腕就要用力,却被沈清澜反手压制住他的动作。 傅宸轩还想动手,只是迷迷糊糊间眼前出现了自家母亲的脸,傅宸轩微愣,“妈。” 沈清澜皱眉看着他,“醒了?” 傅宸轩晃了晃脑袋,努力看清眼前的人,确实是他的母亲,混沌的神志清醒了一些,“妈,你怎么来了?” 沈清澜见他醒了,放开他,“既然醒了就跟我回家。”她的声音带着凉意。 傅宸轩听话地站起来,跟在她的身后。 沈清澜直接将他送到了市中心的公寓,傅宸轩刚进房间就躺在了床上,他的头好疼,天旋地转的。 沈清澜拿了两粒醒酒的药给他,这是她刚才在楼下的药店买的。 “傅宸轩,吃药。” 傅宸轩听话地坐起来,乖乖张嘴,沈清澜将药塞进他的嘴里,又给他喂了一点水。 “妈,我好难受。”傅宸轩忽然抱住沈清澜的腰,低声开口。 这样的傅宸轩倒是跟小时候一样,他幼时生病了也会这样抱着她,用软糯的童音说道,“妈妈,我好难受。” 沈清澜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伸手摸摸他的头发,他的发质跟傅衡逸的很像,硬的有些扎手。 “发生什么事情了?”沈清澜柔声问道。 傅宸轩一脸委屈,“妈妈,她不要我了,她走了。” 沈清澜眼神微闪,声音越发温柔,“谁?” “顾青竹。” 顾青竹?沈清澜第一次从儿子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不过这个名字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安安,你喜欢顾青竹?” 傅宸轩摇头,“我不喜欢她,她一声不响就走了,我凭什么喜欢她?妈妈,我找不到她。” 沈清澜察觉到衣服上的湿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从未想过她这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儿子有一天竟然也会为情所困。 “妈妈,我找遍了所有我能找到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妈妈,我好想她。” 沈清澜摸摸儿子的脑袋,“安安,别难过,妈妈帮你一起找。”从傅宸轩十岁以后,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这个儿子采取的就是放养政策,儿子的事情基本都是他自己做主的,她会给出建议,却不会帮他做决定,也不会去插手他的事情,可是现在看着儿子这样,沈清澜还是心软了。 “妈妈,你说她还活着吗?” “一定活着。” 沈清澜一直到傅宸轩睡着了才离开公寓,她倒是不担心他半夜会耍酒疯,傅宸轩的酒品很好,即便喝醉了也只是闭着眼睛睡觉。 回到家时傅衡逸还没睡,靠在床头看电视,明显是在等她回来。 “怎么一股酒气?”傅衡逸皱眉。 “别人身上的,不是让你先睡吗,怎么没睡?”沈清澜转移话题。 “你不回来我怎么安心睡觉。” 沈清澜失笑,“我洗漱一下,马上睡觉。” 第二天一早,沈清澜起床后照例跟傅衡逸一起出去晨跑,回来的路上,沈清澜状似无意地开口,“顾青竹最近怎么样了?” “顾青竹?谁?”傅衡逸疑惑地看向她。 沈清澜侧头,正好对上傅衡逸疑惑的眼神,心中微愣,难道是她记错了? 摇摇头,“没什么。” 傅衡逸也没有追问,回到家换了衣服吃过早饭就去部队了。 沈清澜让阿姨煲了一点粥给傅宸轩送过去。 她到的时候傅宸轩似乎是刚醒,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看见是她,似乎有些意外,“妈,你怎么过来了?”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忘了?”沈清澜挑眉。 傅宸轩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脑海中隐约有一些片段,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神情有些不自在,揉了一把头发,“妈,抱歉。”他昨天晚上真的是喝多了。 沈清澜走进去,将粥放下,“赶紧洗漱一下,过来喝粥。” 傅宸轩点点头,走进房间。换好衣服出来时,沈清澜已经将粥倒在了碗里。她没有提昨天晚上的事情,傅宸轩便也闭口不言,安静的喝粥。 “宸轩,晚上记得回家吃饭。”沈清澜见他将粥都给喝完了,就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傅宸轩点头,将母亲送到门口,犹豫着问道,“妈,昨晚上我没有说什么吧?”他只能想起某些零星的片段,很多都记不清了。 沈清澜挑眉,“你想跟我说什么?” 傅宸轩摇头,“没有,我怕自己发酒疯。” “你昨天晚上到家就睡了。”沈清澜淡淡地开口,见他不自觉地皱着眉头,叮嘱了一句,“要是还是不舒服就在家里休息一天,不需要这么拼命。” 傅宸轩点头,“谢谢妈,我等下就去休息。” 沈清澜嗯了一声,也不再说其他的,心中已然有了主意。有些事情她可以不管不问,让儿子自己做决定,但是她必须了解事情的经过。 等到沈清澜离开之后,傅宸轩也没有去休息,而是从手机通讯录里翻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是我,傅宸轩……我想知道顾青竹现在在哪里……我怀疑她已经回来了……你去查,不管多困难都要找到她,价钱不是问题……我不想等太久,一个星期,最多一个星期,我必须要知道结果。” 挂了电话,傅宸轩站在阳台上怔怔的看着远方很久很久。 ——傅宸轩,你会一辈子陪着我,永远不离开我的,对不对? ——是,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必不会离开你。 ——那要是有一天我消失了呢? ——掘地三尺,我也会找到你。 ------题外话------ 来不及码字了,分成两章更新,另一张在晚上。既然大家都这么好奇顾青竹,那么下一张就让她出来吧 ** 推荐好文,《恋爱手册,萌妻掌上宠》 作者:森燃燃 简介:举世瞩目的一代王者,含恨消亡……再次睁开眼,她竟变成一名软萌的十七岁少女! 清纯无辜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腹黑桀骜,狡诈如狐的王者之心。 一双素手搅动乾坤,却无人能查到她的蛛丝马迹。 他权势巨大,是铁血冷漠的阎王,孤傲冰冷的外表下,却有一颗只对她温柔的心。 他不相信任何人,却愿意把后背留给她。 他说:“阿秋,留在我身边,你想要的我来给你。” 世界再美,也不及他万分之一。有他在,她哪也不去! 本文1V1,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现代苏爽宠文,轻松搞笑,暖到心坎里!走过路过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