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8.顾青竹,你在哪里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8.顾青竹,你在哪里

众人围成一圈,傅书艺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副扑克牌,从里面抽了一张,“就用这个吧,等下我闭上眼睛打节拍,停下的时候,纸牌在谁手里就是谁了。真心话和大冒险各选一个。” 众人没意见,第一个就是果果,傅书艺看了一眼果果,眼珠子转啊转的,傅宸轩一看就知道她又有了鬼主意,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傅书艺哼哼一声,一脸期待地看向果果,“果果姐,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果果想了想,选了大冒险。 傅书艺有些失望,她是希望果果能选真心话的,这样或许还可以来个表白,可惜呀可惜。她看了一眼果果,满眼的恨铁不成钢之色,果果微微低头。 傅书艺拿着手机,“让我来看看,给你选个什么样的惩罚好呢。”她的眼中闪着亮光,就像是一只小狐狸。 白俊楠正好坐在她的对面,眼睛在她的身上扫了一眼又一眼,见着她这副犹如小狐狸般的模样,眼睛里满是笑意。 “有了,就这个吧。找一个在场的你认为最帅的男生,并给他一个拥抱,说一声我好喜欢你。” 傅书艺说完,对着果果猛眨眼睛——【看吧,我对你好吧。】 果果神情有瞬间的僵硬,却片刻恢复自然,她的视线在在场的男士身上转了一圈,还别说,今天来的这几个男人颜值都不错,随便一个走出去,都算得上是一个大帅哥。 “果果姐,你快点儿。”傅书艺催促,说完还看了一眼裴浩的方向,这可是个好机会,不管是游戏还是真心,好歹也是表白啊。 果果站了起来,傅书艺握紧了拳头,比她还紧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要表白呢。 却只见果果直直的朝着傅宸轩走了过去,看得傅书艺那叫一个着急,恨不得立刻走过去将她拉回来。 “宸轩哥,我能抱你一下吗?”果果一脸笑意地看着傅宸轩,傅宸轩站起来,朝她张开了手臂。果果抱住了他的腰,“我好喜欢你,宸轩哥。” 林静的脸色有些发白,只是隐在黑暗中,并没有人察觉,她的手轻轻地颤抖着,心中微酸。 傅书艺一直留意着裴浩的神情,可是从头到尾,他的神情一直是平静的,甚至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 傅书艺觉得自己看不透裴浩,她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虽然大家都知道果果跟傅宸轩之间只有兄妹之情,可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向另一个男孩子表白,即便是游戏,也该有所反应吧,难道自己真的感觉错了,裴浩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果果? 傅书艺眼神疑惑,视线在裴浩,傅宸轩和果果之间来回扫过。 傅宸轩微微一笑,抬手摸着果果的头发,压低嗓音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别怕,我在。” 果果的心中微暖,随后放开傅宸轩,走回了座位上,傅书艺一脸遗憾地看着她,浪费了一个好机会啊。而果果却只是伸手在她的手背上捏了一把,示意她不要胡闹。 傅书艺叹气,这俩人何时才能走到一起,可别他们俩不着急,却急死了她。 游戏继续,依旧是傅书艺打着节拍,这一次,被抽到的是林静。 “林静姐,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林静看了一眼傅宸轩,选了真心话。 傅书艺眼神微闪,笑眯眯的问道,“林静姐,你初吻是什么时候?” 话音刚落,傅书艺就得到了傅宸轩一个警告的眼神,傅书艺微微转头,权当没看到。 林静抿唇,火光映照下的脸微微发烫,小声开口,“我没有交过男朋友,初吻还在。”她的声音很轻,只有离得近的几个人听到了。而恰好,傅宸轩就听到了。 傅书艺没有听清,本想让她重复一遍,却见自家大哥正冷眼盯着她,明显是有些生气了,于是只好作罢。 随后几次,林静和果果的运气都很好,没有被抽到,而傅书艺对其他人也都是轻拿轻放,不管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都很克制。 “我们在玩儿最后两轮,玩好就睡吧。”傅宸轩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将近十点了。 众人纷纷点头。 这次被抽到的是傅宸轩,还没等傅书艺开口,傅宸轩直接选了真心话。 这可是自家的亲大哥,所以傅书艺也不敢太过分,于是就想象征性地问他一个问题。不过视线在扫过一脸紧张的林静时,她却忽然改变了主意,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大哥。 傅宸轩一见她这表情,就知道这丫头铁定又想到了什么馊主意。只是他警告的目光对于傅书艺来说已经没有一点杀伤力了。 “哥,你有喜欢的女生吗?你喜欢的女生今天在现场吗?”傅书艺八卦脸。 傅宸轩神情淡淡,“你这是两个问题。” “这就是一个问题呀,选择题嘛,我们马上就结束了,今天晚上玩了这么多轮没有你,你好歹配合一下,我想这个问题大家都应该很好奇吧?”她说着还向众人眨了眨眼,在场的人十分配合的点了头。 白俊楠更是开口说道,“今天晚上我都玩了三轮了,你一轮都没轮上。现在轮上了,怎么着你得配合一下吧。” 只是这话却得到了傅宸轩的一个大白眼。 有人帮腔,傅书艺顿时就得意了,定定的看着自家大哥,就等着他回答。 傅宸轩无奈地看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二人,抿了抿唇,缓声开口,“不在。” 他说的是不在,而不是没有,相当于是变相的承认了自己有喜欢的女生,只是不在现场而已。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自然听懂了他的画外音,林静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燃烧着的篝火,却只觉得浑身发冷。 回来之前,她是有想过傅宸轩或许已经有了女朋友。可是这样的想法,只是在心中转了一圈便消失了。 她忽然想起来简单的话,她说过像傅宸轩这样的男人,要么不动情,要么便是一辈子,若他喜欢上了别人,那么她林静就绝对没有机会再走进他的内心。 所以,她终究是来迟了吗? 傅书艺还想问那个女生是谁?只是也知道自己若再问下去,改天是铁定会被自家大哥收拾的。 别看傅宸轩平日里极宠她,可若真发起火来,那手段...... 傅书艺想起自己曾经被大哥整治的画面,抖了抖身子,强制性的压下了想继续追问的念头。算了算了,管他大哥喜欢的是谁?只要这个人不是林静就好。 最后一轮被抽到的是威廉,傅书艺只是象征性的问了一个问题,便结束了游戏。众人各自起身,回到属于自己的帐篷。威廉和李蒙一间,傅宸轩、白俊楠和裴浩一间。 果果和傅书艺先进帐篷了,而林静则是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进来。进来时,她的脸色依旧不好。果果看了她一眼,关心的问道,“林小姐,你,身体不舒服吗?” 林静微微摇头,“我没事儿,山风有些大,估计有些着凉了。” 果果从包里拿出感冒药,“林小姐,你若是感觉不舒服的话,就吃两粒感冒药吧,以防万一。”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睡一觉就好。”林静说完,在属于自己的睡袋里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傅书艺暗地里拉了果果一把,朝她使了一个眼色,果果只是笑笑,轻轻摇头,无声的说了一句,“睡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傅书艺就行了,起床时,帐篷外已经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她看了一眼林静和果果,俩人都还在睡。于是便放轻了手脚,轻轻的爬出了帐篷。 帐篷外是傅宸轩和白俊南,“俊楠哥,早。” 白俊南温润一笑,“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已经习惯了,我平时在家里也没有睡懒觉的习惯,而且看日出嘛,起的迟了就没得看了。” 昨天晚上,他们商量好了今天要去看日出。 “书艺,去将他们都叫醒,要不然日出该来不及看了。”傅宸轩吩咐妹妹,傅书艺点点头,挨个帐篷去叫人。众人陆续从帐篷里爬出来。 林静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却比昨天越发沉默了。傅书艺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不点破,众人赏了日出,又吃了准备好的早餐,这才结伴下山。 “林静,你坐我的车吧。”傅宸轩对林静说道,来的时候,林静是打车来的,回去这边自然是打不到车的。林静也没有拒绝。 “果果姐,你坐裴浩哥的车吧。” 傅书艺一把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然后对果果说的,说完还直接按了车控锁。 果果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做,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而这一次,傅宸轩竟出乎意料地没有反对傅书艺的做法。 裴浩自然听见了傅书艺的花,将果果的背包接过来,放在了后座,“上车吧。” 他的神情太过于自然,她要是扭扭捏捏的,反倒显得她不自然了,于是果果坦然地坐了进去。 回去的路上,果果一直很沉默。裴浩看了她一眼,轻声笑道,“小丫头这是怎么了?这次见到我都不爱说话了。” 果果正在想事情呢,突然听到裴浩开口,还吓了一跳,回神看着他,“裴浩哥,你刚才说什么?” 裴浩一转头就对上了她明亮而清澈的眼睛,微微一笑,“我说,你平日里那么闹腾的一个人,这次怎么这么安静?” “没有啊,我不是跟之前一样吗?”裴浩微笑不语, 果果犹豫了几秒,轻声开口,“裴浩哥,我听说,你跟女朋友分手了,是真的吗?” 裴浩脸上的笑意不变,“嗯,是真的。” “裴浩哥,你别难过,总有一天你会遇见一个你喜欢的,也喜欢你的人。”果果一脸的真诚。 裴浩好笑,“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伤心了?” 果果微愣,只以为他是佯装坚强,于是安慰他,“裴浩哥,你不用不好意思,你就算是伤心,我也不会笑话你的,而且情绪憋在心里久了,会憋坏的,你可以发泄出来。” “小丫头想多了。我跟她是和平分手,谈不上什么伤心不伤心。” “裴浩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就是那种很喜欢很喜欢,想跟她在一起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 裴浩扫了她一眼,不解,“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在想,如果你真的喜欢你的前女友,那么即便是分手了,也该会难过吧。” “果果,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必须要以喜欢为开始,以婚姻为结尾。也不是所有要结婚的男女,都是彼此深爱。” 这一次轮到果果不解了,“难道不是有了爱情才会决定结婚了吗?强行将两个不相爱的人绑在一起,是一件多痛苦的事情,难道裴浩哥你也主张这样的无爱婚姻吗?” 裴浩眼神一暗,抿唇不语。 果果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裴浩的回答,心中不禁有些失望。有些事情似乎跟她想的有些不一样。 裴浩没有跟果果解释,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天。 到了韩家门口,果果直接开门下车,连个谢谢都没说,裴浩好笑的看着她的背影,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渐渐凝固,最后逐渐转换成了悲伤。 林静到家时,简单正坐在电脑前码字,看见她回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她,“静静,怎么样?成功了吗?傅宸轩是不是已经接受你的表白了?” 林静摇头,“我没有跟他表白。” 简单啊了一声,“这是为什么呀?不是说好了趁着这次机会向他表白吗?” “这次不只是我跟他两个人去露营,还有其他的几个朋友,没有找到机会,而且......”她顿了顿,眼神悲伤,“简单,我可能已经失去他了。” 简单越发疑惑,“什么叫不是你们两个去爬山,还有什么叫已经失去他了?静静,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林静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简单,包括真心话大冒险里傅宸轩说的话。 “这么说,傅宸轩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可是不对呀,没听说,他有女朋友啊,静静,你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搞错的,是宸轩亲口说的。” “我倒觉得这件事可能是假的,毕竟你们只是玩游戏,游戏中说的话能当真吗?”简单不以为意,因为林静的关系,她关注傅宸轩好久了,别说是女朋友,就连绯闻女友都没有一个,身边更是干干净净的,除了一些烂桃花,似乎就没有其他的女人。这样的人,说他已有喜欢的人了,怎么想都不像是真的。 “宸轩不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简单,他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我来迟了。” “静静,你先别这么沮丧,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问清楚的好,也许是我们搞错了呢。” 林静红了眼眶,“他亲口说的,不会错的。简单,你说当年我若是没有随着我父母离开京城,事情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静静,你别这么想,这事情还没确定呢,你就在这里自己吓自己,要不这样吧,你改天请他吃个饭,直接将事情问清楚,也省得你自己在这里胡乱猜测。” “那要是他真的有了呢?” 简单一滞。 她看向林静,“静静,若是傅宸轩真的有了喜欢的人,你会怎么办?” 林静摇头,“我不知道。”从知道傅宸轩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她的脑子就一直很乱。 林静的神情十分茫然,简单看着她,踌躇了好久,这才缓声开口,“静静,虽然这话我不想说,但是我们是朋友,我还是想知道你心中到底怎么想的,对于傅宸轩。” 林静摇头,“简单,我是真的很乱,我满脑子都是宸轩喜欢的那个女孩到底是谁?他们两个现在又是什么关系?”原本林静在看到傅宸轩对果果的贴心举动之时,还以为傅宸轩喜欢果果,可是在他说出自己有喜欢的人,但那人却不在,l现场的时候,她就知道,果果不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可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静静,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傅宸轩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出现了,并且要跟他在一起,你会怎么办?你会放弃傅宸轩吗?” 林静一怔,愣愣地看着简单,“放弃?” 简单点头,“是啊,放弃,你会吗?” “简单,我回到京城,都是为了他。” 或许对于傅宸轩来说,她只是儿时的玩伴,可是对于她来说,傅宸轩却是她心中的执念。是她放在心里惦记了20多年的人,或许一开始那种感情,叫友谊,可是这样的感情,在她尚未发觉的时候,便已成了该爱情。 简单是知道的林静对傅宸轩的执着的。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担心。 “静静,如果傅宸轩真的喜欢上了其他人,并且要跟那个人在一起,那你还是放弃吧。我不想你受伤。”更不想林静因为一段感情而变成自己不认识的人。 简单是个写小说的,在她的笔下有很多因为爱情而失去理智的女配,可是这样的女人谁说在现实生活中就不存在呢? “简单,或许就是我们想多了呢?”林静不确定地说道,“他们既然现在没有在一起。那么或许他们早就已经分手了,若是这样的话,我还是有希望的,对不对?”她满眼的希冀与忐忑,就像是一个迷路之后,慌张又无助的孩子。 这样自然是最好的。毕竟若是傅宸轩还单身,那么林静追求他就不算是破坏人家的感情。简单是最痛恨那种插足他人感情的小三的,所以她不希望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后变成她所讨厌的那种人。 “静静,我觉得我们还是先搞清楚傅宸轩说的到底是真是假,若是真的,我们再想想到底该不该继续坚持,你觉得可以吗?” 林静嗯的一声,低着头,良久不语。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神情有些紧张,拿起手机走到了阳台,并把阳台门给关上了。 简单一看就知道这电话肯定是林静家里打来的。 打电话的是林静的母亲。 “静静,你去京城也有三个月了,打算什么时候回来?”电话刚一接通,林母就冷声质问道。 林静一滞,小心翼翼的开口,“妈,我刚来京城三个月,工作刚刚转正,我暂时不能回去。” “你不回来我跟你爸怎么办?难道你就让我俩在大西北这么呆着?” “妈,当初我们不是说好给我一年的时间吗?”当时她要来京城,父母是反对的,为此她苦苦哀求母亲,才跟母亲求得了一年的时间,一年后,她就会回西北去陪父母。林静是想趁着这一年的时间跟傅宸轩表白心意,若是能在一起,那便再好不过。 “林静,我看你就是故意躲着我跟你爸爸吧?怎么,现在是开始嫌弃我跟你爸不能给你大小姐的生活了是吗?” 林静脸色微变,放软了语气,“妈,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你跟爸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们?只是西北那边,我确实不太好找工作,京城有更多的发展机会,而我又还年轻,我想试试。” “不用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林静,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要给我跟你爸养老,当初要不是你,你弟弟他就不会死。你欠我一条命。” 林静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嘴唇轻轻颤抖着,握着手机的手有些发白。 当初她弟弟遭遇意外,被车碾死,而车祸发生时,她就在不远处玩耍,她母亲认为是她没有看好弟弟,才导致弟弟丧命,将弟弟的死归咎于她的身上,从那以后,她母亲的性情大变,虽然从未动手打过她,可是却也未曾给过她一个笑脸。这些年来,她的日子并不好过。 “我知道了。”林静喏喏开口,她不敢出言顶撞她的母亲,生怕激怒了她,而让她歇斯底里。 她曾见过那样的母亲,将她当做仇人,用世界上最狠毒的语言羞辱她,折磨她,若不是她爸爸及时赶回家,从中调和,恐怕她也会被她母亲给逼疯的。 “三个月,我给你三个月时间,三个月后必须回来,不然,我就去京城找你。”林母说完就挂电话。 林静看着暗下去的屏幕,眼泪继续在眼眶中,终究缓缓滑落。 “傅宸轩,你救救我,好不好?”她望着漆黑的夜空,轻声呢喃。 露营回来之后,生活再度恢复了平静,傅宸轩依旧忙碌着公司的事务。 只是,傅书艺经常往公司跑,然后在傅宸轩的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好半天。 “你最近这么闲,都不用上课吗?”傅宸轩看着再一次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妹妹,温声问道 傅书艺笑眯眯,“不忙,一点都不忙,功课我都完成了。哥啊,你就跟我说说呗,你喜欢的到底是谁呀?”这个问题她已经好奇很久了,可她哥就是死活不愿意说。 “不过是个游戏,我说的你也当真了?”傅宸轩对妹妹的执着有些无奈,都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傅书艺天天缠着他问这个问题。 “切,这种话你骗骗三岁的小孩子就得了,你以为我会信?哥,我敢肯定你的心里一定有个女孩子。不是果果姐也不是那个林静。你就告诉我呗,她到底是谁呀?”不得到这件事情的答案,她的心里就像有只猫在挠着,难受的紧。 “傅书艺,你现在是越来越八卦了。你这是打算毕业后转行去当八卦记者?” “哥,你别给我扯开话题,我可是认真的,你要是再不告诉我,我就跟妈妈说,我看你到时候会不会跟妈妈说实话。” “傅书艺。”傅宸轩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充满了警告。 傅书艺翻着大白眼,“我知道我叫傅书艺,哥,今天你要是不告诉我答案,我还就坐在这儿不走了。”她一屁股坐在傅宸轩对面的椅子上,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 “书艺,这个重要吗?” 傅书艺点头,“重要,当然重要。说不准她就是我的未来嫂子,我总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俘虏了我这么优秀的大哥的芳心吧。” 傅宸轩淡哂,他优秀吗?他若是真的优秀,那个人会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就离开吗? “哥,你在想什么呢?”傅书艺伸手在傅宸轩的眼前晃了晃。 傅宸轩回神,神情淡淡,“没事。你要是喜欢就在这里呆着吧,等下我要开个会。” “哥啊,你真的不愿意跟我说说我未来嫂子的事情?“傅书艺还是不死心。 “傅书艺,你要是太闲了,我可以跟妈建议给你报几个兴趣班,插花,围棋,书法,你想学什么都可以。” 傅书艺神情一僵,顿时告饶,“哥,我错了,我现在就走。”她是最讨厌学这些东西的。小时候学书法,那叫没办法,等把字练好了之后,她就彻底不学了。至于围棋,,园艺插花,那她就更是十窍通了九窍。傅书艺站起来,拿起自己的背包就要走人。 “等等。”傅宸轩叫住她,傅书艺转头,神情疑惑,“哥,有事儿?” 傅宸轩嗯了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道,“书艺,白俊楠太老了。” 傅书艺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傅宸轩说的是什么意思时,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哥啊。我跟俊楠哥只是朋友。” “那样最好,书艺,你还小,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至于恋爱以后可以慢慢谈。女孩子嘛。要好好挑,不能男人随便几句甜言蜜语就给哄走了。” 傅书艺一脸黑线,“哥,你这论调怎么跟爸爸一模一样?“他爸,从他15岁以后,就时不时的,在她耳边念叨着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少,不能轻易相信男人的话。 “我跟爸那是担心你被骗的,现在这个世道好男人不多了。”傅宸轩那个愁啊,自家妹子性子单纯,要是被骗了可咋办。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哥,我先走了。”傅书艺摆手,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傅宸轩的办公室,仿佛后面有人追赶似的。 傅宸轩好笑的摇摇头,总算是将这丫头给打发走了。他将手中的笔放下,怔怔的看着电脑屏幕。 四年了,她离开已经四年了,这四年中,他一直在找那个人。也在四处打听她的消息,可是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什么消息都没有。他就连她是否还活着都不能确定。 良久,傅宸轩回过神,继续投入工作中,此时他脸上的神情越发淡漠。 “宸轩哥,书艺怎么了?匆匆忙忙就走了,我跟她打招呼都没理。”果果手里拿着两份文件走了进来。 “这丫头太闲了。” 果果一听这话就笑了,“她还没死心啊,不过说真的,宸轩哥,其实我也挺好奇的。要不你就满足一下我跟书艺的好奇心?” 傅宸轩无奈,“你怎么也跟她一样胡闹?就是玩游戏时的玩笑话,不用当真。” 果果耸耸肩,“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就不问了。宸轩哥,晚上我要陪我爸去参加一个宴会,想早点走可以吗?” “去吧,家里司机来接吗?”深知果果路痴本性的傅宸轩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果果点头,她离开之后没多久,傅宸轩的手机就响了,是林静的电话。 “我晚上想请你吃个饭,有时间吗?” 傅宸轩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点点头,“可以,在哪吃?” “半夏西餐厅吧。那是家老字号餐西餐厅了,据说味道不错。” “好。”傅宸轩知道半夏西餐厅是因为他母亲沈清澜十分喜欢。 他到西餐厅门口的时候,刚好遇上了林静。 “还好没迟到。”林静微笑着说道。 “你不仅没迟到,还早到了15分钟。”傅宸轩微微一笑,他是个时间观念极强的人,不喜欢迟到,也不喜欢别人迟到。 林静显然是知道他这一习惯的,所以跟他出来,她从来没有迟到过。 “今天怎么想起约我一起吃饭了?是有什么事情吗?”点完菜,傅宸轩温声开口。 林静微笑,“最近都在忙公司的事情,也一直抽不出时间跟你联系。今天,正好有空,想起来了,就想约你一起吃个饭。” “你在新公司的工作适应吗?”傅宸轩问道。 林静点点头,“挺好的。公司的同事对我都很好,很包容,我有不懂的方面,他们都会指点我。” “那就好,你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打电话给我。” “算起来,我们俩家公司可是竞争对手,你这样叫我就不怕我泄露了你公司的秘密?” 傅宸轩微笑,“你会吗?” 林静轻笑,为着他眼中的信任,“不会。”如果这个人是你,我一定不会,她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那不就得了。对了静静,你回来这么久了,也没有听你提起过叔叔阿姨,这么多年没见。他们还好吗?” 林静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转瞬即逝,“挺好的,前两天我妈给我打电话还跟我提起了你。” “我也挺想阿姨的,下次一会再跟她打电话,记得帮我转告我对她的想念。” “好,我妈要是知道你至今还惦记着她,一定很高兴。” “叔叔现在工作顺利吧?” “顺利的,我爸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当年因为她外公贪污受贿的原因,她父亲被远调。这些年来,虽然兢兢业业的工作,可是受他外公的影响,升职却十分艰难,那些比他晚进部队,甚至表现不如他出色的,都已经升了职,可她父亲却还在原地踏步。若是换个心态不平衡的,恐怕这个家也早就散了。 傅宸轩毕竟不是部队里的,关心了几句便转移了话题。 吃完饭后,林静想去附近的街上走走,消消食。傅宸轩知道她在京城没什么朋友,倒也不拒绝。 “静静,上次爬山的事情,要跟你说声抱歉。”傅宸轩忽然开口,林静脚步微顿,看了一眼傅宸轩,“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本来说好是陪你爬山的,结果却叫了那么大一帮子人来。”傅宸轩其实是察觉到了林静的不合群的,只是碍于人多他没提。 林静微笑着摇头,“我没有介意,真的。我只是不太喜欢跟陌生人说话。” “我记得你小时候是挺活泼的一个人。”傅宸轩说道。林静性子是真的变了很多。 林静笑笑,“人总是会变的。而且都已经20多年了。长大后的性子能跟小时候一样吗?就连你也变了。” 傅宸轩想了想自己的成长轨迹,失笑,是啊,其实他也变了很多。 “说起小时候,我对小时候那些经历还挺怀念的。20多年没回来,京城这座城市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刚来时差点没认出来。”林静感慨地说道。 “是啊,别说你20多年,我四年前出国留学的时候,还不是现在这番模样。时代发展太快了。” 林静侧头看着傅宸轩的侧脸,这个男人身上似乎就没有不完美的地方。 她看的有些入迷,傅宸轩忽然拉了她一把,“小心。” 一辆车擦着林静的身体飞驰而去,刚才若不是傅宸轩拉了她一把,她就要被车子给带倒了。 “谢谢。” 傅宸轩放开她的手,略带责备地开口,“想什么呢,怎么走路都不专心?” 林静俏脸微红,她总不能说她是因为看傅宸轩入迷了,完全忽略了周围的环境吧。 “没什么,想到了一些往事,一时间走神了。宸轩,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傅宸轩低头看她,神色温和,“什么事情,你说。” 林静微微低着头,她今天披散着头发,从傅宸轩这个角度看过去,看不清她的表情。 林静踌躇了片刻,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傅宸轩也不催她,“宸轩,我想跟你说的事是我......”喜欢你三个字还没出口,傅宸轩忽然跑了。 傅宸轩越过重重人海,忽然拉住了一个女孩的手臂。 “顾青竹。”他喊道。 那姑娘转过头,一脸惊艳的看着傅宸轩,“帅,帅哥,你有事儿吗?” 姑娘虽然长得漂亮,却不是他要找的人,傅宸轩失望地放开她的手,“抱歉,认错人了。”说完,转身离开。 姑娘看着他的背影,神情遗憾。 傅宸轩的视线在人群中来来回回地扫荡着,却没有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难道真的是他的错觉吗? 顾青竹,你到底在哪里? “宸轩,你怎么了?”林静气喘吁吁地跑上来,刚才他什么话都没说就跑了一脸的焦急之色。 傅宸轩抿唇,摇摇头,“没事,刚才以为看到了一个熟人,后来才发现是自己看错了。静静,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 林静看着他的眼睛,片刻后,微微摇头,“没事,我刚才就是想跟你说,我可能过段时间要回家一趟,今天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要上班,就先回去了。” 傅宸轩现在满脑子都是另一件事儿,丝毫没有察觉她此刻的异样,“行我送你。” ------题外话------ 顾青竹……忽然发现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上一篇   番二 7.露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