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6.傅宸轩,好久不见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6.傅宸轩,好久不见

傅宸轩的公司经过一个月的忙碌,已经开始走上正轨,而他也终于有机会舒一口气。 “宸轩哥,我们晚上去哪里吃?”果果从办公桌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她现在业务是越来越熟练了,虽然算不上游刃有余,但起码不会像刚开始那样感到吃力。 因为公司刚刚起步,大家都很忙,就连周末都在加班,晚饭基本也靠外卖,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一些了,自然要吃一顿好的。 傅宸轩从电脑屏幕上抬头,“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吗?” 果果黑线,“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傅宸轩抬手揉了揉额头,他今天遇到了一个问题,一直在研究,俨然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其他人呢?” “都已经走了,看你在工作,我就让他们先走了。” 傅宸轩闻言,微微挑眉,他本想今天请大家放松一下的,既然这样,那就改天吧。 收拾了东西,傅宸轩站起来,“那我们也走吧。” “宸轩哥,你今天请我吃饭吧,吃了一个月外卖,我馋的紧。”果果可怜巴巴的说道,她长这么大,绝对是第一次吃这么多外卖。 “行,想吃什么,今天你就是想吃龙肉,我也想办法给你弄来。”傅宸轩说得十分豪气。 “我想吃牛排。”果果直接点了西餐。 傅宸轩没有任何意见,车子拐了一道弯,带她去了附近的一家高级西餐厅。 “从下周起就不用加班了。这个月辛苦你了。”傅宸轩看着果果明显瘦了一圈的小脸,歉意地说道。 果果摇头,“我倒是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在你这里比我爸那里好多了。”在傅宸轩的公司,没人将她当做韩氏集团的千金,她只是一个新人,虽然工作上会有很多不足,甚至出现失误,但是大家都会善意地提醒或者是帮助她,不像在韩氏,即便明知道她做错了,那帮人也只当是没看见,就因为她爸是韩奕。 “这一个月的工作还适应吗?”傅宸轩又问道。 “适应的很好啊。”果果随意地说道,自由自在的,太舒心了,就算是累点她也甘愿。 “下个月开始我们的一个新的APP就会正式进入研发阶段,到时候公司里会越发忙碌,你这个月一定要将工作彻底熟悉起来,做到游刃有余,所以接下来还有你辛苦的。” 果果幽怨地看着他,“宸轩哥,你知道现在的你像什么吗?” 傅宸轩疑惑,等着她下面的话。 “就像是周扒皮,万恶的资本主义家。”果果吐槽,却也仅仅呼死你吐槽,并无任何的不快。 傅宸轩笑笑,“那是你没见过我更加周扒皮的时候,我记得我们几个最开始的时候,连续一个多星期都是吃住都在公司。” 果果惊讶,“你们公司还有房间睡觉?” “打地铺,不过那时候还是夏天,在地上铺个垫子就能躺着睡一觉。” “为什么不回家睡?”果果不解。 “赶项目啊,那时我们开发的一款办公软件被一个公司看中,结果就在签合同的前一周,我们发现那款软件存在漏洞,所以只能加班加点将漏洞找出来并修补好。”那是他们公司成立后的第一笔单子,第一仗自然是要全力以赴的。当时整个公司就他们五个人,几乎是不眠不休地修补完了漏洞。 果果无法想象那样的艰辛,心疼地看着傅宸轩,“宸轩哥,你们好辛苦。” 傅宸轩笑,其实真的认真算起来,他们已经不算辛苦了,虽然说他是白手起家,可是他的起点还是比那些真正白手起家的人来说要高得多。 两人谈着公司的事情,还有傅宸轩这几年的留学经历,饭桌上倒也十分愉快。 “宸轩哥,你说你大学时候,又要忙着课程,又要忙着公司,怎么还有这么多时间参加那些社团活动啊,跟你相比,我的大学生活可就要乏味多了。”果果有些遗憾,被自己虚度的那些光阴。 “当初我要是跟你一起出去多好。”果果感慨地说了一句,这样她跟裴浩之间或许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烦恼。 想到裴浩,果果脸上的笑意淡了一些,视线从眼前的牛排上滑过,顿时没了兴趣,视线在餐厅里一转,忽然就顿住了,脸色微微发白。 傅宸轩正在跟她说话,却没有得到她的回应,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看到了裴浩,他不是一个人,对面坐着一个女人。 傅宸轩微微皱眉,看向果果,“果果。” 果果回神,脸上的笑意透着苍白,“宸轩哥,那个就是他的女朋友吗?看着还挺漂亮的,他们现在应该都已经见过双方的家长了吧?” 这一个月来,她强迫自己不去关注裴浩的消息,也从来没有在傅宸轩的面前提起他。她是喜欢裴浩,也想跟裴浩在一起,可是裴浩有了女朋友,她的家教不允许她做出破坏人家感情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被裴浩拒绝之后,她就主动远离了裴浩的原因,如果当初她表白时,裴浩依旧是单身,那么即便是被拒绝,她也不会放弃的。 傅宸轩不知道该怎么跟果果说裴浩跟他女朋友之间出了问题这件事,毕竟问题是否解决他也不清楚。 “果果,我们走吧。” “不用,宸轩哥,我还没那么脆弱,而且裴浩哥是我们的朋友,我也不可能躲他一辈子,总要面对的。”果果朝着傅宸轩笑笑,这些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傅宸轩,还是在安慰她自己。 傅宸轩心有不忍,他也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吃个饭都能遇到裴浩。 果果却已经重新低头吃饭了,只是脸上却没有了刚刚的笑容,傅宸轩定定地看着她,果果朝他笑笑,“宸轩哥,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但是你看着我吃也填不了肚子啊。” “有个词叫做秀色可餐。”傅宸轩配合她转移了话题。 果果笑了,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宸轩哥,你这哄女孩子的甜言蜜语信手拈来,你怎么到了二十五岁还单身?” “我这叫宁缺勿滥。”傅宸轩淡定回应她的吐槽。饭桌上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起来。 果果控制着自己的眼神尽量不往裴浩那边看,强迫自己吃完了盘中的牛排。 原本是想趁着裴浩他们没有发觉之前,l先一步离开餐厅的。可没想到离开时还是碰到了裴浩。 “宸轩,果果。”裴浩叫住他们。 傅宸轩和果果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俩人。 “真的是你们,没想到你们也在这里用餐,早知道刚才就一起了。”裴浩看向果果的眼神十分自然。 果果冲着他笑了笑,叫了一声裴浩哥,随后便保持了沉默。 傅宸轩微微一笑,“我和果果刚下班,她说想吃牛排,便带她过来了,这位是?”他看向的是裴皓身边的女人。 “蒋晓月。”裴浩只说了名字,却没有介绍他们之间的关系。 傅宸轩的视线在二人的脸上转了一圈,隐约明白了什么,冲着蒋晓月微微一笑,“你好,我是裴浩的表弟。”他同样没有介绍果果的身份。 蒋晓月的脸色有些僵硬,只是碍于有其他人在,还是扬起了一抹笑,与傅宸轩和果果打着招呼。 “浩哥,我和果果还有事儿,就先走一步了。” 裴浩点点头,看了一眼果果,却见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傅宸轩扣着果果的肩膀,将她带出了餐厅。 “想要做什么?我陪你。”走出餐厅,傅宸轩对闷闷不乐的果果说道。 果果摇摇头,“宸轩哥,我哪里也不想去,你送我回家吧。” “行,上车。” 只是车子开到半路,傅宸轩拐了一道弯,直接开往了海边。 “宸轩哥,你带我来海边做什么?” “我突然想看海了,但一个人看海有点无聊。”傅宸轩随便扯了一个借口。 “宸轩哥,谢谢!”果果知道,傅宸轩哪里是想看海,他是担心自己心情不好,所以才想带自己来散散心。 傅宸轩抬手揉乱了她的头发,“真是个傻丫头。” 俩人在海边走了一段,随后,果果找了一块礁石,坐下静静地看着海面。 夜色已黑,海面上黑乎乎的一片,其实什么都看不清。 微凉的海风吹在身上,耳边是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傅宸轩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你现在可不能感冒了,要不然我可就少了一个得力助手。” 果果闻言,巴巴地说道,“难道我对你就只是助手吗?” “当然不是,你还是我的妹妹,你若是生病了,我会心疼的。” 果果满意了,“这还差不多。” 傅宸轩哭笑不得。 他们在海边呆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果果才站起来,“宸轩哥,我心情好多了,我们回去吧。” 傅宸轩没有反对,直接送她回了韩家。 果果走进家门,却发现她的父亲还没睡?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脚步一转,走向客厅,“爸,这么晚还不睡,看什么呢?”语气中带着小女儿的娇嗔。 韩奕的脸色有些黑,“都这么晚了,你还知道回来?” 果果淡定的在他的身边坐下,“今天宸轩哥请吃饭,我又跟他在海边逛了一圈,这才回来晚了嘛。” “哼,你现在心里眼里是只有傅宸轩那个臭小子,没有爸爸了是吧?” 闻言,果果就知道韩奕是吃醋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抱住了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上,“哪有,你是我最爱的爸爸,我心里怎么可能没你呢?你可是我最爱的男人哟。” 韩奕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就是嘴上说的好听。韩南烟?你自己说说,你都多久没在家里吃饭了?你一天到晚的都在忙些什么呢?” “爸,宸轩哥的公司现在不是刚上正轨吗?事情很多,那大家都在加班,我总不好一个人回来吧,要有同甘共苦的团队精神,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果果,爸爸就不明白了,之前在公司里当副总不是当的好好的嘛,干嘛要辞职受这份累?你是女孩子,好好享受生活不好吗?”这一个月来女儿起早贪黑的,还经常加班到半夜才回来,韩奕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若不是于晓萱阻止,这话他早就想说了。 “这不一样。在公司里,我是韩氏集团的千金,而不是副总,可是在宸轩哥那里,我是韩南烟。爸,我想做一个有用的人,而不是一只被你圈养在豪华宫殿里的金丝雀。”果果神情认真且严肃,丝毫没有玩笑的意味。 韩奕看着女儿,第一次觉得女儿真的长大了,懂事了,他摸摸女儿的头发,“可是果果,这样你会很辛苦。”果果是他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他对她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她这辈子能够平安喜乐,健健康康的长大,然后找个疼她爱她的人过一辈子,幸福终老,至于事业上是否有所成就,对于韩奕来说根本不重要。即便果果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败家女,他也有能力养她一辈子。 “我从来不怕辛苦。”虽然她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可却不是那么娇气的人,吃不得一点苦头。可以这样说,果果的性格中带着一股倔强。 “爸爸,你别这么担心我嘛。我今年都24岁了,不是四岁的小女孩。而且我去的又是宸轩哥的公司,他们还是很照顾我的,你就放心吧。” “那个臭小子,敢不照顾你试试,看我不好好收拾他。”说起傅宸轩,韩奕就来气,就这么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拐跑了,给他当牛做马的。 果果乐了,笑眯眯的看着她,“爸爸,不是我想打击你,你打得过宸轩哥吗?” 韩奕脸一虎,“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小丫头帮谁呢?” 果果继续笑眯眯,“你都说我胳膊肘往外拐了,当然是帮我宸轩哥了。” 韩奕抬手作势要打她,只是落在她身上时却轻轻的,更像是抚摸,“你就是吃定了我舍不得打你骂你。” 果果嘿嘿一笑,“所以我才最爱你嘛,爸爸。” “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要做可以,但是若是觉得辛苦了就回家。” “我肯定不会让你小瞧我的。爸爸,我今天工作了一天,好累,我先上去睡了。” “行,去吧。明天不用上班,在家里好好休息。” 果果点点头,转身上楼,走到一半想起什么,又停了下来,对着韩奕说道,“爸爸,你不睡吗?” “你妈要12点才能回家,我等她一会儿。” 果果抖了抖身子,表情夸张,“爸爸,不是我说你,你说你跟妈妈都20多年了,怎么还这么腻歪?亏得我今天晚饭吃的不多,要不然该被你们的狗粮吃撑了。” “小丫头满嘴胡说,赶紧上去洗漱去。”韩奕没好气。 果果冲着韩奕吐了吐舌头,转身跑了。 第二天是周六,也是沈睿钢琴独奏的日子。一大早,傅宸轩就被傅书艺给叫了起来。 傅宸轩昨晚送果果回去后,回家又处理了一点公司的事情,一直到凌晨两点才睡下。刚睡了不到六个小时就被妹妹叫醒了,这心情着实有些郁闷。 “哥,你赶紧起床,今天小睿是要上台演出的,我们作为她的亲友团绝对不能迟到。” 傅宸轩皱眉,“演奏会不是晚上吗?这大早上的叫我起来做什么?” “这么正式的演奏会,你总不能穿着一身休闲服去吧,当然是带你去做造型啊。”傅书艺说得理所当然。 傅宸轩黑线,“糖糖,你让我再睡一会儿,中午我起来跟你去做造型也来得及。” “哥别睡了,你看你的衣柜里都是一些休闲服,连套正式点的西装都没有,我们还要去商场给你买衣服呢,再不走时间真的来不及了。” 糖糖上前,想要将傅宸轩从床上挖起来,奈何力气不够大,拉不动。 “糖糖,傅书艺,我的好妹妹,你可饶了我吧。你哥我凌晨两点才睡,现在真的困得很,你让我再睡几个小时,下午再去买衣服做造型,完全来得及,或者你先去,我吃完午饭再去找你。” 傅书艺仔细的看着他的脸,见他眼底确实有黑眼圈,于是放开他的手,“好吧。那你好好睡,我中午给你打电话叫你起床。” 傅宸轩摆摆手,连眼睛都没睁开,“好,去吧。” 不过,好好的睡眠被打断,傅宸轩也没能继续睡下去,躺了五分钟,实在睡不着,索性便起床了。下楼的时候刚好看见沈清澜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洒水壶,似乎是刚从花园里回来,傅老爷子去世后,花园里的花草都是沈清澜在打理。 或许是因为这些年的修身养性,沈清澜比起年轻的时候温和了许多,带着岁月沉淀后的从容淡定。 “妈,早上好。”傅宸轩跟母亲打着招呼 沈清澜是知道儿子晚睡的,看了一眼手表,挑眉,“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傅宸轩无奈的说道,“今天是小睿演出的日子,糖糖一大早就把我叫醒了。” 想起自己风风火火的女儿,沈清澜也有些好笑,“既然醒了就下去吃个早饭。” 傅宸轩扒拉了一把头发,点点头,也就是跟家人住一起时,他的三餐才会固定。以前一个人在国外留学,又不住在艾伦叔叔家里的时候,他的早餐基本就是睡过去的,或者就是随便对付一顿,因此,他的胃其实并不是很好。 傅宸轩吃完早饭,又去书房处理了一些公司的事情,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拿着车钥匙出门。 但先去造型中心找傅书艺,她还在楼上做spa呢。 他索性在休息区坐下,找了一本杂志翻看着,打发着等待时的无聊时间。等傅书艺做完spa出来,已经过了饭点了,傅宸轩早饭吃的迟,倒是不饿,傅书艺可饿坏了,刚一出来就拉着傅宸轩去吃饭,随后二人直奔最近的商场,给傅宸轩买了一套西装,然后才奔向造型中心,等二人做完造型时间也差不多了。 沈睿的演出放在京城最有名的音乐厅。小小年纪能在这里演出,是对他实力的一种认可。 他们去的时候,化妆师正在给沈睿化妆,沈睿则是拿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发信息,见二人进来,将手机往口袋里一放,“哥,姐,你们来了。” “准备的怎么样?”傅宸轩温和的问道。 沈睿微微一笑,“差不多了。”为了这场演奏会,他足足准备了三个月,所有的曲子都已烂熟于心。 今天这样的日子,沈清澜是势必会出席的,所以当傅宸轩和傅书艺从后台转到观众席时,沈清澜已经就座了。 傅书艺直接在沈清澜的身边坐下,“妈,你今天好漂亮。” “你这意思是我平时不漂亮?”沈清澜挑眉看着女儿。 傅书艺笑眯眯,“哪能啊,我妈妈那可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即便不打扮,那也是倾国倾城的。” “油嘴滑舌。”沈清澜给了四字评价。 傅书艺权当这是对自己的赞美,毫不心虚的收下了。 傅宸轩坐在沈清澜的另一边,距离演出还有15分钟时,傅宸轩的手机震动了。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低声对沈清澜说道,“妈,我公司的同事找我,我出去接个电话。” 沈清澜点头。 “傅宸轩,真的是你啊,我以为自己看错了呢。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你。” 傅宸轩刚接完电话打算进去,就听到了一道略有耳熟的女身,他转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正一脸惊喜的看着他的简单。 简单穿着一袭连衣裙,快步走了过来,她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倒与那天在酒吧里的扮相有些类似。 “你也是来这里听音乐会的?”简单温柔地问道。 傅宸轩有些意外在这里遇见她,却礼貌的点点头。“是,你呢?一个人来的?” “不是,我跟我朋友一起来的,她去卫生间了,马上过来。对了,你也是沈睿的粉丝吗?” “算是吧。”傅宸轩淡淡的说道。 “我关注沈睿很久了,他真是个音乐天才。为了这次的演奏会,我可是提前一个月就开始抢票了,好不容易才抢到两张票。”简单微笑着说道。傅宸轩耐心的听着她说话,这个时候离开显得不太礼貌。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简单见他的身边没有别人,好奇的问道。 “跟家人一起来的,他们在里面。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进去吧。” “等等,我朋友还没来,等两分钟,你不介意吧?” 原本想离开的傅宸轩听了这话,停下脚步,笑意温和,“不介意。” 简单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见林静竟然还没出来,心中不禁有些着急,给林静发了一条信息。 其实今天能在音乐会上见到傅宸轩,并不是一个意外,而是简单精心设计的结果。 一个月前,简单就得到消息傅宸轩的表弟沈睿要在这里举行一场钢琴独奏会,简单猜测傅宸轩很有可能会参加,于是托了很多朋友才买到两张票,就是为了让林静和傅宸轩有一个故友重逢的机会。 不过她原先预设的是等音乐会结束再来个偶遇,却没想到还没开场就先遇到了,这算是这场精心布局里的一个小小的意外惊喜。 林静其实早就已经出来了,就站在拐角处,她看着正在与简单说话的傅宸轩,手心里微微出了汗,这是他们阔别20年后的第一次相见,心中难免紧张。 眼看着演奏会就要开始了,林静咬咬牙,快步走了过去,“简单,音乐会要开始了,快进去。”她装作没有看见傅宸轩的样子。 “静静,别着急呀,我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简单一把拉住她。 “静静?你是林静?”傅宸轩盯着林静的脸,忽然开口。 林静微愣,看向傅宸轩,眼中的疑惑渐渐转为了惊喜,“傅宸轩,好久不见。” 傅宸轩嘴角的弧度轻扬,“静静,好久不见。” “哎,你们认识啊。”简单适时出声。 傅宸轩微微一笑,“我和林静是儿时的玩伴,还是幼儿园的同班同学。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是朋友。” “我跟静静是大学时候的室友,我们可真有缘分,这样我就不用介绍你们认识了。”简单十分高兴,她就说嘛,也许人家傅宸轩根本没有忘记林静呢,就林静这个傻瓜,一直不敢跟傅宸轩相认,生怕人家已经忘记了她。 “音乐会马上要开始了,我们先进去吧,有什么话,等音乐会结束再说,傅宸轩,你觉得可以吗?” “当然。” 林静他们的位置自然不跟傅宸轩在一起,三人约好了等音乐会结束再出去喝一杯就分开了。 “静静,这下你放心了吧,人家傅宸轩不仅记得你,还一眼就认出了你。”简单心情十分愉悦,仿佛做成了一件大事儿。 林静笑容羞涩,她也没想到傅宸轩竟然真的还记得她。 “你说我等下见到他应该说些什么?”林静有些紧张地问道。 “当然是叙旧啊,这样才能迅速拉近你们彼此的距离嘛,等到许久完毕,还可以说说你们这些年各自的经历,二十年的空白,需要慢慢填补,所以你也不要太着急。”简单给她出谋划策。 林静认真听取着简单的建议,不过他们说话的声音很轻,等待沈睿上台演奏之后,都闭嘴不言了,毕竟是音乐会,交头接耳的不礼貌。 音乐会结束之后,傅宸轩没有跟着大家离开,而是说遇见了一个故人,跟人聚聚,沈清澜也不问遇见了谁,带着女儿就先回去了。 林静和简单就在门口等着他呢,怕错过了,简单还特意发了一条信息给他报告了她们的具体位置。 “傅宸轩,这里。”简单先看到了缓步而出的傅宸轩,朝着他挥挥手,傅宸轩走了过来。 “抱歉,刚才跟我母亲说了一句话,耽误了。”傅宸轩歉意地说道,他不习惯让女士等他。 林静微笑,“我们也是刚出来,等下我们去哪里?” “魅色怎么样?” “好。” “我就不跟你们去了,我还要回家写文呢,不然明天的更新就惨了。”简单出声,“你们两个既然小时候就认识了,这么多年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想说,我就不掺和了哈。”她说和,给了林静一个“你加油”的眼神就溜了。 林静有些不自在地看着傅宸轩,解释,“简单她是个职业网络作家,写文是她的工作。” “我知道,她跟我说过,走吧,我的车在那边。”傅宸轩指了指停车场的方向,林静跟在他的身后,微微抬头,看着他的背影,糯米团子一样的安安已经长大了,变成了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林静的神情有些恍惚,脑海中闪现很多纷乱的画面,没有见到的时候,她想见他,甚至能不顾父母的反对千里迢迢地回到京城,但是真的见到了,她却无法将眼前的男人与小时候的那个他联系起来,岁月划下的鸿沟终究将他们隔成了两个世界吗? 林静心中想着事情,根本没有注意到傅宸轩已经停下了脚步,一头撞了上去,傅宸轩好笑,“想什么呢,走路都不专心?” 林静尴尬,“想到一些儿时的事情,走神了。” 傅宸轩笑笑,打开了车门,“请。” 心中的陌生感让林静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索性魅色离这里也算不上远,二十分钟就到了。 傅宸轩这次没有选择吧台,而是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卡座。 “这一路上都不说话,是不认识我了吗?”傅宸轩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林静微怔,随即笑了,“是啊,我们算起来应该有二十一没见了,分开时还是小孩子,再见面已长大,仔细想想时间真可怕。” “你这是做了女诗人?”傅宸轩调侃她。 林静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后,不好意思地微微低着头。 “静静,你后来为什么没有联系我?” 林静刚走的头两年,他们两个之间其实还有联系,虽然只是几张画的不伦不类的卡片,但那也是维系友谊的方式,可两年之后,他们一家就忽然没了消息,就连林静的母亲都没有再跟沈清澜联系,一家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林静闻言,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变,沉默了片刻,缓声开口,“那年我弟弟出事了,他贪玩,跑到了马路上,被车给撞了。” 林静有个弟弟,这个傅宸轩是知道的,算起来,她弟弟比傅书艺和傅书宸还要大一些。 “抱歉。”傅宸轩歉意地说道,他没想到其中的缘由竟然是这样的。 “那段时间我妈妈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我们家也都陷入了悲伤之中,我爸为了让我妈远离那个伤心地,向上级申请了调离,调到了更偏远的地方,那个地方通讯也不方便,就渐渐没了联系。”林静轻声说道,眼底深处是浓浓的悲伤。 傅宸轩听着,安慰道,“我没想到你们竟然遇到了这么多事儿。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转移了话题。 “刚回来不久,我爸现在所在的军区在边境,那边都是偏远小城,而我学的专业在那里找不到好工作,就回来了,现在跟简单一起住。” “现在在哪里工作?” 林静报了一个公司的名字,傅宸轩觉得有些耳熟,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这是京城的一家科技公司,也是做软件开发的,是他的同行兼竞争对手。 “你学计算机的?” 林静应了一声,“嗯,我爸其实是希望我能进部队做技术兵的,但是我不喜欢当兵,就没有答应。对了,你现在在做什么?当兵吗?” 傅宸轩摇头,“没有,我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现在正在起步阶段,也是做软件开发的。”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像你父亲一样的英雄,我还以为你长大后会进入部队呢。” “人的梦想是会变的,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大的梦想还是当老师呢。”傅宸轩笑着说道。 林静一想也是,“确实,我们都长大了,对了,阿姨的身体好吗?”她想起沈清澜,小时候,沈清澜对她很好,每次去傅家,都会给她准备一堆吃的,她生日的时候还给她送礼物,去边境的头两年,她经常能收到来自京城的包裹,其中有不少都是沈清澜送给她的。 “我妈很好,改天到家里吃个饭吧,我妈肯定都认不出你了。” 林静神情犹豫,“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傅宸轩失笑,“这有什么不好的,你跟我妈又不是不认识,我妈见到你一定很高兴,对了。” “好,改天有时间我一定上门看望阿姨。”林静答应。 傅宸轩很会聊天,挑选的话题基本都在围绕着他们的小时候,最大程度上消除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感,等到二人离开酒吧时,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像是相伴长大的好友。 ------题外话------ 我觉得关于安安的CP,我文中提示的还是挺明显的哈。 今天要去外地参加亲戚的婚礼,然后再跟家人一起出去几天,所以这几天的留言无法及时回复了哈 ** 推荐迷恋秋色的《豪门暖婚:娇宠大牌妻》 (双洁)她为了弟弟和别人有了三年合约夫妻,虽然睡在一个别墅内,却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三楼。 尚浅把绑匪踩在脚下:“他那只手碰你了,” 白梓晴:“你要杀了他,杀人犯法呀?” 尚浅:“让我的女人受委屈是要付出代价的。” …… 白梓晴:“亲爱的,今天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尚浅:“25号,你不会?” 说完的同时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玫瑰花和钻戒:“怎么能忘记第一次吻你,但是明年的今天它是求婚纪念日,嫁给我。”

下一篇   番二 7.露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