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5.他没接受我的邀请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5.他没接受我的邀请

酒吧里,傅宸轩坐在吧台上,却没有了原先的闲适心情,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酒杯,看着里面橙黄色的液体,耳边似乎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 ——傅宸轩,这是你的东西吧,给你。 ——我想成为一个优秀的士兵,傅宸轩,我们一起吧。 ——傅宸轩,你对我这么好,是喜欢我吗? ——傅宸轩,想要做我的男朋友吗? 傅宸轩,傅宸轩,傅宸轩,她总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叫他。 傅宸轩的眼神微暗,不是说好一起成为一个优秀的士兵的吗,为什么要中途逃跑?呵,你这个骗子。 “宸轩。”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傅宸轩转头,就看见了裴浩,“一个人坐在这里发什么呆呢?” 傅宸轩回神,看着裴浩,“浩哥。” “刚才神思不属的,在想什么呢?” “没事儿,就是想到过去的一些事情。浩哥,今天怎么想起跟我出来喝酒了?”傅宸轩为防止裴浩追问,转移了话题。 “之前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连你回国了也没来得及给你接风洗尘。今天有时间,咱们兄弟就出来聚聚。”裴浩温和的说道。 或许是受了江晨希的影响,裴昊的性子十分温和,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像极了江晨希年轻的时候。 吧台这边太吵,傅宸轩和裴浩去了楼上他们的专属包厢。 “浩哥,你之前不是陪女朋友回去见家长了吗?后来怎么样?”傅宸轩想起今天的目的之一,状似随意地问道。 裴浩淡了神色,“今天找你出来,也是想跟你喝一杯。” 傅宸轩微微挑眉,“看你这样子似乎不太顺利?” “确实。宸轩,你有喜欢过一个姑娘吗?” 傅宸轩一愣,随后摇头,“没有。怎么突然问这个?”他回答得很自然,裴浩没有察觉到不对。 “忽然觉得结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裴浩淡淡开口。 “不是说只是回去见见家长吗?怎么突然提到结婚的事情了,你想跟对方结婚了?”傅宸轩意外,才交往不到一年就结婚,需要这么着急吗?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但现在估计还要再考虑考虑。”裴浩说这话的时候。眼睁的神情很淡漠,一点都不像是想跟对方结婚的样子。 “浩哥,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 他们兄弟感情从小就好,没什么事儿是不能说的,于是,裴浩就把去女方家拜访的经过告诉了他。 裴浩女朋友,名叫蒋晓月,是裴浩合作公司的员工,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的。 裴浩跟蒋晓月交往了一段时间,双方对彼此都很满意,于是当蒋晓月提出想让裴浩跟她回家时,裴浩便没有拒绝。 到了蒋家之后,蒋晓月的父母就开始询问他的工作以及家庭关系,这些在裴浩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便如实说了。 或许是因为裴浩的条件,蒋晓月的父母对裴浩十分满意,双方也算是相谈甚欢,只是饭后,蒋晓月的父母却忽然将话题扯到了结婚上,还谈到了彩礼。 并且提出彩礼要188万现金,外加一栋位于京城市中心的面积不少于200平方的房子和一辆价值不低于100万的车子。房子和车子都要记在蒋晓月的名下。 当时裴浩听到这些要求的时候,虽然脸上并未表现出什么异样,可心中却觉得十分不舒服,这些东西他不是拿不出来,以他的条件拿出这些东西甚至很轻松,只是当对方这么明确的提出来时,他的感觉不像是娶媳妇儿,而是对方在卖女儿。 “所以,你拒绝了?”傅宸轩问他。 裴浩摇头,“没有,我只是跟他们说,结婚是一件大事儿,需要见过双方家长,协商之后才能决定。不过,她父母似乎对我的回答不是很满意,之后的态度有些冷淡,所以第二天我就回来了。” “那你女朋友怎么说?”傅宸轩觉得此时女方的态度也很重要。 说到这个,裴浩的眼神又冷了一些,“没说什么,只是让我体谅一下她的父母,毕竟她父母就她这么一个女儿,要把她养到这么大不容易。” 听到这话,傅宸轩心中便明白了,这个蒋晓月,不是个聪明的女人,十有八九,这俩人的婚事得黄。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果果。或许他可以帮一把。 “浩哥,你实话跟我讲,你是怎么想的?” “这件事先暂时放放吧,我现在还年轻,并不着急结婚。而且我跟她交往的时间也短,对彼此都不是很了解,或许我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对方,然后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这样也好,婚姻毕竟是人生大事,总要考虑清楚。”傅宸轩附和道。 “对了,那天我见到果果,她的心情不是很好,后来怎么样了?” 裴浩主动提起了果果,眉眼间略有一丝担心。 傅宸轩笑笑,“果果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她她啊,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早就没事了。不过……”他顿了顿。 “不过什么?”裴浩追问。 “浩哥,其实有件事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你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下?” “什么事儿你说?” “你之前在学校当老师当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辞职了?”裴浩是不喜欢商场的,他更喜欢做一个学者,专心研究学术。所以当初江晨希才会建议他去学校当老师。 “我亲爸的身体不好,偌大的公司也需要人管理,我作为他唯一的儿子,总不能撒手不管。”裴浩淡淡开口。 这个理由听着很合理,可傅宸轩却不相信,“公司可以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浩哥,你没跟我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难不成你还能想到其他答案?” 谁知傅宸轩却点点头,“我心中确实有一份答案。浩哥,你能否告诉我是否正确。” “有话就说,什么时候我们两个说话也需要拐弯抹角了?”裴浩没好气。 傅宸轩却突然正色道,“其实,你离职是因为果果吧?” “这跟果果有什么关系?”裴浩不解。 傅宸轩盯着他的眼睛,“真的没关系?那天从餐厅离开之后,果果哭了。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哭的那么伤心。后来我才知道,她喜欢的人是你,浩哥,这件事,别说你不知道。” 依照裴浩的聪颖,果果那点小心思是绝对瞒不过他的,更何况人家还公然向他表白过。 裴浩嘴角的笑意渐淡,“她那就是小女孩的心思,等她长大一点,遇到更多的男人就明白了,她对我只是单纯的崇拜,而不是男女间的喜欢。” 闻言,傅宸轩皱眉,不赞同的说道,“浩哥,你不是果果,你怎么知道她对你只有崇拜,而没有男女之情呢?” “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就像我的亲妹妹一样。她什么性子我还能不了解?别看她现在已经24了,可她的心性就跟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根本没有定性,即便她今天真的喜欢我,指不定明天就喜欢别人了。” “果果已经24了,是一个成年人,她能够判断自己的感情。我倒是觉得,果果她是真心喜欢你。难道你对她只有兄妹之情?” 裴浩眼神微暗,“是。” 傅宸轩定定的看着他,眼中满是失望,“所以,你离职的原因真的是因为她?” “这些不重要。”他当初确实是因为察觉到了果果对他的心思,所以才离开学校的,但这些却没有必要对别人说。 “我认为很重要。浩哥,其实你对你那个女朋友并不是真心喜欢的吧,只是因为觉得她适合,所以才交往,对吗?”又或者只是为了让果果死心。 “我若不喜欢她,我能跟她交往,甚至萌生出跟她结婚的念头?宸轩,不要想多了,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复杂。” 傅宸轩嘴角轻勾,“浩哥,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正如你了解我一样,我也了解你,你若是真的喜欢你女朋友,当她父母提出那些条件时,你必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而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心有不悦。浩哥,你也是喜欢果果的吧?”傅宸轩语出惊人。 裴浩微微沉了脸,“宸轩,这种事情,不要胡说。” “我倒是觉得,果果比你那个女朋友更适合你,或许果果的性子是像小孩子了一些。可是她单纯,没有那么多心眼儿,也不会图你什么。” 果果的性子活泼,而裴浩的性子则是有些沉默寡言,这样的两个人,可以说是完全的性格互补。 “我只当果果是妹妹。”裴浩认真的说道,妹妹两个字,刻意咬重的重音。 傅宸轩耸耸肩,“是不是妹妹的,你心里清楚,不过浩哥,你若是真的喜欢果果,我劝你一句,最好抓紧她。喜欢果果的人很多,万一她被人追走了,你便是哭都来不及。” “你什么时候转行做红娘了?”裴浩没好气的说道。 “我这是为你好。我们三个都是一起长大的,虽然你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在我心里,你是我最重要的哥哥,而果果也是我十分喜欢的妹妹,你们两个若是在一起,我是乐见其成的。而且,我还可以帮你搞定韩叔叔。” 韩奕是个十足十的女儿奴,就跟他爸一样,任何接近果果的男生都会让韩奕拉起警戒,是个十分难搞的角色。但若是裴浩喜欢果果,想跟果果在一起,那么他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会帮裴浩搞定韩奕。 裴浩无奈的笑了,“我的事儿你就别瞎操心了,我跟果果之间没可能。倒是你,你也已经25了,该找女朋友了。” “浩哥,你又来了,每次说不过我,你就转移话题。” 裴浩一点心虚的意思都没有,他确实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二人离开酒吧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 第二天不用上班,傅宸轩也没有回傅家老宅,而是直接在公寓里睡了一觉。 结果,早上刚回到家里,就被傅书艺抓了壮丁,让他去宿舍里帮她搬点东西。 傅宸轩换了一套衣服,开车带着妹妹去了b大。 他开的是一辆十分低调的商务车,可即便如此,他刚一下车还是引起了一阵骚乱。 “啊,他是不是就是论坛上的那个男神,真人比照片上还帅耶。” “对呀对呀,你看那逆天大长腿,光这腿我就可以把玩一年,不,十年。” “他的手也好看,就像一双艺术品。” “脸长得帅就算了,连身材都这么好,你说老天怎么会这么优待一个男人呢?” 傅书艺听着耳边不算轻的议论声,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大哥。 傅宸轩对这样的目光早就已经熟悉了,一脸淡定的跟在她的身后。 “这里是女生宿舍,男的不能上去。”宿管阿姨拦住傅宸轩,严肃地说道。 傅宸轩看着宿管阿姨,送给她一个迷人的微笑,“阿姨你好,这是我亲妹妹,她要搬一点东西回家,女孩子力气小,搬不动,我上去帮她拿下来,十分钟我就下来,您看可以吗?” 这一笑不得了,宿管阿姨都已经40多岁了,却还是被他这一笑晃花了眼,愣愣的点头,“好,十分钟。” “谢谢阿姨。”傅宸轩礼貌道谢,越过宿管阿姨,迈步走向了楼梯。 “啧啧啧,这人长得漂亮就是占优势,别的男生上女生宿舍都要偷偷摸摸的,趁宿管阿姨没看见的时候溜上去,结果你倒好,大摇大摆的。”傅书艺一边走,一边又开始打趣自己的哥哥。 傅宸轩一巴掌拍在她的脑袋上,“我这是为了谁?” 傅书艺笑眯眯,“自然是为了我。” “哥,我现在特别庆幸你跟我不是一个学校的,要不然我非得胖个十几二十斤不可。”就那几张照片她都能收到一大波零食,这要是一个学校的,她还不得被那群女生给吃了呀。 也是从傅宸轩从身上,她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红颜祸水”。 傅宸轩跟在妹妹的身后,听着她在自己的耳边念念叨叨,无视众多炽热的视线。 而身边来来往往的女孩子则是将目光纷纷投向了傅宸轩。得亏了校园贴吧上的那几张照片,大部分女生,都认识他,现在见到他本人,一个个像是被妖精勾了魂儿一样。 傅书艺见状,加快了脚步,拉着傅宸轩就往楼上跑,她可不能让她家大哥祸害了这些小姑娘,要不然可就是她的罪过喽。 她的寝室在五楼,俩人一口气爬上五楼,就连气息都没乱。 “哥,这几个箱子的书,你先帮我搬下去。”寝室里没人,傅书艺指挥着傅宸轩搬书。 她喜欢看书,寝室里不少书都是她陆续淘来的,久而久之便堆了一大堆,这两天她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就萌生了将这些书搬回家里的想法,但她又不愿意每天带一点,索性就让傅宸轩一次性给她搬回家了。 “哥,还有这些,你先帮我放在箱子里,我先下去那个快递。”傅书艺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将手里的书放下,对傅宸轩说道。 “去吧。”傅宸轩认命地给她整理着杂乱无章的书籍,分门别类地放在事先准备的好的箱子里。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傅宸轩只以为是傅书艺回来了,头也没抬地问道,“糖糖,你这本美术绘画史也要拿回去吗?” “你是书艺的哥哥吧?”陌生的女声传来,傅宸轩微愣,抬头,就看到一个女生站在他的面前,浅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是书艺的同学吧,你好。”傅宸轩微笑。 陆一萌神色间闪过一抹尴尬,“你好,我是陆一萌,我们之前见过的。” “哦,不要意思,一时间没认出你。”傅宸轩说的温和,没有丝毫尴尬的表情。 陆一萌看着满地的书,“这些都是书艺的吧,她怎么将书都给倒腾出来了?” “她嫌弃这些书占用地方,让我帮她拿回家。” “我来帮你吧。”陆一萌说道,说着就蹲下来帮傅宸轩整理书籍。 傅宸轩拒绝的话在舌尖饶了绕,吞了回去,“谢谢。” 陆一萌温柔一笑,“不用这么客气,我跟书艺是好友,帮她整理一下书算什么,不过书艺真的好喜欢看出,她是我见过的最喜欢看书的女孩子。” 说起妹妹,傅宸轩眼神变得温柔,“嗯,她从小就爱看书,拿着书自己可以看一下午。”或许是受了沈清澜的影响,糖糖小时候虽然顽皮,可是看书的时候却安静的不像话,有时候捧着书可以坐一天,不过就是这样,也没能让她的性子变得沉静一些,依旧活泼好动地像个小猴子。 “你们兄妹的感情真好。”陆一萌艳羡地说道,“我从小就想有个兄弟姐妹,但是可惜,这个愿望至今没有达成。” “有朋友也是一样。”傅宸轩说道,不热络,但也不疏离,保持在恰到好处的距离,让人十分舒服。 “咦,一萌你回来了。”傅书艺进门,见到正在帮她整理东西的人,笑着打招呼。 “是啊,你下去拿快递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帮你带上来的。” “没想到你回来了,不然我就不跑这一趟了。”傅书艺说道,将快递扔在桌子上。 傅宸轩将最后一本书放进箱子里,又将箱子给盖好,“只有这些了吗?” “嗯,就这些。”傅书艺点头。 “我先将箱子搬下去,你等下是跟我一起回去还是住在这里?” 傅书艺眼珠子转了转,“哥,我们吃完饭再回去吧,家里的饭吃腻了,换换口味呗。” “行,那你跟我一起下去吧。” “一萌,你中午没事吧,跟我们一起吃饭啊,我难得宰我个一顿,你帮忙吃点。”傅书艺拉上陆一萌。 陆一萌看了一眼傅宸轩,神色迟疑。 傅宸轩淡淡一笑,“一起吧。” “好,谢谢。”陆一萌礼貌道谢,跟着他们一起下去。 依旧是万众瞩目的目光,隐隐地还有嫉妒的视线落在陆一萌和傅书艺的身上,刘一萌察觉到了,却不在意,眼底深处甚至有一丝隐隐的的得意。 傅宸轩将东西放在后备箱里,然后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想吃什么?”路上,傅宸轩问他们。 “我想吃烤肉。”傅书艺低着头玩手机,听到这话,头也没抬回了一句,说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身边还有一人,于是转头问陆一萌,“一萌,你想吃什么?” 陆一萌温柔地笑笑,“我都可以,那就烤肉吧。” “哪家的烤肉?”问话的是傅宸轩,他对京城的美食店并不是算熟悉。 傅书艺报了一家名字,傅宸轩皱眉,他对这个家店的名字有种隐隐的熟悉感,似乎听谁说起过。那是一家很有名的烤肉,虽然才开了不到半年,但是生意很火爆,他们到的时候外面甚至已经排起了长队。 傅书艺看着那长长的队伍,很心塞,“怎么吃个饭都有这么多人呢,哎,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啊。” 傅宸轩则是看着那店名,终于有了一点印象,笑了,原来是他啊。 “要不我们换一家吧,其实石器烤肉也蛮好吃的。”陆一萌建议道,而且这个时间点,石器烤肉肯定不需要排长队。 “可是石器烤肉我们已经吃过好多了,我就想吃这家的烤肉,怎么每次来这里都是这么多人呢,郁闷。” “真想吃这家的?”傅宸轩开口。 傅书艺狠狠点头,她想念这家的烤肉好久了,就是因为人多才一直没有过来,原本以为今天过来的早,人会少,谁知道也这么多人。 “小丫头吃个饭还嘟着嘴,都可以挂油壶了。”傅宸轩好笑,“等着,今天一定让你吃上烤肉。”见妹妹一脸不开心的样子,傅宸轩安慰她。 傅书艺眼睛一亮,“哥,你有办法?” 傅宸轩没有回答她,而是拿出了手机,调出了通讯录里的一个号码,拨了出去,“是我,傅宸轩,是啊,好久没联系了……” 傅书艺见到傅宸轩打电话跟人扯家常,不禁有些奇怪,这个点打电话给谁呢,结果挂了电话没多久,烤肉店里就走出来一个人,穿着一身的休闲服,姿态闲适,那人看了一眼四周,随后径直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傅书艺已经认出了来人,正是烤肉店的老板,白俊楠。 “好久不见。”白俊楠看见傅宸轩,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傅宸轩与他抱了抱,“是啊,好久不见。” 白俊楠的目光落在傅书艺和陆一萌的身上,傅宸轩开口,“这是我妹妹傅书艺,这是她的同学陆一萌。” 白俊楠微微一笑,对二人打了一声招呼,随后说道,“进去吧,正好空出了一个包厢。” 傅书艺就这样跟着他们进去了,一直到坐在包厢里,她还有些云里雾里,她哥跟烤肉店的老板怎么认识的,而且看两人的相处,似乎还挺熟。 等白俊楠出去了,傅书艺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傅宸轩解释,“俊楠之前跟我一个学校的,我们是高中同学,上下铺的关系,只不过后来我出国,联系就少了。”所以之前听到这个烤肉店的名字时他没反应过来,看到这家店才想起白俊楠跟他提过自己开了一家店,就在京城,还邀请他回京之后来吃。 因为有了老板的亲自关照,他们这里上菜的速度很快,点的菜品很快就上齐了,白俊楠亲自操刀为他们烤肉。 “唔。真好吃,果然专业的人烤出来的才好吃。”傅书艺微微眯着眼睛,一脸的享受。 白俊楠看了她一眼,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了几秒,眼中闪过一道微光,微微一笑,“喜欢吃就多吃一点,以后想吃的视乎可以给我打电话。” 傅书艺眼睛微亮,“可以想吃就吃吗?” “当然,你是宸轩的妹妹,自然是我的朋友。” 傅宸轩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白俊楠,眼中的意思十分明显——【这是我妹妹,不许你打她主意。】 白俊楠坦然回视——【正常交友而已,我可没有打什么主意。】 傅宸轩呵呵笑——【最好没有,不然我们就要好好聊聊人生,谈谈理想了。】 白俊楠收回视线,继续专心烤肉。 基本上都是傅书艺和陆一萌在吃,傅宸轩偶尔吃一口,而白俊楠几乎一口没吃,这家店就是他开的,每天闻肉味都闻腻了,一点吃的欲望都没有。 “唔,除了烤肉你还会做其他的菜吗?”吃饭的功夫,傅书艺问道,嘴巴鼓鼓的,像是一只小松鼠。 白俊楠眼睛里满是笑意,“还会做点家常菜。” 白俊楠是白氏集团董事长的独子,白氏集团是有名的餐饮集团,旗下餐厅不计其数,这样的人来开一家小小的烤肉店,其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但是白俊楠不但这么做了,还乐在其中。 “啊,好饱啊,我好久没有吃过这么肉了,好满足。”饭后,傅书艺靠在椅背上,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她有些吃撑了,只是这样好丢人,她没好意思说出来。 白俊楠注意到她的小动作,起身走了出去,很快又返回,手里拿着几粒山楂,“烤肉吃多了不易消化,而且容易腻,吃点山楂有助消化。” “谢谢俊楠哥。”傅书艺笑眯眯,伸手拿了一颗塞进嘴里,很快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山楂好酸。 白俊楠眼睛里的笑意更浓,傅宸轩警告地看了他一眼,白俊楠收回视线,将山楂递给了陆一萌。 陆一萌摆手,“谢谢,我不吃山楂。” 白俊楠将山楂全数给了傅宸轩,“请你吃。” 傅宸轩:……他也不喜欢吃酸的。 “俊楠哥,谢谢你今天的招待。”走出餐厅,傅书艺向白俊楠道谢。 白俊楠笑意温和,“以后想吃了随时可以过来,要是人太多就给我打电话。” “好。” 傅宸轩将两人送回了学校,这才回家,刚到家,手机里就跳出来一条信息,是简单发来的,傅宸轩想了想,才想起简单就是那个在酒吧里遇见的女孩子。 简单是来问他一些关于金融上的专业问题的,傅宸轩暂时没事可做,倒也很耐心地给她解答了。 “傅先生,谢谢你的解答,我之前查了不少资料,还是没能弄明白这些问题,经过你这么一解释我就明白了,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举手之劳,不用这样客气。”傅宸轩回了一条信息,婉拒之意明显,简单也没有继续邀请,只是简单地发了一个谢谢的表情。 “他没接受我的邀请。”简单收到傅宸轩的回复,对房间里另一个女生说道,女生闻言,并不意外,“到底是长大了,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静静,你跟他既然从小就认识,那么回来了干嘛不自己找他?”简单想不通。 林静笑了笑,“都已经二十年不见了,他估计已经忘记是我是谁了,我去找他不是很尴尬?” “你跟他接触下来,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林静问简单。 简单歪着头想了想,“嗯,看着是听平易近人的,其实内心很淡漠,这样的人想走进他的心里应该很难。”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是简单大学学的是心理学,观察人的本事还是有的。 简单说了谎,那天她不是第一次去酒吧,而是知道傅宸轩去了酒吧之后特意跟着去的,当时林静也去了,只是这人不敢现身而已。 不过她有一点没有骗他,她确实是个网络小说作家,去酒吧也算是取材吧。 “像傅宸轩那样的男人,适合做我小说中的男主角,静静,要不你努力一下,将这人拿下,这样我下一本小说就直接可以用你们两个作主角了,青梅竹马的恋人,分别多年后再聚,然后爱上彼此,走进婚姻的殿堂,虽然听着是玛丽苏了一些,但是我觉得很有爱啊,肯定能甜到齁牙。”简单一脸的向往,身上哪里还有一点温柔的味道,看着就像是一个神经质病人。 林静一脸黑线,“你取材可以,但是不要以我为原型,不然我跟你急,而且我跟他这么多年没见面,早就生疏了,什么青梅竹马,顶多算得上是儿时的玩伴儿。” “唉,要真的是儿时的玩伴儿,你会大老远地从西北跑回京城来?别跟我说你是想念家人了,你的家人都在西北呢。” 林静沉默。 “静静,你在害怕什么,就算他真的不认识你了,大不了重新认识一次嘛。” 林静微愣,“重新认识?” “对啊,你总不能大老远的跑回来就为了这么远远地看他一眼吧?” 这肯定不是的,林静就是回来找傅宸轩的,怎么可能就甘心这么远远看上一眼。 “所以,你就勇敢一点,踏出第一步,虽然吧,我不喜欢傅宸轩这类长得过于出色的男生,但是我能看出这个男人还不错,就是那张脸太招人了,估计桃花不少。” 林静轻笑,“他从小就招人喜欢。”以前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班里就有不少小姑娘喜欢跟他玩儿,当时她还挺高兴的,因为傅宸轩最喜欢的人是她。 当年要是她外公不出事,那么她是不是也能跟他一起长大,做一对青梅竹马?只是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想到往事,林静的神情有些怅然,简单见状,出言安慰她,“静静,放心吧,我一定会创造机会让你们见面的。”她拍着胸脯保证。 她跟林静是上学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她年少无知,一心想要离开京城,于是大学考到了外地,就认识了同样在外地上学的林静,他们不是同一个专业的,却被分到了一个寝室,因为脾气相投,两人自然而然就成了好友,只是毕业后,她回了京城,林静回了西北。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林静竟然跟傅宸轩认识,也难怪自从她回了京城之后林静总是有意无意地跟她打听傅宸轩的事情。 她一直帮林静关注着傅宸轩的一切,知道他回国了就马上通知林静了。 “静静,这次他回国是创办公司的,短时间内肯定不会离开京城,你们绝对会有见面的机会的,对了,他不是在招人嘛,你去应聘呗,以后成了同事,还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简单给她出主意。 林静摇头,“我已经投了简历了,周一就去面试。” “你动作这么快,就连简历都投好了?那我就不需要费心介绍你们认识了。” 林静知道她是误会了,哭笑不得地解释,“不是他们公司的,是另一家公司,也是做软件开发的。” 简单正在喝水,听了这话,直接喷了出来,手指着她,“你竟然成了他的竞争对手,静静,你是怎么想的?” 林静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别这么激动,我跟他是同行,不是竞争对手。” “不是,你到底怎么想的,跟他做同事不是更好吗?而且有益于增进你们彼此的感情。” 林静嘴角清扬,“不是你说的吗,总有机会重新认识的。”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期待,又隐隐含了一丝忐忑。 ------题外话------ 这几天扣扣阅读的新文收藏涨的很慢,大家都在观望吗? 那我们来个约定怎么样?在六月一号前,要是扣扣阅读的收藏可以破五千,我就提前更新新文。所以能不能早日看到新文,那就看各位扣扣阅读的小仙女们给不给力了。要是觉得好看别忘记收藏、评论、投推荐票哦。 再安利一遍我的新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我觉得我快成啰嗦的老婆婆了,整天在你们耳边念叨着我的新文)

上一篇   番二 4.他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