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3.可他不喜欢我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3.可他不喜欢我

“我才刚离开一会儿,怎么就被人欺负了?”清朗的男声从身侧传来,话语中带着些微的冷意。 果果转头,就看到了站在她身边的傅宸轩,此时傅宸轩的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 陈安雅看清楚傅宸轩的容颜的那一刻,眼底闪过一抹惊艳,就连自己的手还在人家手里都给忘记了。 傅宸轩对于这样的目光太过熟悉,倒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将女人的手甩开,“就是你想欺负我女朋友?” 陈安雅一愣,下意识地问道,“韩南烟是你女朋友?” 傅宸轩神情淡淡,“她不是,难不成你是?” 陈安雅一脸的尴尬,只是转瞬就想起了今天自己站在这里的目的,顿时腰杆又硬了起来。 “你若真是韩南烟的男朋友,就看好她,不要让她出来乱勾搭人。” 果果脸色一变,就想开口怼她,却被傅宸轩扣住了肩膀,将她带到自己的怀里,“我女朋友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不过我女朋友的眼光很正常,在我跟眼前这位……小哥之中,我想,只要眼睛不瞎,选的都应该是我吧。” 宁修杰脸色铁青,愤怒地瞪着傅宸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傅宸轩一脸无,“抱歉这位兄弟,我只是就事论事,你要是认为我侮辱了你,我向你说声对不起。”他说得毫无诚意,只会让人更加怒火攻心。 其实宁修杰长得很好看,也算得上是一枚清秀帅哥了,只是在傅宸轩的面前就显得不够看了。 陈安雅从傅宸轩的美貌中清醒过来,生气的看着他,只是也知道大庭广众之下跟人吵架很丢人,所以死命压下了想动手的念头,冷声说道,“这位先生,韩南烟是什么样的人,你大概还不清楚吧?我奉劝你一句,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之前,最好先调查清楚她的过去,免得被人戴了绿帽子都不知道!” 说着,她恨恨的瞪了一眼果果,眼底满是嫉妒,为什么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会喜欢这样的女人?难道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死绝了吗? 她愤愤地想着,然后拉着宁修杰就走了。宁修杰不想走,只是对上果果淡漠的脸,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黯然。 等二人离开了,傅宸轩才放开果果,敛眉看着她,“韩南烟同学,没看出来啦,烂桃花不少。”他刚回来两天就帮她处理了两朵。 果果脸色一垮,“宸轩哥,你就别打趣我了,我正烦着呢。” “刚刚那个男的又是怎么回事儿?” “别提了,提起他我就生气。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被陈安雅这个疯婆子给缠上。”果果十分生气。 “来,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也许我能帮你出出主意。” 这件事儿憋在果果心里很久了,今天反正也已经被傅宸轩撞见了,她便直接说了。 事情还要从果果上大学的时候说起。 果果因为长得更像韩奕,可以说从小到大就是小美女一枚,小学开始就有人给她写情书了。 而她一直以来对付追求者策略就是,要么不理不睬,要么直接拒绝,有些拒绝不掉的,就拿傅宸轩当挡箭牌,只是上了大学之后,傅宸轩考了军校,后又远赴国外留学,果果则留在国内。 长相漂亮,脾气好,家世又好,这样的果果刚一上大学,就吸引了一大批异性的目光。追求者无数。而其中追得最紧的莫过于双城国际的董事长公子宁修杰。 宁修杰对果果可谓是一见钟情,不可自拔,时不时就来果果的眼前晃悠,双城国际在他母亲宁珂的手里发扬光大,是个可以与韩氏集团并肩的企业。 宁修杰自认与果果门当户对,在追果果这件事上也是异常的执着,即便果果从未答应,也从大一追到了大四。 毕业之后,得知果果要进父亲的企业,他还想方设法的求着母亲,让他去韩氏集团实习,其目的不言而喻。 宁珂对于儿子喜欢韩氏集团的千金一事乐见其成,毕竟韩氏集团与双城国际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很好的合作伙伴。所以十分痛快地同意了宁修杰进韩氏的请求,还亲自打电话给韩奕,希望他能同意儿子进入韩氏,美其名曰学习,积累经验。 宁修杰虽然对果果紧追不舍,却也是个绅士,从未对她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久而久之,果果也不将他当成是一个追求者,而是一个比较谈得来的朋友。只是陈安雅却不知何时看上了宁修杰,因为宁修杰喜欢果果,而对她针锋相对。 果果对她是不胜其烦。只是因为宁修杰一直是拒绝陈安雅的,也没有跟陈安雅有任何的关系,果果除了适当的跟宁修杰保持距离之外,倒也没有做什么。 而就在半年之前,穿安雅用了一点手段,与宁修杰有了关系。宁修杰自觉愧对果果,于是就从韩氏集团离职,也放弃了对果果的追求,只是陈安雅每次见到果果,依旧冷嘲热讽,防她就跟防贼似的。 听完果果说的,傅宸轩不厚道地笑了,果果没好气地看着他,“别笑了,宸轩哥,别说这样的事情你没有经历过。” 就傅宸轩这张脸,比她还招蜂引蝶。 “咳咳。”傅宸轩努力忍住笑,但是肩膀还是微微耸动,看得果果直翻白眼儿,最后所所幸抱着胳膊看着她,她倒是想看看这人可以笑多久。 傅宸轩看着果果,“不是,实在是你遇上的怎么都是这样的奇葩?”那天那个咖啡厅男人是这样,现在这个又是这样。 果果翻白眼儿,“可能我就是这样的体质吧,宸轩哥,你说我该怎么办啊,这个陈安雅每次看到我都是这样,很烦啊。” 傅宸轩正经了表情,“很简单,以暴制暴,就像刚才,人家要打你,你就傻乎乎地站在原地让她打?” “我才没有那么傻呢,我本来是想躲的。”只是傅宸轩先来一步阻止了而已。 “下次遇见她,她要是再这样,你直接狠狠打过去,出了事儿我负责。”傅宸轩淡淡说道。 “我觉得也是,这个女人太欠打了。”说到这里,果果盯着傅宸轩的脸,眼睛眨巴眨巴的,傅宸轩看的好笑,“眼睛抽了?有话就说。” “宸轩哥,你心中是不是有什么喜欢的人啊?” “怎么话题忽然扯到我身上来了?” “别转移话题昂,我就想知道这个,你老实告诉我呗,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八卦。”傅宸轩避而不谈。 果果撇嘴,“切,宸轩哥,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毛病,对于自己不喜欢的问题就喜欢转移话题。” “那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这么多追求者,你一个都不喜欢,心中是不是有人了?” “宸轩哥,你这就没意思了昂,是我先问你的。你当时军校念得好好的,为什么忽然退学,然后就出国念书了?你从小到大不是都想去当兵的吗?”说到这个话题,果果一脸认真地看着傅宸轩,这个问题她想了很久了,也问过他很多次,但是他每次都不愿意回答。 傅宸轩脸上的神情淡了一些,不知想起了什么,眼底闪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转瞬即逝。 “我能有什么喜欢的人,不想念军校就是因为觉得当兵太苦,忽然就退缩了。”傅宸轩随意地说道,不过对追问果果心上之人却也失去了兴趣。 果果冷哼,“我信你有鬼。”一个从小就在军营里混,每年寒暑假都会去军营里体验新兵训练的人会说当兵太苦?这里有忽悠不知情的人就算了,她肯定是不信的。 “行了,小小年纪的,想这么多容易长皱纹。” 果果黑线,“说的你好像七老八十一样。对了宸轩哥,裴浩哥会来你的公司吗?”问这话的时候,果果的眼中满是忐忑,就连握着手机的手都收紧了一些,只是此时的傅宸轩想起了一些往事,并没有注意到果果的异常,听到她的话,随意地说到,“他不会来,他亲爸将公司交给了他管理,他忙着呢。” “哦。”果果有些失望地应道。 “你跟他不是很熟吗,怎么不亲自问他?”傅宸轩有些奇怪,从小到大,果果跟他的关系最好,其次就是裴浩,不过这丫头对裴浩更多的是崇拜,将裴浩当成了自己的偶像。 “你这不是就在我身边嘛,我问问多方便啊。”果果敷衍。 傅宸轩也没有起疑,自顾说道,“不过这次回来还没跟他一起吃饭,改天约他出来聚聚,你要一起来嘛,见见你的偶像。” “我就不去了,你们男孩子之间的聚会,我去做什么啊,要是见到了裴浩哥,帮我跟他问好。”果果拒绝。 傅宸轩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这可不像你说的话,以前你可是缠着我带你去的。” “你都说是以前了,现在我长大了,自然不会像以前那样不懂事儿。” 这个理由很合理,但是傅宸轩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过却没想到哪里不对。 因为已经选定了写字楼,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利了,果果陪着傅宸轩跑了几天,就将所有的一切准备好了,就连房子都找好了。 “宸轩哥,你的小伙伴们什么时候来?” “我已经给他们打过电话了,明天就会到,明天你记得开车,跟我一起去接他们。” “行,不过你不能开太快,要让我看得到你。”要不然她肯定半路上就会迷路了。 深知她路痴属性的傅宸轩自然是答应的,“走吧,这几天辛苦你了,晚上请你吃饭。” 果果笑眯眯地跟着傅宸轩,他是个很讲究生活质量的人,一般选择用餐的地点味道都很不错,果果从小就喜欢跟在他的身后蹭饭。 傅宸轩带着她去了一家中餐馆,看门面更像是一家私房菜,走进去,结果却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裴浩见到果果,笑了,“看到我傻了?” 果果回过神来,小声地叫了一声“裴浩哥。”随后看向了傅宸轩,眼睛里的意思十分明显——【你怎么不告诉我裴浩哥也在?】 傅宸轩一脸的淡定——【都是老熟人了,有什么关系。】 果果气结,有关系,当然有关系,要是知道裴浩也在,她是不会来这里的,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撂筷子走人,于是在傅宸轩的身边坐下来,刚好是裴浩的对面。 裴浩打量了一眼果果,见她一直低着头,不禁摇头失笑,这个丫头还在为上次的事情介意着呢,以前一个星期会联系他好几次,现在都过去好几个月了,竟然一次电话都没给他打过。 将菜单递给她,“想吃什么随便点,这家的味道很不错,你应该会喜欢。” 果果有些心不在焉,看到眼前的菜单,才回过神来,摇摇头,“裴浩哥,你点吧,我吃什么都行,不挑食。” 傅宸轩侧目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裴浩,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拿过菜单,“都是老熟人了,还这么客气,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还是我来点吧。” 他点了几个菜,基本都是他们几个都爱吃的。 “浩哥,好几个月没联系了,你工作还适应吗?”傅宸轩点完菜,跟裴浩闲聊。 裴浩笑着点头,“还行,之前就在公司工作,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倒是你,新公司弄的怎么样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唉,可惜啊,要是你没有接手你爸的公司,真想把你弄到我的公司来,咱们兄弟合璧,绝对能横扫京城商场。”傅宸轩一脸遗憾,他是真心想要裴浩,可惜…… 裴浩笑笑,“凭你自己的本事,一样可以横扫京城商界。” 菜上来,果果只顾着埋头吃饭,平时那么爱闹的一个人今天竟然格外的安静,这其中要说没问题那就有鬼了。 傅宸轩的视线在裴浩的身上绕了一圈,见他神情坦然,于是又看向果果,结果这丫头只顾着埋头扒饭。 “别光顾着吃饭,多吃点菜。”傅宸轩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果果哦了一声,依旧没有抬头,傅宸轩开口,“今天这是怎么了,哑巴了?” 果果伸手在他的腿上狠狠拧了一把,就不能忽略她吗? “人家说食不言寝不语。”果果淡淡来了一句。 傅宸轩嗤笑,“你什么时候守过这个规矩?” “我现在开始不行吗?”果果抬头怼了他一句,说完就对上了裴浩含笑的眼眸,慌乱得低下头,狠狠扒了一口饭。 “喝点汤,别噎着。”修长的手出现在眼前,耳边是裴浩温和的声音。果果抬头,怔怔地看着裴浩,被头发遮住的耳朵尖却悄悄地红了,“谢谢裴浩哥。” 裴浩收回手,转过头继续跟傅宸轩说话,仿佛刚才不过是随手的一个动作。 傅宸轩将这一幕收进眼底,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当果果喝汤的时候状似无意地开口问道,“浩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样了?今天怎么没带她一起来?” 果果的身子猛地一僵,握着勺子的手紧了紧,耳朵悄悄竖起。 裴浩笑笑,“她出差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哦,这样啊,那你跟她什么时候订婚,有计划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下周末刚好有时间,打算去她家拜访她的父母。” 果果的心一紧,已经到了见家长的地步了吗?所以她是真的没有希望了是吗?她看着眼前的这碗汤,忽然失去了胃口,放下了勺子。 “吃饱了?就吃这么一点?”一直用眼角余光大量她的傅宸轩小声问道。 果果点点头,“宸轩哥,裴浩哥,我等下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傅宸轩挑眉,“你等下还有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我跟小姐妹约好了逛街,她已经快到商场了,我现在去找她。” “你找得到?” 果果瞪眼,“我不会打车去吗?” 傅宸轩其实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浩哥,这丫头就是路痴,我怕她丢在半路上,我先送她,我们改天再聊。” 裴浩笑着点头,“嗯,去吧,路上开车小心点。”他看着低着头故意不看他的果果,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 走出餐厅,傅宸轩看着全程低着头的果果,叹了一口气,“都要撞在电线杆上了,还走。” 果果继续往前走,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傅宸轩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果果。” 果果下意识地抬头,傅宸轩就看到了一双通红的眼睛,含着泪水,对上他的眼睛,又慌乱地低下头。 “果果,你喜欢的人是裴浩哥?”傅宸轩虽是问她,但却已经肯定,今晚的果果很不正常,而这样的不正常来源就是裴浩。 果果猛地摇头,“没有,我没有喜欢人。”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 傅宸轩看着狡辩的她,心中微疼,这个傻丫头,“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竟然没有看出来果果喜欢裴浩。 小时候果果虽然也喜欢跟在裴浩的身后,但那更多的是对哥哥一般的依赖,就跟对他一样,这种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变质的? “宸轩哥,你别问了。”果果的眼泪落下来。 傅宸轩抬起她的头,帮她擦去眼泪,“傻丫头,喜欢他,为什么不跟他说?”现在人家都有女朋友了,而且都要拜见家长了,你一个人在这里黯然神伤人家也不知道啊。 “我说了,但是被拒绝了。”果果小声说道,在她生日那天她就向裴浩表白了,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裴浩竟然有女朋友了,虽然才交往了一个星期。 傅宸轩挑眉,难道真是他离开太久了吗?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宸轩哥,他不喜欢我,呜呜呜呜。”果果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傅宸轩叹气,轻轻地抱住她,“哭吧,肩膀借你。” 果果在傅宸轩怀里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很快就将他胸前的衣服给打了,傅宸轩却像是没有察觉一般,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小时候一般。 餐厅门口,裴浩远远地看着这一幕,眼底神色幽暗,终究没有走过去,从另一个方向走去了停车场。 果果哭了很久才停下来,看着被自己哭的一塌糊涂的衣服,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宸轩哥,衣服湿了。” 傅宸轩看了一眼,丝毫不在意,“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果果点点头,嗯了一声。 “走吧,送你回家。” 果果拉住他的衣袖,“宸轩哥,我不想回家。我们去酒吧好不好?”因为刚哭过,她的鼻尖红彤彤的,眼睛也是湿漉漉的,这么看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傅宸轩的心一软,“好,上车。” 他们没有去魅色,那里是韩奕的地盘,经理是认识果果的,只要她去了酒吧,韩奕就会知道,所以果果一般去酒吧都不会选择魅色。 “宸轩哥,这杯鸡尾酒不错。”果果手里拿着一杯鸡尾酒,尝了一口。 傅宸轩定定地看着她,“喝酒可以,但是不能多喝,不然你喝醉了我没法跟你爸妈交代。” “宸轩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放心,我就浅尝,不会喝醉的。” 傅宸轩对她这话是一点都不相信,这人的酒量很浅,要是不看着点,很有可能会喝醉,想到这儿,他隐隐有些后悔带着她来酒吧了。 “宸轩哥,我心里难受。”她可怜巴巴地看着傅宸轩,她知道他最受不了她这样了。 傅宸轩果然立刻就心软了,知道这件事应该是放在她心里很久了,也难为她咋咋呼呼的性子惊人隐瞒了这么久,“算了,喝吧。”大不了等她喝醉了他背她回去,总不会叫人欺负她。 果果靠在傅宸轩的身上,“宸轩哥,还是你对我最好。” 她端起面前的酒,一口气就喝了大半杯,吓了傅宸轩一跳,“我是让你喝酒,但是没让你这么喝,你要是这样,那我们现在就回去。” “好嘛好嘛,我慢慢喝。”果果乖乖说道,端起酒杯小小地喝了一口。 她看着舞池的方向,忽然开口,“宸轩哥,你陪我跳舞去吧。” 傅宸轩往舞池的方向看了一眼,摇头,“不去。” “去嘛去嘛,你就当是我陪我嘛,宸轩哥,求你了。”果果扯着他的衣袖,就像是小时候一样。 “得得得,我今天舍命陪君子,姑奶奶,请吧。”傅宸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果果笑眯眯地拉着他进了舞池。 舞池中,果果随着音乐的节拍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傅宸轩能看得出来她更多的是在发泄,只是默默的陪在她身边。 “宸轩哥,跳起来呀。”果果大声地喊道,脸上洋溢着笑容,只是傅宸轩却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了深切的悲伤,叹息,这个傻丫头估计是真的喜欢上裴浩了。 他并不清楚事情的经过,也不知道裴浩对果果是个什么态度,知道裴浩有了女朋友,也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不过既然他都交了女朋友了,想必对果果也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这丫头啊多半是单相思。 果果连续跳了三支舞,因为有傅宸轩在她身边,倒也没有什么不长眼的人敢来招惹她,一直到再也跳不动了,她才从舞池中出来,重新回到了吧台上让调酒师给她调了两杯酒,颜色十分艳丽,她不喜欢喝烈酒,却喜欢颜色漂亮的鸡尾酒。 “果果,少喝点,这个酒后劲大,要是喝醉了,明天早上你又该头疼了。”傅宸轩按住她的手,轻声警告。 果果摇摇头,“没事的,等下我回去喝杯蜂蜜水就好了。宸轩哥,我有点渴,你先让我喝一杯。” 傅宸轩按住她的手没有放开,“你要是觉得渴,我让酒保给你拿杯开水。” 果果笑,“宸轩哥,你是在开玩笑吗?这里是酒吧,你让我喝白开水?” 傅宸轩没有理会这话,而是问道,“你要是喝醉了,晚上回去还能进家门?”韩奕是不许果果喝酒的,更不要说喝醉了。 果果撇嘴,“宸轩哥,我就不爱跟你来酒吧,每当这个时候你就跟我爸似的,叨叨叨,叨个没完。不是说好了今天让我喝痛快吗?”语气里有着小小的不满,就像是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傅宸轩看着她,眼神幽幽,他哪里敢真的让她喝痛快了,她要喝醉了,遭罪的还不是她自个儿,这么想着,他就想带着果果离开酒吧! 果果却忽然红了眼眶,捂着自己的胸口,“宸轩哥,我这里好痛,好难受。你就让我喝醉了吧,人家不是说一醉解千愁吗,也许喝醉了我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傅宸轩最见不得她如此,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妥协,“行。喝吧,等一下我背你回家。”说着,还让酒保又给她调了一杯酒,放在她的面前。 果果看着眼前这两杯颜色漂亮的液体,笑了笑,搬起一杯,一饮而尽,傅宸轩则是让酒保给他拿了一杯白水。今晚上果果是注定要喝醉了,他总要保持清醒。 中途来了一个电话,是在英国的小伙伴打来的,傅宸轩看了一眼果果,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我出去接个电话。”还拿着手机在果果的眼前晃了晃,果果的点头。 傅宸轩刚离开,两个男人就围了上来,“小妹妹,一个人哪,哥哥们陪你喝啊。” 果果连一个眼风都懒得给他们,默默的吐出一个字,“滚。” 两个男人面色一变,对视一眼,他们早就盯上了果果,只是她的身边一直有一个俊美的男人陪着,而且看着十分不好惹,这才一直不敢有所动作,现在见那个男人走了,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 其中一个偏瘦的男人的手不经意间搭上了果果的肩膀,“小妹妹,说话不要冲这么冲啊,大家都是出来玩儿的,一起喝一杯怎么了?” 果果斜眼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把你的咸猪蹄给我拿开。” 瘦男人听了这话,脸色微沉,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果果恶言相向,他的脸色能好才怪,是,眼前的到底是个漂亮姑娘,终究是按耐住了心中的脾气,嬉笑着说道,“小妹妹,是不是遇见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说出来哥哥帮你啊。” 果果端起傅宸轩放在一边的白水泼到了男人的脸上,“你这人要不要脸!开口妹妹闭口妹妹的,谁是你妹妹,长得歪瓜劣枣的,还敢出来勾搭人,也不照个镜子想想自己的这幅尊荣会不会吓到别人!赶紧滚。”她今晚心情很不好,这男人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招惹她,她的脾气瞬间就炸了。 男人没想到果果会突然翻脸,被她泼了一个正着,虽然说是夏天,即便被泼了一杯水,也并不会怎么着,但这是面子问题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一把握住果果的手腕,“臭不要脸的娘们儿,给你几分脸色,你还开起染房来了,今天我倒是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厉害。” 他拉住果果就要拖着她离开,肩膀上却忽然搭上了一只手,“你要教训谁?” 瘦男人头一转,就看到了傅宸轩阴沉的脸色,那眼神冰冷得好似能冻死人,他一呆,手下意识的松开了。 男人已经认出了傅宸轩就是陪在果果身边的那个男人,这人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他就是见傅宸轩走了,才赶过来跟果果搭讪的。 “滚。”傅宸轩冷声说道。 男人心中一寒,什么都没说,拉着同伴就走了。 傅宸轩看向果果,“我才刚离开不到十分钟。”他的语气中透着无奈,俨然已没了刚刚的冷意。 果果一脸的无辜,“这不关我的事儿,我好端端的在这喝酒。” 傅宸轩看了一眼吧台,就刚刚这会儿工夫,果果的面前已经多了三个空酒杯,他一怔,“你全喝了?” 果果看了一眼,随后乖乖点头,“喝了。这一杯味道最好。”她指着其中一个空杯子说道,“甜甜的,有种水果的清香,喝着就像是……水果酒。” 傅宸轩扶额,有些头疼,“好了,既然酒也喝够了,玩也玩够了,我们回家了。”先把人弄回去再说,要是再让这丫头喝下去,估计真要出事了。 这一次果果倒也听话,没有说继续留下来,主要是刚才那两个男人已经破坏了她的心情,她也想走了。她起身,走了两步,脚步有些歪。 傅宸轩及时扶住她,“晚上是送你回家,还是去我的公寓?”沈清澜市中心的那套房子,在儿子成年那一天就转到了他的名下,现在已经是傅宸轩的了。 “我不要回家。”果果还保持着几分理智,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回去,是要让父母担心的。 “那行,我送你去我的公寓住一晚,等下我给你妈打个电话,就说你今晚住我家。”傅宸轩随意地说道,从小到大,果果没少在他家住,韩奕都已经习惯了,更不要说于晓萱了。 果果半靠在傅宸轩的身上,“宸轩哥,还是你好。” 傅宸轩担心她走不稳,直接半抱着她,“你就只有这个时候才会说我好。” “我一直都觉得你很好,宸轩哥,你说我喜欢上的人为什么不是你?如果我喜欢的是你,是不是我就不用这么痛苦了?”她的声音有些轻,却依然清晰地传到了傅宸轩的耳中。 傅宸轩轻叹一声,认识果果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鹿,却拼命地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来,然后躲在角落里自己偷偷哭泣。 他在想,今天若是没有被他发现她的心事,这个傻丫头又会将它埋在心里多久?是否要等到那道伤口发炎溃烂了,才会被人察觉。 走出酒吧的大门,夜夜里的风有些凉,让果果恢复了几分理智,她看着街道上的霓虹灯,忽然蹲下了身,抱住自己的腿。 傅宸轩跟着蹲在她的身边,轻声问她,“怎么不走了?” 果果晃了晃脑袋,“我的头好晕,走不动了。” 傅宸轩无奈一笑,“来,我背你。” 果果继续摇头,“我不要,宸轩哥,我好想哭。心里特别难受,你说,他怎么就要结婚了呢。” 傅宸轩一时无语,心中隐约有些后悔今天的试探。 “果果,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喜欢你的人也多的是,咱们总能挑到一个喜欢你的,愿意对你好的。”傅宸轩柔声安慰她。 “他们都不是裴浩啊。”果果哽咽的说道,眼眶里已盈满了泪水,“宸轩哥,他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哪里不好吗?那么多人都喜欢我,我都没有看上,结果唯一让我心动的,却不喜欢我,宸轩哥,我跟他说我喜欢他,他却说将我当做妹妹,去他的妹妹,谁要做他的妹妹,呜呜呜呜呜。” 她无助地哭了,眼泪砸落在地上。 ------题外话------ 沈卿是沈君煜和温兮瑶的女儿,沈书涵不是,这个名字是我一时手误打错了,亲们直接忽略就好,正文中我已经改过来了。 所以人物关系如下:沈清澜和傅衡逸育有二子一女,分别为傅宸轩(安安),傅书艺(糖糖)和傅书宸(晨晨);沈君煜和温兮瑶一子一女,分别为沈卿(贝贝)和沈睿;韩奕和于晓萱一子一女,分别为韩南烟(果果)和韩思淼。其他人会陆续出现。 ** 推荐好友新文《军门婚宠:国民影后归来》——月之痕 这是一个重生的没脸没皮的中二影后撩宠一个外表高冷内心火辣的兵哥哥的故事。

下一篇   番二 4.他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