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2.这是我男朋友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2.这是我男朋友

于晓萱目送着傅宸轩的车子远去,一直到看不见了这才转身回家,结果刚一转身就对上了韩奕那张幽怨的脸,她吓得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不明所以地看着韩奕,“你这跟幽灵似的站在我背后做什么呢?” 韩奕闻言,越发幽怨,看着于晓萱的目光就像是看着负心汉,“傅宸轩好看吗?” “好看啊,哎,你说他怎么就不是我儿子呢?”于晓萱想起傅宸轩那张完美的脸,就颇为遗憾。 韩奕越发幽怨了,“于晓萱,你个花痴。”说完,怒气冲冲地走了。 于晓萱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背影,活脱脱像是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摇摇头,走进屋子,结果韩奕已经上楼了,果果换了一身衣服,正好从楼上下来,于晓萱见到她,问道,“你爸今天这是怎么了?” 果果的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咬了一口,不在乎地说道,“哦,中二病犯了。” 于晓萱白了她一眼,“有这么说自己爸爸的吗?” 果果嘿嘿一笑,眼珠子一转,在于晓萱的身边坐下,“妈,我跟你说点事儿呗。” 于晓萱不明所以,“什么事儿,说吧。” “宸轩哥这次回来是打算自己创业的,我想去帮他,你觉得呢?” “可以啊。”于晓萱一口答应。 “那我爸那里……” “我来跟他说。”于晓萱十分爽快。 “嘿嘿嘿,谢谢妈,你最好了,我爱死你了。”果果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蹦。 “不过,你去了你宸轩哥的公司,可不能像在自己家公司一样,对待工作要认真知道吗?要是让妈妈知道你是去捣乱的,那你就立刻给我回来。” 果果听了这话,丝毫不生气,只是撇撇嘴,“难怪爸爸要吃宸轩哥的醋,妈妈,有时候我都觉得宸轩哥才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颗心啊可偏的没边儿了啊。” 于晓萱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他要真是我亲身儿子那我就谢天谢地了,宸轩多省心啊,哪像你们两个,一个两个的让我操碎了心。” “嘿妈,你说韩思淼就说韩思淼呗,不要带上我嘛。” “你弟弟最近打电话给你没有?”想起在国外留学的儿子,于晓萱不禁问了一句,她也是昨天刚从剧组回来,正打算休息一段时间。 果果摇头,“没有,这小子最近读书读傻了,估计满脑子都是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哪里想得起我。” “这小子。”于晓萱无奈地说了一句,起身,“行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别整天没事儿就熬夜到两三点,女孩子要注意自己保养自己的皮肤。” 果果挥挥手,“知道了,知道了,妈,你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你说谁啰嗦呢?那你爸那里你自己说去。”于晓萱虎了脸。 果果立马狗腿地笑笑,“妈,我说我啰嗦呢,您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我最爱的妈妈。” 于晓萱看着油嘴滑舌的果果,这样子,倒是跟傅宸轩有了几分相似,无奈摇头,“我去睡了,你可不要熬夜了。” “嗯嗯,今晚我保证早早睡觉。”她明天还要陪宸轩哥去看办公地点呢,当然要早起了。 而第二天一早,当果果起床后,家里只有于晓萱一个人在家,韩奕已经去上班了,见女儿下来,于晓萱让她去吃早饭。 “对了,你那件事我已经跟爸说了,你爸同意了。”于晓萱说道。 果果一愣,惊喜的说道,“妈,你竟然这么快就搞定我爸了,你太厉害了,你怎么我爸说的,他竟然这么容易就同意了?”按照她爸昨天那状态,她还以为起码需要花上几天她爸才能同意呢。 于晓萱眼底闪过一抹不自在,面上却看不出丝毫,“过程不重要,反正你爸同意了就行,赶紧吃饭吧。” 趁着果果低头吃饭时,于晓萱不着痕迹地揉揉自己酸疼的腰,没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两次。 “果果,干妈,我来了。” 母女俩刚吃完饭,门外就响起了傅宸轩的声音,果果从沙发上站起来,“妈,那我就先走了。” “行。” “宸轩哥,我们走吧。”果果挽着刚进门的傅宸轩的胳膊说道。 就这样,傅宸轩连跟于晓萱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果果给拉走了。 “宸轩哥,等下我们先去哪里啊?”果果好奇地问道。 “先去滨河路,那边靠近科技产业园,年轻白领居多,有活力。”傅宸轩说道,他办的是科技公司,在科技产业园里也能接触更多这方面的人才。 “宸轩哥,说起这个,我一直忘记问你,我学的又不是软件开发,游戏啥的也不懂,你说我去你的公司能做什么呀?” 她大学学的是经营管理,但是大学四年她光顾着玩儿了,根本没有学进去什么东西,虽然挂着副总的头衔,可平时她就是在公司里混日子,根本没有正经做过事情,可以说她毫无经验可言。 傅宸轩看了她一眼,“先做我的秘书吧,没意见吧?” 果果笑眯眯,“当然没意见。” “不过先说好,私下里你怎么胡闹我都没意见,但是工作上你要是不认真,被我凶了,你可不许哭鼻子,更不许去家长那里告状。” “我是那样的人嘛,还哭鼻子告状,那是小孩子才干的事情好嘛,我今年都二十四了。”果果不满地说道。 “那最好,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去告诉干妈去,让干妈收拾你。”韩奕是个女儿奴,对果果那是舍不得打,舍不得骂,那只好于晓萱来做严母了,小时候果果调皮,没少被于晓萱收拾。 果果瞪眼,“宸轩哥,不带你这样的,刚刚还说不许我告状呢。”结果这人转眼就要去她妈那里说她不听话。这叫什么?这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傅宸轩一脸的淡定自若,“我那是在告诉你,一定要认真工作,不然我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滴。” 傅宸轩跟果果的感情一向好,虽然这几年因为他去了国外留学,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任何的生疏,一路聊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傅宸轩给中介打电话,大半天时间,他们都在看房中度过了。 下午三点,傅宸轩和果果坐在咖啡厅里,果果轻轻捶着自己的小腿,“宸轩哥,今天我们看的那三处,有你满意的吗?” 傅宸轩摇头,“没有,明天再继续看看吧,要不,明天你现在家里休息?”见到她的小动作,傅宸轩建议道。 果果摇头,“我才不要,我这是好久没有走这么多路了,明天我换双平底鞋就行了,待在家里太无聊,还是跟在你身边比较有趣。” 傅宸轩也随她,“等下我送你回去,晚上我要去我外婆家吃饭,就不跟你一起吃了。” 果果点点头,“行。” “烟烟,你怎么在这里?”一道男声忽然在头顶响起,果果寻声看去,等看清了来人,好看的眉头皱的死紧,“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是个二十六七的男人,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听到这话,笑眯眯地说道,“我跟几个朋友来这里喝咖啡,这位是?”他的目光落在傅宸轩的身上,眼底闪过一道惊艳,实在是傅宸轩的容貌太过于出色,即便是身为男人,也不由地闪了眼,心中猛地升起了一股危机感。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跟韩南烟在一起?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一系列猜测浮上心头,让男人看着傅宸轩的眼睛里带着一丝丝的防备。 果果眼珠子一转,起身坐到傅宸轩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这是我的男朋友傅宸轩。”她没有跟傅宸轩介绍眼前这个男人的意思。 傅宸轩扫了一眼胳膊上的手,没说什么,看向男人,“你好。” 男人一脸震惊地看着果果,“你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 果果不明所以,“我一直都有啊,是你自己不相信而已,之前我男朋友在国外留学,这才刚回来。对了,既然遇见了,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喝杯咖啡?”果果一脸真诚地发出邀请。 说着,她还看向了傅宸轩,“亲爱的,你不介意吧?” 傅宸轩睨了她一眼,宠溺一笑,“当然不介意。这位先生要一起吗?” 男人脸色微微发白,不可置信地看着果果挽着傅宸轩的手,“烟烟,你真的有男朋友了?” 果果有些不耐烦,刚想说话,傅宸轩按住了她的手,她顿时闭嘴,傅宸轩看向那个男人,“这位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和烟烟看起来不像是男女朋友?还是你觉得她不应该有男朋友?” 他说这话时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睛里却泛着寒光,身上散发着似有若无的气势。 对上这颇具压力的目光,男人身子猛地一僵,“抱……抱歉,是我说错话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男人直接往门口的方向走,就连朋友都给忘记了。 见人走了,傅宸轩侧头,看着果果微微挑眉,“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 果果撇嘴,将手放下来,“就是一块狗皮膏药,赶都赶不走,烦死了。” “你同学?” “才不是呢,上次跟我爸一起去参加一个酒会,在酒会上认识的,好像是什么公司董事长的公子,反正名字我是没记住,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的我的号码,从那以后经常可以见到他。” “这件事你爸不知道吧?”韩奕要是知道了,按照他那护犊子的性子,这男人还能在果果身边转悠才怪呢。 果果耸耸肩,“我没告诉我爸,毕竟这人也只是想方设法地跟我来个偶遇而已,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要是她爸知道了,人家指不定就要倒霉了,她也不想将事情做得那么绝。 傅宸轩揉揉她的脑袋,果果的长相偏向韩奕,虽说达不到倾国倾城的地步,但绝对是大美女一枚,月牙眼弯弯的,笑起来的样子清纯中透着一股魅惑,对于男人来说确实有致命的吸引力,从小到大,果果的追求者就不少,而傅宸轩被她拿来当挡箭牌也习惯了。 果果捂着脑袋,“宸轩哥,不许揉我的头发,不然要成鸡窝了,等下怎么见人啊。” 傅宸轩闻言,非但没有将手拿下来,还使劲地又揉了揉,“将我当做挡箭牌,以后我要是找不到媳妇了,你负责不?” “负责就负责,我身边单身的朋友不少,给你介绍几个认识,保证知书达理,美丽大方。” 傅宸轩眼中闪过一道幽光,冷哼一声,“就你那些狐朋狗友,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就别祸害我这四好青年了。” 果果瞪眼,“我的朋友怎么就是狐朋狗友了?” “你等我眼瞎,看不到你的朋友圈?” 果果讪讪,“那什么,逛街买东西是女孩子的最爱嘛,而且我们也不是光败家啊,我们也是经常做公益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傅宸轩不置可否,状似无意地问道,“上次我记得听你说过你有男朋友了,你男朋友呢?” “哪有什么男朋友,宸轩哥,你可别套我话啊,我从来就没有男朋友。”果果不上当。 傅宸轩神情遗憾,一段日子不见,小丫头变聪明了,“果果,你也不小了,该找个人谈恋爱了,告诉哥哥,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给你介绍。我身边青年才俊不少,你想要什么样的我都可以给你找出来。” 果果俏脸微红,低着头,“宸轩哥,你要是再胡说我就告诉阿姨你欺负我。” 傅宸轩眼神微闪,“小丫头,你该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才没有呢。”果果下意识地反驳,但是她越这样,傅宸轩越确定,这丫头绝对是情窦初开了。 饶有兴致地问道,“那个人是谁?告诉我,我也好帮你参谋参谋。” “哎呀,真的没有啦,好了,我要回家了,你赶紧送我回家。” 傅宸轩轻笑,见她真的不愿意说也不再问,“行,走吧,先送你回家。” 回去的路上,傅宸轩的手机响,见他迟迟不接,正在玩手机的果果抬起头,“宸轩哥,你的手机一直在响。” “那你帮我接一下。” “哦。” 果果从他的西裤口袋里将手机拿出来,是个陌生号码,“宸轩哥,看着像是个外国的号码,要接吗?” 傅宸轩扫了一眼,神情淡淡,“你接吧。” 果果滑下接听,“你好,哪位?” 电话那端并没有人说话,果果皱眉,“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请说话。” 电话那端依旧沉默,果果对傅宸轩说道,“没人说话。” “那就挂了吧。”傅宸轩神情淡淡。 “哦。”果果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她将手机放回去,一脸好奇地看着傅宸轩,傅宸轩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她的目光,好笑开口,“怎么了?忽然发现我很帅,爱上我了?” 果果没好气,“爱上谁也不会爱上你啊,宸轩哥,你跟我老实交代,刚才打电话那个该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我没有女朋友。” “那就是你的爱慕者,完了,她不会是误会我跟你的关系了吧,我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解释一下?” 傅宸轩无奈,“打什么电话,坐好。” 果果一直盯着傅宸轩的侧脸,“宸轩哥,万一人家姑娘误会了我们的关系,放弃了你可咋办?你要是因此而错过良缘,那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又或者她因爱生恨,将我当成个情敌,来个鱼死网破,那我不是很冤?” 傅宸轩空出一只手再次揉乱了她的头发,“你哪里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平时少看那些言情小说。” 果果嫌弃地拍开他的手,“安安哥哥,你要是再揉我的头发,我就跟你急。” 听到安安这个称呼,傅宸轩果断又揉了一遍。 将果果送回家,“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不许睡懒觉。”他是不指望果果能自己去指定的地点,这要是让她独自出门了,就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了。 “知道了,我明天肯定不会睡懒觉的。”果果冲着他摆摆手,转身进了屋。 傅宸轩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B大接妹妹傅书艺,傅书宸考了军校,而妹妹则是读了B大。 沈清澜在B大那就是一个传奇,她的照片就挂在学校的优秀学子之窗,因为傅书艺长得酷似自己的母亲,所以B大的人都知道她是沈清澜的女儿,经常拿她跟她母亲比较,所幸她是个心宽的,不会去计较这些,也不会因为被笼罩在母亲的光环下而感到自卑。 总而言之,她的大学生活过得还不错。 “糖糖,我在门口了,你赶紧出来。”傅宸轩给傅书艺打电话。 “知道了哥哥,你等我十分钟,我马上下来。”傅书艺从床上爬下来,平时她都是住在学校里,只有周末才会回家。 “书艺,你今天又回家?”室友见到她匆匆忙忙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傅书艺点点头,“嗯,今晚上要去我外婆家吃饭,必须回家,我哥已经在门口等我了,我就先走了。” 说着,穿上鞋子就跑了。 傅宸轩靠在自己的车上,穿着一件白衬衫,袖子卷到了小臂处,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脸上挂着一抹淡笑。 “哇,好帅啊,这个男人是我们学校的吗?”有学生路过,盯着他眼冒红心。 “肯定不是,这样极品如果是我们学校的,还有现在的校草什么事情。” “也是,啊啊啊啊,他看过来了,是在看我们这边哎。” “天呐天哪,侧面帅,正面更帅,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啊啊啊啊啊,不行了,从今天开始,我的老公换人了。” 傅书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看各种议论声,果不其然,她哥已经成为了众人眼中的风景,所有的议论声都是关于他的。 而他本人却还不自知,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神情专注。 傅书艺看了一眼拿着手机偷偷拍照的女生们,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要不,她先离开,等下再跟她哥汇合? 正在她思考着这个计划的可行性的时候,她那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哥哥忽然朝着她挥挥手,“傅书艺,赶紧的。” 傅书艺头皮一僵,瞬间,各种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羡慕的,嫉妒的,好奇的…… 她头皮一麻,僵着脸朝着傅宸轩的方向挪去。离傅宸轩越近,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越灼热,如果这些目光能冒火的话,她一定已经被烧成灰烬了。 傅宸轩挂了电话,皱眉看着周围的人,尤其是那些拿着手机拍照的,打开车门,冲着傅书艺说了一句,“快点。” 傅书艺加快了脚步,窜进了车里,车子很快离开了这里,留下一地灰尘,众人遗憾地看着远去的车子。 哎,帅哥走了,还是带着一个美女走的,唉…… “哥,以后你还是别来接我了,或者你不要下车。”傅书艺想起刚才的画面,感叹一句。 傅宸轩没好气,“你这丫头没良心。” “我才不是没良心,我是为了我的人身安全着想,你看看就这几分钟,我们学校的论坛都被你的照片刷爆了看,啧啧啧,哥,我瞬间多了好多‘嫂子’。”傅书艺一脸的促狭。 还将网页在傅宸轩的眼前晃了晃。 傅宸轩扫了她一眼,“我在开车。” “哥,你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出个门就被人围观?” “我们学校可没有那么多花痴。”虽然也被人围观,但是绝对没有刚才那么夸张。 “谁让你涨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呢。”傅书艺是一点都不同情自己的哥哥。 “是你比好看一丢丢。”傅宸轩轻哼。 傅书艺不乐意了,“哼,自恋,明明是我比你美,爸爸都说了,除了妈妈,我是最漂亮的。” “都二十一岁了还这么臭美,傅书艺,我看你是中了自己的毒了。” 傅书艺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化妆镜,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脸,“哼,我乐意。” 傅宸轩见她这样,不由嗤笑道,“你让我想起了白雪公主的后妈。” 傅书艺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哼,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小时候那个可爱的安安了。” “啪。”傅书艺的头上挨了一巴掌,她瞪眼,“哥,我本来就不聪明了,你要是再将我打傻了,以后我嫁不出去你可就要养我一辈子了。” “行,你要是真的嫁不出去了,我就养你一辈子。”傅宸轩答应地爽快。 傅书艺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确保自己美美的了,这才放下了镜子。 到了沈家,人都已经来齐了,除了考上军校的傅书宸和沈卿,沈卿就是沈君煜和温兮瑶的女儿。 “哥,姐,你们总算来了。”沈君煜和温兮瑶的儿子沈睿在他们二人刚下车就迎了上来。他今年刚刚成年,上个月才过完十八岁生日。 “给你的。”傅宸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扔给他,沈睿接过,“什么东西?” “给你的礼物。”傅宸轩随口说道。 沈睿打开看了一眼,“啧啧啧,哥,你这礼物够贵重的。”傅宸轩送的是一块手表,价值好几十万呢。 “补给你的成年礼物。”沈睿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他赶不回来,这次索性就将礼物给补上了。 沈睿笑眯眯,“谢谢哥。”不过去没有将手表戴上,他现在还在上学呢,戴这么贵的东西可不合适。 傅宸轩进门,大家都在等着他呢,他直直走向了沈谦和楚云蓉,“外公、外婆。” 楚云蓉拉住外孙的手,上下打量着,怎么看都看不够,“瘦了,你肯定又没好好吃饭。” 傅宸轩笑,“外婆,我最近减肥呢,你不觉得我现在更帅气了吗?” 楚云蓉不赞同地看着他,“你就是胖点也好看,可别减肥了,别跟糖糖似的,上次闹着减肥,差点营养不良进医院。” 傅书艺尴尬,“外婆,你说这些做什么,都过去了。” 傅宸轩低头看着妹妹,眼底若有所思,“你还干过这样的蠢事儿?” 傅书艺黑脸,“你说谁蠢呢?”还伸手在傅宸轩的腰上拧了一把,只是由于长期的锻炼,他腰上的肉很紧实,根本捏不动。 默默收回手,傅书艺心中不断暗示自己:这是亲哥,这是亲哥,这是亲哥。 “舅舅,舅妈。”傅宸轩又跟沈君煜和温兮瑶打招呼。 温兮瑶微笑应下,沈君煜则是拍拍他的肩膀,“不错不错,更沉稳了,进步很大。” 傅宸轩微笑,“有舅舅指导,我要是不争气岂不是给舅舅丢脸?” 今天主要是给傅宸轩接风洗尘,所以他到了以后就开饭了。 席间只听得傅宸轩将在座的各位长辈哄得眉开眼笑的,饭桌上一片欢乐的气氛。 饭后,沈君煜单独找了傅宸轩去书房说话。 “上次听你说想要在国内办公室,事情落实地怎么样了?” “我的团队现在还在Y国处理最后的事情,等到我这边准备好就能随时过来,我的合伙人帮我联系了他们在国内的大学同学,有几个也愿意来公司帮我,因为公司刚起步,用不了太多人,所以人手上算是足够了。”傅宸轩认真地说道。 沈君煜点点头,见外甥将一切都安排好了,十分满意,“那办公地点呢,选好了吗?要是没有选好,君澜集团旗下还有一栋写字楼,有两层是空着的,你可以去那里看看。” “正在看呢,我今天出去看了几处,明天再去看一天,就能将我选定的几个地方都看完了,所以这个舅舅就不要操心了,不过之后我要买一些办公用品,这方面我没有人认识,还希望舅舅可以帮我找找。” “这个没问题,你想要什么样的明天跟我的秘书说,我会让他来帮你找,等你办公室确定了就给你搬过去,要是资金不够舅舅给你出。” “钱我有,舅舅,我好歹在外面也做了几年,这一点钱还是有的。”他跟几个小伙伴可是从大三就开始创业了,财富也是积累了一些的,虽然不算多。 沈君煜哈哈笑,“好好好,不亏是我外甥,不过要是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问题,随时找我,虽然男人是要靠自己双手去打拼,但是有时候能借势的时候也要学会借势。” “放心吧,舅舅,要是真的有需要我是一定不会跟你客气的。” 第二天一早,傅宸轩去韩家接上果果,俩人继续去看写字楼。 一整天下来,他们一共跑了四个地方。 “宸轩哥,你想好租哪个办公楼了吗?”果果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上面记着这两天他们看过的这几个写字楼的信息。 “就今天上午看过的第二个吧,那里临近科技园。交通也比较方便,对于刚来京城的白领来说,即便住的远,上班也方便。” 看了这么多处,那是唯一一处让傅宸轩比较满意的地方。就是租金贵了点,但这一点钱他还是出的起的。 “我也觉得那里不错,我刚才查了一下地图,发现那附近有一条小吃街。下了班我们还可以去那吃个小吃。” 傅宸轩打趣她,“我是让你去上班,哪里是让你去吃东西的,你就惦记着吃,小心把自己吃成个胖子。” “我才不胖呢,我每天都有运动的好吗?而且我是说下班后去,才不会耽误工作呢。”果果笑眯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身材。她就是传说中那种怎么吃都不胖的类型。 “宸轩哥,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跟中介公司签合同了?” 傅宸轩点点头,“明天上午就去签。对了,你要离职跟我干的事情,你跟你爸说了吗?”傅宸轩想起正事儿,问她。 “已经搞定了。我随时可以走人。对了,宸轩哥,你上次说你在英国有一个团队,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快了,等我们这边一切准备就绪,他们就会过来,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先给他们找个房子,总不能让人家睡大街吧。” “宸轩哥,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板。”现在哪里还有,老板给员工找房子的? “他们都是跟我一起创业的小伙伴,对他们好一点也是应该的,你明后天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就陪我去看看。” 果果拍着胸脯,一口答应,“完全没问题,我别的不多,就时间最多。” “不过你的小伙伴有几个人,我们要租多大的房子?还有,我们要找什么价位的呢?京城这几年的房价可是越来越高了。” 果果虽然是韩式集团的千金,吃穿不愁,零花钱也不少,但是也不代表她就是个草包千金,该留意的东西她也是会留意。 “这个等我们去看了再说。” 果果点头,继续吃饭,顺便跟他聊了一些其他的话题。 走出餐厅,傅宸轩去开车,让果果在门口等着,百无聊赖之时,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 “哟,这不是韩式集团的千金韩南烟吗?”女人穿着一身吊带连衣裙,妆容精致,身边还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男人见到海南烟,神情尴尬。 果果神情自若,看见俩人,目光从二人的身上划过。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姿态亲密,“韩南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你,既然遇见了就是一种缘分,一起吃个饭吧。”女人向果果发出邀请,只是果果连眼神都没有给她。 “不了,我刚吃完出来,你们吃吧。”她可没兴趣陪俩人吃饭,别说已经吃过了,即便是没吃,她也不乐意,她怕消化不良。 “你这是不敢?韩南烟、那件事情都过去多久了?你到现在还放不下呢?”女人说这话时,视线有意无意的落在了自己身边的男伴身上,男人脸上的尴尬越发浓,看着果果的眼神闪烁,眼底深处还藏着一丝愧疚。 果果轻笑,“在我眼里,那不过就是一个垃圾,也就你当成宝。” 一句话说得女人脸色铁青,男人面色苍白。 “韩南烟,一段时间不见,你还是这么嚣张。” “彼此彼此。我也没见你陈大小姐的脾气好多少,依旧这么的,”她故意停顿一下,才缓声说道,“盛气凌人。” “韩南烟,我告诉你,修杰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不许你再惦记他,若是让我知道你纠缠不清,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听了这话,果果想笑,也真的笑出来,“我说陈安雅,你这自以为是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宁修杰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喜欢他是你的事情,别把我扯上行吗?还有,你当成宝贝的人,在我眼里犹如空气,哦,说空气还是抬举他了。” 被称为陈安雅的女人脸色铁青,又由青转黑,抬手就朝着果果挥了下来,却在半空中,被人拦住了 “我才刚离开一会儿,怎么就被人欺负了?”清朗的男声从身侧传来,话语中带着些微的冷意。 ------题外话------ 阿离的新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已经在扣扣阅读同步了,扣扣阅读的小仙女们不要忘记收藏哦,还有,评论和推荐票求一波,嘿嘿嘿嘿嘿嘿。 ** 【热血推荐】 军爷溺宠:神秘娇妻狠狂野 作者//麻辣皮皮虾 【权门老公VS神秘娇妻】开展一场热血沸腾的宠妻之旅! 一个美艳嚣张雇佣兵,一个杀伐果断特种兵,强强碰撞!

上一篇   番二 1.小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