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 1.小爷回来了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二 1.小爷回来了

Y国,某庄园。 艾伦看着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玩游戏的年轻男子,缓声开口,“安安。” 只是这个名字刚一说出来,沙发上的男子就抬起了头,“艾伦叔叔,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安安。”他语气里透着隐隐的委屈,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则是充满了无奈。 艾伦轻笑,“习惯了,宸轩,你这次什么时候回国?” 傅宸轩放下手机,笑眯眯地看着他,“艾伦叔叔,你是不是想让我带东西给我妈?” “是给你的弟弟妹妹。”艾伦纠正。 傅宸轩耸肩,“一样一样,每次你也没少了我妈的,话说艾伦叔叔,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我都长这么大了,你真的不打算给我找个干妈?” 当年艾伦想让糖糖做他的干女儿,傅衡逸死活不同意,最后还是安安认了他当干爹,只不过安安习惯了称呼他为“艾伦叔叔”,而艾伦也没有刻意纠正,所以这些年也一直就这么叫下来了。 艾伦瞪了他一眼,冷脸,“你再这么口没遮拦的,就将你赶出家门,你晚上就准备睡大街去。” 傅宸轩嘿嘿一笑,对他的威胁是丝毫不放在心上,艾伦叔叔对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才不舍得,我要是睡大街感冒了,心疼的人还是你。” 艾伦看的与他争辩这个话题,这小子脸皮厚,还很会说,他说不过他。 “你不是要回国创业,现在毕业证书也到手了,早点回去。” “啧啧啧,艾伦叔叔,我是发现了,每次提起我妈,你就转移话题,话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放下了吧。” 小时候不懂,后来长大了,傅宸轩就慢慢懂了,艾伦叔叔喜欢他母亲,而且喜欢了很多很多年,至今无法放下,甚至爱屋及乌,对他们兄妹三个都很好。 有时候,看着艾伦终生不娶,傅宸轩也是挺心疼他的,要是换做是其他女人,那么他肯定想办法帮艾伦搞定,但是这个人换做是自己的母亲,他就只能无能为力了。 艾伦脸上的笑意渐淡,“这些不是你一个小孩子该管的,赶紧回你家去。” 傅宸轩摇头,“艾伦叔叔,不是我说你,这个世界上女子千千万,虽然说我也觉得我母亲很好,但是肯定有比我母亲更好的女子,你干嘛不去尝试一下,非要在我母亲那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傅宸轩。”艾伦的脸沉了下来。 傅宸轩举起双手,“得得得,我错了,我妈妈天下最美,最好,是森林里最美的那棵树,才不是什么歪脖树。”他边说边翻白眼,艾伦叔叔这辈子是没救了,他说一句他妈是歪脖树都不行,唉。 艾伦的脸色缓和,“你要是回去,记得将我整理出来的东西带回去,都是给你弟弟妹妹的。” 傅宸轩摆摆手,“知道了,不过我还要在这里待几天,下周再回去。” 艾伦侧目,“还有事情没有办完?” “没有,就是想陪陪你啊,我这次回国,短时间内肯定是不会回来了,不多陪陪你,万一你想我了怎么办?”他说的吊儿郎当的,却让艾伦心中一暖。 “你们两个吃不吃饭了?”彼得在餐厅里喊道。 傅宸轩站起来,“来了。”说着,去推艾伦的轮椅。一边走,一边悄声对艾伦说道,“艾伦叔叔,彼得叔叔这么多年一直不结婚,陪在你身边,是不是爱上你了?” “啪。”一巴掌毫不留情地拍在了傅宸轩的手背上,他装模作样地大喊了一声,“艾伦叔叔,你谋杀啊。” 艾伦扫了他一眼,傅宸轩立即闭嘴,艾伦无奈地摇头,这小子经常说些不着四六的话。 傅宸轩在国内读到大二的时候,忽然闹着要来Y国留学,傅衡逸和沈清澜虽然不清楚其中的原因,但是也同意了,这些年,傅宸轩平时住在学校里,周末和节假日节假日都是住在艾伦这里的。 傅宸轩性格开朗外向,很健谈,傅家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餐桌上都是傅宸轩叽叽喳喳的说话声,艾伦是个喜静的性子,这要是换做别人,早就被丢出去了,也就傅宸轩,他不仅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还时不时给他夹菜,认真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他们吃的是中餐,这是傅宸轩来Y国留学之后艾伦特意给他请的厨师,只因为傅宸轩不爱吃西餐。 “艾伦叔叔,等下吃完饭,我们下午去看电影吧。”傅宸轩建议道。 艾伦神情淡淡,“你约上同学去吧,我就不去了。”他对这类的活动并不感兴趣。 “艾伦叔叔,我在这里待的时间可不多了,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 艾伦看了他一眼,终究是在他期盼的目光下点了头,一旁的彼得看的直摇头。 彼得下午要去实验室,自然不会跟他们去的。 看的是一部爱情电影,其实两个大男人去看这样的电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艾伦踏进电影院的时候,知道要看的是这个,当即就要回去,是傅宸轩好说歹说才同意进来的。 看完电影出来,艾伦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傅宸轩一边开车,一边注意着他的脸色,快到家的时候,傅宸轩忽然停车,说是要跟艾伦到附近的公园走走,散散步。 “艾伦叔叔,这些话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想跟你说了,你放下我妈吧,我妈一直都希望你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守着一段过去过一辈子。”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认真而严肃。 他依旧不清楚他母亲跟艾伦之间的恩怨,每个人提起这个,就一脸的讳莫如深,他也不是没想过自己去调查,但想来想去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就是你今天非要跟我出来看电影的原因?”艾伦问他,语气淡漠。 傅宸轩在艾伦的面前蹲下,看着他的眼睛,他的艾伦叔叔已经老了,眼角已经有了皱纹,就连头上也有了白发,明明跟他父亲差不多的年纪,但是艾伦叔叔看上去却要苍老很多。 “艾伦叔叔,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不想你一辈子孤独终老,你是我敬爱的长辈,我想要你快乐。” 从四岁时遇上艾伦起,这个男人就对他异常的好,以前是不懂,后来懂了则是心疼。 “宸轩,我现在很好,没有任何的不幸福。”对于他来说,现在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 “艾伦叔叔,我下周就要走了,我走了之后谁来照顾你?我很担心你。”虽然平时他也经常念叨着这些话,但是从来没有用这样认真而严肃的语气说过,艾伦的心中微动。 “家里有佣人,还有你彼得叔叔,他们都会照顾好我,不需要你担心,见到你妈妈,也不要跟她说我的事情。”虽然也许沈清澜并不是很关心。 傅宸轩深深叹气,他就知道会是这样,“艾伦叔叔,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就没有其他的可以吸引你的女子了吗?” 艾伦轻笑,“这个世界上或许存在比你母亲更完美的人,但是他们都不是你母亲。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回去吧。” “艾伦叔叔。” “宸轩,你要是真的为了我好,那就不要再说了,这件事就这样吧,回家。”他的语气里带了一丝命令。 傅宸轩定定地看着艾伦的眼睛,终究什么都没说,站起来推着他回了家。 一周后,机场,傅宸轩对来送机的艾伦叮嘱道,“艾伦叔叔,我走了以后你要按时吃饭,按时吃药,不要任性。”艾伦的身体不是很好,需要常年吃药,尤其是阴雨天。 “走吧。”艾伦神情淡淡,看不出丝毫的不舍。 傅宸轩啧啧出声,“我说艾伦叔叔,你就不想挽留我一下?你要是舍不得我,我可以继续待一段时间的。” 艾伦嫌弃地看他一眼,“马上登记了,赶紧走。” “哎,艾伦叔叔,我发现你没有小时候那么喜欢我了,小时候你都会跟我说想我的。现在你竟然赶我走。”傅宸轩故作伤心状。 艾伦没忍住,在他的头上拍了一巴掌,“赶紧走。” 傅宸轩哎呦一声,却抱住了艾伦,“艾伦叔叔,我真的走了,你要照顾好你自己,要是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或者去京城看我。” 艾伦的手举在半空中,最终落在他的背上,轻轻拍了拍,“要是资金不够随时给我打电话。”傅宸轩要自己创业,资金就是一个大问题,他之前打算给他投一笔钱,但是被他给拒绝了。 “谢谢艾伦叔叔,不过目前还不需要,我的小金库也是满满滴,当然,我要是真的撑不下去了,肯定不会跟你客气。”傅宸轩笑眯眯地说道。 他起身,又给彼得一个拥抱,“彼得叔叔,我也会想你的。” 彼得嗯了一声,“虽然你这臭小子弄坏了我不少的实验样品,但是看在你要走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有时间就回来看看。” 傅宸轩点点头,又看了二人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艾伦一直目送着他走进安检口,一直到再也看不见了,这才收回目光,脸上的温和已经被冷漠取代,“走吧。” 彼得撇嘴,明明就也能舍不得那个臭小子,还不承认,“下次我们去京城看他也一样。” 艾伦没有说话,这是多年来,他只去过一次京城,就是傅宸轩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就连糖糖和晨晨成年,他也送了一份礼物过去。 ** 京城机场,大半年没有回来的傅宸轩看着眼前这个与他离开前一般无二的城市,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嘴角轻勾。 京城,小爷我回来了。 “宸轩少爷,这边。”他刚走出机场,就看到了自家司机的车,他加快了脚步,果然就看到了坐在后座上的他的母上大人。 沈清澜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看上去却仅仅三十出头,岁月除了给她增添了更多的韵味之外,似乎特别的优待她。 “我亲爱的母上大人,你想你亲爱的儿子了吗?”傅宸轩刚一上车,整个人就靠在了沈清澜的身上,浑身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一般。 沈清澜只能看到儿子黑黑的头顶,“起来,坐没坐相的。” 傅宸轩撇嘴,却没有起来,“妈,咱们都大半年不见了,你见到我怎么一点都不热情。好歹也给我一个见面kiss吧。” 沈清澜没好气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都二十五岁的人了,怎么说话还是这么没正形,回家见到你爸爸注意一点,不然我可不帮你。” 想起父亲傅衡逸,傅宸轩很怨念,“那我更要趁着现在好好跟你交流母子感情了,我爸那就是一个醋坛子,都快六十的人了,还整天就知道吃醋。”尤其是看到他跟他妈亲近一点,他爸就给他甩冷刀子。 “家里那两小只呢,今天我回来竟然没有来接我?”傅宸轩没有看到自己的弟弟傅书宸和妹妹傅书艺有些奇怪。 “今天他们学校有活动,没来。不过你爸在家里等着你呢。”沈清澜说道。 傅宸轩脸一僵,“我爸今天在家?” “嗯。” 傅宸轩心中哀叹,真是的,他故意挑了一个周二回来,就是想错开他爸,没想到他爸竟然在家,难不成是专门在家里等着他的? 眼珠子一转,傅宸轩试探着开口,“妈,我爸今天是休假还是……” 沈清澜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说道,“他是回来开会的,明天一早就走。”本来是今天下午就要回部队的,但是知道今天儿子回来,傅衡逸特意在家里等了半天。 “Y国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沈清澜关心儿子。 傅宸轩看着窗外,“嗯,已经全部打包寄回来了,剩下的一些放在艾伦叔叔家。” “他的身体好吗?”沈清澜难得问了一句。 傅宸轩惊讶地转过了头,“妈,艾伦叔叔要是听到你这句话,肯定很感动。” 沈清澜淡淡扫了他一眼,傅宸轩将剩下的话吞了回去,他要是继续说,估计他们家的母上大人就要发火了。 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艾伦叔叔的身体就那样吧,一到阴雨天就会全身疼,其实他就不适合住在那里,要不,妈,你给艾伦叔叔打个电话,让他搬来京城住?”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不过一眼,傅宸轩立马就投降了,“得得得,当我没说。”这件事也就是当着他妈的面他敢建议一句,在他爸面前他是一个字都不敢提的,要是让他爸之知道他撺掇他妈将他的情敌弄到京城来,想想这个后果,傅宸轩就忍不住抖了抖。 “妈,你可别跟我爸说这话是我说的啊,不然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知道不能提以后就别提。”沈清澜淡淡开口。 傅宸轩耸耸肩,靠近了沈清澜一步,“妈,你就跟我说说呗,你跟我艾伦叔叔到底有什么前程往事啊。”他敢肯定他妈跟艾伦叔叔之间绝对不是男女朋友,那么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让他们上一辈的人提起艾伦叔叔就讳莫如深呢? 只是意料之中的,沈清澜只是扫了一眼儿子,什么都没说。 傅宸轩都已经习惯了,见她不说也就不再问了。 他们一家依旧住在傅家老宅,傅老爷子已经在八年前去世了,去世的时候很安详,可以说是寿终正寝,而隔年,沈老爷子也走了,很巧的是,沈老爷子去世那天正好是沈奶奶的忌日。 两位老爷子走了以后,沈清澜原本是想搬出去住的,但是这个房子他们住了这么多年也已经习惯了,加上傅衡逸官职升了一级,作为国家领导人,住在外面也不安全,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车子在傅家门口停下,傅宸轩下车,自己拎着行李进门,他妈已经亲自来接机了,要是让他爸看到他竟然让他妈帮他提行李,指不定想怎么收拾他呢。 傅衡逸在二楼书房办公呢,傅宸轩进门,就被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安安,你终于回来了。” 傅宸轩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伸手在来人的脑袋上敲了敲,推开怀里的人,“傅书艺,你想死是不是?!” 傅书艺捂着脑袋,哼唧,“没良心的家伙,我为了你,连学校的社团活动都给推了,你不给我一个拥抱就算了,竟然还打我。”她看向随后进来的沈清澜,委屈巴巴地告状,“妈,你看,安安打我。” 傅宸轩瞪眼,他最讨厌人家叫他安安这个乳名,从他十岁以后,家里人在他的强烈要求下都叫他大名了,唯有这个妹妹,整天没大没小的,要是弟弟这样,他还能下手去揍一顿,但是妹妹打不得骂不得的,他也只能干瞪眼。 沈清澜好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书艺,别没大没小的。” 傅书艺见自家哥哥的脸色越来越黑,而母上大人也发话了,拿下捂着额头的手,挽住了傅宸轩的胳膊,“哥哥,我想你了,欢迎回家。” 傅宸轩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还算这个小丫头有点良心,将手里的行李箱递给她,“里面是艾伦叔叔给你和书宸带的礼物,自己拿去分了吧。” 傅书艺眼睛一亮,拿过行李箱,“还是艾伦叔叔好,每次都不忘记给我带礼物。” “书宸呢?”没有见到自己的弟弟,傅宸轩问道。 “他啊,去接果果姐了,果果姐知道你今天要回来,就去给你买你最爱吃的那家煎包,结果把自己绕迷糊了,打电话让书宸去接她去了。” 想起果果,傅宸轩就皱眉,“她又迷路了?” “是啊,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迷路了,她啊,没救了。”傅书艺想起果果的路痴,就摇头叹息,这绝对是她见过的路痴最严重的,没有之一。 想想京城也是果果从小长大的地方,他们几个都逛了多少次了,结果这人竟然还能走丢,难怪韩奕叔叔不放心她一个人出来了。 “爸呢?”傅宸轩知道有人去接果果了,也不担心,问起了传说中在家里的父亲。 傅书艺指了指二楼书房,“在上面呢,对了,爸让你回来之后去书房找他。” 傅宸轩脸一垮,看向了沈清澜,想向母后大人求助,结果他家母后大人就只是对他笑笑,“去吧。” 傅宸轩肩膀一垮,无奈地看了一眼二楼,拖着两天仿佛灌了铅的腿一步步向楼上挪去,看的傅书艺捂着嘴笑,他们家的男孩子都怕他爸。 傅宸轩挪到二楼,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进来”二字,语气淡漠,傅宸轩撇嘴,他爸还是这个德性。 推门而入,就见傅衡逸正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听到脚步声,连头都没抬。 傅宸轩在离书桌一米远的地方站定,“爸,我回来了。” 傅衡逸嗯了一声,却依旧没有抬头,一直到将一页纸看完了,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儿子,“国外的学业完成了吗?” 傅宸轩一本正经地点头,“已经完成了。”他这次拿的是经管博士学位。 “既然完成了,那对以后有什么规划吗?” “打算和几个朋友一起创业,之前在Y国的时候搞过一些,不过国内的经济形势更好,所以打算回国发展。”说道这个,傅宸轩也认真了起来。 傅衡逸点点头,“既然想好了,那就去做吧。” 傅宸轩有些意外,他以为他爸单独将他叫上来,是想让他当兵呢,不过他爸不提这茬,他自然不会主动往枪口上撞。 “等下去见见你外公和外婆,你外婆念叨你很多次了。”傅衡逸没有说别的,只是叮嘱了这一句。 傅宸轩点头,“好。”他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 不过见他爸真的什么都不说了,傅宸轩心里痒痒的,离开书房前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爸,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不去部队?”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他,眼中没有一丝的温和,“你会说?” 傅宸轩抿唇,随后摇头,“抱歉,爸。”他就不该提起这个话题。 “你想做什么,未来想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和你妈不会干涉,即便是走了弯路,你也要自己走下去,你是一个男人,不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我和你妈不会给你撑起一片天空,是雄鹰还是鸡仔都要你去证明。” 傅宸轩抿唇,“我知道了爸,还有,谢谢您。”谢谢他不问自己当初明明考上了军校,却要退学,毅然决然出国读书。 “没事出去吧。”傅衡逸淡淡开口。 “好。”傅宸轩转身离开,没有注意到傅衡逸投注在他身上的深沉的目光。 傅宸轩下楼的时候,果果已经到了,见到傅宸轩,立刻朝着他扑了过来,“安安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傅宸轩再次黑脸,到底要强调多少遍,他们才会忘记安安这个名字,心中再次对给他取了这么一个乳名的父亲产生了怨念。 爸啊,你当初是有多恨我,才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女孩子的名字。 “韩南烟,你信不信我打你。”傅宸轩阴仄仄地说道。 果果抱着他不松手,“你打呗,只要你不怕被伯父骂。” 傅宸轩拉开她,一脸嫌弃,“都多大了,见面还搂搂抱抱的,男女授受不亲懂不?” 果果撇嘴,转头看向沈清澜,“伯母,你看嘛,安安哥哥嫌弃我。” 沈清澜不参与他们之间的打闹,笑笑,“你们几个玩儿,我先去画室,安安,等下吃饭叫我。” “妈!”傅宸轩拉着脸,不高兴地喊了一句。 沈清澜抱歉地笑笑,被果果和糖糖带的,她一下子给忘记了。挥挥手,沈清澜不带走一片云彩,傅宸轩一脸幽怨地看着自家母上大人施施然走进了画室。 “韩果果,你要是再敢叫我安安,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傅宸轩恶狠狠地看着果果,没好气地说道。 果果吐吐舌头,压根儿不怕他,将自己买的煎包拿出来,“我排了好长时间队给你买的,你赶紧吃。” 傅宸轩接过煎包,揉揉她的脑袋,“算你还有点良心。”说着,坐了下来,拿起一次性筷子就开始吃。其实煎包经过这么长时间已经凉了,味道并不咋滴,不过这是人家的一份心意,他不能浪费。 晚上,果果自然是要在傅家吃饭的,等到吃完饭,傅宸轩负责送她回家。 “宸轩哥,你这次回来不走了吧?”果果手里把玩着手机,随意地问道。 傅宸轩嗯了一声,“这次我是跟朋友一起回来创业的,自然不会再走了,你呢,在你爸的公司里工作习惯吗?” 果果笑,“人人都知道我是韩氏集团的大小姐,大家都让着我,捧着我,有什么不习惯的。” 傅宸轩侧头看了她一眼:“听你这意思,你似乎在公司做的不开心?” “怎么不开心,我开心的不得了,即便不去公司我依旧可以拿工资,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不想去了就在家里休息,多自由啊,而且薪水还高,不知道多少人羡慕我的工作呢。” 正好遇上一个红绿灯,傅宸轩停下来,伸手将她的头发揉的一团乱,惹来果果一个不满的眼神,“小丫头还学会说反话了,不开心就承认不开心。” “谁是小丫头啊,我只比你小一岁好吧。” “小一岁也是小丫头,你要是真的在你爸的公司里做的不开心就来我公司吧,虽然我没有那么高的薪水给你,上班时间可能也没有你爸那里自由,但是我想在我的公司应该没人将你当做韩氏集团的大小姐。” 果果眼睛一亮,“真的可以吗?” “当然,只要你愿意,至于你爸那里,我可以帮你去说。” 果果猛点头,“我愿意,你不给我发工资都行。” “你在公司的工作没问题吧?” “没问题,不过是个挂名的副总而已,我不想干随时可以走人,再说了,我爸要是知道我是跟着你,肯定会放心的。” 傅宸轩呵呵笑,就是因为是他,韩叔叔才不会放心呢。韩奕将自己的女儿视为眼珠子,护着宠着,从小到大就防着异性接近自己的女儿,生怕自己的女儿被哪个坏男人给拐跑了,对他这个从小就出现在果果身边,关系及其亲近的异性那是千防万防。 “宸轩哥,你公司在哪里啊,明天带我去看看呗,我随时可以上班的。”只要一想到可以结束现在这样的无聊日子,果果就兴奋。 “还没定下来,我回国之前联系了几家房产中介,看中了几个地方的写字楼,正打算明天去看看,选一处定下来。” 果果啊了一声,“你还没定下来啊,我还以为你一切准备就绪,就差人员到位了呢。” “所以我的团队现在还在Y国啊,等我这边准备好,他们就会过来,怎么,反悔了?” 果果切了一声,“我是那种人嘛,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啊,正好我闲着没事做,这几年你很少在国内,肯定不知道京城的变化,有我给你指路,保证你不会走错路。” 傅宸轩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哦?你确定?” 果果俏脸一红,大概也是想起了自己路痴的坑性,小声说道,“我不行,还有手机导航嘛。” 傅宸轩笑笑,不再开口,韩家已经搬过一次家,新家离军区并不算太远,一个小时就到了。 已经到了韩家的门口,傅宸轩也不可能不进去,跟着果果进门,“妈,你看谁回来了。” 果果人未到,声先至。 于晓萱听到女儿的声音,迎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跟在后面的傅宸轩,顿时就笑了,“安安回来了。快让干妈抱抱。” 傅宸轩黑线,看来安安这个名字他们是忘不掉了,只是对象是于晓萱,所以傅宸轩忍了,“干妈,你可真是越活越年轻,以后见到你我都不敢叫你干妈了,要不我叫你姐姐吧。” 于晓萱眉开眼笑,“你这张嘴是刚刚吃完蜂蜜?” “我说的可是实话啊,不信你问问你那群粉丝,你是不是青春永驻啊。”傅宸轩一脸的真诚。 正好下楼听到这番话的韩奕咬牙,这个臭小子,刚回来就开始给他老婆灌迷魂汤了。看于晓萱双眼发光的样子,哪里看得到他啊,韩奕手握成拳,咳了几声,试图引起于晓萱的注意。 谁知于晓萱看都没往他这边看一眼,眼睛就跟长在傅宸轩的身上似的。 “咳咳咳。”韩奕又咳了几声,差点将肺都给咳出来了,于晓萱终于施舍般地看了他一眼,随口说道,“生病了?家里有急支糖浆,你自己找出来喝一点。” 韩奕:…… 傅宸轩努力忍住笑,“韩叔叔。” 韩奕背着手,嗯了一声,“回来了。” “是的,韩叔叔,你身体不舒服吗?”眼神透着关心,怎么看怎么真诚,看韩奕分明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丝促狭。 韩奕瞪眼,这个臭小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讨喜。 傅宸轩的容貌集合了沈清澜和傅衡逸的优点,自然是不用说了,韩奕虽然长得也妖孽,但是于晓萱都看了二十几年了,即便是盛世美颜也看腻了,哪里有小鲜肉好看。 拉着傅宸轩在沙发上坐下,开始嘘寒问暖,傅宸轩全程笑眯眯,于晓萱问什么他答什么,乖顺极了,期间时不时将于晓萱逗得哈哈大笑。 韩奕站在一边干瞪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小声问道,“你说你妈是不是太花痴了,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盯着人家小伙子瞧。” 果果斜眼看着自己的爸爸,也跟着压低了声音,“您这话应该说给我妈听。” 韩奕呵呵,这话他哪里敢跟于晓萱说,这不是等着跪榴莲壳吗? “果果,你老实说,我和傅宸轩那个臭小子哪个长得好看?” 果果犹豫,“爸,这不好说啊。” “你就照实说。”韩奕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些年他保养的很好,就连杜楠都没有,走出去说他五十都没人信。 果果一只手搭在韩奕的肩上,语重心长地说道,“爸,人家宸轩哥是小鲜肉,而你嘛,顶多就是一块风干的老腊肉。” 说着,果果不等韩奕反应过来,站起来晃晃悠悠地上楼了。 韩奕:……风干的老腊肉说的是他? 他转头去寻女儿,结果只看到了果果的一个背影,他又去看与傅宸轩聊的正开心的妻子,尤其是在看到于晓萱那从傅宸轩进门就没合拢的嘴时,心情越发抑郁了。 他摸着自己的下巴,又看了一眼自己紧实的腹部,他哪里像是老腊肉了,明明是老帅哥一枚,呸,他才不老。 傅宸轩陪着于晓萱聊的挺晚的,一直到沈清澜打电话了,他才起身告辞,“干妈,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于晓萱连连应声,“好好好,回去的路上开车一定要小心,改天来家里做客,干妈给你做好吃的。” 傅宸轩笑眯眯地应了,又朝着今晚上一直都没怎么说话,只顾着低头思人生的韩奕道了别,这才开车离开了韩家。 ------题外话------ 孩子们都长大了,哈哈哈 韩奕很可爱有木有? 话说自从开始番外之后,就很少有人留言,你们还在看不?在的冒个泡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