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一 4.我的媳妇儿,我护着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番一 4.我的媳妇儿,我护着

陶父的脸色并没有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有所好转,他沉着脸,看着顾阳,“其实我是不赞同我女儿找个军人做丈夫的,毕竟做军嫂很辛苦,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不求她大富大贵,只希望她可以找个爱她的人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而你,并不符合我的择婿标准。” 他说的直白,顾阳的心倏然一紧,尽管来之前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但是因为自己的职业被人嫌弃,顾阳心中还是有着说不出的难过。 “但是,”陶父话锋一转,“我女儿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也一直在默默等着你,我跟她妈劝了她很多次,希望她能放弃你,但是这个孩子死活不听我们的,我们也不是那种封建家庭的父母,我女儿想跟你在一起,我也不会强行拆散你们。” 顾阳没想到转折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一时间愣在了原地,他还以为陶父是想让他们分手呢,将手捕捉痕迹地在裤子上擦了擦,擦去手心里的汗湿,“叔叔,我用我的生命保证,这辈子我一定会对然然很好很好。” 陶父摆摆手,“保证的话就不要说了,我这人更喜欢看人家怎么做,不过小伙子,我也希望你能多考虑一下我女儿的感受。我对你们军人这份职业并没有任何的歧视,我很佩服你们的付出,但是这是旁观者的角度,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我还是希望你能多一点的时间陪我的女儿。” “叔叔,我明白。”顾阳嘴角的笑意有些苦涩,他其实真的明白陶父的意思,但是要让他转业到地方,讲真的,现在没有这个可能性,他爱陶然,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以说陶然是除了他妈之外他最爱的女人,但是要让他为了陶然放弃部队,他做不到。 “但是叔叔,我现在真的不能离开部队,我的肩上有属于我的责任。”穿上这身军装,他就不会轻易脱下。 陶父定定地看着顾阳的眼睛,他能看出眼前这人其实是个实诚的孩子,一般人在这种时候,完全可以随便编点什么瞎话糊弄过去,等到结婚了,他要是真的不愿意转业退伍,那么他们做家长的其实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他选择在这种时候说出心中的真实想法,在这一点上,陶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欣赏他。 “你这样说就不怕我坚决反对你们的婚事?” 顾阳诚实地点头,“我怕,但是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有所隐瞒。” “你倒是实诚。”陶父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但能听出来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厨房里,正在帮陶母择菜的陶然时不时往客厅的方向看一眼,陶母看的好笑,“然然,好好择菜。” 陶然撇嘴,有些担心地说道,“妈,我爸不会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你这样子要是让你爸看到了,指不准你爸就真的要说了。”陶母失笑,这丫头就是典型的胳膊肘往外拐。 “妈,我这次带顾阳回来就是给你们看看,你们等下就别为难他了呗。”陶然撒娇,她知道父母对顾阳有些不满,她爸那里现在是插不上手了,只能从她妈这里下手,她妈比她爸好说话多了。 陶母叹气,“然然,你真的想好了吗?” “妈,我早就想好了,我觉得顾阳挺好的,我当初看上他不就是因为他是人民子弟兵嘛。” “你啊,就会给自己找罪受,你是不知道军嫂有多辛苦。” “我怎么不知道,我记得有个堂嫂不就是军嫂嘛。”陶然说道,他们家亲戚多,她有好多堂兄弟姐妹,她有个不是很亲近的堂哥就是当兵的,当然她堂哥就是一普通的兵,跟顾阳这样的是没法比的。 她跟那个堂嫂接触不多,不过自从她父母动了让她与顾阳分手的念头之后,就没少跟她将那个堂嫂的事情,紧紧围绕“当军嫂多辛苦,嫁了老公就跟没嫁一样”的主题进行劝说,就算是以前不了解,现在也清楚了,但是清楚了之后,陶然也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她就是认定顾阳了。 对自己女儿十分了解的陶母一见她这样就知道她是铁了心了,深深叹口气,“你啊,就会让我和你爸操心。” “妈,有啥要操心的,你们只看到了顾阳不能经常回家,但是却没有看到他对我有多好,我觉得要是错过了他,这辈子我的都不会遇上这么真心对我的人了,妈,你就帮我在爸面前说说顾阳的好话呗。” 陶母没好气地用手指点点陶然的脑袋,“真是轴,跟你爸一个样。” 陶然笑眯眯,菜也不择了,靠在母亲的身上,抱着她的胳膊撒娇,“那我就当你答应了,我就知道我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我最爱你了。” 陶母抖抖肩膀,“赶紧起开,正在炒菜呢,小心油溅到你的身上。” “我不,我就要靠着你。” “多大的人了还撒娇。” “嘿嘿嘿,不管多大我都是你的女儿嘛,在你眼里我就是小孩子,怎么不能撒娇了,还打算在你的怀里撒娇一辈子呢。” 陶母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陶然搞定了母亲,笑眯眯地继续帮母亲择菜,心情极好,陶母看了,不由失笑,这姑娘大了就留不住咯。 “爸,顾阳,吃饭了。”陶然帮着母亲将菜端出来,顾阳见状,连忙站起来,“快放下,小心烫着,我去端菜。”说着,不由分说地走进了厨房,完全忘记这里不是自己家了。 他表现地很自然,一点都没有做戏的成分,等他进去了,陶然走到父亲的身边,笑眯眯,“爸,他不错吧。”眉眼间含着炫耀之意。 陶父板着脸扫了她一眼,轻哼一声,在餐桌前坐了下来,陶然看了看父亲的脸色,心中不禁狐疑,难道顾阳没有搞定她爸,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嘛,怎么见到她爸就怂了。 转念一想,大概顾阳还是紧张了,而且她爸也不是那么好搞定的,没关系,还有她呢,现在她已经将她妈给拉到她的阵营了,两对一,就不信搞不定她爸。 吃饭的时候倒是很和谐,陶父也没有刻意去找顾阳的茬,陶母既然已经被女儿说服了,自然不会给顾阳脸色看,一直在招呼顾阳吃菜,让顾阳受宠若惊。 饭后,陶然以让顾阳陪着自己饭后散步为由,拉着顾阳去了楼下,实则是打探情报去了。 “你跟我爸谈的怎么样?我爸没有为难你吧?”一离开家门,陶然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顾阳挠头,“没有为难,我觉得谈的还行吧。”虽然对他的回答不是很满意,但是陶父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排斥情绪,顾阳自认还是挺好的。 “什么叫还行啊,你到底有没有搞定我爸啊?”陶然有些着急,这要是不行,她还有其他方案啊,随时准备拿出新的方案去对付她爸,这次势必是要让父母接受顾阳的。 “我觉得叔叔应该是答应了,你看吃饭的时候都没说啥。”顾阳猜测着。 陶然一想也是,吃饭的时候,她爸的脸色算得上温和,心顿时放下了一半,好奇地问顾阳,“我爸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顾阳老老实实地将与陶父之间的对话跟陶然说了,陶然无语地看着他,“平时看你挺机灵的,怎么这种关键时候不知道说些好话先哄哄他?”就这么实话实话了,她爸竟然也没甩脸色,简直就是奇迹。 顾阳小得意,“大概是看到了我的真心,觉得我是个踏实的人,将女儿交给我放心吧。” 陶然嫌弃他,“你这脸皮可真是越来越厚了。” 顾阳嘿嘿一笑,“这不是跟你学的嘛。”话音刚落,惹来陶然一个白眼,她举着小拳头,威胁他,“顾阳,给你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顾阳低头,吧唧一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我说我媳妇儿最美,最可爱。” 陶然俏脸一红,紧张地往四周看了一眼,见没什么人看到这一幕,轻轻松了一口气,住在这里的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邻居了,都是看着她长大的叔叔阿姨,要是被他们看到这亲热的一幕,她还是挺尴尬的。 没好气地瞪了一眼顾阳,“注意形象。” 顾阳不在意,“怕啥,我今天穿的是便装,没人知道我是军人。” 陶然:……她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不想与他计较这个问题,陶然带着顾阳到附近走了一圈,带他看看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不过顾阳毕竟是重伤初愈,又是大冬天的,两人并没有在外面呆很久,转了一圈就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陶父和陶母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见二人回来,陶母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回来了,我准备了一点饭后水果,过来吃一点。” 顾阳没有拒绝他们的好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陶然坐在了顾阳和陶母之间,给陶母使眼色,还往陶父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只有一个意思——【搞定我爸了吗?】 陶母笑看了一眼女儿,不着痕迹地点点头,陶然一喜,要不是她爸还在,不好表现地太过明显,她都想扑到母亲身上给她一个爱的拥抱了。 晚上顾阳是住在陶家的,但不是跟陶然一个房间,而是准备了一间客房,说是客房,倒不如说是在书房里铺了一张床,不过在军营里呆惯了的顾阳倒也没有任何的不习惯,躺下便睡了。这几天他很紧张,都没怎么睡好,昨晚上更是失眠了一夜,现在搞定了岳父岳母,这颗心落到了实处,睡眠自然就好了。 陶然有段时间没回家了,这次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自然是要好好陪陪父母的,顺便跟父母商量一下双方家长见面的事情。 顾家的意思顾阳的假期不多,想趁着这次假期先把二人的婚订了,然后明年三月份再结婚。 顾阳将这个意思跟陶父陶母表达了,两人倒也是明理的人,很快同意了,时间就定在下周末,顾阳的父母来陶然家。 顾阳打电话回家跟父母说了这事儿,傅靖婷和顾博文自然没有不同意的,傅靖婷还特意打听了一下陶然父母的喜好,第一次登门,总不能太失礼。 这次见面很顺利,两家直接将订婚的时间定在了一周之后,地点是在京城,至于陶家的亲戚则是由顾家统一安排接送。时间上是急了点,但是也是来得及准备的,毕竟只是订婚不是结婚。 而这时候的陶父和陶母对顾家的印象只是家境还不错的人家,并没有所谓豪门的概念。一直到订婚宴那天,他们站在顾家的大门外,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顾家那幢花园洋房,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然然,这顾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陶母拉住陶然,小声问道。 陶然也压低了声音,“顾阳的父亲是开公司的,家里条件还不错。” 等陶父陶母走进去之后,见到里面那些装潢,不禁在心里暗暗咋舌,这何止是不错,也是到了这时,他们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们从来没问过顾阳的家底,毕竟当兵的给人的印象都没有什么钱,而那两次去陶家,顾家开的车都比较低调,倒也不是有意隐瞒,而是不想让陶家觉得自己家在炫富。 订婚宴在五星级酒店举行,陶父陶母来得早,所以就先到顾家休息,等下跟顾家的人一起去酒店,至于陶家的亲戚,自然有顾凯统一安排的。 “然然,你之前怎么不说顾阳家里这么有钱。”陶母拉着陶然,有些责备地说道,这顾家的家底根本就是传说中的豪门哪,他们家就是普通的人家,能高攀的上这样的人家吗? 原本对这门婚事已经没有异议的陶家父母在这一刻又犹豫了。 陶然尴尬地笑笑,“那您也没问啊。”她总不能说是为了让父母答应婚事,所以有意隐瞒的吧。 “你这孩子,我不问你就不能主动说啊,你老实告诉我,顾阳家的情况你是最近才清楚的,还是一早就清楚的?” 陶然老实交代了,“跟顾阳交往了一段时间后知道的,大概是三个月吧。” 陶母没好气的掐了女儿一把,力道不重,“这么早知道竟然不告诉我们,你胆子见长啊。” 陶然故意哎哟了一声,“妈,疼死了。” “还装。”陶母虎着脸,自己用了几分力道自己清楚,根本不疼。 陶然抱着母亲撒娇,“我这不是怕你和爸爸反对嘛,你们要是知道了,还能同意?” 这个,还真不会同意了,陶母暗暗想到,或许有些人会觉得女儿嫁入豪门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但是他们家不同,他们就希望女儿找个普通人,不过现在都要订婚了,亲戚朋友也都来了,总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悔婚吧。 所以陶母也只能私下里说女儿两句,倒也没有其他的话。 到了酒店,见到顾家这边来的人,陶父陶母相视无言,这来的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有些甚至是时常在电视里出现的人,还有明星。 傅衡逸这几年因为退居二线,远离了带兵的日子,倒是常常出现在各种军事节目中,陶父一眼就认出了他,而见顾阳与他十分熟络的样子,一打听才知道,顾阳竟然是傅衡逸的表弟,顿时就明白了,这顾家的权势恐怕比自己认为的豪门还要更高一些。 陶家这边的人多少都有些不自在,所幸顾家这边来的人都是平易近人的,跟他们相处还算融洽,渐渐的,陶家这边的人也就放开了,更多的人则是羡慕陶然竟然找到了这么好的一个婆家。 订婚宴进行地很顺利,结束之后,依旧是顾凯负责安排人将这些人送走,陶父陶母则是被留下来做客了。 傅靖婷本想安排陶然的父母住在自己家里的,但是二人不自在,拒绝了,于是傅靖婷就在附近定了一个五星级酒店。 酒店里,陶父陶母相对而坐,看着彼此,“老陶,你说顾阳这家世以后然然嫁过去不会受委屈吧?”陶母从知道了顾阳的家底之后,这颗心就一直七上八下的,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宝贝得很。 陶父叹气,“现在已经订婚了,说这些也晚了,不过从之前的接触中也能看出,顾阳的父母都是好脾气的,不难相处,应该不至于受委屈。”他倒是比妻子乐观一些。最主要的是,陶然也不是会受委屈的性子,要是顾阳的父母对她不好,她早就跟顾阳分手了。 陶母也知道这个理,但是…… “这女孩子一旦恋爱了,这底线就是一再的退让,然然那么爱顾阳,要是为了顾阳受委屈可怎么办。” “你就是瞎操心,我看顾阳就不是那样的孩子。” “你看那些新闻里经常闹出有些女孩子嫁入豪门后遭遇家暴的,我这不是担心嘛。我们就然然一个女儿,你不担心啊。” “我还真的不担心,你没事也少看那些没营养的新闻。”陶父安慰妻子。 门铃响,是陶然来了,陶母去开门。 陶然就知道父母心中肯定还有很多疑问,要是不将这些疑惑解开,这两人恐怕就要睡不着觉了。 只有陶然一个人来了,“顾阳呢?”陶父问。 “我没让他来,现在是我们一家三口的亲子时间,他来不是破坏和谐气氛嘛。”陶然笑眯眯,她的手上戴的依旧是她买的那对对戒。 陶母没好气地看着她,对于她故意隐瞒顾阳家世这件事还没过去呢,“我还没说你呢,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爸妈也敢骗。” 陶然指天发誓,“妈,我冤枉啊,我可没有骗你们的意思,就是没告诉而已。”隐瞒看也不等于欺骗。 “你还有脸说,我问你,我之前问你顾阳家里是做什么的,你是怎么跟我说的?” 陶然眼神闪烁,“那我也没有说错啊,顾阳家里是做生意的嘛。”就是这个生意做的大了一点。 “行了,现在再来说这些有啥用,然然,爸爸问你,顾阳的父母对你好吗?”陶父严肃地问道。 陶然点点头,“爸,这一点我不瞒你们,顾阳的爸妈对我很好,尤其是他的妈妈,对我十分关心,我有点头疼脑热的,她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都是亲自来照顾我的。”别的不说,就说她小日子痛经这件事,就让陶然十分感动,就是她亲妈,记得都不如傅靖婷清楚,她从来见过这样的婆婆。 陶母狐疑地看着女儿,担心她又糊弄他们,“真的?” “妈,这点我绝对不骗你们,我跟顾阳的母亲相处地很好,我们还经常约在一起逛街喝茶的,就跟朋友一样,脾气特别相投。” “听你这么说我和你妈就放心了,以后你跟顾阳结婚了,我会尽量约束着家里的亲戚,不让他们给你惹麻烦。”不是陶父恶意揣度人心,而是人心隔肚皮,有些丑话还是要放在前头。 “我和你妈只求你过好自己的日子,要是家里的亲戚真的找上了你,能帮你就帮,但是不能帮的,就绝对不要出手,顾家就算再喜欢你,毕竟是婆家,有些分寸你还有是掌握的。” 陶然黑线,没想到她爸妈竟然已经想的这么长远了,不过也知道他们是为了自己好,于是点头应了,“好,我知道了。放心吧,以后我和顾阳会很好的。” 从今天知道顾阳是傅衡逸的表弟开始,陶父就知道顾阳在部队里的前途是一定会不差的,想让他退伍估计也没有可能了,索性也就不想这件事了。 “至于你和顾阳,现在据说家属可以随军,顾阳有这个权利吗?”陶父对军队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是听过随军一说的。 “顾阳现在还不行,而且我也不想那么快就做个全职家庭主妇。”陶然说道,她从来没想过要做家庭主妇,虽然按照顾家的家世,她的那点工资根本不算什么,但这毕竟是自己挣得钱,她用的心安理得。 “行吧,你既然自己有计划我就不多问了,从小你就是个有自己主意,我说了也没用,我和你妈就不再京城多待了,等下次婚礼我们再来。明天你就给我们买票吧。” 陶然和顾阳的婚礼定在了明年的四月份。 “爸,你和我妈现在又不用工作,为啥不多待几天,顾阳还打算明天带你们到京城转转呢。”她要上班,不好请假,于是顾阳就把这件事给揽过去了。 “这次就算了,下次吧,等下次来我们一定好好玩儿,你也跟顾阳说一句,明天送我们到机场就行了,他好不容易有次假期就在家里好好休息。” 因为陶父的坚持,第二天一早,顾阳和陶然就将陶父和陶母送到了机场。 “叔叔阿姨,那我下次跟然然一起回家看你们。”顾阳说道。 陶父摆摆手,“好,你们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顾阳等到飞机起飞了,才开车回去,他要先送陶然去上班,“等下班了我再来接你。” 陶然笑眯眯,“好。”因为时间来不及了,她也没有跟顾阳多说,应了一声就开门下车,顾阳看着她穿着高跟鞋一路小跑的样子,总是担心她会摔了。 见她进了公司大楼,才开车回家,只是车子开到半路,忽然发现陶然将包包落在了车上,而手机也在包里,担心她白天要用手机,顾阳又调转了车头给她送包去。只是没两分钟就接到了傅衡逸的电话,让他现在过去一趟,顾阳看了一眼时间,只能中午再将包包给陶然送去,顺便跟她一起吃个午饭。 因为要订婚,陶然请了两天的假期,公司里的同事她只邀请了小周。见她来了,小周朝她挤眉弄眼,“这么快就回来上班了?我还以为你要再休息两天呢。” 陶然失笑,“我这是订婚,又不是结婚。” “不过说真的,你未婚夫真帅。”小周想起昨天见到的顾阳,确实是帅哥一枚。嗯,也是真的有钱,京城顾家啊,那可是傅家的姻亲。 “啧啧啧,然然,你可真是深藏不漏,男朋友高富帅一枚,难怪要藏起来。”小周打趣她。 陶然白了她一眼,“赶紧工作吧,中午我请你吃饭。” “行,那我可要吃大餐。”小周一点都不跟陶然客气。 隐约听到了他们对话的陆明华心中酸酸的,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她的手,自然是看到了那枚戒指,撇嘴,不是说是未婚夫很有钱嘛,就戴个这样的戒指?在他看来也不怎么样嘛。估计她男朋友也没有她说的那么爱她,十有八九打肿脸充胖子。 “哎,听说陶然跟她那个富二代男朋友订婚了。”厕所里,一个男同事对陆明华说道。 陆明华一脸的不明所以,“你听谁说的?”眼底却划过一抹精光,没想到上午才告诉别人的消息,现在就传开了。 “公司里的人都在说,不过听说她的富二代男友似乎并不爱她,就连个钻戒都舍不得给她买,手上戴着的就是个素圈。” “别瞎说,陶然既然选择了那个男人,那么那个男人肯定就是爱她的,戒指只是身外之物,代表不了什么。”陆明华说道。 男人看了陆明华一眼,“我说你该不会还喜欢那个陶然吧,她都当众羞辱你了,你还帮她说话,那种水性杨花、贪慕虚荣的女人值得你这样做吗?”他有些恨铁不成钢。 陆明华眼神一暗,黯然地开口,“那是因为陶然对我有误会,我相信陶然不是那样的人。” “切,我看未必,之前还传出被富商包养的事情呢,谁知道真假,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还有,我听说你们经理经常会将陶然叫到办公室去,该不会他们两个也……”男人语气暧昧,一脸的不怀好意。 “砰。”厕所隔间的门被重重推开,顾阳阴着脸走了出来,他来给陶然送包包,临时想来上个厕所,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这样的一出好戏。 他一步步朝着刚才说话的男人走来,脸色越来越黑,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一把捏住了男人的衣领,“你刚才说的女人是你们公司技术部的陶然?” 男人咽了一口口水,“是……是啊。”这眼前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到底是谁啊? 陆明华最先反应过来,皱眉说道,“这位先生,不管你是谁,你这样对我的同事是想做什么?” “身为两个大男人,竟然在背后编排一个女人,你们还是一个男人吗?”最重要的是编排的还是他的女人。顾阳的心中忍不住心疼,听他们刚才话里的意思,这样的流言并不是现在才传出来的,而是有段时间了,但是陶然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这个傻丫头,遇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跟他说呢,而是要这样默默承担着。 他的眼睛微眯,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是谁在欺负他媳妇儿,不然他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样的流言是谁传出来的?”顾阳冷声问道,丝毫不理会一旁的陆明华。 被他捏住胸前的衣服提起来男人从最初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开始挣扎,但是他一个一米七几的男人在顾阳手里就像是拎小鸡似的,越挣扎顾阳扣得越紧,“说。” “我……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公司都传遍了,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她陶然敢做,被人说两句又怎么了。” 顾阳随手将陶然的包包放在洗手台上,挥拳对着男人的脸就砸了下去,一旁的陆明华上来劝阻,结果也挨了两拳。 “然然,快,出事了,你未婚夫来公司将公司的同事给打了。”小周跑进办公室,一把拉起陶然,说道。 陶然一惊,跟着小周来到男厕所门口,那里已经围了一堆人,顾阳的脚踩在陆明华的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中淬了冰,一向温和的脸上的黑沉沉一片。 刚才他已经从另一个男人口中打听清楚了,陆明华喜欢陶然,还公开表白过,不过被拒绝了,而且陶然还当众泼了他一杯水,顾阳顿时就明白了,这些流言十有八九是这个叫陆明华的人传出去的,不然按照陶然的性子,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所以顾阳二话不说狠狠揍了陆明华一顿。 欺负他的女人,经过他的同意了吗,而且因为表白不成就泼脏水,这样的男人太没风度,简直不配为男人,他不揍他揍谁。 顾阳可是练过的,陆明华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自然不是顾阳的对手,被揍得鼻青脸肿,这还是顾阳刻意控制了力道,不然陆明华就不止是现在这样了。 不过顾阳也阴损,专门哪疼打哪儿,却又不会在肉体上留下明显的伤痕,就算是去鉴定都难以鉴定出来,唯一比较惨的就是那张脸,真是揍得连亲爹妈都不认识了。 “顾阳,你干什么呀。”陶然看清楚情况,顿时急声道。 顾阳看见陶然来了,收回脚,一把将陶然扯到自己怀里,“我告诉你,陶然是我媳妇儿,以后再让我听到有人编排她,我听见一次打一次。” 说着,搂着陶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了,丝毫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小周先是看了一眼被揍成猪头的陆明华,又看了一眼顾阳的背影,星星眼,太帅了有木有。 陆明华哼哼唧唧,见顾阳要走,对着顾阳的背影喊道,“我要报警,我要告你。” 顾阳转身,冷眼看着他,似笑非笑,“我等着你。”正好,他也想找警察同志聊聊他媳妇被毁谤的事情。 顾阳离开之后,立即给顾凯打了电话,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剩下的事情会交给顾氏集团的律师团解决,保证不会牵连到他的身上,而那个中伤他媳妇的人,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顾阳,你刚才太冲动了,要是人家去部队举报你……”陶然很担心,这件事要是被部队的领导知道了,顾阳的前途就…… 顾阳满不在乎,“那样的人渣我不打我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你是我媳妇儿,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有人敢恶意中伤你,打一顿都是轻的,而且我保证他不敢去部队举报我。”哼,举报他,还是想想怎么全须全尾地离开京城吧。 “我还没说你呢,你说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就任由那些混蛋那么污蔑你。”顾阳黑着脸,今天要不是他恰好撞见了,指不定还要受多久的委屈呢。 “不就是几句谣言嘛,我又不会少块肉,管这些做什么。倒是你,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了。” 顾阳捏捏她的脸,“哼,以后学聪明点,你的背后也是有靠山的,要懂得狐假虎威知道吗?” 陶然哭笑不得,“你那是仗势欺人。” “仗势欺人怎么了,像那样的人渣我还就欺了,哼,敢欺负我媳妇,我弄不死他。” 他一把搂住陶然,“我媳妇儿,我都舍不得欺负。”他看着她,满心满脸的心疼。 陶然对上他的眼睛,忽然说不出话来,鼻尖有些酸涩,这就是她选的男人,她抱住顾阳,“顾阳,我爱你。” 顾阳笑,“傻丫头,我也爱你。”他会用他的余生疼着,护着眼前的女人,不让她受一丝丝的委屈,让她一生快乐无忧。 我爱你,我的傻丫头。 ------题外话------ 顾阳和陶然的番外到此结束,明天开始安安的番外。(顾阳男友力爆棚有木有) ** 推荐好友叶苒文文:《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 他是个残废,她是个瞎子。 所以,当他们凑成一对的时候,世人惊叹:天造地设! 傅悦也这么觉得。 她是和亲公主,傅悦知道,如果不是姐妹们都嫁人了,秦国只要嫡出公主,这份差事是轮不到她这个眼瞎的公主头上的,当然,她都二十岁的老姑娘了,青春如流水啊,再不嫁人就老了,和亲就和亲呗,只要嫁的人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她就没意见。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虽然嫁了个没缺胳膊的,可是却是个断腿的…… 咳咳,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残废腹黑王和一个瞎子单纯妃日常尬聊,尬着尬着尬出感情的故事!

下一篇   番二 1.小爷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