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他是我一生所爱(正文完)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542.他是我一生所爱(正文完)

艾伦愿意接受手术,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彼得,从知道艾伦愿意接受手术之后,他就开始准备与之相关的东西了,尽量确保手术的顺利性。 他就知道这件事还是要沈清澜出马才行,要说这个世界上谁的话,艾伦绝对不会拒绝,那么这个人必定是沈清澜。 这场手术的风险很高,除了要准备好手术需要的东西之外,还要确保艾伦的身体达到了最佳状态,所以这几天彼得又给艾伦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身体检查,索性艾伦的身体并没有继续恶化。手术定在三天之后。 第二天,沈清澜要去参加颁奖典礼,安安则是留在医院里陪艾伦。 沈清澜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艾伦的手里拿着一个魔方,安安则是在指导他该怎么玩,“艾伦叔叔,错了,往这边转,对,这样转才能成功。”而艾伦这是按照安安说的操作,“这样?还真是,你真聪明。” “是艾伦叔叔你太笨了,这么简单的都不会。”安安嫌弃地说道,但脸上却笑得十分开心。 沈清澜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相处融洽的两个人。不得不说,缘分这种事情很奇妙,曾经的她哪里会想到安安竟然会这么喜欢艾伦。 艾伦从沈清澜出现在门口的那一瞬间就察觉了,转头看了她一眼,安安这才发现妈妈回来了。 “妈妈,你奖杯领了吗?” 沈清澜点点头,将手里拿着的奖杯递给他。 “妈妈,这个奖杯真的是金子做的吗?”安安把玩着沈清澜的奖杯,好奇地问道。 “不是金子,是镀金。”沈清澜随口说道,对这个奖杯一点也不在意,更不担心安安不小心会将奖杯弄坏了。 沈清澜看向艾伦,“今天身体没出什么状况吧。” 艾伦摇头,眼带笑意,“我很好。” 沈清澜闻言,点点头,并没继续说什么,她没有在病房里呆多久,很快就离开了医院,跟她一起回去的还有安安。 回去的路上,安安看着沈清澜,脸上没有了笑意,神情有些难过,“妈妈,明天艾伦叔叔的手术会成功吗?” “当然会。”沈清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可是,不是说艾伦叔叔的手术很危险吗?” 沈清澜侧目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昨天晚上,我听到了你跟彼得叔叔的话。妈妈,艾伦叔叔的脑子里真的长了一颗东西吗?要是不做手术会死,是吗?” 趁着等红灯的间隙,沈清澜对安安解释道,“是的,你艾伦叔叔的脑子里长了一颗肿瘤,是一种很严重的病,如果不动手术将它切了,这个瘤会慢慢长大,到时候,艾伦叔叔很有可能会死。” “那明天的手术那么危险,要是不成功,艾伦叔叔是不是也会死?”他的眼眶里积蓄了泪水,只要一想到这么疼他的叔叔会离去,他的心中就忍不住的悲伤。 沈清澜看了一眼儿子,“安安,相信妈妈,明天的手术,一定会成功的。” “妈妈,我不想艾伦叔叔死。”安安并不知道上一辈人的恩怨。在他的印象中,从遇见艾伦开始,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叔叔就对他很好。这么多年来可以说是将他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疼爱的。他虽然年纪小,可是一个人对他是否真心他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艾伦叔叔不会死,别担心。彼得叔叔的医术很好,他一定会成功,你明天要记得跟艾伦叔叔说加油!” “我会的,妈妈,我一定会祈祷艾伦叔叔平安的。”安安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到底是没有流出来。他担心哭了,明天会被艾伦叔叔看出来。 第二天一早,安安比沈清澜更早醒来,连早饭都没吃就催着沈清澜去医院。 彼得已经去做最后的手术准备了,艾伦倒是一脸的淡定,从接受手术那天起,他就一直很平静。 见到安安来,他平静的脸上才浮现一抹笑意,朝安招招手,安安依偎在艾伦的身边,“艾伦叔叔,你今天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艾伦笑,郑重点头,“是,我会没事的。” “艾伦叔叔,等你病好了,我想跟你一起去迪士尼玩,可以吗?” 去年安安来的时候,就想跟艾伦去迪士尼,只是因为临时出了点儿事儿便没有去成。 “好,等我病好了,我就带你去迪士尼。” “艾伦叔叔,我在这儿等你出来,你要加油!” “好。” 艾伦摸摸安安的脑袋,转头深深地看了沈清澜一眼,却什么都没说。 手术室门口,安安拉着艾伦的手,“艾伦叔叔,你一定要加油!” “好。”艾伦的眼神温暖。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被人牵挂的滋味,安安大概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沈清澜站在一边,神色清冷。艾伦想跟她说什么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等艾伦被推进了手术室,安安抱着沈清澜的腿,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沈清澜摸摸儿子的脑袋,沉默不语。 手术室的灯亮起,沈清澜陪着儿子等在外在外等候,这一等,就是十多个小时。 “安安,先吃饭好不好?”沈清澜手里拿着面包跟牛奶。安安早饭就没吃,中饭也只是吃了一个苹果,她有些担心安安的身体。 安安摇头,“妈妈,为什么艾伦叔叔还不出来?”他已经等了好久好久,可是手术室的门一直关着。 “别担心,他会出来的。” “妈妈。”他叫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沈清澜摸摸儿子的脑袋,将他抱到怀里,“妈妈在。” 又过了半个小时,紧闭的手术室门终于开了,彼得走了出来,一脸的疲惫。 沈清澜看向他,彼得笑,“成功了。” 沈清澜清冷的眸中浮现一丝暖意,而安安则是直接从沈清澜的怀里滑了下去,“太好了,艾伦叔叔人呢?” “他太累了,还在睡觉,他估计要睡上几天。” 安安闻言,看向沈清澜,“妈妈,让我们能多呆几天吗?”他想等艾伦叔叔醒来再回家。 沈清澜笑着点头,“可以。”她已经跟傅衡逸打过电话,说明了情况。傅傅衡逸虽然不爽妻儿竟然要在艾伦的家里待一段时间,可艾伦到底帮过清澜许多,终究也没有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艾伦昏迷了三天,安安每天来医院看他的时候,都会问沈清澜同一个问题,“妈妈,艾伦叔叔还要睡多久?” “妈妈也不知道,等他睡够了便醒了吧。别担心,彼得叔叔说了,手术很成功。艾伦叔叔会醒的。” 安安靠在艾伦的床边,轻声说道,“艾伦叔叔,你已经睡了三天了,太阳都晒屁股了,怎么还不起来?”软糯的童音里带着小小的失落。 沈清澜眼角余光看见门外的彼得,走了出去,两人走到走廊尽头,“彼得,你跟我说实话,艾伦的手术真的成功了?” “真的成功了,但毕竟是在脑袋上动刀子,昏迷几天是很正常的事情。”彼得解释。 沈清澜对彼得这话倒是相信的,这几天彼得的状态很放松,按照他跟艾伦的关系,若是艾伦真的有事情,他不会是这样的状态。 “他大概什么事情会醒?”沈清澜问道,这几天安安一直很不开心,就连晚上睡觉都不太安稳。 “应该就在这两天了,我上午给他检查身体的时候,他的身体一直处于恢复状态,意识也在逐渐复苏,应该快醒了。” 病房里,安安还在跟艾伦说话,都是一些平时的趣事。 “糖糖上次偷吃了雪糕,妈妈发现雪糕没了,就问是谁偷吃的,结果糖糖赖在了晨晨身上,晨晨也是个傻的,直接承认了雪糕是自己吃的,被妈妈打了手心,结果晚上糖糖就因为吃多了雪糕闹了肚子,妈妈连夜带她去了医院。” “那后来呢?”嘶哑难听的嗓音在病房里响起,透着虚弱。 “后来糖糖病好了之后妈妈罚她面壁思过,爸爸求情都没用。”安安下意思地回答,说完才意识到不对,惊喜地看向床上的人,“艾伦叔叔,你醒了。” 艾伦扯着嘴角笑,“你一直在我耳边说话,我想睡也睡不着啊。” 安安一顿,局促不安,“艾伦叔叔,我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 艾伦想伸手摸摸安安的脑袋,才发现手上正打着点滴,于是温和地笑笑,安慰他,“没有,艾伦叔叔睡的时间太久了,已经睡不着了。安安,我想喝水,能帮我倒杯水吗?” 安安点点头,床头柜上就放着水壶和杯子,里面的水是温水,安安小心地倒了半杯,还特意吹了吹,“艾伦叔叔,不烫。” 他想喂艾伦喝水,才发现艾伦躺在床上,不好喂,一时间有些为难,忽然,他眼睛一亮,“艾伦叔叔,你等下。” 他放下杯子,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掏出一盒盒装的牛奶,将上面的吸管扯了下来,“艾伦叔叔,这样就可以喝了。”他将吸管放在艾伦的嘴边。 艾伦轻笑,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他喝了几口,“谢谢安安。” 安安看着他头上的纱布,“艾伦叔叔,你的头还疼吗?” “不疼。” “你别骗我了,肯定很疼,上次我上体育课,不相信摔了磕到头,疼了好几天,你都在头上动刀子了,怎么可能不疼呢?”安安一脸的“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别安慰我”的表情。 艾伦神情微顿,“是谁告诉你我的头上动刀子了?”才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怎么能跟他讲这些。此时的艾伦完全忘记了,曾经在他的基地里,七八岁的孩子已经成长为只会杀戮的机器。 “是彼得叔叔告诉我的。”安安毫不犹豫地出卖了彼得。 艾伦心中默默地给彼得记了一笔。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话的彼得:……他忽然不想进去了,能不能转身就走?但显然是不行的,艾伦冷飕飕的目光都已经落在他的身上了。 彼得硬着头皮走进来,笑眯眯地跟艾伦打招呼,“哟,醒了呀,不错不错,比我预计的还要早一些,看来恢复地很好嘛。” 艾伦看着他的目光透着寒凉,显然是对他向安安灌输那些血腥的知识感到不满,彼得跟他这么多年,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想法,很想怼他一句,“这是医学知识好吗,我是在教小朋友知识。”他是一点都不觉得安安会怕这些东西,别看安安年纪小,但胆子大着呢,也不想想他的父母是谁。 艾伦不理会彼得的话,看向随后进来的沈清澜的时候,眸光却已经变得温和,“你来了。” 沈清澜看着他,神情平静,“感觉好些了吗?” “很好,没有任何的不舒服。” 被冷落的彼得:……怎么区别待遇就这么大呢,我才是那个一直陪在他身边对他不离不弃的人啊! 但是不管他心中怎么想,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艾伦就是个小心眼的,要是得罪了他,以后肯定会被他收拾。 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是艾伦的身体想要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彼得为了让艾伦配合后期的治疗,特意找到沈清澜,希望她可以将安安留在这里陪艾伦一段时间,等安安开学了,他一定亲自将安安送回京城。 沈清澜没有马上答应,却也没有拒绝,只说要征求安安的意见。 安安是个十分懂事而且有主见的孩子,所以不管是什么事情,沈清澜和傅衡逸都会尊重安安自己的选择,尽可能地让他自己做主。 沈清澜将彼得的意思传达给安安,问他,“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安安听完妈妈的话,十分认真地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妈妈,我想留下来陪艾伦叔叔,等他身体好一些了再回家可以吗?艾伦叔叔只有彼得叔叔一个朋友,连个亲人都没有,生病了也没人来看他,照顾他,他真的太可怜了。” “想好了吗?” 安安点头,“想好了,妈妈,你同意吗?” “我同意,不过这件事你要亲自打电话跟你爸爸说,要你爸爸也同意才可以。” “好,我现在就给爸爸打电话。”安安满口答应,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傅衡逸说的,傅衡逸答应了。 挂了电话,安安看向沈清澜,“妈妈,爸爸答应了,不过爸爸说让你尽快回去。” “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沈清澜有些不放心,以前虽然安安也会来艾伦这里小住几天,但是这次待的时间估计会比较长,她担心安安不适应。 安安拍着小胸脯,“放心吧妈妈,我可以的。我已经长大了。” 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沈清澜也确实不能在这里待太长时间,第二天带着安安去看了安德烈和茜丝莉之后就自己一个人回国了。原本她是想见见其他几个人的,但是这几人都不在Y国。 伊登再一次离开了,这次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这几年,他的大部分时间依然是泡在实验室里,研究着他热爱的医学,尤其是一些疑难杂症,是他的最爱,也因此结识了不少医学上的专家和人才,经常跟着他们去往各处,有时候还会参加一些医学救援行动。 至于金恩熙,据说是跟丹尼尔出去旅游去了,这两人时不时会去旅行,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甜甜蜜蜜。 沈清澜回国并没有让傅衡逸来接,而是自己打车回家。刚走到门口,一个小身影就跟一个小炮弹似的朝她冲了过来,“妈妈。”娇娇软软的童音,是糖糖。 沈清澜抱住她,“慢慢走,不要跑。” “妈妈,你是个大骗子,你说三天就会回来的,但是这次过了好几个三天了。”刚一到妈妈的怀里,糖糖就委屈地控诉,她等了好久好久妈妈都不回来。 沈清澜亲亲女儿的小脸,“是妈妈错了,这次有点事情就耽误了,糖糖宝贝想妈妈了吗?” 糖糖狠狠点头,在沈清澜的脸上印满了口水印子,“我想妈妈了,很想很想,有这么多。”她用水比划着,描述着自己对妈妈的思念有多深。 “妈妈,你看我我想你想得都瘦了。”她拉拉自己肚子上的衣服,试图证明自己想妈妈想得都衣带渐宽了。 沈清澜看了一眼女儿圆滚滚地小肚子,温声开口,“我怎么看着你好像比之前又胖了一些,是不是偷吃糖果和雪糕了?” 糖糖举着小胖手发誓,“我没有。”对上沈清澜的眼神,她撇嘴,“好吧,就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爸爸不让我吃。” 糖糖往沈清澜的身后看了一眼,“妈妈,哥哥呢?”她还看到哥哥。 “哥哥还在Y国,你艾伦叔叔生病了,哥哥在那边陪着他,等他病好了就会回来。” 闻言,糖糖皱眉,“艾伦叔叔生病了吗?很可怕的病吗?” “不可怕,已经快好了。” “哦,那我给艾伦叔叔打个电话吧。”在糖糖的心中,艾伦就跟圣诞老人似的,会送给她各种礼物,不仅有玩具,漂亮的衣服还有各种好吃的,是个很好很好的叔叔,嗯,虽然他说话的声音很难听。 沈清澜抱着女儿进门,行李自然由傅衡逸帮她拿进去。 沈清澜正在整理着给两个孩子带的礼物,就见傅衡逸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明信片,“苏晴寄给你的,前两日就到了。” 沈清澜接过来,三年前,苏晴开始环游世界,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她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给沈清澜寄来一张明信片,有时候则是快递包裹,给她寄一点当地的特产或者是孩子们的礼物。 三年来,苏晴从来没有给沈清澜打过一次电话,除了明信片和礼物,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联系。 这次的明信片与以往的有些不同,以前苏晴寄给她的多数都是当地的风景照,这次的却是一张结婚照,苏晴的。 她穿着婚纱,站在一片广阔的草原上,远处是绵延不断的雪山,一个男人环抱着她,眉眼周正,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爱意。 明信片的背面是苏晴一如既往的豪迈字迹。 【清澜,我找到了属于我的幸福,祝福我吧。】 沈清澜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好久好久,嘴角轻扬,苏晴,恭喜你终于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傅衡逸,我们晚上喝杯酒庆祝一下吧。”沈清澜忽然对傅衡逸说道。不能亲自给苏晴送上自己的祝福,那么这就当是自己对他的祝福吧。 傅衡逸含笑点头,“好。” 他们坐在阳台上,沈清澜靠在傅衡逸的身上,手中拿着一杯红酒,她轻轻抿了一口,今晚的夜空难得繁星满天,有点像那年他们去江南时那个满是萤火虫的夏夜。 “傅衡逸,我觉得自己很幸福。”身边的朋友幸福了,她自己的生活也如意,似乎人生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遗憾。 要真的认真算起来,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伊登至今没有找到自己的所爱。 傅衡逸眉眼温柔,“有没有想要做的事情吗?” 沈清澜摇头,“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是我最满意的生活,有孩子,还有你。”虽然因为孩子多,经常会被他们搞得焦头烂额,偶尔也会被糖糖或者是晨晨的恶作剧搞得火冒三丈,但是这样充满了烟火气的生活却让她觉得人生特别的圆满。 “真的没有吗?可以许一个愿望,我帮你实现。”傅衡逸柔声说道,孩子们都睡了,现在是属于他们两个的时间。 沈清澜歪头,看着他,“什么都可以?” “是,除了不能帮你摘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那我就想要天上的星星怎么办?” “能怎么办,那我也只能架着梯子爬上去努力给你摘一颗下来。” 沈清澜轻笑,又抿了一口酒,微微眯着眼睛,忽然说道,“傅衡逸,我想到了,我想要你背我。”她歪头看他,红唇微微嘟着,透着一丝孩子气,这样子跟糖糖撒娇时像极了。 傅衡逸心中软的一塌糊涂,好脾气地应道,“好。”他起身,在沈清澜地面前蹲下,“上来。” 沈清澜爬上去,他的背依旧那么宽阔,身子笔挺,她将头靠在他的背上。 傅衡逸背着她要下楼,“不用,就这样背一下就好。” 傅衡逸笑笑,并不说话,打开房门背着沈清澜下楼。 “清澜这是怎么了?”赵姨正准备回房间睡觉呢,结果就看见傅衡逸背着沈清澜下来,还以为沈清澜生病了,顿时关心地问道。 沈清澜没想到赵姨竟然这么晚还没睡,还好巧不巧地看到了这一幕,脸顿时就红了,就想从傅衡逸的背上下来。 傅衡逸扣在她腿弯上的手加了几分力道,不让她动,对着赵姨说道,“清澜没事,我俩闹着玩儿呢。” 赵姨顿时就明白了,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将脸埋起来装鸵鸟的沈清澜,“那你们小两口继续玩吧,我先睡觉了。” “都怪你,被赵姨看到了,明天她该笑话我了。”沈清澜轻轻捶了傅衡逸一圈,语气娇嗔。 傅衡逸笑眯眯,“她不会笑话你,只会认为我们感情我。”他背着沈清澜出门,本想到大院里走一圈,但沈清澜担心会碰到其他人,死活不让,于是傅衡逸便背着她在自家的花园里走了一圈又一圈。 ** 因为获得了国际大奖,沈清澜再次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许多电视节目都想邀请沈清澜去做个采访,却被她拒绝了,唯独答应了一家媒体的邀约。 那是一档直播的访谈节目,因为是直播,真实度很高,所以这档节目的观众很多。节目在晚上八点,总共一个小时。 这是沈清澜画家的身份公开以来,第一次答应上节目,电视台自然十分重视。 沈清澜却没有让家里人去,只是让他们在家里收看节目。 后台,化妆师正在给沈清澜上妆,主持人走了过来,“沈小姐,这是今晚我会问的一些问题,你可以大致看看。” 沈清澜拿起台本看了几眼,随后说道,“能做一下修改吗?” 主持人惊讶,同时心中也有些忐忑,这也就是沈清澜,其他的嘉宾可没有这样的待遇,提前看台本都是不存在的。 之所以对沈清澜特殊,也是因为沈清澜是第一次上节目,担心她应对不过来,毕竟她的身份特殊,要是在直播的节目中闹了什么笑话,那不是让傅家和沈家难堪吗? “沈小姐,是这些问题有什么不妥吗?”主持人问道,这些问题都是他们反复讨论过的,都是一些观众想知道,而又不会过分触及沈清澜隐私的问题,要是这样的程度都无法接受,那么这期的节目就会变成一档纯粹的艺术探讨,也失去了看点。 “不是,是这边的这几问题我想修改一下,你看看行不行。”她指着的地方正好就是那几个关于她的家庭的几个问题。 主持人心中一凉,外界说的果然没错,沈清澜遗忘之所以不上节目就是因为她十分注重自己的隐私,尤其是关于她的家人,简直就是分毫不透。 唉,看来今晚注定是个悲剧的夜晚了。 “沈小姐,你要是觉得有问题的话,可以做适当的修改。”主持人说话留有余地,不过在听了沈清澜修改的之后,主持人眼睛顿时就亮了。 “沈小姐,确定要这样修改吗?” 沈清澜点点头,随后,又犹豫了一下,开口,“是不是这样改会让你们比较为难?”毕竟这是一个访谈节目,并不是真人秀。 “不不不,不为难,一点都不为难,就按照你的这个来。”主持人心中窃喜,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惊喜啊。 她看了一眼时间,“沈小姐,时间差不多了,你准备好了吗?” 沈清澜点点头。 演播厅里已经坐满了人,沈清澜刚一现身,观众席上就有人开始喊沈清澜的名字,他们都是沈清澜的粉丝,大部分都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当然也不乏是冲着沈清澜的颜值来的,毕竟按照沈清澜的颜值,可以秒杀娱乐圈里一众所谓的“女神”。 不过这些都是有素质的粉丝,喊了两声之后就安静了下来,沈清澜往观众席上看了一眼,都是陌生面孔。 她微微一笑,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主持人例常的开场白之后就开始了问答,都是一些关于绘画方面的问题,她问的中规中矩,沈清澜回答也中规中矩。 节目录制到一半的时候,演播厅的门打开,几个人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在观众席的角落落座,沈清澜的目光忽然看向了那边,微微一怔。 男人朝着她微微一笑,几个孩子则是拼命向她挥手,要不是傅衡逸拦着,恐怕都想冲到台上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事先打了招呼,聚光灯并没有随着沈清澜的目光而打向观众席,沈清澜也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妈妈。”糖糖冲着台上的沈清澜喊了一声,声音不大。 “嘘。妈妈正在录节目,糖糖乖,不要叫。”安安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轻声哄着妹妹。糖糖顽皮归顽皮,却很喜欢这个哥哥,自然很听哥哥的话,乖乖地坐在爸爸的怀里。 而晨晨则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沈清澜,一只手被安安牵着,然后小声地跟安安说道,“哥哥,妈妈今天真漂亮。” 傅衡逸听到小儿子这话,十分赞同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视线又转回了台上。 坐在他们身边的观众已经注意到了这几个人,一个容貌出众,气势也迫人的爸爸带着几哥粉雕玉琢的孩子,这样的场面总是格外吸引人的,不过并没有引起很大的骚动,毕竟现场很多观众的注意力都在台上的沈清澜身上。 “妈妈不看我。”糖糖对爸爸说道,有些小难过,她可是特意跟着爸爸过来看妈妈的,妈妈怎么可以不理她呢。 傅衡逸摸摸女儿的头发,她今天扎了一个小辫子,这是傅衡逸给她扎的,有了女儿之后,傅衡逸变得越发全能了,为了给糖糖扎出好看的发型,他还特意去美发店学习如何给女孩子扎头发,看得沈清澜都酸酸的。 “妈妈正在工作呢,等下我们跟妈妈一起回家,让妈妈抱着你好不好?”傅衡逸柔声哄着女儿。 糖糖顿时就笑了,她绝对是个很好哄的孩子,“好。” 台上,主持人已经将关于绘画方面的问题问完了,“沈小姐,我们都知道你结婚很早,人家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很多人其实并不愿意将自己早早地束缚在婚姻生活中,尤其是一些年轻女性,外界其实都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么早就结婚?” 沈清澜微笑,“结婚不分早晚,遇见合适的人了,就结了。” “哦?很少听你提起你的先生,能跟我们说说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吗?” “他是一个军人,其实这些年来他在家的时间并不多,我们之间连续几个月不见面那是经常的事情,但是他很顾家,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往家里打电话,放假了必定是在家离陪我和孩子的。他是个看着高冷,实则很温柔的人。”沈清澜的眉眼柔和,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还往台下的傅衡逸看了一眼。 主持人闻言,好奇地问道,“我曾经有幸见过您先生一面,他看着可不像是你说的那么温柔的人,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他一定十分爱你。”也只能是因为爱,才能让那样的男人走下神坛,甘愿为了眼前的女子沾染了人世间的尘埃还甘之如饴吧。 沈清澜眼睛里满是温柔,她从来不怀疑他对她的爱。 “沈小姐,其实我很想知道你跟你先生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们家跟他们家是世交,因为一些意外,我曾离开家十年,回来后他已经在部队,在最开始的几年里我们竟然一次都没遇见过,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他在餐厅里遇上了,一个月后我们就结婚了。” “哦,这么说你们是闪婚?一见钟情吗?” “不是一见钟情,那年我奶奶病重,即将离开人世,我为了让奶奶放心,嫁给了他。” 主持人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么一段,顿时就语塞了,“额,所以你们之间其实并没有爱情?” “不,我想说的是,我很庆幸我当年做了那个决定,这个看似草率的决定让我遇上了一个爱我至深的男人,而他,也是我的一生所爱。其实今天是他的生日,这几年因为孩子,也因为工作,我并没有为他好好地过过一个生日,今天也借着节目,想跟我的先生说一声‘傅先生,生日快乐,还有,我爱你!’” 哇,台下响起一片呼声,还有掌声,沈清澜却只是看着台下的那个男人,眼中是细细碎碎的星光。 傅衡逸看着她,眉眼温柔。 回去的路上,沈清澜侧头看向身边的男人,笑意清浅,“不是说让你们别来吗?” 傅衡逸微笑,一只手牵着她的,“我要是不来,怎么能听到我妻子对我的深情告白。” 沈清澜俏脸微红,在全国人民面前向他告白这事儿,当时做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想起还是挺羞人的。 “沈清澜,我爱你。”傅衡逸认真地说道。 沈清澜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又看了看已经在后面睡着的三个孩子,笑了。 ------题外话------ 嗯嗯,你们没看错,正文到今天为止就结束了,明天开始更新番外。番外更新时间依旧是每天的早上八点。 继续宣传一波我的新文《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依旧是强强联手的军婚宠文哦,不过这次的故事却是不一样的精彩。六月一号,新文开始更新,你们会继续爱我的,对不对?

上一篇   541.女儿奴的傅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