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傅家小公主出生了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536.傅家小公主出生了

Y国,艾伦的私人城堡里,彼得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包裹,见到艾伦,将包裹扔给他,“喏,傅家那个小家伙给你寄的。” 艾伦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反应,冰冷的眸中浮现一丝暖意,将包裹接住,却并没有急着拆。 快递单上是娟秀的字迹,一看就是出自女子之后,艾伦看着这熟悉的笔迹,眼底柔光更甚,伸出手指轻轻地摸着上面的名字。 彼得又返身走了回来,递给他一把剪刀,“喏。” 艾伦却没有接,低着头,彼得不用看都知道这人在想什么,撇撇嘴,不过是沈清澜写的一张快递单,有什么好看的。 他将见到放在茶几上,坐在了另一边,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本医学著作。 看了好久,艾伦才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将单子剪下来,收好,然后才打开了包裹。彼得在一旁看的直翻白眼,艾伦中了一种名为沈清澜的毒,深入骨髓,药石罔效。 包裹里最上面是一包奶糖,下面是一张张画,笔法幼稚,一看就是安安画的,艾伦一张张翻看着,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彼得看不下去了,嗤笑,“艾伦,你光睹物思人有什么用?既然这么想她,直接把她抢过来多好。” 这种话不是彼得第一次说,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艾伦连眼角余风都懒得给他一个。 彼得有些气恼,他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站在他面前,竟然还比不上几张画对他的吸引力大。 “艾伦,你绝对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傻的男人,竟然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还给他生儿育女。你不把她抢过来就算了,还将人家的孩子当成宝贝捧在手心里,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艾伦对安安可谓是爱屋及乌到了极致,那疼宠的劲儿,就是他一个外人看了都吃味。他都怀疑艾伦是将对沈清澜的爱全数转移到了安安的身上。 艾伦终于舍得从安安的画中抬起头,给了彼得一个眼神,只是这眸光却极冷。彼得沐浴在艾伦颇有压力的目光下,做了一个封口的手势。OK,他投降,眼前的这个男人有条底线叫沈清澜,碰之则炸,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还是少说几句吧。 艾伦收回视线,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黯然,彼得这种从未爱过的人又怎会懂得他对沈清澜的小心翼翼。 彼得是个静不下来的性子,过了没多久,又忍不住开口了,“哎,我说你既然这么想她,我们就去京城吧,反正也好久不去了,正好见见傅家那个小家伙。哦,对了,我听说沈清澜马上要生了,她这次怀的是双胞胎。估计啊,危险系数不比上一次小。” 彼得这么一说,艾伦终于将安安的画放在了一边,正眼看着他,“既然如此,你这几天就过去一趟吧。” 彼得挑眉,“你不跟我一起去?”这可是见沈清澜的好机会,而且理由光明正大,他想就算是傅衡逸知道了也无法拒绝。 艾伦摇头。他就不去了。每见一次沈清澜,心中对她的执念便深一分,他真的怕若再见到她,会压抑不住心中将她占为己有的欲望,强行将她抢过来。 彼得将脚搁在茶几上,双手交叠在脑后,靠在沙发上,“既然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他的身边不是有伊登在吗?伊登的医术可不比我差,有他在,沈清澜生产肯定没问题。” 他是想制造艾伦与沈清澜见面的机会,才提出要去京城,既然艾伦不去,他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沈清澜的安危关他屁事。 “你明天就出发。”艾伦冷声开口,不容置喙的语气。 彼得瞪眼,“你不去,我一个人去干什么?不去。”他是全科医生没错,但妇产科也并不是他的强项呀。 “你若是不去,便从这里滚出去。”艾伦说的毫无情绪,便是看着彼得的眼神都是淡漠的。 可彼得的心中却升起了一股寒意,他知道艾伦是认真的。不过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这次艾伦只是让他滚出去,而没有像以前那样掏出手枪威胁他? 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去就去,我现在去买票。”他从沙发上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架势不像是去买票,更像是去发泄。 艾伦继续低下头,拿起了安安的画。每张画上都有文字,歪歪扭扭的,需要很仔细的去辨认,去猜,才能知道写的是什么,甚至有些还是拼音。 可艾伦却看得津津有味,这孩子没有他母亲的画画天分,只能说画的还可以。 电话响,艾伦顿时放下画,想去拿手机,这是安安的电话,他给安安的号码设置了个性化铃声,只要一听到这个铃声,就知道是安安打的。 只是手机离他有点远,他够不着,而彼得现在又不在他身边,他皱眉,推动轮椅想去拿手机,轮椅却被茶几脚绊住了,他一个惯性,直接摔在了地上,他的腿虽然站不起来,可是却并不是毫无感觉,这一下摔得不轻,他疼的白了脸,却顾不上自己的疼痛,手撑在地上爬了两步,在手机挂断的前一秒按下了接通,“安安。”声音嘶哑而温柔。 “艾伦叔叔,我寄给你的东西收到了吗?”电话刚一接通,安安欢快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自从东西寄出之后他就一直惦记着,天天问沈清澜什么时候会到,忍到了今天才打电话也是个奇迹了。 艾伦努力坐正了身子,靠在沙发上,“收到了,今天刚收到,叔叔很喜欢。”他的语气温柔。 安安听了,笑出了声,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他的愉快,“艾伦叔叔喜欢就好,下次我再给你寄。艾伦叔叔,我跟你说,我妈妈马上要生小妹妹了,你要不要看看我的妹妹?” 艾伦闻言,脸上的笑意渐淡,出口的话却含了温柔,“好,叔叔过两天就买机票来看你......还有你爸爸妈妈。” “那就这么说定了,艾伦叔叔,我等你哦。” “好。” 彼得订完机票出来,就看见艾伦坐在地上打电话,皱了眉,不用问他都知道艾伦现在正在跟谁打电话。 沈清澜母子就是艾伦的劫,逃不过,解不开。 等艾伦挂了电话,彼得上前将他扶起来,无奈地说道,“你能不能爱惜一点自己的身体,好歹是我花了那么多心思救回来的,你就算是不想珍惜自己,也要尊重一下我的劳动成果吧。” 艾伦却不管这个,而是问道,“你机票定好了吗?” 彼得烦躁,“定了,定了,我连酒店都订好了,你满意了吧。”又不是他老婆生孩子,着什么急。 “帮我订一张。” 彼得微愣,“你不是说不去吗?” 话音刚落,就得了艾伦一个冷眼,彼得想到刚才那个电话,心中顿时了然,“行,我现在就去给你订。”转身又走回了房间。 *********** 今天是情人节,一大早傅衡逸就起来了,往年的这一天他都待在部队里,今天难得在家,自然是要给老婆一个惊喜的。 沈清澜刚睁开眼睛,就察觉到了不对,鼻尖萦绕着淡淡的玫瑰的香味,往四处看了看,果然就看到了放在窗台上的玫瑰花,插在花瓶里,混合着香水百合的味道在房间里慢慢扩散,她起身,走到窗边,就看到花上还放着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写着“老婆,我爱你。”字体苍劲有力。 她的嘴角轻勾,眼底漾了温柔,低头轻轻嗅了嗅,嗯,靠近了闻味道算不上好,太浓烈了。 沈清澜下楼时,傅衡逸已经做好了早餐,只要他在家,沈清澜的早餐都是他亲手做的,他正打算上楼去叫沈清澜起床,见她从楼梯上下来,赶紧快步上前,“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一个人下楼吗?” 沈清澜已经怀孕九个月了,肚子大的看不见脚尖,这万一一个踩空,傅衡逸都不敢想这个后果。 沈清澜微微一笑,眉眼柔和,“我扶着扶梯呢。”这个家里的每一个地方,她都熟悉无比,即便是闭着眼睛走,她也不会踩空。 “那也不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傅衡逸微微沉了脸,更多的是担心,这距离生产越近,傅衡逸心中就越焦虑症,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紧张半天。 知道他是关心自己,沈清澜也不与他争辩,只是开口,“我饿了。”一句话,成功转移了话题。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先吃早饭。”傅衡逸扶着她坐下,安安坐在餐桌边,正在吃早饭,见了沈清澜,笑眯眯的打了招呼,“妈妈早上好。” 沈清澜微微一笑,摸摸他的小脑袋,“早上好。” 摆在沈清澜的面前的早餐跟安安的一样,十分精致好看,心形的鸡蛋,就连面包都是心形的,搭配在一起,上面浇了一点点番茄酱。一看就是某人精心准备的。 安安虽然更想吃妈妈那份早餐,可也知道现在妈妈怀着弟弟妹妹很辛苦,需要更多的营养。 沈清澜见安安盯着自己的盘子瞧,微笑着问道,“妈妈跟你换?” 安安摇头,一口吃干净了手上的鸡蛋,“妈妈,我已经吃饱了。” 现在安安的早餐都是定量的,既保证他充足的营养的同时也不会让他吃的太饱,体重飙升。 知道他已经吃饱了,沈清澜也不再说话,安静地吃着自己的早餐。 “等下吃完饭我带你去个地方。”傅衡逸温声开口。 知道他今天一定会有特殊安排,沈清澜也不问他要带自己去哪,只是笑着点点头,一旁的安安听了这话,抬头看向他,“爸爸我也想去。” “你今天要上学。”傅衡逸提醒着儿子这个残酷的事实。 安安撇撇嘴,“坏爸爸,每次都丢下我跟妈妈出去玩。”他还记得上次参加夏令营的时候,傅衡逸带着沈清澜去江南的事情。 安安的声音不算轻,被傅衡逸听了个正着,他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儿子,权当没听见,这是他跟他老婆的二人世界,怎么能带着小灯泡呢,尤其还是一盏瓦数极强的灯泡。 “爷爷呢?”沈清澜没有看到傅老爷子,开口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祖父去找曾外祖父了。”安安很积极,说完还看着沈清澜,一脸的“快夸我”的表情,沈清澜好笑,这个小家伙现在是越来越会找存在感了。 傅老爷子年纪大了,睡眠时间越来越少,早上起得早。而沈清澜因为怀孕的关系,睡的时间倒是更多些,通常沈清澜起床的时候,傅老爷子都已经吃完了早餐,不是在家里看报纸,就是在院子里练拳,或者是去沈家找沈老爷子下棋,喝茶聊天,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尤其在知道沈清澜怀的是龙凤胎之后,傅老爷子这心情那叫一个美滋滋,心情好了,身体就好了。 知道老爷子是去找自己的爷爷了,沈清澜是一点都不担心。 吃完饭,傅衡逸正打算送儿子去学校,回来再来接沈清澜出门,刚走到门口,手机就响了,他接了起来是韩奕打来的,于晓萱今天早晨发动了。 于晓萱怀孕已足月,前两天就已经住进了医院。 沈清澜见傅衡逸接了个电话之后,便看向了她,神情疑惑,“怎么了?” “于晓萱马上要生了。” 闻言,沈清澜顿时站了起来,“我要去医院。” 傅衡逸知道拦不住她,带着她去了医院,同行的还有安安。 到了医院韩奕就站在产房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看见傅衡逸来了,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小嫂子,衡逸,你们来了就太好了。”他松了一口气。 沈清澜来不及跟他寒暄,直接问道,“晓萱进去多久了?”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还没生下来。”韩奕有些着急,上一次于晓萱生产,他远在国外,赶不回来,这一次他本想进去陪产的,却被于晓萱给拒绝了,死活不让他进去,他就只能站在门口干等着,听着从产房里传来的一声声的痛叫声,却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心里着急的很,却又不知该如何发泄,就只能打电话给傅衡逸。 一个多小时对于生产来说并不是一个很长的时间。 “那医生怎么说?”沈清澜又问道。 “医生说一切正常,可既然一切正常,怎么都一个小时了还没生下来?”韩奕不解。 “没那么快,先耐心等等。”清澜到时不担心了,既然医生都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 安安牵着爸爸的手,一直都没说话。到了这时,才轻声开口,“妈妈,干妈是要生了吗?” 沈清澜点点头,“是啊,你干妈马上就要生小弟弟了。” “哦。”安安没什么感觉。 “果果呢?”沈清澜没有见到果果。 “扔家里了,有保姆带着“”韩逸随口说道。这几天果果大部分时间都是交给保姆带的,韩奕只是每天晚上回去看看女儿,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医院里,有时候也会把果果直接带到医院来。 “清澜,你先坐下。”傅衡逸担心沈清澜站久了会累,对沈清来说道。 沈清澜现在也确实站不了太长时间,坐下来耐心地等着,安安则是坐在沈清澜的身边。轻轻地靠在她的身上,“妈妈,你生我的时候也会这么痛吗?”他听着于晓萱的喊叫声,心里有些慌的。 沈清澜摸摸儿子的脑袋,“你可乖了,妈妈没有那么痛。” “哦,那是弟弟不乖,所以让干妈那么痛。”安安的出结论。 沈清澜摇头失笑,自己儿子这逻辑也是没谁了。突然,她脸色一变,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肚子里的孩子刚刚狠狠踢了她一脚。 等到那阵痛意过去了,沈清澜便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很快,她就察觉到不对了,肚子越来越疼了,这种疼痛很熟悉,当初生安安的时候,她就经历过。 “傅衡逸。”她叫了一声,正在与韩奕闲聊的傅衡逸闻言,立刻看向了她,“怎么了,清澜?” 沈清澜手捂在肚子上,镇定开口,“我好像要生了。” 她说得平静,可这话听在其他人耳中不啻于平地惊雷,傅衡逸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快去叫医生。”沈清澜说道。傅衡逸闻言,本能地拔腿就跑。韩奕跟在他的身后。 正在此时,于晓萱又叫了一声,“韩奕,你这个王八蛋。” 沈清澜苦笑,本是陪于晓萱生产的,却没想到肚子里的孩子竟然迫不及待地想要出来跟妈妈见面了。 安安紧紧的抱着沈清澜的胳膊,“妈妈,你也要生了吗?” 沈清澜见到儿子一脸害怕的表情,笑了笑,“是的,安安马上就要见到弟弟妹妹了,高兴吗?” 安安原本是该高兴的,可刚刚听了于晓萱的痛喊,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妈也会经历那样的疼痛,他心里就忍不住的害怕。 “妈妈可以不生吗?” 沈清澜失笑,这生不生哪是她能选择的? “安安,妈妈不会有事儿的。” 也亏得这里是妇产科医院,东西都是现成的,上次给沈清澜接生的医生正好也在,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沈清澜的情况,对傅衡逸说道,“傅先生,傅太太马上要生了,必须立刻进产房。” 傅衡逸点头,“好,我要陪产。” 只是这个要求却被沈清澜给拒绝了,把安安扔在外面,让他跟六神无主的韩奕待在一起,安安估计能吓死,她心中隐隐有些后悔,早上就不应该带安安出来的。只是现在后悔也晚了。 傅衡逸不敢在这个时候忤逆沈清澜的话,只能带着儿子等在外面。 沈清澜很快被推进了产房,安安紧紧的抓着爸爸的裤腿,小脸发白,“爸爸,我害怕。” 傅衡逸眸色深沉,垂在腿侧的手心出了汗,听了儿子的话,将儿子抱起来,轻轻拍拍他的背,“没事,爸爸在。” 安安抱着傅衡逸的脖子,将头搁在他的肩膀上,“爸爸,妈妈会疼吗?” 傅衡逸心中的害怕并不比安安少,毕竟沈清澜可是有过难产的经历的,这次又是早产,可他是个男人,是个父亲,心中不管是什么样的情绪都要藏住了。 放缓了嗓音,安慰儿子,“不要担心,妈妈会很快就会出来的。” 正在这时,安安的手表电话响了,是艾伦打来的。他和彼得已经下了飞机,正在赶往酒店的路上。 “艾伦叔叔,我妈妈要生了,她很疼。”安安不等艾伦说话,率先开口,童音里带了哭腔。 艾伦闻言,脸色一变,“你们现在在哪个医院?” 安安不知道医院的名字,无助的看着父亲,傅衡逸抬起他的手,对着电话报了医院的名字。艾伦要是来了,那么彼得势必跟他在一起,有了彼得在,万一沈清澜出点事情,也来得及应对。 沈清澜就在于晓萱的隔壁产房,与于晓暄鬼哭狼嚎的惨叫不同的是,沈清澜的产房里安安静静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沈清澜不是不痛,只是她儿子还在外面,自己若是像于晓萱那样叫出声来,安安必定会被吓到,为了儿子,她也要忍。 “傅太太,你疼就喊出来,别忍着。”医生见沈清澜唇都咬白了,劝她。哪个产妇生孩子不叫的,叫得再惨也正常。 沈清澜摇摇头,“我没事儿,继续。”她配合着医生的节奏,调整着呼吸,毕竟有过一次经验,这次倒是没有上次那么折腾。 傅衡逸就站在产房的门外,紧紧地盯着产房的门,抱着安安的手不断收紧,安安感觉到不适,皱了眉,“爸爸,我疼。” 傅衡逸回神,放松了力道,“抱歉。” 安安抱着爸爸的脖子,轻声开口,“爸爸,妈妈会没事的对不对?” 傅衡逸嗯了一声,说的肯定,“一定会顺利的。”他原本以为这一次也是一个漫长而煎熬的过程,可是没想到一个小时后,沈清澜所在的产房里就传出了两声婴儿的啼哭声,一前一后,不过几分钟的间隔,他微怔。 产房的门打开,两位护士抱着两个孩子,走了出来,“恭喜傅先生,傅太太生了一对龙凤胎,母子平安。” 傅衡逸来不及去看孩子,而是问道,“我妻子怎么样了?” 医生满脸笑容,“傅太太很好,马上就会出来了。” 闻言,傅衡逸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一次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就在这时,于晓萱的产房里也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啼哭声,婴儿终于落地了。 正焦急得坐立难安的韩奕在听到这一声哭声后,眼泪唰的一下掉了下来。 安安踮着脚,眼巴巴地看着护士手里的孩子,护士见状,微微弯腰给他看了一眼,“这是妹妹,这是弟弟。妹妹比弟弟大哦。” 两个孩子一般无二,安安也分不出谁是谁,只是看了一眼,满足了,便收回了目光,他妈妈还没出来呢。 傅衡逸和安安,一大一小,站在产房门口,迎接沈清澜。 沈清澜被推出产房的时候,意识还十分清醒,只是毕竟是刚生完孩子,身上还没有清理干净,头发也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傅衡逸心疼的看着她,尤其是她那被要破皮的唇,帮她擦去额头的汗,“老婆,辛苦了!” 沈清澜笑容疲惫却温暖,她没有力气说话,只是对着傅衡逸扯了扯嘴角,便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傅衡逸眼神一变,医生笑着说道,“没事儿,产妇累得睡着了。”傅衡逸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于晓萱随后也被推了出来,相比于沈清澜,她就要狼狈多了,孩子生出来之后她就晕了。 两人被安排在相邻的病房,傅衡逸这才给家里人打电话。 艾伦和彼得赶到医院的时候,沈清澜刚好被推进病房里,安安看见艾伦,眼睛微亮,笑了,“艾伦叔叔。” 艾伦坐在轮椅上,看着安安,眼神温和,“你妈妈呢?” “妈妈已经生完弟弟和妹妹了,现在正在睡觉。” 彼得推着艾伦在安安的指引下来到了病房。艾伦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眼神温柔似水,他伸手,想握住她的手,手伸到半空中,犹豫了一下,又放心,只是轻轻替她整理了一下被角。 彼得看的直翻白眼,想握就握呗,这么怂干什么,不过现在他可不敢说话,万一这男人犯了病,倒霉的还是他。 傅衡逸去办住院手续了,顺便去楼下接一下家里人。 艾伦在病房里待了没多久就打算离开了,他不想跟沈家人还有傅家人碰上。 “艾伦叔叔,你要走了吗?”安安见状,不舍地问道。 艾伦摸摸他的头,“嗯,不过我会在京城待几天,改天再来看你。” “可是你还没看过我弟弟和妹妹呢。” 艾伦微愣,他刚才光顾着看沈清澜,完全把孩子这件事给忘记了,“那你陪叔叔去看好不好?” 安安点点头,彼得很有眼色地上前,推着轮椅。 医院婴儿房里,艾伦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的人儿,安安坐在他的腿上,指着离他们最近的两个孩子说道,“艾伦叔叔,那就是我的弟弟妹妹,好看不?” 两个孩子,一个略大一圈,另一个小一些,都是皱皱巴巴的,实在跟好看不搭边,艾伦却点头,“嗯,很好看。” 安安又指了指两个孩子身边的那个,“那个是我干妈的儿子,跟我弟弟妹妹一起生的。” 艾伦的眼神在那个孩子的身上滑过,又很快回到了傅家双胞胎的身上,眼神温柔。 艾伦让彼得将安安送回了沈清澜的病房,俩人很快离开了医院,坐在车上时,刚好看见傅衡逸带着两位老人进了病房的门。 傅家的双胞胎就这么顺利出生了,最高兴的莫过于两位老爷子,先去看了沈清澜,知道她还在睡觉,就没有进去,而是去了婴儿房。 傅家姐弟虽然是早产的,但身体健康,此时正在呼呼大睡呢,两位老爷子稀罕地不得了,不管是在沈家还是在傅家,五代之内,这双胞胎还是第一对。 “小名取好了吗?”傅老爷子问自己的孙子,傅衡逸嘴角含笑,“女儿叫糖糖。” “男孩儿呢?”见傅衡逸没了下文,傅老爷子开口。 傅衡逸抿唇,实话实说,“没想过。” 傅老爷子:...... 沈老爷子:...... 就没见过这么重女轻男的爸爸。 “要不叫宝宝吧。”傅衡逸说的随意。 傅老爷子:...... 沈老爷子:...... 你还能再随意一点吗? 最后还是沈老爷子拍板,小名就叫晨晨。 沈清澜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只有傅衡逸一个人。但房间里却放了鲜花,还有各种吃的。 傅衡逸见她醒了,主动开口,“爷爷还有妈他们去看宝宝了。等下就会回来,你现在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沈清澜摇摇头,“我现在很好。”这次的生产,出乎意料的顺利,就连沈清澜自己都意外,相比较安安的折腾,这两个孩子从怀孕到生产,都是很顺利的,基本就没折腾过她。 “晓萱怎么样了?”沈清澜还记得比她先生产的于晓萱。 “已经生了,生了一个儿子,就在你隔壁病房,母子平安。”于晓萱虽然先一步被推进产房,可这过程却没有沈清澜那么顺利了,将于晓萱折腾得半死不活,好不容易才生下了这个孩子。 沈清澜知道于晓萱母子平安,也就放了心,有韩奕在,势必会好好照顾她的。沈清澜刚生产完,虽然睡了一觉,可还是很疲惫,所以跟傅衡逸说了没两句就又睡了过去。 傅衡逸握着她的手,一直在病房里守着她,寸步不离。 第二天,艾伦来医院看望沈清澜的时候,傅衡逸就在病房里。对于艾伦的到来,他没有丝毫的意外。 沈清澜挑眉,看了傅衡逸一眼,你通知的? 傅衡逸微微摇头,这个可真不是。 艾伦的目光流连在沈清澜的脸上,良久移不开视线,“身体怎么样了?” 沈清澜微微颔首,“已经没事了。”她被艾伦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垂眸。 傅衡逸见状,脚步轻移,挡在了沈清澜跟艾伦的中间,“谢谢你能来看我的妻子。” 艾伦眸底沉沉,并不回应傅衡逸这话,至今为止,他对傅衡逸的不喜没有丝毫的减少,“彼得去看看。” 彼得站出来,对着傅衡逸微微一笑,“我检查一下孕妇的身体,不介意吧?” 傅衡逸让开身子,彼得是医生,还是一个医术很不错的医生,让他给沈清澜检查一下,他也好放心。 沈清澜的身体确实没有任何问题,艾伦从彼得那里得到肯定答案,终于放了心。 护士抱着两个孩子进来,“傅太太,该给孩子喂奶了”。 闻言,傅衡逸看着艾伦,示意他该走了。艾伦却并没有走,而是开口,“能让我抱抱孩子吗?”他的眼底透着希冀。 “可以。”沈清然率先开口。 傅衡逸接过护士怀里的男孩,塞给了艾伦。艾伦有些嫌弃,他想抱的是沈清澜的女儿。虽然是这样想的,可手上的动作却轻柔,他微微垂眸,怀里的孩子闭着眼睛,皮肤依旧,大概是双胞胎的关系,他看着有些瘦弱,怎么看怎么娇弱,艾伦下意识地放轻了动作,生怕不小心伤到他。 “可以让我做孩子的干爹吗?”艾伦看了孩子好几眼,终究忍不住开口,他想跟沈清澜多一点羁绊,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听了这话,彼得在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啊,这辈子恐怕是放不下沈清澜了。 病房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艾伦眼底的亮光渐渐熄灭,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傅衡逸却开了口,“可以。” 艾伦转头看向他,有些意外,他以为最不可能同意的就是傅衡逸,毕竟他当初想杀了傅衡逸也是事实。 *********** 国外某处公寓里,苏晴和伊登相对而坐,苏晴的手上拿着一把匕首百无聊赖地把玩着。 “清澜快生了吧?”苏晴开口。伊登点点头,“算算日子应该快了。” 此时的二人并不知道沈清澜已经生了。 伊登已经好久不跟沈清澜联系了,原本他是打算从雨林里回来之后,便去京城看望沈清澜的,谁知他和苏晴刚出雨林,就遇到了一波追杀,这些人是冲着苏晴来的。伊登做不到丢下苏晴一个人去逃命,只好跟着苏晴一起,二人一路从雨林逃到了这里,而那波追杀的人却源源不断,走了一批又来一批,大有不把苏晴杀了誓不罢休的架势。 所以原本打算去京城看沈清澜的伊登,也不得不放下了这个计划,这要是将人引到京城去,那势必会给沈清澜带去危险。 “苏晴,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伊登不止一次问她。 苏晴对此三缄其口,伊登知道的越多,对他只会越危险,“伊登,你走吧。他们针对的是我,只要你离开了,就安全了,顺便替我去看看清澜,等到她的孩子生了,记得给我拍张照片。” ------题外话------ 撒花撒花,傅家小公主降生了

上一篇   535.知道孩子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