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知道孩子性别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535.知道孩子性别

回去的路上,伴着漫天的星光与萤火,沈清澜微微侧头,看着身边的男人,“傅衡逸,今天我很开心。” 傅衡逸牵着她的手微微收紧,“以后有时间,我们可以再来。” 沈清澜微微一笑,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傅衡逸常年在部队,像这次这样的长假其实不多,加上即将到来的另外两个孩子,家里有了三个宝贝势必要分散他们大部分的精力,哪有时间两个人出来,即便是出来,也是一家五口,这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沈清澜微微一笑,眼底缀了星光,一个好字从红唇中轻轻溢出,带着温柔,钻进傅衡逸的耳中,傅衡逸眸底柔光似水。 “小心脚下。”傅衡逸手里拿着手机,照亮着前方的路,却依旧不放心,时不时提醒一句,乡下的小路并不平坦,傅衡逸担心沈清澜摔了。他将她当做了一个需要呵护的公主,却忘了,即便是在荒草丛生的雨林里,沈清澜依旧如履平地,这般的小心翼翼其实并无必要在,只是因为在意这个人,所以便忘却了她的坚强,只将她当做一个需要自己细心呵护的柔弱女子。 他们在外面逗留的时间并不长,回去的时候,李民和他妻子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见二人回来,李民笑着打招呼,“傅哥,这里的风景还不错吧?” 沈清澜微微一下,率先开口,“这里很美。” “其实这里在秋天的时候也挺好看的,稻子熟了,一片金黄,山上还有一片果林,秋天橘子成熟了还能上山采摘橘子,嫂子跟傅哥到时候若是有时间,可以再来一趟去” 沈清澜和傅衡逸没有上楼,而是在客厅里坐了下来,听了李民的话,她微微挑眉,“你们还种了果园?” 李民笑着点头,“还是傅哥出的主意。我在这承包了一块山地,种了不少的果树,不仅有橘子,还有葡萄和猕猴桃,哦,对了,这几天猕猴桃熟了,葡萄也可以摘了,嫂子明天可以跟傅哥一起去果园转转,刚摘下来的总比市场上卖的新鲜点。” 沈清澜对于这个提议很感兴趣,笑着应了。只要沈清澜高兴,傅衡逸没有任何意见,于是第二天的行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第二日一早,沈清澜伴随着阵阵鸟鸣从睡梦中悠悠转醒,睁开眼睛就对上了傅衡逸的视线。 “时间还早,要不要再睡会儿?”傅衡逸柔声问道。 沈清澜摇了摇头,虽然怀孕之后她就把晨练给取消了,可生物钟依旧准时,而且现在又是住在别人的家里,赖床不礼貌。 她起身和傅衡逸下楼,李民的妻子已经为他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沈清澜落座,轻声道谢。 李民的妻子笑,“嫂子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家阿民跟傅哥是战友,又是这么多年没见,这次你们能来是一种缘分,你们就把这里当自己家,甭客气。”她是个北方姑娘,只是因为嫁给李民,所以千里迢迢从北方买来到了南方,虽然在南方生活多年,可爽朗的性子却没有丝毫改变。 沈清澜喜欢性子简单直接的人,而眼前的女人恰好符合她的口味。 “你们吃了吗?”沈清澜微笑着问道。 李民的妻子点头,他们凌晨五点半就起床了,只是担心吵醒了傅衡逸和沈清澜,所以特意放轻了动作。 “嫂子,傅哥,你们先吃,我去地里看会儿。”她在地里种了些蔬菜,早上这会儿正好浇点水,免得中午太阳烈了,会把菜给晒焉儿了。 沈清澜坐下来吃饭,对傅衡逸说道,“你的这位战友还有他的妻子倒是极好的人。” 傅衡逸随口说道,“李民是我带的第一届兵,能力很强,要不是因为受伤,他在部队的前途不会差。”李民为人正直,没什么弯弯绕绕的,找的妻子也是这样,或许是因为这样,所以当傅衡逸知道他退伍之后过得并不好时,便出手帮了一把。李民的起启动资金也是傅衡逸给的。 “其实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买下一块地,盖一座房子,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也很好。”沈清澜说道,眼底深处藏着一丝丝向往。 如果不是生在这样的家庭,她想当初她从组织里退出之后,或许就会选择这样的生活。 “我以为你更喜欢做画家。”傅衡逸轻笑。 闻言,沈清澜为诶皱眉,“那不一样,画画只是一个爱好。”她并没有把画画当做一个职业。虽然因为这份爱好,她的现在的名气很大,要是她愿意,日进斗金是分分钟的事情。 “那等我们老了,我们就去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买下一块地,盖上一栋带着一个大花园的房子,院子里种满了花,然后再承包一块地,种些花果蔬菜,再养一条狗,几只鸡和鸭。” 傅衡逸描绘的画面很美好,沈清澜却笑了,“等我们老了还干的动吗?” 这是个扫兴的女人,傅衡逸斜睨了她一眼,“不相信我?” 沈清澜笑而不语,低头喝了一口粥,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是不相信我自己。”打架她在行,种地......咳咳,还是算了,她刚才也就随口一说。 傅衡逸主动收拾了碗筷,正打算带着沈清澜出门,李民的妻子就回来了,手上拎着一把青菜还有豇豆。 “傅哥,嫂子,你们要出门了?” 傅衡逸笑着点头,李民的妻子叫住他们,“傅哥,你等等。”她将青菜和豇豆随手放在了桌子上,走进了储物间,出来时,手上拿着一顶草帽,“嫂子,外面太阳烈,戴上这个。”她又将一个篮子递给了傅衡逸,篮子里放着一把剪刀,“阿民就在果园里,傅哥,你们沿着这条路上山就好。” 李民的妻子走大门口,指了指不远处的群山,这里地形不复杂,她并不担心他们会迷路。 沈清澜和傅衡逸道了谢,顺着她所指的路走了。傅衡逸将草帽戴在了沈清澜的头上,即便是最普通的草帽,到了她的身上硬生生多了几分时尚感。 傅衡逸很满意。 李民就在果园里,正在采摘成熟的猕猴桃呢,看见二人,热情地打招呼,“傅哥,嫂子,你们来了,快来尝尝,今年的猕猴桃味道很好。”他将一个刚摘下的猕猴桃递给了沈清澜。 猕猴桃微软,确实可以吃了。傅衡逸接过了沈清澜手里的猕猴桃,将皮给剥了,然后才递到了沈清澜的嘴边,“尝尝。” 沈清澜看了他一眼,低头咬了一口,确实很甜,甜中带着些许的酸味,中和了过多甜味,不会让人觉得甜得发腻,倒是意外的符合她的口味。沈清澜难得吃完了。 “嫂子味道如何?” 沈清澜很给面子,“很棒。” “今年猕猴桃的销量怎么样?傅衡逸关心的确实这个。 提到这个,李民脸上的笑意渐浓,“比去年好,今年我让我老婆在开了个网店,在线销售,我联系了几家快递公司,他们每天都会定时上门收取货物。这网上卖比去市场里卖生意好多了。要不是葡萄不好保存,我都想直接在网上卖了。”葡萄容易被压坏,保质期又短,并不适合网上销售。 沈清澜看了看一眼望不到头的果园,“这些都是你的?” 李民点点头,“是啊,我之前一口气包下了四座山,不过猕猴桃也是这两年才刚开始丰收的。去年是头年,口感不太好,今年的这批才好吃。” 沈清澜留意到离猕猴桃园不远处的葡萄园,“那你们这些葡萄怎么销售?” “一部分是拉到市场上卖,一部分卖给了一家食品加工厂。”他的葡萄很不错,并不愁销路。 沈清澜注意到果园里还有不少人在帮忙采摘果实,想来是李民的帮工。 李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解释道,“这些都是村里的村民,我请来的临时帮工,不然这么大的果园就我跟我老婆两个人也打理不过来。” 傅衡逸将篮子递给沈清澜,卷了袖子,帮李民一起采摘。 “傅哥这些不用你,你带着嫂子来玩玩就好。”李民阻止他,这些粗活哪里是傅衡逸干的。 傅衡逸却并不介意,“闲着也是闲着。”一边摘,一边跟李民闲聊,“我记得你有个儿子吧,你儿子呢?”他想起李民已当了父亲,这次来却没有看到孩童。 “这不是放暑假了吗?我父母就带着我儿子出去旅游去了,我跟我老婆也没时间陪他,正好家里父母年纪也大了,这辈子都没啥机会出去,我就给他们三个报了个团,我也放心。”李民全程都乐呵呵的。从他的眼睛里就能看出他对目前生活的满意。 沈清澜见傅衡逸上前帮忙,就自己在果园里闲逛着。她的手里拎着一串葡萄,时不时往嘴里扔一颗。葡萄酸甜多汁,味道极好,一直到太阳升到了半空中,空气渐渐闷热了,傅衡逸才带着沈清澜回去。 宁静的乡村生活让沈清澜流连忘返,两人在这里待了三天才离开,离开村庄离开的时候,李民往他们的车上塞了不少的猕猴桃跟葡萄,要不是飞机上不允许活禽,李民都想让傅衡逸和沈清澜带几只鸡或者鸭子回去。 沈君煜来接机,看着他们托运的行李有些无奈,“你们这出去一趟是把人家的商场给搬回来了?”出去时是一个行李箱,可是回来时却有三个,还有几箱子东西。 “都是些水果,哥,帮忙搬上车。”沈清澜指挥着沈君煜。 沈君煜认命的担任她的苦劳力。 “你们怎么买这么多水果?”沈君煜搬的吃力。 “傅衡逸的战友送的,都是自家种的,我尝过,味道极好。” 送的水果有点多,沈清澜也吃不了这么多,给亲戚朋友送了一些,还剩下不少,索性让傅衡逸带到了部队,分给那些战友,自己只留下了少部分。 傅衡逸的假期已经结束了,从江南回来之后就回了部队,这几天在乡下待的时间有点久,一下子回到城市里沈清澜还有些不适应。加上儿子和丈夫都不在家,她索性就将自己关进了画室,这次江南之行给了她不少的灵感,她想画下来。 又过了两天,安安才从夏令营里回来。 “妈妈。”刚刚下车,安安就远远地看到了站在树荫下的母亲,飞奔过来,一把抱住了沈清澜的腿。 沈清澜微微弯腰,抱了抱儿子,“夏令营好玩吗?”她仔细打量着安安,比去的时候黑了一些,大概是太阳晒的,不过精神却很饱满。 安安使劲儿点头,“妈妈,这个夏令营可好玩了,下次我们一起去吧。” 安安对这半个月的夏令营之旅十分满意,一路上都在跟沈清澜说着自己在夏令营里遇见的好玩的事情。 沈清澜静静地听着,眉眼柔和。 安安回到家里并没有看见父亲,他也不奇怪,傅衡逸经常在部队,他早就习惯了。 “妈妈,我给你带了礼物。”安安说着,从小背包里掏啊掏,掏出了一条手链。 是用那种普通的塑料珠子做的,串在一起,五颜六色,“这是老师教我们做的,妈妈,你喜欢吗?” 沈清澜接过,仔细看了看,很粗糙的手工,却笑着点点头,“喜欢,谢谢宝贝儿。” 安安眉开眼笑,帮沈清澜戴上了手串,“真好看。”也不知道是在夸沈清澜的手还是在夸自己的作品。 去夏令营玩了一圈,安安对静静的思念之情变淡了很多,除了偶尔会跟沈清澜提到一两句外很少提及,沈清澜见状丝毫不意外,小孩子嘛,忘性大。 倒是果果,最近时常跟着于晓萱来傅家。 “你跟琳达之间的事情解决了吗?”沈清澜问于晓萱。 于晓萱点点头,“已经解释清楚了,我跟琳达姐毕竟合作了这些年,她的性子我还是知道的,只要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不过清澜,这件事多亏了你,不然我可能就要失去一个朋友了。” 于晓萱怀孕之后,几乎停止了一切的工作,就连广告都没拍一支,安心在家里养胎。琳达刚得知于晓萱怀孕的时候还挺生气,毕竟于晓萱刚进了剧组就爆出怀孕的新闻,要退出,网上也曾出现过不利于她的言论,对她的形象多少有些影响,不过有韩奕在,不管是剧组还是那些言论都完美解决,谁让人家是圣煊的老板娘呢,韩奕宠老婆,这在娱乐圈是人尽皆知的,只要不是脑抽了都不会想着去得罪于晓萱,毕竟得罪于晓萱相当于是得罪了韩奕。 只是这件事终究让琳达心中对于晓萱生了不满,她不是反对于晓萱生二胎,这件事起码要事先给她打声招呼,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吧,也好做好对外的公关,可于晓萱倒好,什么都没说,她还是从导演那里知道的消息,琳达不生气才怪。 于晓萱粗神经,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还是上次沈清澜去韩奕家,正好遇上了来家里的琳达看出来的,等琳达走后提醒了于晓萱一声,于晓萱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知道事情解决了,沈清澜也就放心了,“以后长点心。” 于晓萱吐吐舌头,“这次是我疏忽了。” 安安和果果正坐在地板上搭积木,安安其实已经对这个游戏失去了兴趣,只是因为果果喜欢,所以才陪着她玩儿。 于晓萱从女儿的身上收回目光,看向沈清澜的肚子,狐疑地说道,“清澜,你这三个月的肚子怎么看上去都跟我一样大?” 她的肚子已经开始显怀,可是沈清澜不是才三个月多一点吗?怎么看着却像是四五个月的? 沈清澜听了这话,微微挑眉,“我没有跟你说过我怀的是双胞胎吗?” 于晓萱眼睛蓦地瞪大,愣愣地看着她的肚子,“你怀的是双胞胎?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沈清澜神情淡淡,“哦,那可能是我忘记了。” 于晓萱一脸幽怨地看着她,“清澜,咱们可是真爱,你竟然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不告诉我。” 沈清澜丝毫不觉得尴尬,尽管这件事她确实忘记了。 “你这话应该当着傅衡逸的面说一次。” 于晓萱呵呵,当着傅爷的面说她和沈清澜是真爱,她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她缩缩脖子,“清澜,你可饶了我吧,你知道我最怕的就是你家傅爷了。” 沈清澜有些好奇,“都这么多年了,你对傅衡逸怎么还是这么害怕?”从见到傅衡逸的第一面起,于晓萱对傅衡逸就存了畏惧。 想起傅衡逸冷冰冰的样子,于晓叹气,“你都不知道你家傅爷看人的目光有多冷,要是对上他的视线,我总有种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的错觉。” 沈清澜失笑,“你这是什么形容词。” “这是真的啦,不信你问方彤,她肯定也是这样的感觉,你家傅爷也就对你柔情似水,从冰山变成了火山。” 说起方彤,于晓萱想起来了,“也不知道方彤的公公怎么样了,身体好点了没有。”之前李博明的父亲生病住院了,还挺严重,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了,李博明就带着方彤回了老家。 听说后来李博明的父亲又救回来了,但身边需要人照顾,李博明工作忙无法常伴左右,方彤就带着孩子在那边住下了,这一个多月来,方彤也很少跟他们联系。 “估计没有那么快,要是身体康复了,方彤也就回来了。”沈清澜淡淡开口。 两人正说话间,果果忽然跑了过来,拉着沈清澜的手,“姨姨,我跟安安哥哥的房子盖好了,你快来看。” 沈清澜起身,走了过去,于晓萱眼睁睁看着女儿拉着沈清澜走了,将自己忽略了一个彻底。 “姨姨,好看吗?”果果一脸期待地看着沈清澜,希望得到她的表扬,沈清澜也你没有让她失望,笑着点点头,“果果真棒,房子很漂亮。” 果果笑得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安安哥哥帮我搭的,安安哥哥也很棒。” 沈清澜摸摸她柔软的头发,“你跟安安哥哥一样棒。玩了这么久饿不饿,我让赵奶奶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果果摇摇头,“姨姨,我不想吃,我想跟安安哥哥出去找二胖玩儿可以吗?” “好,去吧,不过要注意安全。”沈清澜叮嘱,不是担心二胖伤人,而是担心果果会摔跤。 果果点点头,拉着安安的手走了。于晓萱看着女儿离开的背影,叹气,“每次来你家,我都觉得自己沦为了背景板。” 闻言,沈清澜扫了她一眼,“自己女儿的醋都吃?” “我能说是因为嫉妒吗?这丫头看见安安眼睛里就再也没有别人了,看来以后注定是要当你们傅家的媳妇了。”于晓萱说这话的时候,是玩笑的语气。 这样的玩笑于晓萱从沈清澜怀了安安的时候起就说过了,沈清澜早已见怪不怪,“他们长大后要是两情相悦,我倒是很愿意果果做我的儿媳妇。” 沈清澜觉得自己是个开明的妈妈,要是安安真的喜欢果果,她是绝对不会反对的,毕竟知根知底又门当户对。当然,要是安安以后喜欢上了别人,而那个姑娘家世比不上他们家,只要姑娘人好,有教养,她也是可以接受的,一切全凭安安的意愿。 于晓萱笑眯眯,“果果要是能当你儿媳妇我自然是欢喜的。”这样她就不用担心女儿未来的婆媳问题了。 “小姨,弟弟才四岁,你操心这个太早了。”刚从楼上下来的昊昊正好听见了这话,开口说道。 于晓萱一愣,转头去看他,“昊昊,你起来了?快过来让阿姨瞧瞧。”她是来了之后听沈清澜说昊昊在家的。 昊昊是昨天来的,美其名曰想弟弟了,想在上初中前陪陪弟弟,其实是想沈清澜了,不过今天早上昊昊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在楼上休息,刚刚才下来。 昊昊走到于晓萱的身边,“晓萱阿姨,你又漂亮了。” 于晓萱被昊昊一句话逗得心花怒放,将他抱在怀里,“你的小嘴是越来越甜了。”随后看向沈清澜,“清澜,我现在知道安安像谁了。” 沈清澜轻笑,看着昊昊的眼神透着关切,“身体好点了吗?” “已经全好了,小姨。” “那就好,肚子饿不饿?” 昊昊摇头,“小姨,我现在不想吃东西。” 沈清澜知道他刚睡醒没有胃口,也不逼他,于晓萱听到他们的对话,问道,“昊昊,你生病了吗?” “昨天晚上拉肚子了。”昨天晚上安安拉着昊昊偷吃冰箱里的冷饮,昊昊为了防止安安吃多了闹肚子,就自己将冷饮给吃光了,结果大半夜开始闹肚子,吓了沈清澜一跳,幸好情况不严重。 所以安安一大早就被沈清澜教育了一通,安安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心中十分愧疚,一直在房间里陪着昊昊,一直到于晓萱带着果果来了才下来。 于晓萱心疼地看着昊昊,昊昊却毫不在意地说道,“现在已经好了。” 昊昊看了一圈客厅,没有看到安安,于是便问沈清澜,沈清澜开口,“在院子里。” “小姨,那我先去找弟弟和果果妹妹了。” “去吧,要是有任何不舒服的记得告诉小姨。” “好。” “唉,你说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多好。”于晓萱艳羡地说道,昊昊绝对是她认识的孩子中最聪明最懂事的那个,有时候真的是懂事地让人心疼。 “你现在不就怀了一个。” 于晓萱摸摸微凸的肚子,“我也希望这胎是个儿子。”也许大家都是一样的吧,都希望儿女双全,凑成一个“好”字。她眼珠子一转,看向了沈清澜,“清澜,你说要是你肚子里两个都是小公主多好。” 沈清澜想到家里那两位一心期盼自己生女儿的男人,眸中笑意清浅,“我也这么希望。” “不过要是两个儿子也不错,你跟傅爷的基因那么好,生出来的孩子好看又聪明。” 沈清澜微微一顿,无法想象肚子里是两个男宝宝的场景,估计她家那位就真的要生无可恋了。这样的假设很可怕,沈清澜晃晃脑袋,将这种想法从脑中驱逐出去。 ************ 沈清澜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肚子已经如吹气球那般鼓了起来,楚云蓉陪她去做产检,本来傅衡逸今天是要回来的,但是临时有事被绊住了。 “一切正常,胎儿发育良好。”医生看着检查结果,笑着说道。 沈清澜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听了医生的话,犹豫了一下,终究开口,“医生,能告诉我孩子的性别吗?” 医生神情微顿,“傅太太,你知道的,这是违反规定的。” “抱歉,我只是好奇。” “不过,”医生为微微一笑,“傅太太准备婴儿用品的时候可以买粉色和蓝色。” 闻言,沈清澜眸光微亮,惊喜地看着自己的肚子,“谢谢医生。” 医生微笑,她可什么都没说。 从医院里出来,楚云蓉能明显地感觉到沈清澜的心情极好,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楚云蓉柔声问道。 沈清澜摸摸自己的肚子,笑着开口,“妈,等下我们去商场买点儿东西吧。”难得沈清澜主动提出要逛商场,楚云蓉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沈清澜直奔母婴店,买了不少东西,楚云蓉刚开始没有想明白,可看到沈清澜买的东西都是一男一女时,终于反应了过来,一脸惊喜地看着她的肚子,“已经确定了?”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楚云蓉眉开眼笑,圆满了,看着她的肚子犹如看着稀世珍宝。 “真好啊。”楚云蓉激动地说不出其他的话,干巴巴地说道,可是随后却大手一挥,买了比沈清澜还多的东西,要不是沈清澜阻止,恐怕她就要将整个商场搬回家了。 晚上照例是沈清澜与傅衡逸通话的时间。 “今天去医院医生怎么说?”知道她今天去做产检了,傅衡逸第一时间关心的就是她的身体。 “医生说胎儿一切都好,很健康。傅衡逸,我今天给宝宝买了不少东西,你要不要看看”沈清澜颇有几分期待的味道。傅衡逸笑着应了,开了视频。 沈清澜拿出自己给宝宝买的衣服,“你看这件蓝色跟这件粉色的是不是很可爱?我在商场里一眼就瞧中了他们。” 傅衡逸微微一笑,点点头,“确实不错,下次等我回来我们再去商场里买一些。”他并没有察觉到沈清澜话中的深意。 沈清澜又拿出两个奶瓶,也是一个蓝一个粉,“我今天看到这个奶瓶质量不错,我就买了两个,还有两张床,明天就会送到家里。”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今天在商场里买了什么?傅衡逸耐心地听着,只是听到后来,他的神色渐渐变了,幽幽地看着沈清澜,即便是隔着屏幕,沈清澜都能感觉到他目光的颤动,明白他是猜到了,沈清澜笑着开口,“傅衡逸,你的愿望实现了。” 猜测得到证实,傅衡逸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动作很大,手机画面晃了晃,“清澜,。说的是真的吗?你肚子里的真的是女儿?” 沈清澜笑眯眯,“不仅有女儿,还有儿子。” 傅衡逸脸上的笑容扩大再扩大,根本没有听见沈清澜的后半句,“我马上请假回来。” 沈清澜闻言,赶紧阻止他,“我跟孩子都很好。你安心工作,我跟孩子在家里等着你回来。”这男人现在这么激动,要是回来,沈清澜还要担心他在路上的安全。 傅衡逸虽然嘴上应了,心中怎么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儿看了。自从知道了沈清澜肚子里孩子的性别之后,他激动得整夜睡不着,忍了一天还是没忍住,第三天中午还是抽空回了一趟家里。 沈清澜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意外的挑眉,“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等到放假再回来吗?” 傅衡逸盯着她的肚子,下意识地回答,“来看看你跟孩子。”不回来看一眼,他做事情都不专心。 他在沈清澜的身边坐下,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恰在此时,肚子里的孩子动了动,踢了傅衡逸一脚,傅衡逸眼睛顿时就亮了,“女儿在向我打招呼。” 沈清澜黑线,“也许是儿子在跟你打招呼。”她肚子里的可有两个呢。 “肯定是女儿。”傅衡逸无比坚持。 “行行行,是女儿。”沈清澜从善如流,一脸的“你说什么都对,你高兴就好”的神情。现在傅衡逸的眼里只有女儿了。 她起身想去上个厕所,傅衡逸跟着站了起来,一脸紧张地看着她,“你去做什么?我帮你。” “想上个厕所。” “我扶你去。” 沈清澜看着他此紧张的模样,笑了,“傅衡逸,我现在还没有到行动不便的地步。”虽然肚子大了以后确实给她的行动带来了影响,可上个厕所还是不妨碍的。 “我知道,但是卫生间地滑,有人扶着安全一些。”傅衡逸理所当然地说道。 沈清澜很想说家里的卫生间都是装了防滑垫的,就是防止她摔了,可想了想,还是将这话咽了下去,反正说了也是白说,这个男人听不进去的。 “再过两个月,我就向上级请假陪产。”傅衡逸看着沈清澜高耸的肚子,认真的说道。 沈清澜无语的看着他,“那时候我才七个月。”哪有人请那么长时间的陪产假的,就算傅衡逸想,队里也不会放人。 傅衡逸笑眯眯,“你跟女儿比较重要。”完全忽略了沈清澜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儿子的事实。 沈清澜心中忽然对肚子里儿子产生了同情,这还没出来呢,就被自己的亲爹给嫌弃了,她都能想到等孩子出生之后,自家儿子悲惨的生活。 不过傅衡逸的这个假确实没有请成,最后经过讨价还价,上级领导批准了他一个月的假期,算是额外开恩了。 沈清澜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傅衡逸就回家了,他正式开始休假,陪老婆生产。 “别动,想吃什么我帮你拿。” “等下,我陪你去厕所。” “不要动,我扶你下来。” 自从傅衡逸回来之后,傅家每天都能听到他无比紧张的声音,而他每天的生活都是围绕着沈清澜转的,就连接送安安的任务都落在了刘姨的身上。 “妈妈。”安安放学回来,人未到声先至。还没等沈清澜应声,就看到了一枚小炮弹直直地朝着她冲来,她刚想张开怀抱迎接儿子,眼前就从天而降一道人影,结结实实地将她挡在了身后。 “傅宸轩,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跑。”傅衡逸冷着脸。 安安已经站定了,看着傅衡逸,委屈巴巴的,“爸爸,我不会撞到妈妈的。”他已经减速了。 沈清澜推开紧张过度的男人,将安安拉到自己的怀里,“今天在学校过的好吗?” 安安不答,反而看着沈清澜的肚子,“妈妈,今天弟弟和妹妹听话吗?”嗯,虽然自从有了弟弟妹妹以后,他爹经常嫌弃他,但是他还是爱弟弟妹妹的。 ------题外话------ 龙凤胎,完美

上一篇   534.傅爷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