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两个孕妇

“傅衡逸,我告诉你一件事。”沈清澜顿了顿,“我怀孕了。” 沈清澜清晰地听到了杯子掉在地上的声音,她摸摸鼻子,一脸的无辜,果然傅衡逸是被她给吓到了。 军区办公室里,傅衡逸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脸的震惊之色,放在手边的茶杯直接被他带到了地上,碎了一地,吓了在场的其他几个军官一跳。 “队长,怎么了?”孟良出声。 傅衡逸将手机拿开一些,对着他们几个说道,“训练的事情改天再说,你们将意见交给孟良汇总。” “好的。” 几人离开办公室,孟良离开前,看了一眼傅衡逸手中的手机,十分好奇沈清澜到底跟傅衡逸说了什么,竟然让他焖一向处变不惊的队长那么大的反应。 办公室没人了,傅衡逸才沉声说道,“沈清澜,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他的脸色已经从震惊转为了阴沉,短短时间,他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关键所在,每次他都做了安全措施,沈清澜不可能怀孕,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她动了手脚。 沈清澜就知道他会生气,但是现在她有尚方宝剑,丝毫不担心,“傅衡逸,你又要做爸爸了,你难道不高兴吗?” “你等着,我现在就回来,你在家还是在医院?” “医院。”沈清澜如实说道,她在得到结果的第一时间就给傅衡逸打了电话。 “在医院里待着等我,不许开车。”傅衡逸吼了一句,随即挂了电话。 沈清澜刚想说她可以自己开车回去呢,就被挂断了电话,她看着黑掉的屏幕,为了避免火上浇油,回到车上坐着等傅衡逸的到来。 傅衡逸一路上将车子开成了飞机,阴沉着脸,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眼前不断浮现沈清澜生产当日的情形,那止不住的血色,还有沈清澜苍白如死人般的脸色,仿佛电影的慢镜头一般,循环往复的在脑海中播放,他身上的气息更冷了。 脚下一踩油门,车子瞬间飞了出去,引来一片骂声,都被傅衡逸丢在了脑后,他现在只想立刻见到沈清澜。 沈清澜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傅衡逸就出现在了眼前,透过车窗,看着窗外那个沉着脸的男人,沈清澜有些犹豫,那个,好像气的不轻啊,现在下去真的没关系吗? 不过不管怎么样,该面对还是要面对,沈清澜打开了车门下车。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好转,沈清澜就知道会这样,她上前,拉着傅衡逸的衣服下摆,“傅衡逸,我怀孕了,你又要当爸爸了。” 傅衡逸冷着脸,但是眼神却不自觉地放柔了一些,“你故意的。” 沈清澜大方点头,“是啊,我故意的。”她想生二胎的事情傅衡逸早就知道了,但是他就是不愿意配合她,那她就只能采取一点特殊手段了。 傅衡逸忍了忍,终究没忍住,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力道不重,沈清澜的脸却红了,羞恼地瞪了一眼眼前的人,“傅衡逸,你......”这幸亏是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们,要不然她的脸都丢尽了。 “还有理了?”傅衡逸轻声反问。 沈清澜瞬间息声,那什么,这个男人现在正在气头上,自己还是少说几句比较好。 “上车。”傅衡逸打开车门,冷声说道,沈清澜乖乖爬了进去。 回去跟来时完全不同,傅衡逸将车子开成了龟速,沈清澜看着一辆又一辆超过他们的车子,忍不住开口说道,“傅衡逸,其实可以开快点的。” “开快车危险。”傅衡逸淡淡的说道。 就现在这路况,再快也不过60码,能有多危险?沈清澜淡淡地想到,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眼前的男人现在就是一座待喷发的火山,她可不想被殃及。 平时一个小时的车程,傅衡逸硬生生开了两个半小时才开到了家里。而这一路上,沈清澜几乎一句话也没有,她知道要给傅衡逸消化的时间。 车子进入大院以后,沈清澜能明显的感觉到傅衡逸身上的火气降了一些。她开了车门要下车,“等等。”傅衡逸喊道。 沈清澜的动作一顿,只见傅衡逸开了车门,来到了她的这一边,打开车门,伸出了手,“下来。”沈清澜黑线,这男人会不会紧张过头了? 不过却还是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傅衡逸的手上。 “还在生气呢?”沈清澜笑着问他。 傅衡逸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眼神无波,沈清澜好笑,“好吧,那你继续生气,我先进去了。”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傅衡逸一个人黑着脸站在原地。 沈君煜来给沈清澜和安安送点吃的,这是楚云蓉研究了大半天才研究出来的甜点,味道还不错,就让他来送点,结果就看到了傅衡逸杵在门口不知道想些什么。 他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你这一个人站在这儿是打算当门神呢?” 傅衡逸冷冷的看他一眼,抬脚就走。沈君煜摸摸鼻子,一脸的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还是沈清澜又做了什么事情惹得他生气了?要是真的是这样,那沈清澜这惹得事情看不小,没看见傅衡逸那张犹如黑面煞神的脸吗? 他看了一样自己手中的甜点,嗯,他现在是进去好,还是先回去好?傅衡逸不会对沈清澜发火,但是对别人可就不一定了。 “衡逸,你怎么回来了?”傅老爷子看见傅衡逸,很是惊讶,今天可不是傅衡逸休假的日子。 “有点事情回来处理一下。”傅衡逸淡淡说道,没说沈清澜怀孕的事情。 而此时沈清澜已经上楼去换衣服了,每次从医院回来,她都要先把衣服给换了。 傅衡逸抬脚上楼,沈清澜刚从衣帽间出来呢,身上已经换了一套家居服。 “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傅衡逸问道。 沈清澜轻笑,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终究是舍不得跟她生气的,摇摇头,“没有,现在月份还小,没什么感觉。”她上前主动抱住了傅衡逸,“你又要当爸爸了,你应该高兴才是。” 傅衡逸实话实说,“高兴不起来。”只要一想到他的妻子将要再面临一次生产的这道鬼门关,他的心里就慌的厉害,哪里还有丝毫的高兴的情绪。 沈清澜微微叹气,拍拍他的背,“别这么紧张,没事的,每个女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你看她们有事儿吗?”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能一样吗?”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一头的黑线,“那难不成你还让我拿掉它吗?”她这话纯粹是开玩笑,却没想到傅衡逸却认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你的身体条件允许的话。”他的神情严肃,没有丝毫来玩笑的意味。 沈清澜见他如此,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傅衡逸,这种想法我只允许你有这一次,立刻给我打消了。这是我们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无论如何我都会生下它,不管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这是一条生命,我们不能擅自剥夺了它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机会。” “清澜,没有谁的命比你更重要。”傅衡逸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沈清澜气恼,却更多的是心疼,这个男人一心为她,她是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 傅衡逸,流产不亚于不比生产的危险小,你难道就不担心万一这个孩子没了会对我的身体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吗?” 傅衡逸神情犹豫,沈清澜再接再厉,“爷爷年纪大了,他一直希望我们能再生一个孩子,虽然这话他从来不说,但是我能看得出来。我想在他有生之年,满足他的这个愿望,而且安安也需要一个伴儿。” 傅衡逸也深深叹气,“清澜,我只是担心你。” 沈清澜使劲点头,“我知道,傅衡逸,放轻松,你听我说,这次真的没有问题,医生给我做了检查,目前胎儿情况良好,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而且这次不会再有人对我动手脚了,我一定可以平安生下我们的孩子。我希望她是一个女儿,嗯,最好长得像我,然后脾气跟安安似的乖巧又听话。”知道这人一心想要女儿,沈清澜也投其所好,用女儿诱惑他。 “那个臭小子哪里乖巧听话了?”傅衡逸吐槽自己的儿子,不过脸色却是彻底缓和下来了,要是仔细看,眼底还有些期待。 沈清澜知道他这是不生气了,微微一笑,抱紧了他,“傅衡逸,我觉得好幸福。能再一次拥有跟你的爱的结晶,我觉得我的人生完美了。” 傅衡逸抱紧她,“这次我一定会你们母女平安,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们。”他郑重承诺,沈清澜勾唇,“好。” 吃晚饭的时候,傅老爷子就知道沈清澜又再一次怀孕了,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好好,这是一个好消息。清澜丫头,谢谢,谢谢你。”老爷子由衷地说道。他知道现在的很多年轻女孩都不愿意生孩子,沈清澜不仅给他生了一个大胖曾孙子,现在又要生二胎,这是他们老傅家的福气。 “清澜丫头,你有没有感到不舒服的?”傅老爷子关心地问道,之前怀安安的时候,沈清澜前期的孕吐反应十分严重,整个人都消瘦了,傅老爷子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沈清澜失笑,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将她当成了瓷娃娃,“爷爷,我很好,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傅老爷子却不放心,“清澜丫头,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说出来,可千万别忍着。” “爷爷,我知道了。”沈清澜笑着说道。 “妈妈,你真的有小宝宝了吗?”安安一脸惊喜,看着沈清澜的肚子。 沈清澜微笑着点点头,“是啊,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了,你高兴吗?” 安安没说高兴还是不高兴,而是先问道,“是妹妹吗?” “那不是妹妹,你就不高兴了?” 安安小眉头拧紧,想了想,认真说道,“是妹妹我最高兴,但若不是妹妹的话,那我勉强也高兴吧。”这话逗得餐桌上的人哈哈大笑。 傅衡逸看了一眼儿子,“先吃饭。” “哦。”安安乖乖坐好,只是这眼睛却时不时地看向沈清澜,就连饭粒掉在了餐桌上都没有发现,最后沈清澜看不下去了,说道,“安安先吃饭。” 安安见妈妈发话了,立刻低下头专心吃饭。 吃完饭,安安就迫不及待的拉着沈清澜的手,“妈妈,你让我看看妹妹。” 沈清澜笑,“你怎么知道是妹妹,万一是弟弟呢?” “我的直觉告诉我是妹妹,而且妈妈,我说的很灵的,你看舅妈不就生了个妹妹。”安安一脸傲娇。 沈清澜看的好笑,顺着安安的力道在沙发上坐下来。安安小心翼翼的看着沈清连的肚子,“妈妈,我可以摸摸它吗?” “现在宝宝月份还小看不出来,你就是摸也摸不到的。” “可我还是想摸。”安安一脸渴望的看着沈清澜,这是他的亲妹妹,跟贝贝和果果都是不一样的。 “好,你摸吧。”沈清澜微微往后一靠。安安小心地将手放在沈清澜的肚子上,摸了半天,疑惑的看向沈清澜,“妈妈,我真的摸不到妹妹。” “现在当然摸不到,等到三个月以后妹妹长大一点,你就可以摸到了。” “好吧。”安安有些失望,不过转转眼他就兴奋起来了,“妈妈,以后我就有亲妹妹了,对不对?” “不一定是妹妹哦,也许是亲弟弟。”沈清澜想给儿子做思想工作,让他一个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生的是儿子,安安会失望。不过显然,安安是没有那么好说服的。 “不,一定是妹妹。”安安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好好好,妹妹。”沈清澜无奈妥协,这父子俩怎么都喜欢女孩儿呢?难道是因为同性相斥?沈清澜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到了,摇头失笑。 沈家也很快知道了沈清澜怀孕的消息,楚云蓉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傅家,“ 清澜,安安说你怀孕了,是真的吗?” 沈清澜想起吃完饭就闹着要去沈家的儿子,无奈,没想到他的目的是这个,“是真的,今天上午刚去了医院,已经半个月了。”她做的是早早孕检查。 “太好了。”楚云蓉欣慰地说道,她早就希望沈清澜跟傅衡逸能生二胎,毕竟只有安安一个孩子还是太孤单了。 “你要是想吃什么,想喝什么都跟妈妈说,妈妈让宋嫂给你做,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也告诉妈妈。” “妈,我没事儿。一切都好。嫂子还在坐月子呢,你先照顾嫂子。”她可不想楚云蓉因为她怀孕了而冷落了温兮瑶。产妇的心情很重要的。 “不会不会,兮瑶那里妈妈会照顾好的。现在天气渐渐热了,这怀孕啊遭罪,你要是有不舒服的,可千万不要瞒着妈妈。”楚云蓉这个担心呀,之前沈清澜没怀孕的时候她期盼女儿怀孕,现在真的怀上了,她又担心女儿怀孕辛苦。 “妈,我已经有经验了。”沈清澜安慰她,好歹她还有安安这个儿子呢,这些事情不说熟门熟路吧,但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的。 “妈妈一高兴就给忘记了。”楚云蓉笑着说道,“你爸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呢,我等下给他打个电话。明天早上让宋嫂给你炖点汤,孕妇多喝汤对胎儿好。嗯,还要准备婴儿用具。”这么一想着,楚云蓉觉得自己的时间完全不够用。 沈清澜在一旁听着楚云蓉的自言自语,有些好笑,“妈,别紧张。”她感觉这一家子比他生安安的时候还紧张,想来还是上次生产给大家留下了太深的阴影。 “行啦,妈妈也不在这待了,我回去准备准备。明天一早再过来,你今天晚上早点休息。”。 “妈,你等下把安安送回来吧。” “安安你就放心吧,有妈妈在呢,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心养胎。衡逸呢?”楚云蓉来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傅衡逸,问道 “他去给我买东西了,还没回来。”刚吃完晚饭不久沈清澜忽然想吃德民街的小烧饼,傅衡逸二话不说,拿着车钥匙就走了。 “嗯,行,妈妈就先走了,你晚上早点休息,孕妇睡眠很重要,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睡眠时间。” “知道了,妈,你也早点休息吧。” 将楚云蓉送走,沈清澜想起了今天上午在医院门口碰到于晓萱和韩奕的事情,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9点半了,想了想,没有给于晓萱打电话,还是等第二天再打吧。 沈君煜将安安送回来,手上还拿着一个保温盒,“这是宋嫂刚才刚炖的。你晚上要是饿就喝点儿,要是不饿就先放着明天让赵姨给你热热。” “哥,你让宋嫂别忙活了,家里有赵姨和刘姨呢,饿不着我。嫂子更重要。”沈清澜眉头微皱。 “宋嫂给兮瑶炖汤,顺手的事儿。”沈君煜笑着说道,“你没有感到任何不舒服吧?” 怎么今天人人见到她问的都是这个?沈清澜笑了,“我没事儿,好着呢,你回去吧。” 沈君煜仔细打量了一眼妹妹,见她脸色红润,气色好,确实没有什么问题,点点头起身离开了。 “安安,你该洗澡睡觉了。”等人走了,沈清澜看向儿子。 “好的妈妈。”安安十分听话,“妈妈,今天我自己刷牙洗脸,不用你帮忙。” “哦?这么乖。”沈清澜有些意外。 安安拍着小胸脯,“我马上要做哥哥了,是个大孩子了,这些事情不能再麻烦妈妈,而且舅舅说了,妈妈现在怀着小宝宝很辛苦,我不能再让妈妈累着。” 沈清澜抱过安安,在他的脸上亲了亲,“妈妈不辛苦。”她牵着安安的手上楼,看着安安刷牙洗脸,然后换好衣服,乖乖的躺在床上,“妈妈,今天我不要你讲床头故事了,你赶紧去休息吧。” 看着越发乖巧懂事的儿子,沈清澜心中微暖,摸摸他的小脸,“那妈妈真的走了?” 安安挥挥手,“妈妈走吧,晚安妈妈。” 沈清澜将床头灯关了,下楼。傅衡逸已经将烧饼装盘了,“还想吃吗?” 沈清澜点点头,夹了一个,“果然还是这家的烧饼好吃。” “还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用,我肚子不饿,就是嘴馋了,解个馋就好。”沈清澜说道,她吃了一个小烧饼就不再吃了。或许是知道自己怀孕了,前几天还什么感觉都没有的沈清澜忽然感觉很困,等傅衡逸收拾好自己上床的时候,沈清澜已经睡着了。 傅衡逸看着妻子安静的睡颜,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第二天,当沈清澜醒来的时候,傅衡逸还在床上,没有去部队。 “你这样不去部队真的没关系吗?” 傅衡逸摇摇头,“没事,你最重要。” 沈清澜可不信他的话,“傅衡逸,你回去吧,我能照顾好自己,而且家里有这么多人照顾我呢,你完全可以放心,等过两天我带安安去看你。” 沈清澜知道傅衡逸这次肯定又是擅自离开的部队的。 部队里确实有急事等着傅衡逸去处理,所以他也没有坚持留下来,“好,不过有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 “嗯,我知道的,你放心。” 傅衡逸怎么能放心,他恨不得将沈清澜揣进兜里,时时照看。 “去工作吧,我和儿子都会乖乖在家里等着你。”沈清澜保证道。 “你现在怀孕了就不要再抱那个臭小子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许吃凉的,浴室里我已经放了防滑垫,走路要慢点,不许跟着安安蹦蹦跳跳。”傅衡逸不放心地叮嘱。 沈清澜黑线,她什么时候跟着安安蹦蹦跳跳了?不过知道眼前男人的担心,为了安抚他,沈清澜统统答应了下来,“好,我都知道,这些我都会注意的。” “记住,不许抱安安了,这个小子最近吃的有些多,万一要是伤着你或者累着你的。” 沈清澜幽幽地看着他,这男人真的不是故意的?不过这话现在可不能说出来,先把男人送走再说,“好。” 傅衡逸终究是不放心地走了,目送着他的车子远去,沈清澜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终于将傅衡逸给送走了,这男人太紧张了。不过眼睛里却充满了笑意,丈夫在乎自己超过孩子,这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讲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沈清澜转身回屋,安安已经被赵姨送去上学了,沈清澜没什么事情可做,终于想起了于晓萱,给她去了一个电话。 “清澜,你在家等我,我马上过来。”于晓萱一接到沈清澜的电话,还不等沈清澜说什么,立刻说到,随后就挂科了电话。 沈清澜一脸莫名地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只是想打个电话问问她昨天怎么会出现在医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不过结合昨天于晓萱和韩奕二人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韩奕做了什么惹得于晓萱生气了。 “清澜。”于晓萱刚见到沈清澜就抱住了她,一脸的委屈。 沈清澜一怔,“这是怎么了?” “韩奕他欺负我。”于晓萱委屈巴巴地说道。 沈清澜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她拉着于晓萱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定定地看着于晓萱。 于晓萱低着头,“清澜,我又怀孕了,韩奕这个混蛋。” 沈清澜惊讶地挑眉,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同时怀孕了,“几个月了?” “一个半月。清澜,韩奕就是一个大骗子,说好了生了果果之后就不生了。”于晓萱委屈啊,当初生果果的时候那种疼痛现在想起来还让她浑身发抖呢,结果肚子里竟然又揣了一个。 而这一次的恐惧比上次更甚,当初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无知者无畏,谈不上多害怕,更多的是怀孕的喜悦,当是这次不一样,这次她是已经知道了自己将要面对的什么,心里慌乱的得很。 沈清澜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于晓萱抱怨韩奕,说了半天都得不到沈清澜的回应,不禁看向她,“清澜,你怎么不说话,难道韩奕不可恶吗?” 沈清澜淡淡开口,“难道你就要因此而拿掉孩子吗?” “当然不是。”于晓萱下意识地说道,“我就是生气他韩奕骗我。”这次怀孕就是韩奕蓄谋已久的,使用了美男计,哼。 “那不就是了,你不会不要这个孩子,那跟韩奕闹什么呢,孕妇情绪波动太大,尤其是负面情绪,对胎儿的发育不好,而且你也不是一个人,有我陪着你呢。” “清澜,还是你对我好。”于晓萱感动地说道,随后,倏地瞪大了眼睛,后之后觉得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沈清澜,“清澜,你该不是也......” 沈清澜肯定地点点头,“是啊,已经半个月了,晓萱,我们马上又要做妈妈了。” 于晓萱呆愣在原地,过了好久,才开口说道,“傅爷竟然同意你生孩子了,简直就是奇迹。” 沈清澜黑线,眼底有些心虚,总不能跟于晓萱说,傅衡逸自始至终都没有容易,这个孩子是她算计傅衡逸的吧?她伸手拿过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你昨天说去医院做个身体检查,就是因为这个吗?”于晓萱好奇地问道。 “嗯,你比我早一个月。” “哈哈,太好了,清澜,我们又要做妈妈了。”于晓萱哈哈大笑,十分开心。 沈清澜看着眼前这个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女人,摇头失笑,于晓萱被韩奕宠得,倒是有几分于晓萱的父母还在世时候的样子了。 “现在还生气?” “不生气了,其实我就是有些害怕,生孩子太疼了,不过现在知道你也怀孕了,我反而不怕了。”于晓萱诚实地说道,她现在不仅不害怕,还对接下去的几个月充满了期待,“清澜,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去做产检,一起生孩子了,要是能同一天生产那就完美了。” “我比你小一个月。”沈清澜不得不提醒她这个事实。 “那就让我的宝宝在肚子里多待一个月。”于晓萱大手一挥,爽快地说道,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讪讪地笑笑。 沈清澜微笑,“你什么时候怀了一个哪吒?”还多待一个月,亏她说的出来,智商都给了肚子里的孩子了。 “不过清澜,我有些担心果果。”于晓萱脸上的笑意淡下来,“果果其实挺排斥有个弟弟或者是妹妹的,她觉得弟弟妹妹就是来跟她争宠的,我担心她要是知道我怀孕了,估计会不开心。” 沈清澜柳眉轻蹙,“这件事你没有事先跟果果沟通过?” 于晓萱摇头,“我根本没打算生二胎,要不是韩奕......” 沈清澜懂了,安慰她,“其实你可以先跟果果沟通一下,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只要你耐心跟她讲清楚了,她会理解的。”果果虽然被韩奕宠得有些任性,但总体而言,绝对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 “嗯,回头我跟果果说说,不对,这件事就该扔给韩奕,他闯下的祸就该他自己收拾。”于晓萱恨恨地说道,显然对韩奕还没消气呢。 “行了,别生气了,我正打算过段时间报个孕妇瑜伽班,你要不要一起?”沈清澜转移话题。 “必须要啊。”于晓萱好不不犹豫地说道,“这次我肯定不能让自己那么胖下去了。” “你不用去剧组?” 说起这个,于晓萱一脸的颓丧,“本来是要去的,前些日子刚接了一部古装剧,本来这几天就要开机了,结果我怀孕了,这还怎么拍,只能放弃了,估计导演该骂死我了。” 这不古装剧里有很多武打镜头,以往于晓萱都是亲自上阵的,现在这个身体状况,肯定是无法亲自上阵了,她又不想用大量替身或者是抠图完成一部作品,只能选择放弃了。 其实像这种临时弃演的事情对演员本身影响还是挺大的,不过于晓萱的身体情况确实不允许,加上韩奕为了补偿剧组的损失,追加投资了不少钱,导演得知了真相,也只能重新选角,毕竟韩奕在媒体这块是龙头企业,要是得罪了韩奕,以后就难混了,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 所以后来爆出剧组临时换人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任何不利于于晓萱的言论。 “你都怀孕一个月了,怎么才发现?”沈清澜奇怪地问道。 “工作忙就没注意到例假推迟了。”于晓萱说道,这次要不是她在公司因为太累而晕倒了,恐怕还不会发现,要是这样进了剧组,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想到这里,于晓萱不禁一阵后怕。 沈清澜素来就清楚于晓萱大大咧咧的性子的,对她的后知后觉一点也不意外,“你啊。” 于晓萱在傅家消磨了一整天,一直到晚饭后,韩奕才亲自来接人。 “小嫂子,晓萱不生气了吧?”韩奕小心翼翼地问沈清澜。 沈清澜摇头,“没事了。”不过她更好奇的是韩奕是怎么骗于晓萱怀孕的,但这是人家夫妻间的隐私,沈清澜好奇归好奇,也不会去问。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小嫂子。” “孕妇的情绪起伏不定的,晓萱也有些任性,你平时多体谅一些。”沈清澜忍不住说了一句。 “现在她就是我的祖宗,她说什么是什么。”韩奕说道。 于晓萱从安安的房间里出来,看见韩奕还有些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不过到底没有跟他置气不回家,“清澜,那我就先回家了,改天我再来看你。” 沈清澜笑着点头,“嗯,回去的路上小心。” 走出傅家,于晓萱径直上车,看都不看韩奕一眼,韩奕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老婆,还生气呢。” 于晓萱冷哼一声,“我生什么气,我马上又要当妈妈了,我高兴还不及呢,哪有时间跟你生气。” 韩奕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是口是心非,“老婆,你要是生气就打我骂我,随你高兴,只要别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就行。” “韩奕,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嫌弃果果是个女儿,所以才骗我生儿子?”于晓萱其实真正在意的是这个,这几年,韩正山没少在他们耳边念叨这件事,于晓萱是真的担心韩奕被影响了。 于晓萱是最不耐烦重男轻女那一套的,要是韩奕真的有这个想法,那她...... “冤枉啊,老婆,我绝对没有这个想法,我疼果果还来不及呢。”韩奕喊冤,他是真的没有这个想法,其实这次怀孕也是一个意外,根本不是他故意设计的。 “真的没有?”于晓萱定定看着他的眼睛。 韩奕坚定摇头,“绝对没有。” “暂时相信你了,不过果果那里......” “放心,果果交个我。”韩奕搂着于晓萱的肩膀,将她带上车,心里轻轻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生气了。 ------题外话------ 傅爷担惊受怕的苦逼日子开始了

下一篇   533.双胞胎,转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