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傅衡逸,我怀孕了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531.傅衡逸,我怀孕了

沈清澜再次来接儿子放学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儿子的心情很好,“今天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要跟妈妈分享吗?”沈清澜笑着问道。 安安笑眯眯,“妈妈,我跟静静和好了,静静不生气了。” “哦?你做了什么?” “我跟静静道歉了,还给她吃了舅舅给我买的奶糖。”安安如实说道,“静静说舅舅家的妹妹很漂亮。” 沈清澜微笑,对于孩子之间的吵吵闹闹,只要不过分,她都会持旁观的态度,虽然也会给孩子讲道理,但更多的却是交给他自己处理。 安安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贝贝小公主,小家伙这几天是一天一个样,安安十分稀罕,就连来家里看孩子的昊昊都扔在了一边。 “小姨好。”昊昊见到沈清澜,笑着叫了一声,沈清澜摸摸他的脑袋,“已经有段时间没来了,最近学业很忙吗?”昊昊除了学校里的课程,还有各种兴趣班。 裴一宁并不愿意让儿子学那么多,但耐不住昊昊自己喜欢,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沈清澜和裴一宁是一致的,不管是昊昊也好,安安也罢,兴趣班就真的是孩子自己的兴趣,孩子想学,做家长的不会阻止,他们不想学,他们也不会强逼他们学。 “确实有点忙,小姨,我最近在自学初中的课程。”八岁的昊昊说话已经有了小大人的模样。 沈清澜挑眉,“想跳级?” 昊昊点头,“是的,不过妈妈不同意,她希望我可以按部就班地读完小学,可是班里的那些孩子都太幼稚了,而老师教的那些我都会,上学很没意思。” “昊昊,你妈妈是想你拥有一个普通的童年,你可以跟同学嬉戏打闹,共同成长,你要是跳级,你周围的同学就都是比你大很多的,你会觉得孤单。”沈清澜能够理解裴一宁的做法,不过昊昊孩子智商很好,又早熟,其实心理年龄远超同龄的孩子,强迫他跟同龄人在一起其实对于昊昊来说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 “小姨,我知道的,但是我真的不喜欢现在的班级,他们都是大孩子了,可是做出来的事情都是那么的幼稚,而且我觉得浪费时间在我已经学会并且掌握的知识上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昊昊神情认真。 沈清澜拧眉想了想,“那好吧,这件事我帮你去劝劝你妈妈。” 昊昊顿时就笑了,一把抱住沈清澜,“小姨,你最好了。”此时的他才有了一点孩子该有的童真。 沈清澜微微一笑,“难道我平时不好吗?” “小姨一直都很好,我最喜欢小姨了。”昊昊嘴巴甜。 裴一宁从楼上下来就看见昊昊抱着沈清澜撒娇的模样,有些吃味,这小子对着她说话都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只有对着沈清澜的时候才会这样。 “表姐。”沈清澜叫了一声,昊昊从沈清澜的怀里退出来,对着沈清澜挤眉弄眼,沈清澜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妈妈,小姨,我上去看看,妹妹和弟弟。”昊昊说着,就往楼上跑了,裴一宁看向沈清澜,“这臭小子跟你说什么了?” 沈清澜笑,“表姐怎么知道昊昊跟我说事情了。” “这小子是我养大的,他在想什么我能不清楚?肯定是跟你说了他想跳级的事情。” 沈清澜没有否认,“表姐,我觉得还是给昊昊跳级吧,他的心智本来就比同龄人成熟,你强硬让他跟同龄人在一起,他也不快乐,这与你的初衷也不相符啊。” 裴一宁叹气,“你说的我也明白,最近我跟晨希商量过了,等过几天就去学校办这件事,不过是没告诉这个臭小子罢了。” “昊昊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 “唉,其实我更希望他能跟普通的小孩一样,有个简单而快乐的童年。”裴一宁苦笑。 “表姐,其实快乐不快乐应该是昊昊说了算的,他并不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 “是啊,算了,随他吧,他觉得好就行了,孩子大了,我也管不了了。”裴一宁叹气。 沈清澜见裴一宁已经有了决定,自然不会再说什么,转移了话题,“表姐,你跟晨希有再生一个孩子的打算吗?” 说起这个,裴一宁又郁闷了,“我是想生,但是晨希想等等,担心一结婚就生孩子会让昊昊的心里产生不好的想法,你也知道昊昊这个孩子比较敏感。” “你们现在不生晨希的父母没有意见?”江父江母原本就不太愿意裴一宁嫁给江晨希,要是裴一宁婚后还不生孩子,恐怕裴一宁的日子不会过得太舒心。 “晨希跟他父母商量过,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他父母沟通的,结婚后,他的父母并没有说起过这方面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你们可以跟昊昊商量一下,他会理解的。”沈清澜说道,昊昊这孩子早熟,只要沟通好了,并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之前有跟他说过这个问题,他虽然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出他的内心是有些失落的,清澜,我是真的担心要是生了孩子,昊昊不喜欢,这……” 新闻上已经报道了很多老大不喜欢老二,甚至做出了伤害老二的事情,她每次看到都心惊胆战的,虽然昊昊不是那样极端的孩子,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可是她也不想昊昊伤心。 “表姐,我觉得你是多虑了,我了解昊昊,他能理解,而且他会成为一个好哥哥的。”沈清澜笃定,从昊昊对安安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了,安安为什么喜欢昊昊这个哥哥,还不是因为昊昊对安安好吗? “你要是不知道怎么跟昊昊开口,我可以去跟昊昊聊聊。”沈清澜说道,从某些方面来说,她跟昊昊的相处更像是朋友,很多话昊昊不会跟裴一宁说,却会告诉沈清澜。 裴一宁也明白这一点,于是点点头,“好,你跟他聊聊也好,我是真的觉得这孩子越大,自己的小秘密就越多,以前愿意告诉我的事情现在都不愿意说了。他跟晨希说的都比和我说的多。” 沈清澜淡笑,“那是你总是把他当做一个孩子,你要是将他当做你的朋友,你就会发现其实跟昊昊沟通一点也不费劲儿。” 裴一宁认真想想,或许真的是这样,无奈苦笑,“算了,不说我,你呢,你跟衡逸打算生二胎吗?” “已经在努力中了。”沈清澜眉眼含笑。 裴一宁惊喜,“真的?那真的太好了,这次最好生一个女儿,凑成一个好字,那就儿女全了。” 沈清澜也是这样期盼的。 晚上昊昊不愿意回家,想住在沈清澜家里,裴一宁一口就答应了,“清澜,那这几天昊昊就麻烦你照顾了。” “表姐,你就放心吧。” 昊昊留下来,最高兴的就是安安了,就连沈清澜都不要了,拉着昊昊就要去洗澡。 “安安,真的不需要妈妈帮你吗?”沈清澜有些不放心,安安还没自己一个人洗过澡。 “妈妈,不用你帮我,有哥哥呢。”安安对着门外喊道。 “昊昊,你们可以吗?” “可以的,小姨。”昊昊早就开始一个人洗澡了,这些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沈清澜也没有走,而是在安安的房间内等着两人出来,要是有任何的问题也能及时出现,只是只听到了兄弟两个的打闹声。沈清澜也不阻止,随手拿了一本书,这是昊昊带来的,是一本初中的数学书,看着上面的笔记可以看出这些知识他已经理解了。 昊昊不喜欢年纪小的孩子,却对安安极好,跟安安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个十分会照顾人的大哥哥,沈清澜的等来了将近一个小时,玩够了的两个小家伙才慢悠悠地从浴室里出来,先出来的是安安。 “咦,妈妈,你怎么还在这里?”安安见到沈清澜,有些疑惑。 “洗好了吗”沈清澜不答反问。 安安点点头,“妈妈,我跟哥哥洗好了,不过地上好多水,哥哥正在打扫。” 沈清澜早就料到了,起身走进浴室,就看见昊昊正拿着一块毛巾擦地呢。 “昊昊,我来吧。” “小姨,我可以的。”他自己弄脏的,当然要自己清理干净。沈清澜上前将毛巾拿过来,“小姨来就好,你的头发还是湿的,先去将头发吹干,别感冒了。” “好,谢谢小姨。” 沈清澜温柔地笑笑,快速地将浴室收拾干净,出去时,昊昊正在给安安吹头发呢,沈清澜上前将吹风机拿过来,“我来吧,你们谁先来。” “让弟弟先来吧,不能让弟弟感冒了。”昊昊先说到。 安安的头发其实已经吹得差不多了,沈清澜随意地吹了几下就干了,“昊昊过来。” 昊昊在沈清澜的面前坐下,沈清澜的指尖穿过昊昊短短的头发,他的发质很软,不像安安,安安的发质跟傅衡逸的比较像,都是偏硬的。 “好了,你们赶紧睡,明天早上起来我带你们去爬山去。” “好耶,可以出去玩了。”安安十分高兴,“妈妈,你也去睡吧,我跟哥哥要睡觉了。” 沈清澜笑看着儿子,见二人已经在床上躺好了,转身离开。 第二天一早,沈清澜晨跑回来就看见两个小家伙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餐桌前吃早饭了。 “妈妈,你快点。”安安催促。 “不急,妈妈先去换件衣服,你们先吃饭。” 沈清澜换好衣服下来,匆匆吃了两口,“走吧。” 山是她经常来写生的地方,就在城西,因为是节假日,出来爬山的人还不少,也有像她这样带着孩子的。 “二胖,你快点,不然追不上哥哥了。”安安催促着家里的那条二哈。二胖跟在沈清澜的身边,已经呼哧呼哧喘粗气了,这条狗太胖,又不爱运动,体力不好。 本来沈清澜是不想带狗狗出门的,但出门前,二胖咬着安安的裤腿不放,沈清澜见状,就一起带出来了。 “哥哥,你等等我。”安安又冲着已经走在前面的昊昊说道。他人小腿短,爬不快,一个不小心,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愣愣地看着昊昊,小脸上满是委屈。 昊昊见状,转身下来将安安拉起来,拍拍他衣服上的灰,“我拉着你走。” 安安顿时眉开眼笑,“谢谢哥哥。” 沈清澜跟在身后,闲庭信步,手里拿着一个单反,时不时拍两张,多数都是两个孩子的。 “嗨,你也喜欢爬山吗?”一个一身运动装的男人上前搭讪,他已经留意这个女孩子十几分钟了,见她一直慢悠悠地走着,不仅有些好奇。 沈清澜点点头,她对爬山的爱好一般,算不上特别喜欢,却也不讨厌。 男人又看向她手里的相机,“你还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啊。”沈清澜手里的这台单反价值可不低,尤其是那个镜头,光是那个镜头就好几万,配置很好,很专业。 沈清澜以前并不喜欢拍照,自从生了安安以后,她就开始研究拍照技术,安安的照片很多都是她自己拍的,这几年研究下来,沈清澜的摄影技术也算是专业水准了。 “嗯。”沈清澜神情淡淡。 “真巧,我也是一个登山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没想到我们的兴趣爱好竟然是相同的,你是一个人出来爬山的吗?要不要一起?” “不……”沈清澜刚刚说了一个字,已经爬到半山腰的安安就冲着沈清澜喊道,“妈妈,你和二胖快一点,我跟哥哥都要爬到顶了。” 沈清澜宠溺一笑,“好,马上就来。” 男人惊讶地看着她,“你已经结婚了?” 沈清澜神情淡淡,点点头。 男人有些尴尬,“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竟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真看不出来。”沈清澜的外表看上去可不像是二十七岁,顶多也就二十二三的样子,所以刚才男人虽然注意到沈清澜拿着相机拍两个孩子,却也没有将孩子跟她联系在一起,只以为是路上碰到的。 “不好意思,我儿子在叫我了,我先走了。”沈清澜说着,脚下加快了速度,很快就追了上去。 男人遗憾地看着沈清澜的背影,原本以为是一段天赐良缘,却没想到竟然是有主之花。 这座山并不高,很快就到了山顶了,沈清澜给两个孩子擦汗,二哈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直喘气。 “二胖,你该减肥了,你看我都没喘气呢。”安安蹲在二胖的身边,教育它。回应安安的是二胖的呼哧声。 “昊昊,先喝口水。”沈清澜将水杯递给昊昊。 “谢谢小姨,小姨,这里真漂亮。”昊昊看着远处的风景说道,“这里好舒服。” “你要是喜欢,以后就让你妈妈带你来。” “算了,就我妈妈那体力,肯定还没到山顶就不行了,下次我让爸爸带我来。”昊昊说道,他口中的爸爸是指江晨希,自从裴一宁和江晨希结婚之后,他就改口了。 沈清澜看了一眼儿子,见他还在跟二胖说话呢,于是看向了昊昊,“昊昊,你有没有想过再让你妈妈给你生个弟弟或者是妹妹?” 昊昊笑眯眯,“小姨,是我妈妈让你问的吧?” 沈清澜挑眉,“就不能是小姨自己想知道?” “小姨,别骗我了,肯定是我妈妈让你问的。”昊昊一脸的看透一切的神情。 沈清澜失笑,“好吧,确实是你妈妈让我问的,不过小姨也想知道,那你能跟小姨说说你的想法吗?” “小姨,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愿意的,我们班里有个小朋友,他跟我一样,爸爸也不是他的亲爸爸,他的爸爸妈妈结婚以后就生了另一个孩子,他的爸爸对他很不好,经常会骂他,甚至还会动手打他,而他妈妈也不帮他。” “所以你担心,你爸爸妈妈有了别的孩子会对你不好?”沈清澜柔声问道。 昊昊点头,“是的,但是后来我就想通了,晨希爸爸对我那么好,即便是有了其他的孩子,他对我也不会像那个同学的爸爸一样的。” 江晨希对昊昊如何,他们这些人都看在眼里,或许以后他自己的孩子出生,他的心可能会出现偏颇,但是相信也不会相差到哪里去。 “那这些你跟你妈妈或是你晨希爸爸说过吗?” 昊昊摇头,调皮地眨眨眼,“小姨,我妈总是把我当做小孩子,认为我什么都不懂,会是小孩脾气,其实才不是呢,我心里明白着呢,我就等她自己来问我。” 沈清澜轻笑,伸手摸摸他的脑袋,“你啊,你都不知道你妈妈有多担心你,要是有机会记得一定要告诉你妈妈你的想法,不然她会很担心你的。” 昊昊点点头,“小姨,说实话,其实我还是挺想要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的,前提是我妈妈不会因此而不要我的话。” “真是个傻孩子,你是你妈妈辛苦生下来的,也是她一手带大的,你怎么舍得不理你。” 昊昊靠在沈清澜的身上,眯着眼睛,“嗯,我知道,我也很爱我的妈妈。”年纪越大,昊昊心中也越发清楚他母亲为了生下他受了多少的委屈。 “小姨,等这次回去了,我就跟我妈妈谈谈。” 沈清澜心疼地摸摸昊昊,为这个孩子的早熟与懂事心疼,“你妈妈很幸运,有你这么一个心疼她的儿子。” “小姨也很幸运啊,有弟弟这么可爱的儿子。” “嗯,你们都是小天使。”沈清澜微微一笑,她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教育狗狗的儿子,眼中盛满了笑意。 ** MD,贫民窟。 一个人影飞快地在夜幕中穿梭,身后时不时响起一声声枪声,子弹落在他的脚边,他迅速地闪过,回头对着身后的追兵就是一顿扫射,暗夜中发出几声惨叫。 枪声顿歇,他连忙转身就跑,“快追,不能让他跑了。” 身后的枪声越来越密集,他刚想继续开枪,却发现手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将手枪一扔,加快了速度,身影左晃右晃,子弹都打在了地上或者是墙上,他就像是一条滑不溜秋的泥鳅,在黑夜的掩护下迅速逃窜。 “伊登,站住,你要是再跑我就开枪了。”身后有人对着人影喊道。 伊登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感情你们现在开的不是枪?我是傻子才会不跑。他暗暗想到,同时也在心里骂娘,这帮狗屁膏药,都追了他一天一夜了,还没完了。 “砰。”一声枪响,伊登闷哼一声,刚刚分神的一瞬间,他的胳膊给打中了。 幸好是胳膊,要是腿,这次或许就真的要落在这帮人的手里了,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摆脱这帮人的追捕,不然他迟早也要因为体力不支而被追上。 其实他心在已经很危险了。他对附近的环境不熟,要不是如此,他也不至于被这群混蛋紧追不舍。 拐过一个小巷口,一扇门忽然打开,他被人强行扯了进去,刚想出手,嘴巴就被人捂住了,“是我,苏晴。”伊登顿时闭嘴,抬起的脚也放了下去,他放缓了呼吸,凝神注意外面的动静,之后听得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外面就恢复了安静。 苏晴和伊登都没有动,而是站在原地,就连呼吸的频率都没变,很快,脚步声又回来了。 “没人,人去哪儿了?” “肯定还在附近,他受了伤,跑不远的。” “他的腿又没受伤,让你打腿,你打什么胳膊,你这个蠢货。” “赶紧去找,要是找不到,我们都等着被老大惩罚吧。” 说话声不断地传进苏晴和伊登的耳中,苏晴看了一眼伊登的胳膊,伊登轻轻摇头。 很快,门外再次恢复了安静,苏晴和伊登又等了十分钟,确认那帮人不会再回来了,苏晴这才放开捂住伊登嘴的手。 “你怎么会在这里?”伊登问道,这次他被追杀竟然会碰到苏晴,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我就是路过。”苏晴随意地说道,“你呢,这次怎么被人追杀了?” 伊登才不会相信她的说辞,不过人家不愿意说,他也就不再问了,“得罪了一个道上的老大,我不愿意救他的兄弟,他的兄弟死了,想让我偿命。” 好吧,这确实是个不错的理由。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苏晴说道。 伊登点点头。苏晴打开了门,先看了看四周,发现那帮人确实已经走了,这才对伊登说道,“走吧。” 伊登跟在苏晴的身后,发现她对这里的地形竟然十分熟悉,微微挑眉。 苏晴带着伊登左拐右拐。很快拐到了一栋民居前,直接推门进去,“这里是我暂时的落脚点,我们先住在这儿吧。” 房子并不算很好,甚至有些破旧,但是打扫得很干净。伊登随意扫了两眼就收回了目光。 苏晴拿出了一个医药箱,“需要我帮忙吗?” 你伊登已经从医药箱里拿出来,纱布,镊子,等物,“不用,我自己可以。”子弹并不深,也没有伤到骨头,他自己就能完成。 “有干净的布吗?”他问苏晴,苏晴点点头,拿了一块毛巾递给他,伊登塞进嘴里,这才开始包扎伤口。从取出子弹,到伤口包扎完成,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苏晴看着他熟练利落的动作,挑了挑眉,“你经常给自己包扎伤口?” 伊登的手顿了顿,“这倒不至于,只不过同样的动作做久了,在自己身上和在别人身上没区别。这次谢谢你了,救了我一命。” “不用谢,即便没有我,你也能逃脱。”苏晴不在意的说道。 “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伊登对这一点很好奇,或者说他对苏晴这个人很好奇,她似乎满世界乱转,也不知道是在执行任务还是在逃避什么人,反正不会是周游世界,毕竟无论是谁出来旅游,都不会住在这种地方。 一般住在这里的,不是任务需要就是隐藏踪迹。 苏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好奇心杀死猫,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她今天是肚子饿了,出去买点吃的,结果就遇上了那一场追杀,本想坐山观虎斗,却发现被追杀的人竟然是伊登,毕竟是沈清澜的好友,她也不可能坐视不理,于是便出手相救了。 “你现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是关心你。”伊登冠冕堂皇地说道。 苏晴看了一样他额头的汗还有略显苍白的脸色,伸手在他的伤口上轻轻按了一下,伊登嘶了一声,苏晴快速收回手,“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吧,我可没有受伤。”说着,拿着医药箱晃晃悠悠地走了,“我先去睡了,你就在客厅里将就一夜吧。” 伊登对这个倒是不介意,随意地在沙发上躺下,闭着眼睛,看似睡着了,实则是在想着接下来的打算,这里是不能待了,虽然只要找到莱恩说一声,这样的追杀就不会继续,但是不能每次遇到事情就找莱恩,他已经帮了自己很多了。现在暂时摆脱了那帮人的追杀,离开MD对于他来说自然不是难事,只是因为不愿意救人就遇上这样的事情,这让伊登的心里很不爽。 脑中想着该怎么回赠一份大礼,伊登很快就睡着了,毕竟是连续一天一夜的追杀,他的身体早已疲惫不堪。也或许是因为跟苏晴已经熟了,知道她不会伤害自己,所以伊登睡得很熟,就连苏晴起来都没发现。 苏晴打量着沙发上的人,失笑,“睡得这么熟,是警惕性太差还是对我太放心?”她去厨房倒了一杯水,然后才回到房间,家里多了一个人,她有些不习惯。 第二天一早,当苏晴起床的时候,伊登已经醒了,正在给自己换药,苏晴靠在卧室的门上,“你的伤不要紧吧?” “小伤,过几天就好了。”伊登不在意,“有吃的吗,我有些饿。” 苏晴耸耸肩,“只有面包和牛奶,要吗?” “可以。”伊登说道,他对吃的什么并不是很在意,只要可以填饱肚子就好。 苏晴拿了面包和牛奶,两人坐下吃饭,伊登很快将食物给解决了,看向了苏晴,“我今天就会离开这里,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我跟你走干什么?”苏晴不解。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为了躲避什么人吧?我接下来想去原始丛林,那里应该是个容易隐藏自己行踪的地方,你确定不跟我一起?” 苏晴呵呵笑,似笑非笑,“你确定不是给自己找一个免费的保镖?” “唔,你要这么说也没错。”伊登笑眯眯。 苏晴眼神微闪,“好吧,那就跟你走一趟吧,在这里呆久了也怪无聊的。”她在这里已经住了有段时间了,就算是伊登不说,她也是要离开的,毕竟,那个组织的人至今都没有放过她。 吃完饭,苏晴收拾了几件必须的东西,就跟伊登离开了,“你这次怎么会到这里来,又招惹上那帮人?”离开的路上,苏晴问伊登。 伊登叹气,“倒霉呗,遇上了一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他是因为曾经的一个人情而来到了这里,没想到竟然是一个道上的帮派大佬受伤了,想要他救治,这个大佬还是莱恩的仇人,伊登就拒绝了,然后就有了这一场追杀。 原本那个帮派的人是不会知道他长得什么模样的,但是欠了人情的那个家伙曾经见过他,将他的画像给了对方。 “所以不能随便救人。”苏晴调侃他。 “那你这次还救我?” “谁让你是清澜的朋友呢,我倒是想袖手旁观来着,不过你要是挂了,清澜估计会伤心,我只能出手了。”苏晴说的很无奈,似乎救伊登真的就是因为不得已。 伊登自然不会相信她的话,“能因为跟清澜是朋友而被你相救是我的荣幸。对了,你跟清澜好久不见了吧?” “嗯,没有见面的必要,我知道她一切都好就足够了。”苏晴随意地说道,沈清澜现在生活美满幸福,她的出现只会给她带来麻烦,那么又何必出现呢。 “其实她一直很担心你。”伊登说道。 “那就不要告诉她我的情况,你要是真的想说,就说遇上我正在度假。” 伊登微怔,“其实我很好奇一件事,你到底是不是秦沐?” 苏晴的步速都没变,“怎么你们一个个都觉得我是她,这很重要吗?” 伊登笑,“也不是很重要,只是对清澜对你的态度感到好奇,你要真的是秦沐,那么一切都解释的通了,在清澜心里,秦沐是她最重要的人,大概除了她的孩子与丈夫之外,就是秦沐了。” “你有时间想这个,不如多想想我们怎么隐藏行踪离开这里吧。”苏晴转移话题,秦沐这个名字,既然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么也就不必再出现了,现在活下来的人叫苏晴。 “这难道不是你的事情吗?” 苏晴冷笑,“你还真的将我当做保镖了?” “我们这叫合作伙伴。”伊登笑眯眯。 而就在他们离开的第二天,苏晴原先住的房子里就来了几个不速之客,男人看着空荡荡的房子,脸色阴沉,“给我继续找,找到了之后给我带回来。” “老大,不能伤吗?” “留口气就行。” “是。” 男人阴笑,“苏晴,你这么会跑,会让我很想打断你的腿。” 而这些苏晴是不会知道的,此时的她正跟伊登在丛林里冒险呢。 ** 假期结束,昊昊就回了自己家,而安安也重新上学了,沈清澜将安安送到幼儿园之后,就开车去了医院,却没想到会在医院门口遇见韩奕和于晓萱。 于晓萱气呼呼地走在前面,韩奕跟在身后,讨好地笑着,“晓萱,你走慢点,不要走那么快。” 于晓萱翻着白眼,“韩奕,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你最好从我的眼前消失。”头一转,她就看见了沈清澜,立刻朝着沈清澜跑了过来,“清澜,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清澜微微挑眉,“我来做个身体检查。” “你哪里不舒服吗?”于晓萱问道。 “没有,就是常规的体检。”沈清澜看着韩奕,“你们这是在闹什么?” 提起这件事于晓萱的脸黑了,“清澜,这件事我改天再跟你说,我先回家了。”说着,看都不看韩奕一眼,转身就走,韩奕只来得及对沈清澜笑了笑,就跟了上去。 “晓萱,你走慢点儿,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等等我。”韩奕冲着于晓萱喊道,于晓萱却反而加快了脚步。 沈清澜摇头失笑,这一对欢喜冤家,时不时就会闹出一点动静,她都已经习惯了,没有在意,走进了妇产科大楼。 拿到检查报告,沈清澜嘴角轻勾,拿出手机就给傅衡逸去了电话。 “清澜。”傅衡逸低沉磁性地嗓音在电话那端传来。 “在忙吗?” 傅衡逸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几个军官,“没有,不忙。” “傅衡逸,我告诉你一件事。”沈清澜顿了顿,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怀孕了。” ------题外话------ 嗯嗯,你们期待已久的二胎。 ** 《军门本色:蛮少太难宠》萤夏 当初我有多么热爱这片土地,现如今我就有多么厌恶。 ——秦蛮 曾背叛部队的她,最终因果轮回,被手下背叛,一朝被打回到了起点。 当年9区最威风的秦大队长瞬间变成了新兵连最娇气爱哭的秦大小姐不说,甚至还成了一名“男兵”?! 当一切重来,她以男儿装再战辉煌! 热血军旅,她用汗水和血泪一步步重回巅峰时,终于懂得了那时候的无知和天真。 但,眼前这位身份莫测的教官请你让一让好吗? “不好!”某人拦腰抱起她就往宿舍里走去,坏笑地道:“你冷落我太久,得补偿我。” 好吧,人生漫漫,有这样一个人陪着她似乎也不错。 【本文女扮男装,热血军旅,欢迎跳坑!】

上一篇   530.兮瑶生产

下一篇   532.两个孕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