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兮瑶生产

傅衡逸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沈清澜正躺在床上等着他呢,她的手撑着头,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睡衣下是若隐若现的莹白的肌肤,傅衡逸的眼眸瞬间变得幽深。 他慢慢走到沈清澜的身边,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沈清澜也不急,与他四目相对,终究是傅衡逸忍不住了,翻身上床,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想我了?”他的嘴角轻勾,眼睛微微眯着,这样的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魅惑的味道。 沈清澜轻轻一笑,伸手揽住他的脖子,微微用力,就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你说呢?” 傅衡逸笑,笑声在胸腔里回荡,“我也想你了。”说着,低头就吻上了沈清澜的红唇。 漫漫长夜,只听得红鸾帐暖春宵起。 ** 沈清澜原本是打算在军区里待一段时间的,但是终究只待了一周就离开了,因为温兮瑶生产了。 她接到电话的时候,温兮瑶正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她提前发动了。 “哥,你先别急,我现在马上过来。”沈清澜说道,然后给傅衡逸去了一个电话,告知了自己的行踪就抱着安安走了。 “妈妈,我们是要回去了吗?”安安好奇地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你舅妈要生宝宝了,我们回去看宝宝。” 安安眼睛一亮,“妹妹要出来了吗?” 沈清澜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是妹妹呢,要万一是弟弟怎么办?” 安安一脸的理所当然,“肯定是妹妹,我都梦见了。” 沈清澜失笑,“你喜欢妹妹?” “是啊,妹妹可爱。” “为什么不喜欢弟弟?” “弟弟太吵了,静静说她弟弟可爱哭了,整天哭,可烦了。”静静有个弟弟,刚满一周岁。 已经聊到这个话题了,沈清澜索性问他,“那爸爸妈妈要是再生一个孩子,给你添个弟弟妹妹,你愿意吗?”这个问题她以前就想问安安,但是每次都忘记。 安安歪头,看着沈清澜,“那我可以只要妹妹,不要弟弟吗?” “可是生弟弟或者是生妹妹不是爸爸妈妈决定的呀,万一是个弟弟怎么办?”沈清澜有些为难,怎么她家的男人都喜欢女孩子呢? 安安闻言,小眉头拧起,想了想,十分无奈地叹口气,“好吧,只要是妈妈生的,我就勉强接受吧。”那小脸上分明是嫌弃。 沈清澜见了,不知为何,想到了傅衡逸当初看见安安时的表情,简直就是神同步。摇头失笑,“妈妈也希望可以给安安生一个妹妹。” 安安则是看向了沈清澜的肚子,“那妈妈,妹妹现在在你的肚子里了吗?” “这个妈妈也不知道啊。”沈清澜柔声回道,虽然一切都跟自己计划的一样,但是孩子这种事,靠的是缘分,不是她想要,就会来的。 到了医院,沈清澜就看见了站在了产房外的沈君煜和楚云蓉,沈老爷子原本是要来的,不过被楚云蓉阻止了,生产是个漫长的过程,老爷子的身体可吃不消长时间的耗着,还是让他在家里等消息吧。 沈君煜在产房门口走来走去,听着产房内温兮瑶的喊声,神情十分焦虑,相对来说,楚云蓉虽然也紧张,却比儿子淡定多了。 “你怎么把安安也给带来了。”楚云蓉见到安安,有些不赞同地说道。 “来不及回家,就带过来了。妈,嫂子进去多久了?” “才半个多小时,还早着呢。” “嫂子不是应该前两天就住院了吗?怎么今天会被匆匆忙忙送到医院来?”沈清澜很奇怪,温兮瑶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家里早早做了准备,医生,病房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按理说是不会出现这么匆忙的情况的。 “还不是你哥,说什么医院的味道不好闻,担心兮瑶不习惯,坚持要到预产期前一天才住进去,结果谁知道今天早上兮瑶提前发动了。”说起这个,楚云蓉就生气,要是早早住进来,也不至于这么匆匆忙忙的。 “我哥也是心疼媳妇,妈,你就别说他了,嫂子平时身体不错,前两天孕检也说没有问题,这次生产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对了,你给温家打过电话了吗?” 楚云蓉一拍脑袋,“你看我这个脑子,你不说我还真的给忘记了,我现在就去给亲家母打个电话。”她说着,拿着手机就去给温母打电话。 沈清澜看着哥哥一脸焦虑的模样,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哥,你别担心,嫂子会没事的。” 沈君煜能不担心吗,温兮瑶已经三十岁了,又是头胎,加上沈清澜当初生产发生过血崩的事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样的画面。 “澜澜,我害怕。”他的手都是抖的。 沈清澜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这般模样,放缓了声音,“哥,嫂子跟我的情况不一样,我当初是有人动手脚,嫂子和肚子里的孩子会平安的。” 沈君煜狠狠点头,“对对,会没事的,他们会平安出来的。” 沈君煜盯着产房的门,眼睛一眨不眨的,他是想进去陪产的,可是温兮瑶不允许,死活不同意沈君煜进去,这个时候,沈君煜也不敢跟温兮瑶是个不字,尽管心中又紧张又害怕,但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脚步。 “舅舅,舅妈和小妹妹都会没事的。”安安对沈君煜说道,小脸神情认真。 沈君煜低头,看着安安,忽然蹲下身将安安抱进了怀里,“对,会没事的,我们安安是个小天使,你说的话上帝会听见的。” 安安小大人似的拍着沈君煜的背,“我都梦见了,舅妈生了一个很漂亮的妹妹,所以舅舅不要担心。” 沈君煜闻言,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容,在安安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宝贝儿。” 产房里传来一声声温兮瑶的喊声,想来是阵痛正式开始了。 “兮瑶,兮瑶你怎么样了,兮瑶,你跟我说句话。”沈君煜站在门外拍着门,大声喊道,沈清澜见状,连忙上前将他拉回来,“哥,你这样会影响嫂子生产的,别在这里捣乱。” “澜澜,你嫂子叫的那么厉害,一定是痛死了,我想知道她的情况,我担心她。”沈君煜额头都开始冒汗了。 看着沈君煜的样子,沈清澜不由地想到了傅衡逸,当初她生产的时候,傅衡逸的恐惧比起沈君煜来说,恐怕只多不少吧? “啊……”病房里又传来了一声温兮瑶的额叫喊声,沈清澜无意间一个回头,就看见安安的身子瑟缩了一下,她微微拧眉,走过去抱着安安,“别怕。” “妈妈,我不怕。” 沈清澜亲亲他的小脸,“真是个勇敢的孩子。” 安安小脸纠结,“妈妈,你当初生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沈清澜没想到他想的竟然是这个,却没有回避,点点头,“是的,每个妈妈生宝宝都是这样的。” “那妈妈,你是不是很疼?” “现在已经不疼了,尤其是看到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妈妈就觉得特别幸福,经历过的那些疼痛都是值得的。” 安安抱住沈清澜,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吻,“妈妈,以后我肯定听话,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妈妈,我爱你。” “妈妈也爱你。” “妈妈,你是我的宝贝。”安安认真地说道,他从来没有见过孕妇生产,自然不知道每个宝宝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妈妈竟然要经历这么多的疼痛,这一刻,小小的孩童记住了,妈妈生他是很不容易的。 “你也是我的宝贝,妈妈先带你回家好不好?”担心儿子会被吓到,沈清澜想让家里的司机先送安安回去。 谁知安安却摇头,“我要在这里陪着妈妈。” “妈妈不需要你陪,你回去陪曾外祖父好不好,曾外祖父一个人在家里,会担心的,你去陪着他。” “好。”安安点点头。 沈清澜给家里的司机打电话,让他来接人。 楚云蓉已经回来了,“亲家母已经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了,不过过来需要好几个小时,没有那么快。”海城距离京城需要三个小时的飞机。 温兮瑶生这个孩子有些折腾,生了三四个小时都没生下来,沈君煜已经急的团团转了,见有医生出来,连忙拉住医生的手,“医生,我妻子怎么样了?怎么还没出来?” “你妻子的骨盆小,孩子的个头大,有些难产。” 沈君煜一听“难产”两个字,脸色顿时就白了,“难产,医生,我要保大人,你一定要保住我妻子。”他说的毫不犹豫。 医生哭笑不得,“没这么严重,实在不行我们会实行剖腹产。” “好好好,剖腹产,现在就剖腹产,医生,我们要剖腹产。”沈君煜忙不迭地说道。 “沈先生,你先冷静,现在产妇想自己试试,暂时不剖,你也别着急,要是到了万不得已,我们一定会选择剖腹产的。” 医生其实再就想剖腹产了,可是温兮瑶坚持要顺产,医生也只能先试试,不过剖腹产的准备还是要做的,万一生不下来,就需要随时进行手术。 “医生,你跟产妇说医生,就说是我的意思,我们选择剖腹产,不顺产了。”沈君煜听着温兮瑶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声,心里直哆嗦,当初沈清澜生产的画面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中重复播放。 “你的话我会转达,不过我们也会尊重产妇自己的意愿。”医生说完就进去了。 沈清澜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沈君煜,轻声安慰他,“哥,你冷静点,你这么不冷静会让嫂子更加紧张的,你现坐下。” 沈君煜在椅子上坐下,只是刚坐下不到五分钟,温家人就到了,来的是温父温丙川和温母。 “怎么样了,孩子生下来了吗?”温母迫不及待地问道。 沈清澜开口,“还没有,嫂子有些难产,不过目前情况还算乐观,医生和嫂子还在努力。” 温父和温母闻言,提着的心稍稍放下,却没有完全放心,站在那里焦虑不安地走来走去,沈清澜原本不怎么紧张的心情受他们影响也瞬间紧张起来了。 “哇,哇,哇。”产房里突然传来了婴儿嘹亮的啼哭声,沈清澜亲眼看见沈君煜的泪眼瞬间落了下来。 “生了生了,太好了,生了。”温母和楚云蓉的都是一脸的喜意,就连一向严肃的温父脸上都挂着笑。 “澜澜,你听到了吗?生了。”沈君煜抓着沈清澜的手,激动地说道。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是啊,生了。” 医生从产房里走出来,“恭喜恭喜,母女平安。” 沈君煜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医生,我妻子呢?” 一旁的温母听见这话,看向沈君煜的眼神十分欣慰,虽然即便沈君煜开口问的第一句话是关于孩子的,她也能理解,不过见他最先关心的是自己的女儿,做母亲的,心中总是高兴的。 “沈太太没事,等下就出来,孩子重六斤八两,恭喜沈先生。” “谢谢,谢谢,医生辛苦了。”沈君煜高兴地语无伦次。 温兮瑶很快就被推出来了,她的头发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样子十分狼狈,可是落在沈君煜的眼中却是最美的风景,他看着温兮瑶,眼神别样的温柔,“老婆,辛苦了。” 温兮瑶很疲惫,这次生产她其实遭了不少罪,可是看见沈君煜此时的眼神,她觉得一切都值了,“你也辛苦了。”她已经注意到了沈君煜被汗水打湿的衣领,想必他在外面也不好过。 “君煜,我现在很累,想先睡会儿。”温兮瑶疲惫地说道。 “好好好,你睡吧,我就在这里陪着你。”沈君煜柔声说道。 温兮瑶被推进病房,沈君煜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守在她的床前,一步也不曾离开。 沈清澜先去看了一眼温兮瑶,这才跟着温母一起去看沈家的小公主。 “这孩子长得真好看。”温母看着孩子一脸的慈爱,其实孩子现在皮肤皱皱巴巴的,身上都是红的,看着就像是一个小猴子,根本看不出哪里好看,可是在他们看来,这个孩子哪儿哪儿都好看。 沈清澜微微一笑,“确实很好看。” 知道妹妹已经出生了,安安闹着要来医院来妹妹,沈清澜回家去换衣服的时候就顺便将安安给带来了。 “舅舅,妹妹呢?”安安见到沈君煜的第一眼,就问了妹妹。 沈君煜正在陪已经醒来的温兮瑶说话呢,听了这话,笑笑,“妹妹现在正在做身体检查,马上就回来了。” 安安闻言,走到了温兮瑶的身边,“舅妈,你还疼吗?” 温兮瑶温柔地笑笑,摇头,“已经不疼了。”其实还是疼的,不过跟生产时的疼痛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 “舅妈,你真伟大。” 温兮瑶伸手摸摸他的头,“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我爸爸说的,每个妈妈都是伟大的人。” “你爸爸说得对,每个妈妈都是伟大的人,所以以后你一定要对你妈妈好一点。” 安安郑重点头,“嗯嗯,我会的,以后我也会告诉妹妹,让她对舅妈好一点。” 温兮瑶笑了,对随后进来的沈清澜说道,“清澜,你家这个完全就是一个小暖男啊。” 沈清澜微微一笑,温柔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嫂子,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我平时也是有锻炼的,身体底子好着呢。”就是因为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所以温兮瑶才敢在那样的情况下还坚持顺产,因为知道自己可以坚持。 “孩子呢?”沈清澜问了一个跟安安一样的问题。 “医生抱走去做身体检查了。”沈君煜说道,正说着呢,医生就抱着孩子进来了。 安安先一步走了过去,“医生阿姨,我要看妹妹。” 医生可不敢将孩子递给他,沈清澜接了过来,“给我吧。” “医生,孩子的是身体没问题吧?”温兮瑶关心道。 医生笑,“很健康。” 安安扯着沈清澜的裤脚,“妈妈,我要看妹妹。” 沈清澜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来,“过来看。” 安安伸着脖子,看向沈清澜怀中的孩子,等他看清了孩子的样子之后,却皱起了眉头,“妈妈,妹妹怎么一点都不好看?” 沈清澜失笑,“你刚出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等长大一点就好看了。当初果果妹妹出生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的吗?” 安安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我给忘记了,那等妹妹长大了会跟舅妈一样好看吗?” “当然会。” “妈妈,我可以摸摸妹妹吗?”安安一脸的跃跃欲试。 沈清澜点头,“可以,不过你要轻一点,妹妹正在睡觉,你不能吵醒她。” “嗯嗯,我会很轻的。”安安说道,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碰宝宝的脸,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妈妈,妹妹的脸好滑,就跟果冻一样。” “你刚出生也是这样。”沈清澜笑着说道。 “妈妈,其实仔细看看,妹妹也挺好看的,不丑。”安安笑眯眯,露出了八颗小白牙。 沈清澜笑笑。 “妈妈,我可以跟妹妹一起拍张照片吗?” “这个你应该去问你舅舅和舅妈。” 安安闻言,立刻跑到了沈君煜的身边,“舅舅,我可以跟妹妹拍张照片吗,我想给静静看看我妹妹。” 沈君煜挑眉,“静静是谁?” “静静是我的女朋友呀,长得可漂亮了。” 沈君煜惊讶,“你竟然有女朋友了?” “舅舅,我已经四岁了。”安安掰着四根手指头。 “安安,不是想和妹妹拍照吗?”未免儿子又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沈清澜连忙转移话题。 “对哦,舅舅,你帮我和妹妹拍照照片可以吗?” 沈君煜笑着起身,“当然可以。” 沈清澜抱着孩子,安安站在沈清澜的身边,笑看着宝宝,比着剪刀手。 “舅舅,再来一张。”安安要求。 沈君煜言听计从,一连帮着安安拍了十几张才停了下来,“舅舅,你说哪张最好看,我最帅?” 安安翻着手机里的照片,问沈君煜,沈清澜已经把孩子抱给温兮瑶了,与温兮瑶小声地说着话,耳朵却留意着安安那边的动静,见安安又开始臭美,无奈的摇摇头,她跟傅衡逸都不是爱臭美的性子,安安这是随了谁呢。 “可不就是随你了吗。”一旁的楚云蓉听见沈清澜的自言自语,随口说道,“你小时候可比安安还臭美,每天都要跟我纠结穿什么衣服,梳什么样的发型,就连鞋子怎么跟衣服搭配都要想半天,拍照片造型不好看要重拍。” 温兮瑶倒是没想到沈清澜小时候竟然是个这样的性子,看着沈清澜,眼底笑意盎然。 沈清澜狐疑地看着楚云蓉,“妈,你说的那个人不是我吧?” “怎么不是你,你的事情我记得清楚着呢。”楚云蓉说道,“我还记得有次幼儿园里有个文艺演出,你要上去表演跳舞,早上六点就起来了,拉着我给你挑衣服,结果挑了一个小时都没挑好,不是嫌弃颜色不好看就是款式不满意,可折腾人了。” “那后来呢?”温兮瑶听得津津有味,沈清澜一脸的淡定,仿佛楚云蓉说的人不是她,但是耳朵尖却红了。 “后来是衡逸来了,给她挑了一件浅蓝色的公主裙,然后她才消停了。” 沈清澜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她从来没有听傅衡逸说起过这件事。 “清澜小时候就跟衡逸认识了?”温兮瑶问道,问完自己先笑了,这不是废话吗,傅家和沈家是世交,沈君煜和傅衡逸是发小,能不认识沈清澜嘛。 “当然认识,衡逸有时间就会往我们家跑,清澜很喜欢跟在衡逸和君煜身后,哥哥哥哥地叫着。”楚云蓉说了几件沈清澜小时候的趣事,她确实记得很清楚,就连其中的细节都记得清楚,沈清澜没有打断她,静静地听着楚云蓉说着她跟傅衡逸的幼时的趣事。 一旁的沈君煜不知何时也已经停止了和安安的交流,静静地坐在那里听楚云蓉讲着往事,有些事情他还记得,有些事情就连他都忘记了。 “我还记得澜澜小时候最喜欢的小哥哥就是衡逸,要是衡逸在,我这个亲哥哥她都能不要。”沈君煜笑着插了一句。 沈清澜闻言,瞪了自己的哥哥一眼,有这么拆她的台的吗。 沈君煜完全不以为意,看着沈清澜眼神宠溺,谁能想到曾经的小妹妹长大了,还跟傅衡逸有了这么深的缘分。 “外婆,我妈妈小时候还会跳舞啊?”安安也听到了那些趣事,不过他跟人家的关注点不一样。 楚云蓉笑得温柔,“你妈妈妈小时候不仅会跳舞,她会的可多了,唱歌、弹钢琴、下棋,都会。”沈清澜幼时兴趣广泛,什么都想学学,楚云蓉也想培养女儿的兴趣爱好,基本上她想学什么就会请老师教她什么,除了钢琴是她自己亲自教的以外,其他的科目都是她请了名师教的,她没指望女儿成为一个全才,只是想让沈清澜从这些项目中选择一门自己最喜欢的进行深造,其他的就当是兴趣了解一下就好。 “哇,我妈妈好厉害。”安安一脸崇拜地看着沈清澜。 其实安安现在学的东西也不少,甚至比起沈清澜小时候,他学的东西更多一些,就是因为学的东西多了,沈清澜担心儿子累到了,这才请了半个月的假,带他去军区放松放松。 “嫂子,我去给你买点水果。”沈清澜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说道。 “清澜,这里水果很多。”温兮瑶说道,她生产来看她的人很多,病房里堆满了水果,哪里还需要买,只是沈清澜已经走了。 “舅舅,我妈妈是害羞了吗?”安安抬头看着沈君煜,大眼睛眨巴眨巴,好奇地问道。 沈君煜轻笑,“是啊,你妈妈害羞了。” 沈清澜走到了医院楼下,她当然不会真的去买水果,她找了一张长椅坐下,想着楚云蓉刚才说的那些关于她跟傅衡逸儿时的事情,想了好久,依旧没有在记忆里搜寻到,她苦恼地皱眉,有些遗憾。 原本温母心中还隐隐有些担心温兮瑶头胎生的是女儿会被婆家人不喜,虽然沈家不是那种重女轻男的家族,甚至对沈清澜这个女儿十分疼爱,但那个前提是沈清澜是幼女。 而贝贝是沈君煜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沈家第一个曾孙女,大家族讲究的是香火传承。 不过幸好,就连沈老爷子见到贝贝要是没开眼笑的,没有丝毫的不悦,她的这颗心才算是放下了。 沈家的小公主贝贝出生了,这在沈家绝对是一件大事,沈君煜甚至给全公司上上下下都发了红包,还以女儿的名义建了一个公益基金,颇有些普天同庆的意味。其中也能看出沈君煜对这个女儿的疼爱。 温兮瑶的身体恢复地很好,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就回到了沈家老宅坐月子。 傅衡逸回来的时候去沈家看孩子,沈清澜看着他眼中的艳羡,同情地看了一眼自家儿子,安安啊,估计你爸爸又要嫌弃你了。 傅衡逸只是有点心塞,他身边的兄弟生的都是女儿,就他一个是儿子。唉! 他叹了一口气,嫌弃地看了一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妹妹的儿子一眼,现在还能换货吗? 这一幕刚好被沈清澜收入眼底,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快了,再过一个星期就能做早早孕检查了,她希望这次能怀上。 为了这次能怀上,她可是瞒着傅衡逸调养了一段时间的身体,力求将身体状态调整到最好,一次命中,不然按照傅衡逸的那个精明劲儿,糊弄一次还行,两次就比较困难了,这次要是不成功,下次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呢。 “爸爸,你跟妈妈什么时候给我生妹妹?”安安看够了宝宝,跑过来抱住自家爸爸的腿。 傅衡逸低头看着儿子,“为什么要生妹妹?” “妈妈说要给我生妹妹的。” 不远处的沈清澜听到这话,一脸的黑线,不是说最爱的人就是妈妈吗,这转眼就出卖她的真的是她儿子? 傅衡逸似笑非笑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淡定回视,她就是想要个女儿,怎么了。 傅衡逸满眼无奈,都四年了,沈清澜还没打消这个念头,他不禁想着是不是应该去做个手术,彻底断了沈清澜的心思。 想到这里,傅衡逸也没有了羡慕的心情,而是在想着最近哪天比较合适,去医院问问,要是可以的话,就瞒着沈清澜将手术给做了。 ** 安安让沈清澜帮他把照片给洗出来了,他要拿去幼儿园给静静看的。 “静静,你看,这就是我妹妹,可爱吧?”安安拿着照片,给静静看。 静静皱眉,一脸嫌弃,“不好看,跟个小老头似的。” 安安不高兴了,“我妈妈说了,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的,等她长大了就好看了,你小时候肯定也是这样的。” “才不是呢,我小时候可好看了,才没有这么丑。” “你也是这么丑的,所有的小孩都是这样的,我妈妈说的。”安安坚持自己的观点。 “没有,没有,我不丑。”见安安说她丑,静静不愿意了。 “静静,你要面对现实,小时候丑没有关系的,你现在漂亮就好了。”安安小大人似的安慰静静。 可是静静一点也不觉得被安慰到了,她就记住了安安说她丑了,“哼,臭安安,我再也不要理你了。”静静说着,背过身去,不管安安跟她说什么都不理会。 傍晚沈清澜来接儿子,见安安有些闷闷不乐的,不禁问道,“安安,怎么了?”平时这孩子都喜欢跟她说些幼儿园里发生的时候,今天却格外地沉默。 “妈妈,静静不理我了,她说不要做我的女朋友了。”安安叹气。 沈清澜挑眉,“哦?因为什么?” “今天我给她看妹妹的照片,她说妹妹好丑,我就说她小时候也是这么丑的,她就生气了。” 闻言,沈清澜轻笑,傻儿子哟,你说人家小姑娘长得丑,人家能不生气吗? “静静长得那么漂亮,你怎么可以说人家长得丑呢?” “可是那是她小时候啊,我没说她现在丑,她为什么生气,难道我说的不是真的吗?” 沈清澜黑线,平时你小嘴不是挺甜的吗,将那些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给哄得眉开眼笑的,怎么这会儿就不开窍了? “安安,女孩子是要呵护的,就算人家真的长得不好看,你也不能说人家长得丑,这样会让人家伤心的,知道吗?” 安安叹气,“唉,你们女孩子真是麻烦,还要人哄。” 沈清澜好笑地看着他,“那你还想要妹妹吗?是不是弟弟更好一点?” 谁知安安却摇头,“弟弟不好,还是妹妹好,虽然妹妹是女孩子,要哄,可是妹妹听话呀,而且妹妹好看。” 就跟干妈家的果果妹妹一样,又可爱又听话,可好了。 “妈妈,你什么时候生妹妹?”自从听沈清澜提起妹妹的事情之后,安安就对妹妹这件事念念不忘,虽然他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妹妹,可是这两个妹妹都不是他妈妈生的,不是亲妹妹,他想要一个他妈妈生的妹妹。 “妈妈,你要是生了妹妹,我会帮你一起带妹妹的,不会让你那么辛苦。” 沈清澜揉揉儿子的脑袋,“好,妈妈一定给你生个妹妹。”她扫了一眼自己平坦的腹部,再过几天她就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过她估计怀上的可能性很大,虽然没有出现什么嗜睡之类的反应,可是她的例假却推迟了不少的日子,不过她也不敢肯定,毕竟上次也是这样,结果检查出来只是因为她例假不稳定而已。 第二天,安安去上学的时候,特意往包里放了几颗奶糖,到了幼儿园,安安见到静静,第一时间奶糖给了她,“静静,这是我舅舅从国外给我买的奶糖,可好吃了,我请你吃。” 静静不理他。 “静静,对不起,我昨天不应该说你丑,其实你一点也不丑,你很漂亮的,跟果果妹妹一样漂亮。”安安认真的说道。 “你真的觉得我漂亮?” 安安点头,“虽然我觉得我妈妈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生,但是你是第二漂亮的。” 静静笑了,“那我就不生你的气了。”她拿过一颗奶糖,“真的很好吃吗?” “当然了,我舅舅给我买的都很好吃,我可喜欢吃了,不过我妈妈说吃多了会蛀牙的,所以静静你也不能多吃,这些你每天吃一颗。”他将所有的糖都给了静静,却不忘记叮嘱道。 “我妈妈说要是张了蛀牙可疼了,所以你一定不可以多吃哦。” 静静长过蛀牙,自然知道这个,点点头,“嗯嗯,我不多吃,我就吃一颗。”她剥了一颗糖塞进嘴里,“真的好好吃,安安,谢谢你。” 安安笑眯眯,不客气。转眼间,昨天还吵架的两个小家伙就和好如初。 ------题外话------ 这几章太甜了有木有,你们会不会蛀牙啊? *********** 《黑暗巨星:Hello,斯先生!》折七九著:【女扮男装+娱乐圈+黑暗+爽+重生】国际连环变态苏锦重生了,重生在了一个女扮男装的娱乐圈小透明身上,从此走上了一条妖孽巨星的不归路顺带坂弯了某个国际大影帝以及国际心理犯罪学家。 路亦斯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一个妖艳男人给坂弯,在此之前他一直坚定的认为自己是直男,直到某个变态妖孽对他说: “真不好意思,斯先生,我可能一直没有告诉过你,我是女人,为了表达我的失误,我决定将我最珍爱的艺术品——食人花苏锦标本送给你!” 路亦斯:“……” 接着夙七又道:“所以你要接受我的求欢么? ****** 这是我一个书城的朋友的文,喜欢的亲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