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绿帽子

对于卢进才来说,没什么是比自由更重要的东西,毕竟只有人自由了,才有其他的可能性,他要是被送进了监狱,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就喜欢舅舅的这种痛快劲儿。”沈君泽笑着说道,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他,“既然如此,那就签字吧。” 卢进才接过文件一看,看着沈君泽眼神冰冷,“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掩饰你那点心思。” “我这叫准备充足,这样一来,可是给我们彼此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沈君泽看了一眼时间,“签字吧,我赶时间。” 卢进才握着笔的手轻轻颤了颤,死死地瞪着最后的签名处。这是他努力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的一切啊,现在却要双手奉上,说他的心在滴血,都是轻的。 “你若再不签字我可走了,机会只有一次,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就只能法庭上见了。”沈君泽催促。 卢进才闭了闭眼,咬牙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大名,沈君泽满意的笑了,“恭喜舅舅,马上就要重获自由了。” 卢进才冷哼一声,闭上眼睛,不愿意看沈君泽,沈君泽无所谓的耸耸肩,拿起文件转身离开。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回头对着卢进才说了一句,“舅舅不必担心日后的生活,你到底是我的亲舅舅,我自然不可能看着你饿死,以后生活费还是会给你的。当然,你若是能讨好我,生活费翻倍。” 卢进才猛的张开了眼睛,目眦欲裂,“沈君泽,你混蛋。” 沈君泽笑眯眯,“舅舅,这些可都是你言传身教,我若是混蛋,你又是什么?” 卢进才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最后转为黑,看着沈君泽离开的背影。恨得差点咬碎了牙。 等着,总有一天...... ******* 张文丽得知卢进才是用手上的股份换取了自由之后,震惊在原地,过了好久才有了反应,“进才,我们没了收入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 “家里不是有存款吗?那些存款足够支撑一段时间了。”卢进才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些年他掌权,手里资产不菲,虽然没有上亿,但几千万还是有的。 此时的卢进才并没有看到张文丽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 “可是坐吃山空总不是办法。”张文丽一脸的忧愁。 “这些事你不必操心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卢进才淡淡说道,他也没打算坐吃山空。虽然失去了股份,可是凭着他手中的存款重新创办一个公司,不过是时间问题,至于公司的规模,那就不必强求了,总之图个温饱是没问题的。他虽然很不甘,但也只能接受现实。 “我记得家里的存款有几千万吧,拿出一半给我,我要自己创业。” “创......创业?”张文丽一愣,“进才,这不好吧,现在创业风险多大呀,万一要是赔了,以后我们一家子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其实这笔钱足够我们一家子生活了,要是节约一点,过一辈子也足够了,要不就这样吧。”张文丽试图劝说卢进才。 卢进才定定地看着她,“文丽,你今天很奇怪。”一提到存款,张文丽就紧张,这让卢进才不禁产生了怀疑。 “哪有奇怪,你想多了。”张文丽扯了扯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进才,我还是觉得创业这件事你要好好想想,你现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创业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又是这么一大家子,真的不适合冒险。” 卢进才的目光落在张文丽的脸上,淡淡开口,“这些事情自然由我来想办法,你只要照顾好家里,做我坚强的后盾就行了。你告诉我,我们家现在具体还有多少钱?” 家里的财政都是张文丽一手掌控的,卢进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资产有多少。 “这些年你虽然挣的多,但是我们家花的也不少,其实也没剩多少。” “没剩多少是多少?” “大概就几......几十万吧。”张文丽喏喏,根本不敢去看卢进才的表情。 卢进才瞪大了眼睛,“几十万?!张文丽,你给我说清楚,家里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他刚才有想过家里的钱或许被张文丽给花了不少,可却没想到存款竟然就剩下几十万,按照他的估计,没有5000万,也起码也有1000万。 “就平时的柴米油盐。我们家的花销一向大,你不管家不知道。”张文丽试图隐瞒,可是卢进才是那么好骗的吗? “柴米油盐你用得着几千万?你给我老实说清楚,这些钱到底做什么去了?”卢进才一脸阴沉的看着自己的老婆。 张文丽被她看得心中发寒,“进才,你听我说,这些钱其实......”她一脸犹豫。 “其实什么,继续说。”卢进才语气阴寒。 “我之前做了一笔投资失败了,那些钱全赔了。”张文丽一咬牙,一股脑全说了。 “啪”,一巴掌狠狠的落在了她的脸上,“几千万全赔了!张文丽,你这个败家娘们儿,我打死你!”卢进才怒吼。 张文丽没有想到卢进才会突然动手,他们结婚这么多年,卢进才就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跟她说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瞬间把她打蒙了。 见卢进才又要动手,张文丽往后躲了躲,“卢进才,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卢进才怒急攻心。他敢把那些股份全部转让给沈君泽,就是因为他知道家里还有几千万的存款,即便是没了这些股份,短时间之内他也有办法用这些钱重新开一家公司,毕竟这些年他也是积累下一些人脉的,可是现在这笔钱没了,也就是说他最后的希望没了,这让他怎么能不怒?要是可以,他恨不得掐死眼前的这个女人。 “那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让我们家的生活更好一些,分担你的压力,谁知道会弄成这样,你冲我发什么火?”张文丽狡辩。 “你还有脸说!你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你心里没点数吗?”她不说还好,一说卢进才更怒了。 张文丽不是个有投资眼光的女人,这些年,她把持着家里的财政,把钱全部存在了银行里,就连房产都没有置下几套,除了他们现在住的这套别墅之外,也就是城西还有一套公寓,可是那个地段并不是很值钱,那套公寓即便卖了也卖不了多少。 “卢进才,你今天就是打死我那些钱也回不来了。” “那我就打死你。”卢进才随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就要砸去,背后忽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卢进才动作一顿,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儿子正站在卧室的门口看着他们,小儿子正在哇哇大哭,他神色一僵,放下烟灰缸。 张文丽见状,立刻爬起来跑过去抱住两个孩子,“别看,快进去。” 她将两个孩子推进卧室,然后将卧室门给锁了,“进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些钱赔了之后,我也不敢告诉你。”张文丽泪眼婆娑。 卢进才坐在沙发上抽烟,事情已经超出了他预期的计划。 “城西的那套公寓现在还在吗?”卢进才问道。 张文丽点点头,“在的。” “卖了,换钱。” 张文丽不敢反驳,“好,不过进才,那天公寓的地理位置并不算好,顶多值个几百万。” “你的意思是卖这套?”卢进才冷眼看着她。 张文丽讪讪,她自然不是这个意思,这套房子要是卖了,他们一家人住在哪里。 “进才,要不,你还是找份工作吧,就凭你这么多年的管理经验,肯定很多公司愿意要你的。”张文丽见他一直不说话,小声开口。 卢进才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以为工作是那么好找的吗?大公司不缺他这样的人,小公司他看不上。退一步说,就算是他愿意去小公司,人家能拿出相应的报酬吗? “将家里的存款一并给我。” 张文丽现在哪里敢说一个不字,连忙去拿银行卡,“都在这里了。” “里面多少钱?” 张文丽犹豫。 “问你话呢,里面多少钱?” “二十万。” 卢进才黑脸,“我当初真是瞎眼了才看上你这么一个败家娘们儿。”几千万的家产就给他败到只剩下二十万。 张文丽正心虚呢,哪里还敢说任何反驳的话,任由卢进才数落着。 卢进才也没心思数落她了,拿了银行卡要走,“进才,你做什么去?” 卢进才根本不理会她,径直出了门,他去找了卢雅琴。 卢雅琴看见他,没了好脸色,就连门都不让进,“你来做什么?” 卢进才一听这话,立刻黑脸,“这是你对我说话的态度?” “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你心里清楚,我现在对你的态度都已经是客气了。” “呵呵,还真是腰杆子挺直了,怎么,以为我交出了手里的股份我就拿沈君泽没有办法了?雅琴,你是不是太小看你哥哥我了。” 卢雅琴脸色一变,“你想做什么?” 卢进才笑,笑容阴沉,“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说我可以做些什么?” “大哥,君泽是你的亲外甥,你不能这样对他。”卢雅琴软了语气,低声哀求着,生怕卢进才会对沈君泽做什么。 “那我还是他亲舅舅呢,他是怎么对我的?”卢进才面容狰狞,想起沈君泽,他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个白眼儿狼。 “大哥,当初也是你先对君泽不仁的,你不能怪他呀。”卢雅琴试图帮沈君泽辩解。 卢进才冷笑,“当初我那是帮他,以他的能力,他能管理好公司?要是公司真的交到他手里早就没了,公司是靠着我才生存了下来的,懂吗?是我!可是结果他呢?他又是怎么报答我的?” “大哥,当初你对公司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你我都心知肚明。之前是君泽没有能力,而我也不想看着阿让的公司付之东流,才任由你作为。可现在君泽只是拿回属于他自己原本该有的东西而已。你又何必如此,再说了,君泽跟我说了,会保证你们的生活的。” 沈君泽跟她说过,卢进才能从监狱里出来,是因为他用手里的股份换来了的,只要以后卢进才不出幺蛾子,生活费他照给。 “所以你是要我仰人鼻息生活?天天求着沈君泽一点点怜悯与施舍?”卢进才脸色阴沉。 “君泽不会这么做的。” “哈哈,果然不愧是母子,关键时候你帮的还是你儿子。卢雅琴,你是不是忘了我还是你唯一的哥哥?” “我没忘,我若真忘了你是我哥哥,我跟君泽也不会陌生到如此,大哥,我求求你,不要再做什么事儿了,只要你安分守己,君泽不会亏待你的。”卢雅琴苦苦哀求,她是真的不想看到自己的大哥跟儿子相斗了,那简直就是在折磨她。当初她为了她大哥,儿子差点跟她断绝母子关系,现在又轮到她大哥了,她真的感觉很累。 “你若是真的不想看到我跟君泽对立,那么就帮我做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卢雅琴问道。 “帮我拿一份公司文件。” 卢雅琴皱眉,“大哥,你现在已经不是公司的人了,你要公司的文件做什么?” “现在我离开公司,手里也没有股份,你总不能让我一大家子都坐吃山空吧,我想自己开一家公司,但是前期需要人脉,那份文件是客户资料,你帮我拿来。”卢进才说出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不行,大哥,我不能这么做,这要是被君泽知道了,他还能认我这个母亲吗?”卢雅琴一口拒绝。 “你若是不帮我,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了。大不了就让沈君泽给我陪葬。” “大哥,你不要逼我。”卢雅琴害怕,她大哥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混人,那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的主。 卢进才一把捏住卢雅琴的后脖颈,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冷声说道,“是我逼你还是你们在逼我?沈君泽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将30%的股份从我的手中夺走。我除了家里那点可怜的存款什么都没有,家里还有几张嘴等着我去喂饱,我这么一把年纪了,即使出去工作,又有哪个公司要我?难道你要让我们一家子饿死吗?我没想把公司夺回来,我只是想拿走几个客户,让我们一家得以温饱而已,这个要求过分吗?卢雅琴,你给我拍着你的良心说,我对不是君泽难道还不够好吗?” 卢雅琴被他这么一顿吼,那叫一个心肝乱颤,心跳加速,就连脸上的血色都退去了两分,“大哥,君泽知道了会恨我的。” 可即便是这样,她依旧不敢真的按照卢进才说的去做。她好不容易趁着这次的事情跟沈君泽缓和了一点关系,若是真的做了,那么沈君泽这辈子就不会再理会她了。 “君泽早就恨你了,从你跟范杨宏在一起开始,他就恨你了,你还在乎多一点。”卢进才不以为意。 “可是我不能让他恨我一辈子。” “雅琴,别傻了,从你跟范杨宏在一起那一刻开始,在沈君泽的眼里你就背叛了他的父亲,他不会原谅你,你们的关系也回不到从前,他再恨你也不过就像现在这样不理你,但是你依旧可以拿到可观的生活费,过着富太太的生活。但是我就不同了,我要是没有这些客户资源,我的两个儿子,你的亲侄子是会饿死。你难道忍心看着他们那么年幼就遭受这些苦难吗?” 卢雅琴神情犹豫,卢进才见她动摇了,立刻继续说道,“雅琴,你听我说,君泽手里现在有70%的股份,没人能动摇他地位,而以他现在跟沈家的关系,他还会差这一点生意吗?雅琴,你就当是大哥求你,帮我这一次,行不行?” “公司失去这几个客户,真的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吗?”卢雅琴犹豫着问道。 卢进才眼底深处划过一抹喜意,知道她这是被自己说动了,再接再厉,“损失肯定会有,但我保证绝对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毕竟大单子我一个刚成立的小公司也吃不下,我拿走的不过是些平日里那些可有可无的小单子。” “大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以跟君泽商量一下,让他把那些小订单直接给你,这样不是更好吗?”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君泽现在对我恨得咬牙切齿,连一颗米粒都不肯给我,会给我小单子?你难道让我一大把年纪了还在外面跑业务,然后卑躬屈膝的求人给点饭吃?” “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你让我想想。” “雅琴,你好好想想这么多年我是怎么对你和君泽的?就算三年前,我的做法过激了一些,可当初若没有我给他的刺激,他能成长到现在这样?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才是对他最好的人。” 卢雅琴并没有立刻答应他,而是说道,“大哥,这件事你让我再想想,我想好了我就告诉你好吗?” “好,你可以考虑,但是我的时间不多,三天,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在公司总裁办公室办公桌右边第二个抽屉的最下面放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你若是真心想帮我,就把那个蓝色文件夹拿给我。里面都是一些公司小客户的资料。雅琴,大哥一家下半辈子的生活就全靠你了。”卢进才说完就离开了,也不等卢雅琴给他反应。 卢雅琴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范杨宏原本是睡着的,却被她硬生生地弄醒了,有些不悦的说道,“这大半夜不睡觉的,你干什么呢?” “你睡你的,我想点事儿。”卢雅琴说道。 “有什么事儿不能白天再想,晚上躺在床上烙煎饼,你是让我睡还是不让我睡?” “我不想跟你吵架,你要是嫌吵就滚去客房睡。”卢雅琴也火了,她被沈君泽与卢进才的事情弄得着急上火的,范杨宏还来找茬。 范杨宏眼神微变,脸沉了下来,“卢雅琴,你存心想跟我吵架是不是?” “我没工夫跟你吵架。今晚上你去客房睡。” “这是我的房间,我凭什么不能在这睡?” “行行行,你在这睡,我走。”卢雅琴坐了起来,直接走去了客房。 ********** 卢进才离开之后,就去了酒吧,他现在心情暴躁地很,除了借酒浇愁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他的手上只有二十万的现金,现在这个社会,二十万能做什么? 都怪张文丽这个败家娘儿们,要不是她,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现在他拿什么东山再起,就算卢雅琴将资料拿给他了,他也没有这个资本让人家相信他。 其实今天他说谎了,那份资料是公司重要客户的资料,他是打算拿到这份资料之后就将资料卖给对手公司的,他们一定会对这份资料感兴趣,这样一来,他得到了钱,也给沈君泽一个重大的打击,简直就是一箭双雕。 卢进才的酒是一杯接着一杯,越喝脑子越清醒,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心中越发不甘心。可是再不甘心,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他根本无力改变。他是想狠狠报复沈君泽,但沈君泽毕竟是沈家的人,沈家他惹不起,若是孤家寡人,那也便罢了,他即便是不要命也要先将沈君泽教训一顿再说,可家里还有三口人等着他养活呢,老婆他可以不要,两个儿子难道还能不要吗?” 想到两个儿子,卢进才站了起来,他要早点回家,今天他跟张文丽的争吵已经吓到了两个儿子,他要回去安慰安慰他们。 卢家。 张文丽等卢进才走了之后,就把两个孩子送到了自己的父母家。 两个孩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父亲,今天也是真的被卢进才吓到了,到了姥姥家之后一句话都不说,张文丽也没有多解释,就让自己的妈照顾好儿子就离开了。她还有事情要做。 卢进才刚一打开家门,就发现了不对,门口多了一双男士鞋,意识到什么,他的脸色一沉,直直的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卧室的门并没有关紧,还留着一条缝,刚刚靠近卧室就听见了里面传出来的对话声。 只听一个男人说道,“他竟然敢动手打你。” “我没事,钱没了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一时气急之下就动手打了一巴掌,没关系,不严重。”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不是张文丽是谁。 男声继续说道,“但是也不该动手打你,他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小混混而已,你能跟他是他前辈子修来的福分。” “好了别说了,我真的没事儿,你赶紧走吧,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要是让他看见了,那就完了。”张文丽很紧张,她也没想到男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跑过来,以前他们是从来不会在家里见面的。 “怕什么,你是我的女人,我凭什么走!这些年让你跟在他的身边,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尤其是看着我们的儿子一声声地叫着别人爸爸,我的心都在滴血。” 门外的卢进才听到这里,脸色已经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张文丽竟然敢给他戴绿帽子,而且听那男人的话中的意思,他们在一起时间还不短,甚至连儿子都有了。 想到很有可能自己疼爱有加的儿子根本不是自己的种,他心中的怒火就越旺。 张文丽她就是一个贱人。 卧室里,男人继续说道,“文丽,他现在已经破产了,我们走吧,那几千万足够我们一家三口过个好日子了。” “不行,现在还不能走,再等一段时间的,过一段时间我找个机会跟他离婚,离婚之后我就跟你走,儿子我带走,以后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生活。”张文丽还记得自己是卢进才的妻子,若这个时候跟着男人走了,那么后面的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可是你跟着他有什么用?以前跟着他是为了钱,这些年里陆陆续续从他的手里也得到了几千万,那些钱我都存着呢,你跟我走,我们去一个陌生的城市,买一座大房子,一家三口一起生活难道不好吗?这不是你一直期盼的吗?”男人不解。 “这确实是我期盼的生活,我等这一天也等了很多年,可是现在真的不行,只有我跟他离婚了,我们才能名正言顺地在一起,我现在要是跟你走了,那我就还是他的妻子,我就不能名正言顺的嫁给你。你再等我一段时间,一个月,最多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保证跟他离婚,然后我们就走。” “你说真的?就一个月?” “对,我保证就一个月。”张文丽保证道,她也是受够了待在卢进才的身边的日子,要不是因为卢进才有钱,还有舍不得自己的大儿子,她早就走了。 “不用一个月,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们。”阴森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卧室的门被打开,卢进才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一只手背在身后。 卧室里的两个人看见他,神情顿时一变。 张文丽脸色苍白的看着卢进才,“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么?嫌我回来的早了?也是,我就不应该回来,这样才能成全你跟这个奸夫。” “不是,进才,你听我解释,他就是普通朋友。”张文丽说道,只是这种话连她自己都不信。 “文丽,不要解释了。”男人拉住张文丽说道,随后看向卢进才,“既然你撞见了,我就直说吧,我跟文丽在一起已经很多年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跟他离婚吧。” 卢进才呵呵笑,“现在的小三都这么嚣张了吗?真爱?我让你们真爱!”他背在背后的手拿出来,手上是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 张文丽和男人见他竟然掏出了菜刀,脸色变了变。 “卢进才,你冷静,这件事你听我解释。” 卢进才笑,露出了森森白牙,“不用解释了,你们的对话我全听见了。” 菜刀举起,毫不犹豫的朝着两人砍去,男人一见,猛的将张文丽一推,结果菜刀就砍在了他的手上,他发出一声惨叫,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卢进才拔出菜刀,又朝着男人砍去,要不是男人反应快,躲了过去,这一下就要落在他的脖子上了。 见男人躲开了,卢静才挥起菜刀就朝着张文丽扑过去,张文丽下意识地一躲,可肩膀处还是挨了一刀,索性伤口并不深,只是从皮肤上划过而已。 男人从背后抱住卢进才滚到了地上,抓住他的手猛地朝床脚撞去,卢进才吃痛,菜刀脱手而飞,掉落在地板上,男人忍痛与卢进才殴打在一起。 卢进才的年纪,毕竟要比男人大得多,体力上不如男人,很快就被男人占据了上风。 男人的拳头一拳拳落在卢进才的身上,“我让你动手,我让你霸占着我女人和儿子不放,你个老匹夫,老混蛋,你活该被人戴绿帽。” 张文丽捂着肩上的伤口,眼看着卢进才已经开始翻白眼了,连忙拉住男人,“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男人回过神来,从卢进才的身上下来,气喘吁吁地看着卢进才,“文丽,赶紧打110,就说发生命案了。” 张文丽一愣,男人催促,“快点。”而卢进才已经躺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张文丽下意识地去拿座机,男人坐在床沿上,随手扯过外套包在自己的手臂上,卢进才刚才那下要是再用力点,他的骨头就要被他砍断了。 此时的张文丽和男人并没有看到,原本应该昏迷的卢进才竟然睁开了眼睛,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菜刀。 “贱人,去死吧。”卢进才怒吼,菜刀直直对着张文丽砍去。 男人最先反应过来,可是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菜刀插入了张文丽的身体,鲜血喷溅了卢进才一脸。 卢进才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张文丽,嘴角扬起一抹笑,该死的贱人,竟然敢背叛他。 事情发生之后,男人第一时间报了警,警察来的时候,卢进才没有跑,反而待在了家里等着警察上门。 张文丽已经被送到医院抢救了,具体情况还未知,男人跟着一起去的医院。 警局里,卢进才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只是问警察,“那个贱人死了吗?” 警察黑脸,“请端正你的态度,说,你为什么要杀人?” “因为她给我戴绿帽子!”卢进才神情狰狞,只要一想到这么多年他都在替别人养儿子,而他费心谋划的一切也都便宜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他就恨不得将张文丽千刀万剐。 张文丽并没有死,但也已经重伤了,卢进才一顶杀人未遂的罪名是跑不掉了。 沈君泽得到卢进才杀人的消息是在一天之后,还是从卢雅琴口中知道的,卢雅琴作为卢进才唯一的亲属,出事之后,警察自然是第一时间通知她。 卢雅琴没有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敢杀人,听到消息的时候,愣在了原地,她去警局见了卢进才,跟一天前相比,此时的卢进才就像是被抽走了灵魂,变得麻木,见到她,连丝毫的表情都没有。 “大哥,你为什么......”卢雅琴刚一开口就哽咽了,杀人未遂,不管是因为什么,这次的刑罚是免不了了。 “你现在是不是很高兴,这下终于没有人能阻拦你儿子的路了。”卢进才嘴角轻扯,冷声说道。 “大哥,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你。” “不用你假好心,你今天若是来看我的笑话呢,那么现在笑话也看够了,你可以走了。”卢进才神情冷漠,从来到警局之后,他的情绪就像是被封存了一般。 “大哥,张文丽没有死,只是重伤,你要是承认自己是过失伤人,法院一定不会重判的。”毕竟是张文丽出轨在先,卢进才喝醉了酒一时冲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谁知卢进才听了这话一直面无表情的脸瞬间变得狰狞,“什么,那个贱人竟然没有死,她为什么不死,该死的贱人。” 他的情绪瞬间变得激动,一旁的警察见状,直接带走了他,卢雅琴一时间六神无主,直接去找了沈君泽。 “君泽,你想办法帮帮你舅舅吧。”卢雅琴低声哀求。 沈君泽意外地挑眉,没想到他还在等着卢进才下一步的行动呢,这人就先一步将自己折腾进了警局,看样子没有个几年是出不来了。 “妈,按照你的说法,他不管是杀人未遂还是过失伤人都已经是证据确凿,你让我怎么帮他?我能做的也不过是帮他找个律师而已。”沈君泽神情淡淡,他对帮卢进才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君泽,我知道你恨你舅舅,妈妈也知道我这是让你为难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你舅舅以前也是真心疼爱过你的,你最后帮他一次行不行?妈妈不求他能出来,只求他能少判几年。”这是自己唯一的哥哥,卢雅琴终究是心软了。 ------题外话------ 好了,卢进才正式领饭盒了,这次他是出不来了,作不了妖了。

上一篇   526.股份转让

下一篇   528.安安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