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事了

沈清澜听江晨希讲了事情的经过,眼底有些惊讶,这样的惊变是她没有想到的。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陈家的人找上门要他负责,那么江晨希的选择呢?是像江家所说的,因为愧疚所以解除与裴一宁的婚约而与陈婉娇在一起还是坚持与裴一宁在一起? “小嫂子,我今天来就是请你来帮忙的。我想找上次给衡逸治腿伤的那个医生。” 沈清澜微微挑眉,“伊登?” “对,就是他。我想请他帮忙去看看陈婉娇,看看是否有机会将她的病治好。”陈母让江晨希负责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陈婉娇的病,若是能将她的病治好,那么陈母就不会担心陈婉娇嫁不出去,一辈子无依无靠。 “找伊登自然没问题,我可以帮你跟他说,但是晨希,你跟我说一句实话,若是陈婉娇的病治不好,你该如何?你会跟我表姐解除婚约吗?”这才是沈清澜最关心的,江晨希对这件事的态度很重要。 江晨希眸色幽深,“不会。我爱一宁,这辈子我只想跟她在一起。我感激陈婉娇为我所做的一切,对她如今的遭遇,我也感到很愧疚,若是她因此而失去了获得幸福的机会。那么我愿意以哥哥的身份照顾她一辈子,甚至以后我和一宁的孩子可以叫她妈妈,可是娶她我做不到。” 江晨希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很自私,可是感情这个东西不是可以拿来施舍的。而且他相信施舍的感情,陈婉娇自己也是不屑的。 沈清澜眼中闪过一抹满意,继续问道,“若是陈婉娇的母亲继续纠缠呢,你们又该如何?” “对婉娇的照顾,或者物质上的补偿我都能接受,但若是她的母亲提出了过分要求,那我也只能狠心拒绝。”不管陈母提出多大的补偿金额,江晨希都会答应,毕竟陈婉娇相当于是救了他和裴一宁的命,人命和陈婉娇自己的幸福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我知道了,我会帮你联系伊登,请他来帮陈婉娇看看。不过你们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伊登的医术虽然好,可毕竟不是神仙,若是……” “小嫂子,我明白,我只是想请伊登医生帮忙看看,若是真的不行,我也不会强求。” “我现在给伊登打电话。”沈清澜说道,拿出手机给伊登打电话,却提示并不在服务区,她眉头轻皱,又打给了安德烈。 安德烈倒是接了。 “伊登人呢?”沈清澜直截了当的问道。 “伊登他又出去了,这次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说是要研究什么什么植物,名字我也没记住,安,你找他有急事吗?” “我确实找他有事儿,他有说过什么时候回来吗?” “这个倒是没说,不过时间估计挺长的,他已经走了有一个多月了。”安德烈说道。 茜丝莉早已醒了,伊登给她检查过,确认她没有问题了,就出门去了,这几年因为茜丝莉与金恩熙的关系,伊登一直没有去搞他心爱的研究,把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二人身上,现在他们两个没事了,他便继续去研究他所热爱的医学了。 闻言,沈清澜一脸的失望,伊登是个医学狂人,一旦专注于他的医学研究,一两个月不见人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若是伊登回来了,你让他给我回个电话,或者直接来京城找我,我需要他的帮助。” 安德烈闻言,脸色微变,“安,是你出了什么事情吗?” “不是我,是一个朋友出了一点事情。”沈清澜说道,没有多解释,挂了电话。 江晨希已经听到了她的对话,看向她,“小嫂子,伊登医生人不在吗?” 沈清澜点点头,“他出去了,归期不定,不过我可以帮你找另一个人帮忙。”说着她又拨出了一串号码,这串号码还是安安给她的。 “小七。”艾伦嘶哑难听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沈清澜沉默了几秒,缓声开口,“艾伦,我想请彼得帮我一个忙,帮我医治一个人。” “好,我下午就让他过去找你。”艾伦答应的毫不犹豫,甚至都没有问她要救的是什么人 闻言,沈清澜微微抿唇,“艾伦,谢谢!” “小七,你永远不必对我说谢谢。”艾伦轻笑着说道,语气温柔。 挂了电话,江晨希问道,“小嫂子,这个彼得是什么人?” “彼得是一个医术不输于伊登的医生,现在暂时找不到伊登,先让彼得过来看看吧。” “多谢小嫂子。” “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不必说两家话。”沈清澜淡淡开口,“你去医院看过陈婉娇吗?” 江晨希摇头,这几天他跟裴一宁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与顾佳佳的官司身上,这次他一定要把顾佳佳送进监狱,并且请求法官重判。 提到顾佳佳,沈清澜皱眉,这个女人心思太过歹毒,送进去也好,“需要我帮忙吗?”沈清澜这话中的意思,二人心知肚明。 江晨希摇头,“小嫂子,这件事情我能搞定。”这方面他认识的人也不少。 “那最好,若是需要帮忙的,随时开口。” “肯定不会跟你客气。”江晨希说道,又跟沈清澜说了几句,随即离开了傅家,既然已经找到了人,那么他就将手头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去医院,陈婉娇因他而伤,他总是不露面算是怎么回事儿。 彼得是跟艾伦一起来的。原本艾伦是不打算过来的,但是却被彼得强行拉了过来,按照他的说法就是,这么好的一次见沈清澜的机会,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彼得直接去了医院,沈清澜得知二人来了,也打算去医院,却被安安给缠住了,“妈妈,你去哪里?” “妈妈去医院看一个朋友。” “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你不能去,你要待在家里。” 安安皱眉,不太乐意,“可是妈妈,我想去。” “为什么?” “我想见艾伦叔叔。”安安实话实说,沈清澜上午打电话的时候安安已经听见了,“妈妈,那艾伦叔叔来了吗?” “不是他,是跟他在一起的彼得叔叔要来。” “那艾伦叔叔一定也来了,妈妈,你带起一起去吧,我想见艾伦叔叔了。” “可以。”沈清澜想了想,答应了。安安顿时就高兴了。 沈清澜带着安安到医院的时候,彼得正在病房里给陈婉娇检查身体,而艾伦则是在走廊里等着他。 安安看见艾伦,顿时就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腿,“艾伦叔叔。” 艾伦没有想到沈清澜竟然把安安也给带来了,微微一笑,伸手摸着安安的脑袋,“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叔叔要过来,所以就让妈妈带我一起来了,叔叔,你想我了吗?”安安笑眯眯。 艾伦眼神温柔,点点头,“嗯,想了。” 安安眉开眼笑,“我也想叔叔了,叔叔,这次你去我家做客吧。我让刘奶奶给你做蛋糕吃。”他还心心念念着邀请艾伦去家里做客的事情。 艾伦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看向了沈清澜,“小七,彼得正在里面给那位小姐看病。” 沈清澜点点头,看了一眼站在艾伦身后类似保镖的人,开口说道,“谢谢。不过安安先拜托你照顾一会儿,我进去了解一下情况。” 艾伦知道她这是故意给他与安安相处的机会,笑着点头,“去吧。” “叔叔,你为什么叫我妈妈小七呀?我妈妈名字叫沈清澜。”安安一脸好奇的看着艾伦。 艾伦微微一笑,“小七也是你妈妈的名字,就跟你叫安安是一样的。”他已经习惯了称呼沈清澜为小七,并不想改,也或许是在心里自欺欺人地觉得,这样叫沈清澜,就像她依旧在他的身边一般。 安安立刻就懂了,“啊,原来小七是我是我妈妈的小名呀。” 艾伦微微一笑。 安安低头扒拉着自己的小书包,翻了半天,从书包底下掏出了一颗棒棒糖,“叔叔,这是我爸爸给我买的,可好吃了,给你吃。” 艾伦活了半辈子,从来没有吃过棒棒糖,即便是他小时候也未曾尝过棒棒糖的滋味,他伸手接过,拿在手里仔细打量着。 “叔叔,这个棒棒糖可好吃了,我求了爸爸好半天他才答应给我买的,现在送给你。” 平日里,沈清澜与傅衡逸并不会给安安吃很多零食,他零食的量都是被严格控制着的,尤其是糖果。就连这颗棒棒糖,都是安安求了傅衡逸好久,傅衡逸才答应给他买了,买完之后,安安却舍不得吃,一直放在包包里,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眼,今天竟然舍得给艾伦吃,可想而知他对爱人的喜欢。 艾伦拨开糖纸,见安安眼巴巴的看着他,还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笑了笑,将糖递到安安的嘴边,“吃吧。” 安安却摇摇头,“叔叔,这是我给你吃的。” “叔叔是大人了,已经不吃糖了,你吃吧。”安安的小模样实在是可爱得紧。 安安犹豫了一下,小声开口,“那叔叔我就尝一小口,然后就给你吃好不好?” 艾伦点点头,安安伸出小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微微眯了眯眼睛,咋吧咋吧嘴,“叔叔很甜很好吃,你尝尝。”他将棒棒糖推到艾伦的嘴边,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艾伦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那我真吃了?” 安安使劲点着脑袋,“吃吧,下次我让爸爸多给我买一颗,送给你。” 艾伦将糖果塞进嘴里,棒棒糖是水果味的。在舌尖蔓延开的甜味其实甜得让他有些发腻,他并不喜欢。不过安安的眼睛黑黑亮亮的,带着欢喜,却瞬间让他觉得其实嘴里的这颗糖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叔叔,好吃吗?” 艾伦点点头,“很好吃。” 安安眼睛一亮,“我就知道叔叔会喜欢的。” 走廊里,艾伦于安安相处十分温馨,可是病房里的气氛却有些凝重。 江晨希到医院的时候,陈母是拒绝他进去的。毕竟在江家的时候,江晨希拒绝了她的要求,而钟磊又来医院看过陈婉娇,二人似乎并没有分手的意思。 不过在听到江晨希说,他找了一个很好的医生来给陈婉娇治病,陈母到底没舍得拒绝。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陈婉娇的身体。 彼得先看了看陈婉娇的病历,随后又对她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神情渐渐凝重,其他人看得心里一个咯噔。 在场的最轻松的或许就是陈婉娇本人了,见彼得良久不语,陈婉娇微微一笑,温声开口,“这位医生,我的身体具体什么情况,你就实话实说吧,我们都有心理准备的。”再差也不过就是这样了。 彼得扫了她一眼,摸着下巴,“你这个病确实很棘手,你的子宫受到了严重撞击,受损挺严重。短时间内想生孩子,希望不大。” 谁知他话音刚落,陈母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脸的激动,“医生,你刚才的意思是婉娇她还是有可能治好的,是吗?”彼得刚才说的是短时间内不可能,并不是一辈子不可能。 彼得微微挑眉,看了一眼被陈母抓住的手,眼底深处闪过一抹不悦,他不喜欢与陌生人有身体接触。 陈母没有察觉到他眼底的不悦,只是定定地看着他,“医生,我女儿的病能治好吗?” 彼得不着痕迹地将手抽出来,淡淡开口,“就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想要怀孕难上加难。不过也不是像这家医院的医生说的那样完全不可能,经过三五年的调理,或许几年之后,她还能怀上孩子。” 陈母的眼睛顿时亮了一声,“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若不相信我,那可以找别人来看。”彼得有些不悦,他最不喜欢其他人质疑他引以为傲的医术。 陈母大概也察觉了自己此话说的不妥,连声说道,“是我不会说话,您别介意,我就是太担心我女儿了。若是您能治好我的女儿,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陈婉娇原本已经做好了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当母亲的心理准备,现在却突然有人跑来告诉她说,他其实还是有希望做母亲的,一脸呆愣地看着彼得,唇角轻轻颤动着,却激动得说不出话。 “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她的身体损伤太厉害。我说的是调养三五年,才有可能有怀孕的希望,并不是一定能生。”彼得强调。话他要说清楚了,要不然到时候若是陈婉娇的身体依旧生不了,可别怪在他的头上。 陈母连连点头,“嗯,我们知道,我们也理解。知道还有希望就是最大的好消息了,我们哪里还敢奢求其他的。”这家医院的医生已经给陈婉娇判了死刑,现在彼得给了她一个新的判决,这怎能不让她高兴呢。 “在调养的过程中,也需要特别注意。她的身体说得难听点,现在就是个破碎的玻璃瓶子,你想要把一个碎玻璃瓶子给重新拼好。这是一件非常需要耐心的事情,所以在调养的过程中,必须非常的小心和注意。而想要恢复也必须要吃一些苦头。” “医生,我并不怕吃苦。”陈婉娇立刻说道,只要能让她成为一个完整的女人,一点苦头算的了什么。她的小脸依旧苍白,但神色却坚定。 “医生,您说的道理我们都懂,吃苦我们也不怕,只是在调理的过程中需要注意些什么?您仔细跟我们讲讲。”陈母也附和道。要是陈婉娇真的可以恢复,那么她跟钟磊的婚事就还有希望。 彼得将一些注意事项以及要点一一说了,陈母怕记不住,特意拿了一个本子记在上面。 陈母看向沈沈清澜,“沈小姐,谢谢你帮我们婉娇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医生。”虽然沈清澜是为了江晨希才这么做的,但的的确确是帮到了女儿,这一声谢谢是必须的。 而且这个医生的医术明显比她认识的医生都要好。昨天晚上她已经将陈婉娇的病例拿给了她认识的这方面的专家看过,专家都说没有办法。原本陈母都已经绝望了,现在有了新的希望,不管这个希望是谁给的,又是因为什么而给的,她都应该感激。 沈清澜神色淡淡,“不必如此,陈小姐是我十分欣赏的人,能帮她那么自然是要帮的。”她毫不掩饰自己对陈婉娇的欣赏,她对于爱情的态度,确实令人钦佩。她真正做到了什么叫一心付出,不求回报。 沈清澜自认,就算是她站在陈婉娇的角度,也未必能做的比她更好。 “彼得,你能在这里留多久?”沈清澜看向彼得。 “可以留一段时间,等她身体情况好一点我才能给她进行调理。”彼得说道,目前阶段陈婉娇还是要以养伤为主。 “那你和艾伦先住在我在市区的一套空置的公寓吧。” 彼得没有拒绝,既然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那么住宿问题肯定是要解决的,住在酒店哪里有住在沈清澜的房子里好,这样他也可以给艾伦创造见沈清澜的机会不是。 后来,彼得才知道自己是想多了,那套公寓真的就是沈清澜空置在那里的,平日里几乎都不去。 陈婉娇的问题解决了,彼得也没有再留在这里,而是跟艾伦去了沈清澜所说的公寓,这套公寓平日里沈清澜都会让人来定期打扫,可以直接入住。 “艾伦,我觉得你该感激我。”坐在公寓的客厅沙发上,彼得一脸得意地说道,“我给你创造了见沈清澜的机会啊。” 艾伦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操控着轮椅去了主卧,彼得摸摸下巴,怎么看上去这位好像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难道他对沈清澜的感情变淡了?很快他就摇摇头,算了吧,沈清澜是艾伦的执念,要是这么容易就变淡了,那就不是艾伦了。 ** 钟磊再次来到医院是三天之后,他与陈婉娇约定好的时间,原本那天他来了医院,陈母的心已经放下了,可是见他这两天又不见了踪影,心又再次提了起来。 “钟磊,你来了啊,快坐快坐,我给你倒杯水。”见到钟磊,陈母很热情,陈婉娇的身体有了康复的可能,她现在最大的担心就剩下钟磊和陈婉娇的婚事了。 她对钟磊是真的很满意,可要是钟磊跟陈婉娇不能走到一起,那么也会是一件令人十分遗憾的事情。 “阿姨,您不用忙活了,我就是来看看婉娇的。”钟磊笑着说道。 “妈,我想吃胜利街的小杨煎包了,能不能帮我去买一份?”陈婉娇对母亲说道。 陈母知道这俩人是有事情要谈,点点头,“行,那现在给你去买。钟磊,你想吃什么?我顺便帮你去买回来。” 钟磊摆手,“阿姨不用了,我是吃过饭才来的。” “那行吧,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后半句是对陈婉娇说的。陈婉娇点点头。 等到陈母走了,陈婉娇才看向钟磊,“坐吧。” 钟磊在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看着陈婉娇,她脸上的血色恢复了一些,虽然依旧苍白,却没有了前几天那样的近乎透明的感觉,微微放心,“这几天身体好些了吗?” 陈婉娇微微一笑,点头,“好多了。” 二人相顾无言。 “婉娇我那天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钟磊打破沉默,温声问道。 陈婉娇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钟磊,你不介意吗?” “什么?”钟磊下意识的问道。 “这次的事情你不介意吗?”她想,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应该都不会不介意吧。 “你要听实话吗?”钟磊问她。陈婉娇点点头。 “实话就是,我介意但能原谅。婉娇,我不是圣人,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所以在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我对你是失望的,也曾动摇过。不过选择原谅你,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就像我那天说的,遇上一个自己爱的人并不容易。所以我想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钟磊,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陈婉娇的声音很轻,语气中饱含愧疚。 钟磊微微一笑,“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他的神情平静,看着陈婉娇的眼神却透着温柔,“婉娇,其实你很好,比你自己所想的更好。你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我相信你拿得起,必然也放得下。你所需要的,不过是时间而已。这段时间我给得起。” 陈婉娇的眼眶微红,喉咙口堵的难受,“钟磊,若是我一开始遇上的就是你该多好。”若是一开始遇上的就是钟磊,也许他们现在会很幸福。 钟磊笑了,握住她的手,“现在也不迟啊。”另一只手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傻姑娘,哭什么?” “只是觉得对不起你。” “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而我的付出也不是不求回报的。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从今以后,你要跟我好好过日子,一心一意的对我,你能做到吗?” 陈婉娇定定的看着钟磊的眼睛,郑重点头,“我能做到。” “那便足够了。”他柔声说道,将陈婉娇轻轻地拥到怀里。 “婉娇,谢谢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也谢谢我自己,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他轻声说道。 陈婉娇伸手回抱着钟磊,她想,她终究是幸运的,遇上了这样一个倾心待她的人,那么她还有什么理由退缩呢?钟磊呀,谢谢你。陈婉娇在心中轻声说道。 陈婉娇将彼得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钟磊。 钟磊闻言,笑了笑,不在意的说道,“孩子的事情我们不强求。” 陈婉娇看着钟磊,“你是安慰我,还是真的不喜欢孩子?” “我对孩子并不感冒,这话不是安慰你的。不过,若是以后你真的想生孩子,并且也有了的话,那么我愿意努力去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那叔叔阿姨那里……”陈婉娇犹豫着说道。 钟磊的父母并不知道她出了车祸住院了,想必是钟磊故意隐瞒的。 “我父母那里有我,你不必担心,他们知道我对孩子的态度,所以即便是我俩结婚之后,他们也并不会拿这件事为难你,若是我父母在你的耳边说了什么,你就将所有的事情往我的身上推。实在不行,你就说是我的身体有问题,不能生。” 钟磊已经帮陈婉娇想好了后路,而且这三天他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他跟父母深谈了一次,关于孩子,直接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索性钟磊的父母是开明的,虽然并不支持儿子的做法,但却也理解。 此时的陈婉娇并不知道钟磊在背后为她所做的事情,只是听到钟磊的话,心下感动。心中也越发坚定了要好好配合彼得的治疗,努力让自己恢复健康。 不能生和不愿意生是两码事。她希望自己能在钟磊想做父亲的时候,可以给他生一个孩子。 陈母买完煎包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在病房里看见钟磊,她的眼神微变,看向陈婉娇,“钟磊呢?” 陈婉娇看着母亲紧张的模样,心下微酸,笑着开口,“他去帮我买水果了。” 闻言,陈母松了一口气,“你们谈好了?” 陈婉娇点点头,“妈,我跟钟磊的婚期不变。” 陈母听了这话,眼睛顿时就亮了,“你说真的?你跟钟磊没有分手?” 陈婉娇着点头,“是的。妈,我运气很好,遇上了一个值得我托付终身的男人。” “好好好。”陈母连声说了三个好字,眼眶微湿,“这样妈妈就放心了,婉娇啊,以后你对钟磊要好一点。” “我知道。”即便是她母亲不说,她也决定了,以后一定会对钟磊很好很好,倾尽所能的好,来回报他对自己的这一份呵护与爱。 “妈,我跟钟磊已经没事了,你就不要为难江家了。”陈婉娇轻声开口。 陈母眼神微变,“婉娇,你是不是对江晨希还……” “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这话不是为了江晨希,而是为了我自己和钟磊。”陈婉娇无奈,“这件事情发生之后,钟磊并没有因此而离开我,而是选择了包容我。我不想在跟江家有任何的纠缠,而让他心里不快。” 陈母一想也是,“是妈妈想岔了,对对对,要跟江家撇清关系。” 陈母原本就是为了女儿的下半辈子的幸福才去纠缠江家,让江晨希负责。既然钟磊愿意继续跟女儿在一起,而女儿的身体也有了康复的希望,那么继续纠缠江晨希对女儿也没有好处,陈母自然不会再抓着他不放。 “行了,这件事妈妈心里有数了,改天我就去江家把话说清楚了。不过这次还是多亏了沈小姐。”要不是沈清澜找来了彼得医生,恐怕陈婉娇的身体也没有那么快看到希望。 “沈小姐人确实很好,等我出院了,我请她吃顿饭,好好感谢她。” “要的,还有彼得医生,他们都要感谢。不过江家的事情我看也不用改天了,我现在就去江家把话说清楚。”陈母是个急性子,想到就要去做。 陈婉娇也没有阻拦,只是说道,“妈,你说话尽量客气点。” 陈母点点头,“妈妈知道,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难道在你眼里妈妈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 陈婉娇温柔的笑笑,“我妈妈自然不是。” ** 江家,江父江母和江晨希坐在客厅里,也正在谈着陈婉娇的事情, “晨希,关于你陈阿姨那天说的那件事你是怎么想的?”江母问儿子。 “妈,那天我说的话就是我的态度。我会找全世界最好的医生给婉娇治病,甚至照顾她一辈子,但是娶她我做不到。” 江母叹气,“你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明明你跟一宁都要结婚了。” “妈,这件事你跟爸就不用管了,我会解决的。”江晨希安慰母亲,这几日父母都是愁容满面的,他看着也很不好受。 “解决?你拿什么解决!”江父沉着脸。 “老江,有话好好说,别老发火。”江母说了一句,看向儿子,“晨希呀,有些话妈妈知道现在不该说,但是我也不得不说一句,这件事是我们江家亏欠了婉娇,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都是应该的,我们要尽量满足,至于你跟一宁的婚事,我看还是先延期吧。” 江晨希眼神微变,“妈。” “你别误会妈妈的意思,妈不是让你跟一宁解除婚约,而是让你们先将婚期延后,等婉娇出院了,身体好一些再来商量这件事,现在婉娇躺在医院里,你们却要举行婚礼,这让外人看到了该怎么想?”这件事也是江母和丈夫商量过的,既然娶婉娇是不可能了,那么其他方面还是尽量多考虑一下陈婉娇的感受。 江晨希沉默了片刻,缓声开口,“妈,这件事你让我好好想想。” “你也回去跟一宁商量一下,让她不要误会,妈不是阻拦你们的意思,我也知道这件事让一宁受委屈了。” “我知道,这件事我会和一宁好好商量一下。”江晨希说道。只是依照他对裴一宁的了解,这件事她是一定会同意的。 正在这时,门铃响,陈母来了。 “老张。你过来了,快坐。”江母开口打招呼,陈母本姓张。 “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们谈谈婉娇的事情。”陈母开门见山。 江父江母对视了一眼,江母开口,“你先坐,这件事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不用了,我说几句就走。沈小姐帮婉娇找了一个好医生,会医治婉娇的病,而婉娇和钟磊的婚事也没有因此泡汤,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之前让江晨希负责的话当我没说过。以后我只希望我们两家可以老死不相往来。” “老张……” “你若是想说道歉的话就不必了,一句对不起也抹不去我女儿遭受的罪,赔偿我也不问你们要了,但是医疗费必须你们出。”虽然他们家也出得起这些医疗费,但是也不能什么都不让江家做。 “这是应该的。”江母应道,就算是陈母不说,医疗费他们也会出的。 “那就这样吧,话说清楚了我就先走了。”陈母要走,江母叫住她,“老张,无论你们要多少赔偿我们家都没有意见。” “我刚才说了,赔偿就算了,以前毕竟也是朋友,对了,我女儿的婚礼我就不邀请你们了,你家的婚礼我们家也不会参加。” 陈母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江家三人坐在客厅里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 最终还是江父先开口,“既然陈家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吧。”他站起来,背着手走进卧室,只是脊背却微微弯了。 江母深深叹气,“晨希啊,你跟一宁……” “妈,我知道,明天我亲自跟一宁说。”江晨希心里很难受,这件事中最无辜的人其实是一宁。 只是不等江晨希去找裴一宁,就先接到了陈婉娇的电话。 ------题外话------ 明天一宁和晨希的婚礼会按时举行,俩人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 向书城的读者们推荐一本朋友的文。《军婚燃情:萌宝,神助攻!》/水澜安。蔺爷傲娇一时爽,N年追妻火葬场!论媳妇儿丢了怎么办?当然是——找回来,丢床上,深入宠!

下一篇   524.夺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