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安安不见了

沈清澜和裴一宁在商场里逛了好半天,这才选到满意的桌布。刚走出商场,沈清澜的电话就响了,是安安的班主任小谢老师打来的。 “你好小谢老师。”沈清澜声音温和。 “傅太太。”小谢老师的声音里透着着急。 沈清澜皱眉,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小谢老师,你怎么了?” “傅太太,安安不见了。”小谢老师的声音里已然带上了哭腔。 沈清澜神情一变,“你说什么,安安不见了,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们在野生动物园。” “我现在立刻赶过来。” 裴一宁已经听到了沈清澜的话,现在又见沈清澜的焦急的神情,立刻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清澜,我跟你一起去。” 一路上,沈清澜连闯了好几个红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野生动物园,小谢老师正在门口等着她呢。 “小谢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清澜刚一下车就问道。 小谢老师眼眶通红,显然是刚哭过,“傅太太,安安不见了,他刚刚说想上厕所,我就在外面等着他,但是我等了好一会儿不见他出来就进去找他,可是人却不见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沈清澜的脸色很难看,“整个动物园都找了吗?” “所有的老师都去找了,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也在找,可是都没有找到。” 在给沈清澜打电话之前,小谢老师在发现安安不见了的第一时间里就找人了,还广播找人过,但是没有找到,最后是实在没办法了才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清澜,先去看监控。”裴一宁说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沈清澜二话不说就往动物园的监控室走去,但是工作人员却不让她看,“这位太太,我知道你丢失孩子的着急心情,但是监控不是谁可以看就能看的,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那我们的工作还怎么做?” 沈清澜眸色微冷,二话不说直接将电话打到了动物园园长的办公室,直接就讲明了身份,园长很快出现在监控室里,“傅太太,没想到竟然在我们的动物园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抱歉。”刚一见面,园长就先道歉。 “园长,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重要的是先帮我找到孩子。”沈清澜打断了他的话,她现在没有心情听这些废话。 “是是是,先找到孩子要紧。”园长连连应声,瞪着监控室里的保安,“还不将监控调出来。” 保安没想到自己拒绝竟然会引来园长,心里正在打鼓呢,听到园长的话,下意识地就照做了。 沈清澜仔细看着监控录像,就像小谢老师说的,安安进去厕所之后就没有出来。 “动物园大门口的监控呢,调出来。”沈清澜冷声说道。 “清澜,没人。”裴一宁脸色难看地说道,“难道安安还在动物园里?” 动物园园长听了这话,立刻说道,“快,快去找人,就算是将动物园翻过来也要找到孩子。”心中也在暗叹自己倒霉,你说丢了谁不好,偏偏是傅家的太子爷,这位可是金贵的主儿。 此时动物园园长只希望安安是贪玩,自己走丢了,现在人还在动物园里,不然要是真的是发生了被拐的事情,那么就算是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傅家交代了。 幼儿园园长比动物园园长更加着急,毕竟是他们组织孩子们来参观动物园人才会丢的。 “他才几岁,你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厕所呢?”幼儿园园长狠狠数落着小谢老师,小谢老师低头抹着眼泪,“当时又另一个小朋友也要去厕所,又是小姑娘,我就先带小姑娘去厕所了,安安平时在幼儿园都是自己上厕所的,我就让他自己去了,哪里想到人就这么没了。”小谢老师心里也很委屈,这件事真的不是她的错,她也不是故意的,但是也知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不管这次安安能不能找到,她这份工作是肯定保不住了。 “还站这里做什么,赶紧去找人啊,光哭有用吗?”院长看着小谢老师哭哭啼啼的样子,心中气怒,给他捅了这么大的一个篓子,竟然还有脸哭。 小谢老师身子轻轻一颤,赶紧去找安安,沈清澜还在监控室里查看监控,大门口没有,那就查看后门,还有四周围的监控。 现在距离安安丢失已经过去了三四个小时,幼儿园的监控录下的画面太多,根本不是一下子就可以看完的,沈清澜脸色沉静,一直盯着监控画面,就连眼睛都不曾眨过,明明眼睛已经很酸涩,却依旧在坚持着。 从知道这个消息开始,她就一直是这样的冷静的模样,可是掌心里的汗却越来越多,她的心中仿佛有一座火山在涌动,随时都会喷发。 裴一宁已经随着大家去找安安了,动物园的广播也在循环播放着寻找安安的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沈清澜的额头已经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眼底的焦灼之色越来越浓,手机响了,是傅老爷子打来的,沈清澜缓和了一下情绪,这才接了起来,“爷爷……我待着安安在外买吃饭,嗯,你先吃吧,等下我带安安出去逛逛,晚点回来,好,不用等我们。” 挂了电话,沈清澜继续盯着监控视频,她有种很强烈的感觉,安安已经不在动物园了,她现在需要找到安安被人带走的方向,不然她就连追踪都没有方向。 救人的最佳时间是48小时之内,要是这个时间段内没有找到人,沈清澜不敢想象安安会经历什么。她的瞳孔颜色越来越深,隐藏在心底深处的戾气在冒头,大门没有,后门,北面没有,东面也没有,没有,没有,统统没有…… 沈清澜,你不能慌乱,你必须冷静下来,安安还在等着你,你若是慌乱了,安安怎么办,你是一个母亲,你必须冷静。 她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 “清澜,动物园里几乎找遍了,都没有安安的身影。”裴一宁着急地说道,她的身边跟着静静妈,有孩子丢了,幼儿园的活动自然不能继续,园长通知了家长来接孩子,静静妈听说丢失的是安安,主动加入了找人的队伍当中。 沈清澜仿佛没有听见裴一宁的话,眼睛盯在屏幕上一动不动,忽然,她的眸光一凝,“等等,这边倒回去五秒。”沈清澜指着其中一个监控画面说道。 画面倒退,定格在动物园西面的一个监控上,这里是东北虎居住的地方,从监控视屏上可以看到,一个两个男人抱着一个孩子穿越了虎园,从围墙上翻了出去,看孩子的状态似乎是睡着了,两人用衣服包住了孩子的脸,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沈清澜却一眼认出了安安的鞋子,那双鞋子是傅衡逸特意给儿子定制的,全球只有这一双,是安安的生日礼物,安安今天特意要求穿的这双,沈清澜决定不会认错。 沈清澜一把推开了坐在椅子上的保安,自己操作着电脑,电脑屏幕上瞬间一片漆黑,随之出现的是一串串令人看不懂的代码,再然后,各个监控视频上出现的不再是动物园内的场景,而是从动物园西面虎园出去之后周围的监控录像。 “清澜,他们上了这辆黑色的轿车。”裴一宁指着西面拐角处的车子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锁定在那辆车子身上,给傅衡逸打电话,傅衡逸刚刚回到宿舍,还没来得及脱下衣服,就接到了沈清澜的电话。 “什么,我知道了,我现在立刻让人拦截那辆车,你先别急,我现在立刻就回来。”傅衡逸二话不说挂了电话,随之拨出一串号码,“西北方向,黑色大众,车牌号XXXXX,立刻拦截,车上的人带走了我的儿子,对,三岁。” 傅衡逸的脸色阴沉,一路上几乎将车子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方向就是西北。 “清澜,你给我报告车子的动向,我现在在路上。”傅衡逸沉声说道。 沈清澜现在也不在电脑前,她也正在赶往救人的路上,现在时间就是金钱,早一分钟找到安安,安安就能早一分脱险,沈清澜无法确定这两人是单纯的人贩子呢,还是这背后根本就是一个阴谋,她不由地想起了小时候被拐的经历,眼底眸色越发幽深可怕。 现在谁要是与沈清澜的目光相对,那么势必会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地狱。 “傅衡逸,我现在在路上。”沈清澜沉声说道,在出发之前,她已经给金恩熙打了电话,让她来监控那辆车子,她将金恩熙跟她说的转告给傅衡逸。 “傅衡逸,他们在京郊分成了四路,有人接应他们,想必是有组织的,你的人往东面和南面,我往北面,你往西面。” “好,你自己一个人要小心,有事情及时联系我哦。”傅衡逸沉声说到,随后他就接到了金恩熙的电话,报告了四辆车的位置与特征。不过因为不是一路上都有监控,所以金恩熙并不是时时都能监控到几辆车的踪迹,只能隔一段时间就给他们报告一下位置。 加上无法确定安安在哪辆车上,沈清澜他们只能四个方向都不放过。这样的追踪无异于大海捞针。 傅衡逸打了好几个电话,让人沿路设卡拦截可以车辆,所以尽管可疑车辆比他们先出发很多,沈清澜和傅衡逸最终还是追上了,只是遗憾的是,四辆车上都没有安安。 “说,被你们抱走的那个孩子呢?”沈清澜捏着司机胸前的衣服冷声说道。 司机一脸恐惧的看着沈清澜,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子,刚才竟然在那么快的速度下就直直撞了过来,“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什么孩子,没有孩子。”司机不承认 沈清澜眸底冰寒,定定的看着他,“今天下午3点10分,你们从京城动物园抱走了一个三岁的男孩,脚上穿着一双蓝色的鞋子,现在孩子人呢?” 司机心里咯噔一声,没想到竟然还真的是来找那个孩子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这么快就追上他们?司机的心里充满了疑惑,面上却不露声色,“我不懂你说什么?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要追着我,而且还开车撞我,我告诉你,你这样我是可以告你谋杀的。” 沈清澜不理会司机的虚张声势,一把将司机从车上拖下来,抬起一脚就踢在了司机的胸口上,司机疼的闷哼了一声。 她却没有就此放过他,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上,踩得司机当场脸色煞白,“说孩子呢?” 司机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碎了,连连咳嗽,“孩子,孩子不在我这儿。” “说,孩子在哪里?” “西面……他们往西面走了。”司机不敢跟这个女煞神说谎,他怕再不说就没有机会说了,这个女人明显是一个练家子,他一个大男人在她的手里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也不知道这次他们抱走的孩子是个什么身份。 西面正是傅衡逸追过去的方向,沈清澜给傅衡逸打了电话,傅衡逸也正打算给她打电话呢,“清澜,安安跑了电话。” 刚一接通,傅衡逸就开口说道,沈清澜眸光一凝,“什么意思?” “他们中途休息,安安趁机跑了。” 沈清澜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生这样的转折转折,“能确定安安的方向吗?” “暂时无法确定。”傅衡逸沉声说道,“我已经联系了当地的警局,他们会全力帮我们找孩子,你现在先过来跟我会合。”人不不在人贩子手里,而且已经确定了走失的范围,沈清澜再留在这里也没有用了。 沈清澜应了一声临走前将司机五花大绑扔在了路边,随后给公安局打了一个电话,报告了司机的位置。 她赶到临市警察局的时候,傅衡逸就站在门口等着她,“傅衡逸,有安安的消息了吗?”刚一见面,沈清澜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傅衡逸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你别慌。我怕已经让人去附近找了,他那么小,不会走远,估计是找个地方躲起来了,很快就会找到他的。”到底是男人,傅衡逸比沈清澜要冷静多了,尽管此时他的心里也是万分着急,但是站在沈清澜的面前,他必须保持冷静,这种时候,他是沈清澜的依靠。 沈清澜能不着急吗,安安才三岁,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能去哪儿?可是心中也明白,现在着急对找到孩子没有丝毫的帮助,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傅衡逸叫来的人还在追踪剩下的人贩子的踪迹,他也没有叫他们回来,有了临市当地警方的配合,寻找的人手也足够了。 安安逃跑的地方是在临市的郊区的镇子上,当时带着安安的那个人贩子想下车去吃个饭,顺便方便一下,就把安安一个人锁在了车子了,回来安安就不见了,人贩子谎称自己丢了儿子,一路找人,结果就被傅衡逸给追上了。 这个镇子是临市管辖下的最大的镇子,赶得上一个小城市了,而且因为地处交通要塞,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很难说安安从人贩子手中逃出来之后是否还被其他人带走了。 安安才只有三岁,长得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要是万一有人看见起了歹心,那么就真的是刚出虎口又如狼窝了。 现在天都黑了,傅老爷子再次打了电话,这次是傅衡逸接的,“爷爷,嗯,清澜和安安和我在一起,我想安安了,就让清澜将安安带来住两天,过两天回去。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没事儿。” 安抚了老爷子,傅衡逸看向了沉默不语的沈清澜,“清澜,不要担心,我一定会找到安安的。” 沈清澜盯着地面,他们刚从外面回来,“傅衡逸,我害怕。”她轻声说道,她自己经历过那些可怕的事情,所以平日里带孩子都是小心又小心,要是出门去,绝对不会让安安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没想到会在这次幼儿园里组织的集体活动上出事了。 傅衡逸当然知道她在害怕什么,握住她的手,“清澜,安安是个聪明的孩子,尽管年纪小,但是懂得保护自己,肯定不会有事的,你看,他不是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了吗?” 傅衡逸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其实也没底,安安毕竟才三岁,能从人贩子手里逃出来,只因为人贩子根本没想到一个三岁的孩子竟然能从车里逃出来,等等,傅衡逸的眸光一顿,他们刚刚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 安安到底是怎么从一个被锁的车里逃出来的?难道是人贩子没将钥匙拔走?傅衡逸放开沈清澜,径直走向人贩子,人贩子此时鼻青脸肿,显然是被傅衡逸给打的,看见傅衡逸过来,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你离开的时候,车门是锁死的吗?钥匙在车里还是在你的手上?” “在…。在我的手上。”人贩子抖抖索索地说道,他已经被傅衡逸给打怕了,被傅衡逸追上时候,他都怀疑自己会被此人活活打死。 傅衡逸的眸光彻底阴沉了下来,沈清澜从傅衡逸问出问题的那刻开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确实,这个细节被他们给忽略了。 原先他们一直以为安安是自己从车里逃出去的,但是想想看,一个三岁的孩子,有能力打开车门吗?要是换做是沈清澜或者是傅衡逸,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可是换做是安安,就算他再聪明,也不可能做到。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一眼,两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安安不可能自己从车里出来,那么也就是说,只能是别人将他从车里抱出来的,然后又被人带走了。 这个人明显不是人贩子的同伙,那么,是好心的路人,还是别有目的的,隐藏在暗处的人? 沈清澜和傅衡逸无法判断。只是沈清澜心中的焦急之色愈浓,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已经彻底方寸大乱了。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那年傅衡逸被艾伦和King联手伏击的时候。面对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人,她无法保持冷静。 “清澜,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出去找孩子,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傅衡逸见她眉眼间的疲惫与焦急之色,很心疼。 沈清澜摇摇头,她现在哪里坐得下来,满脑子都是安安。 “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待在这里也是胡思乱想。” 当地的警方也在全力寻找安安的下落,傅衡逸和沈清澜一夜没睡,几乎将整个镇子都找了一遍,可依旧没有找到安安的下落。 第二天一早,两人回来互通的消息,知道对方都一无所获,于是又出去继续寻找。此时此刻,沈清澜忽然理解了当初楚云蓉丢失自己时的那种心情。即便是她,此时都有了天崩地裂般的感觉,更何况是楚云蓉呢。 再一次回来碰头的时候,总算不是一无所获,傅衡逸从一个开店的居民的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昨天下午,一个男人从车里抱走了一个孩子。 傅衡逸给对方看了安安的照片,对方一眼就认了出来,被男人抱走的孩子正是安安。 傅衡逸向居民仔细的询问了那个男人的模样,只是那个居民当时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当时男人是打开的车门,而不是砸开的车门,就仿佛是这辆车的主人,从车里抱出来孩子而已,再加上当时安安不哭也不闹,自然引不起他的注意。 “你是说,当时这个孩子被那个男人抱走的时候没有哭闹?”沈清澜抓住了他话中的一个重点。 居民点点头。 “当时那个孩子是清醒的吗?”傅衡逸追问道。 居民再次点头,“清醒的,我还看见那个孩子抱着那个男人的脖子呢。我当时还以为他们是父子。”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视一眼,看来抱走安安的是个熟人。从安安会说话开始,沈清澜和傅衡逸就一直教育他,不能跟陌生人走,所以让安安心甘情愿跟一个不认识人走是不可能的。 “这位老乡,请你仔细想想那个男人长得什么模样?”沈清澜尽量放缓了语气问道。 “这个我真的记不太清楚了,当时只是因为那个孩子长得漂亮,所以我就多看了几眼,对孩子有印象,对那个男人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不过他长得挺高的,嗯,跟你差不多,身形的话比你要瘦一点。”他说的是傅衡逸。 “哦对了,他染着棕色的头发,但是脸是真的记不清楚了。”居民将自己能记住的告诉了他们。 “那老乡,你看清楚他们往哪个方向走了吗?”傅衡逸又问道,有了方向才能追查下去,不然茫茫人海,他们怎么找? 那位居民仔细想了想,一拍脑袋,“那个男人是开车来的,开了一辆白色的雪佛兰,当时是……对,是往那个方向走了。”他指了一个方向。 沈清澜和傅衡逸的脸已经彻底沉了下来,根本这位居民所指的方向,那是出镇子的路,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安安十有八九已经被带出了这个镇子。 “老乡,那个车牌号你还记得吗?” 居民摇摇头,“这个实在是记不清了。”他当时是真的以为那一对是父子呢,哪里会想这么多。加上当时他店里的生意也忙,记住的实在是有限。 事情似乎陷入了瓶颈,沈清澜和傅衡逸坐在临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里,相顾无言。 白色的雪佛兰,这个描述太笼统了,这样的车,随随便便就能找出数十辆来,这要怎么查?根本就无从查起。 沈清澜疲惫地靠在傅衡逸的身上,他们已经将安安的寻人启事发出去了,目前正在等待这消息。 “傅衡逸,安安不会有事的是不是?”沈清澜轻声开口,她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了,傅衡逸点点头,“对,安安不会有事的,你想想,安安那么聪明,是不会跟陌生人走的,带走安安的人一定是我们认识的人,或许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若是真的是熟人,肯定知道我们会着急,早就应该打电话通知我们了。”沈清澜却没有傅衡逸那么乐观,她猜不到带走安安的人的身份和目的。而且这个人似乎懂得反侦查技术,金恩熙没有从任何一个监控录像上追踪到他的有效信息。 沈清澜的神经紧绷着,只要有任何一点的风吹草都能让她异常的紧张。 一连三天,沈清澜和傅衡逸都没有得到关于安安的任何一点消息。事情隐瞒不下去了,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已经知道了安安失踪的消息,楚云蓉当场就晕了过去,两位老爷子虽然没有晕倒,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清澜,你先回家,我在这里等消息。”沈清澜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傅衡逸是真的担心她会吃不消。 沈清澜摇头,“我现在回去也放心不下,你还是让我在这里待着吧。”起码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傅衡逸劝说无效,只好放弃了劝说,他还要继续找人,“那你现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再出去找一圈。” 沈清澜点点头,她现在只能尽量做到不让傅衡逸再担心她。 大海捞针般的寻找自然是无功而返,沈清澜和傅衡逸坐在酒店的房间里,很认真地将可能的敌人全部猜测看一边,实在是想不通到底是谁带走了安安,秦妍已经死了,她的管家也已经死了,也就是说他们的敌人其实都已经解决了,而且对方带走安安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为钱,要是为了钱,早就应该打电话给他们索要赎金,还是安安认识的人,这个范围小之又小,在这个范围里的人都没有带走安安的必要。 “傅衡逸,你说我是不是这辈子都见不到安安了。”沈清澜哑着嗓音开口,傅衡逸安慰她,“不会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会找到安安,你相信我。” 沈清澜的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神情疲惫,这几天来,她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这样的情况其实很危险,傅衡逸真的担心沈清澜会支撑不住。 “傅衡逸,杜楠呢?”沈清澜忽然睁开眼睛说道,“杜楠现在人在哪里?” 恍惚之间,沈清澜忽然想起了杜楠此人,要说现在谁最恨她,必然是杜楠无疑。 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他们刚才在排除可以人选的时候,直接将这个人给忘记了,当初是他们将计就计杜楠送进了精神病院,虽然说当初是杜楠咎由自取,可是杜楠若是怀恨在心,干出一些疯狂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傅衡逸立即往精神病院打了电话,随即摇头,“这几日杜楠一直待在精神病院里,没有离开过医生的视线。” 沈清澜眼底的亮光瞬间熄灭,呆呆地坐在床沿上,浑身发凉,傅衡逸抱住她,“清澜,不要多想,安安会没事的,现在没有消息,未必就不是好消息。”他轻声安慰着她,即便此时自己的心中也很慌乱,可是看着沈清澜此时的模样,他更担心她会先承受不住。 “傅衡逸,我没事。”在找到孩子之前,她不会有事的。 家里的两位老爷子都已经知道了孩子丢失的事情,动用各自的关系,寻找安安的队伍又壮大了不少,范围已经不仅仅是临市,而是扩展到了大半个Z国,沈君煜更是挂出了悬赏,谁要是提供安安的消息,只要是真实有效,就给予十万到一百万不等的奖励。 只是就这样的寻找力度下,安安就像是从人间蒸发看一般,没有丝毫的音信。 ** 临市,酒店里,沈清澜躺在大床上,眉头紧皱,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是虚汗,她又梦见了小时候被拐那段时间的经历。 昏暗而潮湿的房间、弥漫着的难闻的排泄物的味道,蜷缩在房间里的满脸惊恐之色的孩子,浑身青紫的女孩……在地上缓缓流淌的血液,隐约间传来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不要。”沈清澜从梦中惊坐起,呼吸急促,傅衡逸正在和人在打电话,听到动静,匆匆挂了电话走了进来,“清澜,你怎么了?” 沈清澜神情呆呆的,眼神没有焦距,听到傅衡逸的声音,眼球动了动,缓缓看向他,“傅衡逸,我梦见安安在喊我,他的身上都是血。” “清澜,不是真的,那些都是梦,梦是相反的,安安现在肯定没事。”傅衡逸柔声安慰着她,他在给沈清澜喝的水中下了药,原本是想让她好好睡一觉的,她的神经紧绷了好几天看,一不小心就会断了。 傅衡逸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沈清澜的眼前弥漫着一股血色,是梦中挥之不去的场景,她的身上渐渐充满了一股戾气。 “傅衡逸,我想再去看看那个人贩子,或许能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丝线索。”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良久,缓缓点头,“好,我陪你一起去。” 临市公安局审讯室。 沈清澜冷冷地看着被傅衡逸抓到的那个人贩子,“你最好想想清楚,我儿子到底在哪里。” 人贩子这几日一直被审讯,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过,神经也快崩溃了,“我已经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真的没有丝毫的隐瞒。” “你们是受了谁的指使,为什么要抓我的儿子?” 这个人贩子正是在幼儿园里将安安抱走的人贩子之一,“我们当时就是看那个孩子长得漂亮,又是个男孩,想着肯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就是临时起意,没有人指使。” 他现在都后悔死了,你说他抱走谁不好,干嘛要动那个孩子,原本以为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抱走了卖掉很快就结束了,就跟以往他们做的一样,谁知道这个孩子竟然是京城傅家的小孙子,人要是还在他们的手上那还好说,但是现在人不见了,他们想解释都解释不清了。 沈清澜的瞳孔很黑,就像是凝聚了一片不见底的深渊,她一把掐住人贩子的脖子,“你最好给我说实话,到底是临时起意还是受人指使?” “真的是临时起意,不是受人指使。”人贩子急声说道,感受到脖子上那只手的力道,他知道眼前的女人是真的想杀了他,他哪里还敢说谎。 “我说的每一字都是真的,你相信我!” 沈清澜现在哪里听得进这些,她恨不得将眼前的人千刀万剐,要说这个世界上她最恨那种人,那肯定是人贩子,这些人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眼看着人贩子已经开始翻白眼了,傅衡逸连忙抱住了沈清澜,“清澜,冷静点。”要是在警局里将人给…。那么有事的就是沈清澜了。 沈清澜被傅衡逸唤回了一些理智,渐渐松开了手。 傅衡逸的手机响了,他第一时间接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电话接通的刹那,傅衡逸的神情猛地一变,将手机递给了沈清澜。 “妈妈。”听到从电话那段传来的稚嫩的童音,沈清澜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题外话------ 你们觉得是谁带走了安安,目的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