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傅衡逸,开枪吧(3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512.傅衡逸,开枪吧(3更)

德里克的手里拿着一个小型的望远镜,想进一步看清楚对面的男人的样子,查尔斯却已经将男人挡在了身后。 “德里克,现在人你也看了,轮到你放人了。” “好,我先放一个。然后你们把我父亲放了,等我们安全离开这里,我再把另一个放了。” “不行,说好的一起放的。”查尔斯怒道。 “要么按照我说的方案换,要么我把这俩人带回去,我们再重新商量。”德里克强势地说道。 “答应他。”傅衡逸冷声开口。 “好,我答应。”查尔斯喊道,他推了一把假扮约瑟的男人,男人慢慢的往德里克这方走来,德里克推了一把沈清澜,“你走。” 沈清澜没动,而看向了阿黛尔王后,“让王后先走。” 阿黛尔王后闻言,看向沈清澜的眼神中泛着感动的泪光,她从来没有想到沈清澜竟然会一二再再而三的帮她,甚至将生的机会让给了她,谁都知道留在德里克手里的人质才是最危险的。 让王后先走不是沈清澜大义,不畏生死,而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留在德里克手里逃脱的可能性比后者大多了。而且她要是没有猜错,暗中肯定有尖刀部队的人在。她跟傅衡逸的默契之间的也远超常人,有了她的配合,他们今天或许还能将德里克拿下。 这是刚才沈清澜跟傅衡逸对视的那一眼中瞬间达成的默契,所以沈清澜竟然提出让王后先走的时候,傅衡逸的脸色依旧是一脸的淡定。 王后慢慢的朝前走去,对面的男人慢慢的走过来,当二人走到中间的时候。德里克的脸瞬间变了,“他不是我父亲。” 说着他抬手对着王后的腿就开了一枪,沈清澜见状,抬起一脚踢在德里克的手腕上,枪瞬间落地,已经射出去的子弹打歪了,射向了另一边。 假扮成约瑟的男人一把将王后抱住,就地与打滚,趴在地上,躲过了其他人开的枪。他是从G国皇室皇家护卫队里选出来的,任务自然是保护王后的安全。 听到枪响,隐藏在暗处的尖刀部队的成员立刻朝着德里克这边的几个狙击手扑去,只有先解决了他们,剩下的人才能够放心的战斗。傅衡逸很放心自己曾经的战友。 沈清澜夺过了对方的枪,抬手就解决掉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人,她是想解决到德里克,但是德里克的身手灵活,一时间拿不下。 而傅衡逸则是快速的朝着沈清来的方向跑来,他要过来帮忙。 “都给我住手。”德里克的大声喊道,一把手枪抵在了沈清澜的后脑勺上,“沈小姐,放下你手里的枪。” 沈清澜的动作一顿,随手将枪扔在地上,动作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犹豫。 德里克冷笑,“我还真是小看了沈小姐,没想到沈小姐除了是一个画家之外,竟然还是个神枪手。”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就干掉了他几个人,枪枪命中要害。,这样的身手,说神枪手一点都不过分。 到了现在,德里克自然知道自己被骗了,而此时王后已经被查尔斯的人护在了身后,他手里只剩下了沈清澜这一个人质。 听到德里克的话,沈清澜神情淡淡,一脸的清冷,似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此刻自己的性命掌握在他人的手里,只要德里克轻轻扣动扳机,她就会命丧黄泉。 “沈小姐,我曾经答应了一个人不伤你的性命,但是那个前提条件是我的父亲安好,现在看来十有八九我的父亲已经死了,而王后也被你放走了,你说我该怎么对你?”德里克的声音很轻,甚至说得上温柔,但是谁都能感受到他话里的冷意。 “那个人是谁?”沈清澜淡淡问道。 “德里克轻笑,“沈小姐,你现在关心的不应该是自己的命吗?竟然还有空关心那个人是谁?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死谁都怕,但是我笃定你现在不会杀我。”她说的肯定。 “哦?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G国的皇室杀了我父亲,你是G国皇室请来的客人,你要是死了,他们就会面对Z国很多的麻烦,我也算是为我父亲报仇了。”德里克无视了包围着他们的G国军队。这些人是第一声枪响以后忽然冒出来的,从这一点上,G国皇室这次也是有备而来。 “因为你要利用我逃出去,我若死了,今天你势必要为我陪葬。” “沈小姐,你果然是聪明人。”德里克握着枪的手丝毫不松,枪口紧紧的抵在沈清澜的后脑勺上,只要他稍有动作就会扣动扳机。 傅恒一冷眼看着德里克,不敢轻举妄动。 “那个男人,跟你关系非浅吧?从刚才就一直看着你。”德里克努了努嘴。 沈清澜与傅衡逸对视一眼,示意他自己没事,“德里克,你今天是逃不掉了。”沈清澜扫了一眼四周包围着他们的G国军队。 “没关系,有你在手里,他们一定会放我走的。”德里克肯定地说道。 沈清澜在Z国的名望不小,G国皇室不可能不管她。就算是为了沈清澜的安全,他们今天也会放他走。 “德里克,放了沈小姐,”查尔斯安排好王后,对德里克喊道。 德里克没有理他,他抬头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己方的狙击手就明白了,肯定是被对方干掉了。倒是小瞧了他们。 德里克站在沈清澜的身后,他们的对面就是G国的军队。若是军队开枪,那么沈清澜就会成为德里克的盾牌,替他挡住所有的子弹。所以这一刻,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德里克放了他,我放你走。”傅衡逸沉声说道。 “你又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德里克没有见过傅衡逸,自然不知道傅衡逸的身份。 “你无须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能做主就行。”德里克看向查尔斯,查尔斯点点头,“你放了沈小姐,我们放你走。” 虽然他们很不想就这么放了德里克,但是沈清澜更重要。沈清澜是这次访问 G国的嘉宾。若是在G国的地界上出事,那么就会影响到两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邦交 “好,我安全了,我就放了她。”德里克想到了苏晴,他答应过苏晴不伤,沈清澜的命,但是现在他需要用沈清澜自保,“沈小姐,委屈你跟我走一趟了。” 沈清澜很配合地随着德里克朝着他们的车子走去。只是刚走了几步,不知是谁冲着德里克的方向开了一枪,德里克身形一闪,子弹没有打在他的身上,却射在了他身后的那人身上,那人顿时应声倒地。 变故来的太突然,谁也不知道这一枪是谁开的,众人循声看去,就看到假扮约瑟的那个男人手里拿着枪,枪口还冒着白烟,明显刚才那枪是他开的。 “帕克,你在做什么?”查尔斯怒道。 “不能放他离开。”帕克说道。今天若是不能将德里克留下,等他走了,迎接我们的将会是疯狂的报复,将会死更多的人。德里克的血腥残忍他们是领教过得,毕竟此人十岁就被拉入了世界恐怖组织头目黑名单。 “但是沈小姐在他的手上,她是我国的贵宾,必须保证他的安全。”查尔斯怒吼。现在保证沈清澜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至于德里克,以后有的是机会将他绳之以法。 帕克却不这么认为,现在这么后的机会要是失去了,以后想要解决了德里克,付出的代价将会更大。 “沈小姐,看来有人并不在乎你的命啊。”德里克轻笑,看着帕克的眼神中带着怒气与冷意。 沈清澜神色淡淡,即便是听到了这话,她也没有特别的反应。 倒是傅衡逸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抬手就将帕克手里的枪夺了过来,“你们可以走,放了我妻子。” 德里克挑眉,视线在沈清澜与傅衡逸的身上打量了一圈,“沈小姐,原来那个男人是你的丈夫。” 沈清澜不做声。德里克看向傅衡逸的眼神意味不明。 “他们不能走。”帕克说道,却换来了傅衡逸如冰山上万年积雪般的寒冷眼神。 对于傅衡逸来说,没有什么比沈清澜的安危更重要的,若是帕克继续阻止。指不定他手中的枪就会对准帕克的脑袋。 帕克被傅衡逸阴冷的眼神看得身子微微一僵,眼神不由的闪了一闪。 “让他们走。”查尔斯说道。 “不行。”帕克吼,眼底带着一抹拒绝与狠意。 沈清澜则是看着傅衡逸,傅衡逸也在看着她,眼中是只有彼此能懂的深意。 傅衡逸:相信我吗? 沈清澜:相信。 “傅衡逸,开枪吧。”沈清澜淡淡开口。她站在德里克的身前,几乎是德里克的人肉盾牌,德里克另一手紧紧地扣着沈清澜的脖子。 傅衡逸神色淡漠,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只是握着枪的手紧了紧。他的枪口对准的是德里克的脑袋。若是开枪,这一枪很有可能会打到沈清澜的脑袋上。 “沈清澜,你是疯了吗?”德里克低吼,竟然让自己的丈夫对自己开枪。 沈清澜今天原本也没打算让德里克活着离开这里,刚才佯装配合,也只是想找个机会拿下他,毕竟擒贼先擒王,却没想到帕克如此的迫不及待,发而打乱了她的计划。 “傅衡逸,开枪。”沈清澜再一次开口,眼神坚定。 德里克眼神一狠,枪把狠狠击在了沈清澜的脑袋上,“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傅衡逸见状,眼神一冷。 砰,子弹穿透空气,对着沈清澜直直飞去直指飞去。 说时迟,那时快,沈清澜的手心忽然出现一枚铁钉,对着德里克扣着自己脖子的手就狠狠扎了下去,钉子刺入血肉,德里克疼得下意识的松开手。 沈清澜身子一矮。子弹擦过沈清澜的脑袋上方,穿透了德里克的胸脖子。在脖子上留下一个黑洞洞的血洞。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溅在了沈清澜的身上。 德里克怎么也没有想到,傅衡逸竟然真的敢开枪,而沈清澜的反应又会如此的迅速。他的眼睛不可置信的大睁着,被铁钉穿透的手掌捂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缓缓的倒在了地上,直到死,他的眼睛都没有闭上。 看见德里克到底,沈清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德里克手中的枪,连续几声枪响,德里克的手下顿时就倒下了好几个人,傅衡逸反应极其迅速,配合着沈清澜的行动。 查尔斯见状,立刻命令其他人们加入了战斗,德里克死了,对方的斗志本就被打消了一半,加上G国皇室这边人多势众,很快就将这群人给消灭了,无一活口。帕克看着德里克的尸体,眼睛里闪过一抹放松。 “沈小姐,你没事儿吧。”阿黛尔王后迎上来握着沈清澜的手,一脸的担心,刚刚真的是太惊险了,她在后面看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沈清澜微微一笑,“我没事儿。”她就连受伤都不曾,身上的血迹也都是别人的。傅衡逸定定地看着沈清澜,后者回视着他,二人相视一笑,眼中是只属于彼此的深情。 这次访问出了如此大的意外,行程自然是不能再进行下去了,等沈清澜脱险之后,一众人就打算回国了。G国方面对Z国表达了歉意,不过这些事情都不需要沈清澜操心,自然有人去应对。 机场,阿黛儿王后握着沈清澜的手,依依不舍,“沈小姐,真的不打算多留几日让我尽尽地主之宜吗?” 沈清澜微微一笑,“王后,这次我就先回去了,我儿子还在家里等着我。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一定来。” “那我们就说好了,下次若有机会一定要再来,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好。” 临走前傅衡逸对查尔斯说了一句,“排除了所有的猜测之后,剩下的那个罪不可能的答案才是最终答案。”他说的意味深长,查尔斯闻言,若有所思。 傅衡逸没有再说其他的,他只能提醒这么多了,剩下的事情就不管他的事情了。 这次可以说是沈清澜一手救下的阿黛尔王后,阿黛尔王后对沈清澜很是感激,也因为沈清澜的存在,两国的邦交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更紧密了一些。而沈清澜又是替第一夫人去做人质的,第一夫人对沈清澜也心存感激,对沈清澜亲近了不少。如此一来,沈清澜反而成了这一趟G国之行的最大赢家。 沈清澜平安无事归来,傅衡逸自然也就放心了。 在回去的路上,猴子窜到傅衡逸的身边,好奇地问道,“队长,你当时是怎么敢向嫂子开枪的?你就不怕嫂子反应不过来,那颗子弹真的打到了嫂子?”猴子当时在暗处看见这一幕,吓得手都抖了,即便到了现在想起来也是一阵后怕。 傅衡逸看向沈清澜,沈清澜微微一笑,开口,“我相信他,他也相信我。”那一枪因为他们彼此信任,所以他们成功了。 回到京城之后,沈清澜的生活再一次恢复了平静。但众人还是在这平静之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同,那就是第一夫人对沈清澜十分亲近,经常会邀请沈清澜去家里做客,沈清澜偶尔还会带着安安一起。 这在有些人眼里似乎没什么,但落在某些人眼里,这意味就变了,原本傅家的地位就稳固。现在沈清澜跟第一夫人私交甚好,那么傅家的地位以后就更加不可撼动了。 外界诸多猜想沈清澜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从G国回来之后,除了每天接送安安上下学之外,沈清澜几乎都没有出过门,不是关在画室里画画,就是陪两位老爷子下下棋,喝喝茶,日子过得悠闲而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