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女生外向(1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506.女生外向(1更)

楚云蓉看着外孙的照片说了一句,“安安要是有个妹妹就好了。”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两位老爷子一脸希冀地看着傅衡逸和沈清澜。 傅老爷子先开口说道,“清澜啊,你们有考虑过什么时候生二胎吗?”说完又怕沈清澜会误会,于是又解释道,“爷爷不是非要你们生二胎啊,就是问你们有没有这个计划。” 傅衡逸听到二胎的话题就头疼,正想开口,却被沈清澜抢先了一步,“我和傅衡逸是打算再生一个的,不过这生孩子的事情也要看缘分,等到缘分到了孩子就会来了。” 傅老爷子赞同地点点头,“对对对,这种事情还是要看缘分,不急,不急。”老爷子只要知道他们是有这个计划的就好了。 傅衡逸脸色微沉,他刚才是想说不想要二胎的,结果被沈清澜抢先了一步。 “这要是再生一个女儿就完美了。”沈老爷子笑眯眯地说道,显然也是十分期待二胎的,他们家也不是没有条件,只有安安一个孩子的话未免孤单了一些。 “我也是这样想的。”沈清澜温声附和了一句。 “其实一个孩子也足够了。”傅衡逸幽幽地说道,只是他这话直接就被大家给忽略了,几人都在讨论安安的女装照片呢。 下午,于晓萱带着果果来家里玩儿,果果今年两岁了,性子跟妈妈很像,十分的活波好动,长相却像极了父亲,韩奕曾经调侃,总算是没有浪费他的好基因。 “安安哥哥。”果果看见安安,上去就是一个拥抱,从小她就跟安安玩儿,两人十分亲近。 安安也喜欢果果,牵着她的手就带她去看自己新买的玩具。 韩奕坐在沙发上,时不时的打量一眼傅衡逸,傅衡逸终于从书中抬眸,恩赐般地看了他一眼,“有话就直说。” 韩奕压低了嗓音,“你这是好了?” “我有不好的时候?”傅衡逸淡淡反问。 切,也不知道是谁,前两天还拉着他们几个“借酒浇愁,”闹离家出走的这一出呢,还要人家沈清澜来接才肯回家。 不过沈清澜也不知道跟傅衡逸说了什么,竟然怎么快就将人给哄好了。 韩奕的八卦之心又重新燃起,靠近了一点,“你跟我说说,前几天你那是闹啊出啊?小嫂子是怎么你了,让你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傅衡逸咀嚼着这四个字,看着韩奕的眼神微冷,谁说他是离家出走。 “不是李家出走,难不成你还真的是想我们几个了?”说是聚聚,结果这人全程都在盯着手机看,那叫一个望眼欲穿。 傅衡逸是不会承认自己是想他们的,离家出走更是无从谈起,在他看来,那是他跟沈清澜之间的夫妻情趣。 只要是傅衡逸自己不想说,就没人能从他的嘴里知道任何的一点东西,所以韩奕旁敲侧击了半点,也不知道傅衡逸闹那出的因由是啥,好奇心得不到满足,韩奕兴致缺缺地靠在沙发上。 晚饭过后,韩奕和于晓萱要带果果回家,果果死活不愿意回去,一说要回家就哭着闹着,“不要回家,我要安安哥哥。” “乖,我们明天再来看安安哥哥,现在先跟爸爸回家好不好?”韩奕哄着女儿。 果果死命摇头,抱着傅衡逸的腿不肯撒手,“我要安安哥哥。” 傅衡逸看着抱着自己腿的小人,眼神柔和了下来,看向韩奕,“今天就让果果留在这里吧。” 于晓萱是无所谓的,看向女儿,“你今天跟安安哥哥睡好不好?” 果果点头,“好。” “不行。” “不行。”三道声音同时响起,第一道是果果的,后面两道一道是安安的,另一道自然是韩奕的。 一旁的果果听到安安的话,大眼睛里积蓄了泪水,委屈巴巴地看着安安,“安安哥哥。” “安安,为什么不愿意跟妹妹睡?”于晓萱好奇地问道,安安很喜欢果果,对果果很好,每次果果过来,都会跟她分享自己的玩具,零食。现在竟然不愿意跟果果一起睡,这怎么能不叫于晓萱好奇呢。 “爸爸说我要跟我老婆睡的。”安安理所当然地说道,“果果是妹妹。”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看向了傅衡逸,傅衡逸神情淡定,仿佛说那话的人不是他。沈清澜则是瞬间就猜到了傅衡逸说这话的意图,左不过是忽悠安安一个人睡呢。 “果果长大了就是你老婆呀。”于晓萱听到这话,不禁笑了,逗安安。 “果果是妹妹呀。”安安坚持,是妈妈告诉他的,果果是他的妹妹,他要爱护她。 “安安啊,果果现在是妹妹,但是等她长大了就是你媳妇了,所以你现在可以跟果果睡。”于晓萱对结娃娃亲的事情一向热衷。 韩奕黑脸,果果可是他的女儿,他还没同意呢。 安安则是看向了自己的妈妈,“妈妈,果果可以跟我一起睡吗?” 沈清澜笑着点头,“就是妹妹也可以跟哥哥一起睡的。” 安安瞬间笑了,过去拉着果果的手,“果果,今天我们一起睡。” 果果的眼泪珠子挂在眼角,要掉不掉的,满脸的委屈,听到安安这话,瞬间就笑了,“好,安安哥哥,我们一起睡。” “清澜,那果果就交给你了,我明天再过来接她。”于晓萱对将果果一个人留在这里没有一点的不放心,反倒是韩奕,看着女儿,试图诱哄她回家,“果果啊,你要是今天在这里睡,你就见不到爸爸妈妈了,你晚上睡觉前也没有爸爸给你讲故事了。” 果果小手挥挥,“爸爸再见。” 韩奕:......不是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吗?是贴心小棉袄吗?他家这个呢?韩奕觉得自己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果果可不知道自己爸爸的那颗老心脏被自己一句话伤得拔凉拔凉的,拉着安安的手,那叫一个高兴,“安安哥哥,我们走吧。” 两个小家伙手牵手上楼,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的老父亲,韩奕则是眼睁睁看着女儿跟着一个臭小子跑了,在寒风中流着宽面条泪。 “走了,有什么好看的,果果都上去了。”于晓萱扯着韩奕,毫不犹豫地走人。 “那个小嫂子,果果晚上睡觉前喜欢喝半杯牛奶,喜欢听床头故事,喜欢......”韩奕依依不舍。 “行了行了,清澜会照顾好果果的。”于晓萱不耐烦。 沈清澜好笑,上楼去给两个小家伙洗澡。出来时,就见傅衡逸坐在安安的床边,手里拿着吹风机,正在给果果吹头发,动作温柔。 沈清澜挑眉,以前可不见他给安安吹头发。而这晚,傅衡逸破天荒地主动提出给两个小家伙讲故事。 沈清澜淡哂,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还说不想生二胎,明明就那么喜欢女儿。 ************* Y国,伊登的私人庄园里。 “茜丝莉今天的情况好多了,再过不久应该就可以醒。”伊登给茜丝莉检查了之后对安德烈说道,安德烈微愣,不可置信地看着伊登,“你说的是真的?” 伊登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三天前,昏迷了将近三年的茜丝莉的生命体征突然出现了变化,似乎有了恢复意识地迹象,而这几天,她的情况也确实在一天天的好转。 “不出一个月,她一定可以醒过来。”伊登肯定地说道。 安德烈定定地看着茜丝莉,垂在身侧的手轻轻地颤抖着,一个月,对于别人来说似乎很长,可是对于已经等待了将近的安德烈来说,一个月就像是一个奇迹。 “太好了,太好了。”安德烈无语伦次,他做最好了茜丝莉一辈子都这样昏睡的准备了的,结果现在伊登却告诉他,再过不久,躺在床上的人儿就会苏醒,跟他说话,像曾经那样对着他笑,无人能明白他此刻内心的激动。 伊登拍拍他的肩膀,“是的,上帝保佑。这几天你可以适当地带她出去晒晒太阳。” 安德烈胡乱地点头,伊登知道他肯定需要时间去平复心情,所以就离开了房间,将空间留给了二人。 这几年,伊登的精力都在茜丝莉和金恩熙的身上,金恩熙的脸已经康复了,而茜丝莉也即将醒来,他的任务算是马上就要完成了,他也能松口气。 想的这里,伊登拿上车钥匙就出门了,或许他可以庆祝一下。 伊登去了酒吧,一直压在心头的事情得以解决,他的心情很不错,点了一杯酒,自己坐在吧台上慢慢品着,偶尔看一眼酒吧里的男女,来到这里的人。 “嘿,帅哥,一个人吗?介不介意一起喝一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走到伊登的身边,手里还拿着一杯酒,伊登举了举酒吧,他今天的心情很好,并不介意跟陌生人喝一杯酒。 “帅哥这是过来猎艳的?”见伊登的视线落在酒吧的男男女女身上,金发碧眼美女笑着问道,她其实也是来猎艳的。 伊登只是笑笑,并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金发碧眼美女直接默认了他是来猎艳的,眼睛微亮。 她的手搭在伊登的肩上,靠近了伊登的耳边,语气暧昧,“那你看我怎么样?”伊登长得不错,她介意跟眼前的男人有进一步的发展。 伊登看了一眼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轻声开口,“抱歉,我喜欢男人。” 金发碧眼美女闻言,遗憾地耸肩,“好吧,那祝你猎艳愉快。”说着,拿着酒杯,扭着腰就走了,再好看的男人对女人没兴趣那也是白搭。 “两年不见,你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一道熟悉的女声在伊登的身边响起,伊登回头,就看见了苏晴。 伊登微微挑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苏晴,苏晴在他的身边坐下,拿起他面前的酒杯就喝了一口。 “什么时候来的?”伊登问,仿佛没有看见自己的酒杯被人抢走了。 苏晴一口喝干了酒杯里的酒,又示意酒保给他来了一杯才说道,“今天刚到。” “这次来这里做什么?” “你猜。” 两人之间的对话更像是久未见面朋友之间的闲聊,而实际上这二人并不熟,苏晴在他们几个的眼里就是谜一般的存在,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她又是做什么的,却三番两次帮了他们。 苏晴结果酒保递上来的酒,刚要喝,伊登却突然按住了她的手,苏晴挑眉,“怎么?” “你受伤了最好还是不要喝酒?”伊登说道。 “谁说我受伤了?” 伊登靠近苏晴一点,轻声说了一句,“你的身上有血腥味。”他刚刚才闻到。 苏晴惊讶,没想到伊登的鼻子那么灵,“你是属狗的吗?”苏晴开了一句玩笑。 酒吧门口忽然又进来两个人,一进来四处看着,似乎在找什么人,苏晴的眼神微闪,直接靠在了伊登的怀里,手揽着伊登的脖子,“别动。” 伊登突然被苏晴抱住,刚想推开她,就听到了她的话,随后就看见了两个行为异常的男人,想要推开她的手,顿时改为了搂住她的腰,头微微低着,一眼看去,两人更像是耳鬓厮磨的恋人。虽说这样的行为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些大胆,但是这里是酒吧,倒也正常。 那两人的视线在他们两个的身上一扫而过,朝着酒吧的后门走去,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伊登有注意到他们腰上鼓鼓的,显然是带了武器。 等到两人走了,苏晴才从伊登的怀中坐起来,“谢了。”她并没有否认刚才那两人就是找她的。 “那两人是谁?” “FBI的。”苏晴随意地和说道。 “你怎么会惹上他们的?”伊登皱眉,被FBI盯上,很难脱身。 苏晴耸肩,“你猜。” 见她不愿意说,伊登也就不问了,站起身,“走吧。” 苏晴没问伊登要带自己去哪儿,跟了上去,而在他们走后不到三分钟,已经走了的两人又回到了酒吧,只是他们要找的人已经走了,自然是一无所获。 伊登直接带着苏晴回了家,拿出了医药箱,“将衣服脱了。” 苏晴轻笑,“这两年不见,不用刚一见面就这样直接吧?”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却伸手脱了衣服,她的背上有道伤,包着纱布,只是纱布已经被完全染红,要不是今天她穿了一条黑色的裙子,恐怕在酒吧里就能让人看出她的异常。 伊登将纱布解开,这才发现伤口里竟然还有一颗子弹,“受了这样的伤竟然还敢往酒吧跑,你的胆子挺大。”都这样了竟然还能在酒吧里跟他面不改色地聊天喝酒,这忍耐力也是超乎了常人。 苏晴笑眯眯,“我的胆子一向大。” 医用酒精触碰到伤口,带来刺痛感,苏晴轻哼了一声,“我现在给你注射麻醉,帮你将子弹取出来。” “不用,直接取吧。”苏晴拒绝注射麻醉剂,现在的情况下,她需要时刻保持清醒,麻醉剂会让她的脑子的反应变慢。 “你确定?”伊登反问。 苏晴点头,“来吧。”随手拿起刚才脱下来的衣服塞进了嘴里。 伊登见状,拿起手术刀和镊子进行消毒。 手术刀划开伤口,伊登用镊子将外面的血肉分开,寻找着嵌在里面的子弹,苏晴疼的闷哼一声,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 “还可以吗?”伊登问道。 苏晴点头,示意伊登继续。 很快,一颗子弹就被伊登取了出来,消毒、包扎,动作干脆利落。然后随手将自己的一件衬衫披在了苏晴的身上,这是刚才他去拿医药箱时,顺便拿来的。 苏晴毫不客气地将衬衫穿上,伊登身高比苏晴高了一个头,衬衫穿在她的身上堪堪遮住了她的大腿根,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腿。 苏晴的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伤口,她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她的眼底有些青黑,想来也是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我给你收拾一间房间,你先去休息吧。”伊登说道。 苏晴睁开眼睛,“这次算是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事尽管找我。”她是个有恩必报的人,伊登帮她,她记住了。 “不用,你既然是安的朋友,遇见了总要帮一把。”伊登淡淡开口。 提及沈清澜,苏晴的眼眸轻闪,“她还好吗?” “你没去看过她?”伊登反问。 苏晴摇头,她这样的身份,自己身上还有一堆麻烦呢,靠近沈清澜只会给她带去麻烦。 “她挺好的,生活幸福。” 苏晴闻言,眼睛里闪过一抹温柔,那样就好。 伊登没有问苏晴为什么会被FBI的人盯上,又是怎么受的伤,他帮苏晴收拾完房间后就回去睡觉。 第二天,当伊登起床时,苏晴已经不在了,桌上留了一张纸,上面是一串数字,应该是苏晴的联系方式。 他看了几眼纸上的数字,随后将纸撕成了碎片,扔进了抽水马桶里。他并没有将遇见苏晴的事情告诉沈清澜,想必这也是苏晴的意思。 苏晴离开伊登家以后,就拨出了一串号码,很快,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东西拿到了?” 苏晴点头,将一个U盘递给男人,“你们要的东西都在里面。” 男人没有接过U盘,而是打量了一眼苏晴,“你没有受伤吧?” 苏晴微怔,随即点头,“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布鲁斯。” 布鲁斯伸手想要拿过U盘,苏晴手一收,“布鲁斯。回去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那么就是我们同归于尽的时候。” 布鲁斯一怔,“好,你的话我会原封不动的带给他。” 苏晴将U盘扔给他,布鲁斯接住,苏晴转身要走,布鲁斯喊住她,“苏晴。” 苏晴的脚步一顿,“苏晴,他是不会轻易让你走的。” 苏晴闻言,眼底一暗,“我知道。”那个男人费尽心思将她救了,又将她培养成最优秀的特工,又怎么可能因为那个约定而放她离开,看这两年就知道了。 苏晴曾经跟那个男人有过约定,为他做十五年的事情,然后他放她自由,十五年,两年前就到了,可是男人却反悔了,不愿意放人。苏晴叛出组织,却被男人追杀,如果不是她命大,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一个月前,男人提出条件,如果苏晴能帮他拿到这一次他所需要的情报,那么以后就放她自由。苏晴明知这可能是一张空头支票,却还是答应了男人。她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得到了情报,却在最后关头被发现,虽然情报到手,却也惹上了FBI的人。从M国一路被被追捕到Y国。 “苏晴,你还是回来吧,只要你肯回来,他肯定不会再对你做什么的。”布鲁斯冲着苏晴的背影喊,他跟苏晴是多年的搭档,实在不愿意看着苏晴去死。 苏晴摆摆手,“你回去吧,回去告诉他,我是不会回去的,除非我死。” 布鲁斯闻言,劝道,“苏晴,你若是不回去,你真的会死的。” 那个组织里从来没有叛逃者,苏晴是第一个,不是没有人想逃,是根本逃不了,一旦出现了任何想要叛离组织的行为,那个人就会立刻被以最残忍最痛苦的方式处死,而苏晴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那个男人手下留情了。 “布鲁斯,我不会回去。” 布鲁斯不解,“苏晴,你为什么这么固执,这个世界上你无所牵挂,也无处可去,在组织起码还有我们。”为什么宁愿死也要离开组织呢? 苏晴垂眸,看着脚下的这一方土地,“布鲁斯,我不想一辈子活在刀尖上,不想一辈子带着假面生活。自由,是她从小就向往的东西,可是偏偏她从未得到过自由。 布鲁斯能理解苏晴的感受,但是跟生命比起来,自由真的这么重要吗?虽然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怕死的,也做好了随时去死的准备,可也就是因为常常与死神擦身而过,他们比任何人都要珍惜生命。 ------题外话------ 前一张出现了一个错误,我纠正一下,裴一宁和江晨希的婚礼是定在十二月底,不是十月底,我搞错了。正文里已经改了,今天在题外里再说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