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离家出走的傅爷(16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504.离家出走的傅爷(16更)

傅衡逸提溜起儿子,要带他去换衣服,安安挥着小手,“我要妈妈换。” 安安想让妈妈换衣服,但是奈何敌不过爸爸的力气,被傅衡逸提溜着回房间。房间里,安安坐在床上,小手抱着胸,气鼓鼓的瞪着傅衡逸,“爸爸,你又跟我抢妈妈。” 傅衡逸坐在地板上,视线正好可以和儿子齐平,“那是我老婆,当然要跟我睡。” “可是她也是我妈妈呀,为什么我妈妈不能跟我睡?” “你见过你舅舅跟他妈妈睡的吗?”傅衡逸淡淡反问。 安安皱着小眉头,有些反应不过来,傅衡逸继续开口,“你以后可以跟你老婆睡。”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有老婆?” “等你长大我这么大的时候。” “我长大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是不是就叫妈妈老婆?” 傅衡逸脸色微黑:“……叫妈妈。” 安安皱眉,“不是老婆吗,你是这样叫的。” 傅衡逸继续黑脸,“不是,那是我老婆,你只能叫妈妈,不能叫老婆。” 见安安还要继续问,傅衡逸站起来,“行了,赶紧换衣服。” 他将衣服扔在床上,让安安自己穿,安安气坐在那里不动。 “你要是再不穿衣服,等下上学迟到被老师骂,我跟你妈妈可不管你。” 9月初安安已经开始上幼儿园了。 安安不想换衣服,但是一想到还要去学校,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爬起来,把衣服穿了。 下楼的时候,沈清澜已经把早餐放在餐桌上,当然不是她做的,“安安,快来吃饭,等下妈妈送你去幼儿园。” 安安笑眯眯地跑过去,“妈妈,你今天的还没跟我说早安。” 沈清澜好笑,俯身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亲,“早安,宝贝。” 安安踮起脚沈清澜的脸上回了一个吻,回头对着傅衡逸得意的笑,傅衡逸黑脸,这个臭小子。 他走到沈清澜的身边,低头看着沈清澜,“老婆,我也要早安吻。” 沈清澜白了他一眼,这个幼稚的男人,推开他直接走进了厨房,还有牛奶没有拿。傅衡逸幽幽地看着沈清澜的背影,眼底漆黑。 安安捂着小嘴笑,被傅衡逸瞪了一眼。 吃饭的时候,安安看了爸爸一眼又一眼,傅衡逸坐姿端正,姿态悠闲,察觉到儿子的目光,淡淡开口,“吃饭就专心吃饭。” 安安哦了一句,拿着勺子吃饭。 沈清澜看了一眼傅衡逸又收回目光,傅衡逸看向她,“怎么?” 沈清澜摇头,她总不能说她觉得傅衡逸很奇怪吧,刚刚明明都在吃安安的醋,结果转眼间就变得正常了,可就是太正常了反而显得不正常。 “妈妈,我吃完了。”安安放下勺子,对沈清澜说道,他的碗里干干净净,确实是吃完了。 “还吃吗?”沈清澜问道。 “吃饱了。” “既然吃饱了就去把书包拿下来,妈妈送你去幼儿园。” “不要,我要爸爸送。”安安破天荒地说道,说着看向傅衡逸,“爸爸,你可以送我去上学吗?” “行。”傅衡逸吐出一个字。 安安自己滑下椅子,跑上楼去拿自己的小书包,沈清澜意外地看着傅衡逸,傅衡逸回视着她,“怎么了?” “你怎么了?”沈清澜反问。 “我能有什么事情。”傅衡逸淡淡说道。沈清澜可不相信他没事,这个男人的情绪明显不正常了。 安安从楼上下来,手上拎着个小书包,“爸爸可以走了吗?” 傅衡逸三两口喝掉牛奶,站起身。“走吧。” 安安就读的是军区大院附属的幼儿园,距离这边很近,慢慢走过去也就二十分钟。 时间还来得及,傅衡逸也没有开车,牵着安安的手慢慢走,安安走路一蹦一跳的,傅衡逸淡淡开口,“好好走路。” 安安哦了一声,仰头看着爸爸,“爸爸,可以抱着走吗?” 傅衡逸没有抱,“男孩子自己走。” “那女孩子爸爸就抱了吗?”安安问。 傅衡逸很干脆的点头,“你要是女孩子我就抱你。”安安要是个女孩儿,别说抱,背着都成。他心中暗暗想着,女儿是用来宠的,男孩可宠不得。 原来爸爸喜欢女孩子,安安得出结论,“那爸爸,我是男孩子,你就不喜欢我了吗?” “喜欢,你是你妈妈辛苦生下的。”傅衡逸看着儿子,眉眼认真。 安安没有察觉到爸爸话里的深意,只是听到爸爸说喜欢自己,顿时就开心了。 他看着爸爸,大眼睛里充满着好奇,“爸爸,你今天是生气了吗?” 傅衡逸低头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问题,但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耐烦,“没有。” “你没有生气为什么不跟妈妈说话?”以往吃饭的时候傅衡逸又是给沈清澜剥鸡蛋,又是给她倒牛奶的,今天竟然没有做这些,这太不正常了。 安安虽然小,但这些都看在了眼里。 傅衡逸微愣,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傅衡逸说了一句, 安安撇嘴,嘀咕,“你们大人都喜欢说这样的话。” 傅衡逸看了一眼人小鬼大的儿子,不做声。 他将儿子送到幼儿园,确认孩子已经跟老师去教室了才回来。回来时沈清澜已经去画室里画画了。 傅衡逸也没有去找她,而是跟傅老爷子打了一声招呼,拿上车钥匙出门了,“爷爷,我有事出去一趟,中午不回来了。” 傅老爷子摆摆手,没有在意。 吃中饭的时候沈清澜没有看到傅衡逸,问了一声,“赵姨,傅衡逸呢?” 赵姨说道,“早上送安安回来就马上出去了,说是有事,中午也不回来吃,叫我们不用等他。” 沈清澜只以为傅衡逸大概是会朋友去了,也没有在意,吃完饭又钻进了画室,她最近在画一幅很大的画,家里人都知道,但是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却谁也不知道,沈清澜不让看。 ** 韩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韩奕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傅衡逸挑眉,“我说,大哥,您都坐在这里大半天了,连句话都不说,这是怎么了?” 傅恒逸淡淡扫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着手里的书。 “你这书看了一个小时还在这一页,莫非这一页的内容特别好看,值得你反复品味?”韩奕打趣傅衡逸,结果人家根本不搭理他。 韩奕的桃花眼里闪过一抹兴味,走了过去,“我说你该不会是跟小嫂子吵架了吧?” 傅衡逸又扫了他一眼,眼神微冷,韩奕一屁股坐在他的身边,脸上的笑意渐浓,“哟,还真被我猜对了?难得啊,你竟然会跟小嫂子吵架,你们是为了什么事吵起来了?”韩奕的八卦之心瞬间熊熊燃起。 “你堂堂一个大总裁,桌子上堆积着一堆文件,都不用处理的吗?”傅衡逸终于开了尊口。 韩奕伸了一个懒腰,“我都工作大半天了,总让我休息一下的吧,我是人又不是机器。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跟小嫂子吵架了?”韩奕现在就只对这个感兴趣。 傅衡逸冷冷地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韩奕先败下阵来,摸摸鼻子,“好吧,我不问了。”想从傅衡逸的口中撬出一点信息真的是太难了。 “喝酒吗?我最近得了一瓶好酒。”韩奕转移了话题。 “来一杯。” 韩奕起身,走到办公桌,打开了办公桌最底下的柜子,伸手在里面掏了半天,才拿出了瓶酒,又从酒柜里拿出了两个杯子,“我跟你说,这瓶酒可花了我不少花了功夫才买到的,顶尖好酒,口感一流,保证你以前没有喝过。” 傅衡逸挑眉,“一瓶酒而已,藏得那么好干嘛?” “这瓶酒可不能让晓萱发现了。”韩奕压低了嗓音,还往门口看了一眼,生怕于晓萱会突然蹦出来。 韩奕以前就喜欢收藏好酒,还专门开辟了一个巨大的酒窖来保存这些名酒。平日里宝贝的很,都舍不得拿出来喝。可是自从跟于晓萱在一起之后,韩奕的家的酒窖就渐渐空了。 于晓萱是个小酒鬼,喜欢喝各种好酒,偏偏酒品不好,喝醉了喜欢唱歌,可以闹腾地很晚不睡觉,韩奕不许她喝酒,她就偷偷喝,被韩奕发现了好几次,他为了防止她偷喝,忍着心痛就将酒窖里的酒送人的送人,喝的喝了平日里也不敢往家里藏好酒,他收藏名酒的爱好,为了于晓萱是硬生生给改了。 而韩奕清空酒窖最大的受益人就是江晨希,好多以前韩奕连看都舍不得给他们看一眼的名酒都在江晨希手里。 不过于晓萱虽然爱喝酒,但是在外面是从来不会喝的,一般喝酒都是跟沈清澜他们在一起,或者是在家里,所以韩奕很放心。 韩奕递给傅衡逸一杯酒,傅衡逸尝了一口,韩奕眯着眼睛,“怎么样,没骗你吧。” 傅衡逸点头,“不错。” 韩奕正等着他的酒呢,结果就等来了两个字,“没了?” “不然?”傅衡逸眉头微挑。 “切,浪费了我的好酒。” 傅衡逸又喝了一口酒,“今晚叫上晨希和顾凯,我们去魅色。” 韩奕讶异地看着他,“不回去没事?” “清澜才不会这么小气。”傅衡逸说道,她现在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呢,哪有时间管他啊。 沈清澜要是知道傅衡逸此刻的想法,肯定就知道这男人还在为早上的事情生气呢。 傅衡逸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在关键时刻被老婆抛下的。 韩奕倒是无所谓,反正最近于晓萱在家里,孩子有人带,晚点回去倒是也没有什么。 给江晨希和顾凯打了电话,约好了时间。 江晨希和裴一宁的婚期已经定了,定在了十二月底,所以最近他都在忙结婚事情。 按照裴一宁的意思,结婚的婚房就用江晨希现在住的住一套就好,但是江晨希坚持要买一套新的,也是这个时候,裴一宁才知道,原来江晨希竟然怎么有钱。 买房子用的是江晨希给裴一宁的那张卡,当裴一宁看到江晨希卡里的存款时,差点惊掉了下巴,也是那个时候裴一宁才知道原来江晨希竟然是个神秘操盘手,身家过亿。 他们的婚期是6月份定下的,整整有六多个月的准备时间,但是要准备的事情太多,买房子,装修,婚礼的筹备,婚纱、礼服的定制,婚礼举办的场所等等等等,而这些江晨希都亲自过目了的。所以最近江晨希很忙,尤其是婚房的装修,耗费了江晨希太多的精力,不过听到是傅衡逸组的局,还是抽空过来了。 ** 晚上,魅色,他们的专属包厢里。 傅衡逸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酒,偶尔抿一口,手机就放在他的手边,他时不时会去看一眼,只是每次看向手机的眼神都很幽怨。 一整天了,他的手机一直都安安静静的,他一天没有回家,沈清澜竟然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给他。不问他去哪儿,也不问他去做了什么,仿佛将他这个人给遗忘了一般。 其实沈清澜不是忘了,而是下午从于晓萱那里知道晚上他们几个有个局,所以就没有给傅衡逸打电话。她哪里知道傅衡逸这一整天都在等着她主动去找他呢。 江晨希是最后一个到的,走进包厢的时候,才发现沈君煜也在,而他们四个已经开始打麻将了。 “晨希,你一个马上做新郎的人了,怎么看着气色这么差?”韩奕见江晨希走进来,问道。 江晨希直接瘫在了沙发上,他最近忙婚礼的事情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锐减了,能不累吗?虽然说裴一宁的父母和他的父母也在忙着操办婚事儿,但是这毕竟是他跟裴一宁的婚礼,所以有些事情他还是希望能够自己亲力亲为,以保证婚礼能圆满。 这不仅是他跟裴一宁的第一次婚礼,也是这辈子的唯一的一次,自然是要做到尽善尽美的。 见江晨希进来了,傅衡逸就从牌桌上站起来,“晨希你来。” 江晨希坐在傅衡逸的位置,傅衡逸则是坐在角落里,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未接来电,没有信息,什么都没有,傅衡逸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放了回去。 女人呐,果然是得到手了就不知道珍惜了。 顾凯见状,悄声问韩奕,“傅大哥今天这是怎么了?已经看了十几次手机了。” 他们在包厢里呆了不到两个小时,傅衡逸拿出手机看了十几次,明眼人都能看出有问题嘛。 韩奕闻言,笑而不语。 他现在敢肯定,沈清澜跟傅衡逸之间绝对是闹矛盾了,只是看现在的情形嘛,多半是某人在闹脾气。不得不说韩奕真相了。 傅衡逸让服务员送进来几瓶酒,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喝着,只是越喝,这脸色就越阴沉。 沈君煜不放心,走过来拿走了他手里的杯子,“这是做什么呢?” “喝酒。” 沈君煜:……我眼睛又不瞎,当然知道你在喝酒。 “跟澜澜闹矛盾了?”能让傅衡逸借酒浇愁的人也只有他那个宝贝妹妹了。 傅衡逸瞟了他一眼,“我就不能是因为单纯想喝酒了?” 沈君煜相信他这话才有鬼,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傅衡逸的情绪变化他能看不出来? “澜澜怎么你了?” “没事儿。”傅衡逸不愿意说。 到了晚上九点,江晨希就打算扯了,他明天还要早起去家具市场,在场的除了顾凯其他的都是已婚人士,自然也是要早点回家的,不过现在这个点…… “晨希,你现在就走,早了一点吧?”韩奕开口。 “明天还有事。”江晨希温声说道,傅衡逸跟着站起来,“晨希,一起走。” “衡逸,你组的局,你第一个跑了,这不合适吧?”韩奕挑眉。 “我跟晨希回家,你要一起?” 此话一出,包厢里的人瞬间都看向了他,包括江晨希。 “衡逸,你跟晨希回家做什么?你不回自己家了?”韩奕问道。 “我有点事要跟晨希说。”傅衡逸神情淡漠。 今晚的傅衡逸原本就奇怪,现在竟然打算夜不归宿,这已经不是奇怪而是惊悚了。 大家纷纷看向沈君煜,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沈君煜淡定回视,我怎么知道,我跟你们一样也一头雾水呢? 众人疑惑。 “衡逸,你该不会是想离家出走吧?”韩奕语出惊人却一言道破真相。 傅衡逸今晚一个人坐在那喝了不少的酒,此时脸色有些发白,索性脚下的步子还算稳当,听到韩奕的话,冷冷地看着他,韩奕摸摸鼻子。 傅衡逸转身,率先朝包厢外走去,江晨希看了包厢里的人一眼,给了他们一个放心的眼神,跟了出去。 “君煜,要不要给小嫂子打个电话?”韩奕问沈君煜。 “不用,我以及给澜澜打过电话了。” 江晨希和傅衡逸走到魅色门口,就看见站在门口的那个清冷绝色女子,江晨希瞬间笑了,“小嫂子。” 沈清澜先是看了一眼傅衡逸,然后才对着江晨希点头一笑。 “那个衡逸今晚喝醉了。”江晨希解释。傅衡逸看了一眼沈清澜,垂眸不语。 ------题外话------ 推荐好友【李不言】新文《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一句话简介; 【我陆景行这辈子只护沈清一人】 【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 他、M国太子爷,军区最年轻少将,权势滔天手段狠辣、其阴孑的手法让人闻风丧胆,人称行走的阎王爷。 她、行业内最值钱的企业规划师,江城首富之女,任何濒危企业,都能用芊芊玉指出一条康庄大道。 两个本是毫无交集的人,却阴差阳错阳台一夜风流。 她怒;“你这是强奸,我要去告你,让你把牢底坐穿。” 他轻点烟灰,嘲讽道;“警察局大门朝哪边开你知不知道?” 第二日、满城风雨,M国太子爷与某某女在阳台一夜风流。 第三日,他出现在她面前,拿着结婚报告,将她带进民政局,此后、世人都尊称她一声陆夫人。【我陆景行这辈子谋得再多也就谋一个沈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