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罪有应得(14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502.罪有应得(14更)

丁明辉最终还是没有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他知道宁珂最在乎的人就是宁修杰,而宁修杰的身世是个秘密,也是个把柄,现在这个把柄在他的手上,宁珂就不敢真的对他怎么样。净身出户?简直就是笑话。 丁明辉不签字,宁珂也不急,直接让律师向法院递上了离婚申请。原本如果没有童韵诗这件事,宁珂是不打算这么快就离婚的,毕竟她离婚,公司股价会出现动荡,可是最近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说明了丁明辉此人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若是继续留在身边后患无穷。 此时宁珂的心里也有些后悔,当初自己没有擦亮眼睛找了这么一个人演戏。同时升起的还有对抛弃了自己和孩子的那个男人的憎恨,那个懦弱的男人,要是让她看见他,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丁明辉知道宁珂真的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申请,顿时便慌了,连门都没敲就闯进了宁珂的房间,宁珂正在换衣服呢,这人就突然冲了进来,神色一冷,快速的拿过一旁的睡袍套在身上,“谁允许你进我房间的?” 丁明辉现在哪里顾得上这个,死死地盯着宁珂,“你竟然真的向法院提出了离婚!”她最在乎她的儿子和公司了吗,现在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对于宁珂来说,现在跟丁明辉离婚可以避免日后更大的损失和隐患。 宁珂挑眉,“我的样子像是在跟你开玩笑?丁明辉,现在你就算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也来不及了。”这一次她一定要让丁明辉净身出户,想利用儿子来威胁她,还想要钱,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你就真的不怕我将宁修杰的身世公布于众?” “你若是想带着自己的父母跟妹妹灰溜溜地滚出京城,再也无法在京城无法立足,你就试试。”宁珂不惧威胁。 丁明辉神情懊恼,“宁珂,别把我逼急了。要是把我逼急了,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狗急了还会跳墙呢,更何况人。 宁珂神情淡淡,“若你来只是想对我说威胁的话,那么就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 丁明辉看着宁珂冷淡的脸,恶从胆边生,突然上前将宁珂压在了床上,“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来履行一下夫妻义务吧。” 宁珂神情一冷,却没有慌乱,“丁明辉,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反正你都要跟我离婚了,还想让我净身出户,我得不到钱还得不到人吗?”这三年来他们都是分房而睡。宁珂根本就没有让他碰过。 宁珂死命挣扎,奈何力气敌不过丁明辉,“丁明辉,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杀了你。” “有本事你就杀,大不了咱们一起死,反正我光棍一条。” 睡袍的带子被丁明辉扯开,露出了宁珂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慌乱中,宁珂抬起脚狠狠地顶在了丁明辉的脆弱部位,丁宁辉疼的脸色一白,顿时就跪在了床上不能动了,宁珂快速的将睡袍带子系好,跑了出去。 ?宁珂跑到了儿子的房间,将门反锁上,抱着儿子睡觉,心中想的已经不仅仅让丁明辉净身出户了。 第二天,她起来的时候,丁明辉已经不在家里,宁珂给律师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办理离婚手续。 第三天,丁明辉是不愿意离婚,但是,法院的判决却很快下来了,原本他跟宁珂就只是形式婚姻,从结婚那天起就一直是处于分居状态。法院甚至连调解都没有就直接给判了。判决来的如此快,这其中未尝没有宁珂在里面动用了关系的成分。 而丁明辉坐实了婚内出轨,变成了婚姻的过错方,就如宁珂所说的直接净身出户。其中最有力的证据,就是童韵诗肚子里的孩子和丁明辉的亲子鉴定报告。 童韵诗原本还想着过几天再去找宁珂谈谈,却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丁明辉和宁珂离婚的消息。 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丁明辉找上了门。 “开门,童韵诗,你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给我开门。”丁明辉将大门拍的啪啪响。 童韵诗听见外面动静,知道来的人是丁明辉,并不想开,可是奈何丁明辉的动静太大,任由他闹下去,会惊动上下层的邻居,无奈之下,童韵诗只能让丁明辉进门。 丁明辉看着童韵诗的眼神仿佛要杀人,“都是你干的好事儿,要不是你,我现在能落得净身出户的下场,现在你满意了吧?还2千万,做梦!你现在就连两块钱都得不到,就算是被我睡了也是白睡。” 此时的丁明辉眼眶赤红,双目充血,活脱脱一副癫狂的模样,看的童韵诗心里一紧,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防备地看着他,“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报警了。” 丁明辉残忍一笑,缓步走向童韵诗,“你报啊。我也想让警察来看看,你这个女人是多么的淫荡。” 净身出户的结果让丁明辉无法接受,他找不到宁珂,就只能来找童韵诗了,毕竟如果不是童韵诗手上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他婚内出轨的事情还可以否认。 童韵诗不断的往后退,被他逼到了角落,“你想干什么?” “你猜。” “丁明辉,我告诉你,现在我是一个孕妇,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呢?” 丁明辉在她高耸的肚子上扫了一眼,“我的孩子?谁知道是谁的?哦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我还真应该感谢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要不是他,我还没这么快净身出户。我就想问问你,宁珂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将亲子鉴定报告给她?” 童韵诗抿唇,她能说她没有将亲子鉴定报告给宁珂吗?她也不知道宁珂是从哪里弄来的亲子鉴定报告。她又不是傻的,怎么会将报告给宁珂,丁明辉离婚了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这个该死的蠢女人,你将我害的那么惨,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丁明辉声音温柔,却让童韵诗心里越发害怕。 宁珂做的很绝,不仅让丁明辉净身出户,而且收回了他父母和妹妹的房子。现在他们家也是一团乱。 “关我的事。”童韵诗说道,“那份鉴定报告不是我给她的,真的不是我。你想想,我还想从她那里得到一点补偿呢,怎么会将报告交给她,所以真的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丁明辉耸肩,“无所谓了,不管是不是你给她的,这件事偶读跟你脱不开关系。如果不是你去找她,她就不会知道你的存在,也就不会知道那份鉴定报告。” 说来说去,都是这个女人太贪心了。既然她是罪魁祸首,那么总要陪着他一起下地狱的。 “丁明辉,你别过来。”童韵诗喊道,神情慌乱,丁明辉现在的状态明显不正常。 “你不是想要钱吗?钱我是没有,不过人我还是有的,你要吗?”丁明辉的神情忽然变得暧昧,看的童韵诗心一颤,拼命摇头。 “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请你离开这里,我以后再也不去找你,真的,我保证。”她是真的害怕了,眼前的男人此刻的样子太可怕。 丁明辉一把掐住童韵诗的脖子,眼神里的暧昧瞬间被凶狠替代,“当初你怎么没想到不来打扰我,你把握搞成现在这个样字,现在才来说你错了,让我放过你,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这个愚蠢的女人。” 童韵诗拍打着丁明辉的手臂,“放......放开!” 丁明辉将童韵诗拽到沙发上,童韵诗不敢剧烈挣扎,只能顺着他的力道在沙发上坐下来,双手死死地抱在胸前,一脸防备,“你想做什么?” 丁明辉看着她防备的样子,嗤笑,“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就你现在这个样子,看一眼都倒胃口。” 这几日童韵诗很憔悴,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加上不修边幅,整个人看上去极其邋遢。就这个样子,确实很难引起男人的欲望。 “我跟宁珂去解释,说我肚子里的不是你的孩子,是我想得到你的钱胡编乱造的,这样可以吗?”童韵诗希冀地看着丁明辉,就希望丁明辉可以放过她,从这里离开。 “童韵诗,你当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丁明辉冷嗤,看着童韵诗的肚子,眼珠子一转,伸手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摸着。 他的动作很慢,甚至算得上温柔,童韵诗却觉得肚子上仿佛有一条毒蛇在慢慢爬动,还吐着腥红的信子。 “孩子还在动呢,是不是知道我是他的爸爸,所以跟我打招呼呢。”丁明辉神情温柔,“嗯,真是个乖孩子,等你出生了我一定好好疼你。” 童韵诗蓦地睁大了眼睛,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生,我现在不生了,我明天就去打了这个孩子。” 丁明辉脸上的温柔之色瞬间消失,定定地看着童韵诗,眼底漆黑一片,“为什么不生?” “它就是个错误,它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童韵诗摇着头,如果说原先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犹豫,那么现在这一丝丝的犹豫也被丁明辉给吓跑了。 丁明辉冷冷地看着她,捏着她的下巴,“不生?不想生你当初发现的时候怎么不打了他,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却说不想生?是因为他是一个错误,还是因为他不是李博明的种?” 童韵诗满眼的震惊,“你......” “想问我是怎么知道李博明的是吗? 童韵,确实想知道丁明辉是怎么知道李博明的? 这件事说来也巧,那天晚上。丁明辉跟童韵诗翻云覆雨的时候,她的嘴里一直叫着李博明的名字,当时丁明辉只以为是同名同姓之人,并未放在心上。又因为是露水姻缘,他也不曾将这件事记在心里,一直到童韵诗挺着肚子出现在他的面前,甚至还搅和的宁珂跟他离了婚。 原本丁明辉也没有将童韵诗和李博明联系在一起,只是在昨天,忽然有人发了一封邮件给他,跟他说了李博明和童韵诗的关系。。 要说丁明辉在这个世界上最恨的人是谁,那李博明绝对是首当其冲。如果不是李博明的出现,他跟方彤甚至还有复合的可能,可就是这个男人夺走了她最爱的女人。现在这个男人的爱慕者又跑来搅散了他的家庭,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丁明辉恨不得砍死李博明。他不明白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怎么了,怎么一个个都看上他了呢,方彤是这样,眼前的这个女人也是这样。 难道就因为李博明长得好看一点,有钱一点吗? “爱慕李博明,想跟他长相厮守,所以就勾引他,打算用孩子绑住他,却阴差阳错地上了我的床,发现自己怀孕欣喜若狂,以为可以利用孩子让李博明结婚,结果却发现这个孩子竟然不是李博明的,所以又想打掉孩子,可是在打掉孩子之前,又不甘心就这样吃亏,于是就想利用它来为自己谋取一些利益。”丁明辉缓声说着,不紧不慢。 童韵诗被他说中了心思,白了脸,但嘴上却还在否认,“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丁明辉微笑,笑地温柔,“不是?那是什么?告诉我哪点说错了,我改。”他对童韵诗肚子里的孩子并不在意,是不是他的也无所谓,但在得知二人的关系后,丁明辉却改变了主意。 丁明辉看着童韵诗的肚子的眼神透着一抹诡异的光。 “你想做什么?”童韵诗害怕地问道。 丁明辉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语气温柔,“乖,生下这个孩子,只要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就帮你得到李博明。” 童韵诗摇头,“我不要。” “怎么?连李博明都不想要了,你不是最爱他吗?你为了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结果却竹篮打水一场空,你心里难道就甘心看着他陪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疼着宠着对方,却对你不屑一顾?” 童韵诗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李博明已经知道了她跟其他男人有关系,甚至怀了人家的孩子,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他跟方彤不在一起了,也不会愿意跟她在一起。想到这里,童韵诗只觉得恶心。 见童韵诗摇头不同意,丁明辉一巴掌就甩在了她的脸上,“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这个孩子你生也得生,不生也得生。” “你不是不承认这个孩子是你的吗?”童韵诗捂着脸,质问道。 “现在我承认了,既然是我的孩子,那就应该生下来。” 童韵诗可不认为,丁明辉是真的承认了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看他此时疯狂的模样,她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丁明辉打的什么主意童韵诗不知道。童韵诗只知道,不管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好,还是为了她自己好,这个孩子都不能要。只是现在丁明辉正紧紧的盯着她,仿佛她要是不同意,他就会对她不客气一般。 无奈之下童韵诗只好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生。” 丁明辉拍拍她的脸,“这样才乖嘛。”他从沙发上站起来,似乎是要打电话,童韵诗看准时机拔腿就往门边跑去,她现在就去把孩子打了, 丁明辉见状,拔腿追了上去。 童韵诗已经打开了门,反手将门关上。她按着电梯的门,可是电梯却迟迟不开,眼见着丁明辉就要开门追出来了,童韵诗决定走楼梯,刚跑到楼梯口就被丁明辉追上了。 丁明辉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你想去哪儿,给我回去乖乖待着。” 童韵诗拍着丁明辉的手,“我不回,我要去医院,你放开我。” 丁明辉不放,拉着童韵诗就要往回走,童韵诗剧烈挣扎,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跌了下去,丁明辉一时没抓紧,眼睁睁看着童韵诗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童韵诗的肚子狠狠撞在了地上,她只觉得肚子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一股热流从双腿间流出来。丁明辉站在上面,看着童韵诗身下的血,顿时就慌了,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120。 童韵诗的孩子没了,从那么高的楼梯上摔下来,硬生生给摔没了。 当医生把死胎从她肚子里取出来的时候,童韵诗睁眼看了一眼那个血淋淋的孩子,已经成型了,是个男孩。 童韵诗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虽然她是想要放弃这个孩子,可是当孩子真的离开了她的身体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涌上一股悲伤。 童韵诗是因为丁明辉的退让才会跌下楼梯的,所以当童韵诗醒来之后就一纸诉状将丁明辉告上了法庭,告他故意伤害以及强奸。 童韵诗知道自己孤立无援,这样的情况下状告丁明辉强奸十有八九是要败诉的,于是在身体还没完全好的情况下,就强强行出院去找了宁珂,她需要宁珂的帮助,她要让丁明辉付出代价。 宁珂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女人,等她说明来意,听完童韵诗的话,她开口,“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 刚刚流产,童韵诗的脸色脸上没有丝毫的血色。失去了这个孩子,对她本身的伤身体伤害极大,原本医生就判定她的体质偏弱,一旦引产会伤及母体本身,而这次她又是从楼梯上跌下去的,正如医生当初预计的那样,从今以后她再也不可能在做妈妈了。 童韵诗恨丁明辉恨得巴不得将他挫骨扬灰,“我可以帮你解决丁明辉这个麻烦。” 宁珂挑眉,童韵诗继续说道,“丁明辉现在虽然跟你离婚了,但他毕竟还是你前夫,只要他不死,他就能来找你,继续纠缠你。而且他的手里应该握有你的秘密吧,一旦他将这个秘密公布出去,对你也没有好处,我将他送进监狱,那么他以后就没有办法再来烦你,而我也能报仇,一石二鸟,不是吗?” 宁珂的手指轻轻地在桌上敲击着,似乎在考虑着童韵诗的提议,“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要是代价合适,倒也不是不行。 “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给我提供一个最好的律师,帮我赢了这场官司。” 良久,宁珂才轻声开口,“好,你的条件我答应了,律师明天就会去找你。” 童韵诗松了一口气,缓慢地走出了宁珂的办公室。 宁珂说话算话,第二天律师就主动找到了童韵诗。跟她商量着案件的详情。关于强奸,其实缺乏一定的说服力,毕竟当天晚上是童韵诗自己走错的房间。也是自己主动跟丁明辉发生关系的,说是强奸太勉强,但童韵诗因为丁明辉的推攘摔下楼梯导致流产,甚至终身不孕这件事却是事实,故意伤害是逃不了的。 “就不能再让他判的重一点吗?”童韵诗听着律师的分析,不甘心地说道,三五年的刑期太便宜丁明辉了。 “这已经是极限了,毕竟这件事也是可以被定性为过失伤人。”律师说道。知道这是真的没有办法了,童韵诗也只能同意。 “丁明辉坐牢了?”于晓萱看着报纸上的新闻标题有些意外,沈清澜将报纸拿过来看了一眼,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主角是谁,他们心里都清楚。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他就不能再来烦方彤了。”于晓萱说道,“只是可惜了,那个死女人没有跟着丁明辉一起进去。你说那女人的孩子没了,怎么就不上去跟丁明辉拼命呢。”最好来个两败俱伤,两人都因为故意伤害罪进去待几年,那方彤这边就彻底清静了。 “方彤,你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出门。”沈清澜叮嘱道,免得童韵诗发疯做出什么伤害方彤的事情来,身处绝境的女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而且沈清澜比于晓萱他们知道的更多一些,她是知道童韵诗这辈子都做不了母亲的事情的。方彤生产在即,还是小心为上。 方彤点头,“我过几天就要住进医院去了,到时候我妈会去照顾我,博明也找了月嫂,不会有事的。”

上一篇   501.绝配(1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