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还真的是他1(11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99.还真的是他1(11更)

丁明辉的力气不小,宁修杰被他捏的疼了,抬手就去拍他的手,“你放开我,疼。” 李明辉非但没放,反而抓紧了一些,“叫爸爸,不叫爸爸就打你。”他还就不信了,大的他没有办法,小的他还治不了,真当他是泥捏的,没有脾气是吧,就算是泥人,那也是有三分气的。 “你放开我,疼死了。”宁修杰拍着丁明辉抓着他胳膊的手,他是真的很疼。 “快叫爸爸。”丁明辉瞪着他,今天他就要治治这个小鬼的臭脾气。 宁修杰见丁明辉不愿意放开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楼下的佣人听到动静,连忙跑了上来,“小少爷怎么了?” 然后就看见了丁明辉捏着小家伙胳膊不放开的一幕,脸色顿时就变了,“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没看见小少爷疼的脸连都白了吗?” 呵呵,丁明辉冷笑,好啊,现在佣人都敢教训他了,呵斥,“我在教训我儿子,你一个佣人插什么嘴。” “修杰少爷才不到三岁,你有话也要好好说。”佣人不满地看着丁明辉,不是她想看不起这个姑爷,而是丁明辉身上就真的没有可取之处,在外面沾花惹草就算了,还总是喜欢对着他们这群佣人颐指气使的。就连这个家的正牌主人宁珂都不会这样。 “你放开我,妈妈!”宁修杰哭声越大。 丁明辉本来就是喝得醉醺醺地回来的,脑仁儿还疼着呢,宁修杰一哭,他就觉得整个脑袋都是嗡嗡嗡的声音,都要炸了,“不许哭,再哭真的打你了。”他抬起了手。 宁珂正在书房里跟公司的高层开视频会议呢,就听见了儿子的哭声,原本以为哭几下就好了,她也没有在意,谁知道儿子是越哭越大声,还在叫妈妈。隐约间又听到了丁明辉的声音,顿时就坐不住了。 走出来一看就看见丁明辉拉着她儿子的胳膊,抬手仿佛要打他,宁珂顿时怒了,“丁明辉,你做什么?” 丁明辉,没想到孩子的哭声会把宁珂引出来,讪讪地放下手,“我,我要给他擦眼泪呢。”手上的力道不自觉送了一些。 宁修杰见状,立刻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看见宁珂,仿佛看见了救星,快步跑到宁珂的身边,指着丁明辉说道,“妈妈,他要打我。” 宁珂一听,脸色一变,看着丁明辉,丁明辉一脸的无辜,“我没有打他,我只是让他不要哭而已。”他看向宁修杰,“修杰,爸爸刚才是在跟你开玩笑呢,爸爸怎么舍得打你呢。” 宁修杰捂着自己的胳膊,“妈妈,他打我,胳膊疼。” 宁珂拉起他的衣服一看,宁修杰手上被捏过的地方已经红了一圈,几个拇指印清晰地印在上面,小孩子肌肤本就娇嫩,红白一对比,看着就特别的触目惊心。 宁珂冷冷地看着丁明辉,“丁明辉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丁明辉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他刚才就是吓唬吓唬那个小鬼的,可没打算真的动手打他,“我没打他,真的。”他试图解释,只是一开口就是浓浓的酒气。 宁珂看着他这副醉醺醺的模样,冷声说道,“这件事等你清醒了我们再算。”说着就拉着儿子走了,宁修杰走到半路,回头对丁明辉做了一个鬼脸。 丁明辉黑脸,这个小鬼简直就是欠收拾。 佣人自然看见了这一幕,看了一眼丁明辉连走路都不稳的姿态,摇摇头,转身下楼。 宁珂将儿子带到书房,轻轻的揉着儿子的胳膊,“还疼吗?”声音温柔。 宁修杰点点头,“疼。” “那你告诉妈妈,刚才他为什么要打你?”丁明辉此人虽然是个吃软饭的,但是宁修杰的事情他是从来都不管的,更没有动手打过他,今天俩人爆发矛盾肯定是有原因的。 宁修杰轻声说道,“我在玩球球,球球掉下去了,砸到了他,他生气了。” 宁珂顿时就明白了。 她低头看着儿子,“你的球砸到了人,你道歉了吗?”宁修杰摇头。 宁珂脸上的笑意收了收,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道,“修杰,你的球砸到了人是你不对,你要道歉,知道吗?” “可是妈妈,他打我。”宁修杰委屈。 “妈妈知道,他打你是他不对,这件事妈妈会跟她说,但是你的球打到人了,也不对,你要道歉,等下要去说对不起,知道吗?” 宁修杰撇嘴,却还是点头,“知道了。” 宁珂虽然十分宠爱儿子,但从不溺爱,该教育的时候,绝不手软。 “妈妈,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宁修杰小声开口,他不叫丁明辉爸爸,就是因为丁明辉从来都不喜欢他。 “他没有不喜欢你。”宁珂柔声说道,摸摸儿子的头。 “妈妈,她真的不喜欢我。”宁修杰很认真地说道,他人虽小,却能感觉出来丁明辉是真的不喜欢他。 “其他小朋友的爸爸都很喜欢他们的,为什么我的爸爸不喜欢我呢?”宁修杰小声,说道,干净的眼睛里有些失落。 宁珂听到儿子的话,心里一酸。傻孩子,他又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妈妈跟他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他怎么会喜欢你呢?但是她又不能把真相告诉儿子,他才两岁,懂什么呢? “难道妈妈喜欢你还不够吗?”宁珂柔声问道。 “可是妈妈,其他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带着去游乐园的,而我只有妈妈。”人再小,也能看出区别。 宁珂看着儿子干净的眼睛,尤其是他眼中的难过,顿时心疼了,将儿子搂在怀里,忽然不敢肯定,当初找丁明辉结婚给宁修杰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是否是一个错误。 丁明辉一直睡到下午才醒来。他躺在床上揉着发疼的额头,醉酒的一幕幕却渐渐浮上脑海,等全部想起来,他恨不得打自己一顿。你说他没事儿喝那么多酒干嘛?现在好了,被宁珂看到他欺负她的宝贝儿子,指不定等下要怎么教训他呢? 想到这里,丁明辉越发头疼。但是再怎么头疼也是要面对宁珂的,丁明辉爬起来,换了一身衣服下楼,果然,宁珂正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呢。 他走到沙发边坐下,宁珂却站了起来,“跟我来。” 丁明辉直觉不好,跟着宁珂走到书房,“把门关上。”丁明辉关门。 “丁明辉,我们离婚吧。”宁珂开门见山,说着,从书桌上拿起一份文件,“这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拟好了,你只要在上面签字就好。” 丁明辉万万没想到宁珂会因为这件事就跟他离婚,顿时有些慌了,“你听我说,今天早上真的是个误会,我喝醉了,脑子一时不清醒,但是我真的没打他。” “不只是因为这件事。丁明辉,当初我俩为什么会结婚咱俩心里都清楚,现在修杰也已经两岁了。他在渐渐懂事,我不想让他生活在一个没有爱的家庭里。” 一个下午的时间,宁珂也已经想明白了,对一个孩子来说,即便是单亲家庭也比一个冷漠没有爱的家庭来的好。 “我不离婚。”丁明辉坚定地说道,他要是离婚了他就什么也没有了。 “你要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就给你5000万。”宁珂神色淡淡,这个价格已经是当初说好的五倍了,宁珂自认对丁明辉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丁明辉眉眼一动,却还是坚定的说道,“就算你给我5000万我也不离婚,当初是你主动找的我要跟我结婚,为了你那个没有爸的孩子,现在你利用完了,不需要我了,就像将我我踹了,做人不能这么过河拆桥。” “我再加一千万。” “宁珂你别太过分了,我要的不是钱。” 宁珂定定地看着他,眼底满是嘲弄之色,“不是为了钱,那你想要什么?” 丁明辉被宁珂看的神情恼怒,“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一个唯利是图的人?” “难道你不是?”宁珂淡淡反问,丁明辉当初为了自己的前途抛弃了自己相爱多念念的女友,这件事宁珂可没有忘记。 要不是因为这样,宁珂也未必会找丁明辉结婚,毕竟一个能用钱打发的人才是最方便的。 “总之我是不会现在就跟你离婚的。” “说吧,要怎样才离婚。”宁珂直接问道,她跟丁明没有感情,她也不认为丁明辉不离婚是日久生情爱上她了。 “给你三秒的时间考虑,说出你的条件,你要是不说,那我们就直接走法律途径。” 丁明辉黑脸,“宁珂,”他刚刚说的两个字,宁珂就伸出了一根手指,“一。” “你不要太过分了。” 宁珂伸出第二根手指,“二,你还剩下最后一秒。” 丁明辉神色一僵,见宁珂马上要伸出第三根手指,快速地说道,“我要双城国际3%的股份。” 宁珂放下手,定定的看着他,“双城国际3%的股份?丁明辉,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些。”双城国际怎么说也是一家上市大公司。1%的股份就值几千万,3%,远远超过5000万的数量,更何况股份这东西是可以长期持有的,只要丁明辉手里握着股份,他每年都能拿到分红。 宁珂没有想到丁明辉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难怪看不上她给的5000万。拿羊毛哪有将整只羊抱走来的好。 “跟你离婚之后,我就成了三婚,虽然说男人三婚没什么,但到底也是贬值了,而且这三年我给你儿子当了免费的爸爸,但别人不知道这孩子是我的,人家只以为我已经结婚生子以后我要是想再婚,人家总会考虑到这一点,我的选择范围就会大大缩小,这些损失你总要赔偿我吧。”丁明辉说的头头是道。 他想的很好,他不离婚,他有一张长期饭票,那么有没有股份倒无所谓,但一旦离婚了,他总要给自己找一条后路,他知道宁珂手里握有不少的双城国际的股份,即便是分给他3%,对她掌控公司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动摇不了她的地位,这也是他敢提出这个条件的原因之一。 他是想的很好,却没有想过宁珂是不是这样一个任由他摆布的性子。 “既然如此,你就去继续做你的宁家姑爷吧。”宁珂淡淡说道。 丁明辉一愣,“你不是要离婚吗?”怎么突然之间又不离了?他摸不清宁珂的套路。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宁珂挥挥手,“出去吧,离婚的事情当我没说。”离婚的代价太大,她自然也就不会考虑离婚了,不过是多养一个闲人而已,她有养的起。 丁明辉不明白宁珂怎么忽然转变了主意,不过不离婚更好,他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 宁珂摸着下巴。说丁明辉这人聪明吧,也不见的,当初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的事他也做了;但说他蠢吧,关键时刻他却懂得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宁珂刚才话虽然说得漂亮,不离婚就走法律途径,但是双城是个上市公司,公司高层尤其是她这样的掌舵者的家庭情况变化对公司的股价都会产生影响,她要是离婚了,还分出一部分股份,指不定双城国际的股价就会出现波动。这也是丁明辉提出条件后,宁珂不答应的原因之一,她离婚是为了孩子,不离婚是为了公司。 丁明辉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回了父母家,宁家他待的太憋闷了,如果不回家透透气,他怕自己会憋死。 丁明辉的父母,没想到儿子会突然回来,而且一回来就坐在沙发上,黑着一张脸。 不过能见到儿子回家还是很高兴的,“明辉,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丁母关心道。 对于她来说,这个儿子就是她最大的骄傲,不仅是全村唯一一个考上名牌大学的,还是唯一一个在京城里有了自己的房子的,不仅如此,还娶了一个大小姐。现在他们全家都住在京城,尽管这个儿媳妇脾气大,结婚这么多年也没有来看过他们,可是却给他们买了房子了呀。 现在他们回到村里,谁不说一声他们二老有福气,而这一切都是丁明辉这个儿子带给他的。 丁明辉沉着脸,“妈,你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下。” 丁母被儿子顶了一句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地说道,“好,妈妈不吵你,不吵你,你晚饭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随便吧。”丁明辉说了一句。 丁明辉的妹妹丁明静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看哥哥这神情,心里跟明镜儿似的。等丁母走了,靠过去,“哥,又被宁珂骂了吧?”她一副见怪不怪的神色。她哥每次被宁珂骂了都会黑着一张脸。 丁明辉冷冷地看她一眼,丁明静拍拍他的肩,“行了,又不是第一次被骂,你都早就习惯了,而且你当初找她不就是为了她的钱嘛,她在钱上大方就行了。” 丁明静是知道丁明辉和宁珂之间只是形式夫妻。宁珂找丁明辉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找一个便宜老爸,让自己的儿子不要成为私生子。所以,她对宁珂给予他们家的这一切,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是他哥跟宁珂之间的交易,既然是交易,那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丁明静早些年为了让丁明辉能够上学,早早的辍学出去打工了,后来找了一个一起打工的工友结婚,没成想丈夫是个不成器的,对她非打即骂。所以当丁明辉在京城给她买了房子之后,她就跟前夫离婚了。 她有想过在京城找个好工作,也体会一把都市白领的感觉,不过因为她的文化水平有限,好的公司根本看不上她,她又看不上那些打扫卫生的活儿,挑挑拣拣的,一直定不下来,后来索性就呆在家里让丁明辉养着她。 按照丁明静的想法,这些都是他哥应该补偿她的,当年要不是她辍学打工贴补家用,让他哥能继续念书,他哥就不可能考到b大,就不能进入大公司工作,那也就不能认识宁珂这样的大小姐,所以,这房子、车子、票子这些东西,她都理所当然地向丁明辉开口。 丁明辉只有这一个妹妹,加上他也确实有这个能力,于是对于丁明静提出的要求也全全满足了。 “哥,跟你说点正事,昨天我逛街看上了一个新包。”丁明镜说着,嘿嘿一笑,搓搓手,意思再明显不过。 丁明辉黑脸,“前几天,我不是刚给你5万块钱吗?这么快就花完了?” “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京城的物价,5万块钱逛个商场就没了。”以前在南方打工的时候,她就常常逛商场,只是商场里那些衣服太贵,她买不起,只能看看过个眼瘾,连摸都不敢摸,现在她有这个条件了,自然要买个痛快,反正宁珂那么有钱,她花一点怎么了? “哥给点呗。”丁明静拍拍丁明辉的胳膊,丁明辉黑着脸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这里面有3万块钱,是你这一个月的生活费,你要是花完了,那就等下一个月吧。” 丁明静啊了一声,“哥,现在才5号,你就给3万块钱,你让我花什么?我看上的那个包包可是要七万。” “整天就知道买包,你一个月买包花了多少钱?你又不出去工作,包买了也就放在家里看看,浪费不浪费。”丁明辉火大。 “你冲我发什么火?你在宁珂那里受气就回来对我发火,你是男人么?”丁明静不是个受委屈的性子,见丁明辉冲她发火,顿时也不高兴了。 “不高兴也得受着,受不了你就给我滚。”丁明辉今天在宁珂那里受了不少的气,现在,靠他养着的妹妹还敢给他摆脸色。以往愿意惯着妹妹的丁明辉此刻也恼了。 丁明静只是抱怨两句,却没想到丁明辉的反应这么大,看了一眼丁明辉的脸,软了下来,“哥,宁珂这是怎么你了?”以前她说两句,她哥顶多笑笑,今天却冲她发火,这太不正常了 。丁明辉不想提,只是说了一句,“以后花钱不要这么大手大脚,万一我离婚了,你就要跟我一起吃土了。” 丁明静闻言,不以为意,“宁珂是不会跟你结婚离婚的,她家还有个小杂种需要你做了便宜老爸呢?” 丁明静不太理解宁珂的做法,被男人搞大肚子后抛弃了,竟然还为了生下这个小杂种,给自己找了个假丈夫,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要是换作是她,她就把这孩子给打了,自己逍遥快活去。 不过,要不是宁珂这么傻,也轮不到他哥做上门女婿,那他们家就还像以前那样生活在农村。这样一想,宁珂傻归傻,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丁明辉回家是想安静安静的,结果明静在他耳边叨叨叨,叨叨叨说了半天。让他的心情更加烦躁,李明辉站起身,连招呼都没跟父母打,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就走了。 丁母听到动静,从厨房里出来,看看关上的房门,又看看女儿,“哎你哥怎么走了?连饭都没吃呢?” 丁明静瞥嘴,“我哪知道,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他爱走就走呗。妈,我饿了,你饭做好了没?” “想吃就进来帮忙,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整天让我伺候你,多大的人了,也不嫌丢人。”丁母对着女儿就没有那么好的脸色了。 “妈,你可不能太偏心啊,哥一回来你就给他做饭,生怕他饿着,我整天在你眼前晃着,你就百般看我不顺眼,敢情我是你垃圾堆里捡来的是吧?”丁明静不满。 丁母冷哼一声,“你哥能给我买房子,给我钱花,你能吗?你的房子还是你哥买的呢?你要是有你哥的本事,我也天天供着你,把你当祖宗。” “行行行,我哥能,就我哥能成了吧,饭我也不吃了,你和爸自己吃吧。”丁明静说着,跑到房间里拿了背包就走人,家里没饭吃,她就不能去外面吃了吗?可真是的。

上一篇   498.父不详(10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