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父不详(10更)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98.父不详(10更)

“这不可能,你骗我?”童韵诗尖叫道。 李博明神情淡淡,“亲子鉴定报告就在这里,是真是假,你自己看。” 童韵诗拿过亲子鉴定报告,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看着上面的鉴定结果,“不,这不会是真的,这份报告是假的,对,是假的,你骗我。”这样的结果她无法接受。 “做鉴定的那天是你自己亲眼看着样本被提取的,现在结果出来了,你又否认,童韵诗,你的戏未免多了一些。”李博明冷声说道,神色间已经有了不耐烦。 “不可能,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亲子鉴定做出来的结果为什么不是,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花钱买通了医生对不对?你们想拿假的鉴定报告来糊弄我。”童韵诗喃喃自语。 李博明就知道会这样,冷笑,“你当初,不是另外找了一家机构做亲子鉴定吗?那个机构总该是你相信的吧?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问问,鉴定结果出来了没有,结果又是什么?” 他现在倒是庆幸当时童韵诗自己找了一家鉴定机构,要不然这件事还真的是有的纠缠了。 被他这么一提醒,唐韵诗终于想起来了,她确实另外找了一家机构做亲子鉴定,而这家机构除了她自己,她谁也没告诉,她的眼睛顿时一亮,“对,我还有一份亲子鉴定报告,那一份绝对是真的。” 事情已经说清楚了,李博明也不想再留在这里,起身要离开,童韵诗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博明,你不能走,你是我孩子的父亲,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她一边说着,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李博明挥开她的手,“我不是你孩子的父亲。” “博明,我知道一定是因为那天在医院门口,我那样说话你生气了是不是?所以你才跟医生联合起来导演了这出戏是不是?博明,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在方彤面前说那样的话了,你不要不理我,不要不认我们的孩子好不好?我跟孩子都需要你。” 李博明冷眼看着童韵诗无助的样子,眼底没有丝毫的怜悯之色,“我说的话你不相信,亲子鉴定报告你也不信,童韵诗,你到底想做什么?还是你以为你这样胡搅蛮缠我就会认下你肚子里这个父不详的孩子?” “父不详”三个字狠狠的撞击在了童韵诗的心口,她猛地后退了一步,脸色苍白地看着李博明,疯狂地摇头,“不是,我的孩子不是父不详的孩子,他是你的孩子,你的亲生骨肉。” 李博明摇摇头,“童韵诗,你中毒太深了,醒醒吧,你的孩子确实需要一个父亲,你要要是真的爱他,就应该早点认清现实,然后找到它的生父,而不是缠着我。” 说完,李博明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里,童韵诗站在原地,手里拿着那份鉴定报告忽然嚎啕大哭,只是哭了一会儿,她忽然想起了另一份鉴定报告,跌跌撞撞地拿起手机打电话。 两分钟后,手机掉落在地上,童韵诗神情呆滞,过了好久,她才缓缓低头,看着自己偌大的肚子,终于彻底崩溃。 方彤已经怀孕八个月了,今天是她在生产前工作的最后一天,从明天开始她就要放产假了。她将手头的工作整理了一下,交给秘书,明天秘书会将这些工作交给暂时接替她的人。 方彤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半了,准备下班,刚走出公司门口就看到了童韵诗, 童韵诗脸上带着一副墨镜,看见方彤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方彤看着她,往后退了一步,手下意识地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童韵诗神色冰冷,“是你对不对?” 方彤一愣,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童韵诗冷声开口,“亲子鉴定报告是假的,是你让人弄的,是不是?是你想让李博明认为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对不对?” 自从前天李博明将亲子鉴定报告送给她之后,童韵诗就一直想不通,明明应该是李博明的孩子,为什么鉴定报告出来却不是,原本她还以为是李博明从中做了手脚,但是后来一想,李博明是个男人,没有男人会不认自己的孩子的,虎毒还不食子呢?所以,她觉得唯一有可能这么做的人就是方彤。 方彤惊讶的挑眉,她这算不算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还没有这样的本事,亲子鉴定报告是真的,谁也没有做手脚,你肚子里的孩子跟我丈夫本来就没有关系,当初也是你不相信,博明才无奈提出了要做亲子鉴定。” “你没有这个本事,但是你的朋友有啊,那个沈清澜不是你的闺蜜吗?她是沈家的大小姐,又是傅家的孙媳妇,想要在一份鉴定报告做手脚太容易了。” 方彤闻言,笑了,只是这笑意很冷,“童韵诗,你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吧?那天晚上跟你在一起的人根本不是我的丈夫,你的孩子又怎么会是他的呢?” “你胡说,我难道连跟我上床的人是谁我都不知道吗?我很肯定那天晚上跟我一起在一起的人就是李博明,我还记得他的胸口上有一颗痣。” 方彤惊讶地看着她,“你记错了,李博明的胸口没有痣。” “不可能,你还在骗我,他的胸口上有一颗痣,就在这个位置,我记得清清楚楚。”她用手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一个位置。 方彤愣愣地看着童韵诗。 童韵诗只以为自己是说对了,方彤这是感到不快呢,嘴角顿时扬起了一抹笑意,“被我说中了吧,方彤,你是骗不了我的。”那天晚上他们极尽缠绵,她不可能记错的,她还用手摸过那颗痣呢? 胸口上有一颗痣?方彤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什么,看着唐韵诗的眼神中透着不可置信,“你......”她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的胸口就有一颗痣,但是事情会有这样的巧合吗?方彤有些不确定。 “方彤,你以为你让博明以为这个孩子不是他的我就没有办法了,我告诉你,我会生下这个孩子,等到孩子出生之后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抵赖。” 方彤看着童韵诗的眼神很无语,这个人是不是有沟通交流障碍?永远听不懂人话,“你要是想生你就生吧。”她一脸冷漠地说道。 童韵诗被方彤这样的态度刺激地一怒,看着方彤的眼神中透着危险的光,方彤立刻又往后退了一步,防备地看着童韵诗,她现在可经不起任何的动作,“童韵诗,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这里是闹市区,人来人往的,而且四处都有监控,你要是敢动手,那么你也逃不掉。” 童韵诗慢慢靠近方彤,看着方彤的眼神越发诡异,只是在听到方彤的话之后,她的脚步微顿,原本不冷静的眸子在看到有人往他们这边看的时候瞬间恢复了冷静,她嘴角慢慢勾出一个上扬的弧度,“方彤,我不会放弃李博明的,我也会让李博明认清楚你的真面目。”她说完就离开了。 看着她走远了,方彤才松了一口气,刚刚她是真的害怕童韵诗会突然冲上来,哪怕只是推她一把,后果都不堪设想。 李博明刚刚停好车,就看见了方彤一个人,站在公司门口发愣,立即推开车门,下车快步走了过来,“彤彤,不是让你在办公室里等我,我上去接你吗?你怎么一个人下来了?”方彤的肚子已经大了,身子变得笨重,李博明总是担心她会磕着碰着。 方彤愣愣地看着李博明,忽然抱住了她,李博明一愣,“彤彤怎么了?” 方彤抱了一下就放开了,摇头,“先回家吧。” 在回去的路上,李博明跟方彤说话却久久得不到回应,转头就看见方彤看着窗外似乎在发呆,趁着红绿灯口,李博明停下车,“彤彤,你今天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方彤想了想,还是决定将童韵诗过来找她的事情告诉了李博明,李博明先是一愣,随即便怒了,“这个童韵诗简直就是找死。” 方彤安慰他,“她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说了几句话,我刚才是在想另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博明下意识的问道。 方彤不知道这件事该不该说?毕竟胸口上有一颗痣的男人很多,童韵诗说的那个或许并不是她认识的那一个。 想到这里,方彤摇摇头,“没什么,不过是件小事儿,是我自己太纠结罢了。今天你爸跟季阿姨要过来,我让我妈买了一些菜,晚上就在家里吃吧。”她主动转移了话题。 沈清澜和于晓萱知道方彤马上要生了,约好一起来看她。 方彤正在家里闲的发霉呢,看到他俩过来自然高兴付芳华知道三个小姐妹之间有话要说,将吃的喝的给他们准备好之后,就将空间留给了他们。 “方彤,你这肚子看着比我大多了,该不会是双胞胎吧?”于晓萱看着方彤偌大的肚子,有些心惊胆战,当初她那么胖,肚子也没有那么大啊。 “不是双胞胎,去医院检查过了,只有一个。”方彤柔柔地说道,当时家里人也怀疑是双胞胎,特意去做了检查,结果只是因为胎儿营养太好,长得快。 “那你这一胎要受罪了。”于晓萱想起家里的女儿,生果果的时候她是受了不少罪的。 方彤点头,“是啊,医生也是这么说,建议我们剖腹产。” “剖腹产也好,自己生的真的太疼了。”想起那种痛,于晓萱至今心有余悸,“现在很多人生二胎,我是想想就怕,我跟韩奕都说好了,就要果果一个,不生了。” 女人间的话题除了衣服首饰就是孩子、生产。 “清澜,我有一件事儿憋在心里好几天了,不知道该不该说?”方彤神色犹豫。 沈清澜正在剥桔子,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就是啊,方彤,我们三个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说呗。”于晓萱附和。 “就是关于童韵诗......”方彤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什么?这个女人竟然还在缠着李博明,她有完没完?”于晓萱一听就怒了,撸着袖子一副要跟人干架的姿势。 “你先听方彤把话说完。”沈清澜淡淡说了一句。 于晓萱看向方彤,“那个童韵诗要是再缠着你,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帮你去教训她。”她最恨的就是这样不要脸的女人。 方彤笑了,“你先别激动,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儿。”随后她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于晓萱和沈清澜。 沈清澜微微挑眉,于晓萱则是瞪大了眼睛,“不会吧?这俩人怎么搞在一起的?” “我也不确定,她说跟她在一起的那个男的胸口有一颗痣,我就想到了这个人,但到底是不是我也不清楚,这个标志太不明显了。”方彤说道。 “找个机会查证一下就知道是不是了。”沈清澜说道。 “可是酒店的监控我们都已经看过了。看不清那天晚上的人长什么模样啊?” 沈清澜淡笑,“我自有办法。” 于晓萱幸灾乐祸地说道,“要是那个人真的是丁明辉,那就有好戏看了,正好渣男配贱人,绝配。”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于晓萱就乐不可支。 沈清澜和方彤看着于晓萱笑得花枝乱颤的模样,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从方彤家离开之后,沈清澜就给沈君煜打了电话,让他找人帮忙查一下4月15号那天丁明辉的行踪。 4月15号就是李博明彻夜未归的那一夜,也是整件事的起点。 沈君煜皱眉,“澜澜,4月15号,那不是差不多五个月之前了。时间太久,想要查清给出有点困难。” “不需要具体查,只要帮我确认一下,那一天丁明辉有没有出现在波兰酒店过夜就好了。”本来这件事交给金恩熙是最快的,但是金恩熙跟丹尼尔去了Y国,说是要正式见家长,此时并不在京城内。而沈清澜是知道沈君煜有认识这方面的人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容易,行,你给我一点时间,我让人去查,有结果了给你打电话。”沈君煜也不问沈清澜调查这个做什么。 “谢谢哥。” “跟自己哥哥说谢谢,你这是讨打。”沈君煜笑骂一句。 沈清澜嘴角轻勾,挂了电话,眼底满是趣味之色,如果说那天晚上跟童韵诗在一起的人真的是丁明辉,那这件事情就有趣了。 ************ 宁家。 丁明辉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宁珂正坐在沙发上,似乎是在等他。 丁明辉笑,“哟,今天在家呀。”平时这个点宁珂早就去上班了。丁明辉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酒气,显然是刚宿醉了回来。 宁珂皱眉,“你看看你现在的德性,还有没有一点双城国际副总理的样子。” 丁明辉闻言,嗤笑,“双城国际副总?我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双城国际的副总啊,不过是个没有实权的挂名副总而已,难得日理万机的宁总还有空关心我。” “丁明辉好好说话,你别忘记了你自己答应我的事情,要是影响了双城国际的声誉......” 丁明辉摆摆手,“忘不了,放心放心,没人看到我喝成这个样子。” “你先上去洗个澡清醒一下,我在这里等你,有话跟你说。”宁珂冷声说道。 丁明辉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还洗什么澡?说完我就去睡了。” 他身上浓重的酒气在鼻尖萦绕,宁珂眉眼间冷意更浓,“将一份文件扔到了丁明辉身上,“这件事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什么东西啊,要我解释什么。”丁明辉拿过文件,努力的睁大眼睛,等他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时,神色微变,坐了起来,“这件事你听我解释,我第一次玩儿......” “500万,债主都讨上门了,丁明辉,你好本事。” 丁明辉尴尬,“那个,我也不是故意的,那天喝醉了,跟朋友就去小玩了一把,结果运气不好......”他真的就是第一次玩,不熟悉套路。 宁珂打断他的话,“丁明辉,要不要我提醒你,你只是个上门女婿,我们是挂名夫妻,当初记的时候我们就约法三章过,这些你没忘记吧?” 丁明辉脸上浮现一抹难堪,“我记得,不用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以后我会注意的,这500万......” “这500万我已经帮你还了,丁明辉,仅此一次,下次如果再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做了什么,那么就请你给我滚出这个家,我给你父母还有你妹妹买的房子,我都将悉数收回,你怎么来的,你就怎么给我出去。记住了吗?” “记住了。”丁明辉低声说道。 宁珂静静地看了他几秒,“最好是真的记住了。”她起身上楼。 丁明辉看着宁珂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愤恨之色,三年了,他跟这个女人结婚三年了。表面上看他是京城宁家的姑爷,风光无限,还坐着双城国际副总的位置,实际上呢他就是个傀儡,不连傀儡都不是,他就是个摆设,是个花瓶。 刚进公司的时候他还有些权力,尽管不多,但是总比完全没有的话,但是两年多前,他利用职务之便给方彤使绊子,被宁珂知道了,宁珂就直接架空了他。 宁珂从来不管他在外面做什么?沾花惹草也好,处处留情也罢,只要不损害到双城国际的利益,她看都不会看他一。而他上不上班,每天都在干什么她也不管。 就连家里的下人都知道,宁家的姑爷是没有实权的,对他说的话也是爱搭不理的。 最可恨的是宁珂生的那个小杂种,从来不叫他一声爸爸。 虽然说他也不稀罕这一声爸爸,但是在外人眼里这个孩子是他的呀,结果被自己的老婆孩子这样对待,他身为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这几年他在宁家活的憋屈,他不是没想过跟宁珂离婚,而宁珂也说了,他要离婚随时可以提出来,她还可以给他一千万的补偿。 一千万在普通人眼里是很多,但是这几年丁明辉过得都是富贵日子,这一千万在他眼里连塞牙缝都不够,虽然他是个摆设,可宁珂在生活上也不会亏待了他。他在外人眼里依旧是分光无限的双城国际的姑爷。 一旦离婚,那么他势必要从双城国际离开,重新找一份工作,那么一点死工资哪里够他花的,所以丁明辉即便生活的憋屈,却也从来不曾动过离婚的念头。 丁明辉放悠悠的站起来,他昨晚喝了一宿,头疼死了,需要先回房间洗个澡睡一觉,其他的事情等他醒来再说。只是刚走到楼梯口,一颗球就从天而降,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哎呦。”丁明辉被砸的眼冒金星,不禁火冒三丈,“谁扔的,找死啊。” 他抬头就看见了正站在楼梯上面的小鬼。这是宁珂的儿子。宁修杰,今年两岁半。 “喂,帮我把球拿上来。”宁修杰对丁明辉说道。 丁明辉黑脸,“我是你爸爸,连爸爸都不会喊了吗?” 宁修杰皱着小眉头,盯着丁明辉不说话,妈妈说过,他要是不喜欢这人,可以不喊这个人爸爸。 丁明辉心中闪过一抹怒气,刚刚被宁珂教训一通,现在就连一个不到三岁的小鬼都敢对他颐指气使的说话了。 酒气上来的丁明辉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楼,抓着宁修杰的小胳膊,一脸凶相,“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