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证据,善后

“这件事先这样吧。”暂时理不出头绪,沈清澜也只能将事情放在一边,“恩熙,你回头帮我看看附近的监控,要是能看到凶手的脸,就将证据交给警方,就算不是什么直接有利的证据,能给凯瑟琳带来一点麻烦也是好的。”沈清澜淡淡地说道,这件事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查到了凯瑟琳的身上,那么戴西就不会不知道。 “安,你想是借用戴西的手......”虽然只说了两句,但是金恩熙很快明白了沈清澜的意思,这样也好,反正就算能证明最后指使杀人的是凯瑟琳,他们也不会为了一个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去对凯瑟琳动手。 沈清澜但笑不语,金恩熙向道格斯要了一台电脑,很快就查到了那个地段的监控,“安,这个人的确是专业的,他避开了所有的监控,不,也不是所有,他漏了一个,不过这个监控没有拍到他的正脸,只有一张背影,没什么用。” “确定没有遗漏的吗?”沈清澜问道。 金恩熙摇头,“这附近的监控我都查看了,没有遗漏。” “那就算了。”这么一张什么也看不清的背影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 沈清澜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警察依旧找上了凯瑟琳,原因就是布罗迪的手心里写了一个名字,是凯瑟琳,说是用写的,不如说是刻的,用尖锐的东西刻的,看笔迹应该是布罗迪在等待的过程中自己找了一个尖锐的东西刻在自己的手上的。 名字并没有写完,还剩下最后几个字母没写,不过排查了布罗迪身边的关系,警方自然也就将目标锁定在了凯瑟琳的身上。 沈清澜从弗兰克那里知道消息的时候,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布罗迪还留了这一手。 凯瑟琳正在家里看电视呢,警察就找上门了,她是新婚,本应该去度蜜月,不过这个婚姻不是她自愿的,她跟丈夫之间也没有任何的感情,自然对度蜜月没有任何的兴趣,宁愿待在家里也不愿意出去,她的丈夫也随着她,今天一早就去了公司了。 “夫人,外面警察找你。”管家对着正在看电视的凯瑟琳说道,凯瑟琳连头都没抬,“警察找我做什么,我又没有犯事儿,不见。” 管家一脸的为难,“夫人,警察说一定要见到您,说是您牵扯到了一件命案,需要您配合调查。” 凯瑟琳听到这话,眼神微变,脸上却看不出丝毫,“命案跟我就更加没有关系了,让他们给我滚,不见。” 管家应了一声“是”,走了出去,过了不久又走了回来,“夫人,警察说了,如果您执意不见,他们会下令逮捕您。” 凯瑟琳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们如果有证据就直接让他们进来逮捕我,没有就给我滚。我没有义务配合他们调查。” 正在此时,凯瑟琳的丈夫马洛里·珀西回来了。听了管家的汇报,马洛里冷冷的看着凯瑟琳,“你做了什么?” 凯瑟琳好笑的看着他,“我能做什么,我才是你的妻子,现在这样的语气质问我是什么意思?” 马洛里的脸色很冷,“凯瑟琳,我警告你,你要是给家里带来了麻烦,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凯瑟琳冷脸,“不放过我?你想怎么样?你还能离婚不成,别忘了,我们刚刚结婚。”她敢打赌,马洛里现在不敢跟她离婚。 马洛里冷冷地看了看瑟琳一眼,对管家说道,“请警察先生们进来。” “你......”凯瑟琳想要破口大骂,但是在看见走进来的警察时住了声,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一言不发 警察已经在外面等了很久了,知道凯瑟琳不愿意配合,却还是尽量缓和了语气说道,“珀西夫人,昨天晚上在柏林路发生了一件命案,警方有证据显示跟您有关系,希望您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 凯瑟琳冷声说道,“发生命案关我什么事情?昨天晚上我跟我的丈夫在一起,这一点我丈夫可以作证。” 马洛里直觉凯瑟琳应该在背后做的什么?但是此时此刻却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要是凯瑟琳的身上真的背上看了命案,还被警察抓到了把柄,那么对他们的影响十分不利,于是对警察说道,“警察先生,昨天晚上我的妻子确实跟我在一起,这一点,家里的佣人都可以作证。” “珀西先生,那天晚上珀西夫人在家里我们是知道的,但是死者临死之前在自己的手上刻了夫人的名字,所以还希望夫人能够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要是这件事跟夫人没有关系,那是最好不过的。” “我不去。”凯瑟琳说道,“谁知道死的是什么人?叫凯瑟琳的人多了去了,难道写了凯瑟琳就是我吗?就不能是别人?你们警察办案都不用讲证据的吗?”凯凯瑟琳是打定了主意不去了。 “珀西夫人,死者的名字布罗迪,这个名字您应该不会陌生吧?你和他曾经都是弗兰克先生的学生。” 听到布罗迪已经死了,凯瑟琳的眼睛里迅速的闪过了一抹亮光,但是面上却故作惊讶的说道,“你说什么?布罗迪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其中一位警察说道,“布罗迪是昨天晚上死的,死于枪击。” 凯瑟琳捂住嘴,“天哪,婚礼那天我还见过他,怎么一转眼就死了呢?到底是谁杀了他?警察先生,你们一定要找到凶手,不能让布罗迪死的这样不明不白的。”她一改刚才的冷淡的态度,说道。 “珀西夫人,找到凶手是我们的责任,但是现在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还请你配合一下。” “你们说,有什么问题你们都可以问,我要是知道的我肯定告诉你们。你们应该早点说死的人是布罗迪。我跟他是特别要好的朋友,要是早知道出事的人是他,刚刚我就不会拒绝了,您放心,我肯定配合你们的调查。” 警察见凯瑟琳愿意配合,自然是求之不得,说道,“我们在布罗迪的手上发现了您的名字,所以还希望您能回警局合调查。” 凯瑟琳这一次没有拒绝,而是说道,“好的,警察先生,我现在就可以跟你们走,虽然不知道布罗迪死的时候为什么要将我的名字写在自己的手上,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作为一个良好公民还是有义务配合你们的。”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何她突然改变了态度,不过这也是件好事,免得他们费工夫了。 只是去了警局之后,凯瑟琳又不愿意说话了,无论问什么回答都是不知道,问了半天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警察有些无力,毕竟说布罗迪手上写的是凯瑟琳的名字也不是十分准确,因为他还没有写完,他们也只是从仅有的几个字母还有人物关系网上推测的。 而调查显示,凯瑟琳跟布罗迪之间确实是朋友关系,他们不是恋人,也没有利益冲突,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所以警察在问了一圈,在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之后,就将凯瑟琳给放了。 凯瑟琳回头看了一眼警局门口,嘴角轻勾,驱车回家。这次她舅舅很给力,没有留下有用的证据,就是可惜了,没有将布罗迪的死嫁祸给沈清澜。想到这里,凯瑟琳咬牙,是啊,当时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直接将布罗迪的死嫁祸给沈清澜不就好了,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啊,白白浪费了这次的机会。 凯瑟琳暗暗可惜。 只是不等她到家,就接到了她母亲的电话,让她回家一趟,凯瑟琳的心中咯噔一下,有些不愿意,“妈咪,我下午要跟马洛里去看电影呢。 戴西沉声,“你现在立刻给我回来,要是不回来,后果你知道的。” 即便已经出嫁了,但是凯瑟琳依旧不敢反她母亲的话,只好乖乖回家。 只是刚刚踏进家门,戴西的巴掌就重重地落在了她的脸上,“你个混账东西。” 凯瑟琳被打懵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妈咪,你为什么打我?” 戴西冷笑,“我为什么打你?你竟然还敢问我为什么打你,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妈咪,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打我,请您说清楚。”凯瑟琳一脸的无辜。 “我问你,你昨天是不是给你舅舅打电话了?” 凯瑟琳的心猛地一沉,没想到她妈真的知道了,却还是否认道,“我昨天是给舅舅打电话了,我跟舅舅好久不联系了,有些想他了,所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难道这也是错?” “凯瑟琳,你让你舅舅给你做的事情,你以为你舅舅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戴西冷眼看着女儿,没想到凯瑟琳竟然到现在还这么不消停。 “你给我说清楚,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杀布罗迪?”戴西问道。 凯瑟琳一脸的无辜,“妈咪,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布罗迪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也跟那些警察一样,相信人是我派人杀的吗?” “到现在还在否认,凯瑟琳,你是要我打电话亲自跟你舅舅确认是吗?” 凯瑟琳脸色微变,她舅舅虽然帮她做了这件事,但是要是她妈妈打电话问,她舅舅肯定不会帮她隐瞒的,想到这里,凯瑟琳只好实话实说,“妈咪,不是我想要杀他,是他自己找死,他威胁我。” 凯瑟琳将布罗迪说的话跟戴西说了一遍,当然是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在里面的。 “妈咪,我要是不杀了他,他就会将这件事告诉警察或者是沈清澜,他们要是知道了能放过我?尤其是沈清澜那个女人,心狠手辣,她要是知道了,我就完了。” 戴西一脸失望的看着女儿,再一次觉得她怎么就会生出这样愚蠢的女儿呢?游轮的事情,她敢打打赌,沈清澜肯定知道是凯瑟琳做的,否则当年傅衡逸也不会将那些资料发给报社媒体,凯瑟琳也不会因此而身败名裂,被迫退出画圈。 “你以为这件事沈清澜真的不知道?简直就是愚蠢!这次的事情我看你怎么办!”戴西看着女儿的眼神里已经带上了冷意。 “这一次不会有事的,舅舅的人处理的很干净,没有留下证据,警察不会怀疑到我头上的。”凯瑟琳说很很笃定。 “呵呵。”戴西冷笑,“不会怀疑?那你刚才去警局做什么?警察一大早去你家又做什么,你当警察都是傻子?” “妈咪,我就是去配合调查而已,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布罗迪手上的就几个字母而已,根本就不是我的名字,所谓的我的名字都是警察们自己胡乱猜测的,他们没有证据。” 戴西当然知道警察手里没有确切的证据,否则,凯瑟琳现在还能坐在这里,警察之所以放了凯瑟琳,也是因为她暗地里做了一些事情,将警察的思路引向了另一个方向,她失望的不是凯瑟琳心狠手辣,而是失望她做事不想后果。 戴西虽然从小就城府很深,做事情也痕,但是她从来不会轻易就去要人的性命,而她的这个女儿呢,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做事冲动,丝毫不考虑后果,这样的人迟早会给家里招灾惹祸。而她给她善后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件事我已经让人去顶罪了,但是,凯瑟琳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善后,要是再有下一次你就自己处理吧,我不会再管你。” 凯瑟琳的脸上先是一喜,随后又是一惊,“妈咪。” “不要叫我妈咪,就你这愚蠢的性子,说你是我的女儿我都嫌你丢脸。”戴西今天是真的气到了。 凯瑟琳被自己的母亲说的脸色一黑,眼底满是怒气,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轻声说道,“妈咪,这次是我冲动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戴西自然是不会相信她的这种保证,这样的话她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你现在也已经结婚了。做事情要更多的考虑后果,而不是只会冲动,没有人会永远为你善后,包括我。” “妈咪我知道了。” “行了,回家去吧。”戴西挥手,她不想再看见她,她怕自己会被活活气死。 凯瑟琳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妈咪,你让什么人替我顶罪了?” 戴西揉着额头的手一顿,看着她,“你想做什么?” “妈咪,警察不是说这次发现布罗迪的人是沈清澜吗,那么是不是可以将这件事嫁祸给她,就说其实是沈清澜在背后指使?” 戴西没想到凯瑟琳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顿时被她给气笑了,“凯瑟琳,我刚刚说你蠢,你就用实际行动证明给我看是吗?你是不是时时刻刻都要提醒我,我当初生下你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又被自己的母亲骂了,凯瑟琳十分委屈,“妈咪,你为什么总是帮着沈清澜,我才是你的女儿。” 戴西毫不留情地说道,“如果沈清澜真的是我的女儿,那么我会很高兴,起码她不会像你这么愚蠢。” 凯瑟琳没有想到她的母亲竟然会这样说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她想,她的母亲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绝情的母亲。从小对她就冷冷淡淡的,至都没有一个笑脸,等她长大了之后对她就更加冷漠,她甚至觉得她的母亲是看不起她的,但是这是为什么呢?她是她的亲生女儿呀,不是抱养的。世界上的母亲不都是爱自己的女儿的吗?为什么她的母亲就是这样子的呢。这个问题凯瑟琳想了好多年都想不通,她很想问问她的母亲,既然这么不喜欢她,为什么当初要生下她?但是这些话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而不敢真的问出来。 “妈咪,我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不能嫁祸给沈清澜?本来她就是最后一个见到布罗迪的人,甚至说是她杀了布罗迪都是可以的,不是吗?” “凯瑟琳,你知不知道沈家是什么样的家庭?傅家又是什么样的家庭?” “我知道沈家和傅家在京城是名门望族,但是这里是雪梨市,他们的势力也延伸不到这里。”凯瑟琳对这件事很有把握,毕竟,沈清澜现在在雪梨市,而雪梨市是他们的地盘。这是最好的对付她的机会,要是等她回到京城,她就算是想对付她都鞭长莫及了。 戴西现在的心情已经不是失望能形容的了,要是可以,她真的希望,凯瑟琳不是自己的女儿,“以后你就本本分分的做你的珀西夫人,沈清澜不许你去招惹。” 她心中忽然庆幸,幸好凯瑟琳没有将这件事嫁祸给沈清澜,要不然事情就更加复杂了,沈清澜一个人还好说,但是沈清澜背后的势力就不好说了。沈家、傅家,还有那个比沈家跟傅家加起来还要难搞的傅衡逸。 戴西可没有忘记几年前那个新闻事件,那些资料就是傅衡逸爆料给雪梨市的新闻媒体的。甚至能隐瞒过她的眼睛,等她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发酵了,连阻拦的时间都没有。 傅衡逸绝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只是一个军官。他的人脉应该比自己所预想的还要广得多,也深得多。这样的一个敌人,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而傅衡逸最宝贝的就是沈清澜,当初也是因为凯瑟琳得罪了沈清澜惹怒了傅衡逸,傅衡逸才会对凯瑟琳动手的。 想到这里,担心凯瑟琳会背着她做小动作的黛茜再一次警告道,“凯瑟琳,我希望你这次能将我的话记在心里,不要去招惹沈清澜,更不要做什么动作,在他离开雪梨市之前,你都给我安安分分的呆在家里,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背后做什么动作,相信我,以后你将不会是博伊尔家族的人。而你的舅舅,也不会再帮你。”这个警告可以说是很重了,而凯瑟琳也相信,她的母亲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凯瑟琳心中恨母亲的绝情,却又不敢反驳她,只好喏喏的说道,“我知道了。” 杀害布罗迪的凶手被抓到的消息,沈清澜是三天之后从弗兰克那里知道的。 “弗兰克说凶手是一个亡命之徒,杀布罗迪的原因是为了抢劫?”金恩熙不可置信的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嗯,警察是这么说的。” “呵呵,雪梨市的警察也是蠢的。”金恩熙冷笑,“肯定是戴西。” 沈清澜也知道这其中肯定是有戴西的手笔,但是这件事毕竟针对的不是他们,他们也没有理由插手管,所以,就算明知道背后的主使者是凯瑟琳,他们也不能对凯瑟琳怎么样。 “安,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算了?”金恩熙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凯瑟琳真的是太狠了,布罗迪没有得罪他,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结果就被......这样漠视生命的行为让金恩熙的心里很不爽。 沈清澜淡淡的看着她,“你想做什么?” 金恩熙眼珠子一转,附在沈清澜的耳边轻声低语了几句,沈清澜点点头,“你想做就去做吧,不过要小心点。” 金恩熙,嘿嘿一笑,“你就放心吧,肯定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知道金恩熙有分寸,沈清澜也就不再管了。 沈清澜在雪梨市又呆了四天才返回京城,而就在他们回去的第二天,凯瑟琳的丈夫马洛里的邮箱里就多了一份邮件,马洛里点开一看,顿时脸色铁青,原来竟是凯瑟琳以及其他男人的恩爱视频,而且还不止一个。 尽管看视频里的日期就能知道应该是结婚以前发生的事情,但是任何一个男人,在收到妻子的这种视频的时候,也无法冷静,所以他怒气冲冲地回到家里,对着凯瑟琳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凯瑟琳毫无防备,被马洛里打的鼻青脸肿。 “马洛里,你疯了,是不是?”凯瑟琳尖叫。 马洛里的脚再一次踹在凯瑟琳的身上,神情阴狠,“是,我是疯了,你这个荡妇。” 凯瑟琳想反击,但是奈何毫无反击之力,只能抱着自己的脑袋尽量减少伤害。脑袋虽然护住了身上却被马洛里踢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一直到马洛里打累了才停下来,对上凯瑟琳愤怒的眼神时,马洛里神情不变,拿过自己的公文包,将里面的一叠照片扔在了凯瑟琳的面前,“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我今天为什么打你。” 凯瑟琳低头看向地上的照片,等她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顿时睁大了眼睛,“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来的?” 马洛里看着她的神情就知道这些东西一定是真的,“凯瑟琳,我要是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就算是你母亲给我再多的利益我也不会娶你。” 凯瑟琳冷哼,“马洛里,你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吗?也不过就是个花花公子,别把自己抬那么高,我们半斤对八两,谁也别说谁,这些都是我结婚之前的事情,结婚之后我可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呵,你要是敢在结婚之后做出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你就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弄死你。”他玩可以,她玩,不行。 珀西家族也是有黑道背景的家族,而马洛里自己本身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真的想要背后做点什么,那还是轻而易举的。 被自己的新婚丈夫毒打了一顿,凯瑟琳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跑回娘家找自己的母亲哭诉,想让她母亲知道他给自己找的是什么样的人家。 只是可惜这件事马洛里已经跟戴西打过电话,说明了原因,戴西早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谁让你不将屁股擦干净的!”戴西一点都不同情自己的女儿,冷声说道。马洛里在电话里说了一些不太好听的话,话里话外的都是嘲讽,戴西也正一肚子气呢。结果就看到了凯瑟琳哭哭啼啼的跑回来,这个心情能好才怪了。 凯瑟琳原本以为这一次母亲总会站在她这边了吧,结果被骂的人依旧是她。对这个母亲她是彻底的失望了。 其实戴西能猜到那些东西是谁发的?想来跟沈清澜他们也脱不了关系,但是这就是哑巴吃黄连,他们有苦说不出,只能吞了。 雪梨市的事情暂且按下不提,且说沈清澜回来之后才发现傅衡逸已经回家了。 傅衡逸是昨天回来的,回来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老婆跑去国外度假去了。想给沈清澜打电话,又想起沈清澜生气的事情,所以就没打,而是旁敲侧击地让傅老爷子打电话给沈清澜,催她快点回来。 老爷子亲自打电话,沈清澜自然是要回来的,正好雪梨市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于是就买了机票。 颜夕知道安安和沈清澜要回国了,很是不舍,沈清澜抱抱她,“想安安了就去京城找我。” 颜夕点点头,“姐姐,我会努力配合治疗的,等我完全好了,我就去看你和安安。” “好。” “漂亮阿姨,我也会想你的。”安安见缝插针地说道。 颜夕蹲下身,主动抱了安安,还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安安,我也会想你的。” 颜夕和道格斯亲自将沈清澜他们送到了机场,一直目送着沈清澜过了安检,再也看不见了,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要是舍不得,那明天我们也买机票回去吧。”道格斯柔声说道,颜夕摇摇头,“道格斯,从今天开始我会配合你的治疗,还有你请来的那个医生。” 道格斯眼睛一亮,颜夕愿意积极主动地配合治疗了,这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是最大的好消息。 颜夕看着道格斯高兴的样子,心中发酸,她知道是她任性了,是她不够坚强,遇到事情只会逃避,可是这样的她却有一个人一直陪伴着,从开始到现在,不离不弃,沈清澜说得对,比起有些人,她已经幸运太多了。 颜夕主动握住了道格斯的手,“道格斯,对不起。” 道格斯愣愣地看着被颜夕握住的手,尤其是听到了她的话,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他上前轻轻地抱住了颜夕,颜夕的身子一僵,随即慢慢放松下来。 道格斯能明显地感觉到颜夕的变化,嘴角的笑意渐浓,“颜夕,我的女孩,欢迎回来。” 颜夕笑,眼角却沁出了泪。 知道沈清澜要回来,傅衡逸亲自去机场接机。反倒是沈清澜,没想到出现在机场的人竟然是傅衡逸。 沈清澜见到傅衡逸时,神情淡淡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傅衡逸知道她还在为上次的事情不高兴呢,微微一笑,“老婆,我来接你回家。” 而沈清澜听了这话,也只是点了点头,牵着安安的手往外走,傅衡逸跟在身后。 丹尼尔和金恩熙到了机场之后就直接转接飞往了其他地方,说是打算再出去玩几天。 “爸爸,这次我跟妈妈出去玩儿了,那里有个好大好大的草坪,可以在上面踢球。”安安跟傅衡逸说着自己在国外的见闻,负傅衡逸认真地听着,偶尔傅衡逸几句,时不时地往沈清澜的方向看一眼。 沈清澜说了一句,“专心开车。” 晚上房间里只剩下夫妻二人,傅衡逸从浴室里出来大的时候,沈清澜已经洗完了澡,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傅衡逸走到床的另一边,轻轻的躺了上去,随后从身后抱住了沈清澜,轻声开口,“老婆还在生气呢?”沈清澜不动。 傅衡逸继续柔声开口,“我知道你想要女儿,我也喜欢女孩,但是清澜,我不想让你冒这个险,我会害怕。”生安安的时候,给傅衡逸留下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他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惊心动魄与提心吊胆。 沈清澜何尝不知他担心的是什么?转了身,与他面对面,“傅衡逸,那一次是个意外。”如果不是秦妍从中动手脚,她是不会难产的。 “清澜,我知道,但是,我依旧害怕。”无人能体会当初他的无助,比他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更加令他恐惧,即便是已经过了三年,只要一想起,当时的感觉依旧无比清晰地浮现在心头。 傅衡逸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后怕,沈清澜瞧得分明,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啊,将她看的如此的重,也不知是她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 沈清澜也舍不得再生傅衡逸的气,有的只是心疼,于是主动抱住了傅衡逸的腰,将自己整个人窝进了他的怀里,“好了,这件事再说吧。” 傅衡逸现在确实还没有做好准备,沈清澜也不再勉强他,傅衡逸心里也知道,所以就在沈清澜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缓声开口说道,“清澜,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做好了准备,我一定与你生一个漂亮女儿。” 沈清澜点点头,“不要想那么多,傅衡逸,放松点。”她闭上眼睛,安心的在傅衡逸的怀里睡着了,果然,只有在这个怀抱里她才能全身心的放松,安眠。 傅衡逸低头看着她容颜安详的样子,心中十分满足,却也在嘲笑自己的胆怯,自己现在真是惊弓之鸟了。 第二天早上,当沈清澜起床的时候,傅衡逸已经不在了,摸了摸身边的位置,还有余温,应该是起床不久,现在才六点,还早,沈清澜却睡不着了,索性起床跑步。 下楼时却见傅衡逸刚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几个袋子,都是食材,要去厨房。 见沈清澜下来,还穿着一身运动服,显然是打算出去跑步,傅衡逸淡笑着问道,“早上想吃什么?” “粥吧。”沈清澜想了想说道,这几天在国外吃的都是面包牛奶,实在是吃腻了。 傅衡逸点点头。 等沈清澜跑完步洗好澡,换好衣服下来时,傅衡逸已经做好了早饭,不仅有粥,还有煎饺、鸡蛋饼和小笼包。 沈清挑眉,看着桌子上一场丰盛的食物,“怎么做这么多?”她只是想喝完粥而已。 傅衡逸给沈清澜盛好了粥,端到她的面前,“知道你吃不惯那些面包牛奶,这几天在国外吃腻了吧,给你换换口味。” “我一个人也吃不下这么多。”沈清澜无语,“爷爷还没起来呢。” 傅衡逸笑着说道,“没关系,你每样吃一点,剩下的我来。爷爷的还在厨房,等他起来了我会给他重新做。” “这么殷勤?傅衡逸,你想做什么?”沈清澜有心逗逗他。 傅衡逸一脸无辜,“你是我老婆,平日里照顾家里那么辛苦,我难得在家,做一顿早饭哄你开心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沈清澜轻笑,她是越来越觉得傅衡逸的情话技能是越发精进了,张口就来。 “一起吃吧,这么多我也吃不下。”沈清澜给傅衡逸盛了一碗粥。 夫妻两个正在吃饭呢,就接到了孟良的电话,“队长,穆队回来了,想约你中午一起吃个饭,带上嫂子一起。” 傅衡逸问了沈清澜的意见,沈清澜倒是不介意,“好,时间地点发我。” ------题外话------ 明天凌晨爆更,亲们可以等到起床之后再看 ** 推友文: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作者:嘉霓 “你最好让你的小弟亲自来向我赔罪!”萧墨蕴对着男人凶神恶煞的吼。 “好!”男人答的爽快。 入夜男人前来。 “小弟呢!” “来了!” “哪?” 男人反问:“我小弟损害你什么?我让他加倍补偿你!” “他砸了我的饭碗!” “饿?” “是这个意思!你干嘛?” 男人一个强劲的臂力,将萧墨蕴拖进内室。 “流氓!”哀嚎声从室内传出。 “爷让你至少三天不再有饥饿感,你还骂爷?”男人扣住女人的下巴,对待将他化软了的女人像对待他的部下那般冷硬。 “禽兽!” “噙着,所以好受?” “孬种!本姑娘迟早有一天让你知道我吃人不吐骨!” “我已经知道了,并愿意尝受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