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信任

有那么一瞬间,方彤确实要信了,只是毕竟理智还在,她很快恢复了冷静,“那又如何,一起走进酒店难道就是在一个房间睡的吗?我相信我的丈夫不会背叛我们之间的感情。” 看着方彤一脸笃定的样子,童韵诗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嫉妒,她讨厌他们之间彼此信任的模样。 “他没有爱上我,他爱的依旧是你,所以他并没有背叛你们之间的感情,那天晚上我跟他都喝醉了,男人嘛,又是在喝醉的情况下,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哦,对了,那天晚上他叫的一直是你的名字,虽然说被当做你的替身我很不高兴,但是能跟博明在一起我很开心,我从见到他第一眼就爱上了他,这么多年从未变过,我爱他的心一点也不比你少。” 方彤刚刚恢复了一点血色的脸再一次变得苍白,难道李博明真的喝醉了将童韵诗当成了自己,要是这样,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她的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要相信李博明,他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方彤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眼前的女人就是想骗自己,让自己激动,自己现在是个孕妇,不能激动,不能生气,绝对不可以,她做着心里建设,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再度冷静下来。 “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会相信,这个孩子跟博明一点关系都没有。” “它是博明的孩子,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它都是,我不会将它打掉,你可以告诉博明,我会生下这个孩子,到时候我们可以去做亲子鉴定,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告诉你真相,因为博明怕你知道,坚持要将我的孩子拿掉,我恨他的心狠无情。” 童韵诗说完就走了,方彤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良久不动,她的脸上已经彻底没了血色,白的吓人。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服务员已经注意了方彤许久,见她状态不对劲,走过来问了一句。 方彤摇头,抖着手拿出手机给沈清澜打了电话,“清澜,你来接我一下好不好?”声音微颤。 沈清澜赶到咖啡厅的时候,方彤依旧坐在老位置,神情木然,她面前的桌子上还放着那张验孕单,沈清澜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方彤,你还好吗?”沈清澜轻声开口。 方彤的眼珠子动了动,看向了沈清澜,“清澜,带我走吧。” 沈清澜点点头,将她扶起来。她没有送方彤回家,而是去了她在市区的公寓,原本这套公寓是打扫好了给金恩熙住的,前两天金恩熙搬到丹尼尔那里去住了,因为昨天刚让保洁来打扫过,房子很干净。 沈清澜去厨房烧了一些开水,递给方彤一杯,“先喝点热水。” 方彤拿在手里,却没有喝,“清澜,你说这件事是真的吗?博明真的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沈清澜在她的对面坐下,轻声开口,“你心中的第一感觉呢?”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对我,但是童韵诗说那天晚上博明喝醉了,将她当做了我。”理智与情感在心中不断交织,让方彤异常的焦灼。 “方彤,你看着我。”沈清澜说道,她知道经历过丁明辉的背叛,方彤在对待感情方面是十分敏感的,能迈出一步跟李博明走到今天也是花了她很大的勇气。 “你要相信你心中的第一感觉,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你,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是不会认错自己的妻子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方彤当然明白,“但是清澜。” “没有但是,方彤,相信你自己,也相信李博明。”沈清澜打断她的话,没有说她早就知道这件事,这样的事情,李博明自己解释更好。 “你要是心里还有疑惑,你晚上回去好好问问他,我相信他会跟你解释清楚,在这一切,你不要胡思乱想。” “清澜,我也不想胡思乱想,但是我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了,明明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李博明是清白的,他一定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可我的脑子却总是会想去相信童韵诗的话,毕竟当初丁明辉也是喝醉了才会……”方彤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她不想这样的。 “方彤,你冷静一点。”沈清澜自己也生过孩子,自然知道孕妇的情绪本来就不是很稳定,最容易胡思乱想,方彤骤然得知这样的消息,一下子情绪失控也正常。 “来,深呼吸,冷静下来,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沈清澜沉了声。 方彤深呼吸了几次,情绪终于渐渐平复下来。 “我现在给李博明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不要。”方彤拉住她,“清澜,你让我冷静一下,先别告诉他,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跟他吵架。”他们两个从来没有吵过架,她不想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就跟李博明吵架伤感情。 沈清澜点头,坐在一边陪着她,最后是李博明先打电话来的,最近都是他亲自接送方彤上下班,今天到了下班时间,他等了好久没见方彤下来,就上去找她,结果被告知方彤下午出去了一趟就没有回来。 “接吧。”沈清澜看着来电显示,开口。 方彤定定地看了电话好久,一直到李博明打了第三个电话,沈清澜才帮她接起来,“方彤在我这里,你现在过来接她。”她报了地址。 李博明有些奇怪为什么方彤的电话是沈清澜接的,却也没有多想。 等李博明快到了,沈清澜下去接他,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一眼方彤,“跟李博明好好说,问清楚事情的经过,明白吗?” 方彤点头。 “今天童韵诗来找过方彤。”见到李博明的第一时间,沈清澜就给了李博明答案。 李博明没有想到自己都那样说了童韵诗竟然还敢来找方彤,眼底闪过一抹冷光,但更多的是对方彤的担忧,“彤彤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情绪已经平静多了,不过孕妇情绪不稳定,你等下将事情的经过跟她说清楚,不要有任何的隐瞒。”沈清澜直接将钥匙递给了李博明,她就不打算上去了,夫妻之间的事情,就让他们夫妻自己解决吧。 “那个清澜,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李博明说道。 沈清澜只是说了一句,“方彤是我的朋友。”她帮的也不是李博明,而是方彤。 李博明上去时候,方彤依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神情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放缓了脚步,轻轻走到方彤的人身边,蹲下,“彤彤。” 方彤的眼睛动了动,没有开口。 “彤彤,这件事就是一个误会,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李博明将那天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方彤说了一遍,就像沈清澜说的那样,没有一丝的隐瞒,“彤彤,这件事是我的错,我那天晚上就应该打车回家。”而不是怕方彤麻烦而不回去。 他要是回去了就没有后面的这些事情了,想到这里,李博明很后悔。 “你说的都是真的?”方彤哑声开口。 李博明狠狠点头,“要是有一句假话,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 “胡说什么呢,”方彤急眼,“这些话是能随便乱说的吗?” “彤彤,你相信我了吗?”李博明问道。 他现在就想知道这个,方彤低头,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我相信你,不过以后即便是喝醉了你也不许在外面过夜,必须回家。” “好。我保证以后不会在出现这样的事情。今天让你伤心了,对不起。” 方彤深深地叹气,“博明,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是怎么了,明知道不应该怀疑你,但是有时候……” “我知道,这是因为你怀孕了,孕妇情绪本来就敏感,是我没有做好,以后我会注意的,要是以后你有任何的疑问都可以问我,我不会欺骗你。” “博明,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你要是真的喜欢上别人了,你一定要告诉我,不要欺骗我,我们可以好聚好散,千万不要骗我。” “不会出现这样的如果,彤彤,绝对不会,我保证。”他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方彤,他怎么会舍得离开她,爱上别人。 “我是说万一。” “没有万一,彤彤,这辈子除非我死,不然我都会一直爱你。”李博明将方彤抱在怀里,紧紧地。 回去的路上,方彤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那天晚上跟她在一起的人不是你,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不清楚,这件事就要问她自己了。” “我看她说话时神情笃定,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想必她是将那个人当做是你了。”换句话说,就连童韵诗自己也不知道那晚上跟她在一起的人是谁。 以前李博明对这个并不在意,但是这次童韵诗来找方彤的行为是彻底激怒了他,这件事他一定会查清楚,只要找到了这个男人,童韵诗应该就会清醒了。 “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以后童韵诗都不会再来找你了。”李博明温声开口,眼中是惊人的寒意。 方彤点头,没有说童韵诗也是无辜的这样的话,今天要是她没有冷静下来,一时情绪激动,孩子出了什么事情,后果才真的是不堪设想。 第二天,李博明再次去了那家酒店,想要查清楚,只是从酒店的登记表上的名字去查,最后的结果却是查无此人,也就是说那天晚上跟童韵诗在一起的男人用的是假身份证。 李博明看着眼前的结果皱眉,他是真的没想到事情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李总,这件事还要继续查吗?”助理问道。 李博明摇头,“不用了,先放在一边吧。”人家用的是假身份者,他要怎么找,大海捞针吗? 李博明想找到那个男人,更多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要是真的找不到,他也不会勉强,而且试想一下,什么样的人会用假的身份证登记? 不过,童韵诗竟然敢真的去找方彤,这是李博明没有想到的,这个女人是真的以为他不敢动手是吗? 李博明的眼中寒光闪闪,手中的笔转啊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童韵诗在将事情告诉了方彤之后就在等李博明来找她,所以当李博明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意外。 “你来了。”童韵诗笑意盈盈,相比那天的失控,今天的她十分冷静,让李博明有些意外,“不用这样看我,我早就知道你会来找我,毕竟我去找了你最宝贝的老婆。看你的样子,你老婆跟你闹了?” “这就是你的目的?让方彤误会我,然后跟我闹离婚?”李博明冷声反问。 童韵诗笑笑,“你别站着说话,你这样我要仰头看你,很累,你先坐下。”从始至终,她都是笑着的,温温柔柔的模样。 李博明坐下来,童韵诗给他倒了一杯水,见他不喝,轻笑,“难道你还怕我下药?” 李博明定定地看着她,“我昨天去酒店调查过,当天晚上跟你开房的人叫林萧。”林萧自然不是那人的真名,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他要的是证明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童韵诗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下来,“博明,我也没想让你离婚,你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骗我?”已经认定的事实,怎么能轻易改变。 李博明就知道她不会相信这番说辞,对此并不意外,他今天来也不是为了说服她的,所以听了这话,他并没有任何反应,就连表情都未变一下,“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了,你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并不能使我相信,而我也不可能随便一个女人找上门说有了我的孩子我就信。” “那你想怎么样?做亲子鉴定?我不反对做亲子鉴定,但是那也要等孩子生下来,这么长的时间,你的妻子没有意见?”面对李博明突如其来改变的态度,童韵诗非但没有怀疑,反而心中暗自高兴,按照她的估计,应该是昨晚方彤在家里大闹了一通,惹怒了李博明,或许还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才会让李博明的态度忽变。 这样一想,童韵诗简直想当面感谢方彤,她越是闹,李博明的心只会越偏向她,要是能让李博明不耐烦了,跟她离婚了,她一定整一面锦旗送给她。 “不用等到生产,我已经咨询过医生,四个月以后就能做亲子鉴定,要是鉴定结果出来,证明孩子是我的,那么我会对你负责,但要不是,就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永远不许出现在我的面前。”李博明冷酷开口。 童韵诗眼底有些伤心,为他的无情,但她知道,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所以也不惧,“好,我答应。” “而在这之前,我只有一个条件,你不能再去找方彤说些不该说的,那么即便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我的,我也不会承认,还有你父亲的公司都会因此受到牵连,这一点我希望你可以想清楚。” “好,我答应。”童韵诗说的毫不犹豫,这些对于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要是能得到李博明,不要说是等几个月了,就是等一年都行。 将童韵诗稳住了之后,李博明就打算离开了,童韵诗拉住他,“博明,你就不能留下来陪陪我吗?” 李博明看着自己被她拽在手了的衣角,神情淡淡,并不开口,童韵诗与他对视了几秒,最终还是放开了他。 回到家里,李博明并没有向方彤隐瞒自己做的事情还有自己的打算,方彤皱眉,“这样做真的好吗?”等到月份大了,童韵诗再想不要孩子对母体的伤害就大了。 “不将证据给她,她永远不愿意清醒,这是最好的办法。”而且他已经够仁慈了,在孩子还在她肚子了的时候就做亲子鉴定,而不是等她生下孩子,童韵诗要是够聪明,就应该现在就停手,不要继续执迷不悟,不然就不要怪他心狠。 方彤也知道这件事现在并不是适合自己插手,只是说了一句,“她要是现在放手就算了吧。”毕竟只是童韵诗单相思,李博明并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 李博明点点头,但是心里怎么想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因为李博明的警告,方彤的生活恢复了平静,童韵诗在等肚子里的孩子长大,然后跟李博明证明他的身份,所以这段日子也确实如李博明说的那样,没有再来找方彤。 李博明依旧亲自接送方彤上下班,按时陪着她产检,沈清澜从方彤那里知道夫妻两个已经将误会解释清楚了,也就放心了。 这天一早,沈清澜刚刚睁开眼睛就接到了傅衡逸的电话,“清澜,起床了吗?” “刚醒,怎么了?” “今天你要去医院吗?你要是去的话带上赵姨。” 沈清澜疑惑,“我为什么要去医院?”她没生病啊。 “已经过去二十天了。”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傅衡逸说的是什么,算算日子,还真的是可以测试一下了,“我买了验孕棒,等下我先去检测一下。” “好,有了结果跟我说。”傅衡逸的声音里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紧张。 沈清澜倒是听出来了,笑笑,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 她起床去了卫生间,过了不久,她看着上面的一条红杠,忍不住失望,天时和地利人和,那么好的条件怎么就没有怀上呢?她有种预感,这次要是怀不上,傅衡逸短时间内是肯定不会答应她生孩子的。 傅衡逸还在等着她的消息了,尽管没有怀上,但是这个结果还是要告诉傅衡逸的。 “验孕棒毕竟不是很准,现在的日子还早,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万一是因为月份太早,验孕棒检查不出来呢?”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想想也有道理,“好,我等下就去医院。” “傅太太,您并没有怀孕,不过您的身体素质不错,下次怀上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医生笑着说道。 沈清澜这下是真的失望了,看着检查报告,笑了笑,离开了办公室。 傅衡逸听到最后的结果,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望,神色很复杂,“没事儿,这次没怀上说明我们和孩子的缘分还没到,等到缘分到了孩子自然也就来了。而且安安现在还小,等安安上小学再生也不迟。” 沈清澜皱眉,“傅衡逸,等安安上小学还要三年,而那时候我都三十岁了。” “那我们就不生了,有安安一个也够了,带孩子那么辛苦,我也舍不得你受累。” 沈清澜冷笑,“傅衡逸,你想反悔是不是?你答应我的,我们要生二胎。” “咳咳。”傅衡逸咳嗽几声,“清澜,这件事我们是不是再商量商量?” “傅衡逸,下次回来你就自己给我乖乖地睡书房去,不许上我的床,不然……哼。”沈清澜冷哼一声,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傅衡逸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摸摸鼻子,那什么,他好像惹老婆生气了。 沈清澜确实有些生气,但更多的是无奈,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紧张她了,一点小事就草木皆兵,因为这二胎的事情,他们商量了不知道多少次,傅衡逸总是能找到理由,沈清澜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既然傅衡逸不愿意商量,那就不商量了,她还就不信了,治不了傅衡逸。 家里人并不知道沈清澜这段时间在备孕,她本来是想等怀上了再说的,这次没怀上,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 “清澜,你这一大早是去哪里了?”傅老爷子见孙媳妇回来了,笑着问道。 “早上画廊里有点事情,我就去了一趟画廊,爷爷,您吃早饭了?” “已经吃过了,今天你姑姑一家要过来,我让小赵去买点菜,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我什么都行,顾阳从部队回来了?”大半年前顾阳从连队被选拔进特种部队,已经好几个月没回来了。 “听你姑姑说是昨天晚上回来的,今天到家里吃饭。”女儿一家要回来,傅老爷子很高兴。 “嫂子,大半年不见,你想我没?”顾阳见到沈清澜,依旧是以前那副没正行的样子,沈清澜神情淡淡,“这话你等你大哥回来再说。” 顾阳缩了缩脖子,那还是算了,他今天也是看傅衡逸不在,才敢这么“放肆”的,以前顾阳就怕傅衡逸,这进了部队以后见了傅衡逸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安安,想叔叔了吗?”顾阳转头去抱安安,安安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不想不想。” 顾阳故作伤心状,“叔叔这么想你,你怎么可以不想叔叔呢?” 安安见不得人家伤心,安慰似的拍拍顾阳的肩膀,“叔叔不哭。” 顾阳:……他什么时候哭了。 饭后,顾阳拉着沈清澜到了花园里,“小嫂子,来一局呗。” 沈清澜神色淡淡,这几年她每个周末只要没事都会去附近的拳击馆好射击馆训练自己,所以身手并没有任何的退步,顾阳每次从部队里休假回家,都会约着沈清澜打一局,只是每次都失败了而已,不过这小子十分有韧性,可谓是屡败屡战,越挫越勇,沈清澜倒是也愿意跟他对练。 沈清澜挽起袖子,顾阳眼睛一亮,摆好了姿势,率先进攻,二人你一拳我一脚,打的不亦乐乎,只是没古偶多久,顾阳就被沈清澜一个扫堂腿放倒在了地上,顾阳一跃而起,继续进攻。 “砰。”一个过肩摔,顾阳再次与大地母亲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砰。”第三次,第四次,摔到第九次的时候,沈清澜的单只腿压在顾阳的胸膛上,低头看着气喘吁吁的顾阳,“还来不来?” 顾阳已经没力气了,摇摇头,“嫂子,我比上次进步了。”上次他才七次就坚持不住了,这次好歹有几次了。 沈清澜起身,相对于顾阳身上的狼狈,她的身上则是干干净净的,“你怎么不想想也许是我退步了呢。” “怎么可能,你可是我嫂子。”顾阳下意识地说道,在他的认知里,沈清澜就是完美的。 沈清澜对于顾阳这种盲目的崇拜也很有些无语,“你的近身格斗进步很大,不过还是需要多练习,尤其是你的腿部力量,需要加强训练……”沈清澜摆正了脸色,指出顾阳的不足,顾阳一一记在了心中。 “妈妈好棒。”在一边看了半天的安安拍着小手,为妈妈加油打气,然后嫌弃地看了一眼顾阳,“叔叔不厉害。” 顾阳:……不是我不厉害,是你妈妈太厉害,我要是能打过你妈妈,那我也成奇迹了。 ** 温兮瑶的脚伤第三天就彻底消肿了,不过还不能自由行走,沈君煜担心她闷坏了,于是开车带着她去了朋友的庄园,是休养,也是散心。 “这里的环境很不错,是你刚买下的?”温兮瑶看着周围的青山绿水,这已经是远离京城了。 “不是,一个朋友搞得休闲农庄,早就说了让我过来看看,一直抽不出时间,正好这次有时间,就过来看看。” 温兮瑶还挺喜欢这个地方的,虽然沈君煜开发的那个生态小镇也不错,不过这几年因为君澜集团的大力宣传,去那里旅游的人很多,反而失去了初建时的安宁,所以沈清澜他们也极少去,最近一年都不曾去过。 “君煜,我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我觉得我都不想上班了。”温兮瑶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感叹道。 “要是不想上班就辞职,老公养你。” 温兮瑶现在肯定是不会辞职的,现在还不到辞职的时候,“好,等我以后辞职了你就养我,我想等我辞职了之后也弄这样一个庄园,就种葡萄酒,我想创立一个自己的葡萄酒品牌,你说怎么样?” “北方不适合葡萄的种植,你要是真的想做,那就需要在西部或者是南方种植,到时候你就需要经常两边跑。”沈君煜给她分析着现实。 “哎,也是。”温兮瑶点点头,语气遗憾。她刚才也就是随口一说,既然不可行,她也就直接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夫妻两个在庄园里玩了好几天,一直到温兮瑶的假期结束了两人才回家,回到家之后,才知道沈清澜跟朋友出国去了,安安也被带走了。 沈清澜带着安安来了雪梨市,这次她是过来参见凯瑟琳的婚礼的,跟她一起来的还有金恩熙和丹尼尔,丹尼尔现在还在度假,有的是时间。 这是安安第一次出国,也是第一次坐飞机,一路上他都处于兴奋当中,结果就是刚到酒店,他就睡着了。 “你们先出去玩儿吧,我在这里陪安安。”沈清澜对金恩熙和丹尼尔说道。 金恩熙和丹尼尔点点头,他们这次确实也是过来玩的。 离凯瑟琳的婚礼还有三天的时间,沈清澜提前过来是来看颜夕的,这两年颜夕和道格斯一直定居在雪梨市,不曾回国。 他们联系的不多,偶尔颜夕会给她打个电话或者是发个邮件。 “清澜,你来了,快进来。”道格斯见到沈清澜倒是很高兴,正想给沈清澜一个拥抱,却被安安拦住了,安安抱着妈妈的腿,宣示着自己的主权,沈清澜抱歉地笑笑,有些时候,安安的性子跟傅衡逸真是像极了,占有欲很强,很不喜欢别人抱自己的妈妈。 道格斯倒是不介意,弯下腰,“你就是安安吧,我是道格斯叔叔,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只要不抱自己的妈妈,安安一向是个不怕生的孩子,放开了沈清澜的腿,看向道格斯,眼神天真,“你认识我?” “当然,我跟你爸爸妈妈都是好朋友,自然是认识你的,不然你妈妈这次也不会带你到叔叔家里做客对不对?” 安安看着身后的房子,“这么大的房子是你的家吗?” “是啊。” “你家比我家还要大。”安安说道。 道格斯轻笑,将安安抱起来,“里面更大,还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草坪,你可以在上面踢足球。” 安安闻言,眼睛亮晶晶,“叔叔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踢球?” “你妈妈告诉我的呀,我跟你妈妈是妈妈是好朋友。” 道格斯抱着安安渐行渐远,沈清澜则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是颜夕所在的地方,道格斯刚才告诉她的。 颜夕正修剪花枝,从沈清澜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脸,比起两年前,她似乎又清瘦了一些,脸部轮廓越发分明,她修剪花枝的样子很专注,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正在靠近。 沈清澜今天过来只跟道格斯说了,并且叮嘱了道格斯不要告诉颜夕,所以颜夕并不清楚沈清澜要来。 颜夕察觉到有人靠近,转身就看见了离自己仅有一米之隔的沈清澜,她有些不可置信,“姐姐。” 沈清澜微微一笑,“是我,看见我很惊讶?” 颜夕将剪刀放在一边,慢慢走向了沈清澜,想跟沈清澜拥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手又垂了下来,沈清澜眼神微闪,主动上前与她拥抱了一下,察觉到她身体瞬间的僵硬,心中轻声叹息,放柔了嗓音,“颜夕,这两年过得可好?” 颜夕的鼻尖微酸,垂下的手慢慢放在了沈清澜的背上,“我很好。” 沈清澜自然能看出她的不好,她要是真的好,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放开颜夕,仔细打量着她,语气怜惜,“瘦了很多,是道格斯虐待你了?” 颜夕的嘴角轻轻上扬,很浅的弧度,“没有,他对我很好。” 沈清澜拉着颜夕坐下来,管家给二人上了茶水和糕点,“姐姐,你这次怎么会过来,之前没有听你说过。” “过来办点事情,顺便来看看你。这次安安也来了。”沈清澜温声说道。 颜夕微微垂眸,“我很好,姐姐不用担心我。” 颜夕好不好,沈清澜自然是知道的,两年前的那场差点要了他们两个命的病毒让颜夕恢复了清醒,却也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道格斯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好长时间,配合药物治疗,过了一年多,颜夕的病情才慢慢好转,在这个过程中,颜夕几次寻死,都被道格斯及时发现了,后来道格斯逼急了,就将沈清澜几次三番冒险救她,甚至因此感染了病毒,几乎死去的事情告诉了颜夕,这些事情原本沈清澜是不打算让颜夕知道的,她不想这个姑娘再加重心理负担。 颜夕狠狠哭了一场,不过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想过去寻死,也开始慢慢配合道格斯的治疗。 “小夕,雪梨市的生活习惯吗?” 颜夕点头,“这里很好,很平静,没有人打扰,我很喜欢这里,姐姐,你刚才说安安也来了,人呢?” “被道格斯带去参观庄园了,他对这里充满了好奇。”沈清澜淡笑着说道,语气轻缓温柔。 ------题外话------ 你们可以猜猜那个林萧到底会是谁?或者说会是一个什么身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