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5.兮瑶不见了(爆更通知)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85.兮瑶不见了(爆更通知)

温兮瑶问了秘书自己的行程,很爽快地同意了,不过两人都是公司的高层,肯定不能说走就走,而且去哪里还没决定呢。 “我下午要去一趟工地视察一下工作,等晚上到家了我们再商量去哪儿,或者你先选几个地方,我挑一个。”温兮瑶说道。 “行,你下午去哪个工地?”沈君煜随口问了一句。 “去城西正在开发的那个娱乐城,说是工程出了一点问题,我去看看,不是什么大问题,很快就回来了。” “好,手机别忘带了,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沈君煜温和地说道,又叮嘱了两句,这才结束了通话。 “澜澜,你有什么好主意吗?”沈君煜问坐在沙发上一副悠闲姿态的妹妹。 沈清澜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哥,这是你媳妇,是你们两个要去度假,你问我不合适吧。” “我也是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对于这些也不是很明白,你就给哥哥指点一下迷津呗。”沈君煜舔着脸,是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我现在特别好奇,你当初是怎么将兮瑶姐骗到手的?” 沈君煜瞪眼,“什么叫骗,我那是用人格魅力征服了你嫂子。” 呵呵,沈清澜淡笑,不做任何的评价,“时间差不多了,我回家了。“ “中午不跟哥哥一起吃个午饭?”沈君煜挑眉,“你已经好久不陪我吃饭了吧。” 沈清澜想了想,还真的是,“好吧,那就走吧。” 沈君煜站起来,拿起椅背上的西装,跟沈清澜一起离开了公司,选的是一家附近的餐厅,神清澜点了几个菜,随意地看向了窗外,就看见了马路边的一幕。 ********** 李博明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童韵诗,该说的话我已经说清楚了,酒店的工作人员也可以证明那晚跟你在一起的人不是我,你现在还来纠缠我做什么?”他今天跟客户约了一起吃饭,结果刚将客户送走,童韵诗就冲了出来。 自从跟沈清澜聊过之后,李博明第二天就去找了酒店,得知那个服务员已经回来了,就仔细询问了那天早上的事情,确实他的房间就是整整洁洁的,反而是隔壁的房间,凌乱不堪,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男女欢爱之后的味道,而童韵诗也是从隔壁的房间走出来的。 “酒店的服务员的话你也听见了,事情也弄清楚了,你现在要做的是去找那晚跟你在酒店过夜的人,而不是我。”李博明有些不耐烦。 童韵诗定定地看着李博明,“我差点被你忽悠了,是,酒店人员是这么说的,但是谁能证明她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呢?万一是你给了她钱让她这么做的呢?有钱能使鬼推磨,你要是想收买她也不难吧。” “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我有必要这么做吗?”李博明对于她的异想天开也是服气了。 “博明,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你想用这样的谎言让我相信是不是?但是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相信的,我怀的就是你的孩子,不管怎样我都会将她生下来,到时候我们就去做亲子鉴定。”童韵诗刚开始还真的是被李博明的说辞给震惊了,回到家里想了好几天,但是她将那天的每一个细节都想清楚了,那天晚上那个人绝对就是李博明,李博明说她走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难道她还能走到门外去不成。 她去查过酒店的住宿记录,登记的是李博明住的那个房间,但是谁说这个记录是不能造假的呢,毕竟李博明能用钱摆平这一切的不是吗? 李博明笑了,带着残忍,“你要是执意如此,那么你就去做。”这孩子明显就不是他的,他已经跟童韵诗解释过了,但是人家不信,非要生下来做亲子鉴定,他是不怕的,就怕到时候眼前的人受不了。 “博明,你不要对我残忍好不好,我只是爱你啊,我现在也不求你跟你老婆离婚,我知道她也怀孕了,我只是想让你对我和孩子好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难道这样都不行吗?”童韵诗几乎是在哀求着李博明。 李博明不为所动,不要怪他心狠,他对童韵诗本来就没有感情,童韵诗的事情跟他没有关系,他要是出于同情对她好,那么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而且方彤现在正在怀孕呢,受不得刺激,她的感受他不能不考虑。 这里的动静已经引来了行人的注意,实在是童韵诗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想不让人注意都不行,甚至已经有人拿出了手机在拍,李博明神色一变,将童韵诗拉到了自己的车上,“童韵诗,这件事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当天晚上跟你在一起的人不是我,我并不怕你将孩子生下来,毕竟它不是我的孩子,我并不怕,但是你要怎么办?童韵诗,这不是我推卸责任的话,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这些,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都不会再说第二遍,你想要留下或是打掉这个孩子我也不会关心,但是你要是敢去找我的妻子,跟她说些有的没的,那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童韵诗难以置信这样心狠的话竟然是从李博明这样一个向来都很绅士的人嘴里说出来的,难道他对那个女人就这么爱吗?舍不得她受一点点的委屈,为此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孩子。 此时的她脑海里都被李博明爱方彤爱到发疯这样的念头占据了,根本没有将李博明的话听进去,甚至都没有用脑子想想,要是那天晚上的人真的是李博明,他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理直气壮。 也就是现在的不理智导致了童韵诗最后的悲剧,她无数次的想,要是现在她听了李博明的话,她的人生是否会变得不一样。 “现在请你下车吧,以后也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李博明冷冷地说道。 童韵诗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冰冷的侧脸,那张脸上没有她期盼的温柔缱绻,有的只是冷酷无情,凭什么,凭什么方彤可以得到李博明的爱,得到他的呵护,而她呢,被李博明嫌弃得他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李博明,你真的要这样狠心对我?” 李博明丝毫不为所动,“请你下车。” “好,我会让你后悔的,李博明。”童韵诗扔下一句狠话,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沈清澜看见的就是李博明将童韵诗拉到车上的这一幕,眉头轻轻皱了皱,这件事难道李博明还没解决好?她还以为早就结束了呢。 “澜澜,你在看什么呢?”沈君煜问道,沈清澜已经看外面看了好半天了。 “没事,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后来发现是看错了。”沈清澜收回目光,淡淡说道。 沈君煜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说道,“赶紧吃饭吧。” 沈清澜吃了几口,看向自己的哥哥,“哥,方彤是不是回去上班了?” “嗯,三个月一过就回去了,我本来想给她多放几个月假的,是她自己不愿意,说胎像已经稳定了,没事了,要继续上班。”沈君煜解释,自己可不是那种只会剥削员工的铁公鸡。 沈清澜好笑,“我可没问你这个,她最近的工作状态好吗?” “应该还不错吧,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需要我去看看吗?” 沈清澜摇头,“那倒是不需要,哥,等下你送我回家吧,我今天没开车。” “行。” 吃完饭,沈君煜将妹妹送到家,自己也赖着不走了,手里拿着一个平板,正在查询各个旅行线路呢,“澜澜,你觉得这条线怎么样,都是葡萄酒庄园,可以品味不同的葡萄酒。我觉得这一条也不错,这里的海很干净,兮瑶喜欢潜水,这里有潜水的项目,她应该会喜欢。这一条也不错,可以去滑雪,澜澜,你过来帮我看看那一条线路好,赶紧的。” 沈清澜正在和安安玩搭积木呢,听到沈君煜在那里叫唤,起身走过去看了几眼,然后指了一条线,“这条吧,又可以喝红酒,又可以潜水,这个国家还有很多特色的食物,味道很不错。” 沈君煜仔细看了看沈清澜说的那条线路是他之前没有考虑过的,毕竟都是一些小国家。 “澜澜,你怎么知道这个国家有很多特色美食的?”这么一个小国家,去的人应该也不多吧? “以前听晓萱念叨过。”于晓萱是个吃货,这个大家都知道,沈君煜自然也是清楚的,“她念叨过那就肯定没错了。” 沈清澜笑笑,没说她曾经为了执行任务,在那个小国待过一段时间。 “我再研究一下这条路线。” “其实也可以去周边的国家,这几个国家周边的那几个小国都是不错的去处,民风淳朴,各有各的特色,而且签证办理很容易。”沈清澜见沈君煜似乎不是特别满意,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舅舅,陪我玩儿。”安安跑过来拉住了沈君煜的手,沈君煜立即放下了平板,“好。” 沈清澜才讲到一半呢,这人就不见了,她摇头,拿起平板开始给沈君煜规划路线,还配上了一些文字说明,都是一些关于这沿线景点的概要的。 沈君煜一待就待到了晚上,吃完晚饭才回家,只是他到家的时候温兮瑶竟然还没回家,沈君煜有些奇怪,不是说今天不加班的吗?怎么到了现在还没回家。 沈君煜给温兮瑶打了电话,却没人接,皱眉,又给温兮瑶的秘书去了电话,“温总早就走了,中午的时候温总说要去一趟工地,然后就回家,按照时间推算,温总应该早就到家了才对。”秘书也很奇怪。 “你给工地的负责人打电话问问温总去了工地没有。”沈君煜说道。 “好。”秘书挂了电话,很快又打了回来,“工地的负责人说了,今天温总确实去了工地,不过很快就回来了。” “她没回来,我给她打过电话,她的手机关机了,现在我联系不上她。”沈君煜的心猛地一沉,脸色都变了。 秘书的脸色跟着一变,“温总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先别急,我现在就出去找找,你再联系一下工地的负责人,问问他兮瑶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好。” 沈君煜拿上车钥匙,离开了家里,刚开出去没多远,秘书的电话就进来了,“沈总,刚刚工地负责人说温总的车还在工地门口停着,看来温总现在还在工地里,我现在马上出发。” “不用了,我去吧,你随时保持联系,工地上应该还有人的吧,你让他们也去找找,看看有没有兮瑶的下落。” 沈君煜拐了一个弯,朝着城开去。 这个工地沈君煜知道,是新禾国际今年最大的项目,或者说是这两年最大的项目,上面很重视,不过也不知道是装了邪还是怎的,这个工地自从开工以来就总出事,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公司的高层也经常往工地跑,温兮瑶这个项目负责人自然也免不了。 沈君煜赶到工地上的时候,工地上的灯已经亮了,他曾经陪着温兮瑶来过一次工地,这里的负责人认识他,“沈总,你来了。” “温总人呢,找到了吗?” “还没有,下午温总视察过工作之后就离开了,大家都以为温总已经走了,要不是刚才温总的秘书打电话来,说温总不见了,我们还不知道,后来我们就在工地门口发现了温总的车,这不是正在召集大家找人呢嘛。” “赶紧找。”沈君煜沉声说道,“给我一把手电筒,我也去。” 负责人连忙从旁边的人手中拿过一个手电筒,递给了沈君煜,“沈总您放心,只要温总还在工地里,我们肯定可以将她找到的。” 沈君煜怎么可能放心,他现在急都要急死了。 这个娱乐城覆盖的面积很大,建成后将会是城西乃至整个京城最大的娱乐城,想要在这么大的工地里找一个人,还是晚上,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很多农民工现在都下班回家了,留在工地里的人不多,找起来就更加费劲了。 “你去那边了,我去这边,我们分开找,这样快一些。”沈君煜说道。 负责人摇头,“这怎么行呢,两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现在温兮瑶已经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要是沈君煜再出事,那就真的麻烦了。 “别废话了,我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情,现在找到兮瑶才是最要紧的,你要是先找到了就给我打电话,我的联系方式你刚才已经记下了吧。” “记下了。”负责人见沈君煜执意,只能同意了他的建议,“沈总,那你一个人要小心。” 沈君煜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 “兮瑶,温兮瑶。”沈君煜大声呼喊着温兮瑶的名字,他想温兮瑶应该是被困在工地的某个地方了。早知道他下午就应该跟温兮瑶一起过来。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晚了,最重要的是尽快找到温兮瑶。 手电筒的光并不强烈,照在黑暗中看不到很远,只能看到脚下的一方天地。 “兮瑶,温兮瑶。”沈君煜大声喊着,却无人回答。 在工地的某个角落,温兮瑶从黑暗中醒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肿起了一个大包。 温兮瑶闷哼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疼死她了。她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脚腕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肯定是崴到脚了,她想,于是只能放弃。 四周很黑,她看不清楚情形,只能猜测她应该还在工地里,“有人吗?”温兮瑶大声呼喊,外面静悄悄的,根本没人,她想了想,要打电话,索性她的包就在她身边,用手摸摸就找到了。 拿出手机刚想打电话才发现竟然没电了,温兮瑶的脸有些黑,眼底有些着急之色。现在也不知道是几点了,但是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她到现在还没回家,沈君煜一定会着急的。 温兮瑶现在也有些着急,她的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沈君煜,呼喊也没有人应答,她的脚现在又崴了,根本动不了,难道要等到明天早上工人上班了才能发现她吗?要是真的是这样,估计沈君煜就真的急疯了。 温兮瑶在想办法,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她又失联了多久,不过不管她失联了多久,沈君煜应该已经发现她不见了,肯定在赶来的路上,或许已经到了。她冷静下来,仔细的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温兮瑶再一次试图站起来,但是脚腕上的疼痛实在是太剧烈,她根本动不了,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放弃。 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隐隐约约中她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的眼睛一亮“我在这里。有人吗?”她冲着外面大声的呼喊,试图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但是外面的那个声音却离她越来越远,一直到听不见了,她颓丧地垂下了头,现在该怎么办呢? “兮瑶,你在哪里?听到了应我一声。兮瑶。”沈君煜有力的声音飘荡在夜空中,晃晃悠悠地钻进了温兮瑶的耳中,温馨瑶的眼睛蓦地一亮,“君煜,我在这里。”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呼喊。 就在沈君煜着急万分的时候,温兮瑶的声音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世界里,他仔细地辨别了一下方向,快步走了过去,手电筒的光出现在温兮瑶的眼前的时候,温兮瑶还有些不敢置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就是沈君煜。 “君煜,竟然真的是你。”温兮瑶一脸的惊喜。 她此刻的样子有些狼狈,衣服上都是尘土,头发也乱了,额头上还是有些许血迹,沈君煜看到她额头上的血迹,眼神微变,“你受伤了。” 温兮瑶以为他指的是她的脚,于是开口说道,“我的脚崴了,没事儿,其他地方没受伤。”沈君煜快步走过去,用手电筒仔细的照了照她的额头,发现只是擦破了一点皮,微微放心。” “除了额头和脚,还有其他的伤吗?”沈君煜问道。 温兮瑶摇头,“没有了。”沈君煜也来不及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将手电筒塞进她手里,一把抱起了她,先回去再说。 温兮瑶找到了,就是一件好事儿,沈君煜谢过了工地的负责人,让负责人处理后面的事情,自己就先带着温兮瑶走了,一路上沈君煜的脸都沉着,温兮瑶也不敢开口,就静静的坐在一边。 沈君煜先带温兮瑶去了医院,她的身上除了脚伤和额头的伤之外,还有手上以及腿上的一些擦伤,不过都是一些皮外伤,倒也不要紧。 “这两天伤口记得不要沾水。”医生叮嘱道。 沈君煜点点头,“谢谢医生。”他又将温兮瑶抱回了车上,这才开车回家。 温兮瑶身上的衣服已经脏了,需要马上洗澡。 沈君煜一言不发地帮她洗完了澡,中途温兮瑶几次想开口解释,但是看着沈君煜那张阴沉的脸,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君煜,还在生我的气呢。”洗完澡,温兮瑶拉着沈君煜的衣角说道,沈君煜的脸色依旧很不好看,听到温兮瑶的话,淡淡开口,“你今天不是去工地视察工作吗,怎么会受伤?” 提起这件事,温兮瑶暗叹倒霉,她也没想到只是普通的视察工作,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了呢? 当天下午,温兮瑶视察完工作就回去了,可是车子开到半路,她才发现手上的手链不见了,那是生日的时候沈君煜送给她的,中午还在呢。她想了想应该是掉在工地了,于是又回头去找。 她今天几乎将整个工地都走遍了,根本不知道手链丢在了哪里。走到一栋楼的时候,她的脚下忽然一滑,人就直接摔了下去,摔到了地下一层的,头磕在了石头上,眼前一黑,人就晕了过去,等她醒来,就是沈君煜看到的样子了。 “为了一条手链,你至于吗?”沈君煜没好气,没想到罪魁祸首竟然是手链,温兮瑶有些委屈,“那是你送给我的手链。” “一条手链而已,丢了就丢了,以后我再送你一条不就得了。”沈君煜觉得手链可没有老婆的安全重要。今天这是运气好,只是擦伤了,要是运气不好,他的头的伤口,撞的更深一些,没人发现的话,光是失血过多都能要了她的命。想到这里,沈君煜只觉得一阵后怕。 “那不一样,这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怎么能丢呢?” “那你就能为了一条社手链不顾自己的安全了?”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我要是知道,我就不回去找什么手链来了。”温兮瑶也委屈啊,这一次的生意她可是亏大了。 沈君煜无奈,“那手链找到了吗?” 温兮瑶摇头,沈君煜叹气,“别找了,要是真的喜欢,我下次送你一条更好看的。” 温兮瑶抱着沈君煜的腰,“君煜,这次让你担心了。” 沈君煜轻轻捏着她的脸,“可不是,我都要急疯了,不是让你带着手机呢嘛,你的手机呢?” “手机在呢,但是没电了。”说起这个,温兮瑶也想哭,她怎么就能这么倒霉呢。 “下次出门记得将移动电源放在包里,记住了吗?” “记住了。” 知道她今天折腾了半天也累了,沈君煜也不忍心再说她,“好了,时间不早了,今天先早点呢休息。” 董新禾知道温兮瑶去工地视察工作却受伤了,大手一挥,给温兮瑶放了一周的假。温兮瑶看着自己的脚,表情遗憾,“好端端的假期却要在家里养伤,唉。”她的手上还拿着平板,上面是沈君煜规划好的度假路线,“君煜,要不,我们还是先去旅游吧,反正就是一点小擦伤,很快就好的。” 沈君煜忙着给她的脚擦药呢,听见这话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在她肿的跟馒头一样的脚腕上轻轻按了按,温兮瑶顿时疼的倒吸气,“沈君煜,你谋杀亲妻啊。” “现在知道疼了?就你这样怎么出去玩?” 温兮瑶泄气,躺在沙发上,“难道我这七天要一直待在家里不成,这也太浪费了,我们都好久没有出去度假了。”她哀嚎。 沈君煜想了想,“你这脚上起码要两天才能彻底消肿,等你能走了也要四五天之后了,下那个出去玩儿是不能了,老公带你在京城玩儿吧,你还没好好玩过京城吧?”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倒是去过几个地方,不过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温兮瑶对沈君煜的这个提议很感兴趣.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为了防止温兮瑶一个人在家无聊,沈君煜这几天索性就在家里办公了,每天让余斌助理将文件送到家里,然后第二天再拿回去,有急事就电话联系。 “君煜,你背我走走吧。”夜幕降临,温兮瑶看着窗外的月光说道,沈君煜抬头,看向她,“想去哪里?” “随便去哪里都行。” 沈君煜在她的面前蹲下身子,温兮瑶高兴地趴了上去。 温兮瑶并不重,沈君煜很轻松就能将她背起来,走在小区的小路上,温兮瑶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我记得曾经有一次工地闹事,你来找我,就是这样背我回家的。”那一次,是她第一次觉得原来男人的肩膀可以这么宽阔与温暖。 “你不会就是那次爱上了我的吧?”沈君煜莞尔,却没想到竟然真的说中了温兮瑶的心思,“谁让你刚认识那会儿那么惹人讨厌,我还在想呢,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没风度的男人。” “什么叫我没风度,你二话不说上来就夺走了我的初吻,我还生气呢。”想起二人相识的经过,沈君煜也好笑,现在想想,真的挺狗血的。 “那个真的是你的初吻?”温兮瑶好奇,虽然说吧就算是沈君煜在她之前有过女朋友那也正常,不过要是没有,那肯定是高兴的,对不对。 “你说呢?”沈君煜淡淡反问。 温兮瑶自然不能就这样罢休,既然说到这个话题了,肯定是问清楚的,“你就告诉我呗。”温兮瑶趴在沈君煜的背上,不自觉蹭了蹭。 感受到背上的那两团柔软,沈君煜的眸光轻闪,淡淡开口,“别乱动,你要是再动,我可不敢保证现在就办了你。” 温兮瑶的脸色顿时就红了,没好气地锤了他肩膀一下,“你一天到晚的都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想你。”沈君煜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温兮瑶脸上的红晕更深,眼睛里满是笑意。 “君煜,我重吗?要不先回家吧。”被沈君煜这么一打岔,温兮瑶都忘记了自己想要问的是什么。 “没事儿,我不累。”沈君煜笑着说道,他平日里都在健身,这点路不算什么,背着温兮瑶慢慢在小路上走着。 他们两个平时都要忙于工作,很少有这样悠闲的时候,“君煜,等我们有了孩子,我就辞职,然后我就安心做个全职太太怎么样?”温兮瑶忽然开口说道。 沈君煜脚步微微一顿,随后开口,“其实你可以继续工作,孩子我们可以请保姆来带。”他知道温兮瑶是个很独立的女性,他尊重她的工作,而且当初结婚的时候就说好了,他不会反对她出去工作。 “你是不是不想养我,嗯?”温兮瑶故作凶狠地说道。 “当然不是,你想工作还是做全职太太我都赞成,别说一个你,就算是十个你,我也养得起。” “想得美,还想养十个美人。”温兮瑶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沈君煜好笑。 “君煜,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温兮瑶问道。 沈君煜想了想,摇头,“不记得了,在不知不觉中就爱上了。”感情的事情谁知道呢,等他发现的时候,背上的女子就已经住进了他的心里。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对我一见钟情。”温兮瑶自恋。 “你觉得你当初那个泼妇样,有哪个男人会对你一见钟情?”沈君煜淡淡反问。 温兮瑶脸色一边,勒紧了他的脖子,佯怒道,“好啊,你竟然说我是泼妇。” “别动,别动,小心摔下去。”沈君煜连忙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以免真的将温兮瑶给摔了。 夫妻两个闹做一团。 *********** 方彤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神情很平静,童韵诗看着她,眼神打量,“你似乎对见到我一点也不好奇。” “没什么好好奇的,童小姐,你就直接说吧,找我什么事情。”方彤神情淡淡。 童韵诗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放在了方彤的面前,方彤看了她一眼,“这是什么?” “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方彤不想看,但是好奇心驱使她拿起了那张纸,等看清了上面的内容,她的眼神微变,童韵诗注意到方彤的神情变化,心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还有报复的快感,李博明不是很宝贝他的老婆吗,她倒是想看看,等方彤知道了这一切,他们两个是否还能恩爱如初。要是方彤知道自己的丈夫出轨,还跟其他女人有了孩子,还能跟他好好过日子,那么她就服气了。 “恭喜了,童小姐,不知道你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方彤放下那张验孕单,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童韵诗眼神一变,咬了咬嘴唇,“这个孩子是李博明的,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帮我劝劝他,让我留下这个孩子。” 方彤脸上的平静之色再也维持不住,“童小姐,请你说话注意分寸,这个孩子怎么可能是我家博明的,你就算是撒谎也不该撒这样的谎话。” “你觉得这是我用来骗你的?你看看上面的时间,我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你应该还记得吧,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李博明彻夜未归,是第二天早上才回家的。”见方彤的脸色变了,童韵诗就知道她是想起来了。 “那天晚上他就是跟我在一起,之后我就怀孕了,博明担心你的身体,毕竟你现在是孕妇嘛,所以就想让我打掉这个孩子,但是我不愿意,这是我跟他的孩子,我凭什么要为了让你高兴就拿掉,所以我今天让你来就是要让你知道,这个孩子我会留下来。” 方彤的脸色微微发白,放在桌子下的手轻轻地颤抖着,她定定地看着童韵诗的眼睛,说话的过程中,她的眼神没有丝毫的闪躲,也就是说她并没有说话,但是她不相信李博明会背叛她,李博明不是丁明辉,一定不会背叛她。 这么想着,方彤渐渐冷静下来,“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你说这个孩子是李博明的,证据呢?” “我就是最好的证据,我还可以告诉你酒店的名字,你去查,那天晚上我是不是跟博明一起走进酒店的?酒店有监控和开房记录,我相信你要是去查一定能查到,酒店不是我开的,这总不能也是我编出来骗你的吧。”她胸有成竹,笃定了方彤会相信这些话。 ------题外话------ 你们期待已久的爆更来了,这个周日,也就是3月18号爆更,3月18号周日爆更,3月18号周日爆更,3月18号周日爆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下一篇   486.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