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安安的礼物,酒吧闹事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80.安安的礼物,酒吧闹事

餐厅里,丹尼尔从洗手间回来,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金恩熙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丹尼尔先生,你今天怎么都不动筷子?” “我已经吃饱了,我最近胃口不太好,罗拉小姐不要介意。”丹尼尔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金恩熙闻言,关心道,“怎么会胃口不好,是生病了吗?还是胃疼了?” 丹尼尔凝眸,“罗拉小姐怎么知道我有胃病,会胃疼?” 金恩熙心中暗道一声糟糕,她刚刚关心则乱了,微微一笑,“我就是瞎猜的,一般十个工作狂里,有八个都有胃病,没想到还真的被我猜对了。” “哦?工作狂?我身上哪点让罗拉小姐觉得我是一个工作狂?” “哈哈,这个说起来就有些尴尬了,实不相瞒,昨晚遇见了丹尼尔先生之后,我回到酒店特意查了查你网上的资料,能在短短两年之间就在众兄弟之间脱颖而出,将家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并且还让它更上一层楼,没有因为内斗而有些消耗的,除了你的努力想必也离不开时间的堆积吧?”金恩熙说的很随意,就像是真的就是昨晚刚查的,而且她刚刚说的那些,网上都有,随便一查就能查到,确实不难,而对于自己去查丹尼尔的行为,嘴里说着尴尬,脸上却没有多少尴尬的意思。 “罗拉小姐很聪明。”对方说的合情合情,丹尼尔笑着说了一句。 “我已经吃饱了,丹尼尔先生你呢?” “我也已经饱了。” “那我们就走吧。”金恩熙招招手,“服务员买单。” “这位先生刚才已经买过单了。” 金恩熙看向丹尼尔,“不是说好我请你吗?” “算起来我也是半个京城人,哪里有让你请我的道理,更何况我是男人,怎么好意思让女士埋单,罗拉小姐要是真的想请我,那就下次吧。” 金恩熙定定地看着丹尼尔,她总觉得丹尼尔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只好将心里疑问压下,“那就谢谢丹尼尔先生了。” “罗拉小姐,冒昧地问一句,你最近都会待在京城吗?” 金恩熙点点头,只听丹尼尔继续说道,“好巧,近期我也正好在休假,要是罗拉小姐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当地陪,毕竟我在京城也待了那么多年了,对这里还是挺熟悉的。” 金恩熙眼神微凝,难道丹尼尔开始怀疑她了?但是她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总不能因为刚刚的一句话就让他猜到是自己吧,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像,要是丹尼尔真的猜到了是她,怎么可能还这么平静。 想到这里,金恩熙心中大定,笑着开口,“好啊,丹尼尔先生可别嫌我烦。”说着,还向丹尼尔送了一个秋波,丹尼尔的身子微微一僵,眼底原本的笃定变成了疑惑。 将金恩熙送回了酒店,回家的路上,丹尼尔一直在想,这个叫做罗拉的女人到底是不是金恩熙的问题,其实想想也是好笑,要是真的是金恩熙回来了,她不可能隐藏身份不让他知道,而且这个罗拉的后腰上皮肤光滑,根本就没有胎记,怎么可能是金恩熙的?可是有那么几个瞬见,罗拉跟金恩熙真的太像了,这种像不是指外貌上的像,而是感觉。 截然不同的脸会是金恩熙吗?丹尼尔不敢肯定,却也不敢去求证,要是不是,他想他是会失望的。而且将其他女人错认为是金恩熙,丹尼尔觉得这是对金恩熙的亵渎。 两年前丹尼尔只知道金恩熙受了很严重的伤,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治疗才可以好,却并不知道她是浑身的皮肤都被烧伤了,要是知道,他现在就不会怀疑,而是肯定。 金恩熙等丹尼尔走了以后,躺在沙发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时间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在不经意间就能将人改变地面目全非,比如她,比如丹尼尔。 相比起初识,现在的丹尼尔比起以前来说更加绅士,浑身上下都透露出Y国贵族的最贵之气,所有的冷漠与无情都隐藏在他那张看似温和的脸上,眼底深处总是浮现出一丝若隐若现的疏离与冷漠。 这是在曾经的丹尼尔身上不存在的,曾经的丹尼尔是个温暖的人,不管是对谁,眼底或许没有温情,但是绝对不会有冷漠。尽管丹尼尔隐藏的很好,却依旧被金恩熙一眼看了出来,这样的丹尼尔让金恩熙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或许她应该先跟丹尼尔好好接触一下,起码要让他了解一下现在的自己,毕竟在她身上的改变更大不是吗? “安,你说我这样做对吗?”金恩熙看着对面的沈清澜,轻声问道,在这个世界上,她能说话的人屈指可数,而在京城里,她也只能跟沈清澜说说了。 “恩熙,不管丹尼尔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是你的丹尼尔,这一点,从未改变。”沈清澜淡淡开口,手里的勺子轻轻地搅动着咖啡,却没有喝一口,咖啡对孕妇不好,虽然说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万一怀上了呢? “我知道。”金恩熙淡笑,“我只是忽然胆怯了,他这样的改变说到底其实是因为我。”当初要不是为了找她,丹尼尔根本不会回到家族接受他父亲的安排,过去那么多年他都在外面漂泊,甚至都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不用想都知道他是不喜欢他的家族的。 “恩熙,你不要纠结太多。” “安,我想让他自己认出我来,我想先让他了解一下现在的我。” “要是万一丹尼尔知道了真相,生气了你该如何?” “那我就只能哄他了。”金恩熙笑着说道,不管是对现在的丹尼尔,还是对以前的丹尼尔,他生气了,她哄他这一点她还是有把握做到的。 这是金恩熙与丹尼尔之间的事情,沈清澜并不做过多的评判。她也不会主动告诉丹尼尔罗拉就是金恩熙的事情,既然金恩熙希望让他自己发现,那就这样吧。 “安,你刚才说收到了凯瑟琳婚礼的请柬?” 沈清澜点点头,金恩熙皱眉,“这个凯瑟琳想干什么?她的婚礼给你发请柬是什么意思?你们很熟吗?”对于这个凯瑟琳,金恩熙是厌恶之至,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这么阴狠毒辣的女人。 要是换做一般的豪门千金,就凯瑟琳那手段早就不知道被折腾多少回了。 沈清澜眸色清淡,神情平静,“不管她想做什么,以静制动就是了。”。 “你还真打算去参加?”金恩熙,惊讶的看着沈清澜。 “人家这么诚意的邀请了,不去太不给面子了,我也想知道这次她到底想干什么,要是她再作出什么事情,即便是戴西,我也不会给她面子。” 好吧,后者才是重点。 “那我到时候跟你一起去吧。”金恩熙说道,沈清澜没有拒绝。 因为傅衡逸在家,所以沈清澜没有在外逗留太长时间,跟金恩熙说完了事情就回家了。 ******** 今天是沈清澜的生日,一大早傅衡逸就起来了,而且因为昨晚上傅衡逸拉着沈清澜来了一场“深夜运动”,沈清澜早上睡得很熟,根本没有发觉傅衡逸起床了。 “嘘,妈妈在睡觉,不能打扰妈妈,知道吗?”傅衡逸对着正想敲门的儿子说道,安安点点头,也跟着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们先去给妈妈准备礼物,等妈妈醒了再给妈妈。” 安安满心欢喜地答应,“好。爸爸,我们给妈妈准备什么礼物呢?我还没想好。”安安苦恼,他知道今天是妈妈的生日,这是昨天晚上爸爸给他洗澡的时候告诉他的。上次他生日的时候,妈妈给他准备了礼物,所以这次安安也想给妈妈准备礼物,可是他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到该送妈妈什么。 “跟爸爸一起给妈妈做个生日蛋糕好不好?” 安安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然后小声开口,“那爸爸,我可以吃这个蛋糕吗?我就吃一点点。” 傅衡逸好笑,他跟沈清澜都不是吃货,这个儿子这么贪吃,到底是像谁了。 牵着安安走进了厨房,赵姨才刚刚开始做早餐呢,看见安安,很惊讶,“咦,今天安安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平日里,安安不到八点是不愿意起来的,现在才六点多呢。 “赵奶奶,今天是妈妈生日,我要和爸爸一起给妈妈准备生日礼物。”安安奶声奶气地说道。 赵姨听了,脸上笑得慈爱,“我们安安真乖,已经懂得为妈妈准备礼物了,那想好给妈妈准备什么礼物了吗?” 安安的小眼珠子一转,“我不告诉你,不然你告诉妈妈怎么办?爸爸说不能让妈妈知道,要给妈妈一个......一个......”安安突然卡壳了,惊喜两个字忘记了怎么说。 赵姨哭笑不得,“好好好,那等你做好了再告诉我好不好?” 安安点头,看向傅衡逸,“爸爸。” 傅衡逸已经开始准备食材了,安安见状,也要伸手帮忙,但是人不够高,连料理台都看不到,于是傅衡逸给他搬了一张小椅子,让他站在上面,而自己则是站在他的身边,免得他跌倒了自己来不及扶。 安安的手已经洗干净了,傅衡逸给了他一个小盆子,里面是鸡蛋,“将鸡蛋这样搅拌。”傅衡逸给他做示范。 安安学的像模像样,只是到底是小,搅拌的不是很好,不过傅衡逸也不是真的指望他做,就是想让他参与一下,明白自己动手给妈妈做礼物的意义。 傅衡逸快速地开始准备其他的食材,他之前就做过蛋糕,虽然很久不做了的,但是基本的步骤都还记得,而家里的这些东西都是现成上的,所以做起来并不麻烦。 半个小时候后,厨房里就传来了蛋糕胚香甜的气息。 安安动了动小鼻子,“爸爸,好香。”他看着眼前的蛋糕胚,眼睛亮晶晶的,却没有伸手去拿。 “不要靠的太近,会烫。”傅衡逸叮嘱了一句,开始准备奶油。 安安的眼睛就盯着蛋糕胚,连移动一下都不曾,傅衡逸见他都要流口水了,不禁好笑,将一个小小的蛋糕胚递给他,这是刚才烤的时候他顺手放进去的。 “可以吃吗?爸爸。”安安没有一口咬下去,而是看向了傅衡逸。 傅衡逸点头,“吃吧。”本来就是给他准备的,刚才不给他是怕烫着他。 安安顿时眉开眼笑,一口咬了下去。 裱花是傅衡逸抱着安安,跟他一起完成的。 “好漂亮。”安安看着已经完成的蛋糕,说了一句。 “我们先将蛋糕藏好,晚上给妈妈一个惊喜。”傅衡逸说道。 安安点着小脑袋,“好。” 蛋糕做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沈清澜应该快起床了,傅衡逸又动手给沈清澜做了一碗长寿面,刚想让安安去叫沈清澜起床,沈清澜就从楼上下来了。 她的视线停留在安安的脸上,又看向了傅衡逸,“这一大早的你们做什么呢?安安都成小花猫了。” 原来刚才做面的时候,安安捣乱,脸上沾上了不少的面粉,傅衡逸忙着下面,就忘记给他清洗小脸了。 安安才不管他脸上干净不干净呢,看见沈清澜就跑过去拉着她的手,“妈妈,我和爸爸给你准备了礼物。” 沈清澜跟着安安来到了餐桌边,就看见了一碗面,上面有几根青菜还有一个煎的金黄的荷包蛋。 “妈妈,生日快乐。”安安认真地说道。 沈清澜心中微暖,蹲下身,轻轻抱了抱儿子,“谢谢宝贝,妈妈很喜欢。” 傅衡逸站在一边,幽幽地说了一句,“老婆,还有我呢。”这个面可是他做的,这个臭小子净捣乱了。 沈清澜好笑,起身抱了抱傅衡逸,“谢谢老公。” 傅衡逸在沈清澜的脸上亲了一口,“你先吃面,我带安安去洗脸。” “妈妈,好吃吗?”安安看着沈清澜吃面,沈清澜点头,“你要不要吃一口?” “要。” 沈清澜给安安吃了一口,安安眼睛一亮,“爸爸做的面好吃。”沈清澜淡笑,这是当然的,你爸爸的手艺可是比你妈妈强多了。 傅衡逸就看着母子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将一大碗面吃完了,眼神温柔,这样的岁月静好才是他最想要的。 吃完饭,傅衡逸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束鲜花,“老婆,生日快乐。” 沈清澜接过,低头闻了闻,“你什么时候去买的?” 傅衡逸笑而不语,他早上五点就起床了,然后出门去买花,回来才叫安安起床做蛋糕。 安安仰头看着沈清澜手里的鲜花,眼睛里若有所思,“妈妈,我想去外婆家。” “好,等下妈妈带你去。”沈清澜说道,先去找了一个花瓶将花插起来。 到了沈家,就撞见了正要出门的沈君煜,“哥。” “澜澜,你来的正好,我刚想去找你呢。”沈君煜说道,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把车钥匙,“生日快乐。” 沈清澜挑眉,“哥,你又送我车?” 这几年她生日,沈君煜的生日礼物不是车就是房子,一点新意都没有。 沈君煜尴尬,“这辆车是今年的最新款,性能很好,你去试试。” 沈清澜实在是无语,“哥,我家的车库已经满了。”傅衡逸这几年没有买过车,家里的车库里都是她的车,而且都是沈君煜送的。 “那哥哥再给你造一个车库。”沈君煜大手一挥,十分豪气,沈清澜黑线。 “我就说清澜不会喜欢你的这个礼物的。”温兮瑶笑着说道,调侃的语气,她走过来,挽着沈清澜手,“别理你哥,他其实给你准备了其他的礼物。” 沈君煜摸摸鼻子,看了一眼车钥匙,哎,人家的妹妹喜欢房子车子,他家的这个就没有特别的爱好,就算是他想送也送不出来啊。 沈清澜跟着温兮瑶往里面走,刚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安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没事儿,总归是在家里吧,跑不远的。”温兮瑶说道。 沈清澜想想也是,结果刚坐下来就看见手里拿着几朵栀子花跑了进来,“妈妈,生日快乐。” 沈清澜看着这几朵栀子花,顿时就明白了,感情这小家伙刚才是跑去摘花去了,肯定是早上傅衡逸送她花的事情被安安记在了心里,估计那时候他就想好了要来沈家摘花了,这样这花...... 温兮瑶噗嗤一声笑出来,“安安啊,你将外曾祖父最心爱的花摘了,外曾祖父要生气的。”这是沈奶奶生前种下的,沈老爷子宝贝的很,平日里修剪枝叶、浇水、施肥这些事情都是他亲自动手的。 安安眼神不解,“不能摘?” “不能摘。”沈清澜很肯定地说道,“安安,妈妈不是告诉你了吗?长在树上的花不能随便摘。” 安安低着头,“可是我想送妈妈礼物,爸爸也摘了。”而且还是那么大,那么多的花,妈妈可开心了。 沈清澜将安安抱坐在腿上,耐心跟儿子解释,“那是爸爸花钱买的,不是摘的。” 安安对钱有概念,但是对钱的多少没有概念,“买的就可以?” “对,买的可以,但是你不能自己摘,知道吗?花儿会疼的。” 安安似懂非懂,但是却记住了一件事,妈妈喜欢买来的鲜花。 沈老爷子下来的时候,安安主动跑去认错了,沈老爷子又怎么会舍得责怪安安,“没关系,不就是几朵花嘛,安安喜欢就去摘吧。” 安安却仰着头,一脸的认真,“妈妈说了,不能摘,他们会疼。” 沈老爷子哭笑不得,“好,那就不摘。” 回去后,沈清澜将这件事讲给傅衡逸听,傅衡逸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真是个笨儿子。” 安安捂着自己的脑袋,瞪着爸爸,“安安不笨。”小嘴嘟起,显然对爸爸说他笨不高兴了。 傅衡逸看着他,“你不笨谁笨?” “安安不笨。”小家伙强调,他的词汇并不丰富,自然是说不过傅衡逸的,只好睁着大眼睛等着爸爸,但是眼睛都瞪酸了,傅衡逸也没有什么表示,安安小身子一转,拿屁股对着爸爸,自己生闷气去了。 沈清澜看的好笑,傅衡逸就喜欢欺负安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恶趣味,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对安安那叫一个疼爱。 “傅衡逸,欺负你自己的儿子,让你的下属看见了,你的面子不要了?”沈清澜眸色淡淡,傅衡逸淡笑,“我这是教育他呢。” 沈清澜呵呵,转身离开了这里,这个男人总是有理由的,她懒得跟他争辩。 傅衡逸摸摸鼻子,看了一眼生气的儿子和不想理他的老婆,转身去追老婆去了。 因为今天是沈清澜的生日,晚上两家人自然是要一起吃的,安安上午还在跟爸爸生气呢,下午就忘记了,跟爸爸一起将生日蛋糕送给了沈清澜。 “妈妈,这是我和爸爸做的蛋糕,祝你生日快乐。”安安说道。 沈清澜看着精致的生日蛋糕,上面的裱花是一家三口,爸爸妈妈牵着宝宝,很和谐,她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在安安的脸上亲了亲,“谢谢宝贝,妈妈很喜欢。” 安安眉开眼笑,还得意地看了一眼傅衡逸,仿佛在说,看吧,妈妈亲了我,没有亲你,妈妈更喜欢我。 傅衡逸读懂了儿子的小眼神,觉得手好痒,他好想将这个小家伙拖出去打屁股怎么办? 沈君煜送给沈清澜的生日礼物是一颗裸钻,还是蓝钻,纯度很高,沈清澜只要想想就知道肯定是温兮瑶的主意,她的哥哥,除了房子和车子就没送过她其他的礼物。 “妈妈,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安安又跑去给沈清澜拿了一张纸,上面是一幅画,依旧是一家三口的画面,大概是不太会用笔,画出来歪歪扭扭的,只能看懂大概的意思,这是安安下午找沈君煜,让沈君煜教的。 “这是爸爸,这是妈妈,这是安安,妈妈,你喜欢吗?”安安一脸期待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原本还以为安安就只准备了栀子花和蛋糕呢,没想到还亲自动手画了一幅画,要说不敢动是假的。 “妈妈很喜欢,这是妈妈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沈清澜将儿子抱在怀里。安安在沈清澜的脸上亲了亲,“妈妈,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的宝贝。” 傅衡逸看着拍马屁的某小孩,暗暗咬牙,这个小马屁精。 晚上,安安赖在他们的房间里不想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傅衡逸从浴室里出来,看见霸占了自己的床位,还霸占了他老婆的怀抱的某小孩,手又开始痒痒了。 安安看见爸爸出来,抱紧了妈妈的脖子,“妈妈,我要在这里睡。”声音不小,明显是说给傅衡逸听的。 傅衡逸咬牙,捏捏拳头,真的好想将这个臭小子扔出去怎么办? “老婆,他今年已经三岁了。”傅衡逸对着沈清澜说了一句。 沈清澜点点头,“是啊,才三岁。” 好吧,这就是同意了安安睡在这里。傅衡逸没有办法了,只能妥协,谁让这是老婆的命令呢,不过这个混小子,自己难得回来一次竟然还敢跟自己抢老婆,傅衡逸觉得安安小朋友十分欠揍了。 他的眼神路落在安安的身上,安安往妈妈的怀里缩了缩,看的傅衡逸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半夜里,沈清澜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本能地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傅衡逸正抱着安安往外走,沈清澜叫住他,“你抱着他去哪里?” 傅衡逸回道,“抱他回自己的房间,放心,我不会弄醒他的。” 沈清澜:......这是弄醒不弄醒的问题吗?只是不等她开口,傅衡逸就已经抱着安安出去了,他回来地很快。 “这次终于没有小灯泡横在我们中间了。”傅衡逸喟叹。 沈清澜呵呵,“傅衡逸,他是你儿子。” “那也是男的,男女授受不亲。”傅衡逸一本正经。 沈清澜看着眼前幼稚的男人,终于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你幼稚不幼稚。” “那也是因为你才幼稚。”傅衡逸说的理所当然,一点也不觉得跟儿子争宠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沈清澜:...... ************** 金恩熙主动联系丹尼尔是在两天后,丹尼尔正在君澜集团和沈君煜商量着后续合作的事情呢,Y国的分公司主营珠宝,而克里斯家族也是做这一方面,他们现在既是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关系。 看到金恩熙发来的消息,丹尼尔嘴角轻勾,对面的沈君煜好奇,“什么事情这么开心?”以前丹尼尔是沈清澜的经纪人的事情,他们虽然见过不少次,但是算不上很熟悉,现在倒是因为合作而熟悉了不少。 丹尼尔笑笑,看看时间,“剩下的合作就由我公司的总经理跟你交接,他可以全权代表我。” “你这是打算回国了?”沈君煜惊讶。 “不是,打算给自己放个假,在京城里待一段时间,过去的几年总是在工作,也是时候休息了。” 沈君煜背靠在椅子上,双手交叠在腿上,“怎么感觉京城对于你来说更像是家。”这话纯属调侃,却无意中戳中了丹尼尔的心思,对于他来说,克里斯家族就是一个庞大而腐朽的机器,充满了铁锈味,没有一丝的人气,待在那里久了,甚至让他觉得自己也快要被同化了,这次要不容易来到了京城,自然是要休息一段时间的。 丹尼尔毕竟是在京城里住了那么些年,在京城里是有房子的,倒也不用找什么落脚的酒店,从君澜集团离开之后,他就回到了家里,先去洗了澡,又去换了套衣服,确保没有问题了才出门。 金恩熙约丹尼尔晚上喝酒呢,就约在魅色。 丹尼尔到的时候金恩熙也是刚到,这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 金恩熙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裙,画着浓妆,与前两次见面截然不同,丹尼尔的视线在她的裸露的背后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将西装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金恩熙挑眉,“今天不冷。” “还是披上吧,万一感冒了呢。” 金恩翻了一个白眼,六月的天,感冒,呵呵,却也不去戳穿这个男人的小心思,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走,我们去吧台。” “不去卡座?”丹尼尔问道。 “卡座看不清全场,吧台才有意思呢。” 金恩熙坐在吧台上,打了一个响指,“嘿,帅哥,给我来一杯伏特加。” 丹尼尔皱眉,“给这位小姐来一杯偏甜味的鸡尾酒,伏特加给我。” 金恩熙看着丹尼尔,“丹尼尔先生,你平时也是这样,不问人家的意见就给人家做主了吗?” “女孩子喝烈酒不好,还是少喝点。”丹尼尔温和地说道。 金恩熙眼底浮现一丝疑惑,总觉得今晚的丹尼尔似乎很奇怪,难道说他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可是不对啊,她这两天都没去找他,就算丹尼尔相背后调查她,她相信他也查不到什么,毕竟她现在的身份就是罗拉。 酒上来,金恩熙喝了一口,皱眉,这甜味的鸡尾酒果然不是她的喜好,还是伏特加够味,看着丹尼尔手里的伏特加,金恩熙舔舔唇,丹尼尔留意到金恩熙的目光,喝了一口,“罗拉小姐,鸡尾酒的味道怎么样?” 金恩熙突然靠近丹尼尔,语气暧昧,“你要不要尝一尝啊?”她一靠近,丹尼尔就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金恩熙是从来不用香水的,丹尼尔心中原本坚定的想法在这一刻又有了片刻的动摇。 他微微后仰,拉开了距离,举了举手里的杯子,“我比较喜欢喝伏特加。” 金恩熙切了一声,“真是无趣。” 丹尼尔听到了她的话,只是笑笑,并不接话,又喝了一口酒。 金恩熙的视线在舞池的方向扫了扫,眼珠子一转,拉起丹尼尔说道,“光喝酒多没劲,我们跳舞去。”说着拉着他去了舞池。 丹尼尔被动地跟在金恩熙的身后,随着音乐在舞池中轻轻摇晃着身体,丹尼尔会的只有交谊舞,这样夜场中的舞蹈是不懂的,金恩熙看他束手束脚的样子,轻笑出声,拉起丹尼尔手,在他耳边喊道,“放松点,舞不是你这样跳的,跟着我一起,我教你。” 她开始摆动着身体,她的身体很柔软,也很灵活,渐渐的,周围人停了下来,纷纷看着她跳舞,金恩熙一边跳舞,一边给丹尼尔抛媚眼,那魅惑的样子简直就是人间尤物,看得周围的男人看丹尼尔的眼睛都红了,恨不得取而代之。 丹尼尔脸上的笑意却渐渐消失了,拉着金恩熙出了舞池,金恩熙一头的雾水,“怎么了?” “罗拉小姐,你很喜欢万众瞩目吗?”丹尼尔的语气有些冲。 金恩熙莫名其妙,“就是跳支舞而已,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丹尼尔心道,却很快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要是罗拉就是金恩熙还好,要是不是,自己又有什么立场来说这样的话。 “抱歉,刚刚是我失态了。”丹尼尔说了一句,转身走去了吧台。 金恩熙一脸的莫名,跟在他的身后,“丹尼尔,你刚才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呢,这男人的心,比海底针还深。 丹尼尔沉默,拿起酒杯一口气喝干了杯中酒,“再来一杯。” 金恩熙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似乎玩笑开过头了,正想说话,肩膀上就多另一只手,然后一杯酒放在了自己的面前,“美女,请你喝一杯。” 金恩熙的视线先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上停留了一秒,然后移到了手的主人身上,是一个穿着打扮都颇为讲究的二十多岁的男人,脸上的表情吊儿郎当的,看样子是个富二代。 “不怎么样。”金恩熙淡了神色,“还有,将你的手拿开。” 男人没有将手拿开,反倒是想搂着金恩熙,“别这样嘛美女,我刚才看到你跳舞了,跳的真好,其实我的舞也不错,一起跳一个?” 呵,调戏都调戏到她的身上来了,金恩熙的眼神一冷,就要给这个男人一个教训,只是还不等她动手,男人的手就被拿开了,是丹尼尔。 “她说了不要你是聋了没听见是吗?”丹尼尔的语气很不好,听的出是生气了。 男人见状,蛮横地说道,“呵,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别以为你长了一张外国人的脸老子就不敢打你了,要是不想挨揍的就给老子滚一边去,不然我一定要让你见识见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闻言,金恩熙眼底一闪而过的怒气,只是更快的却是丹尼尔手里的酒瓶子,砰地一下砸在了男人的额头上,酒瓶子瞬间就碎了。 不过幸运的是男人的额头没有磕破,男人似乎也没有想到丹尼尔说动手就动手,一下被砸懵了,等他反应过来,顿时就怒了,大喊了一声,“兄弟们,我被欺负了,快点给我过来。 ------题外话------ 据说清澜怀上了我就是亲妈?前段时间你们叫我后妈来着(阴险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