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9.沈小姐的二胎计划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79.沈小姐的二胎计划

傅衡逸微微挑眉,不知道为什么沈清澜忽然改变了主意,不过对这个要求他是求之不得,自从有了安安之后,他和沈清澜过二人世界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身边都要多个小灯泡,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 “好啊。”傅衡逸欣然同意。 两人也没有急着往回赶,他们确实好久没有单独出来约会了,索性就在海滩上漫步。 “傅衡逸,我们好久没有这样悠闲了。”沈清澜笑着说道,去年一年傅衡逸都很少回家,基本上都是她带着安安去部队里找他,但是即便是这样,傅衡逸只是早上和晚上回来,中午都是她带着安安去吃食堂的。 值得一提的是,考虑到章嫂子家里只剩下了年迈的老娘,为了方便章嫂子照顾家人,章大哥主动申请调离京城军区,去了章嫂子的老家。 那里虽然离章嫂子的家里近,但是却不是军事大城,想要建功立业自然没有在京城那么容易,章大哥这样的选择也算是让自己的事业止步不前了,不过只是章大哥自己的选择,是他对妻子的爱的体现,倒是也无可厚非,而且以章大哥的军衔,虽然说回到了老家想要再进阶或许是难了一点,但是想要获得好一点的位置是不难的,更何况傅衡逸还在暗中伸了一把手。 而章大哥离开之后,他的工作几乎都落在了傅衡逸的身上,这也是傅衡逸这么忙碌的原因之一。 “是啊,过去的一年家里的事情都压在了你的身上,辛苦你了。” 沈清澜晃了晃二人交握的手,“傅衡逸,我跟你说这些可不是要你的感谢。” “我知道,是我自己想要感谢你。”傅衡逸笑着说道,其实做军嫂的很苦,几乎都在单方面的奉献,他在部队里这么多年,见多了因为丈夫无法回家最终倒是婚姻走到尽头的,或者是家庭生活矛盾重重,并不幸福的,而他很幸运,沈清澜从来没有因为他的不回家,无法照顾家里而有所怨言,甚至连一句不满都不曾有。 傅衡逸想起去年夏天的时候,安安因为贪玩儿,结果感冒了,发了好几天烧,而他又在封闭式训练回不来,都是沈清澜自己一个人照顾的,他知道的时候,安安的病已经好了。 沈清澜为这个家庭的付出是傅衡逸这辈子都铭记在心的,可是她也从来不在他的面前说自己的辛苦,说自己的奉献,这让傅衡逸更加觉得亏欠。 “清澜,等过两年我打算转文职了。”傅衡逸说道。 沈清澜侧目,“为什么?” “人老了,身体也吃不消了,虽然我多数只是制定训练计划,不需要参与训练,但是训练还是需要我亲自的盯着,工作强度太大,想休息了。”他没有说以为文职的时间更自由,他可以每天都回家。 但是他不说,不代表沈清澜不懂,“其实你不必这样。” “这件事我早就已经在考虑了,只是上面希望我再多待两年这才没有批准。” 见傅衡逸都不已经做好了决定了,沈清澜自然不会多说。 两人在沙滩上逛了才不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回去,不过不是回家,而是去了一家酒店。 酒店房间里,沈清澜看着手上的睡衣,这是她刚才去商场买换洗的衣服时,顺便买的。 睡衣的布料,嗯,很少,沈清澜拿着睡衣犹豫了半天,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咬咬牙,将睡衣穿在了身上,她睡衣的外面罩了一件浴袍,这才走出去。 傅衡逸是先洗的澡,这会儿正坐在床上等着沈清澜呢,夫妻二人不回家,而是住酒店,这其中的意思心照不宣。 沈清澜的头发没有吹干,傅衡逸的手上拿着吹风机给沈清澜吹头发,快要吹干的时候,沈清澜身上的睡袍忽然松了,露出了她雪白的肌肤,还有那件布料少的可怜的睡衣,傅衡逸原本是很专心地在给沈清澜吹头发,结果眼前忽然就出现了一抹雪白,这心思瞬间就走远了。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低着头,从他的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她胸前的风光,正好头头发也吹得差不多了,傅衡逸将吹风机随手放在一边,低头就吻住了沈清澜的耳垂,口齿不清地问道,“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个?” 沈清澜不答,只是问道,“喜欢吗?” 傅衡逸怎么可能不喜欢,直接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喜欢,临门一脚的时候,傅衡逸却停了下来,“等下。”伸手要去拿床头柜上的盒子,沈清澜按住了他的手,本来她就打算好了不让他用,现在又怎么会允许呢。 “傅衡逸,我们要个女儿吧。” 傅衡逸眼神幽幽,“再等等,等你的身体彻底恢复了再说。” 沈清澜就知道他会用这个做借口,按住他又要去拿的手不让动,“你答应我了要生女儿的。”当时是她的身体不允许,现在她的身体允许了,哪里还能让傅衡逸逃避,再说了,为了女儿,她今晚的牺牲都这么大了,绝对不能让计划流产。 傅衡逸定定地看着沈清澜,因为隐忍,额头上都是汗水,已经蓄势待发了,却停在这里,不止沈清澜不舒服,他更加难受,“你计划好的?”要不然怎么连睡衣都准备好了。 沈清澜淡笑,“你要是这么想也可以,是你自己答应的,等我病好了就生女儿,现在两年过去了,你还想耍赖?”沈清澜的心中也是苦哈哈的,人家是男人想生二胎老婆不愿意,结果他家倒好,傅衡逸是能逃避就逃避。 “好吧,怕了你了,不过先说好,只此一次,要是这次不中,就说明缘分未到,短时间内就不考虑生女儿了。”傅衡逸妥协,在沈清澜面前,他只有妥协的份。 沈清澜点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傅衡逸终于不再隐忍,腰身一沉,开始了二人的漫漫长夜。 第二天一早,沈清澜揉着酸痛不已的腰,心中暗暗叹气,为了生女儿她也是够拼的,昨晚两人到了凌晨两点睡下。 起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傅衡逸,沈清澜随手披上浴袍就去了卫生间洗漱,沈清澜换衣服的时候,看着镜子里自己身上那些痕迹,感觉自己的腰更疼了,女儿啊,为了你,妈妈真的是拼了。 出来的时候傅衡逸已经拿着早餐上来了,这是他亲自去餐厅选的,都是沈清澜爱吃的。吃饱喝足的男人自然是更好说话,亲自伺候着沈清澜吃饭。 沈清澜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傅衡逸的服务,昨晚她累坏了,傅衡逸照顾她是应该的,而傅衡逸此刻心里想的是,果然没有安安在才能尽兴,以前住在家里,因为怕闹出的动静太大,他们都没敢弄出太大的声响,哪里像做完那样,怎么尽兴怎么来。 想到这里,傅衡逸暗暗想着以后要多带老婆出来开房,增进夫妻感情。 此时的沈清澜自然不知道傅衡逸心中的小九九,而是看着自己的小腹,眼睛里都是笑意,这几天正好是她的排卵期,中奖的概率很大,也正是因为这样,昨晚她才做了那么大的牺牲。 吃完了早饭,夫妻两个才回家,傅老爷子也不问他们两个昨晚去了哪里,年轻人的事情嘛,还是不要管。 安安正在吃早饭呢,嘟着小嘴,不太愿意吃,一口饭含在嘴里半天都不咽下去,时不时往门口的方向看一眼,昨晚上和今天早上都没有见到妈妈,他有小情绪了。 看见沈清澜和傅衡逸进来,安安立刻就滑下了椅子,朝着沈清澜跑过来,“妈妈,你去哪里了?” “我和你爸爸有些事情要办就出去了,想妈妈了?”沈清澜轻声细语,对儿子,她向来很有耐心。 傅衡逸吃饱喝足,看着儿子十分顺眼,也就不再计较他靠在自己老婆怀里这个事情。 “安安,妈妈回来了,现在该吃饭了吧?”刘姨的手里拿着小碗,走过来。 沈清澜看向刘姨手里的碗,里面的饭食几乎没动,又看向安安,“你没有好好吃饭?” 安安低着头,沈清澜继续开口,“上次不是答应妈妈了要好好吃饭的吗,你是小男子汉,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呢?” 安安小声开口,“妈妈不在不想吃饭。” “安安,以后不能这样了,要是妈妈出去工作,好几天不回来呢?你难道也好几天不吃饭?”沈清澜语气严肃了一些。 沈清澜教育儿子,其他人自然是不会开口阻止,都去做自己的事情,装作没有看见。 “但是妈妈你昨天没有跟我说去哪里。” “好,没有告诉你去哪里是妈妈的错,妈妈跟你说对不起,以后妈妈要是去哪里,尽量告诉你,不过你难道不想因为今天的事情跟妈妈说些什么吗?” “妈妈对不起,以后我会好好吃饭的,不会让大家担心。”安安是个吃错就改的好孩子,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立刻就道歉了。 “知道错了妈妈就原谅你了,但是以后不能不吃饭,不吃饭生病了大家都会担心的,知道吗?” 安安点头,“好。”说着,也不再赖在沈清澜的怀里,主动跟着刘姨去吃饭了。 安安吃饭不需要人喂,自己就能拿着勺子吃得很好。 吃完饭,安安就去找二胖那只肥狗玩了,二胖在傅家的伙食很好,被养的那叫一个膘肥体壮,毛发是油光发亮,看着就很精神。 两个小家伙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玩的不亦乐乎,沈清澜则是又钻进了画室,前几天的那幅画还有最后一部分没有完成。 傅衡逸没有事情做,就拿了一本书坐在院子里,一边看一边看着儿子。 “爸爸。”安安跑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皮球,“爸爸,陪我玩儿。” 安安已经满头大汗了,傅衡逸先给儿子擦了擦汗,这才站起来,“好,走吧。” 沈清澜从画室里出来的时候,透过客厅的落地窗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傅衡逸带着儿子在踢球呢,她的嘴角挂着笑意,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傅衡逸抬头,刚好就看到了沈清澜,眼神瞬间变得温柔,对着沈清澜笑了笑,将球扔给安安,“你和二胖玩儿吧。” 安安抱着皮球,眼睁睁看着爸爸丢下他去找妈妈了,安安撇嘴,也不去追他,就算是追了也没要没用,他爹会找个理由将他打发了,就像上次一样。 安安自己在外面跟二胖玩儿,沈清澜依旧看这窗外的儿子,傅衡逸走到她的身边,“清澜,我在这儿呢。” 沈清澜好笑,转头看向傅衡逸,“你跟自己的儿子争宠,不脸红?” 傅衡逸一本正经,“安安自己要在外面玩儿的,我可没有争宠。” 沈清澜呵呵,上次也不知道是谁,为了跟她单独相处一会儿,哄骗儿子去外面玩儿,还答应儿子要是在外面玩儿到太阳下山,就给他买小汽车,而安安这个小傻瓜,还真的是听爸爸的话,愣是在军区家属楼下玩儿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沈清澜后知后觉发现儿子不见了,下楼将他带上来的,当时她还数落了傅衡逸一顿,就没见过这么心大的父亲,竟然就放心将儿子扔在楼下。 傅衡逸振振有词,“这里是军区,进出家属楼都是要登记的,还有这么多战士军官进进出出,能出什么问题。”回的让沈清澜是无言以对,确实就没有比京城军区更安全的地方了。 “清澜,忘记了将这个给你了。”赵姨走过来,手上拿着一个快递,“这是早上送来的,我忙忘记了。” 沈清澜接过,是一个国际快递,看着像是装着一个文件?看着上面的地址是从雪梨市寄出的,她有些奇怪,雪梨市她并没有认识的人,那么这个点名寄给她的快递是怎么回事? “你先打开看看。”傅衡逸说道,沈清澜点点头,里面是一份请柬,没想到竟然是凯瑟琳寄来的,下个月是凯瑟琳结婚的日子,邀请她和傅衡逸出席。沈清澜看了一下落款,正是凯瑟琳本人,她将请柬递给傅衡逸,“估计人家真正想邀请的惹人的是你。” 傅衡逸随意地看了一眼,就将请柬扔在了一边,“不用管她。”两年前凯瑟琳指使人偷了沈清澜的画还诬陷沈清澜抄袭,后来被沈清澜识破,将证据直接给了凯瑟琳的母亲,结果凯瑟琳就被禁足了,戴西还赔偿了沈清澜一大笔钱,这件事才算是过去了,没想到时隔两年,这凯瑟琳终于找到了买家要嫁人了,去给她寄来了请柬,这是什么意思?像她示威? “你说我要去吗?”沈清澜看向傅衡逸,眼神淡淡。 傅衡逸神情淡漠,“没必要。”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值得费心力?只要有戴西在的一天,凯瑟琳就翻不起大的浪花,毕竟戴西这个女人可不想得罪了傅家和沈家。 虽然说博伊尔家族在雪梨市也是名门望族,地位不低,但是偏偏她是黑手党首领的妹妹这一身份不能公开,而知道了她秘密的沈清澜和傅衡逸自然就不会是她想得罪的对象。 她不是没有想过将知道她身份的人除了,但是傅衡逸和沈清澜是什么样的人,除去他们的代价太大,她付不起,只能是尽量退一步,更何况本来就是自己的女儿惹得麻烦。 “你想去?”傅衡逸见沈清澜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 沈清澜嘴角轻轻上扬,“人家都特意邀请了,我要是不去不是太不给面子了吗?”她说的玩味。 傅衡逸眸色淡淡,“你要是感兴趣就去吧,不过先说好,我不去。” 沈清澜侧目,“你当然不去。”就他现役军人的身份,也不是轻易可以出国的,要是为了那么一个女人大费周章地出去,沈清澜晚上就要好好找我们的傅爷“谈心了。” 傅衡逸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原来你也会吃醋。” 沈清澜送他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转身去了书房。 ** 丹尼尔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见金恩熙,“罗拉小姐?” 金恩熙转过身,惊讶地看着丹尼尔,“丹尼尔先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我们两个还真的是有缘分呢,昨晚刚见面,今天就遇见了。”其实她是事先定位了丹尼尔的手机,知道他来了画廊,特意赶过来的。 “是啊,没想到罗拉小姐对油画也感兴趣。” 金恩熙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油画,笑了,“我不是对油画感兴趣,我是对清澜的画感兴趣,我认识她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一个画家,而且很有名,不过一直没有机会看到她的真迹,这次来到京城,怎么也要到画廊里看看。” 丹尼尔眸光波动了一下,“你跟清澜认识很久了?” “不久,我们是几个月前认识的。”金恩熙说道,“丹尼尔先生,我是一个外行,有些画我看不懂,能不能请你帮我讲解一下。” “自然可以。”不知为何,本想拒绝的丹尼尔在视线对上金恩熙的眼睛时,到了嘴边的话忽然就变了。 这一讲解就到了中午,金恩熙看看时间,“丹尼尔先生,这转眼就到中午了,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一起吃个饭?” “我……” “不许拒绝,我可是很有诚意的。” “好。”丹尼尔再次改口,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位罗拉小姐的眼睛总让他觉得莫名的熟悉,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似乎是见过,却又像是自己的错觉。 “我没有来过京城,你有没有好的餐厅可以介绍?”金恩熙状似苦恼地说道。 “罗拉小姐第一次来京城?” “是啊,这次也是过来玩的,要不是清澜在京城我也不会过来,别说是京城,就是Z国我都是第一次来。” 丹尼尔侧目,“罗拉小姐不是Z国人?” “不是,我是H国人,是因为我的中文很好,所以觉得我也是Z国人吗?”金恩熙俏皮地笑,“我是我的中文是跟一个朋友学的,她是Z国人,是我特别要好的朋友。” 丹尼尔眼神一暗,原来她是H国人,所以那种熟悉感只是因为她们是同一个国家的人吗? “丹尼尔先生,你还没告诉我哪里的东西更好吃呢。”见丹尼尔发呆,金恩熙挥挥手,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来。 “抱歉。要是不介意的话,罗拉小姐坐我的车,我带你去。” “求之不得,京城我还真的是不熟呢。” 金恩熙笑意盈盈,上了丹尼尔的车,她的视线在车内挂饰上停留了一下,咦了一声,“丹尼尔先生,你的挂饰好别致。”她伸手将挂饰拿在手里看了看,眼底浮现一抹怀念之色,这是一张照片,被做成了爱心的形状,中间镶嵌着照片,是她跟丹尼尔的合照。 丹尼尔本来想阻止,但是见她已经将照片拿在手里了,就没有再开口。 金恩熙细细地打量着上面的照片,尤其是上面的那个自己,那张本应该是最熟悉的脸现在看着却如此的陌生,她的眼眶微热,眨眨眼,将那股热意压下。 “这是你的女朋友吗?”金恩熙问道。 丹尼尔的眼神瞬间变得温柔,“嗯,她叫金恩熙,跟你一样,也是H国人。”念到金恩熙的名字时,就连语气都不自觉放柔了。 金恩熙的心微酸,那包含在平常话语里的想念让人一听就能听出来。 “她现在在哪里,没有跟你一起来京城吗?”金恩熙装作好奇地问道,见丹尼尔的脸色变了变,加了一句,“我就是好奇,要是不方便的话,你可以不说。” 丹尼尔扯了扯嘴角,“没什么不方便的,两年前我女朋友生病了,不愿意见我,我在等她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她现在不想见我,大概是不想让我看到她生病的样子吧,我尊重她的选择,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所以我等。” 金恩熙的心猛地一颤,眼泪差点掉下来,眨了眨眼,微微仰头,阻止眼泪掉落,幸好今天她将头发披下来了,长发挡住了她的半张脸,而丹尼尔专心开车,也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那要是她不回来了呢?”金恩熙问道。 丹尼尔笑得温柔,“不会的,她一定会回来找我。” 金恩熙放在另一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她的丹尼尔,依旧站在原地等她回去,她想她终究是幸运的,遇上了这样一个无怨无悔地爱着她的男人,只是丹尼尔,现在的我你还会喜欢吗? 金恩熙变得有些兴致缺缺,将挂饰重新放了回去,看着窗外,透过车窗,看着丹尼尔的影子,忽然开口说道,“你不是不在京城生活吗,你的车里怎么会有这个挂饰?” “这是我这次带过来的,我开车的时候看不见它会很不习惯。”这是他跟金恩熙唯一的一张合照,金恩熙因为以前职业的原因,很不喜欢拍照,这张照片还是他偷偷拍下来的。 金恩熙的心再一次疼了一下,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却被她生生忍了下来,一路上她没有再说话。 到了餐厅,丹尼尔将菜单递给金恩熙,“这是京城里有名的一家餐厅,这里的本帮菜很好吃,你可以试试。” 金恩熙没有接,“我对这里不熟,还是你点吧。” 丹尼尔也不客气,“罗拉小姐有忌口的吗?” “没有,我不挑食。” 丹尼尔做主点了几道菜,其中两道是她爱吃的,金恩熙心中的感觉很复杂,越来越不知道该不该跟丹尼尔坦白。 “这里东西确实很好吃,丹尼尔先生,没想到你也是个会吃的人。”金恩熙笑着说道。 “这里是我女朋友爱吃的地方,以前我们经常来这里吃东西。”只要一提起金恩熙,丹尼尔的眼神就会变得十分温柔。 对面的金恩熙听到这话,握着筷子的手轻轻一颤,差点将食物掉在了桌子上,“做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丹尼尔笑笑,看向金恩熙,眸光忽然就顿住了,久久移不开视线,金恩熙察觉到他的注视,抬头,四目相对,“丹尼尔先生,你怎么了?” 丹尼尔回神,摇摇头,“没事儿,刚才想到我女朋友,有点出神。罗拉小姐要是喜欢吃就多吃点。” “嗯嗯,你也吃,说好了请你吃饭,结果都是我一个人在吃。” 丹尼尔动了筷子,吃到一半,丹尼尔给金恩熙夹了一筷子挑完鱼刺的鱼肉,金恩熙很自然就吃了下去,没有意识到丝毫的不对,丹尼尔的眼神轻闪。 “罗拉小姐,抱歉,我上个洗手间。”丹尼尔忽然开口。 “请便。” 丹尼尔借口上厕所,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给沈清澜打了电话,沈清澜也正好在吃饭呢,见是丹尼尔的电话,从饭桌上站起来,“丹尼尔,有事吗?” “清澜。”丹尼尔声音微颤,“她回来了是不是?” 沈清澜闻言,眼神微变,“这事你听谁说的?” “不要管我听谁说的,你先告诉我,她回来了是不是?” 沈清澜不知道该怎么跟丹尼尔说,她答应了恩熙不会告诉丹尼尔,但是丹尼尔也是她的朋友,这两年他是怎么过来了她也看在眼里,两头为难,沈清澜只好保持了沉默。 另一头的丹尼尔一直等不到沈清澜的回应,失望地叹气,“是我想多了,清澜,没事了。”说完就挂了电话,沈清澜想给金恩熙打电话,又担心此刻金恩熙跟丹尼尔在一起,她打过去正好就证明了罗拉就是金恩熙,这件事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就不能是从她这里让丹尼尔知道的。 沈清澜将手机放在一边,回去继续吃饭。 吃完饭,沈清澜坐在沙发上有些出神,傅衡逸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答应,伸手轻轻推了推她,沈清澜回神,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你在想什么呢?” 沈清澜摇摇头,“没事儿。” 傅衡逸倒是从她的表情里看出几分端倪,“你担心金恩熙的事情?” 见傅衡逸已经猜到了,沈清澜索性就不瞒着他了,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你说我这样瞒着丹尼尔是不是不太好?” “这是金恩熙和丹尼尔自己的事情,你参与多了反而不好,金恩熙这么做自然有她的考虑,你不用想太多。” 沈清澜想想也是,看了一眼时间,还早,“今天难得有时间,我们带安安去看电影吧。” 傅衡逸挑眉,“我以为你会说我们两个去看电影。” 沈清澜拍了他一下,昨天晚上已经将儿子丢在家里了,今天要是还单独行动,估计等他们回来安安就该哭了。 安安听说要去看电影,高兴地拍着小手,然后抱着二胖的脖子,“爸爸,那我可以带二胖一起去看吗?” “不行,二胖只能待在家里。”傅衡逸说道。 安安不解,“为什么不行?二胖是我的小伙伴啊,上次妈妈到我去玩儿,我也带上二胖的。”安安跟狗狗的感情很好,两小只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要是出去郊游,我们可以带上它,但是电影院里人很多,二胖会吓着他们的,倒时候警察叔叔就要来抓二胖了,你想看着二胖被抓吗?”傅衡逸耐心解释。 安安还是不解,“警察叔叔为什么要抓二胖呢?二胖很乖的,不咬人。” “我们是二胖的家人,自然知道它不咬人,但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啊,他们看见二胖这么大的个子,会害怕,尤其是一些小朋友。” 安安似懂非懂,不过也听明白了,看电影是不能带二胖的,仰头看着爸爸,“爸爸,你不是军人吗?你让警察叔叔不要抓二胖好不好?” 傅衡逸蹲下身,与安安视线齐平,“爸爸是军人没错,但是爸爸也不能不听警察叔叔的话。” 安安见真的不能带二胖一起去,只好放弃了,“那好吧,那下次我能带着二胖去玩儿吗?” “那要看是去什么地方,要是去人少的地方,你就可以带着二胖,但是要是人多那就不能带,因为别人会害怕而胖的,知道吗?”傅衡逸循循善诱,虽然安安还小,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要从小就给他灌输那种思想,让他形成一种行为习惯。这也是傅衡逸和沈清澜一直以来对安安的教育理念。 “爸爸我明白了。”安安点着小脑袋,然后摸着二胖的脑袋,说道,“二胖二胖,这次我就先不带你了,下次我跟爸爸妈妈出去玩的时候,我一定带着你,等我回来,我跟你说我看了什么电影,好不好?” 二胖汪汪汪的叫了几声,似乎在回应安安的话,安安顿时就笑了,抱着二胖的脖子,使劲儿蹭了蹭,这才牵着傅衡逸的手说道,“爸爸,我们走吧。” 正值几部卡通电影上映,沈清澜选了一部比较适合安安这个年龄段看的,一家三口走进了电影院。 沈清澜和傅衡逸对这样的卡通电影自然是无感,安安看的倒是津津有味,从电影院出来,还在跟沈清澜说着电影里面的情节,显得十分高兴。 “妈妈,我们下次再来看电影,好不好?这个很好看,我很喜欢。”安安央求着沈清澜。 沈清澜点点头,“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你要听话。” 安安答应的很爽快,“那妈妈我晚上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可以。” “不行。” 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安安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然后又看了一眼爸爸,最后将视线放在了妈妈的身上,“妈妈,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沈清澜自然不会拒绝儿子的要求,一口答应了,“可以。” 傅衡逸听到老婆的回答,脸色有些黑。 安安对爸爸的黑脸是毫无所觉,一路上都在跟沈清澜叽叽喳喳的说着电影里的情节。 而沈清澜明明知道傅衡逸是吃醋了,却也不去管他,兀自跟儿子在那里讨论着,虽然看电影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并不是十分集中,但该了解的情节她还是知道的。 傅衡逸从后视镜里看见这一幕,更心塞了,果然家里家庭地位最低的那一个人就是他,现在沈清澜的眼里已经只有儿子没有他了。 回到家里,等安安跑去跟二胖玩的时候,沈清澜一回头就不见了傅衡逸的踪影,走进卧室就看见这个男人正站在窗前发呆。 她走过去,站在他的身后,“生气了?” 傅衡逸不说话,沈清澜伸手拉拉他的衣袖,“你还真吃儿子的醋了?”好气又好笑。 傅衡逸幽幽地看着她,眼神幽怨,“你早上还说我比儿子更重要。”他就发现了,不知男人口是心非,女人也是一样的,尤其是眼前这个。 “老婆,你不能用完就扔啊。” 沈清澜脸色先是一红又一黑,瞪了傅衡逸一眼,“胡说八道什么呢。” 傅衡逸笑而不语,只是别有深意地看着沈清澜的……嗯,脖子。 沈清澜冷哼一声,转身走了,这男人要是耍起流氓来,她的脸皮可撑不住。 ------题外话------ 你们猜这次有了吗?

上一篇   478.两年后的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