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8.两年后的初见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78.两年后的初见

沈清澜好笑地看着又要斗嘴的两人,“我说你们一个是孩子的吗,一个也将当妈了,怎么还是这么不稳重?” 于晓萱叹气,“也就在你们面前是这样了,在外面哪有跟你们相处的愉快,生怕一句话说错了就得罪了人,这几年,我是深深意识到了什么叫人心难测。” 沈清澜见她说的深有感触,美眸轻闪,“遇上什么事情了?” 于晓萱对沈清澜向来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见她问了,就说了,“你们还记得那个叫做顾佳佳的女孩子吧?” 顾佳佳?沈清澜想了想,隐约有了点印象,“你们公司里那个由你和琳达姐一手提拔起来的新人?” 于晓萱点点头,“就是她,最近她在公司里闹解约呢,理由就是公司资源分配不公,觉得我的演技没有她好,得到的资源却比她多,凭借的不过是韩奕,觉得不公平,想要跟公司解约。” “这样的事情在你们圈子里很常见,你有什么好感慨的。”方彤说道,“那个女孩子的演的作品我看过一点,讲真的,演技还行,但是也就是还行了,好是绝对算不上的。” 这几年于晓萱资源确实很不错,有韩奕捧她,其他的人肯定也会给面子,但是这一切也离不开于晓萱自己的努力,她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私底下一有时间就会让韩奕给她请专业的老师来指导,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她可以反复练上十几个小时,常常半夜都还在背台词,这份坚持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一些人只看到了她表面的风光,却没看到她背后的努力。 “也许是有其他公司在挖她吧。”沈清澜淡淡开口,平日里她极少关心娱乐圈,顶多就是偶尔看看于晓萱的新闻的,就连她自己的微博账号都很少更新,徐向前没办法,只能以工作室的名义定时发布一些关于沈清澜的动态,但是大部分的动态里都是没有沈清澜的本人的照片的,顶多就是一两张看不清面容的侧面照,是真正地淡出了你公众的视野,可是就这样,沈清澜的热度依旧不减,谁让她的画值钱呢。加上她存世的作品极少,但每一幅都是精品,自然让人更加关注她。 于晓萱打了一个响指,“清澜还真被说对了。她提出解约之后琳达姐就是这么怀疑的,就让人去查了她。果然发现她跟对手的一家娱乐公司接触,不过你绝对想不到对方是谁?” “谁?”沈清澜很配合地问了一句, 于晓萱哼了一声,“苏灵儿,当年她勾引韩奕被公司雪藏,不知道从哪里攀了一个金主,人家甘愿为她垫付一大笔违约金,让她离开了公司,这几年也算是混的小有名气。”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于晓萱和苏灵儿不和,这件事是公开的,当然,起因是什么,大家肯定是不知道的,苏灵儿是没脸说,于晓萱是不愿意说,大家都猜测两人应该是早年出道的时候闹出来的矛盾。 沈清澜和方彤对苏灵儿这个人是根本完全没印象,只是沈清澜还是提醒道,“晓萱,你在这个圈子里尽量不要去得罪人,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人家用了一点手段,你躲都躲不过去。” 于晓萱的性子太过耿直,有些事情也不会做表面功夫,这几年虽然有所长进,但是跟那些浑水中混过的到底差了段数。 “清澜,我知道你的担心,我现在已经适应了这个圈子,收敛很多了。戴着面具做人嘛,我懂,我很少会得罪人的,除了唐米娜和苏灵儿。” 不过唐米娜早就已经销声匿迹了,于晓萱也根本不把这个人放在心上,只是讨厌的是,解决了一个唐米娜,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苏灵儿。 “你自己知道就好,公众人物最应该注意的就是自己的形象,你平日里一言一行要更加谨慎些。”沈清澜叮嘱。 于晓萱连连点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她的视线忽然一顿,指着远处金恩熙的背影说道,“咦,那个女人是谁?”金恩熙今晚一袭火红色的礼服确实挺扎眼的。 沈清澜眸光轻闪,“那是我的朋友,罗拉。” 正在这时,金恩熙转过头看了一眼沈清澜的方向,于晓萱眼睛一亮,“清澜,你的这个朋友长得挺漂亮的,是最近认识的吗?以前没有见过。” “之前出国的时候认识的,不过不常联系,这几天她刚好来京城玩儿,我就邀请他一起来了。” “哦,难怪看着眼生呢,不过话说回来,清澜,你的身边聚集的怎么都是美女啊。” 方彤笑,“晓萱,你夸人还不忘将自己也夸一把的。” “我说的是实话,我这叫实事求是,本来我也挺漂亮的嘛。”于晓萱说道,丝毫没有谦虚的意思。 沈清澜淡淡一笑,包里的手机振动,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是傅衡逸打来的,她晃了晃手机,示意方彤和于晓萱出去接电话,走出了宴会厅。 “傅衡逸。”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傅衡逸有些奇怪。 “今天我哥的公司举办庆祝酒会,我过来玩玩,刚才在里面有些吵闹。”沈清澜解释,侧耳听了听傅衡逸那边,见他那边很安静,于是问道,“你回到宿舍了?” “没有,我到家了。” 沈清澜有些惊讶,“你放假了?”之前傅衡逸可没说要回来,不然她就不来参加这个酒会了。 “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傅衡逸淡淡开口,再过两天就是沈清澜的生日了,去年和前年他因为有事没能赶回来给她过生日,今年是无论如何都不想错过了。 沈清澜没想到生日这一层,只以为傅衡逸是正常的放假,现在已经到月底了,他放假了也正常,只是刚刚安安生日的时候他回来了一趟,她就以为他这个月不回来了。 “那我现在马上回家。”沈清澜立刻说道。 “不用,既然去了就好好玩玩,等结束了我来接你,你开车了吧?” “嗯,开了。” “那你先去玩儿,等到快结束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沈清澜想起还在宴会厅里面的金恩熙,到底是没有现在就离开了,挂了电话就打算回到宴会厅。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拐角,只是还没等她走过去就听到了一男一女的争吵声。 “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有妻子,我也很爱我的妻子,我跟你是完全没可能的,你纠缠了这么久,难道还不想放弃吗?”这是男人的声音,只是刚一开口,沈清澜就愣住了,因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方彤的丈夫李博明。原本想要走的沈清澜顿时站住了脚步,静静地听着二人的对话。 “那那天晚上你怎么解释,你难道不该对我负责吗?”女人很伤心。 李博明冷哼,“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你心里比我清楚。” “李博明,你知不知我怀孕了。”女人怒吼,“这是你的孩子。” 李博明眼神微变,但是脸色却依旧很冷,“童韵诗,你够了,这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童韵诗不可置信地看着李博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随便跟一个男人上床,怀了孩子栽在你的身上是吗?那晚跟我在一起的人是你,我记得清清楚楚。” “我再说最后一遍,那晚我确实出现在了那家酒店,也在那里住了一夜,但是我是一个人睡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说那晚跟你在一起的人是我。” “李博明,你混蛋,你信不信我将这些事情都告诉你老婆,就说你趁着她怀孕在外面搞女人。”童韵诗被李博明冰冷的态度激怒,她以为李博明是个负责人的男人,满心以为只要自己跟李博明睡了,他就会跟方彤离婚跟她在一起,却没想到这个男人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根本不愿意承认跟自己共度一夜,现在自己怀孕了,他却说这个孩子是别人的。 李博明眼神冰冷,“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你既然敢做,就要敢承认,现在想着否认了,当初睡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是,我是喜欢你,跟你上床也是我自愿的,但是李博明,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家庭幸福。” “童韵诗,你可以试试,只要你敢跟彤彤说半个字,你父亲的那个小公司顷刻间就会化为乌有,我说到做到。”李博明狠厉地说道。 童韵诗从来没见过这样狠厉的李博明,一时之间有些被吓到了,愣愣地站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转身跑了,李博明站在原地,眼神明明灭灭。 李博明有些烦躁,想抽烟,手伸进口袋里才想起来因为方彤怀孕,他的身上一根烟都没有,烦躁地摸了摸头发,李博明就想回到宴会厅,只是刚转过一个弯,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沈清澜,沈清澜幽幽地看着他,李博明的眼神微变,“清......清澜,你怎么在这里?” “这句话正是我想问你,你刚才和那个女人在这里做什么,她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沈清澜的眼中一片清冷之色,神情平静,可就是这样的平静,却让李博明的心颤了颤。 “这件事是个误会,还请你不要告诉方彤,她现在怀着身孕,受不了这个刺激。”李博明诚恳地请求道。 “误会?我看不是吧,如果只是一个误会,人家会找上你?现在人家都怀孕了,要是不是你的孩子,我想她也不会来找你吧?”更重要的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反应不像是装的,难道说李博明真的背着方彤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方彤的事情? 依照沈清澜对李博明的了解,她是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但是有些事情也会有个万一,比如被算计了。 “如果方便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不然我不会帮你。”不仅不会帮,要是让她知道李博明真的对不起方彤,恐怕她就不得不在背后做些什么了。 李博明想起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眼神一暗,脸上浮现出一抹烦躁与羞辱,“好,我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告诉彤彤。” “你先说。”沈清澜没有轻易答应。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之前,因为方彤的孕吐反应太过严重,李博明跟着着急上火,每天都休息不好,上班自然没有精神,正巧那天晚上有个应酬,必须他亲自去,酒足饭饱之后,客户就提出来一起去唱歌,李博明本想让副总替自己去,但是对方不同意,无奈之下他只好去了。 那一晚喝的有些多,他从包厢里出来的时候遇上了刚好也在那里玩的童韵诗,童韵诗这两年一直有意无意地接触李博明,明显是对他不死心,见到这么一个好机会,自然不舍得放弃,就带着喝的迷迷糊糊的李博明去了最近的酒店。 只是那晚李博明喝得实在是有些多,而那时候的童韵诗也是喝得醉醺醺的,能认出来李博明并且将他带到酒店就已经不错了。 二人进了房间,接下来的事情本应该顺理成章,但是童韵诗中途不知道怎么了,又走出了房间,再也没有回来。第二天一早,李博明酒醒之后就离开了酒店,根本不记得遇见过童韵诗的事情,甚至还在想他怎么到酒店来了。 这件事本来已经被他抛在了脑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以前他也有过因为应酬喝了太多酒就住在酒店的情况。可是很快童韵诗就找上门了,言语暧昧,一开始李博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等到明白了之后,气得当场翻脸。 别说那天晚上他已经喝的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浑身跟一滩烂泥似的,哪有力气再做那种事情,再说了,那天晚上自己就是一个人睡的,酒店的房间里整整齐齐的,退房之后来打扫的服务员可以作证。 可是童韵诗就是一口咬定了那晚上他们在一起了,还春风一度了,因为这件事,童韵诗纠缠了他整整一个月,他是烦不胜烦,又不敢让方彤知道,就是怕方彤受了刺激对胎儿发育不好。 “所以你现在是被人赖上了?”沈清澜淡淡问道。 李博明一脸的挫败,“是。” 沈清澜倒是相信李博明的这番说辞,一个人是不是撒谎还是能够看出来的。而且根据李博明的描述,当晚即便他是跟童韵诗在一起的,两人也不可能发生关系,最大的可能就是童韵诗走错了房间,将其他人当做了李博明,春风一度有了孩子。 “这件事我真的是冤枉的。”李博明说道。 “我相信。” 李博明看向沈清澜,眼神中透着不可置信,他还以为沈清澜会不相信他呢,毕竟无论换做是谁都会觉得这件事就是他做的,但是事后却不想负责,所以才推卸责任。 “你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那这件事你跟童韵诗解释过了吗?难道她就对与自己在一起的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李博明摇头,眼神晦暗,“她认定了是我,还多次威胁我要跟彤彤说,这件事我本来就是冤枉的,被彤彤知道了,先不说事情的真假,她会不会相信,光是这冲击力我就担心她受不了。” “那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让童韵诗这样闹下去,要是闹大了,方彤迟早会知道,你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我也不知道,那家酒店只有大堂和电梯里有监控,走廊上是没有的,从监控上看我和童韵诗确实是一起进的酒店。”这就是棘手的地方,要是真的这么方便,他早就跟童韵诗解释清楚了。 不过那个女人现在疯了,根本不听解释,解释与否也就不重要了。 “清澜,我想请你暂时帮我保密,不要告诉方彤这件事,我会尽快解决童韵诗,以后等时机合适了,我亲自跟方彤坦白。”李博明诚恳请求。 方彤刚刚才度过头三个月的危险期,虽然目前情况良好,但是也不能保证说受了刺激之下会没事,沈清澜就算是为了方彤也会答应,“这件事我会替你隐瞒,但是童韵诗那边你还是要尽快,她既然认定了是你,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我知道,我打算明天再去酒店一趟,问问酒店的服务员,那天早上童韵诗到底是从哪间房间里走出来的。” “事情发生之后你没有问过?” “问了,但是很不凑巧的是,那天负责打扫那一楼层的服务员刚好家里有事请假回了老家,一直没有回来。” 沈清澜微微挑眉,这件事却是太巧了一些,“你确定那晚童韵诗是真的醉了?”问完沈清澜自己就笑了,要是童韵诗不是真的醉了,李博明第二天就不会是自己一个人从酒店房间里醒来了,看来还真的是一个巧合。 “我前两天给酒店服务台打过电话,说那个服务员这几天就会回来。” 事情的经过了解清楚了,沈清澜的心中也就没有了疑惑,和李博明一起走进了宴会厅。 “咦,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方彤见到相伴回来的两人,有些惊讶。 沈清澜笑笑,“我出去接电话,回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洗手间的他,就一起回来了。” “哦。”方彤没有起疑心,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似乎对沈清澜出去接了这么久的电话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 宴会开始了,沈君煜上台致辞之后就是舞会,温兮瑶和沈君煜跳了一支开场舞。然后其他人在陆陆续续滑入舞池。 金恩熙握了握手,给自己加了一个油,才缓缓朝着丹尼尔走去,只是刚刚走到一半,就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走到了丹尼尔的身边,显然也是邀请丹尼尔跳舞的,金恩熙的脚步一顿,随即又加快了,走到了二人的身边,将女人搭在丹尼尔肩上的手拿了下来,笑盈盈地开口,“这位先生不想跟你跳舞,你又何必死缠烂打呢。” 女人看了一眼金恩熙,眼神不屑,“你又是谁啊?” “我自然是这位先生的舞伴。”说着还朝着丹尼尔抛了一个媚眼,“你说是不是,亲爱的?” 丹尼尔没有否认,但是也没有承认,只是定定地看着金恩熙,金恩熙也不管金发碧眼的女人还在这里,拉着丹尼尔就滑入了舞池。 “这位先生,我知道我很美,但是你也不用这样盯着我看吧?”金恩熙调侃丹尼尔。 今天的这身连衣裙后背是镂空的,露出了她后背一大片雪白的肌肤,丹尼尔的手轻轻地放在金恩熙的腰上,手指无意识地在她的腰间动了动。 金恩熙眸光一凝,靠近了丹尼尔,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亲爱的,没想到你是这样性子急的人,不过我喜欢,等这场宴会结束,我们可以继续交流啊。”可以咬重的“交流”二字,其中深意并不难懂。 丹尼尔眼底的亮光忽然就黯淡了,轻轻地推开了金恩熙,“刚才谢谢这位小姐解围,我有事,不跳了。” 金恩熙一愣,看着忽然变脸的丹尼尔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心里却在暗暗窃喜。 丹尼尔从舞池中出来,兴致缺缺地看着宴会厅里的男女,看着大家脸上的笑意,眼底神色黯然,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是金恩熙回来了,因为那个女人的身上似乎有金恩熙的味道,但是金恩熙的后腰上有一块凸起的胎记,那个女人是没有的。 恩熙,你在哪里,现在是否安好,你可知我每天都在想你,要不是知道你还活着,或许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丹尼尔的眼底有些晶莹,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酒杯,“先生,喝一杯。”丹尼尔抬头,就看见了刚才拉着自己跳舞的女人。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拉,很高兴见到你。” 丹尼尔看着眼前的这杯酒,却没有接,也没有开口,金恩熙淡淡一笑,“先生,认识一下而已,不用这么冷淡吧。” 丹尼尔接过酒杯,“丹尼尔。”他将酒杯拿在手里却没有喝。 “你是今天宴会主人的朋友吗?”金恩熙佯装好奇地问道,却微微垂眸,遮住了眼底的异色,靠得越近,她越能感受到丹尼尔身上发生的改变。 “是的。”丹尼尔可谓是惜字如金。 “好巧,我也是,我是沈清澜的朋友,以前沈清澜有个经纪人叫丹尼尔,是你吗?” 见对方认识沈清澜,丹尼尔的态度总算不那么冷淡了,“是我。” “原来真的是你啊,刚才我是猜的,哈哈,我以前就想见见被誉为金牌经纪人的丹尼尔长得什么模样,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也跟平常人没有长着三头六臂。” 丹尼尔淡笑,“我现在早已不是清澜的经纪人了。” “我知道,你是豪门公子嘛,我比较好奇的是,你说你一个豪门公子,为什么要去做精经纪人的活儿?” “我说是因为自己的爱好,你相信吗?”丹尼尔难得愿意跟人聊天。 金恩熙点点头,“自然是相信的。”她的视线在丹尼尔的身上上下打量,脑袋昏暗靠近了丹尼尔一些,“我觉得你很好,我想跟你交个朋友,你总不会拒绝吧?” 丹尼尔往后仰了仰,拉开了距离吗,“罗拉小姐,你说话我听的见。”言下之意,你不用靠我那么近。 金恩熙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坐直了身体,“那互相加个微信呗。”说着就拿出了手机,看着丹尼尔。 丹尼尔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加好了微信,丹尼尔就想走了,这个女人的眼神太有侵略性,他不是很想接触,从加了微信却不加备注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根本没有打算跟她再有联系。 金恩熙眼底的笑意又浓了一分,见丹尼尔找了借口离开也没有阻止。 “你就不怕你这样玩儿,以后他知道了生气?”沈清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金恩熙转身,笑看着沈清澜,“嘿嘿,被你发现了啊。” “你为什么不直接跟他说你回来了?”金恩熙一直想见丹尼尔,却不敢,也不能,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为什么却隐瞒?沈清澜有些不解。 “安,你可以理解我害怕了。”金恩熙的嗓音忽然低下去,有些失落,“他变了好多,而我也变了。” “恩熙......” “安,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可以当做我在跟丹尼尔玩一个游戏,要是他能认出我那是最好的,要是认不出,那就当做是重新认识吧,反正不管怎样,他都是我的。” “你小心玩出火。”沈清澜淡淡开口。 金恩熙挑眉,“你就这么不看好我?” “不是不看好你,你这样的行为很容易被人理解为是试探,说明你不相信丹尼尔,丹尼尔知道了是一定会生气的。”按照沈清澜对丹尼尔的了解,生气就是必然的,“所以你还是尽快跟他说清楚吧。” 金恩熙沉思了一下,“你说的有道理,不过现在游戏既然已经开始了,你就让我试试吧,我也想让丹尼尔知道其实我也是多面的,让他多了解我一点。” “你自己把握好分寸。”金恩熙的恶趣味要是发作了,有的丹尼尔受的。 “放心吧。”金恩熙保证。 “澜澜,跟哥哥一起跳个舞吧。”沈君煜走过来,绅士地说道,沈清澜挑眉,将手放进他的掌心里,跟他滑入了舞池。 “哥,你好久没有跳舞了吧,技术退步了。”沈清澜调侃沈君煜吧。 沈君煜笑笑,“没办法,哥老了,年纪大了就跳不动了。跟你说一件正事儿,我打算让君泽出去了。” “时间到了?”沈清澜反问。 “嗯,这几年的时间君泽成长地很快,比我预计地更快,现在也是时候让他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而且沈君泽自己也快按捺不住了。 这几年,卢进才倒是有几分本事,将沈氏地产,不对,现在应该叫卢氏地产了,卢氏地产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倒是壮大了一些,不过也有限,毕竟沈君煜和沈清澜一直关注着它,不可能任由其发展壮大。 “我已经注册一家公司,以君泽的名义注册地,将会是君澜新的合作伙伴,我能做的就到这里了,剩下的要看君泽自己。” “这件事你跟他说过了吗?” “已经说过了,今天他已经向公司提出了辞职,我也批准了。”沈君煜有些遗憾,沈君泽是块璞玉,他精心雕琢了,好不容易成了精美的艺术品却要送人,想想就有些...... 沈清澜一眼看透了他的想法,“既然是美玉,总要供人欣赏,而且他心情被压抑地太久,要是再不让他释放出来,估计美玉也也成了黑心玉。” 沈君煜笑笑,确实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你倒是维护他。” “虽然我一开始就不喜欢他,但是毕竟是二叔唯一的血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给个机会改过自新了也就好了。”沈清澜神情淡淡,到了今天,她依旧不见得很喜欢沈君泽,但是看在老爷子和沈让的面子上,有些事情她也不会揪着不放,过去了就过去吧。“ 一曲结束,沈清澜给傅衡逸打了电话,然后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等着傅衡逸来接她,傅衡逸的速度倒是快,才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 “你刚才就在这附近?”不然哪里会这么快。 “嗯,想着你应该快结束了,我就出门了。”傅衡逸温声说道,看了一眼沈清澜,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沈清澜皱眉,“我不冷。” “不冷也穿上。”傅衡逸淡淡说道。 沈清澜微微一顿,立刻明白了,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气的男人,今天她穿了一件露肩礼服,露出了肩膀的大片肌肤。 沈清澜将衣服披上,看了一眼车子行驶的方向,这不是回家的路,“我们去哪儿?” 傅衡逸没说,只是笑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沈清澜也就不再问了,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越开越远,看这架势傅衡逸是想带着她去夜游京城郊外? 等到车子停下来,沈清澜看着眼前的海滩,挑眉,“所以你是打算大晚上的跟我在沙滩上漫步?” “不行?”傅衡逸反问,语气里透着一丝幽怨,他现在是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家庭地位在不断下降,生安安的时候,沈清澜倒是说的好听,以后孩子出生了在她的心中最重要也是他,不会是儿子,但是结果呢,沈清澜已经无数次因为安安将自己丢下了。 傅衡逸无限后悔,当初怎么就那么早生孩子了呢,就应该多过两年二人世界的,想起上次被老婆丢下陪儿子的经历,傅爷很心酸。所以明知道安安在家里等着沈清澜回去给他讲床头故事呢,偏偏带着沈清澜来海滩漫步。 “安安呢?”沈清澜首先想到的不是浪漫,而是担心家里的儿子,她每天都会给安安讲故事,然后安安才会睡觉。 傅衡逸的脸有些黑,只是现在环境黑,看不见而已,他幽幽地看着沈清澜,“老婆,我和儿子哪个更重要?” 沈清澜闻言,只觉得更加好笑,“傅衡逸,你今年多大了?”竟然跟一三岁的孩子吃醋。 “你先回答我,我和儿子哪个重要?”傅衡逸今天是跟儿子较劲了,非要证明自己在沈清澜心中的地位比儿子高。 “你你你,你更重要,行了吧。” “好敷衍,老婆,你还真的把我当做那臭小子来哄了。”傅衡逸一副深闺怨妇脸,只是天太黑沈清澜看清楚而已。 沈清澜心说你现在的智商比之安安也高不了多少,“我说的是真心话,你在我心中比安安更重要。”为了家庭和谐,沈清澜觉得自己有必要哄哄眼前的男人。 傅衡逸听了这话,嘴角轻勾,“你今天我们就先不回去了,我好久没有陪你出来走走了。” 沈清澜看了一眼四周,海滩上来散步或者是夜游的男女倒是不少,但是穿着礼服出来的绝对就她一个,她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礼服,“你就让我穿成这样出来跟你散步?” 傅衡逸帮她将外套整理好,确保不会有一丝春光外泄,沈清澜黑脸,这黑灯瞎火的,谁看得见啊。 “有什么关系,没人会注意到你穿了什么。” “安安一个人在家里。”沈清澜还是有些不放心年幼的儿子。 傅衡逸打断他的话,“家里爷爷和赵姨还有刘姨都在,哪里是一个人了,而且清澜,安安是个男孩子,已经三岁了,应该独立了。” 连吃醋都说的这么一本正经,冠冕堂皇,沈清澜对他也是服气,好吧,想想自己这一段时间确实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忽略了傅衡逸,那就先哄哄眼前的男人吧。 沈清澜看着眼前的傅衡逸,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有了主意,“傅衡逸,我们今晚住酒店吧,不回去了。” ------题外话------ 我的女神们,节日快乐,么么哒 吃醋的傅爷其实有点萌,安安长大了,知道争宠了,傅爷以后的日子……哈哈

上一篇   477.两年后,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