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江父住院

“你们母子到底在说什么?”江父被搞蒙了。 “没事儿,老江,晨希在跟你开玩笑呢,他哪里有什么女朋友,要是有女朋友,他早就带到家里来了,好了晨希,过来吃饭。” 江母试图阻止江晨希的话,还不断给江晨希使眼色,但是江晨希这次是铁了心要坦白,虽然裴一宁说了慢慢来,她可以等,但是他不想等了,不跟江父说,江父永远不知道裴一宁的存在,谈何接受。 “爸,我确实有女朋友,这件事我本想早点告诉你的。” “晨希。”江母提高了音量,这件事不能让丈夫知道,他真的会受不了的。 江父已经察觉出什么,打断江母的话,“你不要说话,让晨希说。”看着儿子,声音温和,“晨希,有了女朋友是一件好事,是哪家的姑娘,改天带回家来看看。” 江晨希抿唇,“爸,这个人你也认识的,她就是昊昊的妈妈,裴一宁。” 江母闭眼,完了。 江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晨希,你刚才说那人是谁?” “她是裴一宁,是昊昊的母亲,也是我的女朋友。”江晨希重复了一次,神情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味。 江父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刚刚江母和江晨希的表现,他只以为江晨希或许是喜欢上自己的学生,所以江母才不愿意他说,结果......他的好儿子,他引以为傲的儿子还真是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你早就知道了?”江父看向江母,要不是早就知道了,刚才她的反应不会那么大。 江母抿唇,“老江,这件事我确实早就知道了,但是我是反对他们在一起的。” 江父缓缓转头,看向江晨希,“所以你是喜欢上了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 “爸,一宁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其实是个很好的女人。”江晨希试图解释,江父摆手,“不用说了,这件事我不同意,你现在立刻跟她分手,我们江家虽然比不得裴家门楣大,但是也是清白人家,容不得这样的媳妇儿。” “爸。”江晨希脸色微变,虽然早就知道江父会反对,但是真的遇到了,江晨希还是有些难受,“爸,你先别急着否定,听我把话说完可以吗?” 江父的脸色很难看,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喜欢上了那样的女人,“你就算是将她夸成一朵花我也是不会同意的,江晨希,我今天就明确地表明我的态度,这件事我不同意。” “爸,你为什么这么狭隘,一宁她是有个儿子,但是这跟她的人品没有关系,看昊昊的教养你也能看出来,她是个好母亲,你觉得这样的人会是人家口中说的那样吗?谣言止于智者。” “晨希,别说了。”江母打断儿子的话,丈夫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江晨希再说下去已经没有了意义。 “你让他说,我倒是想知道他还想说什么。”江父沉声说道。 “爸,你为什么不愿意给一宁一个机会,跟她好好相处一下呢?只要你跟她接触过了,就会知道她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外界的那些评价对她不公平。”江晨希尽量温和地阐述。 “好,那我问你,你一直说她是一个好女人,一个好女人会没有结婚就跟其他男人纠缠不清?好,退一步说,现在社会开放,男女之间没有结婚之前谈个对象什么的也正常,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一个好女人,是绝对不会么也结婚就剩下其他男人的孩子,就凭这一点,她就不是一个自爱的人,女孩子连自爱都做不到,谈何好?” “晨希,你爸爸说得对,你和裴一宁真的不合适。”江母附和道。 “爸,你这是什么思想,难道一个人犯了错就没有改正的机会了吗?你自己也是老师,你教育学生知错能改,为什么现在到了一宁的身上,你就连一个机会都不给她了,更何况,这件事只能说是命运对她不公,让她遇上了一个渣男,就连错都算不上。”江晨希试图跟江父讲道理。 江父脸色铁青,“这能一样吗?这不是犯错不犯错的问题,这是人品问题,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就很能看出裴一宁的人品,再说了,昊昊是她跟其他男人生的孩子吧,你要是跟她在一起,昊昊算什么?” “昊昊自然就是我的孩子。”江晨希理所当然地说道,“爸,做人不能双重标准,你给一宁一个了解她的机会,这很难吗?” “除非我死,否则这件事你就不用想。裴一宁不能进我江家的门,我不能让江家的声誉毁在她的手里。”江父态度坚决。 江晨希也怒了,他试图跟父母讲道理,但是父母却总是在言语间侮辱裴一宁,口口声声配不上,“爸妈,你们总说一宁配不上我,请问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我?” “晨希,我们江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也是比不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们也不要求你找个多么有钱的媳妇,只求身家清白,裴一宁就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江母苦口婆心地劝他,“你找个平常一点的女孩子不好吗?” “难道一宁就不是平常的女孩了吗?妈,你们这样对一宁不公平。” “江晨希,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跟裴一宁分手,你就不是我儿子,以后不许踏进江家的大门。”江父现在才想明白,为何之前江晨希经常带着昊昊到家里来玩,感情是想用昊昊来打动他们的心哪,越想越生气,江父的脸色青中透着一点白。 “老江,你别激动,晨希现在都三十了,这些道理他不会不明白,你就跟他好好说。”江母见丈夫情绪激动,连忙安慰道。 江父拂开江母的手,“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说呢,你以前都不管晨希谈恋爱的事情,现在怎么突然张罗着给他介绍女朋友,还找机会让他们见面,相处。” “我这不是就怕你像现在这样激动嘛,你自己的身体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啊,别激动别激动。”江母见丈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有些急了,“晨希,跟你爸爸道歉,然后赶紧跟裴一宁分手,你没看见你爸都被你给气成什么样子了。” 江晨希的脸色也不好看,今天既然已经说了,他就打算将这件事说清楚,表明他的态度,也是为了避免他妈再整什么幺蛾子。 “爸、妈,我不会跟一宁分手,我爱她,她也爱我,我们打算结婚。” “不行,我不同意,江晨希,你要是跟她结婚,我就登报声明跟你断绝父子关系。”江父抖着手,指着江晨希说道,态度十分坚决。 “爸!”江晨希声音拔高了一个度,江母也愣了,这份声明要是出了,江晨希的名声就别想要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只要其他人知道断绝了父子关系,还是以这样正式的方式,对江晨希的指责绝对少不了。 Z国自古以来最看重的就是孝道,要是一个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感恩,那么还能指望他是什么好人吗?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就是这个道理。 “老江,你好好说话,别动不动就要断绝关系,这件事是能开玩笑的吗?” 江父喘着粗气,“我不是跟他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江晨希,这件事我也不是在跟你商量,你要是还要我这个父亲,还要这个家,你就跟她分手。” 江晨希的脸色冰冷,他原先只以为他的父亲会反对,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说出断绝父子关系这样的话来,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站了起来,“爸,我不会跟一宁分手,这件事我也不是在跟你商量,知道你现在不想看到我,我就先走了。” “你......你......你个不孝子,你是想活生生气死我是不是?”江父捂着胸口,怒气冲冲地说道。 江晨希抿唇,还想说什么,却被江母打断,“晨希,别说了,你先走吧。” 江晨希看了看自己的母亲,直接离开了家门。 “老江,老江。”只是刚刚走到电梯口就听见了母亲凄厉的叫声,江晨希脸色一变,连忙转身回了家,却只见他的父亲躺在地上人事不省,他的母亲慌张地拿着药瓶子要给父亲为喂药却撒了一地。 ************* 医院里。 江母坐在抢救室的门口沉默不语,江晨希站在她的身边,“妈,对不起。”他没想到会将父亲气成这个样子。 江母抹着眼泪,对江晨希的话充耳不闻,她现在满心眼都是在里面抢救的丈夫。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她跟江父结婚三十多年,彼此之间感情很深,这种感情经过时间的磨砺,或许早已不是爱情,但却是比爱情更令人牵绊的亲情。 她心里是责怪江晨希的,但是却更恨裴一宁,要是没有她,他们家不会闹成这样,要是她的丈夫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以后她还怎么面对自己的儿子? “妈,你不要担心,爸会没事的。”江晨希见母亲默默流泪的样子,很是心疼。 江母站起来,啪的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了江晨希的脸上,江晨希的脸歪到了一边,啪,又是一巴掌落在了江晨希的另一边脸上,江晨希不说话。 江母看着儿子,眼眶通红,神情悲伤,“这就是我养的好儿子,江晨希,你很好。” “妈,对不起。”除了对不起,江晨希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你是应该说对不起,但是不是对我说,你的父亲,生你养你的父亲现在就躺在里面,你应该对他说。” 江晨希沉默,这件事确实就是他的错。 “我问你,你现在要不要跟裴一宁分手?” “对不起。”江晨希低声说道。 江母后退了一步,怔怔地看着江晨希,“你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这样对自己的父母......江晨希,你太令我失望了!” 正在这时,抢救室的门打开,江母立刻迎了上去,“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了?”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病人的身体不好,你们做家属的就尽量不要刺激他了。”医生说道。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江母激动的说道,跟着护士一起去了病房。 江晨希跟在身后,看着戴着氧气罩的的父亲,他默然无语。 “你走吧,我和你爸现在不想看到你。”江母冷着脸说道,“你回去好好想想,这件事应该怎么做。” 江晨希抿唇,转身离开了病房。他回到家中,直接躺在了床上,现在父亲住院了,二老对裴一宁的意见肯定更深了,他算是将事情给办砸了,以后应该怎么办,江晨希也很迷茫。 裴一宁给江晨希打电话,却无人接听,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于是便开车来了江晨希的家里,按了门铃没人开门,裴一宁直接拿出钥匙开门。 钥匙是上次来的时候江晨希给她的。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裴一宁打开灯,在门口看见了江晨希的鞋子,说明江晨希此刻是在家的,她直接去了卧室,就看见江晨希躺在床上,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晨希。”裴一宁叫了一声,江晨希回神,这才看见裴一宁,坐了起来,“一宁,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打电话没打通,担心你出事了就归过来看看。”注意到江晨希脸上鲜红的巴掌印,裴一宁的脸色一变,“晨希,你的脸怎么了?” 江晨希转过脸,“没事。” 而他一转过脸,裴一宁就看到了另一边,也是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裴一宁是个聪明人,自然察觉到一些什么,“你跟你父母起争执了?” 江晨希笑笑,“没有的事情,你别多想。” 裴一宁怎么可能不多想,如果不是他的父母,谁会无缘无故地打他,而江晨希又怎么会甘愿挨打。 “晨希,你跟我说实话,你跟你父母起争执是不是因为我?” “真的没有跟我父母起争执。”江晨希否认。 裴一宁定定的看着他,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脸上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不要跟我说你跟人打架了,学女人一样挥巴掌。” 江晨希一滞“这个不是巴掌印,我这是过敏。”想了半天,江晨希扯出一个自己也不相信的理由。 裴一宁冷眼瞧着他,“江晨希,这话你自己信不信?” 江晨希自然是不信的,他尴尬地冲着配一宁笑了笑,“一宁,你别再问了。” 裴一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轻声开口,“晨希,我希望有困难是我和你一起分担,而不是你挡在我的面前,替我挡去了所有的困难。”她的神情十分认真。 江晨希怔怔地看着她,其实心心中清楚,这件事隐瞒不了多久的,而且,裴一宁如果真的想跟他在一起,那么他父母的那一关就必须要过,这一点,不是他挡在她的面前就可以的。 江晨希最终还是将在江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裴一宁,却隐瞒了他父母对她产生的那些不好的看法与评价。 裴一宁听完神情十分平静,她早就知道,江家父母不会那么容易接受她,所以当听到江家父母反对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里是没有丝毫的意外的,毕竟这个问题江母已经跟她提起过多次了,甚至为了她能跟江晨希分手,还给江晨希介绍了一个对象。 “一宁,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江晨希见裴一宁神情平静,猜不出她在想什么?直接开口说道。 裴一宁起身去了厨房,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两个冰袋,“先敷上吧,脸肿成这个样子,明天你还怎么去学校,让学生看到你这个样子,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江晨希不知道说什么,坐在那里任由裴一宁将冰袋敷在他的脸上。 第二天,裴一宁去了江父所住的医院,从前台查到了江父的病房,径直走了上去,她的手上拿着水果和一些营养品,开门的是江母,看见是她,脸色瞬间就变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裴一宁扯了扯嘴角,温声说道,“阿姨,我听说叔叔病了,我来看看他。” 江母冷眼看着她,“不需要。” 裴一宁神情不变,继续温声说道,“阿姨,我是真心想来看看叔叔的。” 江的脸依旧很冷,定定的看着裴一宁,冷声开口,“你要是真的是为了他好,就不要过来,我们一家人不想看到你。”要不是她,江晨希也不会跟丈夫吵架,她的丈夫也就不会住进医院抢救,罪魁祸首就是裴一宁,要说江母对裴一宁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她教养良好,恐怕在见到裴宁的第一时间,就动手了。 “阿姨,我很抱歉,因为我的事情,让叔叔遭了这么大的罪,但是我今天是真心诚意来看叔叔,跟叔叔还有您道歉的。”裴一宁放低了姿态。 但是江母并没有领情,神情依旧是冷冰冰的,“你如果真的觉得歉意,那么就离开晨希,跟晨希分手。” 裴一宁抿唇,“阿姨,我很抱歉因为我的事情,让他们父子两个起了争执,但是我做不到跟晨希分手,我爱他,他也爱我,我是真心想跟他在一起。” 江母的脸有一点黑,“既然是这样,你今天又来医院做什么?难道还嫌他们父子两个的矛盾不够深吗?你又有什么资格道歉?” “阿姨,我......”裴一宁词穷,是啊,她又是以什么身份道歉呢? 想到这里,裴一宁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了地上,“阿姨,既然您不想看到我,那我就先走了,要是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站住。”江母叫住她,“把你带来的东西给我带回去,我们不稀罕。” “丽华,你在跟谁说话呢?”房间里的江父听到门口的动静,扬声喊了一句。 江母对着病房里回了一句,“没什么,碰到一个熟人,说了几句话。” “既然是熟人,就让人家进来坐坐说说话吧,站在门口做什么?”江父有些奇怪。 “她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江母回了一句,然后看向配一宁,意思显而易见。 配一宁红唇紧抿。看了江母一眼,收回目光,轻声开口,“阿姨,那我就先回去了,您保重身体。至于晨希那边,我会跟他好好说的。” 江母看着裴一宁渐行渐远的背影,什么都没说,转身回了病房。 下午,江晨希课程结束之后就来了医院,却被家母挡在了病房外,她的丈夫今天早上刚醒,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受不得刺激。昨天被江晨希那样刺激了,江母很担心丈夫今天看到江晨希会不 会再受刺激,索性就连门都不让江晨希进了。 “妈,爸的情况怎么样了?” 江母看着儿子,“你还知道里面躺着的是你爸?”我还以为你心里只有那个女人了呢。”她语气嘲讽。 江晨希眼底闪过一抹悔恨,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妈,对不起。 “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人是你自己,江晨希,你好好想想,我们是你的父母,我们能害你吗?让你跟裴一宁到底还是为了你好,你到底明不明白?” 江晨希明白父母的苦心,但是却无法赞同他们的看法。 “妈,这件事我们就不要再说了,你让我先进去看看爸,行不行?” 江母拦在门口,不让江晨希进去,“你回去吧,你爸现在不想见你,你要是对你爸还有一点点孝心,那么就不要再去刺激他,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受不了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 江母的性情从来都是温和的,这样疾言厉色地跟江晨希说话实属少见,可见是真的怒了,而这些都是因为配一宁造成的,想到这里,江母对裴一宁的不满又多了一分。 “妈,爸的病很严重吗?”江晨希不禁有些担心病房里的父亲,他是直接来医院的,并没有去医生的办公室,所以对江父的情况是真的不太了解。 江母冷眼对着儿子,“你爸的身体什么状况你不知道吗?” 江晨希无言以对。 “妈,那我就坐在这个等着,要是你有什么需要可以随着叫我。”江晨希在医院外面的椅子上坐下。 “你回去吧,你爸不会想见你的,你在这里等着也无济于事。”到底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看到江晨希这样,尤其是他脸上明显的憔悴之色,江母心忍不住软的心肠。 里面的江父已经听到了儿子的声音,扬声说了一句,“让他给我滚进来。”江母担心地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又给江晨希使了一个眼色,压低声音说道,“你爸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受一点点的刺激,你尽量顺着他点,他说什么,你就先答应吧。” 江晨希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径直走进了病房,站在病床前,看着脸色依旧有些青的父亲,低了头,“爸。” 江父冷眼看着儿子,“千万不要叫我爸,我担不起你一声爸。” 江晨希眼神微暗,“爸,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昨天是我不好,我态度有问题,我跟您道歉。” 江晨希很后悔昨天那样刺激了江父,他的本意只是想对江父坦白一切,让江父接受裴一宁,却没想到竟然把江父气进了医院。 江父定定地看着江晨希,“我就问你一句,你答不答应跟裴一宁分手。” 江晨希眼底充满了痛苦,“爸,非要这样吗?你就不能试着去接受一宁吗?为什么你们总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她呢?” 江父的脸色呈现出灰白之色,“你要是还认我这个爸爸就跟她分手,要是执意不分手,那就不要再踏入江家的大门了,我是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女人来败坏我江家的门风的。” 江父的话可谓是非常难听了,江晨希很反感江父这样的说法,这是将裴一宁彻底地踩进了泥里,但是因为顾忌到江父的身体状况,江晨希到底是没有说出什么刺激到江父的话。 “爸,你现在身体不好,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再待下去,他真的担心自己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俩,加剧了父亲的病情。 “你要是不选择跟她分手,那你以后就不用来看我了。” 江晨希离开的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走出了病房。 “晨希,你就不能考虑一下爸妈的感受吗?”病房外,江母伤心地说道,她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前这个儿子是她的骄傲,现在这个儿子却让她觉得伤心。 “妈,我可以答应你们在没有得到你们的允许之前我和一宁不会结婚,但是我不会跟她分手,也不会跟其他女人在一起,要是她跟我分手了,那我就等她一辈子。你们生我养我,我什么都可以听你们的,唯独这件事不行,对不起,妈。”江晨希说的很平静,可就是这样的平静却让江母感受到了别样的坚定,她知道,江晨希说的都是认真的,他是真的打算这样做。 “晨希啊,你这是在拿刀扎爸妈的心哪。” 江晨希闭了闭眼,遮住了眼底的痛苦之色,“妈,你别再逼我了行吗?” 江母捂着嘴,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眼睁睁看着江晨希离开了医院。 江晨希靠在方向盘上,神情痛楚,他觉得自己很不孝,对不起养育了自己长大的父母,可是让他放弃裴一宁,他也是真的做不到。 ******* 晚上,魅色。 韩奕和沈君煜到的时候,江晨希已经喝的半醉了,韩奕和沈君煜还不知道江父住院的事情,看到江晨希这个样子,很是有些莫名,对视了一眼,二人眼中都是蒙圈。 “晨希,你这是干嘛呢?”韩奕皱眉。江晨希是个特别绅士,但是也特别自律的人,认识他这么久了,他们出来的聚会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却极少见到这样的江晨希,或者说从来没有见过。 江晨希将两瓶酒分别塞进韩奕和沈君煜的手里,“别说话,先陪我喝酒。”说着就拿起桌上的酒瓶又往嘴里灌。 沈君煜一把抢过了他的酒瓶子,“晨希,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这样的江晨希真的是太反常了。 “将酒给我。”江晨希瞪着沈君煜,“我叫你们来是让你们陪我喝酒的,你们要是是我的兄弟,今晚就不醉不归。” 沈君煜在江晨希的身边坐下,“晨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这根本不像你。” “在你们眼里我是什么样子?谦谦君子?听话的好孩子?”哈哈,别逗了好吗,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江晨希有些失态。 韩奕眉头皱的越来越深,“江晨希,你今晚没病吧。” 江晨希呵呵笑,“我有病,但是我没有药。” “是因为一宁吗?”沈君煜沉声问道,江晨希的神情一僵,沈君煜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你跟一宁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晨希低着头,过了一会儿,抬头看向沈君煜,“君煜,你觉得什么是门当户对?” 沈君煜和韩奕闻言,顿时就明白了,沈君煜定定地看着江晨希,“你跟你父母说了你和一宁的事情,然后你父母不同意?” 江晨希苦笑,“君煜,有时候真的觉得身边的朋友太聪明我自己都没有秘密了。” 沈君煜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你父母反对的理由是什么?是因为昊昊?” “不全是。”江晨希开口。 沈君煜就知道了,应该还是因为裴一宁未婚生子的事情,因为这件事,裴一宁在京城名声扫地,裴家的家世那么好,而裴一宁却至今嫁不出去,除了她本身的原因之外,何尝不是因为那件事呢。 现在好不容易和江晨希走到了一起,却又遭到了江晨希父母的反对,沈君煜也是挺心疼自己的这个表妹的。 “晨希,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立场跟你说,我是你的朋友,但我也是一宁的表哥。” “我知道,所以你们今晚什么都不用说,陪我喝酒就好,我今晚也想体会一把放纵的感觉。” 沈君煜和韩奕对视一眼,分别在江晨希的身边坐下来,韩奕拿起桌上的酒瓶子,“好,今晚我陪你不醉不归。” “够兄弟。”江晨希拍拍韩奕的肩膀。 包厢里,到处都是酒瓶子,沈君煜看着已经东倒西歪的二人只觉得头疼,就连酒量一向好的韩奕今晚都倒下了。 “君煜,我想跟一宁在一起,给她幸福,让她快乐,但是我也不想让我的父母伤心难过,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我的父母接受一宁?”江晨希倒在椅子上,嘴里呢喃着。 沈君煜看着江晨希这个样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江家父母他不是没有见过,对他们的性格也有所了解,江家的门风就是严谨,刻板,江父尤其,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看法和决定的,按照目前的形势看,让他们接受裴一宁很难。 沈君煜将二人扶起来,放进了车里,然后给裴一宁打了电话,让她到江晨希家里等着。 “表哥,晨希他怎么喝了怎么多?”裴一宁看着走路都不稳的江晨希,柳眉微蹙,眼底满是担心。 “先别说这些,将人扶进去。”沈君煜开口。 裴一宁上前帮忙,将江晨希送进了卧室。 “这里就先交给你了,我还要送韩奕回家,那个家伙今晚陪着晨希疯,也是醉鬼一个。” 裴一宁点点头,“行,你去吧,这里有我,你晚上开车慢点。” “没事儿,我叫了代驾。”他今晚虽然喝的不多,但到底喝了酒,安全起见,他直接叫了代驾。 将韩奕送到家里,于晓萱是知道他今天去陪江晨希去了,所以看到他醉醺醺的样子什么也没说,“沈大哥谢谢你送韩奕回来。” 沈君煜笑笑,“今晚晨希心情不好,他们喝的有些多。” “我知道的,沈大哥,回去的路上小心。” ********* 裴一宁看着躺在床上的江晨希,很是心疼,她其实能猜到一些他喝酒的原因,走去厨房给他泡了一杯蜂蜜水,“晨希,起来将这杯蜂蜜水喝了。” 江晨希醉的不轻,但是他的酒品很好,就静静地躺在那里,除了偶尔皱着的眉头能看出此时的他并不好受,洗裴一宁将他扶起来,“晨希,喝蜂蜜水。” 江晨希就着裴一宁的手将蜂蜜水给喝了,忽然抱住了裴一宁的腰,“一宁,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 裴一宁微怔,温柔了眉眼,“是,我不会离开你。”只要你不放弃我,我就不会离开你。 江晨希喝的脑子都迷糊了,哪里听得见裴一宁说了什么,只是抱着她自言自语,“一宁,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我也爱你。”裴一宁温柔地说道,也不管江晨希是否听得到。 ------题外话------ 黑色星期一,可怕

上一篇   474.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