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3.出院

这样的伤对于她来说确实就是小伤,她根本不在意,药粉刺激着伤口,让她疼的皱紧了眉头,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骂一声,该死的混蛋,她好歹也为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下手是丝毫不留情。 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苏晴将衣服一穿,倒头就睡,在丛林的这几日,她和伊登几乎是不眠不休,然后她马不停蹄地赶回来,根本没有时间休息, 苏晴闭上眼睛就睡着了,但是梦里的场景很纷乱,她睡得很不安稳,蓦地,她睁开眼睛,抬脚就是一踢,目标直指靠近她的黑影。 来人握住苏晴的脚腕,一拉,又甩开,按了墙上的开关,房间里顿时灯火通明,“呵呵,还能打人,看来伤得不重。” 苏晴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半夜闯入她房间的人,皱眉,“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男人眉眼间具是冷意,“来看看你死了没有,现在看来惩罚还是太轻了。” 苏晴冷脸,“现在看也看过了,请你出去。” “苏晴,我是你的上级,你对我就这个态度?” “很快就不是了,十五年的期限马上就要到了。” 男人眼神微冷,一个闪身,来到苏晴的面前,捏着她的下巴,“苏晴,你就这么想离开我?”眼神阴森可怖。 苏晴冷眼看着他,冷冷的回答道,“是。” 男人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怒火,手下意识的捏紧,“你想离开我,也要看我同不同意!” 苏晴眼神一冷,“你别忘了,我们之间只有15年的契约,很快,15年就满了,你必须放我走。” 男人冷笑,“苏晴,当年如果没有我,你早就已经是一具枯骨,你现在翅膀硬了,就想离开我,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你是救了我,但是你也别忘记了,我也为你出生入死了15年,欠你的早已还清了。” “还清?苏晴,你拿什么来还?你的命都是我的。” 苏晴冷眼看着这个男人,这个救了她的男人,“要是可以,我宁愿你从来没有救过我。不过是一条命而已,你想要直接拿走就是了。” 男人定定地看着苏晴,看着她毫无畏惧的双眼,良久,终于放开了她,“杀了你,我怎么舍得,当初我废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将你救活了。你现在想走,是不是有些没有良心。” “你以为我会有良心这种东西?”苏晴挑眉。 男人轻笑,“也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人,要是还存在着什么人性,你也活不到这个时候,那么你就告诉我,这次你为什么要放弃任务?你放弃任务之后又去了哪里?” 苏晴一脸的冷漠,“不想干了就走人了,至于我去了哪里是我的事情,需要向你汇报吗?” 男人眼底的怒气越发汹涌,捏着苏晴的胳膊忽然一个用力,正好按在了苏晴手臂上的枪伤上,鲜血顿时染红了纱布,苏晴的脸色立刻就白了。 “告诉我,你去做了什么?”男人开口,声音里没有一点温度。 苏晴要紧了牙关,不愿意开口,男人的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告诉我,苏晴,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苏晴倔强地看着,“杀了我啊。” 男人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一分,苏晴的脸色也跟着白一分,“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苏晴哈哈笑,仿佛感受不到手臂上的疼痛一般,男人的眼神很冷,仿佛淬了冰,“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吗?” “请便。” 男人眼睛微眯,看着苏晴,忽然放开她的伤口,他的手上满是苏晴的鲜血,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轻笑,然后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嘴边,一个一个地将上面的血舔干净,从头到尾,视线都在看着苏晴,嘴角带着邪笑,“味道不错。”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苏晴砰地关上了房门,将手臂上已经被鲜血浸透的纱布取下来,重新换了新的。 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却再也睡不着。 她的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一个浅浅的伤口,在胸腔靠近心脏的位置,苏晴的眼神很冷,谁能想到她的心脏天生异于常人,不在左侧,而在右侧,当年那一刀没有要了她的命,却让她处于一种假死的状态。 就在沈清澜将她埋葬了之后,就有人将她从土中挖了出来,她不知道对方是谁,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座岛上了。 这座岛跟魔鬼基地一样,是一个秘密训练基地,但是跟魔鬼基地训练杀手不同的是,这里训练的是特工,或者也可以叫做间谍。 她在这里待了三年,学习了各种各样需要学习的技能,比在魔鬼基地里还要煎熬百倍,就连她自己都在惊讶为什么可以在一次次的试炼中活下来。 这个组织不为世间大部分所知,能知道他们的存在的都是世界上顶尖的政客,他们的老大也就是刚才的男人接受任务,然后为这些政客收集他们需要的情报,当然,也会为他们解决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这些政客需要的大多都是自己政敌的情报,并不适合国家内部的人员参与进去,这也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从离开魔鬼基地开始,秦沐就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叫苏晴,是一个全新的人,甚至连这张脸都是全新的。 想到这里,苏晴的眼底闪过一抹讽刺,秦沐是颜家的私生女,因为仇恨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却得到了自己父亲无数的疼爱,却被自己的亲生母亲亲手推进了地狱,苏晴是孤儿,在这个世界上无牵无挂,是最出色的的特工,出生入死多年,换来一身的伤痕累累。 苏晴不知道自己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是什么,除了那个叫做沈清澜的姑娘,没人在乎她。她的父亲在得知她丢失后找了一段时间就放弃了,毕竟失去了她这一个女儿,他还有另一个女儿。 而她的母亲恨不得她去死,但偏偏该死的她却还念着那一点点可怜的血脉亲情为她做了那么多事。 秦妍一定不会想到,她以为已经死了的女儿竟然活生生站在了她的面前,并且离她那么近,多少次,苏晴都想问问那个女人,是否有那么一瞬间,将她当做了女儿,哪怕只是一分钟。 可惜这个答案这辈子都得不到了,她亲眼看着那个让她恨意多过爱意的女人在她的面前尸骨无存。 她叫苏晴,是孤儿,是特工,心中有着一丝丝执着的温暖,那是她唯一的阳光。 *************** 从颜夕的病房里出来,沈清澜没有回到自己的病房,而是去了伊登的临时办公室,她是去找彼得的,正好彼得也在,和伊登似乎讨论什么问题。。 “清澜,你找我?”伊登问道。 沈清澜看向彼得,“我找他。” 彼得挑眉,“找我?有事?” “艾伦在哪里?” 彼得感觉更加有趣了,“沈小姐,你怎么会问我艾伦的踪迹?当时你是亲眼看见他坠海的,我还跟你一起找了他好几天,你忘记了?” “其实你早就找到了艾伦的踪迹,但是不愿意告诉我是不是?”沈清澜定定地看着彼得,仔细地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情。 彼得耸肩,“沈小姐,我承认你的猜测很合理,但是很遗憾的告诉你,我确实不知道艾伦的下落,我至今还在找他。” “你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虽然彼得一脸的镇定,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是沈清澜总觉得他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确实不知道,我甚至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沈小姐,我比你更希望他还活着,虽然这个人大多数的是偶挺讨厌的,我也在无数次后悔当时怎么就上了他这条贼船,救了一个麻烦,可是在我的心中,艾伦是我的朋友,就冲着一点,我就希望他好好活着。” “那你那天之后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消息了?”他们从海上撤回来的当晚彼得就失踪了,就想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这次也是他主动出现的。 “找不到艾伦我就回去了,虽然过去的那些年里,我大部分时间都跟艾伦在一起,但我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找不到那个家伙,我也不可能就不生活了吧,所以我就回去了,这次要不是收到消息说你们在找我,我也不会出现。”彼得说的一脸的认真,似乎就真的是这样想的。 他的眼神很平静,甚至都没有闪烁一下,“我要是有了艾伦的消息,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沈清澜收回目光,没有再说什么,彼得继续说道,“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明天我就走了。” 沈清澜侧目,“这么急?” “这次跟伊登一起研究这种病毒,我收获很大,迫不及待想回去继续研究,还有那种神奇的植物,它的提取液中含有多种很有意思的成分,都让我为之着迷。”彼得一脸的迷醉。 沈清澜知道有些医学狂人对医学的热爱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知道他执意要走,也没有阻拦,毕竟人家这次帮了她。 “一路平安。”沈清澜淡淡开口。 彼得双手抱胸,开玩笑道,“沈小姐,你这话听着咋不像是好话呢,你该不会是半路伏击我,然后从我的口中套取彼得的消息吧?” “嗯,说的没错。”沈清澜顺水推舟。 彼得摇头失笑,“呵,女人啊,这刚帮了她,就连河都没有渡完呢,就先拆桥了,沈小姐,你这样我可是会心寒的。”玩笑的语气,明显没有当真。 沈清澜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并不理会他的玩笑,转身就走,只是在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要是有一天你找到了艾伦,请帮我告诉他,我不恨他,谢谢他为我所做的一切。 彼得闻言,眼神微闪,“好。” 沈清澜回到自己的病房,傅衡逸已经在等着她了,“妈妈。”刚一进去,沈清澜的腿就被某个小家伙给抱住了,沈清澜弯腰,将儿子抱起来,低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谁带你过来的?” “舅舅。”安安十分乖巧地说道,现在安安每天都会来医院,陪着沈清澜待几个小时,沈清澜一开始觉得医院到底不是什么好地方,不想让孩子来,但是后来在傅衡逸的坚持下也就妥协了。 傅衡逸将安安从沈清澜的怀里抱过来,语重心长地说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妈妈现在身体不好,没力气抱你,你不能总是让妈妈抱。” 安安小嘴嘟起,一脸的委屈,“舅舅说我不重。” “你舅舅是男孩子,力气大,你妈妈是女孩子,需要男人保护的,不能总是让妈妈抱。”傅衡逸说的一本正经。 沈清澜很是无语地看着他,她敢保证,傅衡逸说的这些都是借口。 安安被爸爸忽悠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看向沈清澜,“妈妈,我保护你。” 沈清澜哭笑不得,却笑着点点头,“谢谢安安,安安真棒。” 安安顿时就满足了,之后的几天,就算是沈清澜想要抱他,都被安安给拒绝了,可见傅衡逸洗脑的功力。对此沈清澜是好气又好笑。 沈清澜在医院里住了将近半个月,一直到伊登确认了沈清澜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后遗症了,这才让沈清澜回家去休养。 沈清澜站在大院门口,看着熟悉的房子,真的是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站在门口做什么,进去吧。”傅衡逸说道,他一只手抱着儿子,一只手拎着东西。 沈清澜淡淡一笑,跟着傅衡逸走进了家门,大概是在医院里待久了,沈清澜的鼻尖依旧萦绕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清澜,欢迎回家。”傅靖婷站在门口,张开了手臂,沈清澜微笑,上前与傅靖婷拥抱了一下,“谢谢姑姑。” 放开傅靖婷,这才发现沈家和傅家的人都在呢,沈清澜的视线一一在他们的脸上扫过,轻声开口,“爷爷,爸爸妈妈,哥哥嫂子,我回来了。” 楚云蓉笑着,眼睛里却盈满了泪水,“回来就好。” 沈清澜走到两位老爷子的身边,蹲在身,“两位爷爷,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 傅老爷子一脸的欣慰,“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古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这次遭了这么大的罪,余生一定幸福安康的。你说是不是沈老头?” 沈老爷子看着孙女,眼神慈爱,“是。” “清澜丫头,赶紧起来坐下,刚从医院里回来,肯定累了。”傅老爷子将沈清澜拉起来,笑呵呵的。 沈清澜看着两位老爷子头上瞬间多了大半的白发,心中微酸。 因为沈清澜出院了,中午两家人就一起吃了一个饭,随后傅衡逸和沈清澜就去了墓园,他们要去看沈奶奶还有傅衡逸的奶奶和父母。 傅家的墓园与沈家隔得不远,沈清澜先跟傅衡逸去了傅家的墓园,然后才去看沈奶奶。 沈清澜将墓碑打扫了一遍,然后才看着墓碑上沈奶奶的照片轻声开口,“奶奶,我来看你了。” 只有这一句,其他再无话,沈清澜靠在傅衡逸的怀里,傅衡逸握着沈清澜的手,“奶奶,余生我会照顾好清澜。” 墓碑上沈奶奶笑的十分慈爱。 沈清澜又去看了秦沐,看到那自己亲手放进去的墓碑,眸光十分复杂,苏晴还活着,秦沐却是真的死了。 “走吧。”沈清澜淡淡开口。 傅衡逸跟在沈清澜的身后离开了墓园。 回去的路上,沈清澜看着车窗外,缓声开口,“傅衡逸,你知道吗,在我意识模糊间,我曾经见过奶奶。她看着我,神情温柔而慈爱,对我说让我坚持下去,她会在天上看着我幸福。” 她知道这或许是她的幻觉,但是她愿意有这样的幻觉,从奶奶过世到现在,那是她第一次梦见奶奶。 “所以以后我们要更加幸福,这样奶奶在天上才会安心。”傅衡逸温和地说道。 “嗯。”沈清澜种种点头。 * 沈清澜病好了,痊愈了,自然是要跟大家聚聚的,在家里陪了两位老爷子还有楚云蓉两天之后,沈清澜就约了方彤和于晓萱。 于晓萱一见到她就眼泪汪汪,看的沈清澜十分好笑。 “清澜。”于晓萱要扑过来抱她,被沈清澜躲开,手一扯,方彤就被于晓萱抱了一个满怀。 “呜呜呜,清澜,看见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都要担心死了你知道吗?”于晓萱泪眼朦胧。 方彤黑脸,“于晓萱,你是方彤。” “我知道你是方彤,借我抱抱不行啊。” 方彤一把推开于晓萱,“你行了啊。” 于晓萱瞪她,“你个没有同情心的女人。” 方彤连个眼神都欠奉,转头去看沈清澜,笑意盈盈,“痊愈了吗?” 沈清澜笑着点头,“嗯,痊愈了。让你们担心了。”她住院的时候,方彤和于晓萱是三天两头往医院跑,后来是被傅衡逸给下了禁令才来得少了。 于晓萱吸了吸鼻子,“不管怎样,你痊愈了都是一件大好事,必须庆祝一下,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方彤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于晓萱,你就是嘴馋想喝酒了吧。” 于晓萱瞪眼,“胡说,我是为了给清澜庆祝,酒只是助兴。” “你家韩奕不让你喝酒,你敢喝?” “我有什么不敢喝的,在家里做主的是我,韩奕也要听我的。”于晓萱双手叉腰,宣示自己在家里的地位。 她大手一挥,“服务员,上酒。” 沈清澜笑看着于晓萱,也不阻止,这里是魅色,也不会有人不长眼地过来搭讪。 “于晓萱,你可别喝了,果果还需要你照顾呢。”方彤见于晓萱一副不醉不归的架势,连忙劝阻。 “韩奕在家看孩子呢,不用我。”说着,她嘴巴一撅,“这死丫头不喜欢跟我,我抱她就哭,韩奕抱她就笑得直流口水,以后长大了铁定是小花痴一枚,没跑的。” 说起家里的小丫头,于晓萱真的是满肚子委屈,你说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遭了那么多罪,怎么就跟韩奕那么亲近呢,整的她跟一灰姑娘的后妈似的。 沈清澜轻笑,“她跟韩奕亲近不是更好,孩子都由韩奕带了,你就轻松了。” 于晓萱叹气,“唉,我也想分担啊,但是奈何她就是不跟我,只有韩奕不在了她才愿意搭理我,韩奕在,就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方彤和沈清澜闻言,对视一眼,彼此的眼中满是笑意,韩家的小丫头是颜控,沈清澜和傅衡逸抱她她就十分愿意,当时可把于晓萱给郁闷坏了。 “唉,不说那糟心的小丫头了,清澜,今天是庆祝你康复的,来,干一杯。”于晓萱举起了酒杯。沈清澜和方彤也举起了酒杯。 三人浅酌,更多的是在闲聊,但是于晓萱的酒量不好,即便喝的很少,等到他们决定回去的时候,于晓萱还是醉了。 方彤看着醉醺醺的于晓萱,觉得有些头疼,“清澜,给韩奕打电话吧。” “还是我们送回去吧,韩奕现在估计在家带孩子。”沈清澜说道。 方彤点头,二人一起将于晓萱扶进了车里,于晓萱靠在后座,眼睛闭着,已经睡着了,这次倒是乖,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韩奕看着后座的人,脸色有些黑,这个于晓萱又喝酒了。 “小嫂子,谢谢你们将她送回来,我先带她进去了。”韩奕温和地说道。 沈清澜应了一声好,“晓萱今天喝的不多,等下估计就醒了,我们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到家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韩奕说道,然后白抱起于晓萱就要走。 于晓萱已经醒了,拉着沈清澜,不愿意走了,“清澜,你去哪里,不要走。” 沈清澜见她眼神懵懂,就知道她醉酒还没清醒呢,“我回家。” “那我跟你一起回家吧。” 她拉着她的袖子,一脸的期待,看的韩奕的脸色更加黑了,不好意思地看向沈清澜,“小嫂子,这家伙我就先带走了。”说着,不顾于晓萱对沈清澜的依依不舍,直接走了。 于晓萱回头看着沈清澜,“清澜,你别走啊。” 沈清澜看的好笑,于晓萱爱喝酒,但是酒量和酒品又不行,所以韩奕不允许她喝,这次回去免不了一顿“收拾”。 韩奕将于晓萱扔在沙发上,于晓萱哎呦一声,捂着自己的腰,“韩奕,你要谋杀亲妻啊。” 韩奕呵呵笑,“不错,还知道我是韩奕,说明醉的不深。” “那是,我根本没醉,我就喝了一点点,。”她用指甲盖比划出一点点。 韩奕没理她,走进厨房给她去泡蜂蜜水,“将这杯水喝了。” 于晓萱皱眉,“我不要喝。” “于晓萱。”韩奕微微沉了脸,于晓萱立刻就端起杯子将蜂蜜水喝的一干二净,然后乖巧地看着韩奕,“喝完了。” 韩奕拿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将杯子随手放在一边,“先去洗澡。” “我要看果果。”于晓萱还没见到女儿呢。 “你打算一身的酒味去见她?”韩奕淡淡反问。 于晓萱用她那因为酒精而迟缓了几倍的大脑思考了一会儿,摇头,“那我还是先洗澡吧。” 韩奕已经给于晓萱准备好了洗澡水,甚至连衣服都放好了,眼看着于晓萱进去泡澡,就去看看女儿睡得安不安稳,果果遗传了妈妈的好动,睡觉很不老实,喜欢踢被子,韩奕一个晚上要起来盖几次被子,虽然说晚上阿姨会帮着带,不必担心果果会感冒,但是初为人父的韩奕总是不放心。 而自从有了果果以后,韩奕晚上就极少出去应酬,就算要去,不管多晚回来,他都会先去果果的房间看看她,然后才能安心睡觉。 为此,于晓萱没少吃女儿的醋。 “哎哟。”浴室里传来于晓萱的一声唉呼,接着就是砰地一声,韩奕脸色一变,快步过去打开了浴室的门,只见于晓萱坐在地上,明显是滑倒了,见到韩奕,一脸的可怜巴巴,“老公。” 韩奕轻声叹息,他这哪里是养老婆,分明是养了两个女儿,没有个省心的。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摔到哪里了?” 于晓萱委屈巴巴,“屁股。”她刚刚泡完澡出来就摔了,屁股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 韩奕将她放在床上,伸手点点她的额头,“你说说你,知道自己酒量不行还喝酒,你是吃定了我不能拿你怎么样是不是?” 于晓萱抱着韩奕的腰,“人家今天高兴嘛,清澜没事了,我好开心。”她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韩奕,你不知道当时清澜病重的时候我心里有多害怕,我的朋友虽多,但是交心的没几个,清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很害怕失去她。”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韩奕心中一软,想起了前段时间沈清澜生病时,于晓萱整晚整晚睡不着觉的样子,有次他半夜里起来上厕所,没看到于晓萱,走出去才看到于晓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抱着她父母的照片求她父母在天上保佑沈清澜,让她平安度过这一劫。 沈清澜是陪着于晓萱一路走来的人,在于晓萱的心中分量很重。 “她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也能放心了。”韩奕轻轻抚着于晓萱的头发,放柔了语气。 于晓萱点点头,“嗯,看到清澜对我笑,健健康康的样子我心里真的很开心,韩奕,你知道吗,我现在特别害怕看到你们生病,所以你答应我,不要生病好不好?” 韩奕闻言,顿时有些好笑,这个丫头,明明是清醒的,却总是说一些醉话,是人哪里能不生病,但是也知道这次沈清澜住院给了她极大的刺激,“好,我答应你,以后不生病。” “嗯,你既然答应我了,就要做到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好,我一定做到。”韩奕笑着说道。 于晓萱站起来,“我要去看果果。” 韩奕扶着她,免得她再次摔跤。 阿姨谁在果果房间的隔壁,听到动静起来,韩奕摆摆手,示意她继续睡。 果果睡得很香甜,从果果三个月开始,韩奕就有意识地调整了她的睡眠时间,所以果果晚上极少醒来。于晓萱坐在婴儿床边,看着熟睡的女儿,眉眼十分温柔,只是不一会儿,她就皱眉了,“韩奕,太不公平了。” 韩奕侧目,“怎么了?” “你看看啊,这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怎么一点也不像我呢,这张脸就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还有啊,她喜欢你不喜欢我。” 韩奕听得好笑,“她喜欢你啊,哪里有不喜欢你。” “这小丫头每次看见你眼睛都会发光,看见我就一脸的嫌弃,哪里喜欢我啊,我看啊她就是一个小花痴。” “这还不是遗传你的。”韩奕凉凉开口。 “胡说,我才不是花痴呢,要么当初我看见你这张脸总是免疫呢。” “哦?是吗?”韩奕微微挑眉,忽然靠近于晓萱,“你的意思是我这张脸对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刻意压低的声音,透着魅惑。他忽然想起曾经于晓萱可是将沈君煜当做自己的男神的,每次看见沈君煜都是一副小迷妹的样子,而对自己呢,则是张牙舞爪的,像是一只小野猫,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微眯,透着危险的光。 于晓萱往后仰了仰,手抵在韩奕的胸前,“你别靠我这么近。”这么一张妖孽的脸摆在自己的眼前,她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扑上去了,到时候悲剧的就不是韩奕而是自己了。 于晓萱忽然想起曾经几次的醉酒经历,这个混蛋男人故意勾引自己,让自己主动送上门去,结果第二天她都会腰酸背痛仿佛被车子给碾了一遍又一遍,每次她幽怨地看着韩奕,韩奕都会一脸无辜地说道,“是你主动的,我要是不吃就太不是男人了,你就该哭了。” 现在见他又来这一招,于晓萱下意识地吞吞口水,又往后仰了仰,“韩奕,不带这么犯规的。” 韩奕桃花眼一挑,端的是万种风情,“哦?我做了什么?” 于晓萱推开韩奕那张引人犯罪的脸,“这里是果果的房间。” “那我们现在就回自己的房间。”韩奕说道,揽着于晓萱的腰就要走。 于晓萱拉住果果房间门的把手,“我不要,今晚我要跟果果睡。”韩奕盯着她的感觉让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一块美味的肉,这要是回去了,还不得让这个家伙吃干抹净,顺便连骨头都给嚼碎了,她才没有这么笨呢。 韩奕幽幽地看着她,“老婆,你确定要跟果果睡?” 于晓萱猛点头,不跟果果睡,哪怕是睡书房都行,就是不要跟这个到了发情期的男人睡,她明天还要去剧组拍戏呢,可不能让他胡来,要是像上次那样顶着一脖子的草莓去,她的脸就真的没地放了。 韩奕哪里会轻易放过她,揽着她的腰将她强行带出了果果的房间,于晓萱见状,一个转身,摆脱了韩奕的手,像是一只兔子似地窜了出去,一头钻进了书房,“今晚我睡书房,你一个人睡哈。” 韩奕转动着门把手,发现于晓萱将门给锁死了。 于晓萱背靠在门上,“我困了,先睡了,你也早点睡,老公晚安。” 韩奕站在书房的门外,看着书房紧闭的房门,幽幽开口,“你确定要一个人睡?” “嗯嗯嗯嗯,我要自己睡。”于晓萱连连点头,生怕韩奕不相信。 韩奕等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好吧,那就晚安了。”说完,脚步声渐远。 于晓萱耳朵贴在书房的门上仔细听了听,见韩奕真的走了,松了一口气,那什么,老公的能力太强也是一种忧桑啊。 书房里有一张床,是以前韩奕休息的,于晓萱将被子铺好,伸了一个懒腰,钻进了被窝里,刚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了一阵钥匙开门声,意识到不好,刚要起身去将门给堵死了门就已经开了,韩奕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于晓萱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活脱脱一副小媳妇的样子,“说好了我一个人睡的。” 韩奕微微一笑,挑花眼里波光闪闪,“这话是你说的,我可没答应。”他的手上还拎着一串钥匙,显然刚才他是去找钥匙开门了。 于晓萱眼神幽怨,她怎么这么笨呢,钥匙在他的手里,将门锁了也没用啊,“老公,我明天要去拍戏的,要是被人看到了脖子上的草莓,会被人笑话的。”于晓萱软了语气,可怜巴巴地说道。 韩奕已经走到了床边,俯身,手撑在于晓萱的身侧,于晓萱往后仰,“老婆,我会轻轻的。” “你每次都这么说,结果没有一次是做到的。”于晓萱的语气越发幽怨。 “这次我保证是真的。”韩奕说着,低头就吻住了于晓萱的唇,将她所有的话都吃进了肚子里,于晓萱伸手推着韩奕,却被韩奕固定住了双手,很快书房里就响起了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 ------题外话------ 貌似好久不求月票了,宝贝们手里还有月票不?我厚着脸皮求一波,嘿嘿嘿

上一篇   472.清澜脱险

下一篇   474.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