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你还是不肯承认吗? - 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469.你还是不肯承认吗?

伊登点头,“我也会利用我手上的资源找人,道格斯,我等下将彼得的资料给你,你手上的资源也要利用起来我,越早找到他越好,而且知道了病毒的来源,甚至是它的最初形态,对解药的研究也更加有用。” 这几天他观察过这种病毒,发现比当初在秦妍体内发现的更加顽固,完全就是那种病毒的升级版,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秦妍直接将自己的血液注射到了颜夕的体内,谁曾想那种病毒在秦妍体内的时候就发生了变异,这才让颜夕这么久了都还无事。 而事实也确实与伊登猜测的差不多,当初管家将秦妍救出之后,就将伊登研究出来的病毒的解药也给带走了,当时他们为了救秦妍曾经组织了打量的医学研究者研究这种病毒,手里自然还有样本,管家将解药拿走之后原本是打算毁掉的,但是秦妍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让管家将解药交给了那些医学研究者,结果就出来了这种新病毒。 颜夕落到了秦妍的手里之后,为了报复,秦妍就将这种已经变异的病毒注射到了颜夕的体内,按照她原本的打算,她是想等沈清澜来了之后用颜夕为要挟,让她自己将病毒注射到体内的,谁知道颜夕被沈清澜悄无声息地救走了,失去了一个好机会。 结果阴差阳错,颜夕咬了沈清澜一口,造成伤口出血,感染了病毒。 傅衡逸回到病房的时候,安安正窝在沈清澜的怀里,沈清澜的手上则是拿着一本故事书,轻声给他讲故事,安安看见爸爸,只是叫了一声,就继续安静地坐着。 傅衡逸上前将安安抱下来,“安安乖,妈妈累,自己玩儿。”然后将沈清澜手里的故事书放在了一边,自从确认了这种病毒的存在之后,傅衡逸每天都会带着安安到医院里待会儿,陪陪沈清澜。 “傅衡逸,我没事,只是讲个故事而已,我坚持地住。”沈清澜开口,今天上午,伊登给她用了抑制剂,她的状态恢复了不少。 傅衡逸缓声开口,“你需要充分的休息,讲故事太耗费精力了。” 而安安被爸爸阻止了也不哭闹,就乖乖地坐在一边,拉着沈清澜的手不愿意放开,傅衡逸也不拦着他。 有安安在这里,沈清澜并没有问傅衡逸检测结果,但是从傅衡逸的神情中她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心情顿时就沉重了。 到了傍晚,楚云蓉过来接安安回家,顺便将傅衡逸和沈清澜的晚饭送过来。 “清澜,今天妈妈让宋嫂做了鸡丝粥,你多少吃一点。”知道沈清澜胃口不好,楚云蓉劝道。 沈清澜点点头,“好。” 楚云蓉欣喜,连忙将粥盛出来,又试了试温度,“不是很烫,现在吃刚刚好,这碗粥炖了不少时间,很糯。” 沈清澜尝了一口,味道确实很好,“谢谢妈,很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一点,妈妈带了不少。”楚云蓉将给傅衡逸带的饭拿给他,然后又给安安弄了一小碗粥,先给安安喂饭。 “妈,你吃了吗?”傅衡逸问道。 “妈吃过了,你们不用管我,先吃饱了再说。”楚云蓉随口答道,今天下午她一直在厨房和宋嫂一起炖这锅粥,时间到了就来了医院,哪里有时间吃饭。 沈清澜心知肚明,即便是胃口不好,很不想吃,却也强忍着将这碗粥给吃完了。 “清澜,再吃一点。”楚云蓉见沈清澜吃完了,说道。 “妈,我吃饱了。”就这一点都是强撑着吃下去的,她实在是不想吃了。 “好好好,不想吃就算了,你明天想吃什么就跟妈妈说,妈妈让宋嫂给你做。” 沈清澜本想说不想吃,但是看着楚云蓉期盼的眼神,想了想,“蔬菜粥吧,清淡一点的。” “好,明天就吃蔬菜粥,衡逸呢?” “随便,我不挑食,只是妈,现在天气这么冷,你就不要来回折腾了,让家里的司机送过来就好。”傅衡逸说道。 楚云蓉摆手,“不麻烦,我整天待在家里也没有事情可以做,还会胡思乱想,来医院看看清澜,心里也轻松一点。”自从沈清澜住院之后,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梦到沈清澜睡过去再也醒不来了。 每天醒来,都是一身的冷汗,这几天甚至开始大把大把的掉头发,但是这些事情她谁都没说,现在家里因为沈清澜的事情,已经是处于低气压状态了,沈老爷子也因此生病,躺在床上起不来,都没敢告诉沈清澜和傅衡逸。 楚云蓉见沈清澜的脸上有了疲倦之色,对安安说道,“安安,跟外婆回家好不好?” 安安摇头,拉着沈清澜的手,“不回家,我想妈妈。” 楚云蓉哄道,“妈妈困了,要休息了,明天外婆再带你来。” 安安看了看傅衡逸,想让爸爸帮自己,但是傅衡逸根本不帮他说话,反而开口说道,“安安,你该跟外婆回家了。” 安安不舍地看着沈清澜,最后还是松开了妈妈的手,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医院。 病房里没有了其他人,沈清澜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看着傅衡逸,“颜夕的体内也有病毒是不是?” 傅衡逸没有否认,“是,你的病毒就是从她的身上来的,应该就是当初她咬你的那一口。” “她的爆发了吗?” “她的跟你这种又有一些不一样,伊登说她那个发现的算早的,而你这个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中期。” “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沈清澜淡淡地说道。她靠在床头,看着窗外,“傅衡逸,你说我还能康复吗?” 傅衡逸抱着她,“当然可以,伊登曾经研究出那种病毒的解药,现在这种病毒只是它的变异,肯定也可以的,但是清澜,在伊登研究出解药之前,不管怎样,你都要坚持下去,绝对不能放弃。” 沈清澜轻轻点头,“好,为了你跟安安,我肯定不会放弃。” 傅衡逸几人动用了自己可以动用的一切资源去找彼得,但是彼得真的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死活找不到踪迹,后来金恩熙知道了沈清澜的病情,也加入了寻找彼得的行列之中,可是同样没有消息。 时间一天天过去,眼看已经一周了,彼得依旧踪迹全无,傅衡逸的脸色是一天比一天难看,伊登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最后直接将自己关在了实验室里,除了每天出来看看沈清澜的情况,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研究病毒解药上。 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知道沈清澜是感染了一种很罕见的未知病毒,想最高领导人申请,请求上级领导能让国家实验室里那些人帮助一起研究病毒。 两位军功卓越的老人一起提出了请求,上级领导也不得不重视,亲自给那些研究室的负责人打电话,安排人员与伊登一起研究。 有了这些人的加入,研究的进程果然快了许多,但是比这更快的却是沈清澜病情的恶化速度,原本因为抑制剂的作用,沈清澜的情况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可是这种病毒的抗药性很强,抑制剂的作用对沈清澜越来越小,伊登又担心加大抑制剂的用量会使病毒的抗药性再次加强,产生新的变异,只能眼睁睁看着沈清澜一天比一天虚弱,但是泡在实验室里的时间却一天比一天长,而沈清澜已经控制住的高烧也出现了反复。 “傅衡逸,今晚的月亮真好看。”沈清澜靠在傅衡逸的怀里,看着窗外。 傅衡逸紧紧地抱着她,嗯了一声,“今天是农历十五,月亮很圆。” “傅衡逸,我们认识三年了吧?” “确切的说是三年零四个月。”傅衡逸温声开口。 “时间过得真快,没想到一转眼就是三年了,当时奶奶生病,一直担心我的幸福,我就想着不能让老人家临走还不安心,然后你就出现了。我无数次庆幸自己做了那个决定,可是现在看看我的样子,我忽然有些后悔让你遇见了我。”她说话很慢,透着无力。 傅衡逸轻轻贴了帖她的脸颊,“我却至今都在庆幸当时遇见了你,并且答应了跟你结婚。清澜,我曾在网上看见了一句话,但是觉得特别矫情,现在我却觉得十分贴切。” “什么话?” “因为你,我喜欢上了这个世界。清澜,遇见你以前,我的世界里只有黑色与白色,我将保卫祖国作为我终生的使命,我甚至想过或许我会牺牲在某一次的行动中,就像我的父亲那样,我也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但是我遇见了你,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除了黑色与白色,还有其他的颜色,第一次明白,惦记一个人的感觉不是那样美好,有个让你去爱的人的心情是那样的美好。”傅衡逸的声音温柔而低沉。 “可是傅衡逸,我害怕。”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日益虚弱,而伊登那里的研究还没有头绪,要是自己坚持不到了该怎么办?傅衡逸该怎么办?安安该怎么办?爷爷又该怎么办? 她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的牵挂,她拥有的那么多,她再也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魅,她是沈清澜,是傅衡逸的妻子,是安安的母亲,是沈家的女儿。 “不怕,有我在,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 “不要,傅衡逸,你答应我,要是万一,我坚持不到那个时候,请一定要替我好好活下去,照顾好安安,照顾好两位爷爷,还有我的父母。”沈清澜的手覆盖在傅衡逸的手上,认真地说道。 傅衡逸的心很闷,很疼,他眨眨眼,不让心间的酸涩从眼中溢出来,“清澜,没有你,我坚持不下去。” “傅衡逸,你爱我吗?” “我爱你。” “那就答应我吧。”是我自私了,将所有的痛苦都留给你。 “好。”傅衡逸将头埋在沈清澜的发间,缓缓开口,一滴泪落在沈清澜的发间,瞬间消失不见。 “傅衡逸,我想见一个人。” “谁?” “苏晴,你帮我找到她好不好?” “好,还想做什么,告诉我。” “我想跟你去看一场电影,跟你看了几次电影,没有一场是看完了,这次我们去看一场完整的电影好不好?” “好。” “我还想去你的学校看看。” “好。” “你们学校应该也有那种小吃街吧,你带我去吃你曾经最喜欢吃的那家。” “好。” “傅衡逸,要是有下辈子,我要跟你一样大,跟你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最好从幼儿园到大学都在一个学校,我想像普通的情侣那样,跟你一起牵手漫步在校园里。” “好,都依你。” “傅衡逸,你下辈子还会这样宠着我吗?” “会的,不仅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依然会这样宠着你。” “不怕将我宠坏吗?” “宠坏了也没事,我的媳妇儿,宠坏了就再也没有其他男人惦记了。” “忽然发现你好腹黑。” “所以你怕吗?” “不怕,傅衡逸,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个普通人家的女儿,我们就做一对普通人,平平淡淡地过一生,好不好? ”好。不用下辈子,这辈子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这辈子啊……我好像来不及了。“ ”不会的,还来得及。“ 沈清澜的声音越来越轻,闭上了眼睛。 傅衡逸抱紧了她,肩膀轻轻颤抖。 ** 傅衡逸给沈清澜盖好被子,走出病房给金恩熙打了电话,”有办法找到苏晴吗?“电话刚一接通,他就开门见山地说道。 金恩熙开口,”苏晴的行踪不定,我不敢保证我一定能找到她,但是我会尽力。“ ”拜托你了,清澜想见苏晴,请尽快。“傅衡逸恳求道。 ”好,我一定尽我所能尽快找到苏晴,傅爷,彼得事情我很抱歉。“她找了彼得那么久,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傅衡逸开口,”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觉得抱歉,应该是我谢谢你,这么不遗余力地帮助清澜。“ ** 翌日一早,傅衡逸帮沈清澜换好了衣服,就带着她走了,今天他想带沈清澜去做她想做的事情,他们的第一站就来到了傅衡逸曾经就读的小学。 ”要是我没有离开家,是不是当年我也会来这里上学,成为你的学妹?“沈清澜坐在轮椅上,轻声问身后的傅衡逸。 傅衡逸点头,”这里是军区小学,大院里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在这里上学的,你哥哥也是。“ ”那你们会调皮吗?“ ”会,比如你哥小时候就经常上课睡觉,还揪女生的小辫子,没少被老师请家长,每次来的都是你妈妈,回去之后,你爷爷就会拿鞭子抽他,抽的他满院子乱跑,还嗷嗷叫。“ 沈清澜听着哥哥儿童时期的趣事,眼睛里满是笑意,她的脑海中甚至能想象出那样的画面,”真难想象我哥这样绅士温文尔雅的人小时候竟然是那样的。“ ”君煜是后来才渐渐成熟起来的。“其实算起来是从沈清澜丢失以后,调皮的沈君煜就忽然长大了,成了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 ”那你呢,小时候也像他那样调皮吗?“沈清澜更好奇的是傅衡逸小时候。 ”我小时候没有那么顽皮,按照现在年轻人的说法就是我从小走的就是高冷路线。“傅衡逸说的一本正经。 沈清澜却不相信,”是吗?我之前还听姑姑说过你小时候因为顽皮被爷爷打呢。“ ”那是姑姑记错了,被打的人是顾阳,不是我。“ 沈清澜莞尔,傅衡逸这一杯正经狡辩的样子也是很可爱的,莫名地戳中了她的萌点。 今天是周末,学校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人。 ”傅衡逸,你小时候上学是什么样的心情?也会跟电视上演的那样,跟同学大闹,上课开小差吗?“沈清澜好奇地问道,她的人生中,除了大学,其他的学习阶段都是在训练和任务中度过,上学对于她来说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 傅衡逸想了想,”我小时候比较乖,上课就是上课,打闹或许有吧,倒是记不清了。“ ”真好,这样的校园时光很美好,以后安安也会在这里上学,要是以后安安犯错了被家长,你可千万不能当着众人的面批评他,私下里你怎么教育我不管,但是当着外人的面你要尊重他,知道吗?“ ”那以后安安被叫家长了你去吧,我怕我忍不住。“ ”傅衡逸,我怕我去不了了。“沈清澜的声音忽然低下去,傅衡逸停下,蹲下来看着她的眼睛,”不会的,以后你还要帮安安去开家长会,其他的小朋友一定会羡慕安安的,因为他有个这么漂亮的妈妈。“ 沈清澜嘴角轻勾,”不止,他还有个帅气的爸爸。“ 傅衡逸微笑点头,帮沈清澜整理了一下帽子,”天气太冷了,我们走吧。“ 第二站是电影院,傅衡逸选了一部爱情文艺片,这一次,他们从头看到尾,没有中途离场,从电影里出来,沈清澜在车上就睡着了。 傅衡逸看着她安静的睡颜,眼底却布满了悲伤,沈清澜今天清醒的时间比昨天又少了一个小时。 找到苏晴的消息是三日后,傅衡逸亲自与苏晴联系了,将沈清澜的情况说了一遍,”她想见你,要是可能的话,还请你能过来看看她。“ 电话那端陷入长久的沉默,就在傅衡逸打算放弃的时候,苏晴开口了,”好,我明天就到。“ 沈清澜看着傅衡逸,傅衡逸点点头,”她说明天就来看你。 沈清澜眼底闪过一抹亮光,嘴角扬起一抹欣慰的笑意。 ** 中东,苏晴挂了电话就打算离开,男人一把拉住苏晴,“苏晴,你干什么去?” 苏晴淡淡开口,“这个任务我不干了,我现在就要走。” “不行,这件事你必须先做完了才能走,苏晴,你知道你现在走了会是什么后果吗?” 苏晴拂开男人的手,“一切的后果我自己会承担,你可以告诉老板,任务失败都是我的错,将所有的责任都往我身上推,他不会惩罚你的。” “不行,苏晴,你会被打死的,先跟我执行完这次的任务,我们马上就能获取信息了,之后你再去办你的事情不行吗?” “这件事没得商量,我现在必须走,你知道的,我要是想走,你拦不住我。” “是,我拦不住你,但是苏晴,这次的任务对老板十分重要,要是失败了,你知道你面临的是什么吗?”男人苦口婆心,他跟苏晴也是老搭档了,不想苏晴这样做,要是平时就算了,依照苏晴的能力,就算是放弃了一次任务,老板也不会如何,但是这次的任务要是出了差错,他跟苏晴谁也别想好过。 “他不会杀了我。”苏晴淡淡开口,只要不死,还有什么是好怕的。 “苏晴,老板不会杀了你,但是这个后果比死更可怕,我不明白,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竟然让你甘心放弃即将完成的任务?” “一个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的人,我必须去见她。” 男人眼睁睁看着苏晴离开,气得在原地跺脚,苏晴就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永远让人看不透。 苏晴到达医院的时候沈清澜还没醒,她看到沈清澜的样子时也是被震惊了的。 “还没有研究出解药吗?”苏晴问傅衡逸。 傅衡逸摇头,“伊登已经尽力了,这两天刚刚有了一点进展,但是解决方法还没研究出来。” 谁也不会想到秦妍竟然留了这一手,或许就连秦妍自己都没想到原本以为已经失败的计划竟然因为颜夕的阴差阳错而成功了。 “我能单独陪她待会儿吗?”苏晴问道。 傅衡逸点点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苏晴在床边坐下来,静静地看着沈清澜的面容,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她原本是做好了这辈子都不再见沈清澜的准备的,谁曾想,就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他们就又见面了,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看着沈清澜消瘦的样子,苏晴的心中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她的手轻轻地落在沈清澜的脸颊上,“小七,我来了。” 沈清澜双眸紧闭,依旧在沉睡,感觉到沈清澜额头的温度,苏晴起身去卫生间拧了一条毛巾,刚刚放在沈清澜的额头,沈清澜就睁开了眼睛。 “你来了。”沈清澜开口,声音虚弱。 苏晴微笑,“是,我来了。” “真好。” “没想到你生病了。” “或许会死。” “不会的,秦妍都能活下来,你也一定可以。” “我想见你,是想问你一件事。” 苏晴点点头,“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清澜,那个重要吗?” “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真话了吗?” “清澜,我不是。”苏晴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苏晴。” 沈清澜的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忽而笑了,“想知道我跟秦沐的故事吗?” 苏晴微微抿唇,缓缓点头,“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能扶我起来吗?我想看看窗外的雪。” 苏晴拿过轮椅,将沈清澜扶到轮椅上,推到窗边。 沈清澜看着窗外的皑皑白雪,缓声开口,“我认识秦沐的时候,我才五岁,她比我先到几天。在那一批人里,她是第一个向我传递了善意的人,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训练,在那些人打我的时候,她会将我护在怀里,替我承认那些本该给我的惩罚。” “我们经历过很多次的生死历练,每一次都是她帮我解决掉了敌人,将我救下来,她说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们看不见的肮脏,她不清楚她可以保护我多久,却希望在她还有能力的时候,能保持我的那一份干净。所以当其他人已经是手染鲜血的时候,我的手上依旧是干干净净的。” “我曾经怀疑过生存的意义,我甚至想过去死,但是每一次,当我感到绝望的时候,秦沐都会告诉我,这个世界有肮脏,但是更多的是美好,我的家人在等我回去,我要是放弃了这辈子都见不到家人了,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就是这样陪伴在我身边,陪我一起走过最艰难的日子的秦沐却在一次历练中离开了我,为了救我,她帮我挡了刀,我亲眼看见那把匕首穿过她的胸膛,划破她的心脏,鲜血在我的眼前绽开了一朵邪恶之花,而她却笑着告诉我,要活下去,要回家。她曾经跟我说过,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家,回到亲人的身边,但讽刺的是将她送到地狱的人正是她的亲生母亲” “我将她葬在了那里,然后带着她的希望回到了沈家,做回了沈家的大小姐,我是沈清澜,不再是那个苦苦在深渊中挣扎的孩子。” “我曾经无数次梦到了她,梦见她说想回家,我也曾想当初要不是为了救我,是否她已经找到了她的家人。我想她活着,却深知这只是一个梦,一直到我遇见了你。” “见到你的第一眼,你就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我总觉得你就是她。我甚至去过那片雨林,去了我埋葬她的地方,亲手将她的尸骨挖了出来,将她带回京城。” 沈清澜的声音很轻,很无力,却很平静,就像是在叙述一个他人的故事,苏晴的手微微的颤抖,掩在袖子中无人看见。“ ”清澜……“ ”苏晴,或者,我应该叫你秦沐。沐沐姐,你还是不肯承认吗?小七,这个名字,除了艾伦,只有你会叫我。“ 苏晴蓦地瞪大了眼睛,”你……“ ”是,从你进房间跟傅衡逸说话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醒了,我庆幸我醒了,不然你是不是还要继续否认?“ 苏晴定定地看着沈清澜,良久,才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小七,你这又是何必,过去的事情让它过去了不好吗?“ 沈清澜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苏晴抬手,轻轻帮她擦掉眼泪,”别哭,都是孩子妈了,怎么反而爱哭起来了。“声音温柔宠溺。 沈清澜握住苏晴的手,”为什么不来找我?“ 苏晴叹气,”小七,你已经有了属于你自己的生活,就让秦沐永远存在于你的记忆中吧。“ ”这次要不是我生病了,是不是你依旧不承认?“ 苏晴沉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要是可以,她希望沈清澜一辈子不知道。 ”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沈清澜很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秦沐明明已经死了,甚至就死在了她的面前,为什么现在又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要不是那一声”小七“,要不是苏晴不经意的一些小动作,沈清澜恐怕也无法相信这个人就是秦沐。 ”小七,那些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现在是苏晴,以后也只能是苏晴。“苏晴说道,那段过去是她不想提及的往事,要是可以,她并不想重新提起。 沈清澜见她真的不愿意说,也不再勉强,想必其中还有段不为人知的往事,而那段往事带给苏晴的却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那你又怎么会跟秦妍在一起?“沈清澜问道,认识苏晴之初,苏晴就是秦妍的手下,替秦妍办事。 苏晴的眼神微暗,”我在一次任务中受了重伤,是秦妍救了我,我答应她,会帮她办十件事作为报答。“ ”其实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被她送到基地的,对不对?“ ”是。“苏晴承认。 沈清澜的心一疼,苏晴见状,笑了笑,”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很好,秦妍曾经给予我的,我也已经偿还她了,今生我们恩怨两清,两不相欠。 “小七,听我说,你一定要撑住,绝对不可以放弃,就算是为了你的家人,你的丈夫和孩子,曾经那么苦都坚持过来了,现在的这些对于你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沈清澜微笑,“沐沐姐,我会坚持下去,你这次也会陪着我的,是吗?” “是,我会陪着你。”一直到你康复。 沈清澜握着苏晴的手,轻轻地将脸贴在她的掌心,“沐沐姐,能见到你,真好。” 苏晴摸摸沈清澜的头发,沉默不语,小七啊,我该拿你怎么办? 苏晴的身份得到了证实,沈清澜的心情很高兴,可是这并不能阻止她病情的恶化,就在苏晴到达京城之后的第三天开始,沈清澜再度发起了高烧,伴随着高烧的还有身上的红点,那些小红点就像是一颗颗青春痘,却遍布了沈清澜的全身,不疼不痒,却看着十分吓人。 沈清澜已经不允许安安再来医院了,楚云蓉来过一次之后也被沈清澜赶了出去,除了傅衡逸和苏晴,她谁也不让进病房。 伊登的研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跟其他的几位病毒方面的专家一起在这种病毒的身上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物质,似曾相识,只是到底是什么却还需要时间去验证。 “伊登,请你快一点再快一点。”傅衡逸神情悲伤而着急,“清澜今天开始忽然感觉身上疼痛难忍,有些小红点已经开始破了,流出来的都是血水,我担心她……”他说不下去了,这种想法太可怕,即便只是想想都让他觉得心痛地难以呼吸。 伊登一脸凝重,“请清澜再坚持一会儿,只要半个月就好。”说完伊登就一头扎进了实验室里,傅衡逸看着紧闭的实验室的门,拳头握的很紧,找不到彼得,伊登就是他最后的希望。 沈清澜的脸上蒙着纱巾,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而苏晴则是陪在她的身边,“你看,今天的太阳很好。”她看着楼下的草地上,几个孩子正在堆雪人,昨晚上下了一场大雪,今天早上却阳光灿烂。 “是啊,他们玩的很开心。”苏晴附和。 “苏晴姐,你见过我的儿子安安吗?”沈清澜问道,声音断断续续的,一句话她说的很吃力。苏晴不愿意提起往事,沈清澜也就直接称呼她现在的名字。 “见过,很可爱的小娃娃,眼睛跟你小时候很像。” “他们都这么说。”沈清澜的嘴角浮现淡淡的笑意,只是想到安安,她嘴角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苏晴姐,你说安安以后长大了还会记得我的样子吗?” 苏晴的心像是被刀扎了一般,她直直地看着沈清澜的眼睛,“清澜,你答应过我的,千万不要放弃。” “我没有放弃,只是苏晴姐,我真的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沈清澜淡淡地说道,神情很平静,“或许我已经将我一生的运气都用完了,所以老天爷已经不想让幸运降临在我的身上。” “没关系,我将我的运气分给你,你看我那样了还能活过来,你绝对不会有事。”苏晴微笑着说道。 ------题外话------ 好吧,苏晴就是秦沐啦

上一篇   468.找到病因